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黄蓉系列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39 部分阅读

    取⒃偈切⊥龋辉阜殴恳桓龅胤健M侠卓记姿慕牛欢系奶蜃潘慕胖海慕庞窒钢掠中蕹ぁM侠子痔蛩囊趸В囊蚜鞯降厣希鲆醪慷急挥秩扔只囊禾甯哺亲牛侠卓加檬痔剿髯潘淖钺岱老摺?br />

    他摸到两片小小的小阴唇,用两指夹着,轻轻的拉着,换来她一阵呻吟。再往上摸,有一颗小小的鼓起处,用手指小心的揉它,拖雷把手指伸进阴唇拨弄着阴核,阴核充血发胀起来。

    他轻轻的揉捏着,韩小莹的身体变得无法自抑,双脚向外张开,拖雷用手指左右撑开肉缝,露出中间的敏感部位,然後用另一只手缓缓上下移动。

    “嗯……唔……”韩小莹拚命绞住高亢的喘息声。

    手指伸缩的速度愈来愈快,“唔……”韩小莹拼命挣扎着,双腿大大张开,全身泛红。一向为鲜红色的乳头,这时也变得接近暗红。韩小莹好像此处极端兴奋,又叫又扭的。

    拖雷再也忍不住了,将几乎爆裂的小弟弟在她缝隙处上下磨擦着,接触到她的淫水,拖雷此时托住韩小莹丰臀的双手缓缓的向上,挺起臀部一下子又往下插去,虽觉洞口紧迫,但还是拼命挤进,只听“噗滋”一声,湿淋淋的肉棒立刻全根没入,完全塞进韩小莹那淫液四溢的肉洞之中,两人相接之处,正滴出晶莹淫水,在馀晖之下一览无遗。

    韩小莹骤受侵袭,也可能由於剧痛,不禁轻呼出声。拖雷并不管她,狠下心肠,狂抽猛插,韩小莹双眉紧皱,美丽的大眼睛也露出吃惊的眼神,樱唇也咬牙紧闭,迸出痛楚的低吟声。她只觉得好像一根铁棒在她的阴部乱捣,虽然阵阵剧痛,处女血顺着洁白的臀部滴落在地上。但是,随着拖雷的抽插,韩小莹渐渐的神态不那疼痛难忍,呻叫的声调也和刚才有所分别。

    拖雷低头一望,只见随着每一次抽动,韩小莹殷红的嫩肉被带扯翻了出来,像一张轻含着的嘴,随着抽送而吐纳。她的呼吸渐渐变得粗重,那呻叹的声音似乎是发自喉咙底,脸红眼湿,浑身振颤,甚至发出快乐的欢叫。她的表现刺激了拖雷,更加快了抽动。

    郭靖也忍不住了,只觉得自己的鸡巴躁热欲裂,隐约的感到鸡巴巾到一个小洞,便不顾一切地猛一用力,韩小莹一声惨叫,鸡巴直插入韩小莹的肛门。郭靖猛烈的抽动着,韩小莹前後各插着一条大鸡巴,既难过又快乐,在师徒乱伦的快感中觉得自己的下体美妙的快要融化了,动人的胴体张开腿坐在郭靖的鸡巴上,接受接受着拖雷一次次的插入。

    渐渐地,她陷入了幻想中,只觉得眼前操着她的人是自己的情郎阿生,她梦呓般叫着∶“好哥哥……啊!……嗯……等一下……嗯!嗯!……啊!啊!……继续……不要停!快!快一点……”

    她浑身颤抖,身体猛挺,不断淫荡的娇喘、浪叫,达到了高潮,而拖雷和郭靖也忍不住了分别将精液射入韩小莹的子宫和直肠中。三人瘫软在草丛中,互相看着对方,喘着粗气享受着快乐的馀波。

    良久,拖雷站起身,走到韩小莹身边,说∶“七师傅,以後我们每天都来这好吗?”

    韩小莹虽然刚刚享受了一生第一次性快乐,但想起自己被两个徒弟夺取了贞操,不由气恼的说∶“呸,今晚回去看几位师傅如何收拾你们。”

    拖雷笑着说∶“你最好别跟别人说,否则,五师傅不知怎麽收拾你呢!”

    韩小莹想起如果被阿生知道了,肯定不会再要自己,不由失去分寸,哭泣起来。

    拖雷说∶“七师傅,只要你以後听我们的话,我们保证不会告诉五师傅就是了。”

    韩小莹是江湖侠女,当然不比拖雷有心计,为了不让阿生嫌弃自己,只得忍气吞声,不敢反抗。拖雷让韩小莹跪在地上,用嘴给两人舔乾净鸡巴,韩小莹无奈,只好照做。拖雷暗暗高兴,知道韩小莹已经被控制住了。从此,两人经常与七师傅到草丛深处去练功。

    後来,张阿生被黑风双煞杀死,韩小莹更是经常的与两人幽会,弥补失去爱侣的空白。

    几年後,眼看与丘处机约定的杭州比武时间快到了,几位师傅带着郭靖离开了大漠,後来,师徒们也分手,郭靖自己开始了江湖生活。在张家口巧遇装扮成叫花子的黄蓉,两人结为义兄弟,两人短暂相会後,郭靖独自赶路,黄蓉悄悄的跟在後面保护他。

    这天到了中都北京,这是大金国的京城,巧遇穆念慈正举行比武招亲。只见她十七、八岁年纪,玉立亭亭,虽然脸有风尘之色,但明眸皓齿,容颜娟好,连续打败几个上台之人。

    忽听得鸾铃响动,数十名健仆拥着一个少年公子驰马而来。那公子见了“比武招亲”的锦旗,向那少女打量了几眼,微微一笑,下马走进人丛,向少女道∶“比武招亲的可是这位姑娘吗?”

