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鸿蒙圣主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六章 姜子牙下山 陈玄戏言

    ps:朋友们,鲜花在哪里,支持的就上鲜花吧!!!!!

    却说封神飞熊之象,有姜子牙与申公豹两人,一同拜入阐教之中。

    而申公豹对于修为非常在行,更是短短时间内提升到天仙之境,悟性自然不凡了,后更是得到随意下山的手谕,除了修炼之外,就是整天四海五岳的游玩,结交各类修士,不问出身。而这一切元始天尊自然是看在眼中,但不言不语,任由行事。

    而姜子牙在修道没有多大的长进之后,便将注意力转移到兵法、布阵等方面,到是成果不凡。

    转眼之间,四十年的时间很快的就过去了。

    一日,姜子牙姜子牙正在演练布阵之法,忽然白鹤童子前来说原始天尊要传见姜子牙。听闻原始天尊召见,姜子牙不敢怠慢,赶紧放下手头之事,前往玉虚宫面见原始天尊。

    “弟子姜尚参见师尊,愿师尊圣寿无疆。”姜尚跪了下来,恭敬的说道。

    原始天尊看了一眼,心中很是无奈,什么样的宝物没用过,就是成不了仙道,只能忍痛的说道:“你生来命薄,仙道难成,只可享受人间之富贵。商汤气数以尽,凤鸣西岐周室当兴。你下山扶助明主,身为将相,也不枉你上山修行四十年之功,玉虚宫也不是你久居之地,可早早的收拾一下,下山去吧。”

    姜子牙闻言面色大变,跪下哀求道:“师尊,弟子乃是一心向道,那人间富贵却不是弟子所想。岁月苦熬,弟子今好歹也算有些成就,望师尊大发慈悲,收回成命。弟子情愿在山苦行,必不敢贪恋红尘富贵,望师尊收录。”

    原始天尊摇头道:“你命数如此,却是违逆不得啊?”随之拿出打神鞭交与姜子牙后道:“这件宝物先行收下日后自后用处。”

    见姜子牙恋恋难舍,南极仙翁上前道:“子牙!机会难逢,时不可失,况且天数已定,自难逃躲。你虽是下山,待你功成之时,自有上山之日。”

    姜子牙无法,只得收拾东西准备下山。姜子牙拜别师尊,跪倒在地道:“弟子领老师法旨下山,此去不知道前途如何,还望师尊指点一二。”

    原始天尊道:“你且放心去吧,日后若有难处,为师自当派人相助,你亦可上山求救。对了,此次下山之后,切记无论谁叫你都不要回头,否则将会有三百六十五路诸侯一同伐你,切记,一路小心,去吧,去吧。”

    姜子牙听后,虽有疑惑,但还是叩拜谢恩,就让山下而去。

    没走过路,就听到有人喊自己了,姜子牙顿时心生有感,想快步而去,但那人来的太快。

    “好你个姜子牙,妄我们同修这么多年,贫道喊你都不回声,哼哼哼。”

    姜子牙无奈,对方已经在眼前了,只能稽首道:“子牙见过师兄。”

    申公豹却是得意非常,马上就炫耀起自己的法术,更是割下头颅,抛上九天,还能遨游。

    正好此时来了一只白鹤,叼起头就飞走了,让申公豹着急不已,急忙追赶。

    南极仙翁不知何时也到了,对着姜子牙责怪又无奈的说道:“子牙啊,怎么不听师尊的话,现在已是如此,希望将来可以顺利度过吧,好自为之,快快下山去吧。”

    “谢师兄相助,或许也是子牙的命。”姜子牙也知道懊悔也无用了。

    “那你一路小心吧。”南极仙翁点头道。

    下了山后,姜子牙也一时没有去处,忽然想到自己的义兄宋异人,顿时有去处。

    转眼四十年没见了,转眼看着眼前诺大的府宅,姜子牙有些迟疑了,这是宋异人的家嘛?当年来时,好像宋异人并不是很富有啊!这时,只见一个小厮打扮的人从大门里走了出来。

    姜子牙疑惑了一下,就上前问了一下后,肯定了这里就是后,就麻烦那位小厮通报一声。不一会儿,姜子牙就听见一个声音道:“子牙贤弟在哪里,快带我去见他!”

    声音落地没多久,只见一个年约七十五六的老者满脸激动的走了出来。

    姜子牙见到自己的兄长,很是很高兴,不由得恭声说道:“见过义兄。”

    “好好好,咱们进屋再说,兄弟果然还修道之人啊,看看你我差别不小啊。”

    如此,姜子牙就在宋庄子中住下,又无事可做,只好四处闲转来打发时间。

    一日,姜子牙和宋异人来到宋府的后花园,姜子牙四下里看了看对宋异人道:“我观兄长这后院风水甚好,兄长何不在这里建五间小楼呢?”

