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黄蓉系列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76 部分阅读

    “是吗!在这尿吧”吕文德压住黄蓉香肩强迫她跪在地上。

    “不!你不能这样……”黄蓉又急又气的扭动着肩膀、想摆脱吕文德的手站起来。就在此时,吕文德又猛抖一下指上的细线!

    “哼嗯……”强烈的酸麻以阴核为中心急速扩散开来、也许是尿意已急,这次的刺激比起前几次更厉害,麻痹感迅速的占据下体、冲乱了大脑、直达身体每一处末梢神经,黄蓉眼前一片空白,当然也无法再抵抗沈总!在黄蓉赤裸的胯股间,一滴、二滴……金黄色的尿珠正在崩溃中!

    “起来!……尿泡尿给我看看!”吕文德把黄蓉拉起来,分开她的双腿,兴致勃勃地拨弄着她已充血肿胀的阴唇。她娇嫩的穴口翻成一个小小的红肉洞,黏黏白白的精液从洞缘慢慢的流出来。

    “不……求求你……不要……”黄蓉紧张地浑身发抖。

    “少罗嗦!蹲在盆上面……快尿!”吕文德从床下拿出一个脸盆放在黄蓉的脚下。

    “不……放开我……我要去厕所……”黄蓉怯生生地看了吕文德一眼,低头不语。虽然她这个男人玩弄了一个晚上,但要她当着他的面裸身撒尿,她一想就冷得浑身发抖。

    “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现在不尿,一会你求我,我还不一定让你尿呢!”

    吕文德在黄蓉面前慌了一下指上的细线冷冷地说到。

    黄蓉看了一眼吕文德手上的细线,不禁泪如雨下。她明白反抗是没有用的,她知道激怒这男人对她会非常的不利。

    “我……我尿……”黄蓉顺从地分开腿站在脸盆上方,慢慢的蹲下身子。

    “把手背到身后,把屄露出来!”吕文德仍不放过黄蓉,他命令她把双臂背到身后,下身向前挺,这样她的阴部便一览无余地暴露他面前。

    “哈哈……好一个母狗撒尿……”吕文德把黄蓉的一条腿拉直后提起来“你……!”黄蓉受到强烈的侮辱,羞得俏脸上青筋暴现。

    “小婊子,你现在可以畅快地撒尿了……”

    “怎么?……难道还要我给你导尿吗?”

    “不……我不要……”黄蓉气得想哭,黄蓉想这家伙太没人性了。

    “那让我来帮帮你……”吕文德说着手持一条丝线一端来到黄蓉身边蹲下,扶住黄蓉被拉直的光洁的大腿,侧下头用丝线轻轻撩弄着黄蓉的尿道口。

    “啊……”黄蓉打了一个冷颤,原本已忍耐到极限的尿意再也控制不住,尿道口一松,一股白色的尿柱突然激射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啊……”黄蓉绝望地紧闭起双眼。

    “涮……”尿水有力地打在木盆里,发出不雅的响声吕文德仔细地观看着。

    “天啊……”黄蓉脑子中一阵炫晕,强烈的羞耻感占据了她的意识,被弄成这么可耻的姿势当众排尿,简直是生不如死的侮辱,对她的自尊心和人格是无情的打击。

    在尿水的冲击下,尿道上方的淫铃发出清脆的响声,同时拽动连在阴蒂上的细线,黄蓉顿时全身发软,几乎尿不出来。

    但膀胱的压力一旦得到释放便再也无法收住,有如黄河缺堤一发不可收拾,或者是她的主人根本就不想再忍了,积压已久的欲望一旦得以发泄,那一刹竟是如此的快意,尿柱持续地强劲地喷射着,黄蓉的身体得到了放松,在极度的羞耻中竟不觉流露出一丝舒畅的表情。

    黄蓉就处在一种极度煎熬下,尿的快感和以阴核为中心急速扩散开来的酸麻交织在一起“嗯……撒得真欢啊……真象一条不要脸的母狗……以后凡是撒尿就会这么爽的”

    “不……不是……”吕文德的话深深地刺伤了黄蓉,纯洁的人格受到了最恶毒的污辱,心灵的创伤是最惨痛最深刻的,对一个女人来说更是如此。

    黄蓉三肢着地,一腿后伸,象狗一样无耻地排泄着,强烈的羞耻感冲击着她,尿水一出便再也无法收住,意识中不断收缩尿道括约肌,想收敛一下速度,尿液便开始变得断断续续起来,雪白圆润的大腿长长地向后伸展着,不时抽搐地抖动。

    “唔……尿了好多啊……小婊子……”吕文德等黄蓉的尿液滴得差不多了,这才把木盆从她身下拉出来,里面已盛了小半盆淡黄的尿水。

    黄蓉是一个心智成熟,品性坚韧,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强的女性,但在这种非人的恶行面前,她内心中的构筑起来心理防线却显得很渺小和脆弱,因为这不是一般的污辱,而是赤裸裸的人性的扭曲,对自信心打击是致命的。