    那少女红了脸转过头去,并不答话。穆易上前抱拳道∶“在下姓穆,公子爷有何见教?”

    那公子道∶“比武招亲的规矩怎麽样?”

    穆易说了一遍,那公子便上台与姑娘比试起来。

    那少女道∶“公子请。”那公子衣袖轻抖,人向右转,左手衣袖突从身後向少女肩头拂去。那少女见他出手不凡,微微一惊,俯身前冲,已从袖底钻过。哪知这公子招数好快,她刚从袖底钻出,他右手衣袖已势挟劲风,迎面扑到,这一下教她身前有袖,头顶有袖,双袖夹击,再难避过。那少女左足一点,身子似箭离弦,倏地向後跃出,这一下变招救急,身手敏捷。那公子叫了声∶“好!”踏步进招,不待她双足落地,跟着又是挥袖抖去。那少女在空中扭转身子,左脚飞出,径踢对方鼻梁,这是以攻为守之法,那公子只得向右跃开,两人同时落地。

    那公子这三招攻得快速异常,而那少女三下闪避也是十分灵动,各自心中佩服,互相对望了一眼。那少女脸上一红,出手进招。两人斗到急处,只见那公子满场游走,身上锦袍灿然生光;那少女进退趋避,红衫绛裙,似乎化作了一团红云。

    郭靖在一旁越看越奇,心想∶这两人年纪和我相若,竟然都练成了如此一身武艺,实在难得;又想他们年貌相当,如能结成夫妻,闲下来时时这般“比武招亲”,倒也有趣得紧。

    他张大了嘴巴,正看得兴高采烈,忽见公子长袖被那少女一把抓住,两下一夺,“嗤”的一声,扯下了半截,那少女向旁跃开,把半截袖子往空中一扬。

    穆易叫道∶“公子爷,我们得罪了。”转头对女儿道∶“这就走罢!”

    那公子脸色一沉,喝道∶“还可没分出胜败!”双手抓住袍子衣襟,向外分扯,锦袍上玉扣四下摔落。一名仆从步进场内,帮他宽下长袍,另一名仆从拾起玉扣。只见那公子内里穿着湖绿缎子的中衣,腰里束着一根葱绿汗巾,更衬得脸如冠玉,唇若涂丹。他左掌向上甩起,虚劈一掌,这一下可显了真实功夫,一股凌厉劲急的掌风将那少女的衣带震得飘了起来。

    这一来郭靖、穆易和那少女都是一惊,心想∶“瞧不出这相貌秀雅之人,功夫竟如此狠辣!”

    这时那公子再不相让,掌风呼呼,打得兴发,那少女再也欺不到他身旁三尺以内。

    穆易也早看出双方强弱之势早判,叫道∶“念儿,不用比啦,公子爷比你强得多。”心想∶“这少年武功了得,自不是吃着嫖赌的纨裤子弟。待会问明他家世,只消不是金国官府人家,便结了这门亲事,我孩儿终身有托。”连声呼叫,要二人罢斗。但两人斗得正急,一时哪里歇得了手?

    那公子心想∶“这时我要伤你,易如反掌,只是有点舍不得。”忽地左掌变抓,随手钩出,已抓住少女左腕,少女一惊之下,立即向外挣夺。那公子顺势轻送,那少女立足不稳,眼见要仰跌下去,那公子右臂抄去,已将她抱在怀里。旁观众人又是喝彩,又是喧闹,乱成一片。

    那少女羞得满脸通红,低声求道∶“快放开我!”那公子笑道∶“你叫我一声亲哥哥,我就放你!”那少女恨他轻薄,用力一挣,但被他紧紧搂住,却哪里挣扎得脱?穆易抢上前来,说道∶“公子胜啦,请放下小女罢!”那公子哈哈一笑,仍是不放。

    那少女急了,飞脚向他太阳穴踢去,要叫他不能不放开了手。那公子右臂松脱,举手一挡,反腕钩出,又已拿住了她踢过来的右脚。他这擒拿功夫竟是得心应手,擒腕得腕,拿足得足。那少女更急,奋力抽足,脚上那只绣着红花的绣鞋竟然离足而去,露出白布的袜子。那公子嘻嘻而笑,把绣鞋放在鼻边作势一闻,旁观的无赖子哪有不乘机凑趣之理,一齐大叫起来∶“好香啊!”向那红衣少女望了一眼,把绣鞋放入怀里。当然这公子便是杨康。

