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黄蓉系列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62 部分阅读

    啦蛔越挠旨又亓思阜郑趴璐罂冢褪且徽笞套涛保拱颜隽炒丈先ゲ煌5哪ゲ渥拧?br />

    此刻黄蓉的身体也渐渐起了反应,鼻中的呼吸渐渐浓浊,一股如兰似麝的气息逐渐迷漫在空中,双峰上的蓓蕾也慢慢的挺立起来了,她一双宛如春笋般嫩白的修长美腿,浑圆挺翘的美臀,全身上下找不到任何瑕疵,两腿交界处,一条细长的肉缝,搭配着若隐若现的浓密柔细的茸毛,真是浑身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叫人目眩神迷,让三老真恨不得立刻提枪上马,快意驰骋一番。但终究为了彻底征服黄蓉由东岳先行开始,北狂则抱起没有内力的郭芙坐在一旁,并不断的肆虐郭芙的双乳,让无力抵抗的郭芙咬牙切齿的盯着三老!

    东岳淫笑的道:“黄女侠,刚刚我们侍候你侍候的不舒服吗?没关系,咱们先来帮你按摩一番,然后我再好好的卖力,保证让你欲仙欲死,如登仙境,你说好不好啊……”话一说完,手上又是一阵强力的抽插揉捻,杀得黄蓉浑身一软,鼻中不自觉的一阵轻哼……

    经过一阵轮奸的黄蓉,虽然心中是老大不愿意,可是肉体却不争气的起了反应,只见她双颊泛红,星眸微闭,鼻中一阵咻咻急喘,浑身瘫软如绵,紧紧的依偎在东岳的身上,令东岳更加的兴奋起来,一张嘴更移到玉颈上、耳朵旁,一阵舔舐狂吻,令黄蓉更加的狂乱起来,虽然理智上不断提醒自己不能如此,可是全身酥软无力,推拒着东岳的手却像是在轻抚着东岳的胸膛,口中更开始传出阵阵淫糜的娇吟声。

    东岳一看,心想也差不多是时候了,便在黄蓉的耳边轻声的说:“黄女侠,这不是很舒服吗,这才乖,等一下,老夫我一定会让你更舒服的……乖乖听话,来……”说完,又凑上黄蓉的樱唇,就是一阵吮吻,狂乱中的黄蓉,那经得起东岳如此的挑逗,再加上东岳在耳边的绵绵细语,脑中一片迷茫,下意识的张开檀口,便和东岳入侵的舌头纠缠了起来,鼻中更传出令人销魂蚀骨的哼叫声。

    东岳的舌头在黄蓉口中肆无忌惮的翻搅了一会儿,对黄蓉的反应十分满意,同时胯下肉棒也暴涨欲裂,于是将另一只手也伸向黄蓉的圆臀,双手托起美臀,就这样抱起黄蓉柔嫩的娇躯,此时的黄蓉正被东岳的挑逗刺激得全身酥麻酸软,忽然觉得身体一阵摇晃,不自觉的把手勾在东岳的颈上,双腿更是紧紧的盘在东岳的腰臀处,一颗嫀首无力的靠在东岳的肩膀,好一副香艳迷人的绮丽风光。

    此时的东岳又在她香坠般的耳垂上一阵轻轻啜咬,停留在秘洞中的手指更是毫不停歇的翻搅抠挖,顿时将黄蓉杀得濒临崩溃,彷佛溺水的人抱住浮木般无力的紧抱着东岳的身体,口中轻喘着说着:“啊……不……不要……求求你……放了我吧……”

    东岳一听,哈哈大笑着说:“黄女侠,为什么不要呢?难道我弄得你不够舒服……不然,既然你不要,那我也不勉强你,我就去找你的芙儿来煞煞火了……哈哈……“

    黄蓉一听,心中一惊,整个神智清醒了过来,急忙问道:“你说什么……”

    东岳回道:“怎么,听不清楚,我这可是正宗的官话。”说完,另一只手更在黄蓉的菊花蕾处轻柔的抚摸。

    此时的黄蓉已无暇去顾及东岳的轻薄,急忙再问说:“你们不是答应我放了芙儿……”

    东岳淫笑着回答说:“嘿嘿……郭大小姐也是一个天生尤物,看得我心痒痒的……现在既然你不要,我去找她好了,哈哈哈……”话一说完,北狂就伸出手到郭芙的酥胸上轻轻的揉搓。

    黄蓉心想,为了不让郭芙再次被凌辱,心中打定主意,一咬牙对着东岳说:“如果我答应的话,你是不是就放过芙儿……”

    东岳心中暗笑:“笨女人,果然一步步照着我的计划,这下子看你还能逃出我的手掌心。”于是抬头回答说:“那是当然的啦,不过还得看你的表现,黄女侠,你如果乖乖听话,让我舒舒服服的,我又怎会去找别人呢……”

    黄蓉一听,说道:“那你先放了芙儿,我全都听你的。”

    “黄女侠,刚刚不是说过了,那要看你的表现,要不然我将人放了,你又不答应了,那我不是两头都落空吗……”

