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鸿蒙圣主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五章 太乙决心 妲己入轮回

    “起来吧,太乙,尔来此有何事?”原始天尊疑惑的问道。

    “师尊,徒儿此来有一事相询,还望师尊赐教。”太乙真人直言道。

    “哦,有何事,尔直接说就是了。”

    太乙真人直接将自己所遇之事说了一下,尤其是最后那道士的说法,更是着重的提到,将那玉简呈上,希望师尊可以指导一下,心中的期望还是很大的。

    元始天尊一听,顿时好奇起来了,接过玉简一查之下,心中微微一惊,那浩荡的力量扑面而来,似乎没有太乙真人所言的一般,或许是他境界低,领悟不到的结果吧,不由得沉下心来,细细的观看着,同时感悟一二,片刻之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太乙,此乃尔等机缘,能够遇上实在是你的运气,没想到圣主下界游历了。”

    “哦,圣主?”太乙真人还没反应过来,不由得轻呼一声。

    “是,就是圣主大驾,尔能遇上,实在是机缘宏大啊,这两种方法都可以,只是其中利弊想必你也清楚,你自己选择便是,为师也明白了,还是再过在乎自己的颜面,算了,这一次就看他们的本事吧,多少人会依照为师方式去做,至于你,按照自己的想法作罢。”

    元始天尊似乎又受到一次打击,看来自己还没有摆脱颜面的宿命嘛,不得不说讽刺啊。

    太乙真人听着,心中默然,一时不知该如何选择,可一想到离大道越来越远了,心有不甘,修炼本身就是逆天而为,不争夺就没有机会,顿时下定了决心,抬起头对着元始天尊说道:“师尊,徒儿愿意以分神方式,入轮回历练,感悟轮回往生经的玄妙。”

    元始天尊一听,先是沉默一下,随后却是大笑起来,说道:“好好好,这才是吾的好徒儿,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以后你的路,就要自己走了,为师能做的就是庇护一二,明白吗?”

    “是,师尊,徒儿不会后悔的。”太乙真人一下子轻松了,似乎境界也提升了不少。

    “如此,为师就助你一臂之力,分出元神吧。”元始天尊随后郑重的说道。

    太乙真人在叩拜之后,心神宁静,元神幻化,强忍着无上的痛苦,一点点的分出元神,显化在体外,对着本体一躬身说道:“希望还能与本尊再次融合。”

    太乙真人一脸疲惫的睁开双眼,对着分神点点头道:“贫道祝你一路顺利。”

    元始天尊一看,随后一划,顿时开通六道轮回之所,看了看太乙真人的分神,随后一挥,分神顿时投入到六道轮回之中,同时在太乙真人身上的劫数也消失不见,很快六道轮回的通道也消失了。

    “多谢师尊相助。”太乙真人叩拜道。

    “起来吧,你现在也好好静修一番,分出元神对你的伤害不小,而此次劫数也过去了,你还有什么想法嘛?”元始天尊不由的关切道,这样的毅力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得到的。

    “师尊,徒儿还想完成心中的愿望,想要看看这个大劫到底是如何的?”

    “哦,如此也好,不过身在劫中,也要小心,即使命中劫数已过,可也有意外的,切记,切记。”元始天尊听着点头道,既然有这个选择,就要知道大劫的威力,命中要有明悟。

    “是,师尊,徒儿明白了。”太乙真人听着应声道。

    “现在为师道场中,休息一二,待来日再回去吧。”

    “多谢,师尊。”

    自纣王下令后,西伯侯姬昌北伯侯崇侯虎二侯接到命令后,北伯侯崇侯虎先行作战,而西伯侯姬昌赶紧叫人去说服苏护。虽然北伯侯崇侯虎苏护之子苏全忠可连续战败好几次,不过最后其弟崇黑虎来助阵,虽苏全忠勇猛无比,但是仍是不敌两大虎联手之威。

    最后还是经过西伯侯姬昌的人说服后,苏护无法为保全全家人的姓命和翼州百姓的安全。同意将女儿妲己送入宫廷为后妃。两路大军方退。

    苏护护送妲己前往朝歌,路经恩州时天色已晚,便在恩州驿站休息。

    而此时九尾狐也恰好路过,身体受创严重,元神更是萎郁不已,又想到女娲娘娘的命令,心中忐忑不安,却看到了妲己一方人,随后知道了怎么一回事,心中顿时有了计较,脸上不由得露出冷笑和得意啊,这一次一定能够完成女娲娘娘的命令,到时候仙福有享了。

    想到这里,九尾狐化作一道妖风吹过,驿站中的人,却是全部昏了过去,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妲己的房里。看着眼前天姿国色的妲己,九尾妖狐心想:“将她取而代之,这不就是自己进入宫廷的最好方法吗?”

