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黄蓉系列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42 部分阅读

    俩只要藏身密道,透过窥孔,卧房内一举一动,均将无所遁形……”

    黄蓉羞答答的不肯脱衣,吕夫人道:“唉!你又不是小女孩,还害什麼臊?不洗澡怎麼行?那儿黏黏答答的,可多难过呀?”

    她自个儿叁把两把就脱了个精光,紧接着就来拉扯黄蓉;黄蓉无奈,只得褪下衣衫。吕夫人见及黄蓉晶莹如玉的肌肤,凹凸有致的身段,不禁嘖嘖称奇。

    黄蓉害羞的蹲身清洗,那吕夫人可是放浪形骸,毫无顾忌;她自个飞快的洗好,便挨过来替黄蓉擦背抹胸。

    黄蓉推也不是,不推又觉尷尬,只好躺在池子裡闭目假寐,任她慇勤服侍。吕夫人双手游移之间,有意无意的,逕往黄蓉的敏感地带抚弄,黄蓉觉得其动作轻巧,另有一股淡淡的温柔,舒服之下,竟迷迷糊糊的,似要睡着了一般。

    洗净身体,回到卧房,吕夫人紧挨着黄蓉,继续讲述淫秽故事。这回她说的是个守寡的节妇,在偶然的机会下,和蓄养多年的山羊,发生曖昧关係的故事。

    黄蓉听后,简直匪夷所思,这怪异的人兽交,使她内心產生一股莫名的激动,旺盛的情慾又復荡漾掀波。

    驀地她心头一跳,生出一丝警觉;这是她多年出生入死,所培养出来的直觉反应,每每灵验无比。黄蓉瞬间情慾消散,戒心陡起,她暗自运气行功,静待危机的到来。

    贾侍郎、吕文德二人,兴冲冲的进入密道,由窥孔向吕夫人屋内窥看;谁知屋内空空如也,竟然不见黄蓉与吕夫人踪跡。

    吕文德咦的一声道:“奇怪!这麼晚了,会上那去呢?”

    贾侍郎更是怀疑的道:“吕兄,你敢情是酒喝多了,找错了房间?”

    吕文德没好气的道:“侍郎未免太小看人了吧?自个婆娘的房间那能走错?”

    他边说边推开暗门,进入房内。

    由於暗门紧靠着床,因此吕文德一进屋,就等於站在床上。

    他跨前两步下了床,突地脚下一软,踩到个赤裸裸的人体;他大吃一惊,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随后而入的贾侍郎吓了一跳,忙问:“吕兄,怎麼了?……”

    他话还没说完,已看到赤裸躺卧床边的吕夫人。只见她圆睁双目,眉间渗出一丝鲜血,看样子已是香消玉殞,回天乏术了。

    俩人又惊又惧,又疑又惑,呆立半晌,才回过神来。吕文德语带呜咽的道:“这……这黄蓉,竟然……杀了……我婆娘!”

    贾侍郎冷冷的道:“我看事情没那麼简单,那黄蓉好端端的杀你老婆干嘛?况且以她的武功,就算要杀也用不到暗器啊?尊夫人明显系眉心中了毒针……”

    他像是突然想起什麼,“啊”的一声道:“唉啊!我们要赶紧通知郭靖,否则黄蓉要是有个叁长两短,那这笔帐可要算在咱们头上。”

    黄蓉暗自运气戒备,不知情的吕夫人,仍细声细气的讲述淫荡密事。突地一声细响自窗外传来,黄蓉一跃而起,往声响处扑去,此时银光一闪,细微暗器穿窗而入。

    黄蓉早已有备,空中一个转折避开暗器,她身形不变穿窗而出。驀地一股暗劲迎面而来,其势强猛锐不可当,黄蓉吃了一惊,心想:“怎地竟有如此高手,暗夜伏击?”她娇躯一扭,横移叁尺,随即一式“倒打金枝”回手还击。

    来人以进為退,一击不中,立即倒跃奔逃;黄蓉大怒,在后紧追不捨。俩人流星赶月的一阵急奔,不知不觉已行至荒郊野外,那人突地一转身,停了下来。

    黄蓉脑中电闪,情知上当,此时身后果然跃出俩人,堵住了退路。黄蓉艺高胆大,临危不乱;她细一打量,只见诱敌之人,年约叁十上下,身形高瘦,面白无鬚,两隻老鼠眼正滴溜溜的盯着自己。身后二人,年约二十五六,身形粗壮,面貌酷似,显然是对孪生兄弟。

    此时那面白无鬚的汉子开口道:“久闻黄帮主乃中原第一奇女子,人美武功高,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不过黄帮主身上衣衫,未免太也单薄,我兄弟叁人一见之下,色心大起,待会恐怕要劳驾黄帮主,替我兄弟叁人退退火了。”