    “那……你要我怎么做……”黄蓉认命的问道。

    东岳嘿嘿的笑了笑说:“你只要乖乖听话就好了,不过我先提醒你,最好不要打什么歪主意,你宝贝女儿身上早就被我下了独门毒药,我要是死了,她也活不成了,哈哈……”

    黄蓉心中一阵激愤,咬牙骂道:“你真卑鄙……”

    东岳丝毫不以为意,哈哈笑道:“那还不都是为了你吗……大美女……过来吧,咱们就别再浪费时间了……”说完,一手搂过黄蓉的娇躯,就是一阵狂吻,两只手更是在她身上到处游走。

    无计可施的黄蓉,无奈的张开樱唇,接受了东岳的吻,慢慢的伸出了檀口中滑嫩的香舌,和东岳入侵的舌头紧紧纠缠在一起,两手无力的挂在东岳的肩上,紧闭的双眼,缓缓的滚出两颗晶莹的泪珠,认命的接受了东岳加诸在她身上的轻薄,慢慢的,又被东岳那无穷尽的调情手段给推上了高峰,口中的娇喘逐渐狂乱起来,挂在肩上的纤手也慢慢移到东岳的腰间,紧紧的搂住东岳的腰部,身躯像蛇般缓缓扭动起来,这时东岳的嘴也逐渐往下移动,先在粉颈一阵轻轻柔柔的吮吻,再往下移到玉女峰顶,对着嫣红的蓓蕾一阵啮咬舔舐,左手在另一边的玉乳上轻轻揉捻,右手则在黄蓉的秘洞抽插抠弄,酥痛麻痒的感觉杀得黄蓉浑身炽热难当,嘴里的娇喘也逐渐转为阵阵的哼啊声……

    对于黄蓉的反应,东岳感到非常满意,更将在玉峰顶上肆虐的嘴唇慢慢的一寸寸的往下舔吻,吻过了迷人小巧的肚脐眼,平滑柔顺的小腹,慢慢的,越过了萋萋芳草,终于来到了黄蓉的桃源洞口,只见粉红色的秘洞口微微翻开,露出了里面澹红色的肉膜,一颗粉红色的豆蔻充血挺立,露出闪亮的光泽,缕缕春水自洞内缓缓流出,将整个大腿根处及床单弄湿了一大片,这淫糜的景象看得东岳更为兴奋,把嘴一张,便将整颗荳蔻含住,伸出舌头便是一阵快速的舔舐,此时黄蓉如受雷殛,整个身体一阵急遽的抖颤,口中“啊……”的一声娇吟,整个灵魂仿佛飞到了九重天外,两腿一挟,把个东岳的脑袋紧紧的夹在胯腿之间,阴道中一股洪流如泉涌出,差点没把个东岳给闷死。

    这时北狂跟西夺立刻喊到:“潮吹!潮吹!想不到黄大帮主会潮吹!”

    东岳赞叹道:“黄女侠果然是婊子的料,连妓女也不会的潮吹你也会!”

    此时东岳看到黄蓉的反应,知道她已达高潮,慢慢的放慢了口中的速度,直到黄蓉两条玉腿无力的松弛下来,这才抬起头来,两只手在黄蓉的身上轻柔的游走爱抚,只见黄蓉整个人瘫软如泥,星眸微闭,口中娇哼不断,分明正沉醉于方才的高潮余韵中……

    再度将嘴吻上了黄蓉的樱唇,手上更是毫不停歇的在黄蓉的身上到处游走,慢慢的,黄蓉从晕眩中渐渐苏醒过来,只听东岳在耳边轻声的说:“黄女侠,舒服吗?”说完又将耳珠含在口中轻轻的舔舐着,正沉醉在高潮余韵中的黄蓉,彷佛整个灵明理智全被抽离,微睁着一双迷离的媚眼,含羞带怯的看了东岳一眼,娇柔的轻嗯了一声,伸出玉臂,勾住了东岳的脖子,静静的享受着东岳的爱抚亲吻,彷佛他真的是她的情人一般。

    看着黄蓉这般娇态,东岳心中早已欲火如炽,要不是想要彻彻底底的征服黄蓉这匹胭脂马,他早就横戈跨马,同黄蓉大肆厮杀一番了,于是他强忍着满腔欲火,轻声的对着黄蓉说:“黄女侠,既然我服侍得让你这么舒服,那么现在该看你的表现了!”

    听到东岳这么说,黄蓉不解的睁开迷离的大眼,一脸迷惘的看着东岳,东岳哈哈一笑,牵着黄蓉的手移到自己胯下,黄蓉觉得自己的手忽然接触到一根热气腾腾,粗大坚挺的肉棒,顿时如遭电殛,急忙将手抽回,粉脸刹时浮上了一层红晕,一副不胜娇羞之态,更叫东岳兴奋莫名,一双不规矩的手又开始在黄蓉的身上到处游走,同时凑到黄蓉的耳边轻声的说:“黄女侠,这闺房之乐乃是人伦大事,再说你刚才不是答应说要听话了吗,有什么好害臊的?”话一说完,又将手伸到秘洞处就是一阵轻抽慢送。

    此刻的黄蓉,在历经东岳这调情高手的长时间挑逗之下,早就欲念丛生了,可是要叫她去做这等羞人的事,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来,正在犹豫之际,东岳忽地一把将她推开,一翻身,移到郭芙的身上,说道:“既然你不肯,那我只好找你芙儿来煞煞火了!”两手更在郭芙身上玉峰处一阵搓揉。

