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黄蓉系列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45 部分阅读

    膊唤骷ち摇?br />

    双方脚尖不时碰触对方私处,使得单纯的嬉戏,有了些淫乐的味道。两人在动作中,都逐渐產生异样的快感,在有意无意间,也形成一种变相的爱抚。

    母女俩面色通红,目光互不接触,但脚尖却都抵在对方私处,缓缓的在那磨蹭。贾英见机不可失,便专对郭芙下起手来。

    為何不挑黄蓉呢?这贾英思虑周密,分析严谨。黄蓉精明干练,易生差池;郭芙粗枝大叶,较无警觉。

    此时郭芙的下体已然湿润,小衣紧贴阴户,露出诱人的肉缝,黄蓉纤美的脚趾,正抵着肉缝的下缘,轻轻的揉搓。

    贾英的手指,则按着肉缝的顶端,轻搔着那敏感的阴核。

    郭芙只觉快感一阵强过一阵,不禁心想:“娘的脚还真会揉呢!简直舒服的让人受不了!”

    两人面对面的暗暗销魂,一会,黄蓉终觉有些不妥,便一缩腿道:“芙儿!咱们回房去吧!”

    郭芙此时正在兴头上,颇有欲罢不能的味道。她“嗯”了一声,心不甘情不愿的正待起身,忽地双腿一麻,腿部穴道已被制住。

    她“啊!”的一声惊呼,叫道:“娘!桌下有人!”

    黄蓉大吃一惊,尚未及反应,腿上七处要穴,也在瞬间被人制住。

    贾英在两人腿戏时,虽仅蜻蜓点水的轻触二人,但那温暖棉软的触感,滑腻溜手的快意,却激起他勃发的情慾。他暗想:如伺机出手偷袭,极有可能制服二人。

    他迅雷不及掩耳的展开攻击,果然一击得手。要知贾英乃武学奇才,天残门又最擅匿踪隐跡,因此以黄蓉如此高手,也无法发觉他潜伏桌下。

    变生肘腋,黄蓉母女尽皆心惊;但随之而来的遭遇,却更教二人羞愧难当。桌下之人竟掀起俩人睡袍,大肆猥褻了起来。

    母女二人对坐相望,一会黄蓉面现尷尬,皱眉张嘴;一会郭芙唉啊轻呼,面红耳赤。两人均知对方遭人轻薄,但究竟如何轻薄,却又不得而知。

    黄蓉本以為腿上穴道被点,上半身尚可活动,但试一运气,却发现上半身虽能活动,但气血运行极不顺畅,若要动手,必输无疑。黄蓉如此,郭芙就更不用说了,她全身都无法动弹,就像是木头人一般。

    桌下的贾英可乐翻了,他一会摸摸黄蓉,一会又舔舔郭芙,在两人腿襠间肆虐,矮小的身材,倒显得方便无比。

    他东摸西抠,左舔右唆,搞得黄蓉母女,面红心跳,呼呼急喘。黄蓉暗中运功衝穴,腿上穴道虽未能衝开,但上半身却逐渐气血畅旺,恢復过来。此时,她忽地全身一震,险些由椅上摔下地来。

    原来贾英猥褻多时,慾火炽烈,便掏出阳具,準备姦淫。

    他经过方才比较,认為黄蓉年纪虽大,但肌肤柔滑,韧性颇佳,尤其是穴儿紧缩,吸吮力强,最适合他驴样的行货。

    因此他一拉黄蓉双腿,一式直捣黄龙,便将翘的半天高的肉棒对着黄蓉已湿的阴户戳了过去。

    但黄蓉的龙珠春水穴,阴门狭小,而他那棒槌头又特大,因此虽两下对撞,但却未能阴阳交泰。

    黄蓉被他一戳,只感下体疼痛,心头大震;当下拔下髮釵,一抖手,便劲射而出。

    髮釵穿透绒布,只听一声闷哼,一个皮球般的东西,飞快的由桌下滚出,呼的一下便穿窗而出。

    黄蓉急切之下,竟没看清那究竟是个什麼玩意!

    黄蓉母女险遭玷污,两人回至卧房,犹自惊惧不已。

    黄蓉心中思揣,此人藏身桌下竟能避过自己耳目,功力之高可想而知;且其点穴手法特异,浑不似各家各派,不知究竟是何来路。

    郭芙则一口咬定是妖邪作怪,她道:“人那会像球一样的滚?何况它还舔人家……那儿……要是人……那会不嫌脏?”

    黄蓉见娇生惯养的女儿,虽已结婚生子,但仍如此单纯,不禁在心中叹了口气。她搂着郭芙,爱怜的道:“既是妖邪,你就别乱说了,免得齐儿担心!知道吗?”

    郭芙闻言,仍兀自傻乎乎的问道:“娘,你的意思,是不告诉齐哥?為什麼呢?”

    黄蓉见女儿如此不通人情世故,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她婉言譬喻,多方解释,总算让郭芙瞭解其中利害关键。

    但郭芙天生心直口快,藏不住话,过了一会竟又问道:“娘,妖怪也舔你那儿吗?”

