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黄蓉系列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53 部分阅读

    耶律齐去掰着假人的阴部,小阴唇、大阴唇层层叠叠,与真人无异,手感极是舒服。黄蓉看的也是面红耳赤,下体不觉湿润起来。

    看到女婿将假人的阴部已经彻底掰开,黄蓉极力克制心头的羞臊,将手里的瓶子一直按了下去,“齐儿,看清楚,就是这样塞入瓶子,一定要按到最下面,要不等会儿你的……丑东西可是会疼的。等下射完阳精,记得将瓶子取出。”

    黄蓉被自己的话弄得也是奶子发涨,阴部缓缓淌出阴水,再不和女婿罗嗦,快步离开了房间。

    耶律齐看着岳母的背影,在看看手里的假人,不禁长叹了一声。想到手里这个假人不知被多少男人用过,甚至还有野兽,更是觉得无趣之极。

    突然,房间的门又开了,黄蓉站在门口,仿佛猜透了女婿的心思,“齐儿,你手里那个假人可是初次使用哦。你可不要辜负了我的一片心意。”

    黄蓉又看了看耶律齐裆部软下去的肉虫,不动声色,只是用自己的手在胸部快速的抚过,引得双乳在衣服下面一阵抖动。耶律齐那里见过这种淫荡的场面,鸡巴重新竖了起来,直直的冲着黄蓉。

    黄蓉看到耶律齐重新威风起来,抿嘴一笑,离开了房间。耶律齐自负聪明过人,但在这个号称赛诸葛的岳母面前却屡屡吃瘪,不觉暗自发恨起来。

    耶律齐看着手上的假人,不再压制体内的欲火。他猛地将假人按倒在床上,双手紧紧的攥着假人的双乳,脑子里面却全是岳母的倩影,嘴里恨恨的骂着,“操你妈的臭婊子岳母,居然敢耍我!看我不把你的奶子捏爆!”

    耶律齐玩弄一会儿乳房,将下体挺向假人的阴门,“骚逼岳母,看女婿今天要操你的烂逼了!把你的骚逼给射穿!蓉儿你可要好好接着!”

    猛然,房间的门又开了,黄蓉一身亵衣走了进来,她看到眼前女婿的丑样,强忍着内心的羞涩,慢慢关好了门。

    耶律齐停下了动作,呆呆的看着岳母,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黄蓉扭动着臀部,慢慢的走向大床,“齐儿,刚才岳母是太害羞了,你肯原谅蓉儿吗?”

    黄蓉边走,边拿手将胸部抚弄出阵阵乳浪,“你刚才骂的很好啊。岳母是很寂寞啊,女婿你能来安慰我吗?”

    “刚才的骚话被岳母听见了!”耶律齐被巨大的幸福感贯穿了全身,全身血液都冲向下身,鸡巴突突乱跳。

    黄蓉走到了耶律齐的身后,突然伸出手掌在耶律齐屁股上一拍,耶律齐只觉的臀部忽的向前一挺,阳具进入了一个狭窄的所在,原来是假人的阴道。

    黄蓉这一拍可谓是秒到毫颠,劲力正好让耶律齐的阳具完全没入假人的阴道,只剩下肉蛋在外面。

    “好女婿,让蓉儿给你推屁股,好吗?”黄蓉将自己的乳房贴近了女婿的后背,脸上一阵阵的发烧。

    “岳母,你太会推了!”耶律齐被岳母的小手推着臀部,阳具在假人阴道进出,自己毫不费力,后面的奶子更是火热,他闭上眼睛,享受着岳母的服侍。

    推了一会儿,黄蓉示意让耶律齐自己动,转身坐在了女婿对面,将女婿伸向自己奶子的手按在假人的乳房上。她一手玩弄女婿的乳头,另一只手还插进自己亵裤里面,使劲的抽动着。

    耶律齐此时还在幻想着勾引岳母情动,克服对岳父的愧疚感,主动投怀送抱。于是他故意的将大鸡巴全根进入,拔出时还挑衅的朝岳母甩甩龟头上自己的淫水。

    黄蓉目不转睛的看着耶律齐的阳具进出着假人的阴门,身体微微颤动起来。

    此刻她忘了自己的丈夫和女儿,只有赤裸裸的欲望,她不禁加快了手指的速度,“好女婿,你的鸡巴好大啊,啊……真威猛啊”“嗯,蓉儿的小逼真紧啊,夹的小婿的鸡巴都要断了!”

