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鸿蒙圣主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八章 乱象显

    妲己看到窗前玉石琵琶,心中就忍不住愤怒,只是一时还奈何不了姜子牙,恰好这一日,纣王心情不错,想要与她再次听奏琵琶,顿时感觉到机会来了。

    马上就用妖术迷惑了纣王,说道:“陛下,这明显是姜子牙为了晋级官员所做的事情,绝对不是真的,说不定他就是一个妖精,陛下万万不可听信与他啊?”

    纣王听着,有收到妖术迷惑,顿时感觉到不对劲,可有说不出来,恰好此时门外有人说道姜子牙求见,就顺道应声。

    “陛下,这是云中子道长,见宫中妖气横生,未免祸事,主动前来,献上桃木剑一把,以震驱邪服妖。”姜子牙马上将云中子迎上前来。

    云中子也是路过朝歌城,虽然知道命中注定,可谓是不太伤及无辜,还想要再试试,就进宫现宝剑,以震妖孽作祟,稽首道:“贫道云中子,献上千年桃木剑一把,只要挂在宫门前,必然可镇妖邪。”

    纣王一听,顿时大感兴趣,马上令人将桃木剑挂起来,而且还挂在妲己宫门外,似乎显示出对于妲己的宠爱之心,却不知妲己恐惧无比,那桃木剑威力,实在是太惊人了。

    如此三日,妲己受不了桃木剑的驱邪服妖之能,终于病倒了,顿时让纣王紧张。

    “陛下,陛下,那剑实在是太锋利了,臣妾无力承受,每天好像是如在刀光剑影之中一样,好可怕啊。”妲己立马使出全身之能,让纣王看的楚楚可怜啊。

    纣王见之,立马怒道让人将桃木剑毁了,还小声说道:“美人,美人,都是寡人的错。”

    “陛下,还有那姜子牙也不是好心人,可能是专门和臣妾说不去的。”妲己趁机下手。

    纣王一听,顿时应声,目露冷芒,即刻下令捉拿姜子牙。

    而姜子牙却是在朝中也算有些名气了,马上有人暗中通报,顿时心中大惊,飞快的屈指一算,马上明悟此乃他的血光之灾,又明悟了己身之己任,毫不犹豫地离开朝歌城,只往家中一探,却不想马氏不愿意跟着他奔波受苦,让他写下休妻之约。

    姜子牙忍无可忍,怒而写下休妻之约,飞快的离去,毫不停留。

    等到官兵捉拿之时,已经晚了,姜子牙不在城中,也不再家中,妻子也休掉了,空手而回,让纣王大怒不已,但此时也晚了,只能作罢。

    姜子牙一逃,就逃到了渭水河边,突然看见一团黑气在厮杀着河中的鱼虾蟹。

    而姜子牙不忍这一方生灵遭殃,便打算管上一管,不想那黑气先向他袭来,姜子牙就拿出打神鞭向那团黑气打去。这时那黑烟见得打神鞭,突然变做一个人形,道:“仙长救我!”

    姜子牙大为奇怪,那黑烟又道:“我乃昔日人皇轩辕黄帝帐下总兵柏鉴灵魂,随人皇征战九黎部落蚩尤时死于九九寂灭大阵,灵魂落于这渭水河里。”顿了顿,又道:“我身遭惨死,千年来灵魂不得安息,故越来越是暴戾,我不欲伤人,只得杀死那河中鱼虾泄恨,今日却是感觉到仙长身上有一重宝。能让我灵魂清净下来,是故推算出我之大机缘定在仙长之身!”

    姜子牙听得啧啧称奇,姜尚自然知道当年轩辕与蚩尤大战之事。心下里却是相信了柏鉴所说。心道我此去封神,正好缺一督造封神台之人,再说封神台建好后,那些上榜灵魂也需有人牵引。

    于是姜子牙便将此事与柏鉴说了,柏鉴大喜,如何不应?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就先将着柏鉴收于打神鞭中,这也是柏鉴自己说的,姜子牙也是受柏鉴所感。

    于是便在渭水之滨隐居下来,自号飞熊道长,每日里在渭水直钩钓鱼,只等贤王前来。那些渭水之滨地民众见姜尚除去了祸害渭水的柏鉴,只道姜尚是神仙下凡,纷纷传颂,如此一来。姜尚名声也是越传越广。

    陈玄在路上也算的此事,倒也机灵,可惜另外一人太过于忠直,也是值得赞赏的,想吧就摇了摇头,自己的路,自己走,也是选择如此,何必多虑呢。

    此后,妲己不断地诱惑纣王,纣王也言听计从,竟然开始迫害身边的大臣,尤其是司天台杜太师杜元铣、上大夫梅伯等一众大臣,又将国家大事交给了妲己处理,任由折腾,更有费仲、尤浑二个奸臣当道,可谓是将整个商朝闹得的不可开交啊。

    而此时,妲己目标又放在了姜皇后身上了,可一时没有注意。

    有一日,纣王见姜后面色不豫,忙问姜后,可是身体不适。

    姜皇后见纣王仍然关心自己,心中欣慰,跪奏道:“妾闻人君有道,贱货而贵德,去谗而远色。今陛下荒诞酒色,穷奢极欲,听谗信佞,残杀忠良实乃倾家丧国之兆也。妾愿陛下改过弗吝,立纲持纪,日勤政事,庶几天心可回,百姓可安,天下可望太平矣。则妾不胜幸甚!天下幸甚!”

