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黄蓉系列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56 部分阅读

    嘴角的液体,两人嘴边引出一条条黏黏的银色丝线。

    郭靖感到自己的龟头和蛋蛋被吮吸的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不觉身心为之一畅,真想让天下人都知道自己的此等艳福。

    郭芙的小嘴虽然刚刚吹过武氏父子的肉棒,但毕竟是技术生疏,牙齿还不时磕碰住郭靖的龟头。吸了一会儿,郭芙感到嘴巴都吸的麻木了,她抬起头,看了看爹爹,“女儿吹的怎么样?没碰疼你把?”

    “不错啊。”郭靖忍住了龟头上的疼痛,“爹爹没事,你的小嘴棒极了,吹的爹爹都爽上天了”“襄儿也吹的很好!”看到小女儿撅起来小嘴,郭靖急忙安抚道。

    “爹爹,芙儿嘴巴累了,能不把休息一会儿?”看到郭靖点头,郭芙扭动身子,将白天示众的姿势亮了出来,屁股左右摆动着,嘴里说道,“爹爹,芙儿的小穴里面好痒啊,快帮帮女儿吧。”

    郭襄也停止了口中的动作,将爹爹的鸡巴在自己脸色轻轻蹭着。她看到姐姐的浪样,不禁笑了起来,手里将郭靖的鸡巴慢慢摁下去,调整着对准了姐姐的阴户。

    “芙儿,你的小穴真漂亮啊,和你娘年轻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郭靖喃喃自语,眼前这个女孩仿佛变成了黄蓉,但她可比年轻时的黄蓉淫荡多了。郭靖的阳具在小女儿的手中慢慢勾头,他试着向前插了两下,感觉着少女娇嫩的阴唇。

    “芙儿,我来了!”郭靖屁股一送,粗大的肉棒第二次进入了女儿的阴道。

    经过两个女儿淫荡的挑逗,鸡巴可是比刚才粗多了,绕是郭芙早有了心理准备,阴道里面淫水潺潺,但还是感到阴道似乎都要被撑爆了。

    “哎呀,爹爹,你快撑死我了!”郭芙大口的喘着气,阴道内的疼痛一时间让她有点喘不上气来的感觉。她双手向后撑住爹爹的腰,阻止着肉棒的继续推进。却不妨郭襄在郭靖的屁股上重重一推,郭芙“哎哟”一声,双腿一软,疼的几乎要倒在地上。

    “别动了!哎呀,疼死我了,爹爹,你的肉箫插到女儿的花心了!”郭芙感到子宫口好像也张开了,欢迎着肉棒的入侵。一股股疼痛伴随着快感涌上了她的大脑。

    适应了一会儿,郭芙的屁股开始缓缓的耸动起来,让爹爹的肉棒慢慢的抽插着自己的阴道。郭靖只感到郭芙的阴道甚是狭窄,箍的自己的肉棒舒服极了,他不禁喊出了声,“芙儿,你的小穴太紧了,夹的我鸡巴都快断了,真是妙极了!”

    郭襄在一旁看到爹爹粗大的肉茎抽插着姐姐的阴道,黑色的肉棒和雪白的臀肉相映成趣,娇嫩的阴唇不时被肉棒带出,发出了亲嘴一般的声音。想到自己也要被爹爹这样操弄,她不禁面红耳赤,心脏狂跳不已。

    郭靖看到女儿适应了自己的肉棒,觉得她动得太慢不过瘾,就抱住了她的柳腰,“乖女儿,你就别动了,让爹爹好好疼疼你!”

    肉棒开始以近乎疯狂的速度进出着郭芙的小穴,不一会儿就将久旷的郭芙带入了高潮,她嘴里大喊着,“爹爹,好好操我,使劲操,操烂我这个骚逼,好好给我止止痒!哎呀,女儿不行了,要死了……”

    随着女儿的高潮,一股股热流从子宫深处流出,剧烈的冲击着郭靖的龟头,郭靖感到一阵阵的酥麻从阳具处传来,但想到身边还有一个女儿等着自己的爱怜,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忍住了自己的快感,阻止了炮弹的发射。

    郭靖一动不动,龟头任凭郭芙的淫液冲击和肉穴的吮吸。终于,郭芙从失神中清醒了过来,她深吸了几口气,平静了下来,她回头痴迷的看着爹爹,缓缓将屁股向前移动,“爹爹,这是我这一辈子最舒服的一次欢好了,爹爹你真是太棒了!”

    女人对男人性能力的认可是对男人自尊心最大的满足,尤其这个女人还是自己的至亲:女儿。郭靖差点将鸡巴去追逐女儿的屁股,再让郭芙好好的知道自己的厉害之处。

    他的鸡巴却被另一只小手握住了,引着阳具转向了另一具酮体,“爹爹,你也要像爱姐姐那样爱我哦!”