    屋子里面充满了岳母和女婿两个人的淫声浪语。

    过了好大一会儿,忍耐不住的耶律齐终于在假人的体内射了出来,耶律齐将嘴巴贴在假人的乳头上,嘴里喃喃的说着,“好岳母,乖蓉儿,我今天终于操到你了,真舒服啊”黄蓉却不顾假人阴部的一片狼籍,急忙将其体内的瓶子取出。黄蓉双手捂在瓶子上,开始变幻瓶子的形状,全神贯注。

    黄蓉知道,如果此刻温度升的过高,瓶内的液体就会失去效果。因此只能慢慢的控制着手心的温度。不一会儿,耶律齐发现岳母手上的瓶子居然变成了一根阳具!只见这根阳具惟妙惟肖,甚至连包皮、马眼都清晰可见。

    黄蓉脸色通红,不敢去看目瞪口呆的耶律齐,她褪下亵裤,将瓶口对准自己的阴部,缓缓插入。她使劲的将阳具抽插着,嘴中念念有词,“靖哥哥,蓉儿没有对不起你!蓉儿的贞洁没有丢!蓉儿的小逼永远只属于你一个人!”

    假阳具进出黄蓉的阴道时,阴唇上下翻动,不时带出一些黄蓉的淫水。黄蓉双手捂在裆部,双腿一阵猛夹。突然她脚尖绷直,全身僵直不动,剧烈的喘息起来。

    与此同时,黄蓉手上猛然发劲,一股内力从手心涌出,击到瓶子底部。瓶底纹丝不动,上面粘着的精液却被加热并击飞起来,顺着瓶口的马眼全部进入到黄蓉的子宫。

    黄蓉保持着屁股向上的姿势,感受着火热的精液,同时防止女婿的阳精泄出。过来一会儿,看到女婿猥亵的眼神,才急忙爬起身,也不取出阴部的瓶子,用余光看了看女婿。因为刚才岳母插瓶子的动作,耶律齐的阳具又变得硬邦邦的。

    “齐儿,今晚到处结束,你就在这里过上一夜吧。”黄蓉果然武功高强,夹着瓶子,走路的姿势竟然仍是端庄大方,仪态万方。

    耶律齐知道自己最终还是被耍了,只能将所有的怒火发泄到了假人身上,很快,整个房间又充满了男人粗重的吼声。

    黄蓉新传毁容行动 第三章

    黄蓉还没走出房间,就听到身后女婿将假人按在身下,报复似地开始更加疯狂的动作。她用手理了理有点乱了的刘海,嘴角露出了淡淡的苦笑,“想不到我黄蓉也有被逼无奈的时候。人定胜天,这话说着容易做着难啊。”

    “靖哥哥,我不会先对不起你的。可是,你也要经受住考验哦!”黄蓉想到郭靖憨憨的样子,“不会的,靖哥哥肯定也不会背叛我的!靖哥哥,我可能使用一些手段对你,但我对你的心却是永远不会变的!”

    黄蓉渐行渐远,却突然听到男人一声低吼,随后一片安静。

    “年轻就是好啊。短短时间连射两发,”黄蓉脑海里面出现女婿的龟头带着体液朝自己甩动的雄姿,禁不住和郭靖的鸡巴拿来比较,“靖哥哥,你年轻的时候那伙儿可是比齐儿猛多了啊。不过现在就……”

    黄蓉的房间里面到处都是奇形怪状的器件和按钮。坐在椅子上,黄蓉将体内的瓶子缓缓拔出。她懒洋洋的休息了一会儿,拉起了一根绳子。

    椅子上的黄蓉并没有穿上亵裤,也没有清理阴部,直接让湿漉漉,黑乎乎的阴门直接暴露在灯光之下。

    不一会儿,一个身材矮胖,皮肤黝黑的女子出现在房间里面。她对眼前的淫靡的情景一脸平静,显然是习以为常了。

    “郭梅,你去三号房跟姑爷说,将假人体内的瓶子取出来。”

    “是。黄夫人,存在哪个冰窖里面还是……现在就用?”郭梅极端隐蔽的看了看黄蓉的阴部,嘴角流出一丝不易觉察的淫笑。

    “就放在一号冰窖,明天给那只刚刚抓来的雌兽用。”

    “如果齐儿知道自己的阳精居然给野兽用,不知道会怎么样呢?”黄蓉想到有趣处,不禁笑出声来。她看看在低眉顺目,等待吩咐的郭梅,淡淡说道,“阿梅,没别的事了,下去吧。”

    完颜萍心事重重的陪着武敦儒进来房间。这个房间她平时不知道来了多长次,但都是和耶律燕谈心解闷。今天却是单独陪着丈夫的哥哥,两个人还是手搀着手进来的。完颜萍不觉一阵心慌,挣脱了武敦儒的手,坐在了梳妆台的椅子上。

    武敦儒从侧面看着完颜萍微红的脸蛋,禁不住咽了口吐沫。相比妻子,完颜萍整个人胸部虽小,但却是娇小玲珑。这个俊俏的弟妹自己可是窥窃不止一两天了,今天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了。

    看到完颜萍坐在那里,手足无措的样子,武敦儒走到她的身后,手轻轻的放到完颜萍的肩膀上,“萍儿,你今天可真美啊。”

    完颜萍身躯一沉,似乎想挣脱身上的色手。但听到武敦儒的夸赞,心中微微一喜。好几年了,武修文就从再未对她甜言蜜语过,甚至关心的话也很少说。

    今天猛地听到有男人夸赞自己容貌,她竟像青涩少女一样心里砰砰乱跳,不能自已。

    “你看看你的小脸蛋,这樱桃小口,我敢说,这个府里再没人能比得过。”

    武敦儒看到完颜萍似乎对自己的恭维话陶醉其中,将手轻轻向下滑动,揽住了完颜萍的双臂。

    “乱讲,我看黄夫人就比我漂亮的多!”