    “自己看一下吧,小婊子!”吕文德无耻地将盛了尿的木盆放到黄蓉面前。

    黄蓉羞辱万分,愤怒地转开面,这男人太恶毒了,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自己从来没招惹过他啊……

    “嗯……奶子真沉手啊……”吕文德把他的手伸到黄蓉的胸口,抓住吊下来的球形的乳房,肆意地狎玩着,就象爱抚他的宠物:黄蓉干枯的手挤捏着黄蓉那富有弹性的乳房,洁白滑腻的乳肉被抓得从指缝里乱冒出来,“好了,撒完尿让你爽一爽……”

    “嗯……嗯……”还没完全清醒的黄蓉轻轻的娇喘着,吕文德从背后搂住她的腰,抓着她一条腿的腿弯往上抬,让胯股间红烫的湿缝露出来,然后微微蹲下,龟头抵住嫩洞慢慢顶入。

    “哼……嗯……”黄蓉大声呻吟出来,可怜的小嫩洞又被吕文德巨大的粗棒扩张成大窟窿。

    “很爽吧……我的大肉棒又来了……”黄蓉辛苦的抓紧桌子,吕文德的肉棒再一次进入,仍让她有快窒息的痛苦。

    “慢慢来!……”吕文德一手扶着黄蓉的小腹、一手穿过她腋下抓住她的肩头,然后微偻着背、一振一振的挺动结实的屁股,毛茸茸的下体啪啪的撞击在她湿亮的臀丘上。

    “咿……啊啊……咿……啊啊……”黄蓉被迫踮着脚,双手和双腿张得全开、十根脚趾头吃力的站在地上,吕文德粗黑的大肉棒在她滑烫的嫩穴内“啾滋、啾滋”的进出。她全身赤裸着,白皙纤柔的四肢紧绷着,强大的冲击力使她的肌肉绷紧到极限,身体曲线也更形诱人。

    “不……啊……啊……”痛醒了的黄蓉来不及求饶、就又被肉棒顶得头晕目眩、连连哀叫。她被吕文德顶得花枝乱颤,根本抓都抓不稳,到后来吕文德索性放开手,无法挺直身体的她不得不弯下腰用一手按在地上。吕文德放开她的肩头改用双手握住她的柳腰,一波波的猛干起来。

    黄蓉最后再次沉沦于吕文德的奸淫下……

    黄蓉最后再次沉沦于吕文德的奸淫下,接下来的日子里,黄蓉在地下宫殿里每日没夜的被吕文德凌辱、玩弄,乐得也把她当成了一个性玩具。黄蓉淫荡的本性渐渐沉迷于高潮之中,在这里黄蓉正在渐渐一点点的迷失自我。

    黄蓉每天都被吕文德临性,每天穿吕文德规定的衣服,在吕文德面前摆出各种姿势以供吕文德淫辱,黄蓉每天在小莲的帮助下固定排奶,放尿,化妆穿衣,开始的时候,黄蓉还有点反抗,可换来的是更加变态的奸淫,渐渐的黄蓉也适应了新的生活,在快感中迷失,沉沦这一日黄蓉在小莲的服侍下沐浴后,小莲让黄蓉在床上躺好,自己抱住双腿,露出下体。再看黄蓉,全身皮肤宛如白玉凝脂,一对玉乳硕大浑圆,两个浅红色的乳头坚挺高翘,腰肢纤细,肚脐深凹,阴阜特别隆起胯间粉红的阴唇,夹着一颗鲜美的阴核,煞是好看,双乳和阴蒂上的淫铃交映成趣。

    “老爷吩咐过了,今天要剃光你的阴毛”

    “求求你,不要着样,会很难看的”黄蓉一听到小莲的企图便感到了恐惧,她想极力阻止。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种种打在了她的屁股上。“到现在还敢不听老爷的命令,要好好教训你这个贱人”小莲扯动起黄蓉的阴毛。“啊……”地下室又回荡起女人痛苦的喊声……黄蓉在小莲的酷刑下终于屈服了。

    小莲把一块热毛巾折成适当大小,轻轻覆在黄蓉长着耻毛的三角丘陵上。呜……黄蓉用力的蹬了一下,毛巾的温度太烫了,嫩嫩的皮肤被灼得发痛,连张开的耻缝都被盖到了。她似乎知道了再挣扎也没用,只好静静的闭上了眼睛等着被剃毛。过了片刻小莲揭掉盖在黄蓉两腿间的毛巾,下体猛然一凉使她不自禁的呻吟出来。小莲像检查什么似的仔细端详着被热敷后的秘境,原本白细的肌肤被烫到发红,花瓣和黏膜的色泽也更加艳丽。意想不到的是阴户竟已兴奋成湿漉漉一片,股缝夹合处几乎快流成一条小溪。