    郭襄的阴部也湿漉漉了,她也不顾郭靖的阳具上还有姐姐的爱液,屁股朝后一顶,阴道将爹爹的鸡巴吞了进去。

    “襄儿,你好骚啊,那里都那么湿了。”郭靖站立不动,接受着小女儿的强奸,“嗯,嗯,乖女儿,你的小逼太紧了,咬的爹爹的鸡巴好舒服”“坏爸爸,不许你说那么脏的话!”郭襄双腿又紧了一下,似乎是惩罚爹爹的下流话,她可是从小就被教导要成为一个淑女,哪里听过逼、鸡巴什么的。

    虽然下午刚刚被父亲破瓜,但她下意识里面还是本能对这些下流话有些排斥。

    “傻妹妹,在交合的时候说这些脏话才过瘾呢。”郭芙虽然没听过耶律齐在床上骂过脏话,但平时也知道了这些东西,尤其是下午被武三通父子玩弄的时候,被辱骂的很是生气,但她也感到强烈的快感。

    “嗯,爹爹,用你的大……鸡巴狠狠的操弄女儿的小逼吧,比下午操我的时候还有狠才行!”郭襄试着说出了自己平时忌讳的词语,果然感到强烈的打破禁忌的快感。

    “嗯嗯,爹爹来了,操死你个骚逼女儿,操烂你个骚货,你可比你娘亲骚多了!”

    “我就是要比我娘还骚,让爹爹你这根大鸡巴好好操我的骚逼……啊……啊!娘啊,你看到了吗,女儿被爹爹操的要死了……”

    被小女儿一阵阵的骚话和紧缩的阴道勾引,郭靖再也无法守住精关,一阵热流从马眼中喷涌而出,和郭襄的淫液汇合在了一起。

    郭靖的第二股精液刚想继续射出,却被等在一旁的大女儿拦住。郭芙剧烈的扭动着屁股,嘴里喊着,“爹爹,刚才你可是没赏给我你的宝贝精液啊,快些给我啊”就在郭靖对自己两个宝贝女儿大开杀戒的时候,他的老婆也正在接受着其他男人的肉棒。

    黄蓉待郭靖走出很远之后,也起身走向了郭襄的房间。她躲在暗处,远远的看着女儿的房间。一会儿她看到灯亮了,然后窗格的白纸上人影晃动起来。

    黄蓉运功一听,嘴角露出了一丝浪笑。突然,她听到有人来了,急忙隐起了身形。

    一个男人匆匆的走路过来,但很快就停下了脚步。他似乎也听到了男女交合的声音,他将双手拢在耳边,仔细的倾听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只见他手在面前的大树上重重捶了一下,但接下来捶的就轻多了。

    又过了一会儿,那人蹑手蹑脚的靠近了郭襄的房间,竖耳倾听着房间里面的动静。一边听,一边还用手在裆部搓揉,嘴里骂骂咧咧的,“操你妈的臭婊子,居然让自己的爹爹操,真你妈的是个大贱货!操死你妈的,骚逼”

    黄蓉新传毁容行动 第九章

    此人将阳具从衣裤中掏了出来,朝着屋子的方向高高挺起。嘴里骂着不堪入耳的脏话,一边大力的搓揉着。他似乎想将自己的愤怒和欲望全部通过阳具发泄出来。这个男人正是黄蓉的女婿耶律齐。

    黄蓉看到眼前男人被自己丈夫操了他的妻子,愤怒而又无奈,只能站在屋外自慰的淫荡场景,也兴奋了起来,她的手不自觉的也伸向了自己的裆部,手指在蜜穴间拨弄。

    两个男女相隔数丈,手都伸在自己的下体,一个套弄一个扣插着。不一会儿,地面上就出现了两滩水渍,两个人的手也被弄的湿漉漉的。

    黄蓉看着耶律齐英俊的面容,痴痴呆呆的。女婿的脸蛋可比靖哥哥好看多了,不知道下盘的功夫如何?反正自己已经被武三通和狼哥操过了,再和女婿苟且一番也无所谓了。

    黄蓉刚想走上前去,转念一想,又停住了脚步。耶律齐的鸡巴可是比武三通的小多了,甚至连自己年轻时候的丈夫的也不如。这个可能是受到了芙儿的压迫过多引起的。自己贸然上前,估计受了惊吓的女婿阳具还要再小上一圈,那自己可怎么过瘾呢。

    黄蓉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她蹲了下来,褪下下体的衣物,从背后拿起打狗棍,对准自己的小穴插了进去,另一只手将上衣剥开大半,露出雪白的胸部,轻轻搓动起来。

    她嘴里轻轻的叫着,同时脚下微微用力,踩断了一根枯枝。

    耶律齐突然听到不远处“啪”的一声轻响,他急忙停下了动作,俯下身形。

    过了一会,好像没人注意自己,他慢慢的朝发出声音的地方望了过去。

    此刻月亮也从云层中露了出来,将整个院子沐浴在月光中。耶律齐看到一个女子蹲在地上,腿间夹着一根棍子,正抽插着裆部;上身一片雪白,被手上下推动,闪的耶律齐有点眼晕。朝脸上看去,耶律齐精神一振,这个不正是芙儿的母亲,自己的岳母黄蓉吗!?