    他话声方歇,便是嘻嘻一阵淫笑,身后二人也立即附和着,说些不叁不四的猥褻话语。

    黄蓉气愤之下,也不禁羞愧万分,方才事出紧急,她赤着双脚,仅着单薄睡袍,便追了出来。

    如今白面汉子一提醒,她才惊觉,单薄的睡袍根本无法遮掩,自己丰腴娇美的身躯。

    她有心速战速决,翻身一跃,迅雷不及掩耳的,便折了段竹枝在手;随即施展打狗棒法,狂风暴雨一般的击向叁人。

    黄蓉含怒之下一轮猛攻,叁人顿时手忙脚乱,狼狈不堪;但黄蓉心中却也暗暗叫苦。她虽然以精妙的打狗棒法暂居上风,但交手之际,却也感受到叁人扎实的武功基础。

    这叁人武功怪异,自成一家,迥异於中原各门派;如若单打独斗,黄蓉自揣可稳操胜券,但叁人齐上,则自己恐难讨好。

    尤其那对孪生兄弟,似乎身怀金鐘罩一类的横练功夫,虽然為竹枝击中数次,但却若无其事,毫髮未伤。

    黄蓉心中暗惊,叁人同样亦感惊讶。黄蓉名气极大,他们早有耳闻,但武功竟精妙如斯,却也大出彼等预料。尤其以一介女子,内力竟亦如此浑厚,更使叁人钦佩不已。

    那对孪生兄弟天赋异稟,练就一套刀枪不入的护体神功,但在黄蓉细竹击打之下,竟然痛澈心肺,内臟激盪,这简直是前所未有的骇人经验。

    至於那白面汉子,一向自詡功夫独步塞外,如今合叁人之力,竟然无法战胜黄蓉,心中也不禁锐气全消,骇然叹服。

    黄蓉见叁人逐渐稳住阵脚,攻势亦渐凌厉,自己孤身一人,恐难讨好,因此脑中便筹划脱身之计。但叁人心意相通,如影随形,竟是无隙可趁。

    激战之中只听嗤的一声,黄蓉的睡袍竟然被扯下了大半截,一时之间,黄蓉心绪大乱。她既需遮掩裸露身体,又需闪躲趋避敌人攻击,左右支絀之下,顿时险象环生,渐落下风。

    叁人见状,更是集中攻势,撕扯黄蓉残留睡袍。此时睡袍既不足以遮体,反倒形成行动束缚,黄蓉当机立断,乾脆一个霸王卸甲,褪下睡袍,裸身对敌。

    黄蓉若是在年轻时,定然寧死也不肯行此羞人之事,但如今生儿育女,年过四旬,人生阅歷丰富,心境迥异从前;加之近来在幻想中,也曾思忖过此种情景,是故心障一除,反倒挥洒如意,毫无怠碍。

    黄蓉赤裸的身躯,肌肤娇嫩,骨肉均亭;山峦丘壑,美不胜收。她举手投足之际,香风阵阵,乳波臀浪;闪躲趋避之间,妙处显现,勾人魂魄。叁人眼花撩乱,目眩神迷,竟然又落下风。

    此时黄蓉一式“风起云涌”,右腿直踹白面汉子心窝,白面汉子本该闪躲或硬架格挡;但黄蓉玉腿修长圆润,肌肤细腻光滑,那纤纤玉足,足趾蜷曲併拢,刚健婀娜,美感十足。那白面汉子不由自主的,便想将那玉足握在手中。

    说时迟,那时快,他双手一合,已握住黄蓉的右足,触手之际,只觉滑腻柔嫩,说不出的畅快。

    但玉足忽地一旋一转,挣脱手掌,紧接着足尖一钻,正中其心窝要害。白面汉子闷哼一声,向后便倒,黄蓉受到反震之力,也一个踉蹌,险些趴跌在地。

    孪生兄弟见有机可趁,一前一后,挥掌猛击;黄蓉此时气血未平,自揣就算躲的过后方偷袭,也无法避开前方攻势,便捨后就前,向前猛扑。

    不出黄蓉所料,身后攻击果然落空,但正面攻击的双掌,却已挟带劲风直往其胸前击来。黄蓉临急智生,她不闪不避反而挺胸上迎。

    正面的孪生子,目睹黄蓉胸前颤巍巍、白嫩嫩的一团嫩肉迎了上来,一愣之下,情不自禁的改拍击為抓握。黄蓉滑腻柔軔的双峰,瞬间落入他粗糙巨大的掌中,整个赤裸娇躯,同时也撞入他的怀裡。软玉温香,使他陷入短暂迷惘;但这短暂的时间,却也给予黄蓉反败為胜的良机。

    黄蓉趁钻入那汉子怀裡之时,顺势使出一式“见龙在田”,那汉子趴、趴、趴连退七、八步,随即一屁股坐了下去,再也爬不起来。此时身后的汉子亦追击而至,黄蓉更不转身,她一式“神龙摆尾”,攻向身后的汉子;只听砰的一声巨响,两人掌劲相交,身后的汉子不敌倒地,黄蓉也是向前倾倒,气血翻腾。此役四人尽皆受创,一时之间都暂失行动能力。

    黄蓉躺卧在地,运气行功,心中也不禁暗道一声侥倖;这一仗若非叁人惑於美色,中途变换招式,那自己处境实不堪设想。黄蓉暗道侥倖,叁人则是大叹倒霉;叁人心想:若不是怜香惜玉,那黄蓉早已重伤倒地,又何至於落此两败俱伤之局?