    杨康手上却并不停下,摸着念慈的小脚,在上面捏着,念慈羞红了脸,奋力想挣脱,但不料那杨康却借劲一撸,将白布袜也脱了下来,露出白嫩嫩的一只金莲。台下众人一起看到一幅美艳景像,只见那念慈一只脚着地,另一只脚高高抬起,捏在杨康手中,两腿被劈得大大分开,众人不由得盼望那杨康将那少女裤子脱下,这样少女的隐秘部位就会一览无馀。

    杨康用手细细的摸着念慈雪白的小脚,然後将它凑到自己的脸上,在脸上摩擦着,少女的脚上散发出一丝丝特有的香气,杨康忍不住在上边仔细的嗅了嗅,口里赞叹道∶“好一双小脚。”说着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了一下,念慈如触电般浑身颤了一下,杨康察觉到了,笑道∶“是不是很痒啊?”

    念慈恨他轻薄,用力想挣脱,但杨康却顺手点了她的穴道,使她动不得。

    杨康将小脚把玩了一会,突然将念慈的大脚趾放到嘴里吮了起来,他的舌头在脚趾上游动,并不断的侵入两趾间的结合地带,念慈顿时如遭重创一样,浑身麻趐,一股说不出的快感涌上全身,不由得浑身冒汗,呼吸急促起来。杨康吮完大脚趾又转向下一个,他耐心地一个一个的吮着,如同在品尝着什麽美味一般。

    台下众人齐声叫好,更刺激了杨康的兴致,吮得更加带劲,而念慈却已是娇喘吁吁,不能自禁的叫出声来。

    一旁木易早已气得满脸涨红,冲上来向杨康击出一掌,但杨康却只是轻描淡写之间,便用九阴白骨掌将他击伤,退到一旁无力再上前。杨康重新将念慈的小脚捧起,用舌头轻舔念慈的脚踝、後跟、脚掌、脚心,同时用自己的手握住念慈的每个脚趾,轻轻地来回揉搓,不时地还向外拉,用他的拇指轻按小脚趾下方,这原来都是杨康在宫中所学的调戏良家妇女的把戏,今日用到念慈身上了。那念慈那曾受过这样的刺激,早已经被挑逗的春心荡漾、口乾舌躁、满脸潮红、淫水连连了。

    杨康却仍不罢休,又将手伸向念慈的粉脸,用手轻拂念慈的脸部,从鼻子到眼睛,再到撄唇,然後缓缓地移到她的耳垂。念慈激烈的颤动了一下企图躲避,杨康却看出这是她的敏感部位,於是张开嘴,将念慈的耳朵轻轻含在嘴里,舌头像小蛇般在耳朵上游走。念慈终於受不了了,她大声呻吟着,嘴里不住地哀求∶“别……我受不了了……不要……”杨康却不理她,继续着他的动作。

    突然,他的食指和中指作成剪刀状,伸进念慈的裤腿中,嘴里说着∶“我来看看你是否已经流淫水了。”将内力运到指上,“嗤”的一声将裤管剪开。众人只觉一亮,裤腿已经顺着念慈高抬的大腿滑下,一条雪白修长的美腿暴露在众人面前。只见那小腿如嫩藕一般滑润,浑圆结实,肌肤白中透红,一看就是练武艺的人特有的肌肉健康的包着笔直的腿骨,腿面上稀疏的分布着淡淡的体毛,使这小腿更增添了几分性感。

    再看念慈那雪白的大腿,长着丰满的嫩肉,虽然肉厚却不显一丝赘肉,腿面光洁无比,在阳光下显得闪闪发亮,大腿跟部虽仍然被裤子遮住一点,但仍可以看出几根黑黑的阴毛。

    台下人们沉默了片刻,大家全都直直的看着那美丽的大腿,突然有人高喊∶“脱光她!”顿时台下一片嘈杂,人们纷纷叫喊着应和着。

    杨康并不着急,他慢慢地欣赏着念慈的美腿,用手在腿上轻拂了几下,然後用指尖在念慈大腿的内侧轻轻的滑动。念慈心中虽羞愤不已,但杨康的技巧实在太高,使她无法抵御,在指尖的刺激下,她已经浑身抖动,脸上冒出细汗,肌肤泛起红斑,接着,全身僵硬挺直,嘴里发出快乐的呻吟,她已经高潮了。

    杨康狂笑道∶“你真是一个小淫妇,在众目睽睽之下,你居然爽成这样!我本来不想要你,但看你这样淫荡,到真的引起我的兴趣来了,我再看看你的其他地方值不值得我要。”

    说完,将手伸到念慈的上衣里面,摸弄着她的肚皮、细腰,然後一把抓住念慈的乳房。杨康大叫起来∶“好一对大奶!”说完手上一用力,将念慈的衣服扯裂,一对硕大结实的乳房颤颤巍巍地跳出来,杨康站在念慈身後,双手握住两只大乳房,把那丰盈的玉乳像揉面一样按抚着,感觉那丰满的乳房娇嫩而又富有弹性,真是令人陶醉。

