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黄蓉系列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58 部分阅读

    刘猛和我想象的一样,典型的书呆子。满口的之乎者也,仁义道德。教得文章更是没有一点新意,和后世的大学教授一般照本宣科。想起那篇色文中说道此人天赋异禀,我忍不住偷偷看了下这厮的胯下,却被衣服重重围着,哪里看的出那活的底细呢。

    我看其他孩子都是昏昏欲睡,郭芙更是趴在桌子上,头也不抬。只有襄儿和吕倩专心的听着课。我也就静下心来开始对古文的研究。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私塾学生的情况。吕倩,就是后来武三通的小老婆。还有个鲁有脚的小儿子鲁元亮,长的肥头大耳,颇有乃父之风。还有两个小美女杨婉婉和杨媛媛,分别是小龙女和陆无双的女儿。黄蓉的三个子女,郭芙,郭襄,郭破虏。吴秋燕武修文的女儿。其他的孩子也都是城里有头有脸人家的子弟。

    刘猛对下面猛打瞌睡的小家伙们也不理会,显然是被这帮家伙折磨的没办法了。我借机参考着他的读音和书上的繁体字做着对比,神情专注,给了刘猛一个我是好宝宝的错觉。

    早读一直持续了四个多小时,直到上午十点多钟才散。我趁着郭芙还没从睡醒,急忙溜号了。

    中午时分,我原计划厚着脸皮去找郭梅找粮食吃,她却主动给我送了过来,甚至连咸菜也全扒给了我,“弟弟,多吃些,下午可是要上台了。”

    多好的小丫鬟啊,我的眼眶有些湿润,狼吞虎咽的吃完了我的午餐。我小心翼翼的打开了脑中的计算机。

    “各位哥哥姐姐弟弟妹妹,我就是要教你们术算的人,我叫吕阳。”看到下面郭芙真的没在座,我这才放下心来。郭芙要听的只是四书五经而已,下午的课她不必参与。

    由于有郭仁坐镇,下面的小孩们没有哄堂,但一个个眼色发困,看起来又准备以课堂为卧房了。只有郭襄、杨婉婉和吕倩饶有兴趣或包含祸心的看着我,等待我的教授。

    “今天呢,我们不讲那些枯燥无味的术算,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的名字呢,就叫西游记。”下面的小孩们顿时一片轰然叫好,早就没了瞌睡。

    “你算什么教书先生吗?术算之学你竟然讲起了故事?看我不去我娘亲那里告你误人子弟!”郭芙不知什么时候从门口跑了进来,质问我道。

    “就是,你就是个大骗子!”杨婉婉也跟着起哄。

    看到台下郭襄也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我微微一笑,“现在我在台上,当然是我说了算。你们切莫咆哮讲堂,有辱斯文啊。你看其他人,可都在等着我讲呢”“好了我们继续。这个西游记呢,讲的是大唐僧人西天取经的故事……”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

    “……内育仙胞,一日迸裂,产一石卵,似圆球样大。因见风化作一个石猴。五官俱备,四肢皆全。便就学爬学走,拜了四方。运两道金光,射冲斗府。却惊动了天上的一个大人物,你知道是那个?是那玉皇大帝……”

    我讲得极为缓慢,刻意模仿着袁阔成的一副口吻,语调高低起伏,神情时而严肃,时而高兴,时而愤怒,时而平静。为了凑够时间,还加了不少电视剧里面的内容。

    这西游记名列四大名著,对于小孩子更是有致命的吸引力。果然,和预料的一样,这帮小屁孩个个聚精会神,耳朵直立,生怕漏掉了一个字。

    郭襄不用说了,自然也抵挡不了这个故事的诱惑。杨婉婉刚开始一脸的不屑,但渐渐的听得入了神。虽说郭芙已经过了孩童的年岁,但也听的津津有味。

    “这猴子终于有了名字,不知以后要修些甚么道果,且听下回分解。”我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结束了讲解,准备闪人。毕竟是快三个小时的讲解,我口干舌燥,累的够呛,声音也沙哑了。

    “别走啊!”下面小孩听到正入港,看我要走,炸了锅一般喊了起来。有性急的就起来拉我。这些家伙个个身怀武功,身手敏捷,手上劲道十足,我哪里能脱的了身。

    抓我最紧的就是黄蓉的公子郭破虏,浓眉大眼,像是郭靖的翻版。

    我只好出声了,沙哑着说,“各位放心,明天我还会继续的。你们也看到了,我嗓子哑了。这个故事长着呢,要我一直讲呢,我肯定会被累死的。”

    郭梅此刻也赶到了,帮忙将我解救了出来。好容易摆脱了小屁孩们的纠缠,刚灌了两口水,郭仁就来了,让我去见黄蓉。

    “郭夫人,你要的什么呢?不就是每个学生都会术算吗。我可以立下军令状,七天之内,我保证私塾八成的人会背乘法口诀!”我本来想说加法口诀的,但心里发了一下狠,果然看到黄蓉脸上的惊奇之色。

