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黄蓉系列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38 部分阅读

    サ乃氖只蚧埔┦Φ囊蹙ィ兆∷崆岬娜啻晏着蹙ビ执执笃鹄础;迫囟紫律碜樱趴∽欤∫蹙ィ崆岬耐掏伦庞蒙嗉馓蜃殴晖泛痛肿车木ヌ濉?br />

    黄蓉并不是天生就会,只是她见父亲刚才将自己当做自己的母亲时,用舌头舔自己的,自己舒服得如同上天,便觉得父亲也会要自己的舔弄。在黄蓉的舔弄下,黄药师不由得也喘息起来,不由自主的在黄蓉的嘴里抽动起自己的阴茎,好几次,他的阴茎几乎插到黄蓉的喉咙里。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黄药师终於忍不住了,大叫一声,积蓄了十几年的精液直射黄蓉的嘴里,黄蓉的小嘴里被射得满满的都是白色的精液,顺着嘴角还在向下流。黄蓉不知所措,用手拭去嘴角的精液,含着一嘴的精液不知怎麽办,又不能张嘴问父亲。过了一会,她终於试着咽了一点,觉得没有什麽不好,就一口吞下了父亲的精液。

    黄蓉站起身,将黄药师的阴茎抓住,又套弄几下,阴茎重新粗大,黄蓉将一条腿抬起,让父亲来插自己的。此时黄药师却清醒过来,再也不肯了,将黄蓉劝回房内。

    自此,父女二人的关系更加微妙,黄蓉本是天真少女,只觉得自己是为母亲报答父亲,并不觉得羞耻,因为黄药师并没给她灌输过那些贞洁观念。但黄药师毕竟是成年人,虽然是东邪,但也是不肯对自己和女儿的事也邪着做,故从此对黄蓉不再向过去那样随意了。

    黄蓉却觉得父亲不再疼爱自己,终於在十五岁时,偷偷离开了桃花岛,开始了她的江湖生涯。

    黄蓉离开桃花岛,挑着小路以躲避父亲的追寻,这一日来到扬州城外,她的心稍稍放松下来,离开桃花岛的见闻使她大开眼界,外面的世界是她过去从未见过的,虽然父亲多次给她讲起江湖的事情,她已算是江湖通了,但这花花绿绿的世界却是她想不到的美,她终於可以开心自由的享受这一切了。但她却没想到,早有许多邪恶的眼睛在盯着她,也难怪,谁叫她如此美丽哪!

    天黑後,黄蓉在城里找了一家店住下,想在城里玩几天。她吃了点饭,便回到房内,想早早休息,明天好去玩儿。

    朦胧之中,黄蓉觉得有一股异样的香味,那味十分清香,忍不住使劲吸了几下,但她猛然觉得不对,便昏昏欲睡,只觉得心里涌动起一股热浪,全身燥热无力,小穴内骚痒的如有蚂蚁在咬爬,不久竟流出淫水。她不知怎麽回事,但明白是着了别人的道,朦胧中,觉得有人走到身边,黄蓉紧张的全身的汗毛几乎都立起来了。

    那人伸手摸了摸黄蓉的脸,淫笑着说∶“真是一个万里挑一的小美人,今天我花某可要好好享受一下。”说着,便开始脱衣。

    黄蓉虽不能动,但神智尚清,听了这人的自语,忽然想起父亲曾经说过,江湖上有一采花大盗叫花蝴蝶,此人轻功天下少有,更善用迷药,他的独门迷药叫“梨花第一香”,专迷青春少女,让这些少女浑身不能动,但却春情荡漾,不由自主的想让他来奸污,无论他要求她们做什麽,她们都不会拒绝,他在江湖闯荡多年,从未失过手,被他糟蹋的都是黄花大闺女。