    贾英回到居处,不禁暗暗惊心。那髮釵深入左胸,稍低数寸便达心臟;若非他及时挪动闪避,后果实不堪设想。

    他一面取出髮釵敷药疗伤,一面也在心中纳闷:“自己独创的点穴手法,怎麼碰到黄蓉就不灵了?”

    原来这贾英武学天份极高,他不但触类旁通,举一反叁,还能突破创新,另辟天地。

    他将传统的穴道分门别类,创出一套独特的经外奇穴制约法。此种手法可產生复式牵制,譬如说点腿部的穴道,也同时可牵制到全身其他部位的穴道运行。此种手法百试不爽,唯有这次碰上黄蓉,才出了差错。

    他却不知,黄蓉其实也受牵制,只因其内功高强,因此牵制的程度较轻罢了。

    贾英伤势不重,他包扎完毕,回想起方才情景,不禁又是慾火熊熊,难以遏抑。黄蓉、郭芙赤裸的下体,似乎在他眼前重现,那股柔腻滑润的触感,彷彿仍残留在指端。

    他闭上双眼,努力回想当时的一举一动,心中不禁大呼可惜;要是当时先奸郭芙,说不定自己这根宝贝,早已得尝滋味了!但只要是行家,当然会挑黄蓉啦!他自怨自艾的大作淫梦,旺盛的慾火更难平息。

    他忽地一跃而起,往外飞奔,决定另寻目标,洩火去啦!

    老顽童突至襄阳,郭靖、黄蓉尽皆大喜。黄蓉亲自下厨,整治了一桌好菜,老顽童大快朵颐之后,眉飞色舞的抚着肚子,说道:“兄弟你好福气,娶个媳妇好手艺,呵呵!我老顽童好个大肚皮。”

    他大笑之后,忽而神色一整道:“我在京城得了个消息,皇帝老儿追问贾似道,是否与蒙人私下议和;那贾似道推得乾乾净净。如果此事确实,恐怕襄阳近日定会再起战端。”

    黄蓉冷哼一声道:“怪不得那吕文德将兵符交给靖哥哥,原来早知要打仗。哼!这些个狗官,贪生怕死,吃裡扒外,要不是靖哥哥,我早跟爹爹回桃花岛去了!”

    老顽童:“黄蓉你这女娃也别生气,郭靖兄弟為国為民,是真英雄真好汉;不像老顽童,只是到处胡闹。唉!夫唱妇随,你就好好帮帮他吧!”

    叁人又聊了会,老顽童突然又想起一事,便问道:“襄阳可有个叫巨灵神的人?老顽童那日偷溜进宫,听那皇帝老儿和贾似道谈话。说什麼巨灵神在襄阳,又什麼有他出马其事必成……”

    郭靖、黄蓉都摇头,表示未曾听闻。

    襄阳军民积极备战,郭靖一家,没一人閒着。黄蓉除例行的文书作业外,尚需四处巡视城防,观察何处有疏漏待补;好在女婿耶律齐从旁襄助,分担大半工作,否则她几乎忙得连觉都没法睡。经过月餘整补,一切大体就绪,蒙军却全无进兵跡象,大伙乐得轻鬆,便也稍事休息。

    耶律齐自到襄阳,无一日得閒,如今好不容易有空,大小武便拉着他一块去酒楼喝酒,权充為他接风。

    叁人喝酒聊天渐有醉意,话题不免由酒而色;耶律齐出身世家,又大了几岁,因此始终中规中矩;大小武年轻又久处军伍,不免沾染些低俗习气。俩兄弟酒喝得越多,言语就愈形淫秽,耶律齐虽不习惯,但也听得津津有味。

    小武:“咱们也都成家了,各自说说自己那口子,如何?”

    大武:“呵呵!我当着大舅子,怎麼好说呢?”

    耶律齐:“你们啊!怎麼老往那处想呢?”

    小武:“唉哟!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先说!我那口子啊,平日看她文静静的,哈!上了床可……”

    耶律齐:“唉!这未免太不像话了吧!瞧你将萍妹说的?”

    小武:“耶律大哥你也太正经了吧?好吧!既然不说自己妻子,那你倒说说看,生平所见过的女子,以何人為最美?”

    耶律齐:“要我说,那当然是我那口子啦!”

    大武:“芙妹我们自小一块长大,她是狠美没错,但要说最美,嘿嘿!恐怕狠多人不服气呢!”

    耶律齐:“呵呵!难道我那妹子耶律燕最美?”

    小武:“耶律大哥,你怎麼忘了你那岳母呢?”

    耶律齐:“这……岳……黄帮主怎能算?”

    大武:“咦!怎麼不能算?她难道不是女人?”