    “的确,和师母比你差的太远,”武敦儒老老实实的承认道。

    自己说出来是谦虚,但这个事实被别人说出来却让完颜萍感到很难堪,脸色也沉了下来。

    看到完颜萍的反应,武敦儒却是暗自一喜,“但那是二十年前的师母!现在的郭夫人的容貌可是连给你提鞋都配不上了!”

    “大哥你好不正经!就好胡说”完颜萍嘴上骂着,却对武敦儒伸向自己胸部的色手视而不见。

    “我哪里胡说了?”武敦儒的手已经攀到了双丘的顶端,他并没急着下手玩弄,而是停止不动,用大拇指和食指圈住乳头,在衣服上形成两座小山峰。

    他引导着完颜萍去看镜子,“好萍儿,你看,你的这儿多美!”

    完颜萍顺着话音看向镜里,发现了自己乳房在武敦儒的掌握之中,顿时羞红了脸颊,身躯扭动,“大哥,羞死人了!”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你现在可是我的妻子,被自己的夫君摸摸奶子又什么关系呢?”武敦儒谆谆教导,手上也开始捏弄完颜萍的乳房,“你知道吗,你这里我可是朝思暮想啊。今天心愿得偿,死了也值啊!”

    “哎呀,轻点。”完颜萍娇喘微微,“那有那么好!修文还整天说我的这里小,不喜欢呢!”

    “他懂的什么!你这里小巧玲珑,双手正好盈盈一握,肌肤细腻,”武敦儒轻轻的在奶头上一捏,“这里还这么挺,简直是人间极品啊!”

    完颜萍被捏的浑身一颤,呼吸急促。她一直为自己乳房深感自卑,觉得女人胸部太小是种罪过。今天居然有人对自己的双乳赞誉有加,困扰她很久的心结一下就被打开,极为舒畅。

    “真的那么喜欢吗?”完颜萍完全沉迷于武敦儒的那张像抹了蜜一样的嘴和带了电一样的手中,伸手去捉武敦儒的手,引导着进入自己的衣领内,“大哥,你就好好的爱爱她吧!”

    武敦儒看到完颜萍终于放弃了抵抗,不禁心花怒放。一时只见,屋里只听到男女欢好的声音。

    “弟妹,刚才弄的你舒服吗?”武敦儒嘴里品尝着完颜萍的乳房,阳具还插在她的阴道内。

    “嗯,大哥你弄得萍儿要升天了!”完颜萍按住武敦儒的头,“舔舔这里啊”“呵呵,萍儿,你看看我的鸡巴还没软呢,咱们换个姿势再战吧!”

    “好啊!大哥你居然懂得这么多的姿势,你好色啊!哎呀,你快点插,我又要不行了……”

    武敦儒这里节节推进,春色满屋,他的妻子耶律燕却是屡败屡战,越挫越勇。

    郭靖面无表情的走进屋子,耶律燕急忙跟着走了进去,却被郭靖挡在了门口,“燕儿,伯父是不会背叛你伯母的,你自己回去吧”“伯父,这可是城主你亲自选的我,如果连屋子都不能进,传出去明天我可就沦为笑柄了,那我以后可怎么活?”耶律燕苦苦给郭靖讲着道理。

    郭靖思索片刻,觉得有理,“先说好,进了屋子你睡床上,我睡地板,你可不许乱动!”

    耶律燕规规矩矩的和衣躺在床上,却想着如何说服郭靖。

    整个城市里现在都充斥着男女欢好的气味,耶律燕早就春心荡漾了。听说公妻营里面的女子四个月就可以换个丈夫,有些身份较高的女子还养了好几个面首。那可是耶律燕向往已久的事。

    可惜郭府禁止女子加入公妻,耶律燕虽是一百个不乐意,但也不敢公然违抗。现在一个红杏出墙的机会就在眼前,并且这个男人还是武功高强的郭靖,襄阳城的城主。

    想了半天,耶律燕还是决定用身体引诱。她刚开始脱衣,却被郭靖听得清清楚楚,手指轻弹,耶律燕只觉全身一阵酸麻,再也无法开口,身体无法动弹。

    黑暗中只听到郭靖沉闷的声音,“夜深了,早点睡吧”耶律燕看无法抓住机会,她是百爪挠心,急的不行。哎,还是要用伯母的计策啊。

    黄蓉传音入密跟她说了如何应付郭靖,耶律燕听得不以为然,她和哥哥一样都极为自负,料想凭借自己的容貌和身子,那个男人不是手到擒来。现在却是在郭靖这里碰了个大钉子。

    默念着黄蓉的教导,耶律燕口中呜呜一阵乱喊,逼得郭靖解开了她哑穴,耶律燕迫不及待的说,“伯父,我要小解!”