    杨康把念慈的玉乳左右地拨弄着,同时用大拇指拨抚着念慈那高高耸起鲜红娇小的乳头,手中便把那玉乳拨弄着蹭动着,使劲地揉捏。本是十分高耸的乳房现在竟然是从未有过的丰满高耸,两个美丽的乳房像两座迷人的山峰耸立着,两个少女粉红的乳蒂,看到人人都心花怒放。念慈被揉的浑身舒服,嘴里不住的浪叫着。

    大家会奇怪,念慈被人侮辱,为什麽还会有如此反应呢?只因念慈此次比武招亲,心里早已做好了准备,只要有人打败自己,不管是什麽人,自己都要嫁给他,即使是丑陋无比或是地痞无赖,也只好嫁鸡随鸡,如今自己败在杨康手下,杨康的英俊和明显不凡的家庭出身,早已使念慈芳心暗许,心想如能嫁与此人,此生还能何求?故念慈心里已经将杨康视为自己的主人,便是为他做牛做马也是心甘情愿,虽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有些羞愧,但念慈却毫无抗拒的意图,心想反正此生已属此人,只要他喜欢,任他怎麽玩弄自己也是应该的。所以,念慈在杨康的挑逗之下,半是欢喜,半是羞臊,却没有一点被人侮辱的感觉,故才会有如此反应。

    杨康见念慈已经被挑逗得差不多了,便将手伸到念慈的裤腰上,只是轻轻的一剪,腰带断开,念慈的裤子终於在众人的期盼之下,沿着她直立的大腿滑到地上,露出了令人响往的少女的胴体。

    只见在灿烂的阳光下,念慈的裸体发出梦幻般的美丽光泽,雪白的肌肤和黝黑的头发,形成强烈的对比。她脸蛋儿红扑扑的,美丽的双目紧闭,瀑布般漂亮的黑发披散在脸庞上,丰满的乳峰高高耸立着,两条雪白的大腿分得大大的,玉嫩的肌肤之间那最纯洁隐秘的部位一览无遗,茂盛的阴毛柔软如丝绸般,浓密的黑黑的阴毛之中若隐若现的显出一些紫红的嫩肉。众人都伸长脖子,想看的仔细些在大大张开的两腿之间的少女的粉嫩的阴户,但浓密的阴毛使他们不能如愿,只是看到沿着雪白的大腿内侧,从阴毛深处流出的如小溪般的淫液。

    杨康伸手在念慈的腿上蘸了沾淫水,笑着对念慈说∶“你的淫水真多,要不要尝尝?”说者将沾满淫液的手指伸进念慈的嘴里,念慈只觉得一股咸咸的、怪怪的滋味,她红着脸将头扭开。杨康又将手伸到念慈的阴毛中摸了摸,突然他揪起几根毛轻轻地扯着,念慈不由得叫了起来。

    杨康将手指伸进阴毛里面,轻柔地分开大阴唇,用手指轻压念慈的小阴唇,然後又用手指慢慢撑开阴唇,露出了迷人的阴蒂。念慈正在期待着他的下一步行动,杨康却突然将念慈倒提起来,将她肥美的阴部凑到自己的嘴边,杨康慢慢接近她的阴户。她两腿间的内侧是最柔软的所在,他使劲的舔它、吻它,用舌尖在上面画各种图形。尽量地靠近她的阴户,然後再慢慢把头移开,去舔她大腿与阴户间的褶皱部位,把鼻子埋入她的阴毛中,用舌来回抚动她的裂缝以给她刺激。

    念慈开始情不自禁地绷紧身体,并努力地将自己的敏感处向杨康的嘴边靠,以便杨康能更加靠近她的敏感处,把舌按在她的裂缝上。杨康感觉到了念慈的反应,嘴上逐渐加力,再将他的舌头分开她的大阴唇,当她完全张开时,用舌头顺着她的阴户上下动作。

    这种感觉激起念慈全身心的激情,因为这时她的阴蒂已经不在受她身体的控制了,她的阴蒂已经坚硬得破出了原先覆盖着的包皮,像颗小珍珠,杨康继续用舌头去舔阴蒂上面覆盖的皮肤来让它浮现出来,再渐渐用力舔,将它轻轻摁回包皮内。他的舌头温柔地将大阴唇分开,用舌头快速地轻打她的阴蒂,他明显的感到她全身紧张,即将达到高潮。杨康熟练的嘴唇做圈形,把阴蒂含在嘴里,开始慢慢吮吸它,并逐渐加大力度。

    顺着她的节奏,终於,念慈因高潮的紧张将臀部拱向空中,全身因兴奋而绷紧,大腿的肌肉突突直跳,淫水从阴道内涌出。杨康见念慈又一次登上高潮,便满意地将嘴离开阴部,当她渐渐从第一浪高潮中平静缓和下来时,杨康却将手指伸出,准备用手指去玩弄念慈,他用手指摩擦她的阴道,并慢慢将手指滑入。

    突然,杨康又大叫起来∶“原来你这小淫妇早已被人开了苞!快说,是谁?在什麽地方?怎麽干你的?”

