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黄蓉系列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55 部分阅读

    郭芙此刻哪有功夫去理会武修文对自己脸蛋的侮辱,她拼命的咳嗽着,似乎这样就能将喉部清理干净。黄蓉看到女儿辛苦的样子,怜惜的伸出了一只手运力拍打着女儿的后背。

    “修文,你可真不给爹爹长脸,这么快就不行了!”

    “爹,我还没过瘾呢,不信你看!我这里又开始硬了!”

    “那好,你从后面来吧,这次的精液可全要射到芙儿的阴道里,绝不能浪费了!”武三通吩咐着儿子,手却将黄蓉轻轻抱起,让她面对着郭芙。

    “好蓉儿,好娘子,你的夫君我可是欲火难耐了,咱们就现场给小辈们表演一番如何?”

    武三通去褪黄蓉的衣服,自知难以幸免的黄蓉假意去阻挡,却是半推半就。

    一会儿黄蓉身上就剩下了上身的亵衣。那件菱形粉红色小肚兜哪里裹得住黄蓉胸前的那对巨乳。

    黄蓉的胸部高高鼓起,那对丰满的豪乳至少有一半裸露在外面,两颗雪白浑圆的肉球简直要破衣而出。在武三通的色手的动作下,肚兜随着乳房上下弹动,显得格外诱人。

    顺着武三通的手,黄蓉那纤细的腰肢,肥硕的臀部和修长的美腿纷纷沦陷。

    最后,武三通将手从后面抱起黄蓉,手放在了她的腰部。

    武三通的鸡巴从黄蓉的两腿之间探出头来,正对着郭芙的脸蛋,“芙儿,今天上午我不是跟你说要操弄你娘吗?现在你给我看清楚些,我是怎么操的!”

    “哎呀,好羞人啊,你居然要当着芙儿的面……”黄蓉羞得无地自容,没想到自己第一次给丈夫戴绿帽子居然还要女儿在眼前看着!

    “这有什么啊?咱们本来就是夫妻,丈夫的鸡巴探探妻子的小逼,那不是天经地义?哎,你的毛太多了,磨的我包皮都开始疼了!”武三通继续挑逗着黄蓉,一只手开始揉弄那对大乳。

    郭芙听着眼前男女的淫荡的话语,突然感到屁股沟里面一阵火热,原来是武修文将肉棒凑了上来。武修文看着眼前的美景,爹爹的鸡巴在师母的阴道上摩擦着,却并不进入,只是去戳弄着师母的阴唇,自己的鸡巴也着急的找起郭芙的肉缝来。

    武修文的龟头顺着郭芙的阴毛慢慢摸索,终于找到了一个软乎乎、湿漉漉的洞口,他的鸡巴禁不住一阵乱跳,使劲向前捅去,嘴里乱喊起来,“芙儿,我的鸡巴来了!”

    郭芙只觉得一根火热粗大的铁棒插入了自己的阴道,比以前进入的阳物不知粗了多少。虽然阴道里面已经湿了,但那种撕裂感还是疼得她“哎呀”的叫了起来。

    “乖女儿,不怕啊,一会就好了!”黄蓉伸手摸着郭芙的头,安慰道,看着武修文说,“你也温柔点好吗?看把芙儿疼的”“是啊,修文,像我这样,先把女人的逼给弄湿弄润了,插起来才舒服!”

    武三通也不着急,继续挺着龟头去磨黄蓉的小腹。黄蓉的小逼也开始有液体渗出,和武三通的龟头上的淫液粘在一起,发出了亲嘴一般的声音。

    武修文看到眼前的淫靡景象,鸡巴感受着郭芙那仿若处女一般的阴道,嘴里喊着,“芙儿,你的逼好紧啊!”

    “是不是你那个无能的老公根本就插不动你啊?”

    “你以后小逼痒了只管来找我,哥哥我愿意为你精尽人亡!你妈的逼如果痒了,我也愿意效劳啊!我操死你妈个烂逼!啊……芙儿,你喷的我好舒服啊!”

    随着一声呐喊,配合着郭芙的高潮,武修文也射出了滚烫的精液。

    郭芙听着武修文骂的难听,脸上羞愧,身体却渐渐的热了起来,再也受不了武修文鸡巴的插弄,被操得全身发软,无法控制的抽搐起来,喷出了今天的第二股阴精。她浑身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武修文缓缓抽出软下来的鸡巴,示威性的在郭芙和黄蓉面前甩了几下,“芙儿,老公我表现如何?”

    却不料头上挨了武三通个栗子,“丢死咱武家的人了!还没两下就交货了,得意个屁啊!”