    只见黄蓉盯着郭襄房间的方向,嘴里好像嘀咕着什么。耶律齐蹑手蹑脚的靠了上去,这才听清了一些,“死老公,你居然不喜欢蓉儿的身体,操起自己女儿却是那么有劲!坏女儿,居然跟你娘亲抢老公,看我不抢你的老公去!齐儿,你也不来看看,你的老婆被人弄了!来来来,齐儿,芙儿不要你,丈母娘要你!来啊!”

    听到岳母居然把自己当作自慰的对象,耶律齐的呼吸急促了起来。他又凝神倾听了一会儿,确定自己没有出现幻觉。他身形一闪,来到了黄蓉面前,“好岳母,齐儿来了!”

    “什么!?”黄蓉故意装的一副惊诧莫名的样子,手忙脚乱的去拔小穴内的棍子。耶律齐自觉捏到了岳母的短处,哪里肯依。他的手紧紧握住了打狗棍,不让黄蓉抽出。

    “岳母,刚才你不还喊着小婿的名字吗,怎么此刻见了真人,却害羞起来了?”看到黄蓉胆怯的躲避自己的眼睛,耶律齐更是相信了自己的判断。他粗暴的抓上了黄蓉的奶子,使劲揉捏起来。下身的手也开始用打狗棍去操黄蓉的小穴。

    随着他的动作,黄蓉轻声的呻吟起来,“哎呀,你可是我女婿啊,怎么能这样对你丈母娘!嗯,嗯,轻点,轻点!”

    “哈哈,丈母娘,你的奶子可真大啊,比芙儿的可是大多了!”

    “啊,齐儿,你把娘的奶子捏肿了,好疼啊。”黄蓉哀告道,眼角甚至出现了一丝眼泪,手脚挣扎起来,“我可要叫人了啊!”

    看到岳母好像忘记了她的武功比自己高,耶律齐得意的笑着,“娘,你叫啊,让大家都看看你这副骚样!”

    黄蓉好像被捏到了痛处,停止了挣扎,嘴里轻轻呻吟着。耶律齐看到黄蓉服软了,更是得寸进尺,一只手拖住黄蓉的后脑勺,将嘴巴慢慢的凑近了黄蓉的嘴巴,舌头也伸了出来。

    “好岳母,让我亲亲!”

    “不要啊。唔……唔……”

    耶律齐将自己的舌头顶住黄蓉的嘴唇,试图深入口中。黄蓉假意的牙关紧咬,却被耶律齐狠狠的在她的奶子上掐了一下。猝不及防下,黄蓉疼的张嘴想喊,耶律齐的舌头借机探进了她的樱桃小嘴,和黄蓉的丁香小舌玩起来捉迷藏的游戏。

    一会儿功夫,黄蓉的嘴巴里面就充满了唾液。耶律齐大口大口的吮吸吞咽着,还将自己的唾液也渡入黄蓉的口中。最初黄蓉拼命摇头挣扎,但随着耶律齐开始温柔的玩弄她的乳头、一边轻捏她的耳垂,黄蓉开始用舌头回应起耶律齐来。

    两个人的嘴巴粘在一起,舌头相互交缠着,一会黄蓉的嘴巴出现一个大包,一会耶律齐的腮帮子鼓起来。黄蓉的手被耶律齐引导着伸向勃起的阴茎,开始慢慢套弄起来。

    “太细了!”黄蓉一边和女婿热吻着,一边估量着女婿阳具的粗细,“怪不得芙儿不喜欢他呢,这个小肉虫插进逼里面能舒服吗?白白浪费了他那张小白脸!”

    黄蓉突然甩开了头,松开了手里的鸡巴,“齐儿,我可是你岳母,咱们不能这样!我不能对不起你岳父!”

    耶律齐看着黄蓉俏丽的面容,心里一阵盘算,大概知道了黄蓉的想法,他说道,“岳母,这可是岳父先背叛你的哦。你听现在芙儿的叫床声,被你老公操的多爽”黄蓉也听到了屋里郭芙放浪的叫声,不禁暗暗骂了声“骚女儿”,她的态度软了下来。

    耶律齐又一把搂着了黄蓉,“岳母大人,我老婆被你老公操了,我现在也要操他老婆,这不是很公平吗?”

