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鸿蒙圣主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九章 羑里之言

    西伯侯姬昌习得后天八卦,能卜算凶吉,顿时显象自己有灾狱之祸。在接了圣旨之后,唤来长子伯邑考,告知自己有七年大难,分付他不可擅自更改国政。

    而在途中路过燕山,遇到大雨,众人进入林中暂避。忽然一声雷响,霹雳交加。须臾云散雨收,日色当空。忽然听得古墓旁边,像一孩子哭泣声响,众人向前一看,果是个孩子。

    姬昌一看,顿时大喜,正好是自己第一百个孩子,于是就纳为义子,不想有道人前来。

    丰姿清秀,相貌稀奇,道家风味异常,宽袍大袖,那道人有飘然出世之表,正是终南山玉柱洞炼气士云中子。

    对于方才雨过雷鸣,乃是将星出现之兆,云中子此来,正是为了寻访将星。

    姬昌听罢,命左右抱过此子付与道人。

    云中子便要收小孩为徒,又怕日后不便相认,就将小孩取名雷震子。

    别了云中子,姬昌一路进五关,过渑池县,渡黄河,过孟津,来到朝歌。

    次日上朝,纣王便下令斩杀四镇诸侯,崇侯虎有费仲等人说情,姬昌有黄飞虎并微子、箕子、微子启、微子衍、伯夷、叔齐等人求情,被纣王放过。

    可怜那鄂崇禹被枭首,姜桓楚被巨钉钉其手足,乱刀碎剁,名曰醢尸。

    这时有大臣上奏,收二臣之尸,并放姬昌归国。

    费仲与姬昌有仇,一心要置姬昌与死地,现在既然不能杀了他,也不能让他好过,便奏道:“姬昌外若忠诚,内怀奸诈,以利口而惑众臣。面是心非,终非良善。恐放姬昌归国,反构东鲁姜文焕、南都鄂顺兴兵扰敌天下,军有持戈之苦,将有披甲之艰,百姓惊慌,都城扰攘,诚所谓纵龙入海,放虎归山,必生后悔。”

    纣王准奏,令收姜、鄂尸首安葬,将姬昌囚禁在羑里。那姜文焕与鄂顺两人,得知父亲被纣王所杀,便继承了伯侯之位。姜文焕领四十万人马,兵取游魂关;南伯侯鄂顺,领人马二十万取三山关;天下八百镇诸侯,反了一半。

    黄飞虎只好下令各地将士紧守关隘。

    而陈玄刚好路过羑里,注意到姬昌被押解囚禁,不由得心中一动,在狱中显化身形。

    姬昌本来是痛苦烦闷,落得如此下场,但依然能够忍耐下来,静待几年之后,却不想有人出现在狱中,双眼紧紧的注视着。

    “西伯侯不用惊慌,贫道次来,只是为了和阁下聊聊天而已,并无其他。”陈玄显化身形之后,就笑着说道,对于那些看守视而不见。

    姬昌一看,心中一动,立马明悟此人绝对是非常之辈,马上便恭敬的说道:“见过道长。”

    “客气,客气。”陈玄也稽首回礼,随后就直言道:“西伯侯既然擅长演算之事,为何依然选择这般呢,路有很多种,不可能只有这么一条吧,能不能与贫道说说?”

    姬昌一听,心中不由得一震,随后也注意到牢房外,丝毫没有动静,再不知就傻了,也不隐瞒的说道:“在下也是无可奈何,又有心而无力抗之,时机亦不成熟,小不忍则乱大谋,如此在下只能先行隐晦,等到纣王认为无杀伤力之后,自可有所作为。”

    见他似乎有所思量的模样,姬昌继续说道:“纣王无道,先不说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光是不敬尊主大人与女娲娘娘,就已经注定气运殆尽之时,而现在不是在加速灭亡而已,在下虽有心,也需要等待时机,吾或许不成,但吾之子定能完成吾之遗愿。”

    “是嘛?可要是担心其父,来了朝歌呢?”陈玄似笑非笑的说道。

    姬昌顿时如雷击般僵硬了,不由得马上演算起来,脸色顿时苍白无力。

    “是啊,一切都是命数,有人则改,却不能妄动,因为大势所趋实乃注定,牺牲是必须的,也是让你走出这个囚困的必然,呵呵呵,贫道也不是为了专门嘲讽你而来,因为这是注定的结局,商汤即灭,西岐凤鸣,自然可待时日,如此功成之日。”

    姬昌却是泪流满襟,让自己活命,就是让儿子送命,何苦来哉,何其忍心。悲愤之际,突见道人毫无表情,眼神却闪着一丝丝玄妙莫测,马上就跪拜道:“求道长救护我儿?”

    陈玄手一挥,将姬昌拉起,点头又摇头的说道:“救下他又如何,你的其他儿子呢?”