    “修文,你赶紧去报到听用吧。”黄蓉看着武修文淫邪的目光在自己小腹和胸部盘旋,也忍不住开始赶人了。

    “师母,时间可是没到呢,我可是想看看你和爹爹如何的交欢的。”武修文腆着脸,就是不走。

    “修文,芙儿,现在你们可看清楚了,我和你娘是怎么配合的!”武三通感到时机差不多了,挺棒就想进洞。

    “别啊,武哥,你还没讲完你的故事呢?”黄蓉用手握着武三通的肉棒,不让他乱动,随即又讨好般的轻轻搓弄起来。

    “哼哼,你个臭婊子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等下让你哭都哭不出来!”武三通心里骂着,表面上却是笑眯眯的。

    “没啥了,我当时福至心灵,想到自己年轻时曾经和三娘一起研究过一段双修大法,就运用起了双修功法去对抗雌兽阴部的吸力,没想到竟然将雌兽活活吸死,功力也传到我的身上。我趁着天黑逃了回来”“好了,我的故事讲完了,信不信由你。”武三通看到正在皱眉思索的黄蓉,趁机将鸡巴从她的手中抽出,对准阴道狠狠的插了下去。

    此时郭芙的脸正好在武三通和黄蓉肉体交合处的下方,透过精液斑斑的眼睛,她仍看到一根巨物狠狠的插进了母亲的阴道,她甚至能听到被挤压的空气和液体从肉缝和肉棒的细微缝隙处逃出来而发出的嗤嗤声。

    母亲的阴道里面肯定也早就流水了,要不怎么能有这么多的水落到自己的脸蛋、鼻子和嘴巴上,有些甚至顺着嘴唇流到了嘴巴里面。郭芙却根本不想闪躲,她整个人仿佛已经麻木了。朦胧中她看到母亲被插的胸部猛的一挺,嘴里发出了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呻吟声。

    在郭芙的身后,武修文终于看到爹爹的鸡巴插进了师母的阴道,淫水四射。

    他的肉棒又开始硬了起来,他扶起郭芙的头,将她的眼睛对着师母的小逼,然后将自己的鸡巴插到了她的嘴里面,跟着父亲的节奏开始抽插起来。

    黄蓉此刻却是羞愧和快乐同时撕搅着她的脑子。两个女儿和丈夫及仆人仿佛此刻都盯着了自己和武三通的交合处,而男人那圆球状异物比下午丈夫的肉棒还要长,深入了子宫深处,甚至有种身体要被利器戳穿的感觉。

    终于给靖哥哥戴上绿帽子了!那种违背道德的造成的阴道瘙痒和从未有过的快感从下体处传来,她再也不去考虑什么伦理道德,大声的呻吟起来。

    “芙儿,你看看你妈妈,简直是个臭婊子,被我插的多爽!你他妈的还和我儿子装的有多清高似地,还不是被我们父子操的嗷嗷叫?”

    “芙儿,你的小逼可真紧啊,是不是郭靖没好好的使用啊?”

    听着武三通的污言秽语,黄蓉却突然感到身体一阵发软,一丝寒意袭来。

    她看到武修文身体一软,倒了下去,远处郭靖的脸色通红,一头的汗水,好像正在努力对抗着什么,襄儿和芙儿则是瘫倒在地,一动不动。

    黄蓉感到自己的内力好像失去了控制,自己原本充满活力的身体好像软了下来,她终于不情愿的承认,自己中毒了!

    “呵呵,郭夫人,看来你也知道了。”武三通并没有停止鸡巴的动作,反而加快了速度。

    黄蓉并不回答,她努力想去运用心法,转动内力,却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她的阴道却因为紧张更加的收缩起来,夹的武三通直喊舒服。在武三通的有心放水之下,一股精液直接浇到了黄蓉的子宫。

    “嘿嘿,这下郭夫人你满足了吧?满满的一管阳精!”

    黄蓉却是一点快感也没有,她自知无力恢复武功,放弃了运功抵抗。她看了看站得好好的几个仆人,道,“郭仁、郭梅、郭安,你们都背叛了吗?”

    “哈哈,黄夫人,想不到武林人称赛诸葛的黄帮主竟然栽到了我的手里!”

    武三通嘲笑道,他也不心急,等待着黄蓉体内自己精液的药性发作。

    郭安眼中闪过一丝不安,他可是灰袍人的心腹,知道武三通擅自更改了计划,但却不敢质问武三通,只想着怎么去通知自己的主人。

    郭仁却着急的说道,“主人,我的儿子……”

    “嗯,此事你功劳不小,郭梅,去把狗子带来。你放心,黄蓉还没伤害于他。”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黄蓉问道。

    “呵呵。今天上午我找郭仁,谈了谈伙房购买食盐的事情,他根据我的推荐进了一批食盐。你当然会知道这件事,中午还装着去厨房做饭,亲自检查了那批食盐。”

    “你却没想到,那批食盐一点问题没有,根本就是个障眼法。我另外找人将“血余”的汁液涂抹在了盘子和筷子上。”

    “血余的汁液无色无味,你们自然品尝不出来。但血余却是没有毒性的,你们又是如何中毒的呢?”