    看到黄蓉沉默不语,也不再反抗,耶律齐将头埋了下去,陷入到黄蓉两个乳球之间,深吸了一口气,“岳母,你的身上好香啊!嗯,你的皮肤真滑,简直嫩的要出水了”耶律齐轻轻的用舌头在黄蓉的乳房上划着圆圈,一点一点向着乳头靠近。

    耶律齐边舔嘴里还故意发出“啧啧”的称赞声,不时抬头看看黄蓉,甜言美语从他舌尖流入黄蓉的耳朵,唾液也从他口中滴到黄蓉的乳房上。

    “齐儿果然比靖哥哥那个大闷蛋会哄人!我以前哪里听过这些让人开心的情话。”黄蓉心里想着,嘴里开始呻吟起来,身体也开始迎合着女婿的动作。

    终于,耶律齐舔到了黄蓉傲人双峰的顶端。早就凸起的乳头如同花蕾一般挺立,乳晕上的小颗粒也涨大了许多。耶律齐并不急,他慢条斯理的在乳头旁边的小颗粒上舔着,弄的黄蓉乳尖一阵阵酥痒,小穴里面的淫液慢慢的顺着打狗棍流了出来。

    感到逗的差不多了,耶律齐将舌头伸向了充血涨大的乳头,拿嘴唇含住,舌尖顶住乳头,轻轻的摩擦着。

    “岳母,给我点奶水喝吧。”耶律齐使劲吮吸着黄蓉的乳头,似乎真的想吸点乳汁出来。黄蓉硕大的乳房撑得他嘴巴里满满的,但奇怪的是他居然还是能将调情的话清晰的说了出来,“你的奶子我可是做梦都想摸啊。嗯,比芙儿的奶头可是好玩多了”黄蓉一只乳房被女婿用嘴巴含住,另一只被一只大手玩弄着。她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身体前倾,似乎想将乳房整个塞入女婿的口内。

    “齐儿,你好坏啊,别提芙儿好吗?”听到耶律齐拿自己和女儿比,黄蓉被这种乱伦的快感淹没了,同时也感到有点内疚。

    “好了,我不提她。”耶律齐想到昨晚上没有玩到的美艳岳母马上就要被自己按到胯下操弄,感到鸡巴又涨大了一圈。他将手伸到黄蓉裆部,捏住打狗棍,“岳母,这个家伙弄的哪有我这根真家伙过瘾!”

    他猛的将棍子从黄蓉的阴道中抽了出来,带出了一股淫水,“哎呀,骚岳母,看看你的骚水流成河了!”

    黄蓉看到女婿的鸡巴好像比刚才粗了一些,正冲着自己湿淋淋的阴户点头呢。她不禁一阵颤抖,传音对郭靖说,“靖哥哥,蓉儿可是要被女婿的鸡巴给操了!”

    郭靖早就听到了屋外妻子和女婿的对话,心里充满了矛盾。他反应迟钝,但并不是个傻瓜。他已经明白了聪明伶俐的妻子的用意。

    此时的襄阳城里,有一支名为合欢教的教派迅速的蔓延发展着。这是一个崇拜送子娘娘的小教,到了异世界后反而符合了人们的求子心理,迅速壮大起来。这个合欢教鼓吹男女生殖器象征着阴阳两界,代表着至高无上;男女交欢是人的本性,符合人传宗接代的本能,是一件最值得赞美的事。

    郭靖和杨过暗中调查过,送子娘娘的前身是后蜀国王孟后主的妃子花蕊夫人,被本朝开国皇帝赵匡胤抢到后宫,仍不忘故主,携带着孟后主的画像以为思念。被赵匡胤发现后,花蕊夫人急中生智说“所挂张仙,送子之神,蜀人皆如”。事情败露,她被赵匡胤赐死,鲜血染红了院中的芙蓉花。这个故事成了传说,被一些求子心切的善男信女们尊为芙蓉花神。

    芙蓉花神?难道是妻子在背后支持甚至参与了这个合欢教吗?这个念头曾经在郭靖的脑海中闪过几次,现在看来,自己的怀疑还是有些道理的。

    到了异世界,受空气中无处不在的淫亵气息的影响,每个人内心深处的性交欲望被慢慢的开发了出来,这应该是城中每个人都慢慢的开始放荡的原因吧。

    虽然不是十分确定这个答案,但郭靖和黄蓉他们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在这种气息影响下,依稀残存于人们记忆中的道德只能是是束手无策,人们干脆遗忘了伦理纲常,放情纵欲。

    妻子安排自己替小女儿开苞,又设计了大女儿,这可都是自己平时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那股邪念。蓉儿果然冰雪聪明,猜到了自己真正的不可告人的想法。

    相应的,蓉儿也有自己的秘密和欲念。郭靖却猜不出来,妻子是求子心切呢?还是对别的男人的阳具更感兴趣?

    的确,玩弄别人的妻子是挺爽的,但此刻却是自己的妻子要在别的男人胯下承欢了。

    郭靖听着妻子娇嗔微微,想象着她只对自己展现的风情正对着女婿呈现,不觉一阵醋意涌上了心头。他没有回答妻子,只是默默的加快了活塞运动的频率,将胯下不明真相的郭芙操的大声呻吟起来。

    听到芙儿近乎癫狂的叫声,黄蓉微微一笑,靖哥哥吃醋了。她感到阴部被顶了一下。低头一看,只见一根火热的肉棒在轻轻触碰着自己的阴户,龟头上男女的淫液连在一起,在月光下闪着微微的光。

    耶律齐轻送屁股,挑逗着岳母的肥嫩的阴唇,就是不叩门而入。他知道岳母早已情动,等待着他的进入。为了报复岳母昨晚上对自己的戏弄,耶律齐强忍住欲火等待着岳母开口。

    “坏齐儿,你快点啊!”黄蓉哪里不知道耶律齐的意思,刻意的逢迎催促道。

    “岳母大人,让我快点干啥呢?你要说清楚些”“你快点……快点那个吗!”黄蓉故意装的羞涩的样子,看到耶律齐还是不紧不慢的耸动臀部,体内的酥麻再也抑制不住了,忙道,“坏齐儿,就是快点操我!操我的逼!”

