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黄蓉系列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69 部分阅读

    霍都安坐在椅子上,气定神闲一幅威严的样子。他自身旁的袋子里拿出一包金子丢向他们四人眼前。霍都闷了一声,眼神精光大盛盯着他们四人,以极具威严的口吻说着:“我是王子霍都,以后你们四个跟着本王当本王的亲兵,若你们听本王说话办事,以后你们要什们有什么,但若反抗本王,本王会让你们死的很凄惨!”

    霍都说到激动处,双手按住黄蓉的头并且下腰一挺“噗滋”的一声,大量的精液如狂潮一般射入黄蓉喉咙深处,浓稠温热的白色液体一股一股的流入黄蓉体内。

    黄蓉闷哼着……眉头紧皱,鼻子及嘴巴都被霍都的下体紧紧贴住,一时之间无法呼吸,“嘤哼”一声便昏了过去。黄蓉在昏迷的梦境之中回想起许多以前的人事物,包括他的父亲黄药师,师父洪七公,郭靖。梦中的黄蓉自己冷静杰出,无论如何困难惊险、对方如何机智势力如何庞大,黄蓉都能一一化解。

    正当黄蓉意气风发的时候,忽然眼前景物一黑,自己却像跌入幽暗的深谷一般,整个身子飘荡在无静的黑暗空间里、无法接触任何东西、攀住任何事物。黄蓉惊慌的想喊叫,但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甚至感觉到黑暗中似乎有东西靠近她的身体,不但压迫着她,甚至强迫到进入她的身体里面、从身体上所又的洞口中一寸寸进入。

    梦境中的黄蓉无法反抗,无法出力、孤独无助。黄蓉从来没有如此的感到害怕、惊慌,她甚至于有一种终于认识自己的感觉,原来自己在内心的真实世界理事如此的无力,黄蓉感到自己也许从来没有真正的当过女人,没有真正感受到郭靖把她当作需要呵护,甜言蜜语对待的妻子。

    也许郭靖认为黄蓉强过他,能够照顾自己。但再强的女人终究还是女人,需要浪漫、温柔,强而有力的肩膀来维护她,虽然自己在他人面前坚强冷静,而实际上黄蓉过的相当孤独寂寞,郭靖一天到晚只知道保家卫国,尤其这两年更是严重,郭靖躺在床上话题都是守城,自己独守空闺没有家人朋友谈心,抒发内心的寂寞无助,黄蓉开始怪自己为什么那么精明能干、搞的自己像无敌女神一样,那么累、那么虚伪。一想到此,黄蓉放弃了自己的武装,放弃了抵抗,让自己任环境来侵袭自己。

    夜晚时分,霍都坐在帐篷内的床上全身赤裸,底下的肉棒塞入正趴在地上像狗一样的黄蓉的嫩穴之中取暖,一手环抱住她的胸部挑弄着她的奶子,一手拿酒喝着。

    霍都看着帐篷内的表演,但是没有一个表演者的容貌姿色比得上在地上的黄蓉。霍都笑了一笑,挥手拍了拍底下肉棒所连接的雪白屁股,只听见黄蓉一声娇喘:“啊……嗯!”

    霍都满足的笑着:“哈哈!什么丐帮女侠,第一美女,到头来还不是一具让我泄欲的性奴?”说完,抽出肉棒把欲火难耐的黄蓉一头按下:“蓉奴,来!舔干净?”

    他腰部一挺将蹦跳的肉棒拍打着黄蓉标致的脸庞,而黄蓉迫不及待的拿起肉棒就往嘴里头送,惹的霍都哈哈大笑。

    一阵宣泄之后,霍都命令奴仆准备些吃的食物,而他就将黄蓉反转让她双手支撑着地板,双脚开开的跨在自己的腰上,而以反体向上的方式自底部将肉棒塞入黄蓉的阴道内,而黄蓉曲线动人的肚脐处就成为霍都晚餐的桌子。

    霍都看到如此秀色可餐的桌子,兴奋的一手拍打黄蓉雪白的奶子,而臀部顺势一压将体内的肉棒塞入的更深,黄蓉下体一紧,不由得呻吟起来。不只如此,霍都一手拿酒喝着一手深长向着赤裸的黄蓉,将她雪白硕大的奶子上两粒凸出粉嫩的乳尖当作下酒小菜一样,边喝边戳揉。等霍都吃饱,黄蓉顺从地转换成跪卧在霍都的身旁,双手挤压着胸部彷佛喂奶一样,将奶子靠近霍都嘴唇能触及的位置,服侍着他。

    在这肉色生香的环境之下,霍都面对这位绝美艳丽的赤裸美女,底下的肉棒几乎不曾软化,依旧硬邦邦的高挺着,而肉棒也未有暴露于外的机会,因为随时随地都有温暖的阴道及嘴唇将它包覆着。霍都开始兴奋的幻想着明天如何在军营里凌辱这位美艳的性奴!

