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黄蓉系列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54 部分阅读

    “你还记得吧,前几个月武三通突然不顾你我的反对,出去报名参加了公妻的选择。然后他娶了个小媳妇,还接连生了三个孩子。这种生孩子的能力可是十分罕见,并且武三通还是近六十岁的老头!”

    “并且,我暗地发现,武三通的武功正在精进。靖哥哥,刚来的时候,以武三通的身手,你能同时硬抗几个?”

    “八九个吧。”郭靖思索了一下,肯定的回答。

    “说了你别不信,现在的你功力大跌,武三通却是功力大升。此消彼长之下,现在的你最多只能抗下三四个。可能再过个几个月,可能你就打不过他了!”

    “武三通此人心术不正,到时候有什么闪失,咱们可就要被动了!现在咱们又没什么证据,可是不能对他动手”“所以,我现在对府里各人要如此严厉!尤其是芙儿,在蜜罐里面泡久了,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苦。现在我这样对她,她可能暂时不明白,但将来她应该会了解我的这番良苦用心的。”

    “所以你就勾引武三通?想让他说出自己的秘密?”郭靖听得妻子说的有理,气也消了大半。

    “怎么,你不舍得了?”黄蓉看到丈夫表情缓和了下来,心里也是一松,开始逗弄起来郭靖,“那也是迫不得已吗。对了,昨天晚上你和燕儿处的可好?”

    一说到这个,郭靖不禁面红耳赤,“蓉儿,我们真的没干什么,可都是按你的意思做的呀!”

    “哦?按我的意思,你做了什么啊?”黄蓉扭身,正对着郭靖坐下,开始用嘴唇摩擦起丈夫的耳朵,然后狠狠的咬了上去,“给我老老实实的说啊,一点也不许漏!”

    “真的呀,燕儿就用口给你吸出来了?”听着丈夫的描述,黄蓉不觉情动。

    昨天晚上她可是没有过瘾。

    黄蓉褪下丈夫的裤子,隔着内衣抚弄着早就勃起的阳具,“要不要蓉儿给你也吸一吸呢?”

    看到妻子流露出从未有过的风骚,想到昨天晚上的梦想马上就要变成现实,郭靖的鸡巴开始抖动起来,顶的内裤一颤一颤的。他还是压制住了心头的欲火,“蓉儿,现在可是大白天啊。”

    “呵呵,我就是要白昼宣淫,靖哥哥,看看你的鸡巴,可是早就响应了。”

    看着自己粗大的黑鸡巴在蓉儿的小巧的樱唇里面进进出出,将她的俏脸顶起了大包,郭靖的心头一阵舒爽。操他妈的,原来的几十年算是白活了,女人的身子原来还有这么多的玩法!

    “咳咳”嘴里突然涨大的阳具弄得黄蓉一口气没喘上来,轻声咳嗽起来。

    郭靖慌忙将阳具抽了出来,轻轻的拍打妻子的背。

    “别勉强了,好蓉儿。”

    “看你的样子,不是很舒服吗?”黄蓉的嘴角还挂着郭靖的分泌物,看到丈夫伸手想来擦拭,她却顽皮的一笑,伸出舌头舔到了嘴里。

    看到妻子如此的淫荡,郭靖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欲望,他猛的一把将黄蓉提起。多少年的夫妻了,黄蓉知道丈夫是想进入自己的小穴。她在被提起的过程中,极快的将自己下体衣服褪下,露出了雪白浑圆的屁股,朝着丈夫的阳具坐了下去。

    郭襄想着姐姐刚才的遭遇,心事重重的来到了父母的院子。平时这院子里照例有郭安坐着,听候呼唤传达,此时却静悄悄的,一个人影没有,一点儿声息也没有。

    郭襄却没注意到异常,仍是一步一步的踱上去。刚踱近上房的窗格跟前,耳里便隐约传进了一种气喘的声息和啪啪的打击声。这声息不待审辩,就能听出是有人在房里白昼宣淫。这声息若是传进了其他人的耳里,必立时退出去,连呼晦气。

    无奈郭襄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听了这声息,心中竟猜着必是爹爹因为刚才的事对娘亲生气,在打她的屁股呢。这可是难得遇着的,何不进去看看,究竟是何情景?