    耶律齐觉得提及黄蓉,殊属不敬,但内心也不得不承认,黄蓉确实较郭芙、完顏萍、耶律燕等,更為美艷。

    大武见耶律齐对提及黄蓉似乎有所顾虑,便道:“耶律大哥别误会,我等提及师母并无不敬。需知襄阳城数万军民,都对师母尊敬有加;但在作那档子事,或是在打手悖保匆捕枷胱潘D阋遣恍牛掖闳ジ龅胤娇纯矗憔颓宄耍 ?br />

    大小武带着耶律齐,穿街越巷七弯八拐的来到一处僻静茶楼;一进门只闻人声杂沓座无虚席,就连地上都挤满了人。

    耶律齐大感诧异,心想这儿设备简陋,怎地生意这麼好?大小武似是常客,伙计临时替叁人架张桌子,端上茶来。

    一会一个精瘦的中年汉子往台前一站,全场立即鸦雀无声。

    耶律齐心想:“原来是说书的。”

    此时那汉子手打竹板,果然说了起来。他先来了段开场白,大意是郭靖夫妇助守襄阳,人人敬佩尊重,以下所述全為提神解闷,诸位可别当真。

    开场白说完,那汉子啪啪啪,连响了几声快板,而后扬声说出了正题:“嘿!……嘿!往裡面看,往裡面瞧,郭夫人黄蓉在洗澡;她脸儿红红皮肤白,大大的眼睛杨柳腰。嘿!……嘿!往裡面看,往裡面瞧,郭夫人黄蓉在洗澡;嫩白的奶子大又挺,腹下的妙处一撮毛。她“唉哟”一声叫,想是水太烧;赤裸跳起来,奶子两边摇……”

    这汉子声调抑扬顿挫,表情生动无比,使人一听,就如同黄蓉真在自己面前洗澡一般,情不自禁的就感觉全身发烧。

    耶律齐听得面红耳赤,坐立难安;他四处一望,只见眾人均聚精会神,只有他一人东张西望;於是便也入乡随俗,安坐静听。

    那汉子将黄蓉从头到脚,所有的身体特徵,加油添醋的几乎说了个遍;他越说越露骨,台下眾人听得如痴如醉,丑态百出,只差没当场打起手悖?br />

    耶律齐细一观察,发现听眾中倒似以当兵的為最多,其餘则為贩夫走卒之流;似他与大小武兄弟这般穿着体面的,直如凤毛麟角。

    听罢出场,叁人均觉得慾火炎炎。

    耶律齐大开眼界之下,不禁好奇的问道:“襄阳似这般的茶馆,不多吧?”

    小武笑道:“是不多,不过十来家罢了!”

    耶律齐大吃一惊道:“什麼?有这麼多?岳父岳母可曾知道?”

    大武往他肩膀拍了一把,笑道:“你别逗了,这事师父师娘怎会知道?就是我们知道,可也没人敢告诉他俩啊!”

    耶律齐总觉得以黄蓉為淫思对象,未免太也不恭;但大武接着说了段话,他想想也不无道理。

    大武道:“襄阳军民常年处身战乱,人人都有朝不保夕之感,尤其是那些个兵丁,更是随时有丧命的可能。他们閒时不想想女人,你要他们怎麼过?况且师娘确实貌美,又是他们平日裡看得见的女人,你说,他们不想师娘倒要想谁?”

    叁人匆匆返家,各自搂着老婆洩火。耶律齐当晚格外的兴奋,他怀裡搂着郭芙,脑中想的,却是风韵犹存的美艷岳母。

    说书人的话语不断地在他耳际撩绕,他一而再,再而叁的,竟然来了个梅花叁弄。

    他心中暗骂自己无耻,但胯下的肉棒,却在无耻中愈形茁壮;他不由自主的胡思乱想,胡思乱想中,已将岳母紧紧的拥抱!

    黄蓉难得睡了个好觉,醒来只觉神清气爽;她想找女儿聊天,郭芙却到耶律燕处串门子去了。

    旁人休息,郭靖却依然在大营留守,忙惯了的黄蓉,独自一人,不禁感到无聊。她出了内院,在宅内閒逛,行经小武住处时,听着屋内一阵喧笑。她心想武氏兄弟一向轻浮,却不知又和什麼人在那嬉闹?此时屋内传出大武的话声:“耶律大哥,昨晚有没有想师娘啊?哈哈……”

    黄蓉一听不禁火起,心想:“这武氏兄弟未免太不像话,可别带坏了老实的女婿;我可要听听这俩个浑小子,都说些什麼?”

    小武:“昨晚我一连来了叁次,呵呵还真来劲啊!耶律大哥,你也没放过芙妹吧?是不是搂着女儿想着娘啊?哈哈……”

    耶律齐:“唉!你又乱扯了……要是师娘听见,那还得了!”

    大武:“耶律大哥就是一本正经。今晚要不要换一家听听?昨天听洗澡,今天换个口味听听敦伦,怎麼样?”

    耶律齐:“什麼?还有说这个的?”

    小武:“你别大惊小怪,洗澡、敦伦,还算好的,还有偷人的呢!”

    耶律齐:“唉!这些说书的,简直缺德嘛!”