    黄蓉看我自信满满,就默认了我的方法。

    连着两天,我讲着西游记,郭梅知道了我和主母的约定,越发替我担心起来,我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小屁孩们对我越发恭谨,居然主动给我倒水擦桌。当然了,在上午的时候也有孩童求着我讲故事,被我完全无视了。后来还是刘猛沉着脸给他们讲了些什么,才没有人烦我了。

    第三天,我将故事讲到了孙悟空魂游地府,消生死薄。正紧要处,我却停了下来。我看着台下小孩急不可耐的样子,长叹了一口气,“各位同学,今天也算是我最后一次讲解了。明天我就要离开郭府了。”

    下面顿时乱成一片。

    “吕小子,你在这儿好好的,为啥要走啊?你若犯了啥小错,我跟爹爹说说饶了你去,爹爹最是疼我了。”郭破虏岁数虽小,但隐隐是这帮孩子的头领。

    听到他发话,其他人都安静了下来。

    “唉,我来是教术算的,郭夫人看我这两天不务正业,就要将我扫地出门了。谁求情也没用啊。”

    听到是自己娘亲发话了,郭破虏哑口无言,他拉了拉旁边的姐姐,让郭襄开口说话。

    “小傻子,你的故事虽然好听,但术算之学却是你的本业。我娘亲的处置并无不当。”

    “你!”看到姐姐给自己拆台,郭破虏顿时火冒三丈,但又无可奈何。

    “是啊,郭夫人就是这么说的。”看到台下的孩童个个眼睛冒火,似乎要吞吃了我,我话锋一转,“除非……”

    “除非什么?哎呀,求求你,吕先生,就别卖关子了。”郭破虏终于改了称呼,我心里暗暗得意起来。

    “除非你们在两天之内背会加法口诀和乘法口诀。”看看孩童们的脸色又转阴了,我无力道,“但这对你们来说太难了吧,算了,我还是走吧”“有什么难的!”郭破虏衡量再三,终于发话,“我们可以做到,大伙说对不对啊!”

    一大部分孩童回应起来,但还有几个眼光闪躲,显然是心里发虚。我看看是时候了,道,“我有个办法,但需要你们帮忙,你们听听如何。”

    第二天下午,私塾的门口出现了一副奇景。郭破虏和郭襄两个如同门神一般站到了门口,挨个盘问同学的口诀背诵。结果有一半的没有通过,郭破虏看我走了过来,得意洋洋的对着那些没进门的同学道,“哼,今天你们就不能听故事了。谁让你们不认真学呢”郭破虏最后一个进屋,趾高气扬的看着门口的同学,大力将门关上。其他通过检测的孩童还忙着关窗户,不给那些不及格的同学一点偷听的机会。

    “郭破虏,你光忙着考别人了,你自己能背诵了吗?”被我一问,郭破虏的脑袋耷拉下来,求救的看着自己的二姐。他虽然年岁小,但还是隐约感到了我对他姐姐的窥窃。

    郭襄对这个弟弟也是疼爱有加,不禁向我看了一眼,带着求情的味道。

    “嗯,今天就算了,明天我可要第一个对你抽查哦。好了,你回去坐吧”郭破虏长出了口气,老老实实的回到了座位。

    “砰”的一声,门被撞了开来。原来是那帮小孩却不甘心,恨不得自己像书里的顺风耳一般。只能耳朵贴着门框,才能听个大概。鲁元亮他们几个挤在一起,但门口的位置就那么大,三两下门就被他们挤开了。

    门一开,我就住嘴不讲了,郭破虏反应过来,出去敲打了几个人,顿时那帮小孩就做鸟兽散。但不久就又围拢过来,搞得郭破虏不胜其扰。最后还是郭芙这只纯种的母老虎发威,这才算安静了下来。

    第二天,这帮家伙老实多了,包括郭破虏,全部通过了考验。大家坐在座位上,我却迟迟不开讲。

    “先生,开始讲啊,我们可都达到要求了。”

    “就是就是,先生你可要说话算话啊。”

    我也不理他们,只是拿眼神紧紧盯住坐在前排的郭芙,“大小姐能背诵吗?”

    “你个小混蛋,居然敢盘问我!”郭芙大怒,站起来想动手,却被郭襄拦住。

    “大小姐,我也不难为你。只要你叫我声先生,我就让你坐在这里听。”

    我知道让郭芙背口诀还不如要了她的命,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你!”郭芙的怒气被周围孩童的怨气一下打消了。他们辛辛苦苦的背诵口诀,被大小姐给破坏了,众人焉能不怒,但却无人敢出声,只能用眼神发出抗议。看的我暗自发笑。

    众怒难犯,最后郭芙还是不情愿的从嘴里喊了一声“先生”,声音低的连她自己都听不到,我也是看她的口型猜的。

    傍晚时分,我托住疲惫的身躯返回了自己的小窝。郭梅早就等的不耐烦了。

    “弟弟,你去哪里了?私塾里面也找不到你,我还以为你……”

    “以为我什么?”看着郭梅着急的样子,我故意逗她,“我还能丢了不成?”