    小莲用指尖沾起一滴淫露,拿到黄蓉面前:“郭夫人,你下面湿得很不像话,这样对不起郭大侠哦!”黄蓉拼命的转过头,不想看到小莲恶心的举动。

    “味道真不错!”小莲竟然把手指伸到嘴里品尝郭夫人蜜汁的味道。

    “呜……”黄蓉羞惭得紧紧闭上眼睛。

    “好啦!现在要开始剃毛了!你不要乱动!不然划伤你的嫩肉,我可是会心疼的”小莲竟像个玩弄女人的老手一样对黄蓉软硬兼施。

    小莲开始把白色的剃膏涂抹在黄蓉的下体上。同时不断用熟练的指法挑逗和摩擦黄蓉敏感的性器官。黄蓉的阴毛非常浓密,呈倒三角形,而阴唇平常是被覆盖住,是一旦欲火被挑起,整个阴唇一涨大,粉红色的肉缝便清楚可见。而阴毛一直延伸到肛门,在菊花门的附近仍有短短的阴毛,可能受小莲不断挑逗的关系,菊花门忍受不了戏弄紧紧收缩,形状看起来非常淫靡。

    “好淫荡的肛门,你真是天生的性奴”

    “啊……不要说了……快……快结束吧……我受不了了”黄蓉小嘴微微张开露出舌尖,沉迷在恍惚的境界中,平时的理智与才干,淹没在淫欲之中。不断挑逗的阴唇,早已充血而红肿,在那里不断涌出的淫水早已和白色的乳膏融合又被小莲均匀的涂抹在阴户和肛门周围。看着黄蓉脸上露出的妖艳的表情小莲拿出了银色的剃刀。

    “我要动手了,不要动否则伤着就不好玩了。懂了吗”黄蓉已经被送入了淫荡的肉欲中,被捆绑的两只膨胀到了极点的乳房上的乳首还未经揉扶此刻就已如石头般坚硬。

    黄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莲将她那打从长毛来就没秃过的三角花园剃得寸草不留。

    “来!乖乖的看!我要帮黄女侠剃毛哦……”小莲将她头部的垫子调高,迫使她必须面对即将被剃干净的下体,看着自己腿张得那么开、赤裸裸的把私处展示在两个小莲面前,两腿间还被涂上厚厚的泡沫,黄蓉真恨不得马上就死去。

    小莲调整好黄蓉的姿势后开始动刀,她持刀的手微微在发抖、小心翼翼刮下第一刀,只见刀片经过处露出赤裸裸的雪白肌肤和细细的毛根,黄蓉甚至听到刀刃切断自己的耻毛时发出“嘎嘎”的声音,嫩肤上也留下刀片刮过干涩感,这种羞耻使得泪水瞬间溃堤的涌出来。

    “看!好白的皮肤……没有毛真的比较漂亮呢!”小莲拿着沾满泡沫和耻毛的刀片在毛巾上抹净,准备再下第二刀。神秘的三角花园已露出三分之一的原貌,新刮除的地方肌肤嫩白如雪,毛根细细的要很仔细才看得见,这个部位即使连郭靖都还没机会这么彻底看过。

    “唔……”黄蓉哀羞惭得猛摇头,她想作最后的努力,要求小莲不要再继续下去,但根本就不会有人理她。新剃毛的三角丘显得相当细嫩、带着些毛根扎刺的触感,鲜嫩的小穴也可以看得更清楚了。对黄蓉而言,被剥光衣服还不算是完全赤裸,像这样连毛都被剃光的情况下,她的身体才真的没什么地方是隐密的,黄蓉崩溃的躺在床上流泪。

    小莲一边看着流泪的黄蓉,一边把闪着寒光的剃刀凑近她的阴部。她熟练而灵巧让刀游走在黄蓉阴部和肛门茂密的森林,把黄蓉那茂盛的森林刮的干干净净。锋利的刀锋划过皮肤发出“嚓嚓”的响声,刀锋过处,小山一样堆满黄蓉下身的剃膏被拉出一条长廊,所到之处已是寸草不生。黄蓉只感到冰凉的金属不断刺激着她下体最敏感的皮肤,在自己的注视下她原本浓密的阴毛逐渐消失了,剃刀一刀一刀地刮下去,剃膏迅速在减少,原先布满她下腹和阴部的浓黑耻毛也都随之不见了,露出了光秃秃的阴唇还在不断的流着骚水。黄蓉的呻吟也开始变得迷茫,痛苦和羞辱当中竟带出了一丝兴奋和满足。

    打扫乾净所有的剃须膏后,小莲又按住黄蓉的菊门,小心翼翼地刮净周围的残毛,就像在修饰什么贵重的艺术品。最后,她拨开阴唇,将残存在角落的一些细碎毛发也都剃得干干净净,甚至连阴唇上她都来回刮了两下。

    “好了!这样不是很美吗?有这种骚穴的女人才是真正的淫奴。哈哈哈……”小莲完成了她的工作,尽情的欣赏着黄蓉那光洁无毛而淫荡的性器官,那美丽的菊花门快乐的一张一闭好象要喷出屎一样。“嘿嘿嘿!阴核和阴户内侧都充血成这种淫荡的样子”小莲用手拉开阴唇,不断用话刺激黄蓉“郭夫人,现在你没话可说吧!快承认自己是淫荡的女人吧”