    黄蓉新传毁容行动 第五章

    不知何时,郭靖的椅子背向了房门。他坐在椅子上,将黄蓉抛起有半米多高,然后松手让妻子自然落下。

    两人都是武功高强之人,半米高的距离对他们来说根本不是问题。而这样使得鸡巴对阴道的冲击力更大,更是舒服。

    被抛起来的时候,郭靖的阳具从黄蓉的阴道中恋恋不舍的脱离,发出“啵”的声响,黄蓉的阴道一阵空虚。淫水从黄蓉的小穴中潺潺流出,滴落在郭靖的小腹、大腿和胸脯上,甚至偶尔还落到他的脸上和头发上。郭靖的鸡巴上下抖动,龟头却始终冲着黄蓉的阴门。

    落下之时,黄蓉的肥臀在郭靖的大腿上重重碰撞,发出了“啪啪”的打击声。郭靖的龟头直顶黄蓉的阴唇,没有任何停顿,顺着被滋润的滑腻异常的阴道直奔子宫,偶尔的龟头角度稍有偏差,顶住了阴唇旁边的黑色卷曲的阴毛,磨得龟头微微发疼,却更大的刺激了郭靖的欲望。

    黄蓉两眼微闭,享受着丈夫的肉棒。她觉得丈夫的肉棒好像又焕发了青春,又粗又长,每次都重重的戳进自己子宫深处。黄蓉暗暗点头,看来昨天晚上和今天上午的事情大大的刺激了丈夫,让他性欲勃发。

    黄蓉感到一阵阵的快感从体内迸发出来,淫水也随着身体的起伏四处喷洒,整个屋子好像都被一层淡淡的男女交合的味道给笼罩了。

    可能是二人都是第一次在白天交合,都是十分的兴奋,他们完全沉迷于肉体的享受之中,却忽略了周围的动静。他们都没注意到,一个矮小的身影猫着腰,蹑手蹑脚的出现在门口。

    此时两人上身衣衫完好,下体却都是一丝不挂。以郭襄的身高,从门口看去,高高的书案将两人的下体交合之处完全的挡住。郭襄只看到爹高高的掷起娘亲,娘亲满脸通红,表情极是兴奋。

    “啊,靖哥哥,再扔高点!那样更过瘾啊!”黄蓉大声的喊着,用手用力的抓着郭靖的肩膀。

    “娘亲,你和爹爹在玩什么呢?我也要玩!”郭襄看到娘亲高兴的样子,虽然不知道爹妈在玩啥,但看到他们高兴的样子,还是本能的想参与进去。

    “哎呦!”郭靖疼的惨叫一声,原来是两人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失神之下,郭靖的阳具被黄蓉的屁股正好坐在下面。

    饶是郭大侠武功高强,还是忍不住叫了起来,但马上想到小女儿就在眼前,急忙收声。他手忙脚乱的想拿东西遮住下体,同时一只手不停的轻揉着鸡巴。

    黄蓉看到丈夫的狼狈相,不禁扑哧一笑。她倒是不慌不忙的站了起来,上身的绿衫挡住了裸露的屁股。郭靖一看,急忙依葫芦画瓢,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身上的紫袍也垂了下来。

    黄蓉看到丈夫一脸的痛苦和尴尬,传音促狭道,“靖哥哥,你可是个大侠唉,怎么能疼的叫出声了呢?”

    郭襄此时已经从书案旁绕了过来,看到爹娘停止了游戏,个个面色通红,不禁顿足怨道,“爹,娘你们继续啊。难道是玩累了吗?”

    此刻夫妻二人都是下体直接裸露在空气中,只有一件薄薄的衣服遮挡着女儿好奇的视线。郭靖的阳具尚未软却,他害怕女儿看到,悄悄的将鸡巴摁下,用双腿夹着。他笔直的站着,一动也不敢动。

    郭靖还没想好如何回答,黄蓉看到丈夫的动作,不禁笑道,“不是啊,看你爹爹玩的都把自己给弄伤了。”

    郭靖刚想说话,黄蓉却悄悄伸出手指,一招弹指神通,直奔郭靖夹在两腿之间的物事,力道却是不小,郭靖忍不住“哎呀”一声弯下腰来。他的阳具受此刺激,反而更加坚硬,脱腿而出,被弹的上下晃荡,将袍子顶得随之起伏。

    “爹爹,这是什么啊?”郭襄看到了此番景象,不禁好奇的问道。郭靖不禁大囧。

    黄蓉伸手去撩郭靖的袍子,却被早有防备的丈夫躲了开去。

    “别闹了!”虽然看着眼前乖巧的女儿郭靖有点心动,也知道妻子在撮合自己和女儿,但毕竟多年的伦理道德还是阻止了郭靖的想法。他狠狠瞪了一眼黄蓉,平息了一下心情,“襄儿,出去玩吧。爹爹还有要紧事呢。”

    黄蓉却也是无奈至极。今晚随着武三通的加入,襄儿可也要参与公妻。她可是处子之身呢。黄蓉看了一眼丈夫,拉起女儿的手,“襄儿,咱们就不打扰你爹爹了。走,我去教你做几道菜,以后出嫁了也不吃亏。”

    “我才不嫁人呢!我要陪着爹娘吗。”看着女儿蹦蹦跳跳的跟着妻子走了,郭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襄儿可是越来越像她娘了。虽然只有十二岁,但在这个地方小孩都发育的快,襄儿的身子却是像十四五岁的人。

    武三通快步走到武修文的房间,却看到武修文正在独自喝着闷酒。他看到爹爹来了,痛痛快快的诉说了自己昨天晚上遭受的委屈。

    武三通一听,眼珠乱转,“修文,你的胆子太小了!自己的老婆也治不了。看爹爹给你出气!”