    “答案就在这蜡烛里面!我在里面放了“水蜈蚣”的粉末。两种本来都是无毒的东西碰到了一起,在这个世界可就变成了剧毒的东西。”看到黄蓉惊诧的样子,武三通得意极了。

    黄蓉此刻心里却是追悔莫及。她早就知道了灰袍人和武三通的勾结和计划,但她却自认为聪慧过人,能将两个愚笨的家伙玩弄于股掌之中。没想到武三通和灰袍人面和心不和,居然提前发动,将她和丈夫诱入陷阱。

    “不能放弃,还有机会的!”黄蓉突然感到内力好像慢慢的恢复了控制,信心又高涨起来。

    武三通感到怀里的美妇精神又振作了起来,嘴角不禁挂上了一丝冷笑。

    “哎呀,狗子,你还活着啊!”郭仁看到了儿子,急忙扑了上去,上下端详着。

    狗子看到大厅里面的情形,直指黄蓉道,“这个漂亮女人说要煽了我,还打我,她是个坏女人,爹你可要给我报仇!”

    黄蓉新传毁容行动 第七章

    郭靖今天晚上可算是除了郭芙最难受的人了。看着老婆被武三通色手玩弄,女儿给武修文口交,他的心里酸溜溜的。幸亏小女儿在旁边柔声细语,小手不停在他身上抚摸,才转移了他不少注意力。

    后来武修文开始正式操弄郭芙,武三通也将鸡巴放在了老婆的桃源洞口,随时会让自己当活王八,郭靖气愤至极,心脏砰砰乱跳起来。但他的阳具却是挺了起来,被郭襄高兴的用手套弄着,不时还用嘴吮吸。

    当武三通的鸡巴终于插进了老婆的阴道,郭靖的心反而放了下来。哎,绿帽子还是戴上了,并且是当着自己的面干的。老婆冲自己抱歉的望一眼,看那样子,估计上午将小女儿送入自己怀抱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一刻吧。但老婆你也不能表现的那么骚啊,和以前床上的蓉儿可是判若两人。

    郭靖心神激荡之下,竟然没察觉毒性已经开始在身上蔓延。等他反应过来,只能勉强护住心脉,自保而已,更谈不上解救妻女了。

    黄蓉此刻信心却是高涨起来,她感觉自己的内力全部恢复了,武三通这个跳梁小丑哪里是自己的对手!但马上武三通的话将她的心又给打入了无底深渊。

    “郭夫人,你现在武功是不是恢复了?我的精液很管用吧?既能让你爽上天,还能解你的毒。不过,你的水蜈蚣的毒解了,但又中了我的媚毒!这种毒的作用是让你听我的话!你现在乖乖站在那里,不许动!”

    黄蓉哪里肯听武三通白活,她刚想运功奔向武三通,却被武三通的一个命令弄停了下来。她只觉的眼前的武三通变成了爹爹、变成了娘亲、后来又变成了靖哥哥,仿佛他就是自己最最信赖和可依靠的人,自己应该听他的话才对。

    但残存的一丝理智告诉她,必须赶快解决掉眼前的男人。她呆立原地,脑子里面开始一场战争。

    “哈哈哈!倩儿给我的药果然管用!”武三通看到黄蓉的样子,不禁想到自己的小妻子吕倩儿,心神不由的一松。

    “爹爹,我能不能像上午一样,跟这个坏女人交合一番?”狗子看来对黄蓉打了自己一事念念不忘,但他的报复方法却是让武三通大笑起来。

    看着郭仁恳求的眼神,正在闭目抗毒的郭靖虎目圆睁,瞪着自己,武三通心头得意,他对黄蓉说,“蓉奴,去舔舔狗子的鸡巴!”

    郭靖看着老婆像患了梦游症一样走向狗子,不禁喊了起来,“蓉儿,快停下!”

    黄蓉却是完全的被药迷住了头脑,虽然她知道眼前最要紧的事是将武三通杀掉,但大脑发出的命令却是走向狗子,给他舔鸡巴。

    狗子迫不及待的想掏出鸡巴,却死活解不开裤子上的扣结。还是郭仁帮着他将鸡巴暴露出来。黄蓉双膝跪倒,像吃棒棒糖一样将狗子软塌塌的鸡巴吸入口内。

    武修文却看的有趣,对爹爹说道,“爹,快给孩儿解药,我也想去操弄师母!”

    武三通却一个闪身,出现在郭安的后面,将郭安缓缓放倒。他瞪了一眼武修文,“没用的货色,蓉奴可不是你现在操的!你先躺会吧”“武老爷,你为何暗算于我?”郭安看着武三通,不解的问。

    “哼哼,我留着你,让你去通知你的主人霍都,来将我的猎物一扫而光?呵呵,我也不会怎么你的,等下让你跟郭夫人爽爽。不过你可是要拿全身的功力做为代价的!”

    “求求你,武爷爷!我愿跟你做牛做马,不要吸取我的内力啊!”