    在杨康的逼问下,念慈顿时从高潮的快感中跌下来,她难堪地涨好着脸,半天说不出话来。

    杨康说∶“今天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的话你竟敢不回答,那你还想不想活了?!”

    念慈支吾了半天,终於说出∶“是他。”她手指之处正是自己的父亲°°穆易。

    那杨康逼穆念慈说出自己的贞操如何失去的,念慈被逼无奈,只好说出是父亲穆易。众人一片哗然,纷纷议论,那穆易也是满脸涨红,无地自容。杨康却来了兴趣,非要念慈说出细节,念慈羞臊地不肯说。杨康便说∶“你不说,我便叫众人一起来玩弄你的小骚穴。”念慈知道无法逃脱,只好喃喃地说出了过程。

    原来,念慈与那穆易并非亲生父女,她全家人在一场瘟疫中死去,只剩下她一人,穆易收养了她,带着她四处游走,闯荡江湖。到了她十四岁那年,她已经出落得像个十七、八的大姑娘,容颜娇好,身材苗条,细细的腰肢,丰满高耸的胸脯,引得许多年轻小伙子的注视,那穆易也常常忍不住向她呆呆地望着,好像要看穿她一样。

    一天,她伺候父亲吃晚饭,几杯酒下肚,穆易又想起失散多年的妻子,不由得伤感,便痛饮起来,不久便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念慈上前想给他盖被子,谁知,穆易却抱住她丰满的身体,嘴里喊着“惜弱”便压在她身上,满身的酒气使念慈几乎被的晕过去。

    他不顾念慈的挣扎,使劲将念慈的衣服剥去,疯狂地在她白嫩的身体上亲吻着,念慈只觉得浑身的每一寸肌肤都被滑腻的舌头舔湿,开始她还挣扎,但渐渐的从身体中感受到一种异样的快乐,不由的呻吟起来。她觉得全身趐痒,如同有无数小虫在爬,却又爬的那样柔和,使身体舒服的战抖起来,她又觉得自己口乾舌燥,拼命地咽着口水,却还是解不了那种感觉。

    忽然,念慈觉得父亲的舌头舔到自己两腿之间的嫩肉上,她不由得欢快地叫出声来∶“啊……啊……爹爹……好……好舒服啊!”她全身一挺,小穴中喷涌出粘粘的淫水。

    穆易伸出舌头,将女儿处女的淫液全舔入口中,然後脱掉衣服,嘴里叫着∶“惜弱,我来了!”便将粗大的鸡巴插入女儿的细嫩的阴道中。念慈只觉得一阵剧痛,自己窄小的阴道被撑得如同裂开一般,顿时体内塞满了滚烫的肉棒。穆易不管身体下面的女儿感觉如何,只是拼命地将鸡巴抽动起来,念慈痛得流出了眼泪,拼命想推开父亲,但哪里推得动,只得默默地承受着这突如其来的打击。

    但正当她绝望地松弛下自己的身体时,却觉得阴部的疼痛减轻了,慢慢的开始又有了刚刚的快感,使她不由自主地随着父亲的抽动也扭动起腰肢∶“啊……呜……喔……爹爹,我要死了,好舒服呀!我要,快……快……”

    穆易终於将身子一挺,把浓浓的精液射入女儿的子宫深处,自己也瘫倒在床上,昏昏睡去。

    念慈起身仔细查看自己的小穴,见那里已经被插得红肿起来,从阴道深处流出许多液体,有红有白,那便是自己的处女血和淫水再加上父亲精液的混合物。

    穆念慈不知道是伤心还是高兴,但看着一旁赤裸的父亲和他那虽然已软了但却仍然看起来粗大的鸡巴,又忍不住在心底涌动起一股欲望,真希望它能再次插入自己的小穴中。

    自那以後,穆易再也没有动过穆念慈的身体,念慈的心中却总想和父亲再做一次那事,无奈不管自己怎麽想创造机会,但却再也没能和父亲作爱的机会了。

    杨康听了觉得不过瘾,仔细端详穆念慈的小穴说∶“你骗人,你这小烂穴不像只被干过一次,一定还有过。”杨康本是哄骗她,哪想穆念慈却涨红着脸说∶“公子爷真厉害,竟能看出这个。确实还有过,不过小妹也不知道他是谁。”

    杨康一听,顿时又来了兴致∶“哦!居然有这样的事,被人干了都不知道是谁?”