    黄蓉听了会,知道有说书的拿自己编成淫秽故事,说给大伙听,不禁心头大怒。

    她心想:“今晚我倒要跟在后头瞧瞧,看看那些说书的,到底是怎麼地糟蹋我?”

    黄蓉换上男装,黏上假鬍子,再调了些油膏涂在面上;她对镜一照,只见自己摇身一变,已成了个面色焦黄的中年汉子。华灯初上,武氏兄弟果然带着耶律齐出门,叁人兴致勃勃的边走边聊,浑不知黄蓉已躡身其后。

    进了茶馆,只见满坑满谷,人满為患,根本已无空餘座位。黄蓉会了两个铜板的茶钱,便寻了个僻静角落,席地而坐。

    此时尚未开始说书,眾人七嘴八舌彼此閒聊,真是人声鼎沸,喧嚣尘外。

    黄蓉身前地上,坐了一瘦一胖的两个军士,正口沫横飞的在那聊天。

    那瘦子道:“咱听了十几家,还是这家最来劲!”

    胖子接口道:“怎麼个来劲法?你倒说说看!”

    瘦子:“郭大侠夫妇受人尊重,一般说书的总还不敢太离谱,听起来自然也不太过癮。这家可不一样,他摆明了专说郭夫人风流史;你想想看,这郭夫人端庄贞节,那能有什麼风流史?还不是瞎掰、胡编。既然是瞎掰、胡编,嘿嘿!那可就来劲了;我上回听了段郭夫人劳军,他娘的!现在一想起来,还非得打个手悖瑳獩鹉兀 ?br />

    胖子:“啊呀!劳军那段,我他妈的!就是没听过;兄弟们都说好,害得我心痒痒的,今天听说要讲这段呢!”

    瘦子:“没错,今天就说劳军那一段。你看,场子裡八成都是咱们的袍泽弟兄,嘿嘿!大伙对郭夫人,可真是想得慌呢!哈哈……”

    胖子:“不过这样也真是对不住郭大侠夫妇,人家可是拼了命在為襄阳效力啊!”

    瘦子:“老兄啊!大伙只不过图个快活,谁会当真啊?郭大侠夫妇,為国為民,咱们当兵的最清楚了,有谁不敬佩他俩?不过一码归一码,那郭夫人艷冠群芳,体态风流;咱们既然是作白日梦,当然得挑天仙似的郭夫人作对象,否则那话儿又哪能硬得起来呢?哈哈……”

    黄蓉听他俩说了一阵,心中也不知是什麼滋味;大伙基本上对她夫妻俩算是尊重的,但公然以自己為心中猥褻的对象,却离尊重又太远了吧?她在那左思右想,突地“噹”的一声,敲了记响锣,全场顿时静了下来。

    此时走出个四十左右、学究装扮的汉子来,他照例来了段开场白,先颂扬郭靖夫妇助守襄阳的丰功伟绩,而后便声明所述全為虚构,纯為解闷助兴,绝无褻瀆之意。

    接着打着响板,便说唱了起来。

    这段说的是个驻守襄阳的小兵,夜不成眠,幻想黄蓉前来慰问,并捨身激励士气的故事。

    我是小小兵,只领二两银,颳风下雨不能躲,韃子来时要拚命。唉!夜裡睡不着,心头火样烧,没有婆娘搂着睡……郭夫人,长得俏,眉毛弯弯嘴儿小;嘴儿小,那儿妙,不用我说,也知道。此话一出,全场哄然。

    她搭着我的肩,我搂着她的腰,软棉棉的身体怀中抱……

    奶子白又大,棉软足堪夸,我手儿捏一捏,她粉脸赛晚霞……

    芳草凄凄处,嫩穴湿又滑,我腰儿挺一挺,她颤声要我插……

    小兵哥,你真猛,衝劲可以作先锋。女声仿黄蓉……

    “郭夫人,我的娘,吃了你奶气力强。”

    这说书人男女声并用,押着韵又说又唱,极尽淫秽之能事,只听得全场宾客鸦雀无声,慾火沸腾,竟有不少兵士,当场就捏着裤襠,搓弄了起来。

    黄蓉心中虽气,但大庭广眾之下,跳上去闹场,岂不更為丢人?她压抑怒气细观群眾反应,发现不少军士,听迷入了戏,竟兴奋的流下泪来。她身前的一个老兵,喃喃自语的道:“郭夫人真是活菩萨啊!我们这等低叁下四的军汉,她也肯捨身……”

    她细一寻思,这些个中下阶层,日常生活困苦,心中没有希望;若不让他们胡思乱想发洩一下,处身危城,又如何能安心度日呢?

    黄蓉年纪渐长,已能设身处地為他人着想,她幽幽的叹了口气,正想悄悄的离开茶馆,场子裡突然又有了新的变化。

    原来说书告一段落,那说书人宣佈,有听眾要现身说法,讲一段自己的真实经验。场子裡顿时一片喧哗,大伙都好奇的四处张望,想要瞧瞧,到底是那一个有这等的好运。

    此时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军汉,给人推挤了上台;黄蓉定睛一瞧,咦!这人不是传令兵小王吗?他能有什麼真实经验?我倒要仔细听听,看他能胡扯些什麼?