    黄蓉一听,不由得强忍下满腔的羞辱,开口说道:“求求你……不要……我做就是了……”说完,盈眶的泪水随着滴下。

    东岳一看,再度将黄蓉一把搂了过来,轻轻的吻去了黄蓉脸上的泪水,一手在她的背脊轻轻的抚摸,说:“乖,别哭了,看得我好不心疼,早点听话不就好了……”再次将嘴凑上黄蓉的樱唇,一阵绵密的轻吻,同时拉着黄蓉的玉手,再度让她握住自己的肉棒,只觉一只柔软如绵的玉手握在自己的肉棒上,一阵温暖滑润的触感刺激得肉棒一阵的跳动,真有说不出的舒服,不由得再度把手插进了黄蓉的桃源洞内轻轻的抽送起来。

    强忍着满腔羞辱感的黄蓉,这次没再敢把手拿开,但觉握在手中的肉棒一阵一阵的跳动着,不由心中一阵慌乱,又怕东岳不高兴,只得开始在东岳的肉棒上缓缓的套弄起来,那笨拙的动作令东岳更加兴奋,口上手上的动作也更加狂乱起来。

    这时东岳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慢慢坐起身来,再轻轻按着黄蓉的头,伏到自己的胯下,示意要黄蓉为自己进行口交,此刻的黄蓉,在历经了东岳长时高低起伏的折磨后,早已完全屈服在东岳的淫威之下,虽然对眼前所见的这根怒气腾腾、青筋突起的粗大肉棒感到万分恶心,但还是强忍着羞愧,慢慢的张开樱唇,含住了东岳的龟头。

    这时东岳看到高傲的黄女侠终于肯主动为自己口交,不禁得意万分,轻按着黄蓉的头,要她上下的套弄,口中还不停的说着:“对了,就是这样,不要只是用嘴含,舌头也要动一下,对了,好舒服,就是这样……黄女侠……对……你真有天赋……”同时一手在黄蓉的如云秀发上轻轻梳动,偶尔还滑到黄蓉那如绵缎般的背脊上轻柔的抚弄着,不时还用指甲轻轻刮弄着黄蓉的背脊骨,另一只手则在胸前玉乳轻揉缓搓,不时还溜到秘洞处逗弄那颗晶莹的粉红荳蔻,顿时又将黄蓉杀得鼻息咻咻,欲念横生。

    此时的黄蓉,早已被东岳的挑逗逗弄得欲火如炽,对含在口中的肉棒,不但不觉恶心,甚至好像口中所含的是什么美味的食物般,越发卖力吸吮舔舐,丝毫不曾察觉到郭芙的异样眼光,不过这一切都看在东岳的眼里,强忍着胯下阳茎的酥麻感,慢慢的躺下,再将黄蓉的粉臀移到自己面前,张开血盆大口,对准黄蓉那蜜汁淋漓的桃源秘洞,就是一阵狂吸勐舔,偶尔还移到后庭的菊花蕾处,轻轻的舔舐那嫣红的菊花蕾,两手在黄蓉那浑圆的美臀及股间沟渠处,一阵轻轻柔的游走轻抚,有时还在那坚实柔嫩的大腿内侧轻轻刮动。

    此时的黄蓉那堪如此高明的挑情手段,只见她背脊一挺,两手死命的抓住了东岳的大腿,几乎要抓出血来,吐出含在口中的阳物,高声叫道:“啊……好舒服……又来了……啊……”阴道蜜汁再度泉涌而出,在一阵激烈的抖颤后,整个人瘫软了下来,趴在东岳的身上,只剩下阵阵浓浊的喘息声……

    这一切看在郭芙眼里,对黄蓉的反应百思不解,同时亦被这副淫糜的景像刺激得不觉心跳加速。东岳眼见黄蓉再度到达高潮,全身无力的瘫在自己身上,不觉得意万分,心想:“女侠又怎样,功夫再高还不是任我们摆布!”慢慢的从黄蓉的身下爬了出来,只见黄蓉整个人无力的趴在床上,不时的微微抽搐,一头如云的秀发披散在床上,由莹白的背脊到浑圆的丰臀以至修长的美腿,形成绝美的曲线,再加上肌肤上遍布的细小汗珠,更显得晶莹如玉,这幅美人春睡图,看得东岳口干舌燥,再度趴到黄蓉的背上,拨开散乱在背上的秀发,在黄蓉的耳边、玉颈处轻柔的吸吻着,两手从腋下伸入,在黄蓉的玉峰处缓缓的揉搓,正沉醉在高潮余韵中的黄蓉,星眸微启,嘴角含春,不自觉的轻嗯了一声,带着满足的笑容,静静的享受着东岳的爱抚。