    姬昌再次心一抽,似乎消逝了全身的力气,本来也不想去管的,可现在一想也是。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陈玄默然,随后又说道:“其实救他并不难,难就难在他今后再怎么做,是不是依然要争夺那权势,要知道权势无情,皇室更无情,你想呢?”

    姬昌满心碎痕,似乎已经老去十多年了,对于骨肉相残,非常的痛心,却毫无办法。

    “要是道长有心,救一救吧,凭他性子不合适这个乱世,也罢,也罢,希望可以渡过此劫,之后遍隐居山林,这样也好,这样也好。”姬昌最后恳求道。

    “如此也罢,贫道自然会将他送来,与你见上一面,希望你们可以好好说说,无情亦有情,有情亦无情啊,天下又能谁知呢。”陈玄摇了摇头,随后身形虚化,消失无踪。

    姬昌看到后,心中依然是无牵挂了,默默地坐在石床上。

    鹿台之上的血泽满布,劳民伤财,让比干等忠臣满心愤怒,却无可奈何。

    等到鹿台造好之日,妲己就对纣王说道:“陛下,现今鹿台已建造完毕,不如邀请各路大仙前来,与陛下一同饮宴,也可称为千古神话啊。”

    纣王顿时大喜,有听妲己让众臣伺候,自无不可,马上传令下去。

    比干,生就诤诤铁骨,为人刚正不阿,有那浩然冲天正气。比干乃是正义之士,一心为大商朝效忠,如何见得纣王如今的离心离德,如今太师闻仲不在,首相商容被害,镇国武成王黄飞虎只管兵事,朝中文武只以比干为首。

    比干也是不负众望,常据理怒争,斥纣王美色误国。纣王每每想要斩杀比干之时,比干总是浑身七彩光芒放出,使纣王心存顾忌。

    比干也终于在当夜晚上,妲己所说的大仙之会上,看到了那些所谓的大仙因承受不了酒力,纷纷露出了一根根狐狸尾巴,正好被比干看见,这让自持正义之士的人如何不感到痛心呀,必然与这些妖孽陪酒聊天,真是悲痛呀。

    后比干明查暗访,找到了妲己老巢轩辕坟后,又将此事说与黄飞虎听。

    而这黄飞虎可是忠义之辈,一听必然有这事,就暗中调遣家将,将那轩辕坟堵住后,只一把火将妲己那些狐子狐孙烧个精光,同时还将那些窒息而死且皮毛完好的狐狸找了出来,亲自将这些皮毛做成了一件皮袄,打算献给纣王。

    次日上朝,比干向纣王报得此事,并将制作好的皮袄献与纣王,同时也想警醒纣王,纣王却是啧啧称奇,玩弄那件皮毛,毫不在意。

    妲己见子孙姐妹死伤怠尽,只觉刀剜肺腑,火燎肝肠,如何不深恨比干?但比干有那七彩功德之气护住心神,妲己也是莫可奈何。妲己便计上心头,只一朝装作重病,纣王心急,只询问医士要如何治得妲己。

    那些医士早被妲己买通,只战战兢兢道:“娘娘重病,却是需要七巧玲珑之心方可医治。”

    纣王大喜,只问道:“如何方可寻得那七巧玲珑之心?”

    医士道:“臣尝闻亚相比干在朝廷之上有七彩光芒绕身,想是那七巧玲珑之心缘故!”

    可怜纣王,哪里知道自己正在断送大商六百年江山?纣王看着病塌上奄奄一息的妲己,只道这比干平日里不识抬举。老是冲撞顶怒自己,就此给个教训也好,况且还可救得妲己这位千娇百媚地女人!便急忙催促那比干上得朝来。

    比干这一日也是心神不宁,闻得纣王唤自己上朝,料想并无好事,但纣王有召,也只得前往,没想到却是闻得纣王说自己有那七巧玲珑之心,要借之一用来治妲己之病。

    比干如何不知此乃妲己阴谋,但纣王竟然昏庸得听信此言,当下只厉声道:“心之为物,命之根本,陛下要借臣心,何不赐死于臣?”

    纣王在比干怒斥之下,也是战战兢兢,但终究放心不下妲己,只道:“亚相此言差矣,不过借心一片,何来身死之说?”

    比干闻言,只大骂道:“昏君糊涂,听妖妇之言,导致社稷丘墟,贤能尽绝,今赐我摘心之祸,只怕比干在,江山在;比干存,社稷存!”

    纣王如今昏聩,哪里听得进比干言语,也是大怒道:“君叫臣死,不死不忠。何况取一心乎?台上毁君,有亏臣节!”言罢就叫左右拿下比干。

    此时比干哪里还不是祸事来了,那道人所言就是今日,没想到,没想到啊,忠心与商汤,却是落得如此下场。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