    武三通门也不敲,几步来到卧室里面。郭芙正躺在床上,看到武三通进来,也不问候,翻身将面冲里。

    “芙儿,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修文。好歹现在你可是他的公妻。”武三通怒色一闪,脸上却是和颜悦色。

    “我不想理你们武家的人,离我滚远点!”

    “哎呀?你个混账娘们,居然敢骂你公爹?”

    “我骂你又怎么了?你们一家才是混账东西呢!”

    “你个婊子养的,真他妈的没一点家教!”武三通火气也上来了,直爆粗口。

    “你才是婊子养的!”看到武三通又辱骂自己的爹娘,郭芙也开始骂了起来。

    “好好好,我是婊子养的。我告诉你,今天晚上你那个贞洁的娘亲可要被我这根胯下的大鸡巴狠狠的操弄了!”

    “你胡说!你做梦!我跟你们拼了!看我不打死你们!”骂了几句后,郭芙哪里骂得过一个没有廉耻的老男人,不禁哭了起来。她似乎忘了自己的武功,直接挥舞着双手朝武三通扑了过来。

    “今天晚上修文还选你,就让你们娘俩被我们父子俩一块操吧!”武三通也不纠缠,退出了房间。

    武三通又和儿子谈了几句,就开始在院子里面乱转起来。

    郭仁现在是忧心忡忡的。狗子自从撒了那泡尿之后就不见踪影。虽然狗子经常这样,连着好几天在城中玩也不回家,但今天给郭仁的感觉却很不一样。

    看到武三通走了过来,郭仁赶忙迎了上去,两个人嘀嘀咕咕不知道谈了些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看到武三通确实走远了,郭仁又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才总算拿定了主意。

    黄蓉的地下研究室内,黄蓉慢慢的打开了冰窟的房门。她还在回想着刚才教郭襄做菜的情形,襄儿果然是冰雪聪明,那么复杂的菜是一学就会。

    三号冰窖可是整个研究室最机密的地方。机关重重,只有黄蓉一个人能够进出。在冰窖的中央,放了两具玉棺。黄蓉面对玉棺,默默祷告着什么。

    过来好一会儿,黄蓉才从冰窖里走了出来。她回到了自己平时做研究用的房间。屋子中间的床上此刻躺了一个人。黄蓉掏出了匕首,冷冷的笑了起来,“不要命的傻子,你的胆子可真不小啊,居然敢侮辱我女儿!”

    到了午饭的时间,郭靖不禁皱起了眉头,今天的饭怎么还没上?

    突然门帘一挑,黄蓉和郭襄端着盘子走了进来,随着而来的是扑鼻的饭香。

    “今天你可是好有口福啊。襄儿第一次做的菜,你可以多吃些。”

    “好好好!乖襄儿。”郭靖连连点头,筷子连动,“味道好极!不过,怎么有一股糊味呢?”

    郭襄听到父亲不住口的夸赞,眉开眼笑。突然听到父亲说有糊味,不禁伸头去嗅,“爹爹,是叫花鸡糊了吧?那个可不是我做的!”

    “哈哈哈哈”郭靖和黄蓉看到女儿上当,都大笑了起来。

    “不来了,你们合伙欺负我!”

    郭靖哄了半天,郭襄才破涕为笑。黄蓉只是在一边微笑看着,也不帮丈夫解围。郭靖看到郭襄的小女孩情态,不禁想起了自己和妻子初恋时,黄蓉也是这样的喜欢生些小气,喜欢自己哄她。眼前小女儿的样子渐渐的和自己记忆中那个顽皮捣蛋的黄贤弟、小蓉儿重叠起来。

    “来,爹爹,玉笛谁家听落梅,这个可是我亲手做的,你尝尝。”

    郭襄不住口的问些郭黄二人初识时候的故事,不停的咯咯娇笑。在一片温馨惬意中,一家三口吃完了午饭。黄蓉又带着郭襄进了里屋,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靖哥哥!”一个软侬细语从卧房门口传了出来,郭靖扭头看去。

    只见一个女子长发披肩,全身白衣,头发上束了条金带。一身装束犹如仙女一般,郭靖不禁看的呆了。女子慢慢走近,肌肤胜雪、娇美无比,容色绝丽,不可逼视。

    那女子嫣然一笑,“我是你的黄贤弟啊,你不睬我了吗?”

    “襄儿,你干什么?”

    郭襄却不再理他,径自来到郭靖身边,依偎再他怀里,“爹爹,娘亲还要给你个惊喜呢!”

    只见门口帘子一动,一个女子俏生生的站在眼前。只见她一身蒙古族女子的打扮,那面容竟然和华筝有几分相似。

    女子做了个弯弓射雕的动作,嘴里喊着,“郭靖,你把那只白雕藏哪了?”