    终于,东岳也忍不住了,将黄蓉的粉臀抬起,移到郭芙的脸旁,摆布成半趴跪的姿势,一手按住黄蓉高耸的丰臀,另一只手握住胯下暴涨的肉棒,缓缓的在黄蓉秘洞处及股沟间轻轻划动,偶尔还停留在黄蓉的菊花蕾上作势欲进,历经两度高潮的黄蓉,感觉自己被东岳摆布成宛如母狗般的姿态,一股强烈的羞耻感涌上了心头,急忙想要挣扎,可是周身酥软无力,硬是无法摆脱东岳制在臀部的魔掌,再加上一根热腾腾的肉棒正在胯下的股沟间秘洞处到处游走,不时还在菊花蕾处轻轻顶动,更是令她羞赧难当,可是另一种酥麻难耐的空虚感却慢慢从自己胯下的桃源洞处渐渐传来,黄蓉再也忍不住的嘤嘤地哭泣了起来:“呜……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东岳闻言,不禁嘿嘿淫笑道:“黄女侠可是要我给你屁眼开苞……”

    黄蓉心中虽然浮起了一丝丝的羞愧感,可是马上又被欲火给掩盖住了,连忙急道:“啊……舒服……好舒服……我要……我……别逗我了……快……”边说着,边扭动着迷人的娇躯,更加添几分淫糜的美感。

    东岳两手抱住黄蓉坚实的美臀,开始缓缓推送插进后门的菊花蕾内轻轻抽送着,全身瘫软无力的黄蓉忽觉后庭再度受到袭击,急忙收紧肛门,全力抵抗着东岳的进逼,樱口一张,就待开口反对,却被东岳顺势吻住,舌尖伸入口内一阵搅动,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急得鼻中哼哼急喘,伸手抵住东岳的身体想要阻止后庭的攻势,却被东岳深深一顶,将龟头顶住,沉沦在淫欲中的黄蓉,忽然从下身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神智猛然一清,睁眼一看,眼前东岳正压在自己身上,胯下屁眼内被一根火辣辣的肉棒紧紧塞住,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激痛,连忙叫道:“你在干什么,痛……痛……快放开我!”说完,急忙扭动娇躯,想要推开东岳压在自己身上的身体。

    一时没料到黄蓉会在这个时候恢复神智,东岳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随着黄蓉的极力挣扎,胯下肉棒脱离了黄蓉的菊花穴,眼看黄蓉仍不停的挣扎着,东岳急忙将双手抓住黄蓉的双腿架上自己的肩上,随即往前一压,让黄蓉的下体整个上抬,然后紧紧的抓住黄蓉的腰侧,顿时叫黄蓉的下半身再也难以动弹,胯下肉棒再度对准目标,开始缓缓的下沉……

    虽然极力的挣扎反抗,可是内力全失的黄蓉,如今充其量也不过是比一般未曾练武的妇人略为有力,又那里是东岳的对手,眼看如今全身在东岳的压制下丝毫动弹不得,感觉到胯下后庭一根热气腾腾的坚硬肉棒正逐寸深入,急得黄蓉双眼泪水不住的流出,口中不停的哭叫着:“不要……不要……求求你……呜……求求你……“双手不停的推拒着东岳不断下压的躯体。

    由于方才一不小心让黄蓉给挣脱了自己的掌握,因此尽管黄蓉哭得有如梨花带雨般令人爱怜,东岳仍然丝毫不为所动的缓步前进,终于由肉棒前端再度传来一阵阻挡,为了要报复黄蓉的挣扎,东岳毫不停顿的持续对黄蓉屁眼内慢慢的施加压力,由下身不停的传来阵阵叫人难以忍受的剧痛,痛得黄蓉全身冷汗直冒,偏偏全身瘫软无力,根本无法抗拒东岳的侵入,黄蓉只能不停的捶打着东岳的身躯,口中绝望的哭叫着:“呜……痛……好痛……不要啊……痛……”

    随着肉棒的不住前进,黄蓉屁眼的括约肌不住的延伸,虽然它仍顽强的守卫着黄蓉,可是也已经是强弩之末,眼看再也撑不了多久了,此刻的黄蓉早已哭得声嘶力竭,整个人无力的瘫在床上,任凭东岳肆意凌虐。彷佛听到一阵撕裂声,一股撕裂般的剧痛有如锥心刺骨般猛烈袭来,黄蓉屁眼的防卫终告弃守,伴随黄蓉的一声惨叫,东岳的肉棒猛然一沉到底,只觉一层层温暖的嫩肉紧紧的包围住肉棒,带给东岳一股难以言喻的舒适快感。

    将肉棒深埋在黄蓉的屁眼之内,静静的体会那股紧凑的快感,这时东岳才感觉到胯下的黄蓉声息全无,将扛在肩上的两条玉腿给放了下来,低头一看,黄蓉浑身冷汗、脸色惨白的昏迷着,一双晶莹的美目紧紧的闭着,一副痛苦难耐的表情,分明是受不住那股后庭被开苞的剧痛,整个人昏了过去……

    仍旧将肉棒紧紧抵着黄蓉的屁眼,东岳伸手在黄蓉的人中及太阳穴上缓缓揉动,将嘴罩上黄蓉那微微泛白的樱桃小口,然后气运丹田,缓缓的将一口口的真气给渡了过去。没多久,在一声嘤咛声中,黄蓉慢慢的苏醒过来,只觉屁股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张开眼睛一看,东岳满脸淫笑的看着自己,吓得黄蓉一声尖叫,急忙扭转身体,再度极力的挣扎起来,想要挣脱东岳的怀抱,那知方一扭动身体,随即由胯下传来一阵锥心刺骨般的剧痛,吓得她不敢再动分毫,更何况东岳还紧紧的压在自己身上,只急得她哭着叫道:“痛!痛呀……你干什么……走开……不要……不要……放开我……”