    “啊……我完了,已经变成这样子”

    充满理性的黄蓉身体变成这样子后,她自己也没办法了。黄蓉叉开大腿露出自己最感到羞耻的部位,忍受着羞辱。

    “还没有完呢……下床来站着,把屁股给我翘起来!”小莲拍了一下黄蓉的屁股大道。

    黄蓉脸上一阵发烧,但还是不得不按着小莲的话去做,她勉强地缓缓撑起身子下了床,上将前身弯下去,把圆润的屁股高翘着挺向小莲。露出腿中间两瓣湿漉漉的阴唇和光溜溜下体。

    “两腿蹬直,屁股翘高点!”黄蓉顺从的将双手撑在膝盖上,用力站直了下身,两条美腿笔直地蹬在地上。

    “嗯……把屁股分开,让我看看你的骚屄!”小莲的想法真是极度其猥琐。

    “啊……不……不要”黄蓉听到小莲下流的口气,窘得满面通红。

    “把屁股给我张开!想反抗吗”小莲喝道。

    黄蓉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小莲凶猛的话语象鞭子抽在她身上,有一种不可抗拒力。

    小莲重重地打了一下黄蓉的屁股。

    “不……”黄蓉涨红了脸象受到了最无人性的污辱,心底里本能地抗拒着。

    “还要我教你怎么做吗?”黄蓉红着脸,她忍辱负重的弯下腰,两腿用力站直,双手无声地伸到屁股上,抓住自己两片丰厚的臀肉,用力向两边分开,把里面羞人的东西展示在小莲眼前。

    “啊……好下贱……这样的事……”黄蓉觉得此刻她好象正在向全世界展示她身上最肮脏最隐私的器官,强烈的羞耻感冲击她的大脑。居然被迫做出这样的动作,黄蓉不敢相信这种事会发生在自身上,她象做错事的小孩低下头,让头发遮住自己发烧的脸庞。

    小莲得意的饶有兴致地观赏着,黄蓉那才被剔光的美屄。她的阴唇由于充血,红艳艳的,象鲜花一样绽开,花心所在的地方是阴道口,里面的黏液还在向外涌。

    黄蓉落难记 第七章

    肛门像一朵可爱的小菊花,那纤弱的肛纹是如此的秀美,开合间是那么惹人喜爱。

    “贱人,今天要为你做特殊处理,晚上有你想不到的惊喜等着你”小莲是用竹签绑上棉花以后,清洗黄蓉的菊花,当竹签插入时,黄蓉整个身体都扭动起来,嘴里发出“啊……啊……”的忍耐的声音。用完第四根竹签以后,棉花就不再变黄,小莲用小钳子把屎孔微微撑开,然后把一支红色的毛笔笔头放在肛口,等到松开钳子,屎孔就轻轻巧巧的把笔头含住了,接着把笔头仔细的抽出,这时候每一条肉褶都变成鲜红色,但肉褶边上的臀肉,仍然像雪一样白。

    小莲把特制的茉莉花油倒在手中,小手同时抚摸着黄蓉光洁的玉肩手掌过后,吸收了油脂的肌肤愈发白腻动人,彷佛能挤出水般光润滑嫩。最后细致地涂遍全身,让周身每一寸肌肤都晶莹润泽,擦过茉莉花油,黄蓉肌肤愈加晶莹夺目,玉兰般芳香馥郁。整个身体彷佛巧夺天工的惊世之作,华美动人。带着馥郁的香甜。

    最后小莲为黄蓉拿来一套衣服,黄蓉现在所穿的衣服都是吕文德为黄蓉特意定做的,都是对男人充满杀伤力的那种。

    今天黄蓉的衣着不算太暴露,最起码一件完整的肚兜将黄蓉全部该遮住的都遮挡住了,不过肚兜的材质特殊,肚兜完全贴在黄蓉身上,黄蓉双峰被衬托的更加凸起,峰上两点紧紧顶在布料上,洁白的下体贴于不料之上,布料内凹。完全展现出黄蓉阴户的形状。在配上薄纱做的衬裙和外衣,真是似隐非隐。似现非现,比全身暴露更加诱人。

    “再把这个穿上”小莲拎着类似现在一双细边黑色的高跟凉鞋放在地上要黄蓉穿上。

    黄蓉羞颤的爬到床沿,两条美丽的小腿伸下来,把玉足踩进鞋里再用手调整好细细的鞋边。在鞋的衬托下,她的脚趾显得更加美丽。黄蓉的脚趾趾甲染了一层透明亮泽的透明色的油,她那双白皙细嫩的秀美玉足和她十只白嫩细滑的娇润纤秀玉趾玉润修长匀称的性感美腿,更具感官刺激和性诱惑。

    不过穿上鞋后,黄蓉只有脚尖可以接触地面,原来鞋根太高,现在黄蓉脚趾几乎是用脚尖和鞋跟着地,双脚几乎绷直,把黄蓉本就不矮的身材再次拔高,“喜欢吗,这是老爷特意为你准备的,今晚有重要客人,老爷要你去陪酒,你要是不好好服侍,等着你的孩子喂狗吧”地点:吕文德卧室“赵公子远道而来辛苦了!不知这次令尊大人又带来什么消息了?”吕文德对着饭桌上的一个道士打扮的人说道。

    那人微微一笑∶“大人,我这次来主要是我爹要我来转告大人∶大宋和蒙古议和之事,只需多些时日,就可以完成了!”