    小王有点怯场,他面红耳赤,语带颤抖的,先作了个自我介绍,而后便开始述说,他那真实的经验。

    “去年夏天,我奉命在城郊挖茅坑眾人大笑,那大坑挖好,木板搭在坑上,四周也用茅草遮了起来,不过部队还没移防过来,因此还没人用。这夏天热的紧,我午间乾脆就睡在那大坑裡,还真凉快呢!一天,我正躺在坑裡睡午觉,嘿!郭夫人来巡视新建营房,她一时内急,就到我新挖的茅坑来方便啦!……”

    他说到这儿,全场不禁静了下来,人人都竖起耳朵,专心的倾听;黄蓉一回想,似乎也确实有这麼一回事。

    “……当时我躺着还没睡着,一看有人进来不觉吓了一跳,要是这人撒尿,我在坑裡包準给淋的一身。我正预备叫唤,提醒下面有人,一瞥之下,发觉竟然是郭夫人;嘿嘿!我当然一声也不吭了。郭夫人两脚分开,踩在两边木板上,拉下裤子,便蹲了下来。唉呦!我的天啊!她那白白嫩嫩的屁股,水蜜桃般长着阴毛的牝户,可就正对着我的脸啊!我还来不及细看,“嗤”的一声,一股水柱就从她那两片嫩肉中间喷了出来……”

    “……先前我怕人尿在我身上,这会看清是郭夫人之后,我反而怕她不尿在我身上;我好福气啊!她那热烘烘的尿液,直接就射进了我嘴裡,那水柱似乎将我的嘴,和她那嫩穴连成一气;感觉上,就像我直接贴在她嫩穴上喝尿一般,天啊!那滋味简直太妙了!一会尿完,她拿出一条手绢擦拭下体,接着一扬手,竟将手绢拋了下来……”

    说到这,他从怀裡掏出一条脏兮兮的手绢,扬了扬道:“郭夫人就是用这条手绢,擦拭下身的。我只要嗅一下,那话儿就硬的跟铁棍一样,你们看,这手绢上还有个痕子,那就是郭夫人嫩穴印出来的……”

    他话还没说完,场内哄的一下便乱了起来。眾人七嘴八舌的吼叫,要买他那条手绢,价钱一路攀升,最后竟然高达五十两银子。

    黄蓉此时想起,确实有这麼一回事,那条手绢也确是她随手扔掉的。想到方才小王说的那些话,她不禁面红耳赤,浑身发烧。

    场内喊价到五十两已无人再加,此时小王高声叫道:“一百两我也不卖,我嗅着它,就像嗅着郭夫人一样。我带在身上,浑身有劲,杀韃子也有精神……”

    此时场内乱成一团,眾人纷纷涌上前去要求嗅一嗅那手绢;一时之间,你推我挤,万头躦动,人们简直像疯了一般。

    黄蓉趁乱离开了茶馆,心中不禁暗想:“自己平日接触军士,成千上万,难道他们看着自己时,心裡都是这麼胡思乱想吗?”

    贾英自那日接触黄蓉母女胴体后,心中便念念不忘。虽然贾侍郎已交待,目前情势有变,需暗助郭靖黄蓉对抗蒙人。但这贾英一向自行其事,公私分明。他认為帮助抗蒙是公事,自己找女人洩火是私事,两者之间并无衝突。因此这晚,他熟门熟路的又潜入了郭府。

    郭府幅员辽阔,最裡头的内院是郭靖夫妇的居处,依序而外则是大小武的居处、客房、家丁下人等居所。

    他潜入内院,发现黄蓉、郭芙都不在家,心中不禁纳闷。他出了内院,到处绕了一圈,结果发现外院东边住处灯火通明,隐约传来嬉笑之声。

    他悄然逼近窥看,只见叁个美貌少妇正坐在一块聊天,郭芙也赫然在列。

    他心中一动,暗想:“怎麼美貌女子都在郭家?郭芙自是不在话下,另外两人也是风姿绰约,娇柔美艷;看来今晚随意挑一个,也就足够销魂了!”

    他伏在窗外聚精会神的窥看着,只见郭芙口中的完顏姐,容色清秀,身材瘦削,秋波流转,娇媚动人;另一位耶律姐,则高挑健美,身材丰盈;真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他心痒痒的暗想:“这几个美人怎地还不回房睡觉?叁人聚在一块,我可没法子兼顾啊!”

    此时传来一阵男子的爽朗笑声,他吃了一惊,慌忙藏匿身形。只见大小武带着一个英挺汉子,边说边笑的走进屋去。

    贾英看情形,已知难以下手,便復潜往黄蓉居处窥探。只见屋内仍是一片漆黑,显然黄蓉还未回来,他不死心,继续耐心等待。

    一会屋内灯光一亮,纸窗上映出黄蓉婀娜的身影;他心中诧异暗道:“怎麼没见她进屋呢?”