    双手不停的推拒着东岳的身体。在黄蓉的挣扎扭动之下,东岳只觉缠绕在胯下肉棒的屁眼嫩肉不住的收缩夹紧,深处更是紧紧的包住肉棒前端,有如在吸吮一般,真有说不出的舒服,不由得哈哈笑道:“黄女侠,你说我们这样能干些什么?当然是替你开苞了,哈哈,扭得好,对了就是这样,好爽,你还真懂……”

    说完,将肉棒顶住屁眼嫩肉,就是一阵磨转,两手更在高耸坚实的玉峰上不停的搓揉着,阵阵酥麻的充实快感,令黄蓉不由自主的嗯了一声,整个人再度瘫软,那里还能够抵抗半分,可内心却是感到羞惭万分,想到自己平素洁身自爱,谁知今日竟然被这样一个卑劣猥琐的中年男子给侵略了后庭,一串晶莹的泪珠悄然涌出,更显得楚楚可怜,那还有平日英姿焕发的样子。

    看到黄蓉这副令人怜惜的模样,更令东岳心中欲火高涨,低头吻去黄蓉眼角的泪水,在她耳边轻声细语的说:“黄女侠,别哭了,刚刚不是很好吗?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一定会让你如登仙境,欲仙欲死的。”说完一口含住香扇玉坠般的耳垂,一阵轻轻啜咬,胯下肉棒更是不停的磨转,双手手指紧捏住玉峰蓓蕾,在那不紧不慢的玩弄着。

    虽说在刚刚那阵破瓜激痛的刺激之下找回了理智,可是毕竟淫毒仍未离体,再经东岳这般老手的挑逗爱抚,那股酥酸麻痒的搔痒感再度悄然爬上心头,虽然极力的抵抗,还是起不了多少作用,在东岳的逗弄下,只见黄蓉粉脸上再度浮上一层红云,鼻息也渐渐浓浊,喉咙阵阵搔痒,一股想哼叫的欲望涌上心头,虽然黄蓉紧咬牙关,极力抗拒,可是任谁都看得出来,再也忍不了多久了。

    看着黄蓉强忍的模样,东岳心中起了一股变态的虐待心理,将胯下肉棒缓缓的退出,直到玉门关口,在那颗晶莹的粉红色荳蔻上不停的磨擦,那股强烈的难耐酥麻感,刺激得黄蓉浑身急抖,虽然刚刚后庭菊花仍然疼痛不已,可是由秘洞深处,却传来一股令人难耐的空虚感,不由得黄蓉一阵心慌意乱,在东岳的刺激下,尽管脑中极力的阻止,可是娇嫩的肉体却丝毫不受控制,本能的随着东岳的挑逗款的摆动起来,似乎在迫切的期望着东岳的肉棒能快点进到体内。

    尽管早已被体内的欲火刺激得几近疯狂,但是黄蓉却仍是双唇紧闭,死命的紧守着一丝残存的理智,不愿叫出声来,东岳更加紧了手上的动作,嘿嘿的对黄蓉说:“黄女侠,别忍了,叫出来会舒服点。”看黄蓉犹作困兽之斗,突然间,东岳伸手捏住黄蓉的鼻子,在一阵窒息下,不由得将嘴一张,刚吸了口气,谁知东岳勐一沉腰,胯下肉棒有如巨蟒般疾冲而入,那股强烈的冲击感,有如直达五脏六腑般,撞得黄蓉不由自主的“啊……”的一声长叫,顿时羞得她满脸酡红,可是另一种充实满足感也同时涌上,更令她慌乱不已。

    眼看黄蓉再度叫出声来,东岳更是兴奋不已,开口道:“对了,就是这样,叫得好!”羞得黄蓉无地自容,刚想要闭上嘴,东岳再一挺腰,又忍不住的叫了一声,这时东岳再度吻上黄蓉那鲜艳的红唇,舌头更伸入口中,不断的搜索着滑嫩的香舌,黄蓉虽说欲火渐炽,但仍极力抵抗,不让东岳入侵的舌头得逞,见到黄蓉如此,东岳开始挺动胯下肉棒,一阵阵猛抽急送,强烈的冲击快感,杀得黄蓉全身酥酸麻痒,那里还能抵抗半分,口中香舌和东岳入侵的舌头紧紧纠缠在一起,想叫也叫不出来,只能从鼻中传出阵阵销魂蚀骨的娇哼,脑中所有灵明理智逐渐消退,只剩下对肉欲本能的追求。

    眼见黄蓉终于放弃抵抗,东岳狂吻着黄蓉的檀口香唇,手上不紧不慢的揉搓着一对高耸挺实的玉女峰峦,胯下不停的急抽缓送,立刻又将黄蓉推入淫欲的深渊,只见她星眸微闭,满脸泛红,双手紧勾住东岳的肩颈,一条香暖滑嫩的香舌紧紧的和东岳的舌头不住的纠缠,口中娇吟不绝,柳腰雪臀缓缓摆动,迎合着东岳的抽插,一双修长结实的玉腿紧紧夹在东岳的腰臀上不停的磨擦夹缠,有如八爪鱼般纠缠住东岳的身体,随着东岳的抽插,自秘洞中缓缓流出的淫液,夹杂着刚刚菊花被开苞产生的落红,凭添几分凄艳的美感,更令东岳兴奋得口水直流。