    黄蓉看到郭靖目瞪口呆的样子,满意的笑了,她站到了丈夫的后面,“靖哥哥……”

    郭靖这才回过神来,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右手已经攀上了女儿胸部,女孩尚未发育完成的乳房被自己牢牢握着。女儿眉头微皱,似乎有些疼。

    郭靖慌忙放手,却被女儿伸手按住,“靖哥哥,你不喜欢蓉儿了吗?”接着背心处一麻,再也无法动弹。

    “靖哥哥,你就收了襄儿吧。这不是咱们早就商量好的吗?今天晚上你选襄儿做你的妻子”郭靖运功想起解穴道,却被妻子的话语所打断,任由女儿在自己身上乱摸着。

    “我知道,年轻时候的你肯定想过左拥右抱吗?华筝姑娘也是万里挑一的大美女啊。你别不承认,刚结婚时,你可是在梦里喊过几次华筝的名字,我还没跟你算账呢”“当时造化弄人,我嫉妒心也强,害的你们劳燕分飞。这也算是你的一大遗憾吧”“另一个憾事,咱们洞房的时候,你什么都不懂,稀里糊涂的就坏了我的身子。后来,我还笑话你是猪八戒吃人参果,全不知滋味吗?”

    “今天我就让靖哥哥全部得到补偿,你满意吗?这可是蓉儿的一片真心啊。”

    黄蓉心里想着,如果不出意外,将来还会有个很大的惊喜给靖哥哥呢。

    “你要是不要襄儿,那今天晚上就留给武三通他们几个吧,你舍得吗?”

    听着妻子深情的表白,郭靖十分的感动。他知道这两年可是苦了自己心爱的蓉儿,看到她还这样为自己考虑,本来就十分动摇的郭靖彻底投降了。

    “蓉儿,苦了你了。”郭靖伸手去抚摸黄蓉的头发,才发现穴道已经解开了。

    郭襄已经将手探进了爹爹的裆部,隔着亵裤轻轻的揉弄,使得上午没有完成发射任务的巨炮缓缓升了起来。

    “襄儿,你愿意为爹爹这样吗?”

    “襄儿愿意!”抬起清秀可爱的脸蛋,郭襄肯定的回答,“爹爹在襄儿心目中可是个大英雄、大豪杰,我愿意做爹爹的小情人,小老婆!!”

    “哎呀,好大啊!”郭靖听得女儿的表白,鸡巴挣脱了郭襄的小手,腾的弹了起来,将郭襄吓了一跳,“比那个该死的狗子的大多了!”

    “来,襄儿,像我这样舔。”黄蓉和女儿挤在一起,将丈夫的内裤扒下。

    她慢慢的将龟头纳入自己的檀口之中,含糊不清的说,“娘亲今天上午也是第一次这样呢”看着自己的阳具被女儿和妻子轮流含着,没含的就去舔弄自己的阴囊,襄儿还无师自通的用舌头去捋顺阴毛。郭靖猛地喘了一口气,好像升上了九霄云天。

    郭靖将手指插入黄蓉和郭襄的头发之中,鸡巴越来越硬。他禁不住轻声呻吟起来。

    突然,黄蓉嘴上露出一丝诡笑,她听到有人来了,脚步轻盈,应该是芙儿。

    她继续着嘴里的动作,朝郭襄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但却不去提醒丈夫。

    “爹爹,你怎么了?”郭芙进门前就听到了屋里奇怪的声音,但她却是从未想到过自己古板严肃的爹爹会白昼渲淫,她只以为是爹爹病了呢。

    她刚才又和武修文吵了一架,赌气出了房间,只穿着贴身的亵衣,随手拿了件披风,根本遮挡不住她那丰满的胴体。

    “哦……我……没事!”经过上午被小女儿差点当场撞破欢好现场的磨练,郭靖的反应可是快了许多。虽然胯下的母女都促狭的闷头加快了动作,郭靖爽的要死,但面上却根本看不出来。

    “那就好。爹爹,今天武三通可是过来辱骂了你们一番,骂的可难听了,说娘亲是贱货,婊子,还说今天晚上要好好操娘呢!”郭芙口不择言,气呼呼的告着状,“爹爹你可要给我做主啊!”

    “胡闹!今天上午的惩戒你还没受够吗!回去好好的闭门思过吧!”郭靖看到黄蓉摇头,硬着心说道。

    “爹,你也这么狠心,都不管我了!”郭芙一脸泪水,冲出了房间,郭靖的眼睛随着大女儿的腰肢,回想着上午芙儿裸着屁股躺在自己怀里的旖旎风光,一直送到门外。

    “好你个蓉儿,襄儿,竟然敢趁火打劫,害的我差点射出来!”郭靖看到危机解除,连忙将屁股耸动起来,“唔,唔,襄儿真会舔”郭靖看到女儿被自己插的眼白直翻,急忙将鸡巴抽了出来,黄蓉轻拍着女儿的背部,嘴里埋怨着丈夫,“看看你,只顾看大女儿的屁股了,都快将小女儿插死了!你怎么不把芙儿也留下呢?”