    这个操字一出口,黄蓉感到一种背德的爽快感觉,下体终于被塞入了盼望已久的肉棒。

    “骚逼岳母,看我不操死你!”耶律齐终于亲耳听到了岳母的哀告,鸡巴往前一松,进入了岳母滑溜溜的阴道。

    黄蓉的阴道比郭芙的松了一些,但身下女人高高在上的地位和岳母的身份及比自己聪明的头脑,平时给了耶律齐巨大的压力和诱惑力。此刻黄蓉的身份和睿智却给了耶律齐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他使劲的操弄起来,将两个人推向了欲望的巅峰。

    “操你妈的芙儿,你看到了吗?我操上你妈了,你的娘亲的小逼被我这根鸡巴给操着呢!”

    “看你妈的小逼可真紧啊!把她女婿的鸡巴都要整个吞吃了!”

    “芙儿,平时你和你娘不都是挺正经吗?上午你还不是被狗子一泡尿给浇的骚水直流?你的娘亲可也是个骚货啊,昨晚上你娘还装纯洁,摸都不让我摸!结果今天晚上就被狗操了!现在也还不是给我操到了?”

    “岳母啊,你他妈的不是赛诸葛吗,还不是一样张开双腿求着我来日?!”

    “看看你那个骚样,简直他妈的比娼妓营里面最下贱的婊子还要烂!看我不把你个骚货的小逼给日穿!”

    “嗯,嗯,好女婿,大鸡巴女婿,你太坏了!操完了女儿的逼又操她妈的逼!啊,啊,操的你妈爽死了!顶住妈的子宫了,你太会操女人了,我的小逼要被你操烂了!”

    “昨晚上我就应该让你插进来了,结果今天便宜了武三通那个老家伙!更是被个大狼狗给狠狠的操了!我他妈的就是个烂婊子、最下贱的娼妓!快惩罚我,把我的逼给日穿吧!”

    像在比赛一般,岳母和女婿在屋外将下体紧紧连在一起,屋里父亲和女儿用同样的姿势日弄着。

    这样操弄了约有一刻钟时间,耶律齐最先败下阵,往岳母的阴道里面射了几股阳精。屋里郭靖也不再忍,将自己的子孙汤射入了不知道高潮了几次的郭芙,感到有点言犹未尽,郭靖转身又抱起了早看的口干舌燥、赤裸裸的小女儿,一口咬住了郭襄娇小的乳房。

    黄蓉却没有高潮,耶律齐的阳具比丈夫和武三通的差远了,不能给她最充实的感觉。看到女婿这么快就交了货,鸡巴软了下来,丈夫的性致却是高涨,居然又开始和襄儿亲在了一起。难道和女儿的交欢让丈夫回到了年青时代吗?

    黄蓉用阴道夹了夹女婿的阳具,但耶律齐正自回味岳母的淫荡表现呢,根本没有理会岳母的暗示。

    黄蓉看到自己算计、挑逗了半天,耶律齐还是烂泥扶不上墙。他不仅阳具细、短不说,操弄的时间也比不过如今的丈夫。看来小白脸不一定是床上的猛士啊。

    黄蓉面色不愉,小声骂了句“银枪蜡杆头”。耶律齐听了,顿时羞愧难当,还有些怒气。但他看到了黄蓉的表情,只能强压住怒气。黄蓉意兴阑珊的将衣服穿好,也不理会女婿,径自走了。

    黄蓉走在路上,感到阴部的空虚感越来越强,迫切的想找个东西塞进去。

    难道又要像以前靖哥哥不在身边时一样,在自己的研究室内用假阳具满足自己吗?黄蓉闷闷不乐的想着,脚步也慢了下来。

    突然,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狗的吠叫声,黄蓉眉头一展,心里有了算计。

    黄蓉新传毁容行动 第十章

    郭府东边一间屋子里,正上演着一活幅春宫。一个赤裸的少妇双腿弯曲,四肢着地,趴跪在地上。她脑袋向上抬起,正努力吞吐着面前男人的粗大的阳具。

    那根粗大的阳具显然已经发射过,因为女人的脸上浓白的液体正顺着脸部的曲线慢慢滑下。那纤细的柳腰被两只黑色的爪子紧紧抱住,一只红色的舌头正流着口水,嘴里还“哈吃哈吃”的喘息着。

    没错,少妇身后正是府里的看门狗阿黄。它将身体全部趴在少妇的身上,下体的大鸡巴正奋力抽插着少妇的阴道。两者结合处淫水四溅,不知道是狗的淫水多还是少妇的多些。

    “嗯,嗯,爹爹,阿黄操的我好舒服!”少妇吐出了口中的阳具,一脸舒爽的表情,一双桃花眼水汪汪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比爹爹你操的都要爽!”