    隔天早晨,当军营里部队士兵在晨练时……

    “看……那是什么?”守卫兵眼尖,众人向他手指方向望去,只见远处烟尘滚起,一群人骑着马不紧不慢的驰来,但其中一匹黑马上骑着的人十分特别,身上的包裹着披风,披风上挂满补丁,看样子是襄阳城中丐帮的乞丐标志。这让这群士兵紧张起来,以为有敌袭,但看到后面的人,这才松了口气,原来是霍都王子及其亲兵,但也让这群士兵好好打量那位穿补丁的骑士,瞬间又让大家惊奇的是这位骑士竟然是位女的!

    “不会是襄阳丐帮帮主黄蓉吧!”守卫兵的叫了起来。说起这黄蓉在蒙古兵营可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从她与郭靖驻守襄阳后,襄阳就稳如泰山,且黄蓉武艺高强,统领天下第一大帮。有好多次将强攻的蒙古兵打跑,并维持襄阳城的正义。提起黄蓉,襄阳的百姓都要竖大拇指的!

    只见那匹黑马独自跑近了,停在众人面前,那人有些蹒跚的跳下马来。大家朝那人望去,果然是个女人,只见她全身上下都包裹在披风内,乌云般的黑发,用一块红纱巾扎住,前面翘起两只鲜红的尖角。灰色的披风有着补丁,数来正好有十个,肩上系绑着一根竹棒。女人的脸上蒙着一块黑纱,使人看不清楚她的模样,不过看装束确实像传说中的丐帮帮主黄蓉。

    “真是丐帮黄蓉,俺在战场见过她!”不知谁又喊了一声使军营里士兵又开始一阵骚动。见多识广的守卫兵看出有些不对:这女人身手好像并不大矫健;她那身披风破旧的很,而且好像是临时找的一块布撕破过又缝好的一样;还有这女人独独单棒匹马跑来,最关键的后头的霍都王子对她的出现一丝意外的感觉也没有。

    想到这里守卫兵机警的大叫道:“什么丐帮黄蓉,是贱人黄蓉,那贱人已被王爷收服了!”守卫兵喊声一下子让士兵们静了下来,大家面面相觑,都不明守卫兵的意思。

    姜不愧是老的辣,霍都赞许的瞟了一眼守卫兵,接着冲那女人发问:“来者何人?”

    “黄……黄蓉。”女人的声音不大而且有些发颤。

    “黄蓉?什么黄蓉?念念你的全名。”霍都用一种戏虐的语气说道。

    “我是天下第一性奴、娼妓,任人肏的淫贱丐帮女帮主黄蓉。”女人用一种极快的语气颤抖着一口气说完那一连串令人串难以启齿的字眼,跟着就把头一低避开士兵们惊异的目光。

    “大声点,本王听不清楚,一个字一个字的念。”霍都大吼了一声。

    “我、是、天、下、第、一、性、奴、娼、妓、任、人、肏、的、淫、贱、丐、帮、女、帮、主、黄、蓉……”那自称是黄蓉的女人又说了一遍那一串令人

    难以启齿的字眼。这次她的声音很大而且每个字都顿一下,足以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一听此言,霍都及昨天新收的四个亲兵都哈哈大笑起来。那些晨练士兵包括见多识广的守卫兵整个人都惊呆了,谁也没想到这个自称是黄蓉的女郎会说出这样一些肮脏龌龊字眼来描述自己,且传闻中的黄蓉可是高高在上的人物,怎么会如此下贱不堪?

    只见那个女人先扯开扎住头发的纱巾,让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下来,随即解开自己肩上系着的竹棒,接着打开披风系在脖子上的结,当她那灰色披风落下,全部的士兵都被惊吓到,里面根本什么也没穿,所以很快除了她脸上蒙着的黑纱和脖子上的狗项圈,她全身上下已经光溜溜再无寸缕了。

    女人的肉体十分诱人,她的身材玲珑有致;两只丰满的奶子又坚挺又丰润;摊在白皙的胸脯上,乳头和乳晕还带着特有的新鲜粉红色;屁股则肥厚且浑圆娇翘,两条大腿结实修长没有一丝赘肉;阳光照射在她细嫩白皙肌肤上泛起一层妖艳的光泽……

    所有的士兵看得眼睛都直了,士兵们像中了邪一样,被眼前发生的事情吓傻了,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个女子的身材实在太好了,皮肤白皙不说,该大的大,该小的小,让所以在场的士兵下面马上起立立正站好,且这世代所有女子对身体都极为看重,即使是妓女也不会在众人面前裸露身体,更不要说这个美女在这样光天化日下赤身露体了。

    “站近点!让大家好好看看!”霍都又发出了命令。美女向前走了几步,默默地站立在众人面前,显得很平静,黑色的面纱下众人无法看到她的表情,不过她没有丝毫要遮挡身体的意思,反而像娼妓一样把手脚撒开,任凭火辣辣的目光在她柔嫩的胸腹间游走,好像赤裸身体一点都无所谓。士兵们呆呆看着女人的裸体发愣了好一会儿。士兵中的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兵开始小声交头接耳。