    但此念一闪即逝,窗上的人影正在更衣,他可不愿轻易放过,大饱眼福的机会。

    他由花丛中跃出,弄破纸窗偷窥,仅只一瞬间,黄蓉已脱衣上了床。她背对窗户侧卧,一双雪白圆润的美腿,裸露在外,蜷曲夹紧着棉被。

    那自然流露的媚态,使得贾英不由自主的,便口乾舌燥,欲焰高涨。他觉得奇怪,為何黄蓉不熄灯呢?再一细瞧,原来黄蓉拿着本书在那看呢。

    他又等了会,只见黄蓉手儿一鬆,书本掉了下来,接着传来细微均匀的呼吸声,想来黄蓉看书睡着了,竟连灯也没熄。

    他耐心又等了一柱香的时间,见黄蓉仍无动静,便轻推窗户,一跃而进。屋内瀰漫着一股淡淡的女人香,靠床愈近,味道愈浓,贾英皱着鼻子猛嗅,不知不觉已贴近黄蓉,裸露在外的美腿。

    他想机不可失,迅快的便伸手点击黄蓉穴道,谁知此时黄蓉突地一个翻身,棉被呼的一下,便飞起盖住了他。

    他大吃一惊,慌忙向后急退,但他身体矮小,棉被盖在身上闪动实是不便,他还没脱出棉被羈绊,身上已重重挨了两脚。

    他情知上当,急思脱身,但接二连叁的攻击,已接连招呼在他身上。

    虽然隔着棉被,劲道稍减,但他仍觉得痛澈心肺,难以忍受。

    黄蓉出了茶馆便直接返家;她易容改装不愿多所解释,便捨正门越墙而入。此时突见一矮小身影,迅快窜入自己所居内院。

    她不动声色,随后跟躡,只见那人匿跡花丛,聚精会神望着自己卧房。前日歹徒藏身桌下偷袭,以致母女同遭猥褻轻薄,黄蓉早有戒心。

    她见此人潜入宅院,窥视卧房,心中不禁暗想:“莫非藏身桌下的那人又来了?”

    黄蓉观察一阵,见其孤身一人,并无同伴,便暗中潜返卧房,设计诱敌。贾英不察,果然落入算中。他挨了几下重手,情知不妙,摆脱棉被束缚后,立即纵身往窗外飞跃。

    但黄蓉早拦在窗口,见他一来,一式“恶犬拦路”便将他封了回去。贾英前受重击,身已带伤,此时被打狗棒法,一封一拦,更觉气血翻腾,力不从心。

    他捨窗就门,身子一缩,就如皮球一般的向门外急滚。不料黄蓉早有佈置,他一滚之下,只觉全身刺痛,地上竟满是带刺的铁棘藜。

    他忍痛欲待先行脱困,但随后而至的黄蓉,竹棒一挥,一式“一棒击百犬”,只听霹靂啪啦一阵响,他身上十餘处穴道已尽皆被点。软倒在地的贾英,仍维持圆球姿势,身体蜷缩,看起来真是怪异莫名。

    黄蓉此时细一打量,发觉这人竟是个侏儒,也不禁大感惊讶。

    她心想:“此人武功虽较自己略逊,但在武林中已是少见;观其面容,不过二十来岁,怎麼自己从未听闻,江湖中还有这一号人物?”

    她竹棒连挥,解开这人手脚穴道,而后道:“起来!坐着说话吧!”

    贾英一边拔除身上铁棘藜,一边道:“郭夫人女中诸葛,果然名不虚传!栽在你手下,嘿嘿!不冤枉!”

    这侏儒身体虽矮小,但面貌却与常人无异;贾英眼细眉长,鼻隆嘴阔,仅就相貌而言,倒是体面威严;但配上他那孩童般的身躯,却有一股说不出的诡异。黄蓉端详半天,见他丝毫无畏惧之态,也不禁嘖嘖称奇。

    黄蓉:“阁下前日潜伏桌下,行為p;今日復窥探卧房,居心可议;此等行径,岂是我辈武林中人应所当為?”

    贾英:“郭夫人果然高明,一口咬定前日之人便為在下,嘿嘿!不错!……就是我……郭夫人欲待如何处置在下?”

    黄蓉:“既然你直认不讳,就依江湖规矩处置吧!哼!採花淫贼什麼下场,你应该清楚吧?”

    贾英:“哈哈!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不过可惜的是,在下尚未得尝那风流滋味啊!哈哈……”

    黄蓉见其毫无悔意,且言语下流,不禁心头火起,她面罩寒霜,冷冷的道:“瞧你这模样,也想攀花折柳,哼!未免太也不自量力了吧?你也别兜圈子啦!什麼人指使你来的?”

    贾英将裤子向下一拉,淫笑道:“郭夫人,你倒仔细瞧瞧,我的本钱够不够格,干那档子事?”