    郭靖显然没料到这种情况,有心让仆役来服侍耶律燕,但他和黄蓉的房间平时只有一个男仆人郭安,晚上郭安则住到了旁边的厢房。无奈之下,他点了蜡烛,解开了耶律燕的穴道。

    耶律燕这次却是极为乖巧,拎着夜壶向外间走去。她撩起亵衣,阴部对着夜壶尿了起来。她故意将小腹紧绷,尿液像小瀑一样冲了下去。

    虽然耶律燕蹲在门外,但那道薄薄的门板哪里能阻挡住“哗哗”的水声。

    郭靖更是听到清清楚楚。他仿佛看到女人的阴部流出一道水线,笔直的落在壶里。郭靖的心神开始乱了起来。

    看到耶律燕自觉的躺到床上,郭靖想了想,没有再点她的穴道。

    “伯父,我有事请教!”耶律燕突然冒出了一句话,令郭靖不禁一愣。

    耶律燕继续说,“伯父,我只是想和你聊聊天,你看可以吗?”

    看到郭靖没有说话,耶律燕站起来,走到窗前。黄蓉极为喜欢鲜花,来异界前她的屋子里面就全是各种奇花异草。这些花到了异界,也变得更加千奇百怪。

    耶律燕站在一棵开的似向日葵花盘大小的花前面,用鼻子嗅着上面的香味。

    月光刚好照在她纤细苗条的身上,好一幅月夜美人赏花图!

    但这好像对郭靖是对牛弹琴,他有些不耐烦的问,“你想说什么,赶紧说!”

    耶律燕幽幽一叹,“为国为民,侠之大者!这个是伯父你说的吧”“这个也是我的夙愿!”郭靖点了点头,越发迷糊起来,不知道耶律燕想说什么。

    “伯父的英雄气概,匡世雄心,侄女可是佩服之至!”耶律燕话锋一转,“但现在的襄阳城,伯父的这个夙愿又如何实现呢?”

    看到郭靖沉默不语,耶律燕侃侃而谈,“国?已经没国了!民,已经全淫了!”

    “话也可以这么说,在这里,城主你就是国!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就是民!”

    看到郭靖露出了沉思的表情,耶律燕不禁暗叹黄蓉的睿智,强忍嫉妒继续背诵着黄蓉的话。

    “我就是国,家人朋友就是民!”郭靖慢慢咀嚼着话里的含义,不禁同意的点头。

    “现在府里面搞得这个公妻小组,就是为了你的家人和朋友,这个不正是伯父你的夙愿吗?你难道不应该以身作则吗?”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郭靖仿佛明白了什么,“这些都是你伯母教你说的吧?”

    “你不必多解释了,总之一句话,我是不会背叛你黄伯母的!”不理耶律燕的否认,郭靖斩钉截铁的说道。

    耶律燕心中暗叹一声,这些居然又在黄蓉的算计之中!

    “什么叫背叛呢?是不是指和别的女人欢好?”看到郭靖点头,耶律燕继续发问,“那什么叫欢好呢?是不是把男人的阳物放入女人的阴户呢?”

    看到平时娴静无比的侄女嘴里说着这些淫话竟然毫无羞涩,郭靖也感到身体的一丝异样。他微微点头,同意了耶律燕的说法。

    “我现在有一个办法,既不让你背叛伯母,也能帮助你的家人朋友,伯父你想不想听呢?”

    “伯父,你挺着鸡巴就成了,我帮你将阳精取出来吧。”耶律燕面露淫笑,嘴巴狠狠的亲上了郭靖早已勃起的阳具。

    被一步步引入彀中的郭靖对接下来的事好像做梦一样。他简直无法想象,除了插穴之外,男女之间还有如此多的花样可玩。

    翌日清晨。

    武三通手里拿着一份文书,得意洋洋的从副城主府走了出来。他来到街上,看看四下并无异常,扭头钻进了一家杂货店。

    店子内堂里,一个灰袍人正等着他的到来。

    “事情都办妥了!”武三通将文书往桌上一放,“这是杨过刚刚开的文书。”

    “好!那今天晚上你就可以参加郭府的选妻了!”灰袍人满意的说,“这是你要的春药,用了她黄蓉那个骚婊子就会成为淫娃荡妇,视中毒后第一个操她的男人为主人的!”

    “郭靖、黄蓉可是优先选人,她一定选我吗?”

    “放心!黄蓉也察觉到了你身体的异常,以她的性格,肯定会好好研究你的!到时间你只需敷衍应付,伺机用药!”