    “这女人这么不要脸,应该不是黄蓉吧?”。一个四旬左右的老兵小声嘀咕道。

    “是呀!我看到像是城里大户人家的小姐!”另一个三旬左右的老兵表示赞同。确实这个自称黄蓉的女人,实际上她那身子倒真不像叱咤风云身怀绝技的女侠,更像柔弱的官家小姐。

    “大户人家的小姐,我看这女人一定是个妓女!真是贱!”一个满脸横肉的士兵说道。

    “老哥快看!她那地方怎么没长毛啊?那里应该长毛呀!”一个年轻的士兵小声问隔壁的士兵。其实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这女人平坦小腹下,阴阜上的一根阴毛也没有,从她的体前就可以清楚地看见阴户中央的那条肉沟。

    “这有什么奇怪的,这叫白虎!白虎天生淫荡!”。隔壁老兵呸了一口回答道,脸上充满了不屑。此时士兵们谈论的内容早已不再关心这女子的身份了……

    议论丝毫没有影响看热闹的士兵们,他们早已热血沸腾,每个裤子下都支起了大大小小的帐篷。

    “她真是黄蓉吗?”这次又是守卫兵的发问打破了尴尬的平静。

    “喂……有人不相信你就是黄蓉?”霍都一脸淫相的走到裸体女人面前,抬手一掌煽在女人的胸脯上,打得两个沉甸甸的肉球一阵乱晃。

    “啊……”女人尖叫着,下意识地把双手、护在胸前。

    “臭婊子,把手放下!听到没有?”霍都生气的喊道。

    “听……听到了……”女人迅速把手放下,她看着霍都恶狠狠的眼神,打了个冷战。

    “骚屁股都光着了,脸还遮挡什么!”。说着,霍都举手将女人脸上的黑纱除去。

    黑纱后露出的是一张无比亮丽的脸,虽然满是憔悴之色,但显得相当圣洁有气质,远非一般尘世女子可比。只是一双秀气的大眼睛毫无神采眼神暗淡无光,眼神虚浮空洞。

    “啊……她真的是黄蓉!我在襄阳攻城时有看到她站在城上!”守卫兵惊讶的大叫道。

    这时候,士兵群中也有几个人同时认出黄蓉,众人顿时像炸了锅一样乱了起来。

    “安静!”霍都的吼叫声让众人顿时静了下来,人们大多已想到是霍都捉到了黄蓉,大家用一种兴奋的神情看着黄蓉,有鄙视;也有贪婪……

    名妓黄蓉传 第十一章

    霍都一脸假笑的把脸转向士兵,他一眼就看到刚才问白虎问题的菜鸟士兵,那士兵眼睛盯着裸体的黄蓉身体看得拼命咽口水,他一定是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裸女的身体,而且又是这么的近距离。

    霍都一把拽过那年轻士兵笑嘻嘻的说:“你叫啥名字?”

    “狗子。”菜鸟士兵怯生生的回答道。

    “多大了?”

    “十八。”

    “那也该见过世面了吧!你知道女人的身体怎么用的吗?”

    士兵茫然的摇摇头。霍都看了“哈哈”一笑,拎住狗子的脖领子把他拽到黄蓉面前,递给他刚刚系在黄蓉身上的竹棒。“用这个,你戳在这婊子哪,她就会告诉你那叫什么有什么用处。”霍都故意放大声,好像是对所有人说的一样。众士兵安静的看着这一切,再没有喧哗传出。

    狗子局促的回头看看老鸟士兵和大家,又抬起头与黄蓉目光对视,在菜鸟士兵清澈纯真的目光下,一种久违了的羞耻感仿佛回到了黄蓉的体内,使她不禁有些手足无措。“狗子!快问,不然军法处置!”霍都恶狠狠的催促。

    “这叫什么?干什么用的?”菜鸟士兵拿竹棒戳着黄蓉的乳锋,鼓起勇气问了这么一句。“这叫奶子,是让男人揉着玩的。中心凸起的是奶头,是让你们吸啊、捏啊和拧着玩的。”黄蓉的声音柔和而颤抖,她的眼睛垂下不敢和狗子的目光对视。听到黄蓉这样回答让霍都很高兴,狗子继续道:“这里呢?”棍子捅向黄蓉无毛的小穴。

    “这叫屄也叫小穴,是给男人肉棒抽插用的。”黄蓉的声音又有些小了。

    “再说一遍你那叫什么?大声点!”霍都瞪了黄蓉一眼吼叫着。“是,霍都王爷,这个地方叫小穴,俗称骚屄。”黄蓉显然是被霍都的吼叫吓到了,回答的又轻脆又响亮。“光头,你抱着她,让蓉奴把穴亮出来,给狗子讲。”霍都向亲兵光头老大吩咐道。