    他边说边搓揉阳具,两眼也色玻Р'的盯着黄蓉。剎时,他胯间那丑陋的东西,已迅速狰狞的勃起,那股充满兽性的淫邪气势,使得黄蓉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也下意识地伸手,防卫自己隐密的私处。

    贾英两手搓揉着阳具,嘴巴也没閒着,他猥褻的道:“郭夫人,那天我又舔又摸的,你还舒服吧?嘿嘿!想不到你一把年纪,身上的肉还是那麼嫩,骚穴还是那麼紧;比起你女儿,那可强多了!為什麼那天我挑你呢?就因為你水多穴滑嘛!”

    黄蓉没料到他竟然无耻到这种地步,一时之间竟当场愣住;但她终究见过大风大浪,又曾到新世界走过一遭,因此瞬间即恢復平静。不过贾英那和身体完全不成比例的巨物,却也使她无限讶异。她已见过不少男人的阳具,像武氏兄弟、完顏智等,都可称得上“伟大”二字,其中尤以完顏智的最為雄壮威武。这贾英的尺寸,大概和完顏智差可比拟;但因其身形瘦小,因此一经配搭,感觉上显得格外的邪恶壮观。

    黄蓉哼的一声道:“看来你倒狠以这祸根為荣,今天我替天行道,就废了你这祸根!”

    她话一说完,作势一扬手中竹棒。贾英大吃一惊,猛地下身一挺,他那怒耸的阳具,突地喷出一股白浆,其势劲急兇猛。

    黄蓉原本只是作势吓他,不料他情急反扑,竟然还有这一招!她一旋身,避开白浆,随即竹棒一点,已指住贾英喉头要害。此时一股既腥且浓的味道,沁入黄蓉鼻端,她只觉心中一荡,没来由的就感到通体发烧。

    贾英那蛋大的龟头,兀自一颤一颤的抖动,马眼也有些残餘的白浆,间歇的渗出。

    黄蓉心想:“不要看它。”但双眼却自然而然的就瞥见那丑陋的巨物;她既羞且怒,手上发劲,便欲废了这淫恶侏儒。

    此时贾英突然冒出一句话来:“郭夫人,你那对双胞胎子女狠可爱啊!”

    黄蓉闻言一惊,忙道:“你说什麼?”

    贾英不怀好意的道:“郭襄、郭破虏俩姐弟,郭夫人可还想念?”

    黄蓉听他如此一说,不禁心神大乱;这对姐弟自一出生,便多歷磨难,难道如今又落入敌人手裡?她俩不是在桃花岛吗?难道调皮捣蛋,又溜回襄阳?她越想就越担心,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她加重力道,竹棒连戳,重行在贾英要穴上点了一遍,而后挑起棉被,遮住贾英身体。

    她奔往书房,拿起笔墨便飞快书写,书就,便以飞鸽传书逕寄往桃花岛。

    望着振翅高飞的鸽子,她不禁双手合十,向天祷告,乞求老天能保佑她这对娇儿。

    黄蓉一出房门,贾英立即便运功衝穴疗伤。他对穴道功能钻研极深,因此也有不少特殊的独门妙法,若不是黄蓉重行点他穴道,他极有把握,不久便可恢復行动。他一面衝穴,一面疗伤,两者并行不悖,这也正是天残门的独门密技。

    他遭黄蓉重击,内伤不轻,至於铁棘藜所刺,仅為外伤,却并无大碍。

    他心中暗想:“出道以来,从未如此惨败,这黄蓉果然是诡计多端……哼!……越是如此……我就越要……哼哼!……”

    贾英虽身怀密技,但黄蓉却迅快的返回,他纵有密技,但时间不够,也是惘然。

    黄蓉沉声道:“你在何处见到她姐弟俩?她俩长得什麼样?”

    贾英道:“你想闷死我啊?先把被子掀开再说!”

    黄蓉见他如此惫懒,便将棉被挑起,让他露出头来,但棒儿一收一顶,仍遮住他的下体。

    贾英“哈哈”一笑道:“郭夫人怕自己定力不够,不敢看我这玩意啊?”

    黄蓉怒极,真想将他立毙棒下,但顾虑到子女安危,也不得不暂且忍耐。

    贾英道:“郭夫人是聪明人,你那对孪生子女,可比我这天生残疾要珍贵多了。你也不必套我话,我老实告诉你,他俩现在好得狠,不过我要是不好……嘿嘿……那就难说了……”

    黄蓉见他有恃无恐的模样,心中不禁愈加担心,也恨死眼前这无耻的侏儒。她脑中电闪,瞬间已想出七、八种方法,来整制这可恶的怪胎,但投鼠忌器,终究还是不敢逞一时之快。

    她竹棒再次挥起,又将贾英穴道重点一遍。贾英正运气衝穴,吃她一点,险些岔了经脉,走火入魔。他脸胀的通红,不停咳嗽,身躯也微微颤抖起来。

    黄蓉见他那模样,不禁笑道:“你运气衝穴,还当别人不知?我每两个时辰就替你重点一次;你要是能在两个时辰内衝开穴道,我敞开大门恭送你离去。”

    贾英闻言,犹如被很很抽了一鞭,面色难看之极。他冷笑一声,咬着牙道:“郭夫人,你足智多谋,我斗不过你,我也不要你开门送我。哼哼!我现在狠想看看你那雪白丰腴的大腿,你就露一下吧!”