    郭梅脸色一板,气鼓鼓的。我晃了晃手里的小包,“好姐姐,别气了,你看这是什么?”

    郭梅的注意力一下被吸引了过来,“好香啊,这是花卷?馒头?怎么这么多啊,你从哪里弄来的?不是偷的吧!?”

    “姐姐,看你说到哪里去了,你弟弟我是那样的人吗?刚刚我在后花园给那帮小子补上了昨天的故事,这些就是代价了。随便吃吧,我请客”郭梅和我兴高采烈的将食物摆放在了木桌上,虽然只有馒头和花卷、咸菜,我们以水代酒,下酒菜就是我这两天戏耍众小子和郭芙的笑料,给我的感觉却是后世的燕窝鱼翅也比不上的味道呢。

    “这个小家伙,干的不错呢。”黄蓉仔细盘问着儿子的口诀,却发现已经是滚流倒背了,“那个故事听襄儿讲来,很是好听。这个吕阳,果然不是普通人。”

    当天晚上,我似乎做了一个好梦,梦里面郭梅和郭襄两个小美女依偎在我两边,黄蓉在我面前跳着脱衣舞。

    “我要吃那个东坡肘子!”襄儿乖巧的将一大块肥肉夹到我的嘴里,我摇摇头,郭襄娇羞的拿口含住肥肉,双眼微闭凑近我的唇边。我瞄了瞄少女的红唇和喷香的大肥肉,最后还是决定先消灭掉那块肥肉。

    我一口咬了下去。“咣”的一声,我的上下牙齿咬在了一起,硬生生的将我从美梦中疼醒。

    黄蓉新传毁容行动 番外篇

    郭仁手里拿着一份请柬,兴奋不已。旁边的狗子好奇的问道,“爹爹,看你高兴那样,有什么喜事啊?说来给儿子听听”“呵呵,你看这是什么!是吕老爷的请帖!”

    “嗯,兹请郭仁郭老爷莅临品鉴。备注:请带上府内阿黄。吕阳。”狗子读完了请帖上的内容,问道,“那又怎么样呢?”

    “最近这个吕老爷可是风光无限啊。他将城中最美的四个美人都收入房中,其中三个还是外婆、女儿和孙女的关系。想着着祖孙三代一起撅着屁股挨插,小龙女在旁边推屁股的骚样,我的心都要醉了。”

    “哎呀,那也没啥。赶明我上妓院给你也照样买上三个祖孙骚货不就成了?”

    “你个混小子,妓院那些胭脂俗粉怎么能和吕老爷的禁脔相提并论啊。”

    说道这里,郭仁压低了声音,“要知道,那可是冯蘅、黄帮主和二小姐三个绝色美人啊。”

    “爹爹,黄帮主和二小姐我当然知道啊,不过那冯蘅是何许人也,居然能和黄帮主她们三个的美貌比肩?”

    “笨蛋!她当然是黄蓉的老娘了!唉,她当年早死,但被黄老爷子用冰玉馆保存完好,到了这个古怪的世界后竟然被吕老爷施仙术救了回来。哎呀呀,我曾经在郭城主和黄夫人瞟过一眼,那小模样,简直跟天上的仙女一般!”

    “那这个请柬……”

    “嘿嘿,吕老爷现在每三个月都要在城里的醉仙楼宴请一次全城的富豪和大小官员,美其名曰“赏美酒会”,要大家带着自己家最美的美人,一起欣赏。”

    “我呸!不就是有了美人穷显摆吗!不过,话又说回来,我那几个娘亲,你准备带那个去呢?”

    “这个嘛……”郭仁开始挠起头皮来,看到狗子幸灾乐祸的表情,不禁一声断喝,“那个惫懒小子,还不快滚!”

    “回来!我都被你气糊涂了。这个阿黄又是谁?府里有这个人吗?我怎么没印象呢?”

    醉仙楼上。

    一个美女躺在我怀里,任由我隔着衣服玩弄着她胸部硕大的双峰。我不时的将她的双乳左右波动,引起一阵肉浪,搞得美女娇喘吁吁。

    “主子,你玩的舒服吗?整天玩还没弄够啊”“黄夫人,你的奶子我怎么能玩够呢?想到今天晚上你这具美妙的白肉就要给黄药师那个伪情圣玩弄,我心里就不舒服。”我怀里的就是黄药师的夫人冯蘅了。只见她面若桃花,比黄蓉还要美上一分。

    “唉,一个月我陪你二十九天,留一天给我丈夫你都嫉妒啊。”冯蘅说着,将手也摸向我的胸部,轻轻抚摸起来。

    “啪!”的一声,我用手在冯蘅的大腿上拍了一下,“谁是你丈夫?”