    光头老大走上前,把黄蓉鞋脱了,然后就像抱小孩撒尿一样把黄蓉从后抱了起来,他托着黄蓉的腿弯,让她的两腿分开高高的举起,使女人两腿之间的一切毫无保留的展示在众人面前,在经历了无比多的震撼之后,众士兵已经被军场弥漫的淫荡气息所感染,大家头伸着脖子猛瞅,士兵们裤子里的肉棒已硬得发痛。

    虽然经过长期的奸淫,女神般的黄蓉下体还是相当的粉嫩,因两腿被拉开,小穴下整个绽开着,鲜红色阴核微微在顶端交界处明显冒出,两片薄薄的肉色阴唇向两边微微凸出,露出中央殷红深坠的肉洞。

    而那原本紧密的淡褐色屁眼,不知什么原因涨成了个足有铜钱般大小的洞。

    “想不到鼎鼎大名的黄蓉这么贱!我看她那里每天至少要被男人弄几十次!”

    “哎!你看她的屁眼涨成一个洞了耶!一定是常常被干!”士兵群中又有人开始议论了,黄蓉的身体在光头老大怀里轻轻地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兴奋了,还是众人的议论使她极度耻辱让她快要崩溃了。

    狗子的脸和黄蓉的小穴靠得很近,一股女人特有的淫荡气味扑鼻而来,狗子大叫道:“这么骚啊!难怪叫骚屄了。”狗子的话又一次引起了霍都的大笑,这次连士兵们也忍不住了。在众人的笑声中黄蓉感到全身发烫,把头无助的靠在光头老大的肩膀上,两眼无神地望着天空。给蒙古士兵这样议论自己的下体,那是一种怎样的折磨啊!

    “哈哈!你不知道这东西贱得很啊。”霍都奸笑着对菜鸟士兵说,而后又把脸凑到黄蓉面前,“把你下面的骚洞好好介绍一下吧!”黄蓉顺从的把手划过了小腹慢慢地移向了自己张开的小穴,用手指分开肉唇,彻底让阴核凸出来。

    “这是女人的阴核,是最容易让女人兴奋的地方,被摸的时候很舒服的。”

    黄蓉终于豁了出去,被调教出的性欲很容易地又被挑动起来,且是在这么公开的场合,对象还是一群蒙古兵,她用柔媚的嗓音向士兵们介绍着自己最隐秘的地方。

    “下面的这个小口是尿口,是女人尿尿的地方,在下面的洞就是给大爷的肉棒插入用的,肉棒在这里抽插就叫肏屄。”

    黄蓉愈来愈兴奋,从脸上发出一丝媚笑,接着说道:“狗子大爷,蓉奴这之所以被称为骚屄,并不全因为闻起来骚,主要因为蓉奴的这个肉洞,时常发痒,需要大爷的肉棒肏屄解痒,霍都王爷可好了,每天都用肉棒给蓉奴解痒。”

    黄蓉似乎故意说给这些士兵听,她已经开始无法控制自己,用淫荡的呻吟说明,让她的胴体不由自主的开始想要交合,淫荡的摆动。“狗子大爷,你知道蓉奴这里叫什么吗?”黄蓉指了指自己的屁眼。

    “这我知道,这是屁眼,拉屎用的,蓉奴你的屁眼好大。”狗子的话引起士兵的一阵哄笑。“这是叫屁眼没错,不过蓉奴的屁眼叫骚屁眼,那是因为当蓉奴的骚屄发痒时,蓉奴的屁眼也会跟着痒,所以也只能拜托霍都王爷用大肉棒使劲插。有时还要两根大肉棒同时插进来才能解痒大爷你说蓉奴的屁眼骚不骚。”

    一边说黄蓉一边把食指和中指分别掏进小穴和屁眼比划着,她越说越起劲,脸上的媚笑变成淫笑,双眼直勾勾的望向士兵们的下体在一旁的霍都命令菜鸟士兵狗子说:“你上去摸摸她那个骚屄,一会就有好玩事发生!”

    狗子狐疑的看看霍都把手伸向了黄蓉,直接用手指捏住黄蓉因为性欲而勃起的阴核,慢慢地揉了起来。黄蓉本能的嗯嗯呻吟了起来,长期的奸淫使她的阴户非常敏感,再加上被年轻的蒙古士兵玩弄身体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刺激,很快的黄蓉阴户开始向外鼓胀,肉唇逐渐充血、发硬,阴洞更加张开,肉洞口处一圈鲜红的肉褶一张一缩有节奏地蠕动着,显得格外淫糜。

    慢慢的一些的亮晶晶黏水从阴洞深处涌出来,不一会儿黄蓉的阴户上布满了亮堂堂的液体。“啊!流水了!蓉奴你的骚屄流水了!