    约略过了盏茶时间,东岳抱住黄蓉翻过身来,让她跨坐在他身上,成为女上男下的姿势,开口对黄蓉说:“小浪蹄子,爽不爽啊,大爷我累了,要的话你自己来!”听到这么粗鄙淫邪的话语,黄蓉的脸更是红如蔻丹,可是由秘洞内传来的那股骚痒,更令她心头发慌,尤其是这种姿势更能让肉棒深入,黄蓉只觉一根肉棒如生了根般死死的顶住秘洞深处,那股酥酸麻痒的滋味更是叫人难耐,不由得开始缓缓摇摆柳腰,口中哼啊之声不绝。

    东岳见黄蓉开始只会磨转粉臀,虽说肉棒被秘洞嫩肉磨擦得非常舒适,可是仍未感到满足,于是开口对着黄蓉道:“笨死了,还说是女诸葛,连这种事都不会,真是个傻屄,算了,还是让老子来教教你吧!看好了,要像这样。”说着,双手扶着黄蓉柳腰,胯下用力往上一顶,黄蓉不由得“呃──!”的一声,又听东岳说:“要这样子上下套弄,你才会爽,知不知道!笨蛋!”

    看样子东岳打算彻底的摧毁黄蓉的自尊心,好让她彻彻底底的臣服。听到东岳那些粗鄙万分的羞辱言词,黄蓉心中感到无限的羞惭,自己二十几年来何曾受过这种羞辱,两串晶莹的泪珠滑下脸庞,但是,身体却在欲火的煎熬下,不由自主的听从东岳的指示,开始缓缓的上下套弄,虽然心里不停的说着:“不行……啊……我不能这样……“可是身体却不听指挥,渐渐的加快了动作,嘴里不停的叫着:”啊……好棒……好舒服……啊……“更令她感到羞愧,眼中泪水如泉涌出。

    东岳看时机已经成熟便对西夺说道:“三弟,你也一起上吧!”

    黄蓉正坐在东岳的身上以女上男下的姿势主动的撑着东岳的小腹,不停的用她的蜜穴上下套弄着,而她的后头则有西夺在她的屁眼里激烈抽插着。这时被黄蓉的浪穴紧夹着肉棒正猛抽的东岳弓起上身,双手猛搓着黄蓉胸前的一对充满弹性的豪乳!嘴巴则含着右边胀得犹如葡萄一般大的粉红色乳头吸允起来,吸的黄蓉舒服无比,浪叫着道:“啊!啊!亲哥哥!你们……你们的大肉棒插的……插的妹妹好爽喔!妹妹的小穴和屁屁还有奶子都好……好舒服喔!对用力……再用力插……插烂妹妹的两个小肉洞……喔……好爽……好痛快……啊!不行啦!亲哥哥不要停……继续……继续吸人家的奶子嘛!啊……啊!北狂大爷!你……你别只站在那里看嘛!快……快过来……快过来一起吸人家的奶子嘛!”

    黄蓉的淫荡的行为及叫声令坐在一旁郭芙哭红了眼。北狂淫笑抱着郭芙走过去捏着黄蓉另一边的乳头道:“不行喔!黄帮主,你的女儿可在看着呢,你要以身作则,怎么可以这么淫荡呢。”

    黄蓉闭着眼睛晃着头扭着屁股,情不自禁的道:“我……我不要!人家……人家不要再……再去当什么帮主了……人家要当婊子!天天……天天被哥哥们的大……大肉棒插人家的小浪穴!干的妹妹爽上天去!啊……啊!要去了!妹妹又要高潮了,要泄了啦!”东岳和西夺感到黄蓉的小穴和屁眼传来一阵强烈的吸力,紧紧夹住两人的肉棒,令东岳和西夺都忍不住,一股脑将精液全射进去,黄蓉的小穴在男人精液的灌溉下夹的更紧了,好似要挤出男人所有的精液一样。黄蓉闭上双眼,四肢紧紧抱着东岳,细细品尝被男人射精在花蕊里头的火热快感!

    射完之后两人将肉棒抽出来,西夺兴奋的道:“真他妈的爽!不愧是闻名的中原第一美女,屁眼夹的我好过瘾啊!身材这么好,脸蛋又这么美,真是干多久都不会觉得腻。”

    北狂闻言也迫不及待的掏出肉棒,捉着黄蓉的双腿,将她的双脚张开押在她自己的肩膀上,后胸撑在地面上,抬起她的屁股,肉棒对准她湿润的小穴一口气插进去抽送起来。黄蓉感到又有肉棒插进他的蜜穴深处,两只手情不自禁的抓着自己的头,再次发出喜悦的浪叫声!