    “相爷身体可好?将来若宋蒙议和,一定是相爷的功劳啊”那人道∶“哪里、哪里,我宋朝国小势微,不想和蒙古开战,百姓遭殃。我们只求两国和好,过几天安稳日子也就罢了!可无奈朝中有些人不识时务,偏要开战,听说大人已经对黄蓉已经得手了,议和之事少了不少阻力”

    “那里,那里,托相爷的洪福”

    “不知近日,可否……”

    “公子客气,马上就让公子得偿所愿”

    “小莲,吩咐上演好戏,把那人也带上来吧”

    “那就多谢大人了”

    “公子客气”当黄蓉移步进入卧房时,吕文德和那人都看呆了黄蓉一身轻纱,简直就象没穿衣服一样,肚兜虽然是红绸子做,不透明的,样式是特制的,全由凸的两个乳头托住就要脱下的肚兜,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整个肩部和上半胸雪白的肌肤让人直吞口水,深深的乳沟、露出上半部的乳房和高高叮起的乳头无一不让人手痒,肚兜一直从前胸包着蜂腰、迷人下体和性感的大屁股,突出下阴把整个阴部高高托起,和胸前两点形成三角地带,后面上翘起的大屁股,肚兜勉强遮掩住她那惹火的身体,那些东西,与其说起遮羞作用,倒不如说起撩人淫欲的催情作用。肚兜只能刚好将她那丰满挺拔的乳房罩住下面的一半,剩下上面一半优美隆起的白色肉球暴露在外,甚至连两个乳峰上的乳头和铃铛,也可以隔着肚兜清楚地看出形状。笔直修长的大腿白嫩而性感,而最令人勃然大动的是她穿着那双特制的鞋下的赤脚黄蓉由于穿着那双特制的鞋,走的十分缓慢,因为黄蓉很难站稳,所以走起路来身子不停扭动以保持平衡,那姿势十分诱人吕文德顾意问:“郭夫人,让我们好等,怎么洗澡都这么久呀,是不是特别洗得香香白白的好招待远客啊?!哈哈!”

    黄蓉本来低着头听见说话抬起头来,看见坐上那人大吃一惊指着吕文德道∶“这、这……”

    那人淫笑着说∶“郭夫人,这两天在这过得可好?不像领兵打仗那么辛苦吧”黄蓉抬头见是赵致敬,道∶“赵致敬,你这个狗东西!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你不是死了了吗!你勾结蒙人意图篡位全真教,你没死?!”赵致敬丝毫不生气,笑嘻嘻地说∶“我可不是没死吗,我是专程来看望郭夫人你的”原来这个男的就是宋朝宰相贾似道的私生子赵致敬,也就是杨过增经的师父,他是贾似道打进全真教的一枚棋子,意图控制全真教,以便贾似道将来掌控武林,可惜赵致敬夺位失败仓皇,只好回京。

    那贾似道早就与蒙古有勾结,暗中向蒙古通风报信,收取蒙古的好处,一面把宋朝的机密泄露给蒙人,一面在朝中阻挠与蒙古开战。贾似道为了安全,所以一般每次与蒙古联络都派赵致敬亲自来办。这次派儿子前来就是与蒙古来人密谈议和之事。

    “赵致敬你个欺师灭祖的东西!”

    “怎么和赵公子说话呢,平时怎么教你的,你是什么身份,你已经不是什么女侠了,只是一只母狗,皮又痒了是吧!”

    黄蓉这才又想到自己的处境,想起这两天受到的凌辱,不禁又羞得低下头,满脸涨红。

    “我和郭夫人是老相识了,这次特别为郭夫人准备点特别礼物,还请夫人笑纳”说着赵致敬拿出一大袋干红枣,又在吕文德耳边耳语几句。

    “赵公子,高,高”吕文德听候哈哈大笑。

    “还不把衣服脱了!把你身上穿的全部脱光!快点!”吕文德又开始命令黄蓉黄蓉一下子不知所措起来,她用悲哀的眼光看了一眼吕文德,在吕文德和赵致敬的注视下脱衣服这是任何女性都很难做到的事情。

    “妈的!脱衣服还要考虑吗?你他妈的动作快点!我的时间可不多啊……”吕文德焦急的催促着黄蓉。

    “这帮人渣……”黄蓉在心里暗骂,她知道今晚要脱下身上的衣服免不了要受屈辱,与其这样慢慢受辱,不如干脆利落一点,好快些结束这种煎熬。

    黄蓉闭上眼睛,轻轻的咬着下唇!没办法,她不敢抗拒吕文德的命令,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四下里看了一会,心里思虑再三,终于下了最后的决心,她微微侧过身体,解开了身上轻纱。