    原来一搓着这个小肉豆豆,骚屄就流水!真有意思。“狗子兴奋的大叫道。

    “她下面要有东西插入才舒服吗,用你的肉棒插呀!”霍都又命令道。狗子一听,把裤子脱了,扶着自己的老二试着插入黄蓉的小穴,朝她的小穴里慢慢插入,黄蓉大概是感觉到有些羞耻了,把屁股往光头老大身上缩,光头老大把黄蓉的两腿往两边分得更开,让那菜鸟士兵的肉棒慢慢地进入。

    “嗷!”随着黄蓉的一声长长的低吼,菜鸟士兵的肉棒终于没入了黄蓉的身体,同时大量的淫液从旁边缝隙溢出。随后,狗子用他的阳具尽情的抽插,当肉帮翻出时顿时粘满了亮晶晶的淫液。

    黄蓉从来没有在“光天化日”之下且如此公开的场合被这样抽插过,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清醒的保留颜面,但是随着不断抽插的刺激,再度唤起她淫荡的本性,慢慢的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乐中,除了大口的喘气之外,还不停的用身体迎接着一次次的插入,军场上响彻黄蓉的呻吟声。忽然,黄蓉整个身体一阵强烈的颤抖。

    “啊!我的肉棒被夹住了,蓉奴你的骚屄夹好紧啊!”狗子大叫着。这时,很多士兵都围了过来把头伸向黄蓉的跨间,看着那手臂与阴户的结合部。只见黄蓉的阴穴在不断的收缩,里面的鲜红的嫩肉一夹一夹的,又送出了许多淫液。

    黄蓉在最后一次颤抖结束后软瘫在高大僧兵怀里。此时她已经进入痴呆的淫靡状了:口角上流着白沫,淫水顺着屁股沟缓缓的流下到了地上,屁股仍在反射性地扭动,嗓子如母狗发情一样的发出淫呻吟。

    “这么淫荡的婊子,光天化日下被干也会弄到高潮啊!”霍都惊讶的喊道。

    当狗子把肉棒从黄蓉的阴穴里抽出的时候,整个肉棒都是白糊糊的液体。

    霍都让那光头老大抱着黄蓉在众人面前来回走动,黄蓉闭上眼睛。两滴泪水顺着长长的睫毛流了下来,顺着白皙的脸颊悄悄滑下。好象最后两滴不甘心的雨水从风雨过后却依然娇艳的梨花上悄然滑落。楚楚可怜士兵们被她淫荡的姿势所刺激。他们的眼睛只盯着被分开的大腿根部,那异常妖艳湿漉漉的、无比淫猥的阴户。

    “来把她放到这儿!”霍都指挥着光头老大把黄蓉放在司令台上。

    “其他人听着,你们谁想干这婊子的站出来!”霍都的声音传遍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士兵们我看你你看我谁也没有动。“这是本王赏赐给你们的奖励!有没有啊?”霍都提高了声音继续问。“王爷!我们真的可以干这婊子吗?她不是王爷专用的?”老兵大牛大声问着。“王爷!我们真的可以干大名鼎鼎的丐帮帮主黄蓉吗?”在一旁的虎哥也随声附和。“你们是不是想干这婊子?”

    霍都恢复到笑眯眯的表情。“是,是!”两人头点得像小鸡啄米,欲望都写在脸上。

    “那还愣着干吗,脱衣服!”霍都也兴奋的说着。大牛和虎哥两人很快的把衣服脱光,迅速跑到躺在司令台上的黄蓉面前。

    黄蓉缓缓爬起,眼睛瞄了二人一眼,毫无羞涩地说着:“大爷,以前不管蓉奴是什么身分,可是今天,今天你们是大爷,我是婊子,婊子随便让你们玩,花样随你!”

    说着,黄蓉反身趴下,把她的白白的屁股又高高地蹶起来冲着两人看着面前女人浑圆雪白的屁股,大牛和虎哥的下体很快就立正了,两人的肉棒不算特大,但绝对不小,黑亮黑亮的;大牛的肉棒只有五寸长但却有两寸宽,紫黑的龟头像鸭蛋那么大。虎哥的肉棒向上弯着,又细又长足有九寸多。

    霍都拍着黄蓉的屁股说道:“你们还等什么,还不赶紧上去肏,两个骚洞眼随你们便,到时候别说你们没肏够。一会儿还有的是人等着肏她呢。”

    “可是只有一个骚屄要怎么插呀?”两人面面相腼看着霍都。

    “臭婊子……你不是女诸葛吗!起来教教这两个乡巴佬”霍都故意羞辱着黄蓉。

    军场上出现一幅怪异的画面,一个一丝不挂的美女指导着两个赤裸的士兵在大庭广众之下来奸淫自己,她先让大牛仰面躺下,然后自己张开双腿,跨坐在大牛身上将这个男人的肉棒扶起,缓缓地吞入自己的体内黄蓉的小穴相当紧,但刚刚的交合已相当的湿润很容易就插到深处。

    她的肉穴是重门叠户型,大牛只感到肉洞内一环一环的沟圈包住他的肉棒,柔软的膣肉夹着龟头缓缓滑动,那感觉比自己老婆生过孩子的宽大肉穴强多了黄蓉套弄了几下就停下来,整个人趴扶在大牛身上,用双手扒开了自己那两个雪白的肉丘,将屁眼更彻底凸显出来虎哥当然不傻,来到黄蓉的身后,将自己胯下的肉棒对准黄蓉的屁眼。