    “这可是大有风险啊。昨天郭黄二人的身手我仔细观察了,黄蓉的武功还是在我之上啊。唉,照我的想法,咱们还是老老实实等上一年两年,郭靖、黄蓉、杨过他们自然会败在咱们手中,为何如此性急?”

    “武兄,你是不是怕了他们!你哪里知道,黄蓉那边也开始注意到了问题,她开始研究解决的办法了!等上一两年,他们早把问题解决了!现在可是行动的最佳时机!”灰袍人看到武三通还在犹豫,又开始利诱,“你不也早就对黄蓉那身子念念不忘吗?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否则你可要当郭黄二人一辈子的奴才了!”

    “好,我干!”武三通连连点头,又举起手里的春药,“这个如何用法?”

    “你的小妻子在后院,让她告诉你如何使用吧。”

    听说阔别了一个晚上的小骚货就在后面,武三通顾不得礼节,冲向了后院。

    片刻之后,后院一间屋子里上演了一幅活春宫云收雨歇之后,小女人乖巧的拿起男人的阳具,“好大大,亲爸爸,等晚上饭前如果一切正常,有人会通知你动手。你将这个药化成汁水,运用内力将它吸入你的马眼之内。”“可能稍微有点疼,大大你可要忍着啊。另外吸入之后就不能撒尿了。这个药液得之不易,眼下只弄到这一小瓶,浪费了就没了。只要那个婊子的阴唇上沾到一滴这个药液,片刻之后就会发作。”

    看着武三通踌躇满志的离开,小女人转身投入灰袍人的怀抱,撒娇道,“你就忍心让我伺候那个老东西?”

    灰袍人轻蔑的一笑,“老东西沾上这个药液,也没多久的活头了!郭黄二人的毁灭之日就在今天!你父母的仇今天就可以报了!!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告诉咱们的人仍要好好观察,有一点异常也要报告过来!”

    黄蓉新传毁容行动 第四章

    武三通走出杂货店,脸上的笑容一扫而空。他嘴角挂着冷笑,“哼,你个脸都不敢露的家伙,还想拿我做探路的石子?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咱们走着瞧!”

    武三通进了郭府大门,却奇怪的看到门口只有一个家丁守门。他不禁疑惑起来,向家丁问道,“张大脖子,今天怎么了,门口就你一个?”

    那家丁急忙过来施礼,“武老爷子,今天黄夫人要行家规,召唤大家都去看呢。”

    “什么人犯了事?”

    “听说是郭大小姐,”那家丁靠近了武三通,压低了声音,淫笑道,“好像是将大小姐的裤裙全扒了,在庭前示众呢。啧啧,那可是百年难遇的奇景啊。”

    武三通一听有这等奇事,急忙朝大堂去了。

    张姓家丁羡慕的看着武三通,嘴里骂着,“郭仁我操你妈逼的,有这等好事居然不让我去!想想郭芙那个整天盛气凌人的臭婊子撅着那个雪白的屁股蛋子的那个骚样,我的鸡巴可就硬了!你个婊子养的郭仁,我哪点得罪你了?”

    黄蓉早饭时间看到饭桌上的气氛明显的暧昧起来。耶律齐倒是规规矩矩的坐着,但他的妹妹耶律燕却是满脸春意,时不时的偷看郭靖。而武敦儒和完颜萍就像是新婚的夫妇一般,不停的相互夹菜,眉来眼去。

    郭靖显得十分尴尬,不停的偷看着黄蓉。黄蓉却是一本正经的,也不理他。

    郭靖有点急了,传音道,“蓉儿,你生气了?我可没做对不起你的事啊!”

    黄蓉看到郭靖着急的样子,心里偷偷乐了起来。她听丈夫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讲着昨晚的事。武修文走了进来,黄蓉问道,“修文啊,芙儿人呢?哎呀,你的脸怎么了?是不是芙儿又打你了?”

    武修文现在是满腹的怒气,他可是坐了一个晚上的冷板凳。他在门口哀告了好长时间,郭芙就是没给他一句回音。

    他以为郭芙睡着了,想到此刻自己的老婆正在师父的怀里被人玩弄,自己却是孤苦伶仃,不禁恼羞成怒,朝屋子里面小声骂了起来,“操你妈的郭芙,你真他妈的是婊子养的!没一点家教,害的老子在这里吃西北风!”

    没想到郭芙听得真真的,看他居然辱骂自己的爹娘,冲出来将武修文臭揍了一顿。

    此刻听到师母动问,武修文遮遮掩掩,却更让黄蓉生气。

    “娘啊,昨天晚上我没让他进门!他居然辱骂你们二老,我就打了他!”

    郭芙揉着睡眼,满不在乎的样子。

    黄蓉强忍怒火,“芙儿,你可知道,昨天晚上修文可是你的丈夫!你居然拒之门外,还敢打他!你赶紧向修文道歉。”

    “我才不道歉呢!”郭芙所有的怒火却先发泄了出来,“你们弄的那个劳什子公妻小组,我才不要参加呢!丢死人了!”