    等北狂爽完后,东岳便让西夺去取代南霸驾车,这时南霸从车头走过来将黄蓉给抱了起来,接着南霸将黄蓉的背靠在自己的胸膛前,以捧着小女孩尿尿的姿势从后头将黄蓉的双腿给打的开开的,慢慢走向郭芙,黄蓉此时头靠在南霸的肩膀上,眼神充满媚波半闭着,双手垂在左右两侧,嫩红的骚穴以及硕大的雪白色美乳立刻完美的呈现在郭芙眼里!

    而深红的骚穴及屁眼此时正不停的流着白浊色的液体,不停的流,好像瀑布一样流个不停,看的郭芙难过不已。南霸抱着黄蓉一阵子后,黄蓉下体的精液也流的差不多了,于是便掏出肉棒在黄蓉的骚穴磨蹭起来,黄蓉极其敏感的肉体立刻又感到一阵阵苏苏麻麻的感觉从她的小穴穴里头传来!黄蓉不禁再次淫动了起来!小穴又开始湿了!

    南霸一边专心磨蹭黄蓉的骚穴,一边在黄蓉的耳边道:“小母狗,还想不想要主人的肉棒?”

    黄蓉情不自禁的点点头。

    南霸:“那你该怎么说呢?记得说大声些,要让车里的人都听到喔。”

    黄蓉毫无羞耻心的喊道:“请主人……请主人将你美味的肉棒插进母狗的骚穴里头吧……”

    郭芙没想到平时端庄娴熟的母亲黄蓉竟能说出如此不要脸的话来,都不禁愣住了!

    南霸道:“嗯!真乖,好!主人我就将美味的肉棒赏给你……”说着腰身一挺,粗大的肉棒立刻插入黄蓉淫水湿溽的骚穴里头,给郭芙来个近距离的特写!

    “啊……”黄蓉陶醉的叫出声来!随着南霸的抽插再次扭起腰来。等抽插了一刻钟之后,南霸突然将他的肉棒抽出,正陶醉其中的黄蓉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空虚。不由自主的扭动娇驱哀求起来:“不!主人!求求你!不要抽出来,母狗还要嘛!”

    南霸淫笑道:“放心,小母狗,我就是打算要让你更爽喔。”说着南霸突然将骚穴的淫液涂抹在菊花上,将肉棒改插入黄蓉的屁眼。接着对着东岳说:“大哥,换我们合作来插插看。”

    南霸话一出口,东岳立刻又忍不住的冲了过来,对准黄蓉的骚穴再来一次。

    当东岳的肉棒插入黄蓉的骚穴里时,强烈的充实感令黄蓉一阵抖嗦!接着南霸便与东岳一前一后、前后夹攻猛烈的抽插着,合力将黄蓉给奸淫的高潮不断。

    黄蓉终于无法自抑的叫出声来:“啊!好过瘾啊……大……大鸡巴哥哥,你们……你们的大鸡巴好硬!好粗!好热啊……烫的母狗的骚穴好酥麻……好舒服喔……嗯嗯……啊呀!快要爽死了呀!哎唷!大鸡巴哥哥!母狗的小……小骚穴爽……爽死了……你们的大鸡巴插的母狗快爽死了……我又……又要……丢……丢了……啊……啊……“

    一阵滚烫的阴精从黄蓉的骚穴喷出,浇在东岳的肉棒上,他和南霸也同时将精液灌满黄蓉的骚穴。

    等他们抽出来之后,立刻又换手北狂和西夺两个人接手,一前一后再次插入黄蓉体内,前后夹攻的充实感与涨饱感再次从黄蓉的骚穴处传来。就这样,黄蓉一路上轮流被长春四老奸淫,且每次都是两根肉棒同时插入她的骚穴和屁眼,淫水流了满地,爽的黄蓉几乎快要疯掉了。

    名妓黄蓉传 第四章

    在车子走了三天后,已经脱离襄阳监视的范围,四人更是肆无忌惮的奸淫黄蓉,甚至大白天的时候就拉黄蓉到马车头处奸淫,羞得黄蓉无地自容,再过五天顺利抵达四老经营的秘密基地,东岳心想若要证明自己能耐,必须在将黄蓉送给霍都王子前,先把黄蓉及郭芙先行调教成为千人枕、万人骑的婊子,只要霍都王子看到如此淫荡的婊子黄蓉就能对他们刮目相看,因此讨论长春四老后决定先好好调教中原第一美女黄蓉。

    虽然之前在车上受到淫药的媚惑,让平时矜持的黄蓉说出平时说不出口的叫床声,甚至自认是母狗、奴隶,但等到黄蓉清醒后虽然痛恨自己的身体不争气,当长春四老要再次宠幸时,依然断然拒绝淫贼的要求。

    东岳:“郭夫人刚刚还求着要我们的大肉棒,现在又一付圣洁的样子真是令人佩服。”

    黄蓉咬牙说道:“哼!你们不过仗着淫药来奸淫女人,我是不会屈服的。”

    西夺:“哈哈,大哥,这贱女人不肯乖乖给我们干,要不要再用我特制的丹露!”

    东岳:“哼!暂时不用!凭我们四人的实力,即使不用淫药也可以让丐帮帮主成为人尽可夫的婊子,不过既然郭夫人不肯听话,我就拿孩子来出气!”