    滋的一声轻松的整根捅入,女人滑嫩的直肠壁紧紧的裹住入侵的异物,像一只的小手柔柔的攥住祥哥坚硬的肉棒,即便是强壮的虎哥也爽得差点叫出声来:“原来还可以两个人同时操骚屄跟屁眼啊!”虎哥的心理感叹道。

    这个正值壮年的士兵很自然地开始在这本不是用来愉悦男根的孔洞中抽送起来。在黄蓉身下的大牛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另一个孔洞中的运动,于是也毫不示弱的挺动起下身来,两根肉棒隔着一层肉膜你来我往激烈的拚杀着。

    军场上的士兵们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这惊人的一幕,从他们的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个高高翘起地白皙浑圆的女人屁股,被两个黝黑的男人臀部夹在中间,她的会阴部位给两支黑赤赤的肉棒一上一下插得一点空隙不留,两片薄薄的小肉唇和屁眼口的嫩皮裹着肉棒,随着猛烈地抽插被拖出带入,一正一反。

    连会阴中间的凹入也一起一伏,和肌肤碰撞发出“辟啪、辟啪”的声响交相呼应。士兵们又新鲜又惊异,新鲜是因为他们大都第一次这么清楚看到如此漂亮的女人的阴户,惊异的是被抽插的美女是素有中原第一美女兼丐帮帮主的黄蓉,且她看起来是如此的淫荡!

    经过一段时间的合作,上下的两个男人已经渐渐达成了默契,两人肉棒的抽送节奏开始同步,随着他们的每一次推进,两根大肉棒同时深深地插进黄蓉的阴穴和直肠深处,她的身体也随之向上一弓。

    男人们的节奏越来越快,黄蓉的身体起起伏伏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沉甸甸的奶子垂在身体下方剧烈地晃动着。三个赤条条的身体逐渐进入疯狂的状态,呻吟声、喘息声越来越重,夹杂着湿淋淋的肉体撞击声,两个男人几乎同时达到了终点,伴随着他们长长的喘息,两根肉棒在不断的跳动下,将一股股的白色汁液喷入黄蓉的阴穴和直肠的深处。

    被轮奸完的黄蓉趴在草席上喘息着,她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浑圆雪白的屁股仍然高高地向后撅着,光洁无毛的阴户和刚被肉棒插过的屁眼完全洞开着,在正午的阳光下微微的反着光,发出异样的光泽,淫糜极了。

    这时一个蒙古副将塔巴站了出来。只看他浑身肌肉结实,但满身刀疤,就知道他曾经在襄阳攻城战中受过多激烈的创伤,如今看到这个守住襄阳的女诸葛,这个让他无数弟兄命丧黄泉的女侠,让士兵弟兄们闻之色变的丐帮帮主,也像个小白羊一样,任人凌虐,心中不仅燃起复仇的快感,只听他沉声说道:“跪下!

    黄大帮主!“话一说完,黄蓉立刻跪下,塔巴瞪着在他两尺外的乳房正在微微的颤动,慢慢地,他走到黄蓉面前捉住乳房开始轻柔的摩擦,这女人一点也不躲避与保郑约海皇枪蛟诘厣先纹舅В艘换岫记嵛⒉恫⒑粑贝佟?br />

    “我喜欢这个样子!黄大帮主,啊!对不起,原来应该叫你蓉奴!”塔巴看到小穴上刻的“蓉奴”两个字一边问一边笑。

    黄蓉没有回答,只是一脸兴奋的看着他,塔巴直视她的眼睛,他想起他死去军中袍泽。

    “那你喜欢这样吗?”他突然停止爱抚她的乳房,举起手臂用力的打在她的乳房上。

    “啊!”从乳房传来刺痛的感觉让黄蓉不禁喊着痛,而乳房也因被拍打而上下震荡。

    “啊!啊!噢!”在他不停拍打她的乳房,黄蓉的叫痛声慢慢转变成呻吟,但她仍直挺挺跪在塔巴的面前,让他好恣意的在她的乳房上虐待,当他终于结束拍打时,黄蓉的乳房已经全红了,她只能喘息和颤抖着,这时塔巴看着身下的裸女,发现她的阴户因淫水渗出而闪闪发亮。“你喜欢这样,对不对?天啊!黄大帮主,你真的变了,变贱了!”

    “是……是的,我喜欢这样!谢谢大爷!”黄蓉因羞耻而闭上眼睛。

    “那我打赌你也喜欢这样,蓉奴!”塔巴一边说一边将直挺挺肉棒自裤子中拉出来,当他肉棒触到黄蓉的双唇时,黄蓉顺从地张开嘴巴,直接将肉棒含了进去。

    “天啊!大家看!”塔巴惊呼并大笑说:“黄帮主真的是太让人吃惊了!”