    空气似乎一下凝住,所有的目光聚集到黄蓉身上,目睹一名美艳无比的女侠的脱衣秀,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一件刺激的事情。

    黄蓉强忍着内心的羞愧,她的脸被吕文德和赵致敬投来的眼光灼红了,她在犹豫中解开了身上轻纱。她的手突然稍许犹豫一下,那是因为男人像盯入肉里的眼光,使她产生羞耻心。

    黄蓉在一阵犹豫后终于狠心地将轻纱褪到了腰间,她把头努力侧向一边,避开吕文德和赵致敬专注的目光。她的动作是那么的羞涩犹豫,但每一下举手投足在男人的眼里却是充满了美态。

    轻纱褪到了腰间。黄蓉的上身只剩下一件肚兜,冰肌雪肤,圆润的肩上挂着精致的细细吊带连到肚兜上,在肚兜的束缚下,胸口形成明显的深逐的乳沟,大半边白嫩的乳房露出来。她那苗条的背部没有一点多余的脂肪,皮肤也那么的光滑。让人看得忍不住要流口水。

    房间里好象只剩下黄蓉一个人似的,吕文德和赵致敬屏声敛气,眼光全盯在她成熟丰满的身体上,欣赏着她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和表情。

    黄蓉一下子感到无所适从,事情象不可挽回地继续着,她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但吕文德并没有催促她,只是静静地看着,仿佛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

    黄蓉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与其这样难堪下去,不如狠下心肠豁出去。想到这里,她象说服了自己一样,略为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做了几个深呼吸,胸口微微起伏,她慢慢地侧手解开轻纱上的细带,忍辱负重,让轻纱慢慢地滑了下去落在脚下……,空气好象凝固了,没有人愿意打破这一刻。

    在吕文德和赵致敬的面前,慢慢露出肌肤,无论做过多少次,黄蓉还是无法习惯。当她狠心将轻纱拉到腿弯的时候,她感觉出男人的眼光钉着她扭动身体。

    她知道吕文德和赵致敬对她忍着羞耻暴露出美丽裸体的模样,不论看过多少次,还是会感到很新鲜很性感的。

    黄蓉将右脚从鞋里轻轻抽出,然后小心奕奕的把轻纱脱了出来,她把右脚脱出来穿回鞋里,再脱左脚,动作是那么的优雅,只是比平时慢了一些。

    吕文德和赵致敬专注地看着,房间里鸦鹊无声。

    黄蓉将轻纱脱下来后她身体线条基本上呈现出来,那些贴身的性感衣物令女人倍添妩媚,蜂腰盛臀和丰腴修长的大腿,勾勒出一条完美的弧线。

    黄蓉从来没有试过这么难堪场面,她情愿一下子全身精光了站在那里,也不愿受那种羞耻感的煎熬,但吕文德和赵致敬要看的或者正是她在这种在羞耻心理和矛盾心理驱使下所做出的动作,女人脸上的表情难堪到了极点,这是最令吕文德和赵致敬感到快意的所在。

    脱落的轻纱见证着黄蓉一步步走向堕落,当她身上剩下最后的遮羞物时,她再次变得迟疑起来,这的确要是会出很大勇气的事情。

    “快点脱!穿着这个干什么?”吕文德粗鲁的向下拉了一把黄蓉穿着肚兜,黄蓉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她没有吃惊,但她还是打了个冷颤,用手本能的捂住了自己的那对丰满的乳房,她知道,今天晚上房子里人,不把她羞辱够和蹂躏够是决不会放过她的,她感到极大地屈辱,不禁流下一行清泪。

    “快点脱!……”吕文德不耐烦的叫道。

    黄蓉的鼻子一酸,眼泪从眼中流了出来。一个女人无论她多么坚强,她始终是一个女人,在她内心深处还是保留着女人柔弱的一面。

    黄蓉流着泪委屈地反转玉手,伸到背后,找到肚兜的丝带,她那高耸的乳峰一下子变得更挺拔诱人,“啪”的一下,肚兜失去丝带松了下来。

    黄蓉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她的动作变得果断起来,肚兜的肩带从她的臂膀上滑了下来,份量十足的乳房因为突然失去支托向下坠了一下,但迅速恢复了挺拔。她那对熟透了的乳房上,布满了哺乳期妇女所特有的青色的血管,由于她鼓涨饱满的乳房里充满了温暖甜美的乳汁,所以她乳房上青色的血管微微的鼓了出来,乳房沉重地微微向下垂着,挂在胸前肉呼呼地直晃荡,散发出热乎乎的体温和腥腥的奶香,红褐色高高隆起形成半球形的乳晕上嵌满了乳妇特有的小肉珠儿。