    原来叁人為亲兄弟,本為金国皇族,宋、蒙合力灭金后,叁人便流亡在外,并学得一身好功夫。那白面汉子是大哥,名完顏智,孪生兄弟一名完顏仁,一名完顏勇,叁人均志切復国。此番来到襄阳,本想联宋抗蒙,但获知宋承相贾似道与蒙军议和,於是密谋破坏。叁人误以為郭靖、黄蓉亦為主和派,因此欲先行诛杀,以除障碍。

    四人各自行功疗伤,黄蓉心想,自己伤势最轻,当可首先恢復掌握大局。谁知天不从人愿,最先恢復过来的,竟是黄蓉认為伤势最重的白面汉子完顏智。

    原来完顏智胸前戴有护心镜,因此心窝虽挨了黄蓉一脚,但伤势却并不严重,如今稍事调息,便已尽復旧观。他一跃而起,迅快的连点黄蓉七处大穴,而后俯身察看孪生兄弟伤势。

    他好整以暇的协助孪生兄弟,运气行功,并喂食伤药;而后坐在黄蓉身旁,细细的打量了起来。

    黄蓉心中又羞又怕,简直感到无地自容。方才对敌虽亦裸体,但终究是跳跃翻腾,对方无暇细看,感觉上并不十分尷尬;如今静卧不动,任人观赏,心境上则充满羞愧耻辱的感觉。她既无法反抗,又不知对方下一步行动為何,既羞且惧之下,她俏丽的面庞,无声的滑落两行清泪。

    完顏智面无表情的握住黄蓉的右脚。他双手捧起那完美无瑕的玉足,仔细轻柔的抚摸了起来。黄蓉紧绷的心情,在他巧妙的抚弄下,竟逐渐的鬆弛了下来,随之而起的,却是丝丝缕缕,若有似无的浪漫情怀。

    完顏智忽地敞开衣襟,露出满是黑毛的胸膛,他将黄蓉的玉足,抵在胸膛上缓缓的磨蹭,像是告诉黄蓉,你刚才踹得好很啊!胸毛搔在黄蓉柔嫩的脚底,痒兮兮、麻酥酥地;黄蓉羞赧的闭上双眼,心想:这个人怎麼这样……完顏智一手握着黄蓉的玉足,一手顺着黄蓉圆滑的小腿,缓缓游移至黄蓉丰盈柔嫩的大腿。他来回抚摸,逕自向前,当抚至臀腿交界那块隆起的多肉地带,他改抚為捏,大力的搓揉了起来。

    黄蓉肌肤滑腻绵软,柔中带軔,完顏智越摸越入迷,动作也愈益细緻,黄蓉临老入花丛,舒服之下,竟有不知今夕何夕之感。

    皇室中磨练出的爱抚技巧,既实用又煽情,黄蓉虽然灵明未失,但身体自然的反应,却益发的敏锐高亢。

    此时完顏智将她的右脚,架上了肩膀,手掌一伸,摀住了她成熟的阴阜。温热的手掌,有如热火融冰一般,黄蓉幽密的溪谷,立时泛起了阵阵的春潮。完顏智灵巧的大拇指,拨草寻蛇的按住黄蓉珍珠般的阴核,他轻柔的抚弄,间歇性的按压;黄蓉更年期的铮剩沟椎谋惶袅似鹄础?br />

    剎时间,她只觉下体极端的空虚,虫行蚁爬般的搔痒,钻心撕肺的直往体内漫延。紧闭双眼的黄蓉,脸颊被慾火烧得通红。

    她眉头紧蹙,小嘴微张,鼻翼开合,轻哼急喘。虽然她极力压抑,但浓浓的春意,已尽写在她娇艷的面庞。

    一旁静坐疗伤的孪生兄弟,几乎同时站了起来。他俩一纵身,来到了黄蓉身旁,探手就向黄蓉饱满坚挺的双峰抓去。他俩鲁莽的动作,使陶醉在轻怜蜜意中的黄蓉,驀然觉醒。她睁开双眼,很很的瞪视着这对孪生兄弟。俩人见她俏脸含威,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模样,心中不禁愤愤不平。

    完顏勇愤慨的道:“你这骚娘们装什麼贞节?大哥摸得你舒服,你他娘的!就不吭气!我俩才刚上来,你就给脸色瞧……”

    黄蓉一听,脸色气得铁青。

    此时完顏智突地一打手势,制止完顏勇继续发言,而后低声道:“莫吵,有人来了!”

    叁人以黄蓉為中心点,迅速埋伏在四周。

    不一会功夫,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汉子飞奔而至。

    他一见黄蓉赤裸躺卧,不禁大呼一声:“蓉儿!你怎麼了?”话声方歇,他已来到黄蓉面前。

    来人正是大侠郭靖,他先探黄蓉鼻息,察觉呼吸正常,并无大碍;於是立即脱下外衣给黄蓉蔽体。他正待解开黄蓉穴道之际,突地响起破空之声,无数细如牛毛的暗器,蜂拥而至。

    郭靖抱起黄蓉,一跃而起,不但一举闪过暗器,也顺手解开了黄蓉受制的穴道。他举重若轻,似慢实快,落地后立即护於黄蓉身前,关怀体贴之情,溢於言表。

    黄蓉见夫婿神威赫赫,真情流露,不禁感到温馨满怀。她依偎在郭靖身后,迅速的将衣衫繫好,心中也不由想到,只要有靖哥哥同在,就是千军万马,他也必能护得我周全。

    但转念想起适才在白面汉子抚弄下,自己禁不住產生愉悦的生理反应,她心中顿时又充满了愧疚。

    她轻声细语的道:“靖哥哥,你放心,我没事;只是身子叫狗贼瞧见了,可羞死人了。靖哥哥,你替我好好教训他们,将他们的眼睛挖下来,好不好?”