    “真的?让我试些别的花样!”这时军中另一个副将耶卢一边说并立刻拉出肉棒,黄蓉这时仍在饥渴吸吮塔巴的肉棒,当塔巴自她口中拔出时,她的嘴仍是开的时候,耶卢立刻又填满了她的嘴巴。

    “你说的对极了!她真的是够贱,天晓得黄帮主居然是个口交高手。”他大声说着,房间内每个人都大笑着。

    虽然被这对副将如此的羞辱,黄蓉仍热切吸吮着肉棒。

    当塔巴一手拉着黄蓉的头发,她乖乖让耶卢的肉棒自口中滑出,她又将塔巴的肉棒含入口中,就这样,黄蓉轮流吸吮这对副将的肉棒,直到他们射精,耶卢首先射出,而塔巴看着黄蓉努力吞下他的每一滴精液,他也准备要射精了,他很快将肉棒紧靠在黄蓉的脸颊上,并将精液射在她的脸上。

    看到这个景象,耶卢又将肉棒插回黄蓉的口中,而黄蓉也乖乖的张开嘴巴试着一次含入两只肉棒,但她没有成功,他们的精液一直流到她的下巴,在他们将精液射完前,黄蓉仍不停舔着他们的龟头。“天啊!这婊子果然够辣!”塔巴大叫着并将头转向霍都说:“多谢王爷的奖励!”

    随着两个副将尽兴凌辱黄蓉后,军场中的士兵们也开始加入这场凌辱大会,黄蓉的乳房被掴打与搓挤、她的乳头被用力的捏、她的屁股被掴、她的阴户和屁眼被手指、肉棒所贯穿,这些人当兵被操练得太久了,每个人似乎拥有无尽的精力,而黄蓉貌美的胴体更是让他们疯狂。而在其中的大部分士兵,是由她设计打退回逃离襄阳,所以以蒙古士兵的骄傲是不会放弃这个报仇的机会,在他们的强迫下,她必须不断说出许多羞辱的字眼,叫她自己是“婊子”和“性奴”,并要求他们说:“将大肉棒肏入蓉奴这个贱人骚穴中!”

    这效果是极佳,让这些人更是变本加厉的羞辱她,并一次又一次肏她。

    军场上充斥着狂野的笑声,野兽一般的低吼,还有肉体碰撞发出的啪啪的声音,中间夹杂着时断时续的呻吟声。黄蓉白嫩的身体在男人中间辗转着,不断地被人按着摆成各种姿势。

    现在黄蓉的胴体已经大汗淋漓了,她的脸与乳房上尽是精液的痕迹,但其中仍有人不满意,用力握住她那对沾满精液的乳房要她自己舔干净,而精液也注满了她的阴户与屁眼。

    黄蓉当她快要达到高潮时,她的浪叫会愈来愈大声,但她的呻吟时常会因男人将精液射入她阴户中而中断一下,而当身上的男人自她的身上爬下来时,马上有不同的人加入。

    “让我们一起肏她!”其中一人说。

    “让我们看她可以让多少人同时肏她!”另一个人立刻附和。

    “我打赌你一定会喜欢这样!对不对!黄帮主!蓉奴!”

    这时的黄蓉已经累的说不出话来,当她被拉到一张桌子上躺下时,她只能低吟,一个家伙立刻将黄蓉双腿高高抬起并将肉棒插入她的阴户中,另一个将肉棒肏入她的屁眼中。

    由于已经被先前的淫水与精液润滑过,所以他们轻易的插入其中,第三个家伙坐在她的小腹上,将肉棒放在她的乳沟间,并用双手用力挤着她的乳房,好让黄蓉的乳沟能紧紧夹住肉棒,为他乳交,这时第四个人将肉棒插入正在呻吟中的嘴巴中,这时有人看到黄蓉两只手仍可利用,第五个家伙拉起她的左手,并让她的左手握住肉棒,他大叫:“搓它!蓉奴!”

    被干地迷迷糊糊的黄蓉只能顺从命令,开始用左手搓揉着肉棒,看到黄蓉如此淫荡的样子,另一个人拉着她的右手要她做相同的事。

    在众人的讥笑与欢呼声中,其他四个人开始同时肏着黄蓉。

    黄蓉的身体被她身后的男人将肉棒用力的插入她的阴户中而震动,她的手和膝盖放在桌上,这时有人将精液射入她的口中,在肉棒自她口中拔出后,她整个人趴在桌上呻吟喘息,在她身后的男人紧捉住她的模昧γH着她的阴户,黄蓉的身体随着他每一次的插入而前后摆动,精液自她的脸上与乳房上流到桌子上,在男人的大叫中,他将肉棒深深的插入黄蓉的阴户中,并射出了精液。

    他紧紧抓住她的头发,他并命令她将桌上的全部精液舔干净,在被那么多人干过的黄蓉已经是神智不清了,她下意识的服从命令,她挣扎的站起来,但她全身颤抖不停,只能靠双手勉强扶住桌子站着。