    冯蘅吃痛之下,脸上反而露出了一丝兴奋,“我不知道谁是我的丈夫啊。谁插着我谁就是我的丈夫!”

    我一把将美人胸前的衣服撕开,手指狠狠的拧上了她的乳头,“你个贱人,非要挨插了才肯讨饶。看我怎么玩残你!”

    冯蘅嘴里发出了不知是痛苦还是兴奋的呻吟声,引的我性致高涨。美人的裙子被我扯下,露出了黑黝黝的三角森林。

    “你个骚货!竟然没穿内裤!你他妈的就那么想让黄药师操弄!?”

    冯蘅也不示弱,从我下体将我的肉棒掏出,玉指在上面揉捏,“有本事你可以先尝尝你姥姥的骚逼啊!”

    嘴里这么说着,当我的鸡巴想去对准冯蘅的阴道时,她却吃吃的笑着,扭动着身体,躲避着我的攻击。

    “娘!阳弟,你们怎么又开始发骚了。客人马上就要到了,你们放尊重一点啊。”黄蓉不知何时到了我们身边,看我们马上要插到一起,忍不住出言提醒。

    “蓉儿姐姐,你快来帮忙摁着你娘亲啊,让我爽完啊。”

    “哼,看来老公还是喜欢大姐多些,他的心里啊,早忘了我们这些姐妹了。”

    完了,另一个醋坛子小龙女也出现在楼门口,我只好缴械投降了。

    看我垂头丧气的从娘亲身上下来,黄蓉顽皮的在我鸡巴上轻弹一下,“小弟弟,今天先委屈你了!”

    “哼,你们三个今天可是终于和原老公重新洞房,看你们个个高兴的样子。”

    “呵呵,老公吃醋了!”小龙女一袭白衣,看起来清纯无比,但脸上的淫荡却是比冯蘅有过之而无不及。

    “吕弟弟,小主子,你不是还有襄儿和莹姐陪你吗?”黄蓉想到马上要和郭靖亲热,脸上也是一阵喜悦。虽然自己对眼前的小男人芳心暗许,但郭靖毕竟是自己多年的丈夫,没有爱情也还有亲情啊。

    这事也让小男人露出醋意,那也是及其难得的景象了。要知道,平时只有自己姐妹几个吃小男人的醋呢,今天却反了过来,想想都开心。另外,爹爹和郭靖还有过儿不知道会怎么玩呢?会不会像上次一样三对夫妻一起玩呢?

    “没有你们在床上,我估计要失眠呢。”我小声嘀咕着,在美女的帮助下穿好了衣服。

    “鲁老爷,请进请进。哎呀,你的如夫人真是美貌啊。”

    “过奖,过奖了。”鲁有脚一身暴发户的打扮,搂着可以做他孙女的女子,得意洋洋的走进了大厅。他今天花了十个兽丸从妓院赎回来这个女子袭人,就是为了在这里显摆的。

    鲁有脚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面的武三通。哈哈,他旁边的女子还是上次带的那个紫鹃。上次紫鹃超过了我的小红,但这次我可要报仇了。

    嗯?哪里来的野狗?鲁有脚一脚踢去,却扑了个空。一道黄色的影子将狗儿抱去,嘴里还念念有词,“阿黄,别害怕。蓉儿给你好吃的啊。蓉儿好想你啊,我娘亲和龙儿妹妹也想你的紧呢。今天我们不归那个吃醋老公管了,咱们好好玩玩吧”我自己也没想到,只是处于好玩搞得每三个月的赏美会,现在已经成了襄阳城的新贵们斗富斗势的场地了。看到蓉儿抱着阿黄高兴的样子,我心里竟然对那只狼狗恨不起来。唉,自己强占了四大美女,偶尔让她们放放风也不错吧。

    “小主人,别等了,襄儿不会来的。”黄蓉将狗儿抱给了娘亲,站到了我的身边,“小丫头还是面皮薄,受不了在大庭广众之下和我们一起陪你。”

    “唉,你心里还是最喜欢襄儿吧。我们几个想念老公,你肯定知道的,但就是不吐口。襄儿随便跟你说了句,你就同意了,我们三个加在一起也比不上襄儿一个重要”看到黄蓉楚楚可怜的样子,我想解释什么,却被她捂住了嘴,“你肯答应,我们就很高兴了。你放心,除了这一天,我们还是你的人,你的老婆!”

    “还有件麻烦事呢。芙儿来了,我怎么也拦不住她。蓉儿,我也有点心虚,说到底,耶律齐也算死在我的手里,现在又放你去抢她的新男人……”

    “唉,说到底,是我害了她,不该从小娇纵太过。现在,我又去抢她的靖哥哥。”黄蓉叹息一声,“没事的,随她去吧。要不,你今天晚上陪她?”