    “晚了!”武三通不再和他罗嗦,点了郭安的哑穴。

    武三通走到完颜萍跟前,几下将她扒光,将鸡巴插入了儿媳的阴道开始抽插起来。完颜萍哪里有反抗的余地,只能“哎呦哎呦”的呻吟着,流着眼泪接受着自己心目中最看不起的色公公的插弄。耶律燕却是一脸羡慕的看着公公在自己弟妹的小逼里面的大阳具,阴道里面又是一阵喷潮。

    黄蓉此刻面色红润,一脸幸福的在狗子胯下吮吸,舔弄着。武三通看到一直骑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的美妇如此听话,再看看拼命运功抗毒的郭靖,一个更恶毒的念头生了出来。

    他吩咐了一声,过了一会儿,郭梅将一只黑色的大狼狗牵了进来,直接领到了黄蓉的身后。那只狗的阳具上不知道郭梅做了什么手脚,高高的翘起着。

    “蓉奴,你看看这个狗的大屌,喜欢吗?”

    黄蓉正在埋头大口吞咽着狗子鸡巴上的液体,就是不知道是尿还是阳精。

    她将头抬了起来,看到了身后大狼狗的巨屌,脸上闪过兴奋,“回主人,我既喜欢又有点……害怕!”

    “哈哈,郭靖,你看看你老婆居然说喜欢这根狗屌!罢罢罢,今天就让这个看家的大狼狗给你戴顶绿帽吧!”

    “蓉奴,你赶紧让阿黄操你吧!”武三通看到黄蓉转身去抱大狼狗,骂道,“你个臭婊子,继续给狗子舔鸡巴!”

    看到黄蓉无所适从的样子,武三通得意的大笑,“臭婊子,你真他妈的笨啊!你不会请郭梅帮忙牵狗操你的烂逼?还赛诸葛呢,我看你连猪都赛不过!”

    “是,主人骂的是!蓉奴连……猪狗都不如,生来就是让这些畜生操弄的命!阿梅……”看到郭梅脸色不对,急忙改口,“梅主人,请你帮忙好吗?”

    “蓉婊子,让我帮什么忙啊?”

    “请您帮忙将阿黄的……大屌插入蓉奴的小逼里面!”黄蓉吞吞吐吐的说出了这句话,臊的脸红耳赤的。

    黄蓉继续舔着狗子的鸡巴,双腿弯曲,门户大开,阴道几乎快挨着地了,一副母狗被尻的标准样子。

    郭梅将大狼狗的鸡巴对准了黄蓉湿漉漉的阴道,“阿黄啊,今天可是辛苦你了,要操到这么下贱的母狗蓉婊子的小穴,你就将就点吧!”

    杯具了,居然被狗操到了!黄蓉心里闪过一丝悲哀,但很快就被下体传来的快感给淹没了。她竭力耸动屁股,去捕捉那狗棒插入的异样感觉,品味着和靖哥哥的肉棒的异同。

    “哈哈哈,郭城主,你看看现在你的夫人,前面舔着狗子的肉棒,后面被个真狗操着烂逼!还他妈的武林第一美人呢,我看第一美贱逼,烂母狗还差不多!”武三通嘴里得意的骂着,企图扰乱郭靖的心神。

    “我看呢,让你老婆以后可以去娼妓营做个婊子,门口挂个牌子,就写:喜欢大鸡巴的母狗,欢迎来操,人兽不限!”

    郭靖看到平时娴淑优雅,举止端庄的妻子如今真的像一只母狗一样,前面与人,后面与兽交合着,脸上居然还露出了极度兴奋的表情,嘴里发出声声含糊不清的浪叫。

    虽然知道这是妻子中毒后的结果,也知道这是武三通在阻止自己解毒,但他的心神就是无法保持冷静。“哇”的一声,一口鲜血从他嘴里吐了出来。

    黄蓉不知道被狗操弄了多长时间,只知道自己喷了四、五次的阴精,眼前狗子也早就泄了,黄蓉想都不想的一滴不剩吞进了肚子。终于她感到了一股滚烫的液体冲击着自己的子宫,阴道内的狗的肉棒软了一些。

    等到狼哥的阳具脱离了黄蓉的阴道,黄蓉才发现自己的阴唇红肿了起来,疼的厉害。武三通调笑道,“哎呀,郭夫人,你的逼都肿了,要不要休息一会儿再和你的好仆人郭安操逼?”

    “我不疼!”黄蓉竭力压抑肉芽的痛楚,夹着双腿向郭安走去。

    郭安知道自己高潮后的结果,但看到平时一脸严肃、高高在上的主母正在给自己舔弄鸡巴,他的阳具还是不受控制的硬了起来。

    黄蓉也不多说,将郭安的阳具纳入了自己的小穴。武三通开始将双修大法一句句的传音给黄蓉,并教她怎么运用。

    “哈哈,郭夫人果然冰雪聪明,一点就透!我看你去做个采阳大盗,专门吸取武林中男人的阳精倒挺合适的!那些男人早就色迷迷的偷看你了,看到你这副骚样还不乖乖的挺着鸡巴让你吸?”