    郭府的大管家郭仁一脸亢奋,呼吸急促,心里却是暗暗叫苦。面前这个少妇美艳无双,心肠却是毒辣无比。刚刚和自己偷情时,自己以为已经征服了少妇的身心,口中也就没有了遮拦。

    岂料自己骂了一句这个少妇“跛子”,却被她狠狠的在小腹处摁了一下,疼的自己当场就瘫软,在冷冷的地板上躺了一个整夜,任凭自己怎么哀求也不理会自己。

    这个少妇就是杨副城主的三夫人陆无双,平时看起来是英姿飒爽,一副将男人不放在眼里的样子,不知怎么竟会扮演自己低贱的儿子狗子,还勾引上了自己这个名义上的爹爹,在自己的胯下辗转承欢。

    郭仁现在可是对陆无双言听计从,哪里还敢有半点执拗。那陆无双好像也贪恋郭仁比一般人大些的阳具,老是半夜爬上自己的床,将自己的妻子点了昏睡穴,丢在一旁。可虑的是此女的武功高强,并且欲求无度,常常用她那修长圆滚的大长腿将自己的阳具折腾到萎缩、无法勃起才肯罢休。不过明天她终于要走了,自己的苦难日子要结束了。

    “双儿,只要你舒服,爹爹就也舒服了。不过,你可要当心自己的身子,别把自己弄伤了。”嘴上说的可是不敢和心里想的一样,郭仁假惺惺的劝戒道。

    “呵呵,爹爹放心,双儿毕竟是练过武功的,小穴还是有点韧劲。哪里轻易就被狗儿操坏了。这个狗儿鸡巴上还沾着你们郭夫人的骚水吧,你要不等会舔舔?也好尝尝黄大帮主的滋味。”

    想到自己的主母居然也被眼前的大黑狗操过,郭仁的鸡巴抖动了几下,差点从陆无双的嘴巴脱出。黄蓉那绝世美貌被阿黄操弄的淫荡样子出现在眼前,郭仁不禁加大了抽插的力度。

    “哈哈,你是不是想操你们的郭夫人啊?我一说这些你就鸡巴乱颤”“郭夫人可是咱们的城主妻子,岂能被我等下人染指?”心里想着主母的月貌花容,郭仁不禁把胯下的女人当成了黄蓉,在陆无双的嘴里又射了一发。

    猝不及防之下,陆无双剧烈的咳嗽起来。但她不怒反喜,咽喉吞咽几下,将自己便宜爹爹的全部精液吞下了肚。

    于此同时,大狼狗阿黄也感到了鸡巴被狠狠的夹了几下,比自己以前交合过的母狗的阴道夹的都要有力。一阵爽快感直袭脑门,它后腿在地上乱刨,尾巴高翘,一股浓液从它龟头处球状的突起喷涌而出,直灌入了陆无双的子宫。

    狗儿的精液要明显比人类的多,很快就将陆无双的子宫灌满,开始顺着阴道往外流出。陆无双感到子宫处被热乎乎的液体冲击着,背后狼狗的爪子狠狠的在脊梁上抓了下来,巨大的快感让她一阵失神,也配合着狗儿的高潮进入了愉悦的巅峰。

    郭仁看到眼前的女人和狗儿身子一阵乱颤,突然静止下来。女人双眼微闭,面色潮红,好像在仔细回味刚刚的爽快滋味。想到这种表情从未被自己操弄出来过,他不禁有些嫉妒起阿黄来。

    陆无双就这样静静的趴着,感受着嘴里的鸡巴和阴道内狼狗的阳具。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抬头说道,“爹爹,你也别灰心。你可知道,那黄蓉可是咱们教主认定的……”

    “好你个陆无双!竟然躲在这里,挑逗我府管家,勾引我家狼狗!你该当何罪?”门口突然传来了一声轻笑,一个女人甜美的声音响了起来。

    郭仁抬头一看,居然是自己刚刚意淫的对象黄蓉站在门口,正双目圆睁,恶狠狠的盯着陆无双。吓得他本来就软却的鸡巴更是缩成了一团。

    陆无双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扭头道,“伯母,我也是看你刚刚被阿黄操弄的很是舒服,禁不住也想试试。怎么,伯母你吃醋了吗?”

    黄蓉被陆无双说的淫话臊的脸色涨红,但却无法否认自己内心的嫉妒。想到自己刚刚去府门口的狗棚里面居然扑了个空。郭仁这个狗奴才竟然捷足先登,抢先一步将阿黄这只大鸡巴狗拉到了这里,供陆无双淫乐。

    黄蓉缓步走近陆无双,看到阿黄的鸡巴仍直直的插在女人的小穴当中,人兽结合的地方不停的往下滴着浓稠的液体。陆无双的小腹微微鼓起,显然是被狗儿的精液灌的满满的。想到自己居然错过了被精阳灌满子宫那种甜美感觉,黄蓉更是心头火起。

    黄蓉知道狗的鸡巴要等上好长时间才能软小,从母狗的阴道中退出。而再往郭仁的下体看去,那只鸡巴居然比自己女婿的还要细小,心中的欲望却是无从发泄,只能气咻咻的责问陆无双道,“双儿,你怎么能在我们府内如此行事,传扬出去却是对过儿很是不利。难道说过儿就不能满足于你吗?”