    看我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黄蓉狡黠的笑了起来,“想的美啊!我回头就和倩儿梅儿说,今天可要看紧你,不要再给我们添个姐妹了!”

    看到众位客人纷纷落座,吕倩站到台前,宣布品美酒会开始。每个客人将自带的美女依次送上酒店中央的T型台,任凭众人观赏。

    郭芙也站到了台上。只不过她的双目喷火,盯着自己的爹爹。其他人一看,都知道这个襄阳城的母老虎又要发威了,一个个连看都不敢看她一眼。

    台上十多个美女骚首弄姿,面前一个花篮,众人各选心仪的美女往里面丢鲜花。鲁有脚看到袭人面前的花篮中花的数量明显超过了紫鹃的,不禁得意的朝武三通瞟了一眼。

    武三通还了他一眼,调笑道,“鲁兄的钱莫非全都花到了这个小美人身上?看你丢的鲜花可不多啊。这样算下来,我可排在你的前面挑选美女。你的小美人我可是要带走玩上一晚了!”

    “这个你随便,反正跟你一个晚上也掉不了一块肉去。倒是武兄你怎么还抱着一个旧人呢,难道没钱买新的美人了吗?”

    此刻,台下的鲜花也送的差不多了。吕倩派人上去统计数字,下面的男人们猛盯着台上的美人,似乎要将她们的衣服给剥下来。

    统计下来,武三通送的花最多,他得意洋洋的挑选了袭人。而得到鲜花最多的竟然是郭芙。不知什么时候郭芙自己往自己的篮子里面投了一大把鲜花。

    但周围的男人哪个会将她选到自己身边找罪受呢。

    最后郭芙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台上,脸色铁青。郭芙是个大美女,但此刻她身上的杀气连我都有点头疼。

    “我日,是不是郭伯伯没有喂饱你这个刁蛮的女儿啊。怎么跑到这里撒起野来了!”

    “你说的好下流啊。芙儿这个性格啊,头疼死我了。”黄蓉虽然聪颖,但碰到自己女儿的事就有些糊涂了。

    “我倒是有个主意……”

    吕倩在得到了我的授意之下,宣布郭芙郭大小姐为本次赏美的魁首,将和另外三大美女一起同台表演。

    四周的灯光全灭了,只剩下舞台上的灯笼亮着。黄蓉和冯蘅首先上台,按照我教的猫步扭动着腰肢。黄蓉身上穿着一套粉红色的文胸,内裤相当的短,将她裆部的阴毛似乎也露了出来。

    黄蓉的母亲冯蘅则穿着一件相当现代的T恤衫,刚好将屁股裹住。场下的各位都是色中的恶鬼,眼光雪亮,当然看得出来女人的胸部没有穿内衣,两点凸出甚是显眼。

    台下众人看到血脉喷张,手里的美人又是百般诱惑,当场就有人就开始露出了丑态。渐渐女人的呻吟声开始响了起来。

    郭芙则是一身红色的旗袍,和小龙女一身白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红色的旗袍下,郭芙那雪白的大腿若隐若现,小龙女的薄沙也显然掩盖不住身上的春光。

    “郭伯伯,你的芙儿可真是大胆啊,内裤都没穿。”我看着郭芙扭动的身躯,和郭靖开起来玩笑。

    “芙儿就喜欢这样玩,太疯了。”郭靖喃喃的说,也是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靖儿,过儿,等下你们说怎么玩呢?”黄药师看着台上的老婆、女儿和孙女,胯下的肉棒也挺立了起来,“虽说小吕子送给了我那么多的美女,还是自己的原来的老婆操着过瘾啊!”

    “黄老邪,我看你是想玩乱伦吧!看你看黄伯母那副色样”杨过毫不留情的拆穿了自己忘年交的真面目,“我劝你啊,还是赶紧让自己屋里面的女人生下几个美女来让你玩吧!”

    “哈哈,过儿,你是不是把你的小女儿媛媛给开苞了吧?”郭靖情不自禁的插嘴。

    “还没呢。不过说道干自己女儿,还是郭伯伯你最在行吧。看看芙儿那副醋性大发的样子就知道了。”

    吕倩依偎在我怀里,听着几个男人淫荡的谈话,身上似乎骚痒起来,象条鱼般在我怀里扭动起来。

    此时台上的表演告一段落。但场下已经有人开始了活塞运动。武三通和鲁有脚这对活宝正好都挑到了对方的女人,比赛般的开始抽插起来。在他们带动下,众人的动作也越来越大胆。

    注意到桌上的三个男人裆部也开始鼓起,我提议到,“我们上楼去吧?”