    郭安那点内力哪里经得住黄蓉的吸弄,几下就高潮,交出了自己苦练多年的内力。

    黄蓉站起身来,仿佛在品味着吸收内功的感受。武三通又开始吩咐,“臭婊子,现在你去吸你那个活王八老公的内力!然后将功力全部传送给我!”

    武三通好像看到了自己功力大进后灭郭靖、收杨过的情形,黄蓉、小龙女一干美女在自己胯下承欢,不禁得意的大笑起来。

    突然之间,武三通感到一股杀气直冲过来,急忙闪躲。黄蓉等了很久,哪里容他躲开,正好点中了武三通的会阴穴,武三通一下倒在了地上,另一边郭梅也倒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武三通由天堂跌到了地狱,惊怒交集,狂喊了起来,“霍都,郭安,快来救我!我操你妈的臭婊子黄蓉,快给我解穴啊!”

    黄蓉并不理他,任由他喊叫、乱骂。她从郭梅处逼问出血余毒的解药,给众人服下。又过来好一会儿,外面传来了嘈杂的声音,杨过带着两个人走了进来。

    “郭夫人,幸不辱命,过儿将霍都一干人等全部擒获!”

    那个男人正是霍都,女人却是武三通的小妻子吕倩儿。此刻两人垂头丧气,双目喷火,紧紧盯着武三通。他们认为都是武三通擅自做主,提起动手才造成了整个毁容行动的失败。

    看看人都到齐了,黄蓉问道,“武老爷子,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吧?刚才你的嚣张到哪里去了?哼哼,还是我来给你们好好讲讲吧!”

    “其实,我早就注意到了武三通身上的异常,但并未点破,只是暗中派人监视。两年前,一部分蒙古鞑子也被带到了这个世界,虽然大部分被我们清理掉了,但还是有一些漏网之鱼,比如眼前这位霍都王子。”

    “顺藤摸瓜,我发现了霍都的踪迹,却没有下网。为的就是得到武三通阳具上的秘密。”

    “不料霍都却以为时机成熟,就在城中散步谣言,诋毁城主府。我和龙姑娘商量之下,觉得将计就计,引蛇出洞。龙姑娘找了个借口将程英赶出府去,我也开始在府内搞公妻小队。”

    “我们的动作被府内的奸细郭安、郭梅看在眼里,一一汇报给了霍都。再加上今天上午对芙儿的惩戒,你们终于下了决心,今晚动手。”

    “我没料到的事,武三通居然另起炉灶,暗中将郭梅变成了自己人,将郭城主和我困在这里。”黄蓉面色微红,承认了自己的失误。

    “你是怎么脱困的?到现在我还百思不得其解”武三通自知必死,但还是提出了心里的疑问。这个问题也是大部分人所不明白的,大家的眼睛齐刷刷的盯向了他们的俏军师。

    “这个问题由狗子来说吧。”黄蓉将狗子推到了身前。

    “狗子?到底怎么回事啊?”大家不禁窃窃私语起来。

    “啊!居然是陆无双陆姑娘!”狗子将自己脸上一层薄薄的面膜摘下,大家一齐惊叫出声。

    “原来如此!”霍都瞬时明白了前因后果,懊恼的垂下了脑袋。

    “狗子的腿被芙妹打断后,郭夫人就将他送出了城主府。而我利用过儿哥哥教我的易容术,扮成狗子的模样混进了府内。由于相貌丑陋,都是跛子,大家平时很少盯住狗子看,我也很少外出,故而你们一直没有发觉。”

    “今天上午,郭芙受罚,那是我和郭夫人商定好的一出戏。当时你们看我掏不出阳具,其实那是我发觉我因为害羞,内力竟然无法让怪皮变成阳具的形状。幸亏郭夫人上来助我一臂之力。”

    “我下午失踪,郭仁郭管家果然就成了你们拉拢的对象。你们却不知道,我当时正在和郭夫人商量今晚的行动,将你媚药的解药都配好了!”

    “郭夫人刚才确实中了你的毒,却不料你竟然让郭夫人舔弄我的假鸡巴,我顺势将解药喂到了郭夫人的嘴里。”

    “哈哈,原来那个时候你就已经解开了媚毒!不知道你为何还要被狗操弄吗?难道是因为你个骚母狗喜欢被狗日逼?”武三通双面赤红,恶毒的问。

    “住嘴!”狠狠的扇了武三通一巴掌,“当时你不是要让郭夫人去吸郭安的内力吗?为了套取你的双修功法,她忍受了多大的委屈啊!”