    宋异人叹了口气说道:“不瞒贤弟说,也此处起造七八次,造起来就烧了,故此我也无心再起造什么了。”

    “哦,竟有此事!”姜子牙听闻了宋异人之言惊道。停了停,姜子牙又继续道:“弟择一吉辰,兄只管起造,上梁那日,兄只是款待匠人;我在此替你压此邪气,自然无事。”

    宋异人也就信了姜子牙之言,择日兴工破土,起造楼房,那日子时上梁,宋异人在前堂待匠,江子牙在亭子里坐定等候,看何怪异。不一时狂风大作,走石飞砂,播土扬尘,火光影里见些妖魅,脸分五色,狞狞怪异。姜子牙在亭里,见风火影中五个精灵作怪。

    姜子牙忙披发仗剑,用手一指,喝声道:“大胆孽畜,此时不落,更待时!”再把手一放,雷鸣空中。

    把五个妖物慌忙跪倒,口称:“上仙!小畜不知上仙驾临,望乞大德,全生施放。”

    姜尚虽然要杀这五个妖物,不过也经不过他们的哀求,就答应他们的要求留在自己身边。

    果然,自从姜子牙收了这五怪之后,宋府再无像以前那样怪异的事情发生过。

    宋异人也不由得对姜子牙更加高看了。

    几日之后,又为姜子牙说了门亲事,借口无后为大,只能接受,很快就入了洞房。

    只是在婚后,马氏又嫌弃他无所事事,偏偏做什么都丢三落四,赚不到钱不说,还专门赔钱,自然是让她怒火冲天,最后宋异人想到他的修道本事,就帮忙开了一家算命铺子,才算是安稳下来,姜子牙也安心的坐着自己生意。

    “老爷,面前有座大城,咱们要不要进去看看。”

    “嗯,走吧,咱们去看看又有何妨,,不过你这吃货不要给贫道惹麻烦,不然,哼哼哼。”

    这么说着走进了朝歌城,果然是商朝都城啊,很是不凡,而雷光收敛全部气息,就算是如此,也显得奇特无比,好在作为都城朝歌,奇珍异兽也不知凡几了,除了好奇一点,倒也没什么意图。

    不多时,就到了姜子牙所在的街道上,行走不久,就有所感,陈玄抬头一望,就露出一丝笑意,不由得让雷光走了过去。

    “不知先生,为何贫道算上一算啊?”

    姜子牙闭目养神,突闻来客,顿时睁开双眼,看到来人,眼神中却是一片虚幻,而虚幻之后却是紫气漫天,贵不可言,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命数来,心中顿时一惊。急忙站起来说道:“道长万万不可糊弄与我,在下只是混口饭吃,像道长这么尊贵,小道岂敢言语。”

    “呵呵呵,和你开玩笑的,到时贫道见你将有血光之灾,不知你信不信啊?”陈玄不由得戏弄起来。

    姜子牙一听,顿时大惊,难道自己有血光之灾嘛,可不能啊?

    “不信也八,贫道最近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就在这里看着就是了,不知欢不欢迎啊?”

    “客气,客气,道长请进,请进,小舍简陋,还望道长不要见怪。”姜子牙急忙邀请进来,可不敢怠慢这等尊贵之客啊。

    “不用客气,贫道早就习惯了,你去忙的吧。”陈玄不客气的住下了,雷光却是很纠结。

    且说几日下来,根本没有什么威胁,哪里有什么血光之灾啊,让姜子牙很是迷糊了,却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依然恭敬的招待着,让马氏很是不满,但看在能够赚钱份上也不计较。

    却说,当初和九尾妖狐一起受命于女娲娘娘迷惑纣王的三妖之中,有一玉石琵琶精。

    玉石琵琶精往朝歌城里看妲己,便在官中夜食宫人,御花园太湖石下白骨如山。琵琶精闲闷,出宫欲回巢穴,驾着妖光,迳往南门过,只听得哄哄人语,扰嚷之声,拨开妖光看时,却是姜子牙算命。

    这琵琶精不知怎么的突然也要算上一算就往姜子牙前一站,说道:“帮我也算一算吧。”

    陈玄在里屋听闻,便一望眼,就传音道:“你的血光之灾要来了,小心哦。”

    姜子牙一听顿时迷糊了,却见一妇人来的蹊跷,定睛看看,认得是个妖精。暗思:“好大胆的孽畜,居然也敢来试我眼色,血光之灾,不管了,今日不除妖怪,等待何时?”

    姜子牙道:“借小娘子右手一看。”

    琵琶精道:“先生算命,难道也会看手相?”

    姜子牙道:“先看相,后算命。”

    妖精暗笑,把右手递与姜子牙看。

    姜子牙伸手,将妖精的寸关尺脉住,将丹田中先天元气运上火眼金睛,把妖光钉住了,也不语言,只管盯着琵琶精看。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