    念慈说∶“有一日跟了爹爹去到汴梁。我们住在客店里,我在店门口玩儿,看到两个乞丐躺在地下,身上给人砍得血淋淋的,很是可怕。大家都嫌脏,没人肯理他们,我见着可怜,扶他们到我和爹爹的房里,给他们洗乾净创口,用布包好。爹给了他们几两银子养伤,他们谢了去了。过了几个月,我们到了信阳州,忽然又遇到那两个乞丐,那时他们伤势已全好啦,引我到一所破庙去,见到了一位老人家。他夸奖我几句,教了我套拳法,他老人家白天教我练功,晚上就让我陪他睡觉,说可以增长功力。教了三天教会了,以後就始终没见到他过。”

    杨康听了,也不由惊讶∶“只教了三天,你的武功就这麽厉害?这一定是位高人。”

    杨康正待继续调戏念慈,突然有人喊∶“小王爷,王妃来了。”

    杨康听了,眉头一皱,骂道∶“谁那麽多嘴,去告诉我娘。”便急忙要走,穆易上前道∶“我们住在西大街高升客栈,这就一起去谈谈罢。”

    那杨康道∶“谈甚麽?天下雪啦,我赶着回家。”

    穆易愕然变色,道∶“你既胜了小女,我有言在先,自然将女儿许配给你。终身大事,岂能马虎?”但杨康却不理不睬,两人几句话不和,动起手来,穆易不是对手,被打伤在地。

    那念慈玉容惨淡,向那公子注目凝视,突然从怀里抽出一把匕首,一剑往自己胸口插去。穆易大惊,顾不得自己受伤,举手挡格,念慈收势不及,这一剑竟刺入了父亲手掌。众人眼见一桩美事变成血溅当场,个个惊咦叹息,连那些无赖地痞脸上也都有不忍之色。

    郭靖见了这等不平之事,哪里还忍耐得住?见那公子在衣襟上擦了擦指上鲜血,又要上马,当下双臂一振,轻轻推开身前各人,走入场子,与那杨康斗了一场,被打得鼻青脸肿。後来,王妃赶到,又有黄蓉和王处一帮助,才得以脱身,但穆易却发现那王妃便是自己找寻多年的妻子包惜弱。

    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之後,包惜弱和杨铁心双双毙命,杨康仍是不抛弃富贵生活,继续认贼作父,穆念慈则一心去讨好杨康。不提。

    郭靖与黄蓉约了见面之所,郭靖急急忙忙地赶到湖边。突然身後有人轻轻一笑,郭靖转过头去,水声响动处,一叶扁舟从树丛中飘了出来。只见船尾一个女子持桨荡舟,长发披肩,全身白衣,头发上束了条金带,白雪一映,更是灿然生光。郭靖见这少女一身装束犹如仙女一般,不禁看得呆了。

    那船慢慢荡近,只见那女子方当韶龄,不过十五、六岁年纪,肌肤胜雪,娇美无比,容色绝丽,不可逼视。郭靖只觉耀眼生花,不敢再看,转开了头,缓缓退开几步。

    那少女把船摇到岸边,叫道∶“郭哥哥,上船来吧!”

    郭靖猛吃一惊,转过头来,只见那少女笑靥生春,衣襟在风中轻轻飘动。郭靖如痴似梦,双手揉了揉眼睛。

    那少女笑道∶“怎麽?不认识我啦?”

    郭靖听她声音,依稀便是黄蓉模样,但一个肮脏褴褛的男叫化,怎麽会忽然变成一个仙女,真是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郭靖再定神一看,果见她眉目口鼻确和黄蓉一模一样,说道∶“你……你……”只说了两个“你”字,再也接不下去了。

    黄蓉嫣然一笑,说道∶“我本是女子,谁要你黄贤弟、黄贤弟的叫我?快上船来罢。”郭靖恍在梦中,双足一点,跃上船去。

    黄蓉把小舟荡到了湖心,取出酒菜,笑道∶“咱们在这里喝酒赏月,那不好吗?”

    郭靖心神渐定,笑道∶“我真胡涂,一直当你是男子,以後不能再叫你黄贤弟啦!”

    黄蓉笑道∶“你也别叫我黄贤妹,叫我作蓉儿罢。我爸爸一向这样叫的。”

    郭靖也是微微一笑,说道∶“你这样多好看,干麽先前扮成个小叫化?”

    黄蓉侧过了头,道∶“你说我好看吗?”

    郭靖叹道∶“好看极啦,真像我们雪山顶上的仙女一般。”

    黄蓉笑道∶“你见过仙女了?”

    郭靖道∶“我没见过,见了那还有命活?”

    黄蓉奇道∶“怎麽?”

    郭靖道∶“蒙古的老人家说,谁见了仙女,就永远不想再回到草原上来啦,整天就在雪山上发痴,没几天就冻死了。”

    黄蓉笑道∶“那麽你见了我发不发痴?”

    郭靖脸一红,急道∶“咱们是好朋友,那不同的。”

    黄蓉点点头,正正经经的道∶“我知道你是真心待我好,不管我是男的还是女的,是好看还是丑八怪。”隔了片刻,又说道∶“我穿这样的衣服,谁都会对我讨好,那有甚麽希罕?我做小叫化的时候你对我好,那才是真好。”她这时心情极好,笑道∶“靖哥哥,今天月色真好,人家说花好月圆,今天正是应了这句话。”

    那郭靖本不解风情,但看着黄蓉娇媚的身姿,却也不由得说道∶“你比花还美。”