    “就是就是,为了府内诸人的长久幸福,伯母竟然以身投报,甚至不惜低贱到和狗交合。在此期间,还要舔弄眼前的阳具、传音安抚气愤的郭城主、夫妻二人一起给武三通演了一出好戏!”小龙女接过了话茬,对着众人讲道。

    “郭夫人不仅以人类的肉逼忍受兽类公狗的阳具,不顾小穴被操的红肿发疼,还满满的接了一管狗精!此种忍辱负重,大公无私的精神真是我辈楷模!在我心中,伯母永远是那个睿智过人的女诸葛!冰清玉洁、仪态高雅、圣洁无比的九天仙女!”小龙女侃侃而谈,简直将黄蓉刚刚及其淫贱的行为推高到了神女的高度。

    “哪里哪里”,想到刚才被狗操弄的快感,黄蓉不禁一阵心悸,双腿夹紧了一些。她舔了舔嘴唇,媚眼瞟了一下正趴在地上,不知道出了何事的公狗的硕大阳具上,“那是我应该做的。”

    “将霍都、吕倩儿、郭安一干人都斩首示众!武三通,你自尽吧……郭梅,我平时自问待你不薄,你为何背叛于我!?”

    “哈哈,不薄?你以为给我两个臭钱就是对我好了吗?我今年可都快十九了,你居然还不让我出府。你可知道,虽说我相貌丑陋,但在外面可是抢手的很呢!以我的身材,做了谁的公妻都是会待我如上宾一样的!你们老爷夫人个个只顾自己有逼操,有鸡巴插,哪里管得了我们奴仆的死活!”郭梅将埋藏已久的话吐了出来。

    “原来是春心动了。”黄蓉听着郭梅大声的咆哮,并不恼怒,她反思着自己的过错,“食色性也,我居然想以人力抗天命,哪能不出错。哎,罢了。”

    “郭梅,我现在罚你出府,你看如何?”

    “什么?夫人你不杀我?”

    “傻孩子,这件事我有错在先。不过你不能直接去公妻营,先罚你到娼妓营服役一年,你看如何?”看到郭梅连连叩头感谢自己,黄蓉继续对武三通说,“武老爷子,你也不用自尽了,我废了你的武功,囚禁起来颐养天年吧”一场霍都导演,武三通、黄蓉主演的闹剧:“毁容行动”就这样结束了,自然,郭府的公妻小队也不了了之,郭府又好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至于平静下面的暗流涌动,那可是整个襄阳城都无法知道的秘密。

    黄蓉新传毁容行动 第八章

    “过儿,明天霍都他们斩首示众的事情就交给你了。”郭靖吩咐着,眼睛却极其隐蔽的在小龙女的俏丽的脸蛋上盘旋。而杨过则是被黄蓉凌乱不堪的衣服下露出的一丝丝的肌肤吸引住了目光。黄蓉感到身体好像被一根手指抚弄过一般,她娇嗔的白了杨过一眼,差点没把他的魂给勾走。

    送走了杨过、小龙女一行人,黄蓉紧紧靠着郭靖,笑着对丈夫说,“靖哥哥,怎么,不舍得龙姑娘走啊?”

    “哪有?”郭靖似乎被说中了心事,脸色微红,“我看过儿对你倒是也挺在意的。”

    “那还不是怪你?看我衣服这么乱也不帮我整整。唉,靖哥哥,我感到好累。”黄蓉叹了口气,不再逗弄郭靖,“武三通被囚禁,他两个儿子暂时也不能用,这段时间可是要辛苦你了。”

    “蓉儿,哪的话啊,这个府中最累的还是你。”郭靖心疼地将妻子搂入怀中,手还轻轻的抚摸着黄蓉的肌肤。看到城主夫妻恩爱的样子,其他人都知趣的离开了大厅。

    “嗯,舒服,真舒服。靖哥哥,你的按摩功夫可是长进了不少啊。”随着丈夫手指的起伏,黄蓉觉得被触摸的肌肉好像放松了不少,她双目微闭,伸手揽住丈夫的脖子,“靖哥哥,我想咬你了。”

    这个却是他们夫妻之间的隐喻,就是要交欢的意思。郭靖一下将黄蓉抱在怀里,几步之下来到了他们的卧房。他们夫妻多年,都深知对方的兴奋点和喜欢的姿势,浓情蜜意之下,黄蓉很快的泄了身子。

    黄蓉今天晚上被武三通和大狼狗阿黄操得狠了,再加上斗智斗力,再也经不起丈夫的鞑伐。她软软的躺在床上,双腿大张,私处一片红肿。郭靖此时才注意到妻子阴部的异常,阳具不禁软了下来,自责道,“蓉儿,我真是该死,你都那样了……”

    “我没事的。”黄蓉调皮的伸手弹了一下丈夫的龟头,让自己熟悉的肉棒上下抖动起来,“你这个坏东西可是还没过瘾呢。刚才在厅里你可是没和襄儿真正的销魂啊。”

    看到妻子在被大狼狗操弄的时候还注意到自己和小女儿的情况,郭靖一阵感动。他轻轻的吻上了妻子的嘴唇,喃喃道,“蓉儿,你真是我的好蓉儿。”

    “去去去,找襄儿去。今天晚上她可是受了不少惊吓。”黄蓉将丈夫推开,扭头翻身向里面,“我可要好好的睡觉了,你别来烦我。”