    冰雪聪明的黄蓉如此说,其实另有深意。她熟知郭靖个性,知道郭靖纵有怀疑,必也不会追问;自己若不说破,只怕郭靖心中疙瘩难解。如今避重就轻,只言身体遭贼人瞧见,要他挖下贼眼,為己洩恨。如此,既可释郭靖之疑,又略去自己遭轻薄非礼之事,一举两得,实是高明无比。

    郭靖方才见黄蓉赤裸躺卧,心中已疑妻子受辱;但他心性质朴,心想妻子纵然受辱,也是出於无奈,因此内心对於黄蓉,只有更加怜爱,并无丝毫芥蒂。

    如今听黄蓉之言,知道妻子仍是清白无瑕,心中不禁喜出望外。他激动的回手紧握黄蓉,笨拙的道:“蓉儿,你没事,我真是欢喜!”

    完顏智叁兄弟见偷袭无功,便跃身而出。叁人虽知郭靖武功高强,但也不甚畏惧。

    叁人暗揣,郭靖功夫大概与黄蓉在伯仲之间,适才如非惑於黄蓉美色,己方早已获胜;如今面对郭靖,手下自不容情,又何惧之有?完顏智大刺刺的上前一步,扬声道:“方纔已领教过郭夫人的高招,嘿嘿!果然不同凡响,我兄弟可是大饱眼福。嘿嘿!不知郭大侠是否也裸身迎战啊?”

    他语带双关,猥褻轻蔑,郭靖闻之大怒。他柔声对黄蓉道:“蓉儿,你先在一旁歇着,看我好好教训这叁个狗贼。”

    他叮嘱爱妻之后,大吼一声跃身而上。郭靖人在空中,浑厚至极的“降龙十八掌”掌劲,已四面八方的笼罩住叁人;叁人一惊之下,纷纷运功还击,只觉来势剧力万钧,迥非适才黄蓉所可比拟。

    郭靖大展神威,“降龙十八掌”、“空明拳”,配合上双手互搏术,直打得叁人心惊胆战,叫苦不堪。完顏智见情况不妙,一声呼啸,叁人拳势一变,使出压箱底的保命绝技,“无敌叁才阵”叁人阵势一结,压力顿时骤减,原本有守无攻的局面,也渐次扭转过来。郭靖陷身阵中,只觉叁人此去彼来,犹如一体;进攻防御,更是节奏明快,法度森严;较诸方纔,实有天壤之别。

    郭靖熟諳九阴真经,又经歷过“北斗七星阵”,因此虽陷身阵中,但却并不慌乱。他一方面紧守门户,另一方面也细思真经法则,以找寻破阵妙方。但他头脑素不灵光,一时半刻又那能想出什麼好法子?叁人见郭靖只守不攻,显然已受制於阵法,不禁洋洋得意,愈加猖狂。而一旁观战的黄蓉,见郭靖渐落下风,不免提心吊胆,生怕郭靖有所闪失。

    黄蓉焦急之下,突地灵机一动,想到当年郭靖与欧阳克比武招亲之事;她细一思忖,决定故计重施。她跃身上树,横坐枝头,假意专注战局,但长袍襟摆,却状似不经意的撩起,露出雪白圆润的双腿。其时皓月当空,明亮如昼,她修长浑圆的一双美腿,在月光映照下,可真是洁白似雪,温润如玉。完顏叁兄弟一见之下,果然分神偷窥,大上其当。

    原来叁人自施展“无敌叁才阵”渐佔上风后,心情便逐渐鬆懈了下来。这阵法是平日裡练熟的,叁人根本不用费心,只要照着推演,威力便可发挥。较诸郭靖心无旁颍窆嶙⒌慕诱剑丝墒乔狍犖薇龋杏叙N力。在此情况下,春光外洩的黄蓉,自然便成為他们目光注视的焦点。

    古灵精怪的黄蓉,唱作俱佳,熟知男人心理。她状似自然的摇晃双腿,襟袍掀动之下,妙处若隐若现。完顏兄弟不知黄蓉有意蛊惑,还道自个眼福不浅;叁人垂涎贪婪的眼神,如影随形,紧紧随着黄蓉摇晃的双腿而往返游移。这目光布成的“探春寻穴阵”,倒似较围住郭靖的“无敌叁才阵”,还要来得严密周延;黄蓉的冰肌玉肤,幽穴芳草,均清晰的落入叁人眼中。