    吕倩狠狠的拧了我一把,将位置让给了韩小莹。

    “芙儿妹妹,刚才我的小男人说了,你也可以上楼去。”吕倩一脸坏笑,将怀里的阿黄递给了郭芙。郭芙却没想到怀里的狗儿正是惩罚自己的工具,兴冲冲的搂着狗儿跟了过来。

    黄蓉陪着郭靖,冯蘅陪着黄药师,小龙女陪着杨过,韩小莹陪着我,郭芙抱着阿黄,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中走上了二楼。

    二楼的大厅中间是一张大床,上面至少能睡上八九个人。路上,杨过已经将小龙女的衣服撕破了,郭靖的眼睛却不老实,一会儿在师傅的胸部扫射,一会儿又溜到了岳母的臀部。看到郭靖好色的样子,黄蓉脸色如常,只是狠狠的在郭靖的裆部掏了一把。

    “你们几个又要玩群奸的游戏啊!”黄蓉娇嗔着,似乎对几个人赤裸相对有点不好意思。我却深知蓉儿的淫荡,知道她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配合的说道,“那不是正合了你的意思?”

    “去,你们男人那么好色,却全赖到我们头上!真是该打”韩小莹偷偷瞟了一眼自己昔日的徒弟,手在我背上拍打了两下。

    “好啊,那我提议,咱们今天男女交换着玩,岂不更是过瘾!”看着我四位夫人一脸的兴奋,我心里有点兴奋也有点生气,酸溜溜的说不上啥滋味,“但是,名义上今天晚上还是让各位原配夫妻团圆的日子,所以咱们今天的第一发就都留给自己的原配夫人吧。”

    三个男人轰然应诺,抱着怀里的美人开始乱摸起来。

    郭靖看着怀中的美人,昔日自己的老婆,现在自己的岳母大人,轻声道,“蓉儿,你想我吗?”

    “靖哥哥,我当然想你了。不过,你是不是要叫我一声岳母呢?”

    “操你妈的岳母大人,快把屁股撅起来让女婿操啊!”

    “呵呵,你想操我妈啊,我身边的就是。你快去操啊”黄蓉嘴上说着,身体却回应起郭靖的抚弄来。

    我环视着周围的淫荡场面,手也伸到韩小莹的怀里搓揉着,看到郭芙一脸茫然,呆立在那里。

    “芙儿,你怎么还不赶快伺候你的小老公?”我促狭的笑着。

    郭芙却弄不清状况,“我的小老公?哪个啊?”

    “它就在你怀里啊!”

    “啊?这条狗吗?”郭芙早就听说自己的娘亲等人和狗交配过,但没想到就是怀里这条,现在自己也要被狗压了,不禁慌张起来。

    “芙儿,刚才不是你极力要求上楼来吗?”郭靖的阳具已经轻车熟路的插进了黄蓉的阴道,他将黄蓉像把尿般抱起,腰部向前挺动,来到了郭芙的面前。

    “来,芙儿,像我这样,慢慢将阿黄的鸡鸡弄大。”黄蓉身子往下一挺,变成了屁股朝上,脸朝下的姿势。她的手将阿黄的后腿抱起,伸出小香舌舔弄起阿黄的鸡巴来。

    自然的,郭芙母女和狼狗的淫荡表演成了众人的焦点。郭芙也被郭靖摁着头,趴了下来,看着阿黄的阳具在母亲的婵口中进进出出,带着一丝丝晶莹的细线。她不禁将舌头凑了上去,吮吸起来。不知道是狗儿的骚水还是娘亲的口水被郭芙吸入了口中,甜甜的,和狗儿胯下的腥臭混合在一起,唤醒了郭芙淫荡的本性。

    黄蓉看到郭芙渐渐入港,吐出了狗儿勃起的阳具,用手引导着将肉棒放入到女儿口中。狗儿的阳具不知道多少天没洗过了,腥味十足,但此刻郭芙却品的津津有味,大口大口的含了起来。

    “好一对风骚的母女花啊。”黄药师看到女儿和孙女淫秽的表演,鸡巴在冯蘅的屁眼里面更是加快了抽插的力度,“都是你这个骚娘们烂逼生出来的贱种!”

    “嗯,嗯,好老公,我就是个贱货,生个女儿孙女都给狗日,你赶紧灌满我的屁眼,我也要去被狗操!”

    郭芙慢慢的将狗儿的阳具越吞越深,还觉得不过瘾。她将娘亲挤了开去,双手搂着狗儿的臀部,俯身在狗儿下面,使得狗儿的阳具可以更舒服的插进自己的喉咙。阿黄的阳具完全勃起,前爪开始挠了起来。

    黄蓉屁股插着郭靖的肉棒,指挥着丈夫转了一下身,让自己正对着女儿的腰部。她掀起了女儿的旗袍,看到里面果然是光秃秃没穿内裤,暗啐了一声。

    女儿的阴户已经开始流水了,黄蓉一把将狗儿的头摁了下去,阿黄早就嗅到了女人分泌出的好闻的气味,立刻伸出肥厚的舌头舔了起来。

    郭芙觉得阴部被一个粗糙的肉片完全包裹了,骚水被一吸而空。体内的麻酥酥的感觉更甚了,她不禁腰往上挺,喊了起来,“好狗儿,快舔啊,更深点!”