    “哪有啊?”被妻子说中了心事,郭靖无力的辩解着,脑子里却出现母女三人服侍自己的情形,鸡巴涨的更大。他放开了心结,将沾满了自己的淫水和母女二人口水的鸡巴一晃,故意使得液体飞溅到母女二人的脸上,“蓉儿,襄儿,你们哪个先上?”

    黄蓉看到眼前的阳具呈现出刚结婚时的硕大,身体不禁也是一阵阵的酥麻,想上去尝尝大肉棒的滋味。但她看到满脸红晕,分明是发了处女春情的女儿,还是强忍住了自己的欲火,道,“襄儿先来吧,靖哥哥,你可要怜惜些啊!”

    她抱着女儿,和丈夫一起来到里屋的大床上。

    在郭黄夫妇配合下,郭襄的身体很快就一丝不挂了。看着女儿小巧但很坚挺的乳房,平坦的小腹和没有一根毛发的阴户,黄蓉赞叹道,“襄儿是个大姑娘了,哎呀,还是个白虎呢!”

    “娘亲,什么是白虎呢?”被黄蓉搂在怀里,郭襄好奇的问着。她看到爹爹仰躺在床上,胯下的凶物在娘亲的手不时的拨弄下,硬邦邦的斜着冲向前方。

    “等下再告诉你。哎呀,好老公,你就好好的享受吧!”让郭靖的手扶着鸡巴,黄蓉站在女儿身后,扶着她向前慢慢倾斜,“乖女儿,将腿分开点。”

    渐渐的,鸡巴和郭襄的阴户越来越近。郭襄看到爹爹硕大的鸡巴一点一点,直冲自己的阴户,不禁害怕起来,“娘,爹爹那个东西好大啊,插进去的话会不会很疼啊?”

    郭靖手里玩弄着鸡巴,目不转睛的看着女儿的酮体。女儿小巧的乳房上,粉红色的乳头高高翘起;阴部一点毛也没有,阴阜隆起,两个包子一样的大阴唇微微鼓起;从阴唇中间不停的渗出亮晶晶的淫水。

    “傻丫头,女人第一次都是要疼得,放心,一会儿就好了。”黄蓉却是毫不容情,将女儿的身子慢慢放下去。郭靖的龟头顶住了郭襄的大阴唇,刺激的郭襄的淫水流的更欢畅了。

    看到丈夫的鸡巴被女儿的骚水浇的也是亮晶晶的,黄蓉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就轻轻的在女儿的屁股上按了下去。

    “啊,疼啊!”从未进入过异物的处女地被一根庞然大物贸然闯入,郭襄的皮肤表面被刺激的起了一层小颗粒。郭襄那狭窄紧锁的阴道弄得郭靖的鸡巴好像是陷进了一团软肉里面,暖乎乎的十分舒服。

    “襄儿,再忍忍。”知道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黄蓉毫不留情的继续使劲,直到丈夫的鸡巴全根没入。她知道,丈夫的阳具肯定已经深入到了女儿的子宫口。

    “哎呀,胀死我了!”郭襄双腿拼命挣扎,想让娘亲将自己抬起来一些,好摆脱阴道内又胀又疼的难受劲。却不防郭靖的手伸向了自己的乳房,开始玩弄起来。

    此刻,两人的下体连在一起,郭靖的阴囊紧紧贴在女儿没毛的阴阜上,一丝丝的鲜血从郭襄的肉缝中流出,顺着郭靖的卵蛋滴在了黄蓉早就准备好的床单上。

    看着床单上的点点落红,黄蓉心里好像终于丢了一块大石头,轻声的呼了一口气,暗想道,靖哥哥,这可是你先背叛我的啊!今晚你的蓉儿可能要给你戴绿帽了。想到此节,黄蓉阴道的瘙痒越发的严重了。

    “好闺女,先别动!这会儿可是越动越疼!”郭靖怜惜刚刚破瓜的女儿,暂时令妻子将女儿身子停了下来,一动也不动。

    黄蓉从身后将女儿的耳垂咬住,轻轻舔弄起来,郭靖则在正面揉捏着女儿的乳房,嘴里还说着,“襄儿,这样揉揉将来的奶子就会和你娘亲一样大了。”

    黄蓉感到女儿身上开始热起来,问道,“襄儿,下面好点没?”

