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鸿蒙圣主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七章 混沌玉子果 七窍玲珑心

    ps:朋友们,鲜花在哪里,支持的就上鲜花吧!!!!!

    朝歌城中,姜子牙突然之举,让琵琶精,心中恐怖,顿时大感不妙。

    “你这先生好生无礼,我乃女流,你如何拿住我手?快放手!”

    傍旁边的人不知这其中的奥妙,齐声大呼到:“姜子牙!你年纪太大,怎干这样事?你贪爱此女姿色,对众欺骗,此乃天子脚下,怎这等无礼,赏为可恶。”

    姜子牙闻言皱眉解释道:“各位此女非人,乃是妖精。”

    众人皆是不信,喊道:“胡说!明明一个女子,怎说是妖精?”

    这也难怪吗,毕竟这些都是**凡胎之辈,怎么能看的清楚呢,姜子牙心里又想,若放了女子,妖精一去,青白难辨;我既在此,就当降妖怪,也好扬我名声。想到这里,姜子牙便用手抓起桌子上的石砚,照妖精顶上响一声,打得脑浆喷出,血染衣襟。

    打过之后,姜子牙也不放手,还摺住妖精的命门,使妖精不得变化。这的周旁的人群都大叫“杀人了”。

    这时有亚相比干巡视朝歌城,正好经过此地,听闻了众人于姜子牙的言语之后,一时之间也难以辨别,只好将此事上报给了纣王,让纣王裁决。

    陈玄听着,不由得一笑,也不言语,只看着姜子牙被带走了。

    纣王当时正和那妲己在摘星楼里作乐,听闻此事后也很是好奇,就命姜子牙带着那琵琶精所化的妇人在五门前面圣。

    当姜子牙手托着琵琶精所化的妇人来到五门,妲己一眼就看穿了那妇人是琵琶精变的,心里对姜子牙恨得是要死。

    姜子牙向纣王说明了情况,并说用火烧可使妖精现出原形,纣王自然是答应了下来。

    架火烧了进半个多时辰之后,纣王见那火中的妇人仍然完好,心想:这么长的时间普通人的话肯定烧的成灰了,可见这妇人真是妖精。当下里纣王又询问姜子牙又何方法可让这妖精快速现形。

    姜子牙也不动声色的使出了三昧真火,顿时将那琵琶精烧出原形。

    纣王见得如此,便命侍从将那玉石琵琶让自己一观。侍从将那玉石琵琶呈上之后,一旁的妲己看着玉石琵琶心里不禁又是一阵绞痛。

    虽然妲己心中愤怒买,但是还是忍了下来,并对纣王说道:“大王,臣妾观这琵琶甚为精巧,不若大王将这琵琶赐予臣妾,臣妾将它上上丝弦,闲暇时间里也好弹奏给大王解闷。这姜尚身怀道术,大王也不妨将其封职留在朝中听用!”

    于是,纣王立即下旨,封姜子牙为下大夫,留朝听用。

    姜子牙领命,回到自己的算命铺中,却见陈玄一脸笑意,似乎在说,你是不是很得意?顿时心中有所感,急忙说道:“道长,小道的血光之灾是不是已经解了?”

    “不不不,恰恰相反,你的血光之灾刚刚开始,不久之后就要来了?”陈玄一听,顿时摇头说道,随后对着姜子牙说道:“你虽然修道,但是见识不够,修为不足,境界自然底下,很多事情都不是明面上那么简单,贫道也不想多说什么,到时候只要果断一点,自然无碍。”

    姜子牙聆听着,不时的点头,虽说侍从圣人门下,但无论是境界还是修为,都远远不是门中弟子的对手,也是最为悲痛的事情,脸上不由得流露出一丝渴望和不甘。

    “是不是觉得自己修道不成,很不甘心啊,是啊,贫道深有体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先天无法,自然可以后天凝练,机缘与否只看各自命运,时机到了,自然就来了。”说完,陈玄就含笑不语,静静的看着他。

    姜子牙虽然修道不成,可不是傻子,听到他的话后,马上明悟几分,心中狂喜,有压抑着,生恐失望,不由得郑重一拜道:“还望道长赐教。”

    “呵呵呵,有悟性就好,贫道赐你一颗玉子果,希望对你有用。”说完,手中出现一颗如同如玉白霞的果子,似乎有一丝混沌在内,一看只会迷幻其中。

    姜子牙看着手中的玉子果,很是不解,这是什么样的灵果,为何不曾见过呢?

    “机缘天定,机缘缘定,谁能说明请谁能说的明。”陈玄不由得微笑而语。

    姜子牙看着也不客气,急忙谢过之后,就服下,顿时有感体内一股股玄妙异力正在不断的改善根骨血肉,却不觉的有什么痛苦,这是什么原因?