    “快点!蓉奴!”失去耐性的士兵,重重的拍打她的屁股,而她的屁股经整夜的蹂躏早已红肿了。

    黄蓉低下头,困难舔着留在桌上的精液,这件事并不简单,因为除了她要舔干净留在桌上的精液外,还有更多精液自她的身上不断的滴下来,所有的人都笑吟吟看着她要完成这件困难的任务,在男人的肉棒自她体拔出时,她也高潮了,在高潮余韵还在时,这种羞辱的事情只会让她的身体表现愈来愈淫荡了,终于,好像是过了一辈子,她终于将桌上的每一滴精液都舔干净了,在众人的笑声中,她累地自桌子上滚了下来,全身虚脱躺在地上。

    已经快傍晚了,台上的每个人至少都干过她三次以上,现在他们躺在司令台的四周休息,他们看着黄蓉,她看来也糟透了,她的头发因精液和汗已经黏在脸上,她身上的每寸肌肤几乎都有精液的痕迹,这这些白色的精液并不能遮掩她身上的伤痕,尤其是她的胸部,她的阴唇又红又肿。

    黄蓉闭上双眼、双腿大开的躺在地上,她觉得自己贱透了,自从她被捉后,无论她做什么,她都告诉自己她是被迫的,她是因为东岳对她下药才会这么的淫荡,药物这才是导致她淫荡的行为,她仍期待有一天她可以救回郭芙一起逃走,并将这一切忘掉,她只需要休息以愈合她的伤口,但如今现在的她无法像以前一样,她的丐帮标志曾是她打击蒙古的记号并引以为傲的,如今再也不是了,而是个淫荡的代表。

    今天,她让蒙古军营里的士兵干了不知多少次,而许多人还是被她设计驱除的,但她仍在这些人的强暴下一次又一次的达到高潮,与以前的所达到高潮都一样,而且她会更期待与渴望被肏,希望随时有肉棒来填满她的阴户,即使在这种状况下,她仍期待下一次的性高潮,不管她是多么的疲倦,她仍会慢慢地移动她的手到她大腿的交叉处的阴户开始爱抚,另一只手搓揉她自己那被精液覆盖的乳房。

    “看这个婊子!她还没有爽够!”其中一人发现大叫,这让全体士兵哄堂大笑,他的话唤醒了黄蓉,在众人的笑声中,在众目睽睽下,她更用力爱抚着自己的阴唇,努力让自己再次达到另一次的高潮。

    整整一个白天都在这样的疯狂与冷漠中度过着。疯狂渐渐无力,冷漠却像它开始时那样平静。军营中所有士兵的肉棒都一一进入黄蓉的体内,在她的体内抽送,在她体内喷射。给她娇嫩的肉体上带来种种痛苦和快感。数十个男人的精液不但灌满了她的子宫和直肠,也把她整个臀部都浸在一片白色的污浊中。

    名妓黄蓉传 第十二章

    经过一天的凌辱,霍都让黄蓉穿好了衣服。准备带她回营继续享用美艳的性奴,黄蓉站立不稳又跪倒在地上。

    虽然经过东岳的训练,她的性交能力已经很强了,但这一天数次的高潮仍让她精疲力尽。霍都站在旁边看到黄蓉虚脱的样子很是得意:“嘿嘿!怎么样?黄蓉帮主我的蓉奴,我让你舒服够了吧?今晚辛苦了,还是给你点小费吧。”

    霍都把一张银票卷起塞入黄蓉的阴道里,黄蓉一阵恶心,她是被迫沦落到这里的和那些为了钱而出卖肉体的军妓不同,嫖资让她觉得自己是肮脏的。

    最后在霍都的命令下她还是收下了那张银票,霍都知道只要让黄蓉收了钱以后自己可以进一步羞辱黄蓉。霍都用马车把黄蓉送到了帐篷,回到帐篷后霍都亲自给黄蓉冲洗,反复的冲洗着黄蓉的身体并不断的玩弄她沉甸甸的乳房,黄蓉再一次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可耻和肮脏,现在自己进一步堕落成为一个军妓,被死敌蒙古士兵玩弄还会如此兴奋,可以说是她本身的意志薄弱和天生的淫欲在作祟。

    “为什么当初不自杀!”黄蓉绝望地无力坐在地上。

    就这样每天晚上黄蓉成为霍都专属的性奴,白天则被霍都当成军妓犒赏给认真训练的士兵,而在空闲的时候,自然有光头等四个亲兵享用。

    而这一天霍都很慎重地对黄蓉说:“忽必烈王爷招募了三位奇人,并下令给本王要好好招待这三人,等会会送你去他们的帐篷,要听话,这是本王能在忽必烈王爷前显眼的时刻,所以你一定要顺从他们,明白吗?你要敢做出违背的事,我们绝对不会饶了你。”

    霍都在座位上说着恐吓的话,但他从黄蓉的行为中已经清楚的知道帮主女侠也渐渐的同化了,她开始享受这种淫荡的娼妓生活,开始乐此不疲。

    “是,主人。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等一下要做什么,她大致上可以猜的出来。

    自从黄蓉落入霍都手中沦为军妓性奴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