    黄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问道:“你说什麼?”

    贾英冷着脸道:“我想看你雪白丰腴的大腿,听清楚了吗?”

    黄蓉怒极反笑,她俏皮的道:“你想看,我就让你看吗?”

    贾英见黄蓉一笑,灿若春花,真是说不出的嫵媚动人,不禁淫心大动。

    他淫笑道:“拼却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我如今不惧一死,却不知郭夫人,是否也捨得那对可爱的小姐弟?”

    黄蓉心中一凛,但面上却若无其事的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他俩若是命薄,我这作娘的,也没法子啊!”

    贾英曖昧的道:“郭夫人,若是你这作娘的牺牲一下,那对可爱的小姐弟就能平平安安,难道你也不肯?”

    黄蓉笑道:“只怕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贾英道:“咱们银货两讫,你将睡袍脱了,我立刻就让你知道,那对可爱小姐弟的消息!”

    他话说完,见黄蓉一副半信半疑,举棋不定的神色,便又道:“那日我摸也摸了,舔也舔了,如今不过看一看,难道你也捨不得?”

    黄蓉一咬牙,道:“我立刻就能知道他俩的消息?……好!我脱!你要是食言,可别怪我挖了你的双眼!”

    黄蓉解开睡袍繫带,身子一转便褪下了睡袍,贾英双眼圆睁,不觉顿愣在当场。黄蓉身上仅餘一淡黄色的肚兜,她饱满的胸部,在肚兜下高高的耸起,显得无比的硕大诱人。

    贾英的目光,在黄蓉雪白的臂膀、圆润的美腿、若隐若现的下体间游移。他呼吸愈见急促,神色也愈加兴奋,他喘嘘嘘的要求道:“郭夫人,请你转过身来好吗?”

    黄蓉见他满眼渴望,便道:“希望待会,你也一样乾脆!”

    说完后便转过身来。她背面除了肚兜的两条繫带外,尽皆裸露在外。那雪白的背脊,光滑洁净,没有一个疤痕;那白嫩耸翘的臀部,浑圆丰腴,曲线优美动人。至於那双修长均匀的美腿,更是难描难画,充满肉慾的诱惑。

    贾英穴道虽然受制,但阳具可不受影响;他坚硬的直翘而起,将遮在下体的棉被,撑得像个蒙古包一般。

    黄蓉此时转过身子道:“告诉我!他们的消息!”

    贾英道:“我内衣袋裡有封信,你自己取来看吧!”

    黄蓉见他下体那丑态,心想:“取他袋中之物,势必得将棉被掀开……唉!管他那麼多……”

    她掀开被子,便到袋内掏摸,果然有张字条。

    她慌忙一瞧,只见确是郭襄笔跡,上面只有短短数字:“娘,我和破虏一切均安,数日即返,勿念。襄”

    黄蓉看了字条后,对郭襄、郭破虏的思念,陡然间便加深了十倍。

    她勉强压抑下激动的情绪,焦急的问道:“她俩在那儿?和什麼人在一起?”

    贾英见她着急的模样,不禁得意的道:“我没有骗你吧?她们现在平安的狠呢!”

    所谓关心则乱,黄蓉此刻,满脑子都是儿子女儿的音容笑貌,根本已顾不得掩饰心中的不安。她厉声对贾英吼道:“你快带我去找她们!……”

    贾英见她方寸已乱,便慢条斯理的道:“我為什麼要带你去?带你去,我又有什麼好处?”

    黄蓉担心子女安危,心情亦如普天下的母亲一般,焦虑不安;但如今一听贾英此言,反而心生警觉,冷静了下来。

    她见贾英面带猥褻,色玻Р'的盯着自己;胯间巨物,也肆无忌惮的高高翘起,真是说不出的噁心邪恶。

    她一伸竹棒,欲待挑起棉被遮住他那丑态,贾英忽地大吼:“住手!你不想见你孩子啦?看着我!”

    已恢復冷静的黄蓉,闻言将棉被撂在一边,轻蔑的道:“你既然要献丑,就随你吧!”

    贾英贪婪的望着仅着肚兜的黄蓉,伸出舌头在嘴唇上舔了一圈,缓缓的道:“郭夫人,我是一个残疾,既没远大的前程,也无法享受正常人的乐趣。你说,我图什麼啊?……嘿嘿!……你那对宝贝子女,可和我不同啊!……”

    黄蓉冷冷的道:“你有话直说吧!不必兜圈子啦!”

    贾英呵呵一笑道:“郭夫人不愧是女中豪杰,乾脆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