    黄蓉气的七窍生烟,她啪的一声在郭芙的脸上扇了一下,虽然不重,但郭芙哪受过这个,不禁痛哭起来。

    黄蓉看到女儿痛哭,心里也是一阵难过,但她还是教训道,“丢人?这里在座的人都丢人了?我们都不知廉耻?”

    黄蓉指了指自己,“我和齐儿欢好了一次,你爹爹和燕儿也好了两次,敦儒他们欢好了四次!我们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为了这个家!为了你们将来生活的更好!”

    看到郭芙不吭气,黄蓉追问,“你知错吗?”

    “我不服!我没错!”

    黄蓉身体颤抖起来,手指点着郭芙,“好好好!看来以前我是太骄纵你了,现在居然敢顶撞起娘来了!靖哥哥,你别拦我,今天蓉儿可是要行家法了!”

    郭芙被眼前的刑具吓坏了。只见一个长条板凳,十分的厚实,中间是个夹子一样的东西,整个东西看起来好像是斩头台一般。

    郭芙心里却是气愤异常。有人辱骂爹妈,自己出头,反而被行家法!她咬着牙,极力克制着心里的恐惧。

    黄蓉点了郭芙的穴道,封了她的武功。有人将她的头放到夹子里,扣好,然后将她的手臂也绑在了板凳上,脚也绑在地上的铁环里面。

    郭芙屁股高高翘起,感到十分羞臊。她朝后看去,只见满府的仆人家丁好像都被召集了起来,对着自己指指点点。

    “把大小姐的裤子拔下来!”黄蓉冷冷的说,看着女儿痛苦的样子,她的心里也在滴血。芙儿,希望将来你能理解娘亲,这可都是为了这个家,也是为了磨磨你的性子啊!

    看到没人敢动手,郭芙的胆气又壮了一点,她挑衅的看着娘亲。

    黄蓉却一个闪身,来到郭芙的身后。郭芙只觉得屁股一阵凉意,原来是自己的裤子被娘亲扒了下来。

    郭芙想不到自己居然连下体的亵裤也被剥光了,露出了自己最隐秘的部位,周围那些人的眼睛好像一道道飞刀一样扎在自己的臀上。她终于害怕了,不禁一声悲呼,“爹爹救命啊!”

    郭靖看看女儿,再看看妻子坚决的眼神,只好回避的移开了眼光。

    其他人却是神态各异。郭襄紧紧的抓住了爹爹的手,小声的替姐姐哀求着;武氏兄弟的眼睛则贪婪的看着郭芙的肥臀,还顺着屁股沟往里面看去;耶律齐却是一脸同情的看着妻子,心里却是暗喜不已;耶律燕、完颜萍则是兔死狐悲,一脸的痛苦。

    下面家丁仆役的眼睛都紧紧的盯住郭芙的屁股,小声的议论着。武三通站在人群后面,脑袋下探,目光炯炯的盯着侄女的毛茸茸的肉缝,神情十分的猥亵,手还在裆部不停的搓动。

    在郭芙的痛哭哀求声中,黄蓉来到大家面前,“各位,昨天晚上郭芙不守妇道,居然敢打自己的丈夫,还拒不悔改。俗话说,家有家规,国有国法。今天,我就要在这里行家规!将郭芙在这里示众两个时辰!以儆效尤!”

    “你们才是不守妇道!岳母勾引女婿,大哥勾引弟妹,伯父勾引侄女!你们才该受到家法!”郭芙看爹爹不理自己,娘亲这么狠心,她不禁失去了理智,大骂起来。

    “好好好!”黄蓉看郭芙骂的不像话,下面的人也好像用鄙夷的眼光看着自己这个被女婿操的岳母一样,急忙封了郭芙的哑穴,“我倒要看看你的嘴到底有多硬!”

    “那位家人,上来和这个刁蛮成性的丫头现场交合一番,我奖励他一颗兽丸!”

    听到上去操一个美女还有奖励,下面顿时吵成一片。

    听到居然让仆役来日弄自己,郭芙大急,却是说不出话来,憋得满脸通红。

    “刘大哥,你快上啊,你那家伙可是天赋异禀啊,快上去插啊!”

    “就是,你看大小姐那个小骚逼,可是百年难遇的名器啊,操上去还不得爽死?”

    “我日,你想让我死啊!我今天上去,明天命可就没了!为了在女人身上撒那一点水,丢了一条命,这个帐可是亏本了”刘大哥连连摇头。

    “什么叫交合啊?”一个很大的声音突兀的从窃窃私语中响起,众人一看,原来居然是傻头傻脑的狗子,不禁逗弄起他来。

    “嘿嘿,就是拿出你那个下面小鸡鸡,撒点水在女人身上”“就是就是,找准了女人身下面黑毛多的地方撒,可别弄错地方了!”