    “这个不好吧。”郭靖心里已然同意,但嘴上还在拒绝着。黄蓉早就看出了他的想法,软磨硬泡之下,郭靖只能离开了房间,他没注意到妻子嘴角露出的一丝诡异的笑容。

    走在路上,郭靖想起刚刚小女儿在大厅之上舔弄自己鸡巴时的淫荡表现,鸡巴又挺了起来,硬硬的顶在内裤上,走路时咯的很疼。

    四周一片漆黑,静悄悄的没人,郭靖干脆将内裤扒开,从裤裆处将鸡巴露在外面,随身体晃荡着。

    郭襄的门没有锁,郭靖想给女儿一个惊喜,就慢慢的推开房门,径自走向郭襄的闺房。四周弥漫着一股少女特有的香气,令郭靖想起了蓉儿少女时屋子里面的味道,鸡巴涨的更大了。

    床上有两个人的呼吸。郭襄小时候很是胆小,这个房间郭靖夫妇不知道来过多少遍了,但那个时候都是给襄儿捏捏蹬掉的背角,陪她说话。想到现在却是要掀起女儿的被子,钻进去和女儿睡一张床,郭靖的呼吸急促起来。

    郭靖知道床里面睡的是女儿的小丫鬟郭月儿,他想也不想,隔着被子点了郭月儿的昏睡穴。他慢慢的将自己衣服扒下,浑身一丝不挂。他掀开了女儿的棉被,感觉到一具香喷喷的肉体。

    女孩正面朝里侧睡着。郭靖轻手轻脚的躺在女孩后面,也侧躺着,鸡巴正对着女孩的屁股。他轻轻的将女孩背后的肚兜带解开,褪下女孩的肚兜。手渐渐向下,双手攥住女孩的内裤,内力微吐将亵裤一撕两半。女孩终于赤裸裸的暴露在郭靖的炮口之下。

    郭靖一只手慢慢的抚摸上了女孩的胸部,屁股也跟着缓缓的向前耸起,早就支好的炮台准备发射了。

    女孩正在做着噩梦,她梦到武伯伯挺着鸡巴慢慢逼近自己,自己身后是万丈深渊,躲无可躲。她终于被武三通抓住,双手紧紧搂着自己的腰,手还在自己的酥乳上摸弄,屁股后面一根火热的东西凑了上来。她不禁叫了起来,“爹爹,快来救命啊!”

    “我来了!”郭靖听到了女孩的梦话,早就瞄准了小穴的鸡巴猛地向前一挺,进入了一个紧凑的肉洞之中。女孩的阴道没有前戏,干燥的很,因此郭靖的鸡巴插了一小半就停了下来。此刻他才反应过来,手里女孩乳房的感觉和说话的声音与襄儿不同,这个是……

    “芙儿?!怎么是你?”郭靖不禁又惊又怒,还参杂著兴奋。想不到下午刚刚操过小女儿,现在又将大女儿给日了!身体还是最忠实的反映了他内心的淫亵的想法,他的阳具在大女儿的肉洞之中越发涨大起来。

    郭芙此刻也清醒了过来,她感到身后的肉棒想往外抽,里面自己的阴道,她下意识的将屁股向后去顶火热的阳具,“爹爹,你的鸡巴好粗啊,芙儿喜欢。”

    体内的肉棒和自己丈夫的截然不同,很是粗大,龟头上的硬肉刮的自己阴道壁隐隐作痛,但却是十分的过瘾。郭芙禁不住反手套着了爹爹的大阳具,扭头道,“爹爹,你别出去,继续插啊”“不行不行,你可是我女儿!”郭靖的伦理道德和身体的快感激烈冲突着,他矛盾极了。

    郭芙已经隐隐知道了怎么回事,她也不勉强,松开了手。她衣服也不穿,翻身坐了起来,像正常一样举止端庄的点亮了灯。

    只见郭芙胸部丰盈的乳房微微下垂,奶头高高翘起,在灯光下闪烁着一片白光;撕成了两半的内裤仍然挂在她臀部,行动之间小腹处黑色的毛发露出头来,反而更添诱惑。

    郭靖呆呆的看着眼前近乎赤裸的女儿优雅的动作,贤淑中透着十二分春情,他的鸡巴也高高翘着,和女儿的奶头相应成趣。意乱情迷之下,他没有注意到女儿手指的小动作。

    郭芙从小就对十分迷恋父亲。在她看来,敦实厚重的性格才是最安全的丈夫应该具备的。她对耶律齐的不满也来自于此。晚饭时爹爹选了妹妹,她可是十分的嫉妒。现在有个引诱爹爹的机会摆在面前,她怎么会不牢牢抓住。

    郭芙转身坐在床上,将左腿蜷起来,正好挡住了自己的乳房和阴户,她深知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但在郭靖看来,女儿微微摆动的大腿将乳房和阴毛露出一点点,反而是更加吸引了他的眼球。

    “爹爹,这么晚了,你来妹妹房中干啥呢?”郭芙拢了拢耳边的头发,故意不去看爹爹那勃起的阳具,盯着郭靖的眼睛问。

    “我,我来看看襄儿,今天晚上她可是吓坏了。”郭靖哪里懂得什么机变之术,只能引用黄蓉的话来回答。

    “这么说爹爹你是来安慰襄儿了?”