    黄蓉听了,嫣然一笑,忽然双臂抱到郭靖的脖子上,一张美丽的笑脸凑到郭靖的脸旁。郭靖不由得心神大乱,不知哪里来的胆气,低头将嘴唇压在黄蓉的嘴唇上,见黄蓉并不拒绝,便伸出舌头开始舔着她那美丽的脸颊。一边舔,一边将唇吸上,他的舌头接着到了非常匀称的鼻子,不断来回的舔着,就这样,眉间、眼睛、眉、额头都被细细的舔过了。郭靖是与华筝、韩小莹有过经验的,虽然笨拙,但他还是懂得如何挑逗女孩子的,他终於将舌转移到耳朵上。

    “呜嗯!”黄蓉这时已经被吻的香汗微润、红晕满脸了,显得十分的诱人,玉牙一开似乎要说什,可郭靖的舌头却趁机插了进去,两个舌头搅在了一起,黄蓉突然觉得思想豁然开朗了,不禁紧紧吮住了郭靖的舌头,媚眼张开,一只手搂住了郭靖,一只手却抓住郭靖的一只手,将那粗大的手压在自己丰满的胸脯上。

    郭靖本来只是想能亲吻黄蓉已经是知足了,没想到黄蓉竟将自己少女的趐胸也奉献给他,他不由得一阵狂喜,一把便抚上了黄蓉那丰满的、像要涨破的高耸的乳房,在那万分诱人的乳峰上使劲的抓抚着。黄蓉身体里那种感觉更加的强烈了,她禁不住拼命地在郭靖的怀里挣扎着,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

    黄蓉早就是情窦已开的少女,几次情欲高涨都未能宣泄,再加上自幼父亲给她服用了许多天下少有的灵药,使她的身体早已成熟,而且其中的药已有催情的作用,不久前遭采花贼用梨花第一香迷倒,虽未失身,但那药却加速了对她体质的改造,使她的身体中已充斥着无尽的情欲,一有机会便会发泄出来,使她天真烂漫的表面却掩盖着一个淫荡身体。

    如今,这淫欲终於找到了发泄的机会,她浪叫着∶“靖哥哥,我爱你,我要你,快……快给蓉儿。”

    郭靖听了,更是受到了鼓励,慢慢的将黄蓉的腰带解开,双手一分,将外衣自细滑的肩头滑落,露出红色肚兜和粉嫩的香肩,饱满的胸部使肚兜隆起曲线明显,运劲扯掉肚兜、撕开短黄亵裤,黄蓉标致的玲珑身段,一丝不挂的呈现在面前。

    月光下,只见黄蓉赤裸裸的玉体,结实而玲珑的玉乳在胸前起伏不定,像极了一对大水蜜桃。那洁白而透红的肌肤,无一点瑕疵可弃,就像是一个上好的玉雕,玲珑剔透。小巧而菱角分明的红唇,直张开着,像是呼救似的,令人想立刻咬上一口。光洁柔嫩的脖子、平滑细嫩的小腹、浑圆修长的大腿、丰挺的肥臀、凹凸分明高佻匀称的身材,以及那令人遐想的三角地带,更是神秘的像是深山中的幽谷,未有人迹开发过似的。

    又黑又浓又细又柔的阴毛,罩住了整个阴户,那两片阴唇丰润圆厚,红通通的,十分可爱。而阴唇内的那道肉缝,亮晶晶的、一闪一闪的,煞是好看,赤裸的胴体上、艳丽无双的姿色、坚挺柔嫩的双峰、晶莹剔透的皮肤、浑圆雪白的臀部、神秘的三角花园在月光之下一览无遗,又因月光的暗淡而显得朦胧神秘。

    郭靖看得心旷神怡,欲火顿时大发,他疯狂的扑向黄蓉,搂住她那曲线玲珑的娇躯,右手则不断地在她那神秘的幽谷来回抚摸着。双手从黄蓉的脚趾摸向小腿,再停留在雪白柔嫩的大腿,顺着臀部滑向腰腹,最後双手摸着粉颈向下游动停留在一对坚挺的玉峰上,黄蓉只觉得身体一阵阵的趐麻,由身体传来从没给过的快感。

    郭靖捏够了仙女般的黄蓉令人爱不释手的胸部後,又开始转向她那鲜红的奶头,以舌头在黄蓉双乳上画圈圈,突然一口含住黄蓉的乳房开始吸吮。黄蓉被挑逗得几乎快崩溃了,拼命的扭动着美丽的身体,将两条修长的大腿分得大大的。

    黄蓉的私处完全暴露了,浓密而柔软的阴毛覆盖不住微开的花瓣,大大张开的大腿根部,覆盖着阴毛的三角地带柔软的隆起,其下和乳头一样略带淡红色的阴蒂紧紧的闭着小口;郭靖忍不住将手伸向那儿,黄蓉觉得郭靖的手已经超过了肚脐,移向她的下体,黄蓉疯狂似的乱动,郭靖更加兴奋,两只手指拨开黄蓉贞洁的花瓣,大拇指按住她毫无抵抗能力的阴蒂,手指开始快速震动。

    黄蓉身体受此强烈刺激,本能的一阵颤动,嘴里叫着∶“靖哥哥,亲我。”