    “嗯,好多了。”郭襄被娘亲的嘴巴和爹爹的手刺激的情动,感受着阴道内火热滚烫的鸡巴,好像开始适应了。

    黄蓉扶着女儿的屁股又开始动了起来,幅度越来越大。郭靖看到自己的鸡巴在女儿的阴户里面抽动,不时的将女儿娇嫩的阴唇翻出来,又顶进去,手上的乳头好像更硬了。

    “哎呀,娘啊,我不行了,我要尿了!”过了不一会儿,郭襄就开始呻吟起来,气息也乱了。毕竟是第一次和男人欢好,还是和自己的爹爹一起,郭襄阴道里面抽搐起来。

    郭靖感到自己的鸡巴好像被卡住了一样,龟头处好像也有个小嘴在使劲的吸着自己的马眼。突然,一股暖流从女儿身体深处涌了出来,将郭靖的鸡巴完全包裹住,烫的龟头一阵悸动。

    郭襄身上香汗淋漓,不停的喘气,她的脸上通红,翻起了白眼,处女第一次的高潮令她终身难忘。

    过来一会儿,看到黄蓉充满期待的眼神,郭靖这次恋恋不舍的从女儿逼里面拔出鸡巴,也不清理上面的骚水,冲着妻子一阵乱点。

    郭靖对待黄蓉可是毫不客气,鸡巴快速的进出妻子那泥泞的阴道,好像是要钻木取火一般的摩擦着。黄蓉从未被这样狠劲弄过了,感觉好像回到了自己的蜜月,不禁喃喃道,“好哥哥,好老公,今天你好猛啊!你要操死蓉儿了”郭襄躺在床上,浑身无力。她看到娘亲黑乎乎的下体,再看看自己的,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白虎。她看着父母疯狂交合的动作,瞳孔扩大,张开樱唇,仿佛阴道里面又开始分泌液体,感到疼痛也少了很多。

    母女两个并排趴着,郭靖从后面开始缓缓将鸡巴插入妻子的阴道,做起了活塞运动。郭靖的手在女儿的小穴里面抽插,捏着女儿那滑溜溜的阴蒂和阴唇,令母女两个一起发出了大声的呻吟声。

    插一会儿,郭靖就换到女儿的小穴里面插,转而用手去玩弄妻子的阴唇。

    “好爹爹,快射啊,明天让女儿给你生个儿子!”听到女儿哀求的声音,看到妻子鼓励的眼神,最后郭靖还是将火热的精液喷进郭襄的子宫里。

    黄蓉新传毁容行动 第六章

    当天晚上,郭靖选了郭襄,黄蓉选了武三通,武敦儒选了完颜萍,武修文选了郭芙,耶律齐只能选了耶律燕。

    晚饭的时候,其他人都还很规矩,但武三通却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紧紧的坐在黄蓉身边,大腿不停的去摩擦黄蓉的美腿。黄蓉也不躲避,只是娇嗔着,阻挡着武三通进一步的动作。

    正吃着呢,突然一个兵丁上来禀告,说现在城外的野兽突然加大了攻城的力度。武三通一听,精神一振,知道是灰袍人开始动作了。

    郭黄二人商量了一下,决定由耶律齐带着武氏兄弟进行支援,其他人待命。

    三个本来满心欢喜的男人一脸遗憾,只能赶紧吃完饭。

    “师父,徒儿有一事相求。”武修文看了一眼爹爹,又看了看因自己离开而兴高采烈的郭芙,还是壮着胆子说话了。

    “修文,你有何事啊?”郭靖问道。

    “这个,师父师母都知道,我对芙儿那是思慕已久。昨晚我未能亲近芙儿,今晚又……”他看了看正在思索的黄蓉,继续道,“俗话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也知道时间紧迫,但只求片刻的功夫足矣!”

    “就是就是,修文、芙儿他们夫妻两个可是可怜的紧啊。连着两个晚上未能敦伦。”武三通也跟着起哄。

    听到武修文不伦不类的比喻,又听到武三通求情,黄蓉下了决心,“好好好!不枉你对芙儿一片痴心。耶律齐,武敦儒你们先去支援,武修文一刻钟后便到!”

    待两人离开了饭厅,黄蓉对郭芙说,“你现在随武修文回房去吧。”

    本来以为躲过一劫的郭芙想要说些什么,但转念一想,回去还不是将武修文打翻算了,反正他也打不过自己。于是一言不发的跟在了武修文的后面。

    武修文却站立不动,又施礼道,“芙儿我管教不了,回房之后我还要挨打。但望能像上午狗子那样……在这里……”

    “你这个大女儿可是刁蛮之极啊。看看昨天晚上把我家修文打的鼻青脸肿的,让我这个当爹爹的很是心疼啊。今天上午我去劝解两句,居然把我骂了个狗血喷头!”武三通信口雌黄,颠倒黑白,“我现在也想和修文一起,好好管教管教这个儿媳妇!”

    看到黄蓉为难的样子,他继续道,“容妹妹,今天上午你不是说答应我一个条件吗?”

    “我家芙儿管教无方,还请武老爷子多多费心。”黄蓉终于下了决心,同意了武氏父子的要求。郭芙一听大急,却马上被武三通点了穴道,倒在武修文的怀里。

    武三通经过这一系列的试探,终于可以肯定黄蓉不知道今天晚上的“毁容”行动。他借口去了趟厕所,将春药吸进了阳具里。路上,他双手背在后面,这是暗示自己的人开始行动。

    武三通得意的想着:如果自己按照灰袍人的计划,在深夜时分动手,估计那家伙连汤都不给自己剩下。嘿嘿,咱们今天晚上提前动手,让你狗日的竹篮打水一场空!