    乳晕中央,被细丝线缠着的乳头示威似地上翘着,足有两厘米长,一厘米粗,深红油亮,丰腴发达,上面还布满了纵横的肉纹,湿呼呼,粘渍渍的。好象被糖浆腌熟泡透的蜜枣儿,散发着诱人的成熟魅力,也仿佛在向猥琐的吕文德和赵致敬示威。

    黄蓉取下肚兜放在脚下时,她那对没有任何东西掩盖的丰满的乳房,好像很重似的的摇摆着。在吕文德和赵致敬火辣辣的眼光下,她显得很不自在。她下意识地用一支手遮住乳房、另一手盖在下体,遮住那洁白没有一根毛的下体“把双手放开!”吕文德不耐烦的催促着。

    “……”黄蓉听见吕文德的命令时,她捂在乳房和下身的双手,明显的抖了一下,但她并没有放开双手。

    “贱人!叫你把手放开,你他妈的听见没有?”吕文德对着黄蓉大声怒喝到!

    黄蓉被吓的一哆嗦,不得不在吕文德和赵致敬毒辣的眼光注视下,慢慢的放开了双手。这是一具近乎完美的胴体,高耸挺拔的雪峰,两条丰嫩肉感的大腿,分外性感迷人,纤美的玉脚蹬在鞋里则令人血脉贲张。

    ……

    如九天神女下凡,纯美圣洁,气质尊贵超凡,不容亵渎。

    但性感的体态分明地刺激吕文德和赵致敬的性官能,在裤子下面,每个男人都暗暗向黄蓉举枪致敬。

    黄蓉不知该把双手往那里放,只感受到十分的局促。她象展览品一样站在那里无助地摇头,她感到吕文德和赵致敬下流的目光,像针一样在她的乳房、小腹、大腿这些部位游动着吕文德把黄蓉扶到饭桌上仰面躺下,膝盖弯曲,双腿叉开对着赵致敬。搬开双腿“不要!不要……”黄蓉拚命的想夹紧双腿,可是双腿一旦被打开以后,就更无法胜过吕文德的力量:在她那完全开放的大腿根,美丽的花瓣张开嘴,发出淫邪的光泽,粉红的阴蒂骄傲的挺立在吕文德和赵致敬的面前。

    黄蓉产生强烈的羞辱感,美丽的脸颊染成红色,雪白的牙齿咬紧双唇。

    “不要看……不要……不要!”黄蓉还没从羞耻的心情恢复过来,吕文德的手指已伸向了她身完全绽放的花瓣。

    “你要干甚么?”黄蓉激烈的挣扎着。

    “让我们看看更深的地方……”吕文德把手指放在黄蓉的小阴唇上,向左右分开成V字型。

    “啊……不要……!”黄蓉想用力夹紧大腿,可是敌不过吕文德的力量,吕文德的手指任意地侵略着她柔软的淫肉,轻轻的裸露在外阴核上揉搓,吕文德的另一只手攻击着她的乳房,手指夹住她乳房上因刺激而突出的乳头,整个手掌压在半球型丰满的乳房上旋转抚摸着。

    突然在男人面前受到这种刺激,黄蓉觉得大脑麻痹,同时全身火热,有如在梦中,虽然羞辱,但也感觉出全身都产生淡淡的甜美感,而自下体更传来阵阵涌出的快感及肉欲。黄蓉觉得快被击倒了。吕文德的蹂躏使得她的身体开始上下的扭动起来,另一边雪白的乳房随着动作上下的波动着,美丽的花瓣开始流出湿润的蜜汁。

    此时赵致敬将用细绳穿在一起的红枣放入黄蓉那张开的花瓣中这是一种秘方,具体方法就是将红枣塞进女人的阴部,用女人的淫汁和体温把红枣浸渍加热,然后给男人服下。这种用少妇的淫汁浸渍过的红枣具有极强的壮阳作用。赵致敬是在一本书上看到的,他懂得采阴补阳,据说能增长寿命。

    黄蓉的阴道在吕文德玩弄下变得无比的敏感,只要将干红枣一塞进阴道,阴道里便会分泌出大量的淫水。将干红枣塞进阴道里。等到晚上要吃的时候,再让黄蓉将红枣从阴道里拿出来。

    见黄蓉那凸起的阴蒂,赵致敬轻轻弹了一下那小巧的银铃,带起一阵清脆的铃音。

    “哼……”黄蓉立即感到一阵激烈的胀麻自肉豆上传来,美丽的身子震了一下。

    “不……不要……”她颤泣的撑起上身。

    “没想到黄帮主还喜欢这样的首饰啊,还挺新潮那,一定是吕大人所送吧”让赵公子见笑了,呵呵“贱人,在地上爬几圈吧,我和赵公子要喝几杯”吕文德脸上闪过一抹阴险的笑容,拉起她的手臂扶她站起来,黄蓉夹着修长的双腿,步履蹒跚的被吕文德带着朝卧室另一头走去。

