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鸿蒙圣主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三章 纣王索女 肉球儿子

    ps:朋友们,鲜花在哪里,支持的就上鲜花吧!!!!!

    话说纣王八年,夏四月,天下四大诸侯率领八百镇朝觐于商。

    那四镇诸侯乃东伯侯姜桓楚,南伯侯鄂崇禹,西伯侯姬昌,北伯侯崇侯虎。

    此时太师闻仲尚在北海,剿灭袁福通,纣王宠臣费仲、尤浑,各诸侯俱知二人把持朝政,擅权作威,少不得先以礼贿之以结其心。

    内中有冀州侯苏护,此人生得性如烈火,刚方正直,哪里知道奔竞夤缘;平昔见稍有不公不法之事,便执法处分,不少假借,故此二人俱未曾送有礼物。也是合当有事,那日二人查天下诸侯俱送有礼物,独苏护并无礼单,心中大怒,怀恨于心。

    马上在第二日早朝过后,费仲、尤浑就向纣王进言道:“首相谏止采选美女,陛下当日容纳,即行停旨,此美德也。臣下共知,众庶共知,天下景仰。今一旦复行,是陛下不足以取信于臣民,切为不可。臣近访得冀州侯苏护有一女,艳色天姿,幽闲淑性,若选进宫帏,随侍左右,堪任役使。况选一人之女,又不惊扰天下百姓,自不动人耳目。”

    纣王听言,不觉大悦,命人宣来苏护。苏护即随使命至龙德殿朝见纣王之后,纣王也不废话,开门见山:“孤闻卿有一女,德性幽闲,举止中度。孤欲选侍后宫。卿为国戚,食其天禄,受其显位,永镇冀州,坐享安康,名扬四海,天下莫不欣羡。卿意下如何?”

    苏护见费仲尤浑也在场,便知道是二人的诡计,正色而奏曰:“陛下宫中,上有后妃,下至嫔御,不啻数千。妖冶妩媚,何不足以悦王之耳目?乃听左右谄谀之言,陷陛下于不义。况臣女蒲柳陋质,素不谙礼度,德色俱无足取。乞陛下留心邦本,速斩此进谗言之小人,使天下后世知陛下正心修身,纳言听谏,非好色之君,岂不美哉!”

    纣王就道:“卿言甚不谙大体。自古乃今,谁不愿女作门楣。况女为后妃,贵敌天子;卿为皇亲国戚,赫奕显荣,孰过于此!卿毋迷惑,当自裁审。”

    苏护闻言,不觉厉声言曰:“臣闻人君修德勤政,则万民悦服,四海景从,天禄永终。昔日有夏失政,胡荒酒色;惟我祖宗不迩声色,不殖货财,德懋懋官,功懋懋赏,克宽克仁,方能割正有夏,彰信兆民,邦乃其昌,永保天命。今陛下不取法祖宗,而效彼夏王,是取败之道也。况人君爱色,必颠覆社稷;卿大夫爱色,必绝灭宗庙;士庶人爱色,必戕贼其身。且君为臣之标率,君不向道,臣下将化之,而朋比作奸,天下事尚忍言哉!臣恐商家六百余年基业,必自陛下紊乱之矣。”

    这时纣王怒极道:“君命召,不俟驾。君赐死,不敢违。如今寡人只是要招你女儿为妃,你居然敢违逆,且当面说寡人乃是亡国之君,乃是大不敬,来人将苏护拿下,推出午门斩了。”

    侍卫们正要拿下这苏护时,费仲、尤浑二人,连忙阻止道:“苏护忤旨,本该勘问;但陛下因选侍其女,以致得罪;使天下闻之,道陛下轻贤重色,阻塞言路。不若赦之归国,彼感皇上不杀之恩,自然将此女进贡宫闱,以侍皇上。庶百姓知陛下宽仁大度,纳谏容流,而保护有功之臣。是一举两得之意。愿陛下准臣施行。”

    纣王闻言大喜,这才放过苏护。

    苏护回到驿馆,心中怒极且心气难平,众家将上前接见,遂闻此事。

    诸将闻言齐声道:“古语云:君不正,则臣投外国。今大王轻贤重色,眼见昏乱,不若反出朝歌,自守一国,上可以保宗庙,下可以保身家。”

    “且属下还听闻昏君胆敢砸碎尊主塑像,实是十恶不赦之大罪,并异象已现,天下皆知。”

    苏护一听,对于尊主地位很是清楚,怒意更是火冲而上,就在午门墙上题诗,“君坏臣纲,有败五常。冀州苏护,永不朝商!”