    却不想体内顿时涌出玄妙异力,让她痛苦非常,这是怎么回事,心中不由得大惊。

    “小小妖狐也敢为祸人间,贫道本不想现身,但看在你有事在身上,就不除掉你了,但贫道要告诫你,凡是不要太过,过了福缘就尽了,望尔好自为之吧,哼哼哼。”

    等到九尾狐反应过来时,一切又凤平浪尽,只是眼前的妲己已经失去了灵魂,不妨碍自己占据了,心中不由得一颤,左右一看,已然是没有人影了,但想到娘娘,胆子又大了,竟然和圣人作对,不知死活,毫不犹豫的占据了妲己的肉身,眼中露出一丝妖光。

    陈玄虽然远隔万里之外,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不由的摇头,既然不听,那就自寻死路,又看了看手中的灵魂,随后打开六道轮回,将其投入进去,希望她来生可以有一个好人家吧。

    随后手一抚,六道轮回也消失在面前,雷光抬头看了看,随后疑惑的摇了摇头,难道自己看错了,算了,不由得低头下休息。陈玄好笑的好了一眼,稳坐在火堆前,盘坐着静修,时刻不停的修炼,才能明悟种种,俗世间亦是有着深层的感悟,只看有缘人。

    第二天苏护等人醒来,顿感不对劲,昨天睡得却是有些怪异。当下连忙查看,却是没有什么变化,妲己也好好地。

    苏护暗道老天保佑啊。还好没什么事情,尤其是妲己没什么事情,不然又是欺君之罪,倒时可如何应对?当下不敢多做停留,马上出发离了恩州,前往朝歌而来。苏护却是怎么也想不到,妲己却已经不是原来的妲己了。

    朝行夜住,饥餐渴饮,在路行程,非止一日。苏护渡黄河,来至朝歌,在城外按下营寨。

    苏护先派遣下官入城通报,见武成王黄飞虎。黄飞虎见了苏护进女赎罪文书,连忙打开城门,吩咐苏护把人马驻扎在城外,令护同女进城,到金亭馆驿安置。

    次日纣王登殿,钟鼓齐鸣,文武侍立。待百官朝贺毕。

    侍从道:“有奏章者出班,无事且散。”

    言罢就有午门官启奏:“冀州侯苏护候旨午门,进女请罪。”

    苏护身服犯官之服,不敢冠冕衣裳,来至丹墀之下俯伏,称:“犯臣苏护,死罪!死罪!”

    纣王道:“苏护,你题反诗午门,及至崇侯虎奉敕问罪,你尚拒敌天兵,杀戮朝廷兵将,罪不可赦,拿出午门枭首,以正国法!”

    只见首相商容出班谏曰:“苏护反商,理当正法;但前日曹州侯有本,令苏护进女赎罪,以完君臣大义。今苏护即尊王法,进女朝王赎罪,情有可原。且陛下因不进女而致罪,今已进女而又加罪,甚非陛下本心。乞陛下怜而赦之。”

    纣王犹豫未定。

    而此时妲己抬起头来,叫了一声:“犯臣女妲己求万岁饶家父一命!妲己愿以身相代。”

    纣王定睛观看,见妲巴乌云叠鬓,杏脸桃腮,浅淡春山,娇柔腰柳,真似海棠醉日,梨花带雨,不亚九天仙女下瑶池,月里嫦娥离玉阙。妲己启朱,似一点樱桃,舌尖上吐的是美孜孜一团和气,转秋波如双弯凤目,眼角里送的是娇滴滴万种风情。这一眼望去,就让纣王双眼发亮,魂游天外。

    纣王起立御案之旁,道:“美人平身。”然后令宫女:“挽苏娘娘进寿仙宫,候孤家回宫。”随后传旨,“赦苏护满门无罪,听孤加封:官还旧职,国戚新增每月加俸三千担,显庆殿筵宴三日,众百官首相庆贺皇亲,夸官三日。文官三员、武官三员送卿荣归故地。”

    苏护谢恩。

    两班文武见天子这等爱色,都有不悦之意,奈天子起驾还宫,无可诤谏,只得都到显庆殿陪宴。

    不言苏护进女荣归,天子同妲己在寿仙宫筵宴,当夜成就凤友鸾交,恩爱如同胶漆。纣王自进妲己之后,朝朝宴乐,夜夜欢娱,朝政隳堕,章奏混淆。群臣便有谏章,纣王视同儿戏。日夜荒诞,转眼已是五月不曾设朝,只在寿仙宫同妲己宴乐。而天下八百镇诸侯,多少奏章到了朝歌,文书房奏本堆积如山。

    君不批阅,其旨意如何得以下达?眼见天下即将大乱。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