    “万物生灵皆出混沌,混沌之中孕育万物,而混沌气息自然可以演化万物,改善根骨血肉不在话下,这一枚混沌玉子果可以帮你的忙,希望你依然可以追求自己的道,不要被迷惑。”陈玄一指点出,将姜子牙体内的力量有序的运行,控制混沌气息的孕育之能。

    等了没多久,姜子牙就感觉到不一样了,却又说不出来,可对于一枚混沌灵果而言,自己的机缘实在是太好了,远远不是所能想象中的一点,实在是大恩德啊。

    “不用说谢了,缘分,这就是缘分,呵呵,以后好自为之,当断则断,切莫忘记,当然虽然改善了你的根骨血肉,但想要发挥出来,也需要不短的时间,现在你身在劫中,贫道为你压制一二,等你渡过此劫,必然是厚积薄发,将来成就不会低的,记住了。”

    “是,道长,小道明白了。”姜子牙心中无限感激,对于自己的帮助,太大了。

    “哈哈哈,好好好,贫道也该走了,这里也不是你的命中之地,何去何从你自然有数,贫道也不多说,时也命也,何处才是道的终点啊。”

    姜子牙正要说什么,却见陈玄跨上雷光,一步三晃就消失在眼前,路人好似没有见到。

    如此,姜子牙只能对着虚影微微一躬身,表示自己的无尽谢意,至于今后会怎么样,也不妨等等看,如此也能为自己好好地准备一番。

    陈玄离开算命铺后,本想离开朝歌的,却不想在城外一处幽静之地,看到了一户人家,其主人身上的气息,才是让他感兴趣的,没想到能够再次遇见。

    不由得感觉到是不是有缘的很,想到这里,就一拍雷光,让它上前。

    比干刚刚从朝会上下来,就回到自己的小屋中,一朝亚相却是如此清廉,确实罕见啊。

    而此时,比干也看到了远处而来的陈玄了,心中微微诧异,这是何人?

    “不知道长何来?”比干也不敢怠慢,急忙上前问道。

    “你有七窍玲珑心?”陈玄却是神秘的笑了笑。

    比干心中一惊,他怎么会知道,好像听闻女娲娘娘说,似乎只要不是大能者,不应该知道啊,难道眼前这位就是大能者?想到这里,急忙应道:“是的,道长,不知有何见教?”

    陈玄却是摇了摇头,露出惋惜的神情,随后才说道:“要是现在隐诺山林,自可保命,否则必将应劫,一旦没有了心,你能不能再活命啊?”

    比干一听,心中一震,似乎不可能啊,怎么自己有劫数在身嘛?

    “不用怀疑,七窍玲珑心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同样一旦拥有此心,必然是应劫之人,成功与失败也是一对兄弟啊,成也此心败也此心,天道之下无所遁形,贫道也只能相劝一二,或者可以考虑一下,刚才贫道的问题,要是你能够坚定不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贫道告辞。”

    陈玄不容比干多言,一拍雷光,雷光会意,一踏地就如同雷霆而去,声声震动。

    比干一时惊住了,等想要询问的时候,却已不见人影,心中难免会有不安之处。

    尤其是哪个问题:人没有心,看还能活嘛?

    难题易解却又难上难,妄他一朝亚相,却在这个问题上栽了,心中不由得郁郁。

    比干的妻子看到他如此神情,不由得担心,马上问道:“夫君,你怎么了?”

    “无事,无事,让夫人担心了,快去休息吧,为夫没事,没事?”比干不忍心妻子伤心。

    不过他的夫人也是聪明之辈,马上就追问道:“你我夫妇一场,难道还有什么隐瞒嘛?”

    比干听之,随后就将那道人所言之事都说了一遍,随后沉默不语。

    而他妻子却也沉寂下来了,心中知道夫君不会放下商汤的,毕竟是皇族,可是又不想出事,心中难免痛苦,为了不让他担心,只能强忍着说道:“说不定是骗你的。”

    比干听着不由得苦笑一声,就说道:“夫人,为夫虽然不知真假,但是这一路还是要走下去的,一旦为夫不幸身死,切莫停留,带着孩子们远去,听话,夫人。”

    两人不由得对望着,露出强烈的不舍,尤其是这些年来相依为命,不求富贵,只求平安,原来还是这么难,依然摆脱不了命运的束缚,皇族的身份,注定了一切,更是不能愧为列祖列宗,就算是死也要忠于商汤,可谓是直谏之臣。

    比干也不是傻子,心中已然明白,祸事即将到来,需要早早的安排好,才能心安。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