    从这头到那头约没多久,雪白的脚ㄚ虚浮的踩在特制的鞋里,吃力的踏在柔软的长毛地毯上,黄蓉甚至听得到自己强烈的心跳声她赤身裸体、乳尖和下体还缀着银铃,阴蒂被线系住,严重的充血使得走路时磨擦感十分强烈,耻缝上端的部位麻麻胀胀的很不舒服,如果动得激烈一点,两腿就会差点软下去。

    虽然她边走边转头用乞怜的眼神看着吕文德,希望他会突然可怜她而放她回去,但吕文德却看都不看她一眼,一直抓着她的臂膀走到尽头。

    “好了!接下来我也不能再陪你了,我和赵公子就在那一头等你爬回来。记住!用爬的……”吕文德放开她的手臂轻声说道。

    “不……你陪我……”黄蓉忍不住轻喊出来,要是平常她真恨不得永远不要再见到这个衣冠禽兽,但是此刻却对他产生强烈的依存感,因为身上连一块遮羞的布都没有,极度的不安使她渴望有人陪。

    “嘘……反正你一定要爬回来,别想用走的,如果敢站起来,后果吗……”吕文德细声的警告她“怎么办……只好快点爬……”她心想着,虽然前面的路那么长,手脚都在发抖,当她鼓起勇气向前爬出一大步,只猛然感到阴核一阵剧麻!

    “呀……”忍不住张大嘴从喉咙发出哀鸣,那比米粒还小的肉豆仿佛有控制全身神经的能力,麻痹迅速蔓延开来,手腿不听使唤的软下去。她整个人趴在地上抽搐。

    原来另一头的赵致敬已经摇起一个和黄蓉阴蒂上同样的铃铛,子母感应,当黄蓉爬行时,铃铛跳动撤动细线,细线就会无情的咬扯另一端的阴核,这样一距离简直和天边海角一样长。

    “呜……”肉体承受了极端的折磨黄蓉实在没有勇气再爬第二步,她也不敢站起来,因为吕文德一直在对面看她!

    “不管多痛苦!我还是要爬回去……”黄蓉抓了一撮头发咬在嘴里,撑起上半身慢慢的挪动手和脚膝盖让自己前进。

    赵致敬一边在对面一边喝着就,一边时不时摇一下手中铃铛“唔……”阴核还是传来难以忍受的胀麻,脚心都快抽筋了、关节也失去力气,但有了心理准备后已不像第一次那样差点倒地起不来,她流着泪咬着发束、辛苦而小心的像前挪动,一次只能前进一点点,汗珠已经布满雪白的背脊。爬着爬着,尿又沿着大腿根一直淌下来,昏天暗地也不知过了多久,黄蓉转头看时只离起点没多远,她爬过的地方留下湿湿的一条痕迹!充血的肉豆又麻又痒!

    “嗯……”她试着轻扭屁股看是不是能让自己松脱,但是搞得满头大汗体力虚脱都没达到效果。

    “不……不行……再下去……我会没力气……那里愈来愈麻了……”

    ……赵致敬和吕文德边吃边看黄蓉向狗一样的爬来爬去。

    赵致敬喝得差不多了,要品偿美味了“爬到这边来……”赵致敬十分得意,看到黄蓉趴在地上屈辱的样子,赵致敬满足地命令黄蓉爬到他的面前。

    黄蓉不知这个变态的家伙要做什么,又惊又怕。

    “好,转过来,屁股向着我……”

    “啊,做什么……”黄蓉强忍羞辱,象狗一样趴着,把成熟丰满的臀部向着赵致敬高高翘起。

    赵致敬站起身慢慢的走近,面对黄蓉诱人的臀部不禁咽了口口水,臀部丰满肥翘,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

    “气味很特别呀……”赵致敬把鼻子凑到黄蓉那臀部深深地吸了口气,一边回味一边自言自语。

    “嘿嘿……真是极品”赵致敬一边抚摸着黄蓉丰满的臀部一边赞叹道。

    “嗯……够肥,肉够厚……”赵致敬手上用力,手指陷入黄蓉臀部雪白的肉里。

    黄蓉落难记 第八章

    赵致敬一双大手肆意地抓捏着黄蓉肥硕的臀部,仔细观赏着她那精致绝伦的肛菊,黄蓉的深色的肛门隐藏在臀缝深处,赵致敬用手指在黄蓉那微微隆起的肛门上作着圆周磨擦,好象在对它的主人说:“怎么样?舒服吗?身上最难于示人的排便器官被这样玩弄”赵致敬下流的玩弄令黄蓉羞得无地自容,以往的种种尊严和自信在这一刻已被彻底粉碎。

    “操!屁眼还挺紧的吗?郭夫人,郭靖一定没操过你这里吗?……”赵致敬无比下流地问道。

    “这个男人真是恶心之极,上天为什么要让我落在这样的人手里……啊!”黄蓉突然听到这么下流露骨的脏话,脸腾地红起来。

    “那我今开就来个越俎代孢,给你开苞……嘿嘿……”赵致敬见黄蓉不作声,猛的把黄蓉的屁股扳开,将一口唾液猛吐在黄蓉的屁眼上,黄蓉一声惊叫,还没来得及反应,赵致敬已经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