    大厅上,郭仁、郭安、郭梅几个随身服侍的仆人相互看了看,知道今晚有好戏看了。

    “襄儿,抱住你爹爹,和他好好亲热下。”黄蓉看到丈夫气鼓鼓的样子,给郭襄面授机宜。

    “爹爹,你不要生气了吗,不是有我陪你吗?”郭襄搂住了郭靖的脖子,悄悄的说道。

    不知何时,厅里面亮起了蜡烛。粉红色的烛光摇曳不定,但在场诸位皆是武林中人,目光到处是毫发毕现。

    厅里一角,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紧紧的搂着了一个五六十岁的男人,两人窃窃私语,态度暧昧,小女孩的一只手还插入了男人的胸膛;而另一边,则是一对母女和一对父子的表演。

    郭芙此刻像狗一样的弯着腰,站在大厅中央。武氏父子站在她的身后,黄蓉却站在旁边观看。

    武修文此刻下体赤裸,正急切的剥去郭芙的亵裤。找了半天却找不到解法,干脆一使劲,将亵裤撕成了两半。顿时,郭芙的下体今天第二次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小肉缝,武修文的血顿时击中到了下体,鸡巴迅速竖了起来。

    “你他妈的武修文,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你个败家子,龟孙子,活王八,王八蛋,我操死你妈!”郭芙下体微凉,不禁破口大骂起来。

    武修文被骂惯了,武三通听到却是大怒,他对儿子说,“你还不赶快堵住她的嘴!操你妈的郭芙,你居然连老子都骂了!”

    看到儿子弯腰到地上去捡郭芙的亵裤,他一脚踢在儿子屁股上,“你真是个笨蛋!你不会拿你的小鸡鸡去堵?!”

    “我的可不小。”嘴里嘟囔着,却知道这是爹爹的照顾。武修文来到郭芙眼前,胆怯看了看郭芙,发现她根本动不了,只能拼命的流眼泪。不禁胆气大壮,将鸡巴伸到了郭芙的面前。

    郭芙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平时她在闺房那是颐指气使,专横跋扈,叫耶律齐朝东,丈夫的腿肚子赶紧朝西。两人的人伦大事也是规规矩矩,哪里有什么花样可玩。

    郭芙双面紧闭,竭力不去想看武修文的恶心的东西。但是,一股男人身上特有的味道扑鼻而来,紧接着是一阵腥臭。

    武修文的家伙可是好多天没清洗了,包皮里面充满了污物。现在鸡巴一勃起,里面的东西暴露出来,味道也传了出来。

    郭芙被熏得一阵恶心,眼睛也睁开了。她的目光刚一接触到武修文的肉棒,就急忙又重新闭上。但这一瞬间却将眼前的淫邪画面看到清清楚楚。

    武修文紫红色的棒身不仅长度吓人,直径也是想象不到的大。耶律齐的阳具与之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她脑子里面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一个问题,这样的东西插进下体,那女人还不得撑死?想到此节,她的身体微微颤动起来。

    武修文却以为是郭芙被自己吓到了,自信心和阳具一起膨胀了起来。他早就想和完颜萍玩口交了,但妻子却是死活不同意,只好偷偷摸摸的在外面的娼妓营找妓女玩。

    娼妓营的那些妓女大都是没人要的歪瓜裂枣,哪里有如今面前的美娇娘过瘾,再加上这可是自己和哥哥单恋了十几年的梦中人。想到这里,武修文咽了口唾沫,伸出手指去摸郭芙的脸蛋。

    武三通轻打着郭芙的屁股,嘴里和黄蓉说着话,“蓉儿姑娘,我这人呢说话算话,我现在就给你讲讲我的阳具的特殊之处从何而来的。”

    “哎呀,蓉妹,你靠近点吗,离得这么远我说话都嫌累,”黄蓉无奈的走了过来,武三通在后面揽着黄蓉的腰,另一只手继续拍打郭芙的臀部。

    武修文的手玩了一会儿郭芙的嘴唇,又慢慢将指头伸进口中摸索着。郭芙只觉的屁股被一只粗糙的大手拍打着,不想可知那是武三通的色手,前面是一根手指在自己嘴里游动,还不时的去抓舌头。郭芙羞愧难当,口水和阴部的骚水一起流了下来,在嘴角和阴道下形成一道水线。

    “哎呀,蓉儿,你看看你的女儿可真是个荡妇啊,吸了几下我儿子的手指,这下面的水流的,你看看,你看看!”武三通摇头叹息,似乎感慨着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弄得黄蓉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不知说什么好。

    “刚才说到哪了?对了对了,我那一次出城,不慎却被野兽俘虏。当时打的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他们几百个打我一个,我虽败犹荣啊。他们将我抬回山洞,一只雌兽兴高采烈的将我提回了她的洞穴。”武三通想起当时的情形,嘴上虽然在吹牛,心里也在暗暗后怕。

    武修文的鸡巴开始在郭芙的小嘴上使劲,想破门而入。但郭芙却死死的咬紧牙关,不料屁股后面的巴掌突然重拍了一下,郭芙刚想喊叫出来,却被一根粗大的家伙趁虚而入。

    “你看看这个臭婊子,不挨打就不知道厉害!怎么样,我的手段高吧?”