    郭靖凑下嘴去,灵活的舌尖在黄蓉花瓣缝上不断游移,不顾一切的在那个部位上乱舔。

    开始时以似有若无的微妙动作舔舐,等到逐渐加强,发现那是黄蓉的敏感带时,就执意的停留在那,这样的舔法使没有性欲的女人也会产生性欲,何况黄蓉此时正是情欲亢奋的时候,自然没多久就被弄得完全情不自禁。她口中虽未发出声音,但开始不由自主的摆头,雪白的肚皮不停的起伏。

    郭靖的舌尖压迫她的阴核,不停地扭动、拨弄。身下的女体忍不住像抽筋一样,丰满的臀部产生痉挛,黄蓉快乐地用双腿紧紧夹住郭靖的头,使劲地向自己的阴部收拢。郭靖的嘴就压在她的阴道吸吮,时时发出“啾啾”的淫荡声音。黄蓉股间说不出的快感也愈来愈强;突然的就连她自己都能感觉体内一阵滚烫,一股体液正顺着自己大腿流下。

    黄蓉呻吟着起身,扒下郭靖的衣服,翻身将他压在自己身下,将自己的粉嫩的屁股凑到郭靖嘴边,自己则趴下身体,将郭靖粗大的鸡巴握住,套弄起来。黄蓉的玉手轻轻的把包皮往根部挤套,张开小嘴将阴茎含入,湿湿的舌头便在龟头上转着。

    郭靖正在看着黄蓉迷人的嫩穴、闻着黄蓉那神秘地带发出的诱人的体香,突然受此刺激,不禁“啊”的一声,见自己心上人正在含着自己的阴茎,不由得一阵舒畅直冲脑门,全身趐痒的颤抖起来,阴茎一下硬挺起来,青筋暴露,龟头猩红,一抖一抖地如同挑。

    这时候黄蓉湿润的阴道口已经完全大开,郭靖顺势把粗大的舌头卷起插进里面,如同阳具插入时的快感突然产生,黄蓉不禁发出“啊”的一声,在这刹竟有了昏迷的感觉,双腿酸软无力,只好努力将精神集中在大腿之间抗拒,勉强使自己不要昏厥过去。

    只见黄蓉不停地扭动她的臀部,上身如发情的小母狗一般翘起,散乱的乌黑秀发猛烈的在空中飞舞,然後落在雪白的肩上;黄蓉的小手轻轻握住郭靖那粗大的阴茎,只觉又热又硬,不禁红着脸上下轻轻套弄着。黄蓉深爱郭靖,此时真情迸发,不顾一切地手口并用,忘情地抚弄着、吸吮着,舌尖不停地在顶端上缓缓地缠绕着。

    郭靖那尝过如此的欢愉,只觉一阵强烈的刺激,阴茎似乎在膨胀,紧绷到极点,不由勉强挺起下身,让阴茎在黄蓉嘴里抽送,终於“啊……”的一声,一股浓郁浊白的精液便射入黄蓉的小嘴里。

    黄蓉一边吞食着郭靖的精液,一面继续舔吮着阴茎,使它重新勃起。津液从她嘴里流出,她伸出舌头舔拭着,把精液吞入口中。毕竟这是自己心上人的第一次肉体接触,让黄蓉陶醉与其中,忘记了一切。

    黄蓉立起身体,将屁股坐在阳具上,虽然心里仍还有些害怕,但快乐与舒服的感觉,已使她的神经松弛了许多,她舒服得闭上了眼睛。用手抓住郭靖那其大无比的阴茎,作了个准备的姿势。黄蓉将两条粉腿向左右分开着,用手握着巨大阴茎,开始在两条白嫩的大腿根中间的阴户周围磨擦。一种像触了电似的感觉,立刻涌上黄蓉的全身,她的淫水像决了堤的小河一样,从阴户中猛烈涌出着。

    黄蓉慢慢地蹲下去,只觉阴茎一点一点的深入自己滑润的阴道,感觉好像是在往她阴道里塞进-根红热的铁棒,又烫又痒,说不出的舒服涌向心头。慢慢地她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起来,甚至感觉有些眩晕,那根粗大的阴茎在黄蓉张着口的阴道里停止了前进,她那像樱桃似的小嘴微微的张看,脸上显出了一种快乐舒畅的样子。

    她不敢再向下蹲了,毕竟这对女孩子来说是一件难为情的事情,她希望郭靖能将他的鸡巴向上顶一顶。但郭靖将黄蓉敬为天人,此时早已经沉浸在黄蓉给他的幸福中,哪里还敢主动去侵犯黄蓉,只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只有那粗大的阴茎高高耸立,由於过分的兴奋,那阴茎还在一阵一阵的颤动。

    黄蓉停了一会,见郭靖仍无动作,已知他的心意,只好轻叹一口气,又试着继续往里插了,黄蓉这时感觉那个龟头已顶到了她的花心,然而她还在继续往下蹲,最後终於塞进了将近十寸。黄蓉忽然感到下体一阵刺痛,知道已将宝贵的贞操献给了心上人,於是努力扭动身体,一阵快感冲上脑海。

    “啊!”黄蓉的屁股忍不住更用力扭动,身体不住地上下起伏,一对?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