    东岳眼露凶光,打手势示意捉住黄蓉的北狂放开,自己大步走出了卧房。

    “不要!”黄蓉隐约想到什么急忙冲出跌倒在地上,不顾屁股上传来火烧火燎的剧痛,颤声惊呼着爬了起来,光着被剥光衣服的身子跌跌撞撞的追了出去。

    外面宽敞的大厅里,东岳手牵着一只狗,左手将另一个房间的门堆开。只听嘎嘎声响,门后出现了被大字束缚的郭芙,只见郭芙嘴里被装了口环,当看到黄蓉光着身体冲进来不锦泪流满面,虽有千言万语但无法言语。

    东岳让狗舔吻郭芙的下体,只见郭芙吓的不断的扭动身体不让狗舔吻,东岳喝到:“这是我们养的旺财,它也很喜欢跟美女交配唷!”

    “不!快停下……不要!”黄蓉惊恐万分的狂叫,冲上去抓着东岳拼命的摇晃,没有内力的黄蓉丝毫无法撼动东岳半分,绝望而徒劳的手臂想让东岳停下,可是却怎么也办不到。

    只见狗狗似乎被郭芙淫糜的气味吸引,开始想跟郭芙交媾,不断跃起让它的大肉棒接近了郭芙的淫穴并试图抽插。

    黄蓉吓的魂不附体,简直就要急疯了,突然秀发散乱的向狗狗奔去。急道:“走开!恶魔……快走开!”她歇斯底里般哭喊着,用尽力气去拉扯它脖子上的狗圈。

    东岳却主动递给了她狗绳说:“有本事你就自己让发情的公狗走啊!”他阴森森的冷笑道:“不过要是公狗生气,也许就换黄大帮主帮狗泄泄它的性欲罗,到时可别怪我没提醒!”

    黄蓉接过狗绳,甫一听到东岳的话,全身的血液顿时冰凉。

    狗狗还在努力不断的似乎想插进郭芙的洞,肉棒的边缘闪闪泛红!

    黄蓉心胆俱裂,双膝一软就跪了下来:“求求你!快把狗狗拉走!求你了,快拉走!”

    她的精神几乎崩溃,哭个像个泪人似的,母爱使她彻底的软化了。

    黄蓉哭着说:“我什么都听你的,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的!只要你能放过芙儿……”

    东岳冷哼一声:“真的么?”

    “真的!我不骗你……我真的会听话……求你相信我……”黄蓉彷佛看到了一线生机,泪如雨下的不断哀求,痛哭着连连向他磕头。

    “嘿嘿,果然是拿郭芙来威胁最有效,马上就摧毁了她的反抗心!”东岳暗暗得意,拿回狗绳用力踹一脚将狗踹跑。

    真是千钧一发,好险!黄蓉惊魂未定的松了口气,声音仍在发颤:“那只狗走了吗?会不会再跑回来?”同时黄蓉心里想着:“那只狗的肉棒那么大,万一被插入小穴会不会被插坏?”

    “别担心!”东岳一口答说,淫笑着说:“不过要是你再不乖乖听话,难保我不再让你宝贝女儿来个人狗大战,然后再送到窑子表演,束个牌子”郭靖大侠之女郭芙“,让全武林的人都知道,郭芙有多淫荡,连狗也可以让她爽!”

    黄蓉怯怯说道:“请不要……我会乖乖照你们话做的……”说完泪流不止。

    东岳:“你要像车上那样淫荡,先给我表演一场四交秀!”

    黄蓉明知道很下流还是很无奈问道:“什么是四交秀?”

    东岳淫笑说:“女人身上有三个洞:骚穴、屁眼、小嘴,另外,你的大奶子也可以让男人的肉棒爽歪歪,吱……吱……吱……听武林同道说黄蓉有如女中诸葛,想不到性知识这么匮乏!有待调教”

    说完他吩咐三个兄弟一起上,准备再一次的轮奸,还是五位一体的轮奸。

    黄蓉不敢犹豫,乖乖按照东岳的话,先行爬到北狂身上,以观音坐莲方式,将蜜穴缓缓插入北狂的大肉棒,南霸这时站在黄蓉后方对着黄蓉说道:“贱奴,撅起你的大屁股!”

    黄蓉不敢违背,在小穴插入的同时,将屁股对着南霸,等南霸将肉棒缓缓插入黄蓉的屁眼时,不久前才开发的屁眼,由于当时还是淫药助兴,没让黄蓉感到痛楚,这时没有淫药的药力不禁让武功精湛的黄蓉痛得张口叫道:“啊……”但才一开口就被西夺的肉棒强行插入嘴中。

    东岳:“黄帮主,我的兄弟伺服你可爽吗?哈哈,用你的双手衬托你的一对大奶子!”

    黄蓉勉强直起身子,两手按向自己的乳房。

    东岳将肉棒放在双乳之间淫笑:“想不到郭夫人第一次肛交献给老夫,连第一次乳交也由老夫包办!仔细看郭夫人的一对大奶子果然很适合当娼妓,有这样的身体应该当婊子让大家爽,只有郭靖一人享用真是太糟蹋了”

    黄蓉听了很是气愤,真希望这一切都是梦境,但小穴、屁眼、小嘴甚至乳房都真真实实的感受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