    黄蓉对他们淫秽猥褻的想法,心知肚明。因此也视战局的变化,适时的开合双腿,洩露春光。

    每当郭靖遇险,她便假意忘情的大开双腿,而虎视眈眈的叁人,当然也把握机会,趁机窥视黄蓉的妙处。在叁人分心之下,郭靖不但转危為安,还因阵法数度出现空隙,而几乎突围而出。

    郭靖专心对敌,并不知娇妻在身后树枝上牺牲色相。他发现叁人移动忽快忽慢,阵势亦时松时紧。而诸般变化均以完顏智為首,依序推展。因此自己如能紧盯完顏智,则阵法运转必受影响。郭靖一向本能快於思考,因此念尚初萌,行动已先一步的展开。他左右互搏,使出亢龙有悔,分击叁人;完顏智兄弟见他一掌击来,毫无先前威势,不禁漫不经心。

    这亢龙有悔乃是“降龙十八掌”精华之所聚,已达刚极生柔、返璞归真的无形境界,故其声势反倒远不如一般普通掌法。

    叁人见郭靖掌势柔弱无力,显然已是强弩之末,因此一边挥掌迎击,一边色玻Р'的,紧盯着黄蓉。原来此时一阵风起,黄蓉襟袍飞飘,雪白的下身尽形裸露。叁人望着赏心悦目的美景,不禁心猿意马,神魂飘荡。

    双方掌劲一交,叁人立觉不妙;排山倒海的暗劲如潮涌至,重重叠叠,一波胜过一波。首当其衝的完顏智,如被击发的炮弹一般,砰的一声向后飞起;紧接着完顏仁、完顏勇兄弟,也如风中落叶一般,翻滚倒地。

    郭靖对自己能一举击败叁人,也觉惊讶意外,他满头大汗,傻愣愣的站在那儿,一时竟不知如何处置叁人。

    雀跃欣喜的黄蓉,当机立断,由树上一跃而下,迅速封住了叁人穴道。她满脸喜色,娇艷如花;一个转身,如飞鸟投林般的钻入了郭靖的怀抱。

    此时人声杂沓,武敦儒、武修文兄弟,带着百多名兵士前来接应。郭靖、黄蓉交待大小武,此叁人务必严加看管,以便次日审问。当下眾人将完顏叁兄弟,捆粽子般的绑了个结实,抬回襄阳大牢监押。

    郭黄二人返回,立即应吕文德之请,协助勘察吕夫人死因。勘察完毕,黄蓉顺手取回“石女乐”放置怀中,心中也不禁充满疑惑。方纔她穿窗而出时,吕夫人仍着睡袍,如今尸身怎会身无寸缕?且其大腿内侧瘀青,下体一片狼藉,分明曾遭人强暴。而完顏兄弟叁人和自己交手时并未离开,那麼兇手究竟又系何人?

    郭靖、黄蓉二人,折腾了大半夜均感疲累,匆匆梳洗后便进房安歇。二人久未同房,此时紧邻而卧,不禁都有些动情。黄蓉嗅着郭靖身上浓浓的男人味,忍不住依偎着贴近郭靖;郭靖触及黄蓉柔软嫩滑的娇躯,也不由得砰然心动。

    俩人互相接吻爱抚,不一会功夫就行起那周公之礼,黄蓉压抑多时的慾望,此时骤获疏解,酣爽畅快,自不待言。

    激情之后,俩人的感受反应却大不相同:郭靖片刻之间便呼呼大睡,黄蓉却辗转反侧,难以成眠。

    原来郭靖正派老实,对於夫妻之事也是中规中矩,一成不变。在他而言,此乃义务责任,并非享乐欢愉;因此既不热衷也不耽溺,每回总是自个一洩,便鸣金收兵,至於黄蓉是否欢畅尽兴,在他单纯的脑子裡,可压根儿没想过这个问题。

    但对成熟的黄蓉而言,此种公式化的莽撞风格,已无法饜足她铮释⒌男枨蟆=敫昶诘幕迫兀閼j正迈向一个全新的高峰;她需要更细腻的技巧,更强烈的刺激,更持久的磨礪。平日的种种幻想,激发起她的渴望;而先前完顏智充满撩拨性的猥褻,更使她亲身体会到情慾的奔腾。她敏感的身体,迫切期待着男性的抚慰;那空虚湿润的小穴,更是盼望接纳粗大健壮的男根。

    郭靖自顾自的方式,虽能带来短暂的欢乐,但对如狼似虎的黄蓉而言,却总有意犹未尽的遗憾。她熟知郭靖的个性,不愿、不敢、也不能冀望改变一板一眼的夫婿;望着鼾声大作的郭靖,她不禁幽幽的叹了口气。慾火未熄的黄蓉,辗转难眠;她起身穿上了“石女乐”,欲待借助宝裤的神奇功能以满足难耐的情慾。

    此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向居处奔来。

    黄蓉听完武氏兄弟述说,不禁眉头一皱。

    她低声道:“师父已经睡了,就别烦他了,我跟你们去看看吧。”

    原来吕文德心伤妻子遇害,因此对完顏兄弟严刑逼供。叁人原已受伤,又被兵士们胡乱整治,如今已是奄奄一息,气若游丝。

    吕文德见黄蓉到来,亦觉自己行事孟浪,因此解嘲的道:“这叁个狗贼嘴硬的狠,什麼都不肯说,我看还是交给郭夫人,全权处置吧!”