    姜皇后奏罢,辞谢毕,上辇还宫。纣王已是酒醉,听姜皇后一番言语,十分恼怒,但是姜后乃纣王元配,其父乃东伯侯姜桓楚,镇于东鲁,雄兵百万,麾下大将千员;长兄姜文焕又勇贯三军,力敌万夫,纣王也不敢随便处置她。

    妲己知道姜后不除,自己寝食难安,便暗中与费仲等人商议,要想个办法一劳永逸,除掉姜后,两人自然是同意了,马上就安排了一出戏。

    次日,纣王一早就往大殿行来,路过分宫楼时,旁边跳出一人,身高丈四,头带扎巾,手执宝剑,行如虎狼,大喝一声:“昏君无道,荒*酒色,给我纳命来。”

    纣王本来就是有名的武勇之人,身边侍卫又多,有惊无险,将刺客拿下。纣王大怒,令费仲审问刺客,不用加刑,就招出了一切。

    费仲前来启奏纣王,竟然说出一桩惊天的谋逆案来。费仲道:“剌客姓姜名环,乃东伯侯姜桓楚家将,奉中宫姜皇后懿旨,行剌陛下,意在侵夺天位,立太子殷郊为天子。幸宗社有灵,皇天后土庇佑,陛下洪福齐天,逆谋败露,随即就擒。”

    纣王还是不信,却被迷了心智,不听姜皇后之言,又要找黄妃去问,依然坚持,妲己就用酷刑*迫,却依然坚持着,毫不妥协,身受巨创。

    她的双子殷郊和殷洪听闻母后的事情后,纷纷来到西宫,看见母亲浑身血染,两手枯焦,臭不可闻,近前抱着姜皇后大哭。而也是他们少不更事,年轻气盛,殷郊拿起帘上所挂之剑就将那姜环一剑砍为两段,血溅满地,又要杀妲己以报母仇。

    幸好黄妃拦下,让两人现行离去,却不想姜皇后已经是弥留之际,最后冤死。

    纣王却在妲己的迷惑下,丝毫没有动心,还让人去追捕自己的两个儿子。

    虽有忠义之士背着两个王子离去,但终究是锦衣玉食之身,最后还是被数万士兵抓住了。

    纣王得到消息,直接下令斩首示众,文武百官上前护住二人,无奈费仲得了纣王和妲己的旨意,命兵士将百官拉开,就要问斩。百官失声痛苦,哀声震天。

    幸好此时,有九仙山桃源洞的广成子与太华山云霄洞的赤*路过朝歌,却见两道冲天怨气。二人往下看时,见午门杀气连绵,愁云卷结,二人早知其意。

    广成子便道:“道兄,成汤王气将终,西岐圣主已出。你看那一簇众生之内,绑缚二人,红气冲霄,命不该绝。何不救他一救。你带他一个,我带他一个回山,久后助姜子牙攻成,东进五关,也是一举两得。”

    赤*道:“此言有理,不可迟误。”

    便唤过黄巾力士,驾起神风,只见播土扬尘,飞沙走石,地暗天昏,一声响喨,如崩开华岳,折倒泰山,吓得围宿三军,执刀士卒,监斩殷破败用衣掩面,抱头鼠窜;及至风息无声,二位殿下不知何往,踪迹全无。吓得殷破败魂不附体,异事非常。

    百官喜不自胜,叹道:“天下亡衔冤之子,地不绝成汤之脉。”百官俱有喜色。

    纣王听闻此事,心中大怒,却无能为力,就算是妲己也是一样,不过既是如此,也是无奈,心中一转,马上就有一计,让纣王修筑鹿台,广纳天下珍宝于此,可享神仙福运。

    纣王一听,顿时大喜,马上就让臣子去办,却不想引来了丞相商容的直谏。

    首相商容为了劝谏纣王,不要在这么荒诞下去,劳民伤财,不惜一死相劝,奈何纣王不听,商容不忍眼见成汤江山就此断送,只好头装大殿支柱而亡。纣王对商容的以死劝谏无动于衷,反而将商容的尸骨曝露荒郊,这让群臣十分的心寒。

    第二日,早朝之时费仲又上奏纣王,将四镇大诸侯诓进都城,斩草除根,让那八百镇诸侯群龙无首,自然不敢猖獗。

    纣王闻言大悦,暗发诏旨四道,诏姜桓楚、鄂崇禹、姬昌、崇侯虎四人进朝歌。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