    “交合完了,大小姐可就是你的老婆了,还不快去?”

    “那我来交合!谁都不许和我抢!”狗子一步一跛的冲到了郭芙身后。

    郭仁一看,暗地叫了一声苦也!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虽然黄蓉说的好听,但郭芙可是城主夫妇的心头肉啊。看看郭城主和各位老爷夫人的眼光,今天谁做了这事估计是命不久矣。但他却不敢上去拦住儿子,只能暗自着急。

    狗子贪婪地盯着郭芙高高撅起的雪白屁股,裤裆里面高高的起来了一大坨东西。郭芙看到这个自己平时最看不起的丑陋男人,上个月刚刚打断了他的腿。

    他现在居然正在仔细端详自己的小穴,那可是连丈夫看看自己都脸红的地方啊!

    郭芙已经快要崩溃了,那种恶心和羞辱的感觉可是娇生惯养的她从来没有过的!她浑身剧烈的颤抖,大颗大颗的泪水滴到了地上,她的眼珠上翻,好像随时要晕过去。

    在如此的羞辱之下,郭芙竟然感到阴道里面一阵蠕动,一股液体从里面流出来,顺着自己的阴毛滴到了地上。

    “啊,快看,大小姐的小逼湿了!”

    “没想到大小姐这么浪,被人看看就有水了。”

    “哎呀,还滴到了地上啊”“还是一根一根的,小姐这水可真粘啊!”

    “我日,我的鸡巴可是硬了,早知道我上去操小姐那个烂逼了!操过这么骚的小逼,死了我也心甘啊!”

    “好芙儿,别害怕。狗子最喜欢你了!芙儿是最漂亮的!”狗子喃喃自语,轻轻的在郭芙的屁股上摸了几下,还在肉缝里面捋了捋郭芙的阴毛。

    “就是这里吧?”狗子好像终于确定了交合的地方,双手伸进了裤裆,似乎想将肉棒放出来,但情急之下却拿不出来,引得下面众人笑了起来。

    郭芙感到了一个冰冷的手摸上自己的阴门,好像还伸进了阴道,在听着狗子疯疯癫癫的话语,听着众人的嘲笑,她再也受不了,头和屁股剧烈的扭动起来。

    众人突然感到眼前人影一闪,郭靖和黄蓉出现在狗子身后,郭靖的手按在黄蓉手上,黄蓉的手却按在了狗子身上。只有武三通和耶律齐看清楚了郭黄二人的动作。

    原来是郭靖实在忍受不了女儿的痛苦,纵身想抓狗子,黄蓉却是后发先至,挡在狗子前面。郭靖看着黄蓉朝自己摇了摇头,眼神坚定,只好无奈的退了下去。

    狗子却不知道刚才自己的生死只在一线之间,他终于将肉棒掏了出来。狗子拿龟头轻轻的在郭芙的屁股上擦了几下,“芙儿,我来了!好老婆,你可是我的人了!”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狗子居然对着郭芙的身子撒了一泡尿!只见他手里端着鸡巴,上下左右的晃动,使得一根水柱朝郭芙的屁股、肉缝浇了过去。

    顿时,郭芙的下体好像被雨水浇了一般,大量的尿水混着郭芙的阴精,顺着郭芙修长的细腿流到地上。郭芙的阴唇受到尿的冲击,还一张一合的剧烈蠕动,显得格外淫靡。

    众人皆是目瞪口呆,但马上就是哄堂大笑。就连正生着闷气的郭靖也是笑了出来。

    唯一没笑的人可能就是郭芙了,居然被心目中最下贱,最难看的男人的尿给浇了一身,自己居然当着众人的面高潮了一次,她感到浑身简直要虚脱了,自己的自尊和骄傲都被这一泡尿无情地冲成了碎片!

    “够了!”郭靖无法继续忍耐下去,两掌将刑具打碎,抱起了女儿。

    郭芙刚要晕过去,却被郭靖搂在了怀里,解开了穴道,运气护住了心脉。

    躺在爹爹的怀里,郭芙才感到安全了许多。

    郭靖接过小女儿递过来的衣服搭在了大女儿身上。郭靖的手搭在女儿的赤裸的腿弯处,女儿光突突的屁股蛋黏在自己小腹处,上面的尿水和淫水将郭靖的衣服也弄湿了。

    郭靖不禁想起了耶律燕昨天晚上好像也曾这样被自己抱着怀里,不同的是耶律燕全身一丝不挂,奶子还紧紧的被自己含在嘴里。

    想到耶律燕当时的骚样,感觉着怀里女儿的丰满臀部,郭靖下体似乎也膨胀起来,他连忙运功压制。郭芙却突然感觉到一根硬邦邦的东西隔着衣服顶住了自己屁眼。她马上明白了那是什么东西。

    郭芙抬头看看,爹爹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尴尬表情。她不觉抱紧了郭靖,屁股无意识的在爹爹的肉棒上轻轻摩擦着。

    黄蓉却似乎没注意到她身边父女的暧昧动作。她将兽丸交给狗子,看了看郭芙,“你服不服?”