    黄蓉交待丐帮弟子為叁人疗伤,并喂食九花玉露丸;一会功夫药力行开,叁人面色转红,精神也不再萎靡不振。

    黄蓉见叁人已无大碍,便指示将彼等押返大牢,但看管监视,则由丐帮弟子取代大牢狱卒。她交待完毕,转身欲行,此时完顏智突然开口道:“郭夫人慢行,在下有要事相告。”

    黄蓉依完顏智之请,择一密室,遣散眾人,单独与完顏智密议。饶是她聪明机智,人情练达,但当获知贾似道私下与蒙人议和时,仍不免情绪激动,愤慨万分。

    她细一思索,沉声道:“私下议和,实乃叛国。此乃兹事体大,不可尽听一方之言……”

    完顏智打断话语,似笑非笑的道:“郭夫人所虑甚是,此事尽可细心查证;不过另有一事,却是拖延不得。”

    黄蓉闻言不禁诧异,当下问道:“不知尚有何事,这等急迫?”

    完顏智面上现出曖昧难明的神色,低声道:“郭夫人,我实在憋不住,要尿出来了。”

    黄蓉闻言不禁面红过耳,她靦腆的道:“那墙角边有个尿桶,你自个去方便吧!”

    完顏智接口道:“郭夫人,你总要先解开我手臂的穴道吧?”

    黄蓉顺手一挥,解开完顏智穴道,完顏智走到墙角,“晞哩哗啦”的就尿了开来。他似有意卖弄,这泡尿又久又长;黄蓉方才慾求不满,因此穿上“石女乐”宝裤,如今听到“哗啦啦”的异响,不由得心猿意马,春心大动。

    一会响声停息,但完顏智却仍站立墙角未见返回。黄蓉原本别过头去以免尷尬,如今疑念陡起,不禁回头探视。一瞥之下,黄蓉不禁羞怒交加。

    原来完顏智竟毫不遮掩,双手捧着那又粗又长的阳具,像献宝一般的在那肆无忌惮的套弄。黄蓉乍见雄伟阳具,心头直如小鹿乱撞,她只觉得下体逐渐潮湿,宝裤也缓缓蠕动,挡不住的律动快感,不断的击撞心房。

    她心头一荡,慾火更是愈益畅旺。黄蓉从未经过此种阵仗,又羞又怒之下,不禁斥道:“你在干什麼?怎可行此无礼之事?”

    完顏智闻言转过身来,一边套弄,一边走回,復坐於黄蓉对面。他自顾自的放肆手淫,嘴裡也自言自语的诉说猥褻话语,对於惊怒的黄蓉,竟似视而不见一般。

    黄蓉一时之间,却也不知如何是好,但那些不堪入耳的淫秽言词,却清清楚楚的钻入了耳际。这完顏智唱双簧般的,一人分饰俩角;一会粗声粗气的大声嚷嚷,一会又细声细气的模仿黄蓉。黄蓉的情绪,竟随着他口中的进度,而上下起伏激盪。

    完顏智:“郭夫人难道没见过这玩意?脸怎麼这麼红?”

    仿黄蓉:“你……你真是无耻……还不快……快……”

    完顏智:“快什麼啊?是不是那儿痒了?想要含我这大肉棒?”

    仿黄蓉:“你快住手!唉哟!嗯……啊呀……不行啊……”

    完顏智:“郭夫人,你就别装了,你看,我才轻轻抠一下,你这儿就湿漉漉地直淌水。你想想看,要是我这大傢伙真捅进去,你可有多舒服呀?”

    仿黄蓉:“你无耻,唉哟!你……你……不要……不要啊!”

    完顏智:“嘿嘿!夫人的穴儿湿漉漉的,真是又嫩又紧,又热又滑,我要进去囉!”

    仿黄蓉:“唉哟!……你的……好粗,轻……轻……一点啊!”

    他那青筋毕露的粗壮阳具,威猛地竖立在黄蓉眼前,涨成了紫红色的硕大龟头,也一颤一颤的膨胀收缩;那马眼中溢出的透明黏液,使得龟头更加的油光水亮,这种种景像映入黄蓉眼中,竟充满异样的煽情功能。黄蓉似被催眠般的无法动弹,穿着“石女乐”的下体,也阵阵酥痒,感到无比的空虚。

    此时原本低着头的完顏智,突然把头一仰,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黄蓉的秀目;他眼中放出异彩,口中淫秽的双簧,仍是持续不断。忙了一夜,又欲情未饜的黄蓉,在“石女乐”宝裤神奇功效下,本就春情荡漾,通体酥麻。

    如今遭逢完顏智奇特的妙技挑逗,熊熊的慾火更是猛烈的燃烧;充满极端渴求的她,两眼矇矓,桃腮晕红,已逐渐沉醉在无边无际的梦幻慾火之中。

    完顏智见奸计得逞,当下更是小心谨慎,他轻声细语的道:“郭夫人,你不是全身发热吗?来!将衣服脱了吧。”