    写完后,领家将迳出朝歌,奔冀州而去。

    纣王听闻此事之后,怒意不停,想要将苏护碎尸万段,更是想要御驾亲征,只是朝中大臣阻止,最后还是命令西伯侯和北伯候去擒拿苏护。

    而四大伯侯都知道纣王的心思,砸了尊主塑像不算,还想要掀起更高的风浪啊。

    正在游历的陈玄,也注意到了商朝的举动,不由得摇头不已,色迷心窍了,怕是很难回头,一朝之气运也将抵达终点,再也没有可以阻止的地步,算了,他毁他的,自个游自个的。

    “老爷,咱们现在去哪里?”雷光有些神不守舍的问答,似乎很没动力。

    “你这个吃货,就知道吃才有动力,以前不是总嚷嚷着要出来,现在一出现变了样了,看来以后不能带你出来了。”陈玄看着雷光的模样,不由得笑骂道,一脸的肯定的说道。

    雷光一听,顿时急了,连忙献媚着说道:“老爷,老爷,都是小的错,以后再也不敢了。”

    “哼哼,走吧,不要管在这里,只要游历便可,注意一下就是了。”陈玄没好生气的说。

    雷光无法了,得罪了老爷可就完了,还是老老实实的赶路吧。

    也不知走到了哪里,陈玄被一阵发力波动吵醒了,微微一查,就知道自己已经在陈塘关外了,看来也是有缘啊,望了望东海方向,有因必有果,那是不能逃离的。

    “老爷,能不能不要收起雷光,让雷光走走好不好?”雷光似乎知道老爷的心意,急忙求饶着说道,其实也想要光明正大的走着,只是怕老爷不许。

    陈玄一听,心中一顿,是呀,为什么要收起雷光呢,或许是低调的缘故,不由得自讽一声,点头道:“算了,就这样吧。”

    雷光一听,顿时大喜,却又听到:“不过别弄出什么动静来,打扰了人家可不好。”

    “是是是,老爷,雷光知道了。”

    陈玄骑着雷光入陈塘关的时候,就已经注定被人注视了,这一点很明白。

    “看,这是什么妖兽啊,好像很厉害一样,真是太奇特了。”

    “你知道什么,这可是神兽,麒麟,你知道嘛,没想到有生之年能够看到神兽啊。”

    “不会吧,这就是麒麟,可是怎么一点都不威武,相差太大了,而且还是坐骑?”

    “那是神仙,不然的话,怎么能拥有麒麟神兽做坐骑呢,你怎么一点都不明白啊。”

    “真的假的,不会是哪里出现讨人嫌的吧,神仙,我还是神仙呢,别捉弄人了。”

    耳边不由得传来一阵阵质疑声,尤其是让雷光大为愤怒,不由得想要发出几道雷霆,劈死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只是老爷在,不能忍也只能忍了,根本不能有丝毫违背。

    “你听这些凡人的话做什么,只要你心中没有什么计较,就是心安理得,不知道并不是咱们不表露身份,而是无知,凡人又凡人的好,也不怕被记上因果,无知也是一种福。”陈玄自然感叹了,不过一旦遇上那些心胸狭窄的修士,怕是不妙啊。

    雷光一听,不由得点头,是啊,老爷说的不错,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无知呗。

    众人的调戏,也让雷光明悟了凡人与自己不同,何必斤斤计较,太没境界了。

    而陈塘关总兵府,李靖正在头痛,自己的夫人生出一个肉球,要不是因为太乙真人出手阻止,怕是要看了这个肉球,不由得说道:“真人,这可如何是好啊?”

    太乙真人却笑着说道:“无妨,无妨,等到他将这股力量吸收完毕之后,自可显形。”

    李靖听后,也只能点点头,怀中一重,原来是自己的肉球儿子跳进来了,没办法,谁让是自己的孩子呢,抱着吧。

    “老爷,老爷,城中来一个道士,还骑着异兽,似乎是神兽麒麟,我等见识浅薄无可查知,还请老爷明鉴。”一个下人急急忙忙的跑进来说道。

    “什么,麒麟?”

    这一下不光是李靖纳闷了,就算是太乙真人也是纳闷了,要知道先天三族大战之后,出了龙族还有迹可寻,麒麟族和凤凰族,踪迹甚少,尤其是麒麟族几百年也不会出现一只都可能,现在竟然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城中,不由得好奇了。

    “真人,你看?”李靖随后看向太乙真人,这件事该怎么处理啊。

    “去看看吧,要是真的是麒麟,那是我等福分,而今天正好是贵公子出生的日子,岂不是正好应了这一句麒麟送福运嘛,哈哈哈哈….”太乙真人笑着说道,领头往门外走去。

    李靖一听,也是,看了看怀中的肉球儿子,也顾不得许多了,急急忙忙的跟着出门了。

    不久之后,两人就在街上找到了坐着麒麟的道士,尤其是太乙真人,心中不由的一跳,自从被赠予轮回往生经之后,可是天天感悟,直觉其中玄妙无比,远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如此一来,绝对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那是还很遗憾错失了,而现在有机缘到了,顿时激动。

    ps;有鲜花的大家留点给圣主噢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