    郭芙对娘亲可是真的怕了,她连连点头,嘴上求饶,“我服了!武修文,昨天是我不对,都是我的错!”

    女儿认错了,加上郭靖众人求情,黄蓉还是免了郭芙的示众,让她回房休息。

    看了刚刚香艳的场面,武三通在人群后面自慰起来,和郭芙一起高潮,搞得裤子里面湿漉漉的。幸好不止他一个男人这样对着郭大小姐套弄自己的鸡巴,很多人都是急急忙忙走了,可能是回去换内裤了。

    武三通来到黄蓉跟前,“黄夫人,昨天晚上我就把我那个媳妇给休了,你看,这是杨副城主开的文书。”

    武三通一靠近,黄蓉就闻到了老家伙身上腥臭的男人精液的味道。她皱起鼻子,看了看文书,“武老爷子,那你今天晚上就参加府里面的选妻吧。”

    看到武三通色迷迷的样子,黄蓉拿手在鼻子面前扇了扇,“看你身上真难闻,啥味啊?”

    看到黄蓉女人味十足的动作,武三通恬不知耻的说,“刚才看到芙儿的大屁股太美了,我就和五夫人幽会了一把,倒让夫人见笑了。”

    黄蓉一皱眉头,但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她一脸的娇羞,“什么五夫人,老爷子你说话可真逗!”

    看到黄蓉女人味十足的动作,武三通的魂都要飞了,“如果夫人愿意帮着老朽,我可就用不着五夫人了。”

    “老不正经的,”黄蓉冲他白了一眼,“小蓉儿有一事请教。”

    “武老爷子,你那个小妻子仅仅娶了五个月,就生了三个孩子,你可是有什么诀窍么?”黄蓉脸上带笑,盯着武三通的眼睛问。

    武三通早被武林第一美人的媚态迷得神魂颠倒,他呵呵笑了两声,“那是当然。黄夫人,你想知道吗?”

    “哎呀,武老爷子,你就叫我蓉妹吧,别夫人夫人的叫,显得咱们多生分似的。”黄蓉继续灌着迷汤,“蓉妹当然想知道了!”

    “那当然是我的下面很特殊,要不你也尝尝?明天说不定就让你抱个大胖小子呢!”

    “哎呀,老爷子你太坏了!”黄蓉跺脚道,“你就别哄我了。好哥哥!”

    “那这样,只要蓉妹你答应哥哥我一个条件,我就告诉你!什么条件我现在还没想好,到时间再告诉你,”武三通肆无忌惮的扫视着黄蓉的全身,美色当头,他还是忍不住透露了一点消息,“现在只能告诉你一点,和城外那些雌兽有关。”

    看着武三通色迷迷的和自己的老婆说着话,妻子还一个劲的搔首弄姿,全无平时的端庄大方,郭靖不禁大怒,但不知怎的还感到隐隐的一丝兴奋。他怒冲冲的朝黄蓉瞪了一眼,回到了自己的城主房。

    郭靖翻阅着书案上的公文,根本就没看进去。蓉儿昨天晚上和女婿到底干了什么?今天怎么对芙儿那么严厉?对武三通怎么也那么风骚?

    黄蓉一进屋,郭靖就迫不及待的问了起来,“蓉儿,今天你为何对芙儿如此严厉?须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还是要慢慢来”“刚才你不是也没少看芙儿的屁股蛋吗?”看到自己的玩笑丈夫并不理会,黄蓉也不敢再说笑了。

    黄蓉苦笑道,“靖哥哥,你以为我心里好受吗?看到芙儿那副伤心的样子,我的心里也是碎了。可是,靖哥哥,没有时间了啊!”

    黄蓉看了看周围,坐在了郭靖的腿上,她反手搂着郭靖的脖子,“靖哥哥,你还记得前几天咱们两个做过的内功测试吗?”

    “其实,昨天我跟大家说的理由还少了一项。那就是来到这个奇怪的地方以后,所有人的内力都在降低!武功越高的降的越快,武功越低降的越慢。由于城内高手极少,现在大家都暂时还不知道这个事情。”

    “靖哥哥,你不是一直说老了,内功也降了不少吗?你错了,不是老的缘故,龙姑娘跟我说了,过儿的武功也下降了很多!”

    “这种武功下降的事好像和满城的怪味有关,这种味道大家刚来时候还老说不好闻,现在习惯了,就没人提了。”

    “蓉儿,那也不用那么着急啊,最多大家一起失去武功,那又怎么样?”

    郭靖反问道。

    “是啊,凭借靖哥哥的威望,即使没有武功也能治理好这里。可是不知道为了什么,武三通的武功却是不降反升!”

    “你还记得吧,前几个月武三通突然不顾你我的反对,出去报名参加了公妻的选择。然后他娶了个小媳妇,还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