    “过儿的身体当然是能把我搞爽了。不过偶尔换换口味也是不错嘛。”陆无双拿手轻轻拨弄着郭仁的阳具,调笑道,“伯母,你看看把我爹爹吓的,都阳痿了。以后爹爹不能人道,可是你的缘故哦。”

    “呸,你们个奸夫淫妇,居然真把自己当成了父女两个啊,好不害臊!”

    看到眼前两个雄性的阳具明显的不能再次勃起,陆无双还在调侃自己,黄蓉失望的退出了房间,“你们三个就好好的交配吧,明天陆姑娘可是要回杨府了。还有,陆无双,有些话你可不能乱说啊,我还没答应做你们那个劳什子蓉神呢”怎么办呢?府里面能够满足自己的阳具可是不多了啊。突然,她回想起了芙儿受罚时下人的议论,不是有个号称那里长的天赋异禀的刘大哥吗?

    那个人叫刘猛,不是郭府的嫡系家奴,是外请的襄儿和破虏的先生。他可是单独一个房间,相貌看起来也是不赖。刘猛刘猛,不知道下面的家伙猛不猛?

    想到动情处,黄蓉寂寞了一个晚上的小穴居然一阵酥麻,花房处湿润起来。

    刘猛的房间里面也亮着灯。黄蓉慢慢凑近,却发现屋子里面好像有女人的声音。仔细听来,居然是耶律燕在说话。

    “猛哥哥,你的鸡巴可真是厉害啊,插的深不说,还粗实异常,插的妹妹的小穴满满的,好充实哦。都让妹妹丢了三次了,还是这么威猛。来,别心疼我的烂逼,使劲操。”

    “小婊子,你的小逼还是很紧啊。看来武大郎没有好好开垦你这块好地啊。嗯,嗯,舒服!”

    “哼,那个没用的货色!阳具短小,人也长的丑陋。再加上有个混账爹爹,自己犯事将两个儿子牵连进去,我看是在襄阳难以翻身了。不说那些扫兴话了,好哥哥,你的手再使点劲,好让我的奶子喷点奶水喂你喝。”

    “嘿嘿,小骚货,看我不把你奶子挤烂!”不知道刘猛动了哪里,耶律燕发出了一声尖叫。屋里男人的呼吸声和床板的吱呀声骤然急促起来,过来一会儿,女人慵懒的声音传了出来,“猛哥哥,刚才燕儿要死了。你的阳精好像是要把妹妹的肚子冲烂。”

    “小婊子,你再给我讲讲晚上在大堂里面的情形吧。那个完颜萍是怎么被你公公操弄的?郭夫人被狗操的狼样和襄儿舔弄她爹爹鸡巴的骚态,你可要好好给我讲讲!”

    “你真坏!吃着碗里瞧着锅里,我哪点比那些骚货们差呢?”好像是哪里被顶了一下,耶律燕求饶起来,“别顶了,我都肿了!好好好,我说我说!”

    “那个武三通啊,掏出自己的大鸡巴就插进他儿媳的口里,完颜萍当时口里不停往下流着口水,拼命挣扎,却哪里挣脱的开?……后来,郭夫人就在大狼狗的操弄和狗儿的夹击中开始反击……”

    黄蓉在外面听到耶律燕添油加醋的大讲自己的被狼狗日的窘样,不由得暗暗咬牙,却是不好意思和自己徒弟的媳妇争抢鸡巴。但她的双腿却违背她的心意,牢牢的钉在地上,耳朵更是高高竖起,听着屋里的动静,大腿夹的紧紧的,不自觉的扭动起来。

    不一会儿,屋里刘猛听的兴起,又开始新一轮的盘肠大战,黄蓉这才清醒过来。暗啐了一声,离开了刘猛的屋子。

    只剩下一个地方可去了。今天晚上武三通被暂时关押在郭府的思过堂,负责看守的是陆无双和程英姐妹俩。程英这个小丫头可是贤淑的紧,想必不会去勾引武三通吧。

    思过堂内黑洞洞的,但那张单薄的木板床上,却有一个男人打呼噜的声音。

    黄蓉一阵兴奋,自己的小穴终于找到对手了。但那男人的呼吸声却是沉重无比,和一个完全没有武功的常人一般。黄蓉心头升起一丝疑虑,她打开火折子,凑近看去,那人确实是武三通,但却显得面容憔悴,苍老无比。

    武三通被亮光惊醒,他也不睁眼,道,“程姑娘,你就别逼我了。我都被你搞的泄了七八次了,我的内力全被你吸走了。剩下的那点双修经验可是我拿性命换来的,除非你让你们教的芙蓉两个神女同时来伺候我,我才会和盘托出的。”

    窗外一声轻笑,黄蓉一个箭步来到门外,却发现是程英,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似乎看透了自己的目的。黄蓉脸上一热,嘴里却是不肯服输,道,“你们怎么能监守自盗,将武三通的内力全部吸走呢?”