    那狗儿却是玩过了很多的美女了,知道女人的敏感带在什么地方。它不紧不慢的舔吸着,让郭芙的阴户保持一种水流不止仍然干燥的状态。郭芙觉得体内一股股的热流拼命往外涌出,她的嘴巴也使劲吮吸口内狗儿黑乎乎的阳具。

    郭芙终于忍不住了,她将狗儿举起,空中转了一百八十度,想让狗儿的阳具插进自己的阴户。大家看到这里,不禁齐声哄笑起来。

    郭芙似乎没有听到大家的笑声,仍努力的想将狗儿的阳具纳入体内。最后还是黄蓉停止了笑声,道,“笨女儿,没听说过干母狗吗?公狗干母狗可不是你那样干的。”

    黄蓉指导着郭芙跪在地上,然后向前趴下,让阿黄骑在了郭芙的身上。随着郭芙一声满足的叹息,狗儿的阳具终于插到了郭芙的阴道。

    “这才是小母狗挨操的姿势嘛。”

    “嗯,嗯,我是小母狗,小逼就是给阿黄你操的,狗老公,使劲操啊,把小母狗的子宫里面灌满吧!”

    黄药师站到了孙女的面前,他此刻快到了发射的边缘。他让冯蘅和郭芙脸对脸,和狗儿操郭芙的姿势一样操弄着冯蘅。

    “外婆,外公操你的姿势也是干母狗的姿势啊。难道你也是只母狗吗?”

    “不错,我就是只大母狗,生下你娘亲这种骚母狗,又日出你这个小骚狗!孙女,你的舌头好甜啊,嗯,嗯。你外公好厉害的,等下让他操你那张小贱逼好吗”“好啊,不过他要排到后面了,我还想先让我杨大哥操弄呢。哎呀,娘亲,你的舌头舔到我耳朵了,好痒!”

    黄蓉此刻也凑了上来,祖孙三个的脸蛋靠到了一起,原本对爹爹的怒气随着身体快感的增加消散了一些,郭芙也回应起黄蓉的舔弄来。三根香舌胡乱蠕动着,香津四溢。

    小龙女仰面躺在餐桌上,双腿大开,用阴部搅弄着杨过的阳具。看到黄蓉祖孙三人的淫态,她忍不住拧了一下杨过的屁股,然后食指勾住男人的屁眼,狠狠的插了进去。杨过猛然被前妻的淫荡动作搞得马眼张开,一股精液喷射出来。

    黄蓉祖孙三人耳语了几句,齐刷刷的将脑袋冲向了我,一起媚笑了起来。

    我终于忍受不住这强烈的刺激了,我虎吼一声,在韩小莹的腔内爆发了出来。

    趁着上面的骚水还没流完,我掏出鸡巴,对着祖孙三人的脸部结合处摇动了几下,将混合过的淫液甩到了三人的脸上,“叫你们骚,我浇死你们!”

    其余三个男人有样学样,纷纷掏出鸡巴对准祖孙三人的脸蛋射了起来。三人舔弄的更热烈了,竟然争抢起脸上的精液来。

    “哈哈,你们四个老爷们竟然比不过一只狗儿!”韩小莹看的有趣,突然发现现场就剩下阿黄还没有射精,不禁调笑起我们来。

    “师傅,你竟然敢笑话我们!看我怎么收拾你!”郭靖在黄蓉的眼神鼓励下,胆子也大了起来,一把搂着了自己的师傅。

    “嗯,想收拾我?你有那个本钱吗?让我摸摸,我的靖儿有多大啊?”韩小莹的手探到了郭靖的鸡巴上,阳具顿时勃起,打在韩小莹的手上。

    “确实不小了,可以操女人了。”韩小莹心情也十分激动,被昔日自己的小徒儿搂在怀里,鸡巴对着自己的阴户,这种乱伦的感觉终于可以尝到了,“不知道厉害不?”