    “是啊是啊”“那娘亲呢,她怎么不来?”

    “你娘她今晚经过那么多事,早早休息了。就是她让我来安抚安抚襄儿的,既然你在这里,那爹爹就放心了,我先走了”郭靖找到话茬,想闪人了。

    “哦。”郭芙扭了一下身子,“爹爹,我还有个问题呢,你准备怎么安慰襄儿呢?”

    “……”

    “是不是就想刚才那样,用鸡巴来安慰我妹妹呢?”郭芙一下靠近了爹爹,用屁股去摩擦着郭靖的肉棒,“爹爹你太偏心了,芙儿就不是你女儿了吗?我也要爹爹安慰啊”“芙儿……”郭靖不知说什么好,龟头上的黏液却是越流越多,将女儿的屁股蛋上弄的斑斑点点的。

    郭芙将爹爹的手拿住,放到自己胸前,自己的手重重的摁在上面,“你看看,女儿的奶子大不大?摸着舒服不?”

    郭靖感受着手中的柔软的乳房,奶头还不时的扫着掌心,痒痒的,他不由说道,“芙儿,你的奶子真软和。”

    郭芙看爹爹的手自己动了起来,将自己的手放开,向后一探正好握住了郭靖的阳具,“爹爹,你的这个好硬啊。”

    “芙儿,这样不好。”

    “什么好不好的,难道对襄儿就可以吗?告诉你吧,刚才可是娘亲让我过来和妹妹一起睡的,没想到爹爹你爬上来了。”

    “你娘亲……”

    “是啊”郭靖身后突然被一个人紧紧抱住,“爹爹,看娘亲对你多好啊。”

    原来是刚刚被郭芙解开穴道的郭襄醒来过来,正好看到爹爹和姐姐的一出好戏。她像是玩游戏一样猛的推了一下郭靖的屁股,猝不及防之下,郭靖的鸡巴重重的戳在了大女儿的屁股蛋上,疼的他吸溜了一声。

    “哎呀哎呀,襄儿你弄疼爹爹了。”郭芙赶紧扭身蹲下,将郭靖的鸡巴用玉指轻轻的拨弄,小嘴轻轻的吹着。

    “爹爹怎么会疼呢?他可是个大英雄啊。”郭襄不相信的问道。

    “傻瓜,男人的这个坏东西可是一点也不能碰到的,尤其是在他们起了坏心眼的时候。”

    大女儿如兰的吐息轻轻的扫着郭靖硬邦邦的阳具,看着胯下女儿娇艳的脸蛋、樱桃般的小嘴和两个女儿轻声细语,郭靖的鸡巴抖了起来,甚至打到了郭芙的下巴。

    听到是妻子这个鬼机灵的安排,郭靖再也不想去忍内心的欲火,他弯腰扶住了郭芙的后脑勺,“芙儿,你会不会吹箫啊?”

    “爹爹,孩儿不会啊。娘亲早就说要将姥爷的玉箫传给我们,但一直没有交给我们。”

    “嘿嘿,爹爹今天教你一套肉箫的吹法。”郭靖色迷迷的笑了起来,将女儿的嘴巴朝自己的阳具凑去。郭芙已经明白了爹爹的用意,一半害怕一半兴奋,继续装糊涂道,“爹爹,你的箫在哪里啊?”

    女儿这一句话问的郭靖心神激荡,感到全身的血液全部集中到了裆部。他猛地向前一挺腰部,郭芙顿时感到嘴里被塞进了一根圆滚滚火热的肉棒,激动之下,郭靖忘了心疼自己的女儿,一棒就想插到婵口的底部。郭芙哪里经受得了这个,她顿时被日的翻起了白眼,干呕起来。

    郭靖这才醒过神来,急忙停止了臀部的动作,将鸡巴停在女儿口中,让她去适应口内的异物。他轻抚着女儿的黑发,“芙儿,这个就是爹爹的肉箫,你可要好好的吹啊。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这个可是你姥爷的绝技啊”“我也要吹!”一个小脑袋凑了过来,却是郭襄看到姐姐吹的很是吃力,过来帮忙了。

    郭靖只见两个臻首在自己胯下忙活着。郭芙的脸颊由于使劲过大,不时的出现两个深深的酒窝。郭襄伸出小香舌,去舔弄爹爹的卵蛋和阴毛,偶尔抬脸向上观察爹爹的反应,那种小女孩才有的纯真的表情和淫荡的动作弄的郭靖鸡巴在郭芙的嘴巴里面一阵阵的颤抖。

    郭靖的龟头和郭芙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将女儿的口水和自己的淫液混合在了一起,郭芙吞咽了一部分,但还有一部分来不及咽下,顺着嘴角流出,滴到郭芙的身上。郭襄看到了,也调皮的拿舌尖去舔吸姐姐嘴角的液体,两人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