    黄蓉面现迷惘一阵犹豫,完顏智立即怂恿催促,心神恍惚的黄蓉,缓缓的站起身来,玉臂轻舒,终於解开了第一个钮扣。一会儿功夫,黄蓉衣衫尽褪;她全身上下,除了那条紧窄湿透的“石女乐”外,已是身无片褸,形同赤裸。

    黄蓉得天独厚的身段,雪白柔嫩的肌肤,在灯光下显得无比的润滑动人。那饱满怒耸的乳房硕大柔软,鋌而不坠;圆润修长的玉腿白晢光洁,丰盈匀称;浑圆挺耸的臀部,肌理细緻,曲线柔和。

    她端庄秀丽的面庞美艷动人,隐含风情,充满成熟的风韵。慾火焚身的黄蓉,週身焕发出一股慵懒的风姿;她的双眸泛起一层朦朧的水光,眼波流转之际,真是荡人心弦,勾人魂魄。

    目瞪口呆的完顏智,深知此时已达最后关头,他愈发谨慎的温言道:“郭夫人,我现在问你几个问题,你可要老实回答。”

    黄蓉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轻声道好,完顏智见状大乐。

    他这催眠术乃得自於欧洲教士,当初教士曾言:对像如肯一问一答,则表示已入深层催眠,可任凭施术者处置。如今黄蓉这中原第一美妇,显然已是言听计从,那自己不是可以对她随心所欲?他越想越乐,不禁得意的笑出声来。

    完顏智:“郭夫人,你仔细瞧瞧,是我的傢伙大,还是郭靖的大?”

    黄蓉:“你的……要……大得多。”

    完顏智:“你喜欢郭靖那小的,还是喜欢我这大的?”

    黄蓉:“我……我不知道。”

    完顏智:“郭靖经常和你行房吗?多久作一次?”

    黄蓉:“最近这些年狠少行房,大概叁、四个月一次吧!”

    完顏智:“这麼久一次,你受得了吗?有没有想过和别人作?”

    黄蓉:“受不了也没法子啊!有时也会胡思乱想,但是从来没有和其他人作过。”

    完顏智:“你愿不愿意和我作作看啊?”

    黄蓉:“这……这……不行,我不能对不起靖哥哥。”

    完顏智:“你不要告诉他,不就得了;你瞧,这麼样粗壮,放进你那儿,可不是舒服死了!”

    黄蓉:“可是……这……这怎麼行……你的太……我心裡害怕……”

    完顏智:“你不用害怕,来,将那小裤儿也脱了吧!先躺在书桌上,两腿分开翘起来。嗯,对,就是这样,两手抱着腿弯,将大腿尽量贴在胸脯上。”

    依言躺卧的黄蓉,下体尽行裸露;由於臀部腿部肌肉紧绷,因此两片粉红鲜嫩的阴唇也向左右分了开来。那湿润的穴儿歙然开合,隐约可见那娇柔的肉璧,缓缓的蠕动。泊泊的春水氾滥而出,在肉穴的自然吸吮下,竟发出了“噗嗤、噗嗤”的细微声响。完顏智凑近观看,心中不禁暗讚:好一个龙珠春水穴啊!

    原来女子性器亦有品类高下,而黄蓉此龙珠春水穴可称之為穴中极品。其特徵為阴门狭小,内道深长,只要一经交合,花心即会胀大凸出,旋来转去,吸吮阳具。

    又由於其阴门狭小,因此阳具一顶,春水不易洩出;此时阳具倘佯其中,如沐温泉,舒服畅快,自不待言。

    此乃万中选一之极品名穴,若非完顏智这等花丛老手,寻常人怕也认不出来。

    进入催眠状况的黄蓉,神智格外的清楚,感觉也敏锐异常;唯一与平常不同的,就是完顏智的指示,在她心中,已成為不可抗拒的圣旨。她赤裸仰卧,心中惶恐、惊惧、羞涩、耻辱,又夹杂着一丝兴奋期待。种种感觉交互混杂之下,她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滋味。

    完顏智乃花丛老手,御女无数;因此见识定力均远胜常人。他好整以暇的握住了黄蓉纤美的玉足,贴在脸颊上缓缓磨蹭了起来。黄蓉的玉足,白裡透红,纤柔细緻,触之柔软滑腻。柔嫩的足心在鬍渣刺激下,酥酥痒痒,竟是说不出的舒服。

    黄蓉本就春情荡漾,慾火熊熊,如今遭逢完顏智异样的轻柔挑逗,只觉週身骚痒,体内空虚。她赤裸的身躯禁不住扭动了起来,喉间也不自觉的洩出荡人呻吟。

    完顏智见黄蓉紧闭双眼,眉头轻蹙,一副慾火焚身,性急难耐的模样。不禁心想,再刁她一会,让她忍无可忍,那才来得妙呢!他将黄蓉浑圆修长的玉腿架在肩上,张嘴伸舌,便顺着大腿内侧缓缓向上舔唆。黄蓉痒得直如万蚁钻心,但完顏智又指示不得动弹;她慾火焚身,娇喘呻吟,不知如何是好之下,竟呜咽啜泣了起来。

    完顏智:“哭什麼?是不是狠想要?”