    “操师傅你一点问题也没有啊!看我如何将你的老逼操烂吧”郭靖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欲火,鸡巴向前一挺,滑入了师傅湿淋淋的阴道。

    “外公,你的鸡巴又开始硬了!”郭芙却将黄药师软塌塌的鸡巴含在口中,用舌头搅拌起来。身后的狗儿终于也开始发射了,郭芙觉得自己的肚子好像被灌满了,两者的结合处骚水流了一地。

    “别乱动!”黄蓉一把将狗儿和郭芙的结合处托住,“别急着退出去。狗儿的鸡鸡和人的不同,弄的不好,会卡住的。”

    “就是,蓉儿姐姐可是亲身体会啊。”小龙女看到在场所有男人的目光集中到了黄蓉的手上,有些嫉妒,调笑道,“上次阿黄的阳具卡在了蓉儿姐姐的体内,等了小半个时辰才退了出去。虽说姐姐武功高强,但保持一个姿势那么久也累的不轻。”

    “哎呀,哪有那么费劲,将这狗儿一掌拍死,阳具自然软了。那用得那么费事!”郭芙没心没肺的说道。

    “死丫头,那阿黄可是你外婆的心爱之物,你要是敢动它,外婆肯定和你拼命!”黄蓉在郭芙脑袋上轻敲了一下,对这个蛮横的女儿她也是无可奈何。

    “去你的吧!坏蓉儿。”看女儿将战火烧到了自己身上,冯蘅有样学样的在黄蓉头上弹了一下,笑道,“还不是我身体弱,只能和狗儿,羊儿啊之类的畜类交合。不像你们三个,武功高强,能和马啊,驴啊的交配。”

    在黄蓉的帮助下,狗儿的阳具软了下来,缓缓的从郭芙的体内抽出。黄药师听着几个女人讲的有趣,鸡巴早就挺了起来。他迫不及待的将鸡巴插进了孙女的小穴,全不顾那里刚刚容纳过狗儿的阳具。

    郭芙姿势没变,双腿紧收,迎接着外公的进入。她嘴上还不闲着,“啊?你们竟然和马儿交配,外婆,快给我讲讲啊。”

    冯蘅朝郭靖抛了个媚眼,果然将这个憨厚的孙女婿引了过来。冯蘅将屁股在郭靖的屁股上摩擦着,“就是你娘亲上前约我们去所谓的兽园,结果却是看她和马儿的交配表演。”

    “那马儿的阳具可真是粗大,简直和我的小腿差不多粗细。蓉儿的阴道也是特别柔韧,被插的满脸流泪,却还是兴奋的大叫。龙儿妹妹看的过瘾,却不敢和马儿交合,就让我的小老公找了一个稍小一号的驴子玩了起来。”

    其实,当时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小龙女不想和黄蓉一样,她要标新立异,讨我欢心。

    “蘅姐姐,你别忘了,你不也被那只骚胡子老山羊给操弄了吗?刚开始还说羊身上膻呢,插到后来主动去舔羊儿的嘴巴和阳具,骚样十足啊。”小龙女也不示弱,去揭冯蘅的老底。

    “娘,外婆,龙儿姐姐你们可真是骚啊,居然主动让兽类日弄。难道是你们的小老公满足不了你们?”郭芙对自己的相貌颇为自负,一直对我不喜欢上她,将她扔给自己的爹爹怨气十足,有机会就糗我两下。她却不知道自己的臭脾气才让我生厌的。

    “芙儿,这你就不懂了,吕弟那是对我们的尊重。我们也不过是想尝鲜而已,他一点也不在意,反而跑前跑后,给我们做准备,怕我们受伤。”

    “芙儿,你想过吗,你外公、你爹爹和过儿都是当世的大豪杰大英雄,我们三人为何都弃他们而去,投到吕弟的怀抱呢?”黄蓉歉意的看了郭靖一眼,继续道,“当然,吕弟天资聪颖胜人百倍,奇思妙想更是层出不穷,胸中更是有一腹的锦绣文章,还是个腰缠万贯的富翁,但这些都不是主要的原因。龙儿妹妹,你说说看,老公最吸引你的是那点呢?”

    “当然是对女人的尊重了!”小龙女毫不犹豫的说道,深情的看了我一眼。

    “对极!”看到三个男人听得入神,连胯下的动作也停了下来,黄蓉灿然一笑,“靖哥哥,当初你也对我尊重至极,但涉及到大的事情,你就固执不已,毫不动摇。我早就烦透了所谓的狗屁“为国为民”的大道理,我和爹爹一般,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那些愚民死就死了,我向来是不屑一顾的。但为了靖哥哥你,我忍了下来,但心里却是很不痛快。”

    “还有过儿,你的姑姑、师傅和妻子小龙女的处女之身被谁破的你都不清楚,傻乎乎的。龙儿姑娘淑女剑的秘密你也不知,女人的心思你一点也不知道,怎么能让你妻子满意呢?”

    “爹爹,我娘亲当初是不必死的,都是为了你而……”

    “够了!蓉儿,不要说了。”冯蘅听的心头发酸,喝止女儿。

    “蘅儿,的确,当初是我对不起你!是我贪恋武功秘籍胜过关心你,才让你那么早的香消玉殒。我不是人!”黄药师早就对妻子心存内疚,此时多年的心事被女儿拆穿,禁不住老泪纵横。

    “好了!外公,娘亲你们别说了。看看你的鸡巴都软了,孙女可是很不爽啊!”仍然是郭芙这个缺心眼的?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