    武三通的手已经开始攀上黄蓉胸前硕大的乳峰,正在向峰顶攀登。黄蓉娇嗔微微,催促着,“武哥哥,快些讲你的奇遇啊。”

    武修文终于将鸡巴插进了意中人的嘴里,他根本不理会郭芙的牙齿啃咬,开始缓缓抽动。他对爹爹讲了什么根本没进耳朵,只顾着品尝意中人口交的美妙滋味。

    “哎呀,蓉妹你的胸脯真大啊,简直和那个雌兽有一拼!”武三通嘴里说着轻薄话,手上动作也不慢,“那个雌兽将我放到地上,扒光了我的衣服。”

    “那雌兽长的甚是古怪,整个一个大猩猩的形状,胸部却是长了四只乳房,大小和你的差不多,下面却有两个阴道,其中一个长在肚脐眼的位置。”

    郭芙嘴里被武修文插的很是难受,舌头被压在肉棒下面,口水不停的流着,喉咙还不时的被堵住。嘴巴外面更是痛苦,武修文的肉弹直顶嘴唇,男人粗硬的阴毛在自己娇嫩的小脸上摩擦着,不知道有没有留下红印。鼻子里全是男人裆部的骚味,躲也躲不掉。

    郭芙只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刚开始是在心里痛骂武修文、武三通,更是将武氏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上了。后来,武三通讲的有趣,郭芙渐渐听到入了神,暂时忘却了嘴里的物事。

    “那家伙把我提起,看了看我的鸡巴,摇了摇头,意思是太小了。蓉儿,可不是哥哥我无能,是她长的太丑了。如果是你脱光了站在我面前,我肯定会像现在这样硬起来的!”不知何时,武三通将自己的内裤也扒拉下来,一个比武修文更加粗大的鸡巴露了出来。

    “哎呀,武哥哥,你这样可太难看了!”黄蓉满脸羞红,似乎不敢去看。

    武三通却哈哈大笑,将鸡巴使劲的抖了几下,“这有什么难看的?来,容妹,感受感受,我继续给你讲”“羞死人了!”嘴里说着,想知道武三通秘密的黄蓉还是将小手摸了那根火热的肉棒。

    武三通却不继续动作了,“那个雌兽从桌上拿起一个红果,喂我吃了下去。”

    突然一个人对我说话,“武大侠,那个不能吃啊!”。我这才看到地上有个人!

    这个人都瘦的不成人形了,我分辨了好半天才认出这人是张大虎。

    “此人原是一个丐帮的弟子,他对我说,那个雌兽就是采阴补阳,将好多俘虏来的人和雄兽都给吸成人干、兽干了。他刚来第二天就成这样了。”

    “我们正说着,那雌兽也给张大虎喂了一颗果子。不一会儿,我和张大虎的阳具就涨大起来,比现在还大!”武三通露出恐惧的表情,“当时我差点以为我的宝贝要和郭大侠一样玩自爆呢!”

    “不过张大虎告诉我说,他亲眼看到有个身体较弱的小兽吃了这个,下体真的爆了!那雌兽看到我们二人肉棒挺起,就将我和张大虎摁到身下,奸淫起来。那个家伙的阴穴好像一个无底的深洞,里面还有一股极强的吸力。”

    “我看到,张大虎一会就口吐白沫,死了过去。但他那根鸡巴还是被紧紧的吸在雌兽的肚脐处。我感到体内的所有的精血和功力全向小腹处冲去,好像是被高手采了元阳一般!”

    武修文此刻却也是到了吐出元阳的时候。意中人樱桃般的小嘴正在给自己口交;平时端庄严肃的师母此刻在爹爹面前套弄鸡巴,媚态百出;小襄儿罗衫半解的给师父搂在怀里玩弄着小乳鸽;下面几个仆人不分男女手都在裆部抚弄着,厅里面淫靡的气氛弄得武修文很快就一泄如注。

    郭芙正听得入港,却不料被一种浓稠腥臭的精液给喷的回过神了。她不禁连连干呕,竭力吐出口里的秽物,但还是有很多给咽下了肚子。武修文将阳具在郭芙的脸上擦拭了几下,将剩余的阳精全部涂到意中人的脸上。郭芙的眼睛、鼻子、嘴巴都被精液染得一塌糊涂。

    郭芙此刻哪有功夫去理会武修文对自己脸蛋的侮辱,她拼命的咳嗽着,似乎这样就能将喉部清理干净。黄蓉看到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