    程英也不答话,做了个手势让黄蓉跟着,她转身走进了隔壁的房间。

    “黄伯母,不知你发现没有,根据昨天晚上武三通提供的双修办法,对于那些武功相差悬殊的人,根本无法吸收内力高的人的功力。我昨天晚上试着和过儿修习此法,却发现过儿吸取我的功力如探囊取物一般,但我却根本吸不动过儿的内力。更严重的是,吸取的内力不知怎么过了一会儿就消失了,不会增加自己的功力。武三通有些事情并未完全交代清楚啊。”

    “所以你们就过来逼问武三通?你怎么不和郭城主商量呢?”

    “刚刚我去你们屋子里面,却是一个人也没有。不知道你们去哪里了?事急从权,我就擅自做主了。”

    黄蓉当然知道自己刚才干什么去了,她也不解释,打岔道,“那你是什么都没有问出来吧?”

    “嗯。这个老匹夫死活不说,非要你和龙姐姐一起去伺候他才肯说呢。他那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我想黄伯母身份高贵,龙姐姐冰清玉洁,哪里能接受那个老色狼的侮辱呢?我软硬兼施,但就是无法打动他。”

    “哦?”黄蓉听到武三通的妄想,心里却是一跳,“事关重大,如果我们能将城外野兽的功力全部吸收并融入自身,那襄阳城的安危就不是问题了。实在不行,我……我个人为襄阳的百姓做点牺牲也算不得什么。”

    “郭伯母果然深明大义,程英这里先替襄阳的百姓谢过您了!”程英一本正经的给黄蓉鞠了一躬,弯腰时脸上带了一丝促狭的笑容,“就是龙姐姐哪里有些麻烦。”

    黄蓉当然知道眼前女子的心思,她是在笑话自己嘴里说着为了百姓,其实为满足自己的性欲而已。但性欲大炽之下,她却顾不得那么多了。“莫非龙姑娘的洁癖还未好转?依我看来,那些纯属无理取闹。我这里早有一番说辞,必定要龙姑娘乖乖听话。”

    “伯母,那龙姐姐可是我家夫婿的心头肉,你可不能伤害于她啊。”程英早就对杨过宠信小龙女胜过自己和陆无双大有不满,嘴里却是另一番说辞。

    “你放心,我连一根汗毛也不会伤到龙姑娘的。只是想法解开她的心结罢了。”

    看到程英点头微笑,黄蓉却感到有点不对劲,“哎呀,我算被你们装进去了,这样不算是答应加入你们教,做那个蓉神了吗?”

    “伯母,我们教现在蒸蒸日上,需要大量的人才啊。并且我们只是想追求肉体的快乐,根本不想对襄阳城的主宰者造成什么冲击。我们就是想活的开心一些罢了。这个不也是伯母你的意思吗?你加入我们合欢教,以后可是接触到很多好玩的事情、各色的阳具哦”“看你个程英,居然满口都是阳具什么的,好不知耻!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巴。”黄蓉故作生气状,但眼角还是露出了一丝笑意,“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们教主是那位了吧?”

    “正是我们的副城主杨过啊。伯母你不也早就猜到了才对吧。告诉你个秘密哦,我家夫婿的鸡巴可是比武三通的又粗大不少,肯定会让蓉神你欲仙欲死的”看到黄蓉眼神迷离,似乎已经被杨过的鸡巴插到了,程英抿嘴一笑,“伯母,明天早上我就和龙姐姐一起过来,到时候可要看您的了。”

    这个晚上整个郭府里面最失落的人除了武氏三父子,其次就是我们的郭夫人了。最终她还是在自己的研究室内用假阳具满足了自己火热的欲望。

    翌日清晨,杨过带着三个老婆来到了郭府。将一干犯人押解出去示众,到午时问斩。期间,陆无双说道她负责的娼妓营缺少人手,建议将武三通的小妻子吕倩儿废掉武功后编入娼妓营充实人手,郭靖他们当然是满口答应了。

    黄蓉的卧房内,黄蓉和小龙女促膝而谈,其他诸女会意的离开了房间。

    “……龙姑娘,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吗?”黄蓉苦口婆心的开导着小龙女,试图让她接受芙神的身份。

    “伯母,我知道你们也是为我好。但我确实没办法啊。除了过儿,那些男人一靠近我,我就感到呼吸困难,老想一脚将他们踹飞。曾经有仆人给我倒水被我踢死的!就是过儿,婚后也是挨了我不少拳脚呢。”小龙女眉头紧蹙,一副病西施的模样。

    黄蓉窒了一下,心里衡量一番,终于下定决心。隐蔽的朝外面做了个手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