    黄蓉:“……嗯……”

    完顏智:“想要就说,光“嗯啊嗯”的,我怎麼知道?”

    黄蓉:“我……我……说不出来……呜……”

    完顏智:“快说!你看,我这又硬、又热、又粗、又大的傢伙,早已準备好了,就等你开口呢!”

    黄蓉:“我……我……还是……还是……说不出来……呜……”

    完顏智:“还不肯说?那你就忍着点吧!”

    他话声方停,长舌一捲,便在黄蓉春潮氾滥的阴户上“唰”的舔了一下。黄蓉全身一颤,铮士招橐驯袅俦览!K匮实陌溃骸拔摇摇懿涣耍∧恪恪亍亍?br />

    志得意满的完顏智,抖手封住黄蓉几处穴道,以防意外;如此黄蓉行动不受影响,但却无法行气运功。他站在黄蓉两腿之间,托起雪白大腿,胯下昂然挺起之物,猛然向前一顶。只听“噗嗤”一声,那根热腾腾、硬梆梆、又粗又大的宝贝,已尽根没入黄蓉那极度空虚、期待已久的湿滑嫩穴。

    黄蓉“啊……”的一声长叹,只觉一股酥酥、麻麻、痒痒、酸酸,夹杂着舒服与痛苦的奇妙感觉,随着火热的肉棒,贯穿体内。

    她修长圆润的双腿,笔直的朝天竖了起来,五根足趾也紧紧併拢蜷曲,就如僵了一般。完顏智这一插,直接顶到她体内深处,从来未有人触及过的花心。

    黄蓉虽已结婚生子,年过四旬,但在这方面却仍是单纯无比。一来她从头到尾只有郭靖一个男人,根本无从比较;二来郭靖為人纯朴古板,行房之时毫无情趣。

    因此严格而言,黄蓉由少女、少妇、為人妻、為人母,直至进入中年,竟是根本未曾享受过真正的销魂滋味。如今天赋异稟的花丛老手完顏智,一傢伙直入中宫,那股酣爽畅快,简直使她飘飘欲仙。

    这完顏智的阳具也非等閒凡物,在花国的名器排行榜中也是有名号的。他那玩意,粗、长、硬、热、久,一应俱全,加之龟头上翘,马眼下方的肉稜暴凸,因此有个名目叫“撩阴枪”。据黑道淫书《淫器考》中所言:“撩阴枪,龟头上翘,肉稜暴凸,女子当之,辗转呻吟,其乐无比;盖可勾撩凸刺花心矣!”

    黄蓉铮实幕ㄐ模缤瓤谝话愕恼抛牛觐佒堑难艟咭欢サ降祝锨痰墓晖分比牖ㄐ摹;ㄐ睦瓤谘讣幢蘸希艚羲艉∪肭值墓晖罚徊悴愕哪廴猓煌5募费埂⒀心プ殴晖罚欢廴庵幸氐牧椋嗖皇钡男醋ィ尾镣蛊鸬娜舛牐荒侵质娣┛斓母芯酰媸俏薹ㄑ杂鳌M觐佒且皇敝洌谷荒岩远坏帽ё呕迫赝χ钡乃龋艉舻拇糯笃?br />

    花心至今始遭玉茎初探的黄蓉,整个人几乎舒服的晕了过去;无限的快感排山倒海而来,体内就如同火炉点燃一般,烧得她全身不停的颤慄抖动。暴凸的肉稜,像是刮到了她的心坎,又酥又痒,又麻又酸,就如同触电一般。她只觉充实甘美,愉悦畅快,禁不住放浪的呻吟了起来。

    粗大的阳具撑的小穴胀膨膨的,黄蓉不由自主的伸出双手,想要搂住男子坚实的身体。完顏智识趣的伏身,两人紧拥亲吻,嘴唇密接,齿触舌舔;原始的兽性取代一切,情慾的本能充分的发挥。

    完顏智开始很很的抽插了起来,黄蓉的阴户也随着抽插而一开一合,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

    粗壮火热的阳具,每一抽插均直达敏感的子宫口,那种紧缩吸吮的感觉,使两人都感到极度的舒畅,“龙珠春水穴”与“撩阴枪”,竟是配合的如此协调顺畅,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黄蓉清白的身体被玷污了,但逐渐枯萎的情慾之花,却再度灿烂的怒放。她私密的禁地,遭到郭靖之外的男子入侵,但侵入者却触碰到,郭靖所无法触及的深邃地带。她内心隐隐有着对不起郭靖的感觉,但梦幻般的销魂滋味,却使她再也无法思考。

    一股酥酥痒痒的暖流,由下体深处缓缓升起;椎心蚀骨,迴肠荡气的愉悦,也随即来临。她白嫩的臀部疯狂的研磨挺耸,那种沛然莫之能御的舒爽,使得黄蓉全身颤慄抖动,她死命的紧抱着完顏智,指甲也深深陷入完顏智的肩头。

    完顏智只觉阳具陷入火热柔嫩的肉壁当中,不断的遭受磨擦挤压,龟头部位更像有张小嘴在强力的吸吮;他只觉腰际酸麻,快感连连?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