    黄蓉不由得着急,但浑身不能动,更可怕的是她的情欲正在不断地高涨,全身的血脉都在喷涌,好像要冲出来似的,她不由得开始呼吸沉重。那粗重的喘息声惊动了那人,他笑殷殷的说∶“美人,等不及了吧?别着急嘛,一会你会高兴的,我要慢慢享受你,先让我好好亲亲。”说完捧起黄蓉的脸便乱啃起来。

    黄蓉想躲避,但不知为什麽又想让他接着亲,就这样,被那淫贼亲了个够。

    那贼又将大鸡巴举起,在黄蓉的脸上摩擦,将黄蓉摸得心里直发痒,她朦胧地想起父亲的阴茎,好像又回到了那天初次品尝男人的阴茎的时刻,不由得伸出舌头在阴茎上舔起来。

    那贼笑道∶“没想到你还挺会,是不是做过,别是已经被人开过?我花大爷可从不吃别人的剩食。不过你可例外,即使被别人干过,我也要再玩上一玩。”

    说着,将鸡巴插入黄蓉嘴里抽插起来。

    黄蓉嘴里含着阴茎,舌头使劲在茎体上舔弄,那人就将阳具在黄蓉的唇边撩拨。软中发硬的龟头渗透着一种强烈的男性体味,龟头上的小嘴巳流出精液,滴在黄蓉唇上。黄蓉“唔”了一声,红唇半启,阴茎塞进黄蓉口中。

    “唔……唔……”黄蓉含吮着龟头,嘴巴凑上去,上下左右舐拨,又轻轻咬噬,将那采花贼爽得浑身又酸又痒,不由得淫性大发,伸手将黄蓉的衣服剥掉,但他往黄蓉的身上看去时,不由得大吃一惊∶“软甲,她身上怎麽会有这宝贝的?难道她是……”

    那淫贼在江湖上混了几十年,当然对江湖事熟悉的很,他知道此物乃桃花岛的宝贝,他也知道黄药师的手段,所以他绝对不敢去招惹这样的对手。看着眼前这美丽的猎物,他恋恋不舍,但又不敢将她怎样,最後将黄蓉赤裸裸的雪白身体自上到下舔了一回,把精液射在黄蓉的高耸的乳房上,悻悻地离开了。

    黄蓉在朦胧中被挑起了情欲,正在情难自禁时,却被丢下不管,心中欲火难忍,就用手指抚摸湿润的秘唇自我安慰,同时用手揉搓乳头和阴核,性感的屁股淫荡的扭动。

    “我……好热,受不了……”雪白的肉体冒出淫邪的汗水,好像很苦闷的扭动柳腰,呻吟声越来越大。

    黄蓉淫荡的像梦呓般喃喃自语,边揉搓圣洁无暇的乳房∶“啊……还要……我……啊……摸我的乳房……更用力点……”她想像着自己在与不知名的男人性交,心中狂潮泛起,竖起膝头,脚尖拼命用力,美丽的大腿不停颤抖。

    就在这刹那,黄蓉大声呻吟浪叫,她已经爬上顶点,“啊……喔……”阴道内淫液喷涌而射,一直顺着胯间流到肛门,又流到床单上,一阵抽搐後,她全身瘫软在床上,昏昏睡去。

    第二天,黄蓉在昏睡中醒来,见自己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身上到处都是粘粘的,乳房上的精液已经凝结,但仍然看得出量很多,自己的胯间也是黏喷喷的难受。她拼命地回想昨天的事情,终於明白自己的遭遇,她不由得紧张起来,赶紧检查自己的阴部,发现并没有失去处女的贞洁,这才松了一口气。起身洗了身体,再也不敢以女儿身到处招摇,便扮成一个小叫化,一路向北方走来。

    在张家口遇到郭靖,深感郭靖诚实可靠,便与他结伴而行,郭靖不知黄蓉是少女,便将她当作兄弟同行。不几天的工夫,黄蓉便将郭靖的底细摸清。

    郭靖的父亲郭啸天乃梁山後代,後自山东迁往临安牛家村,结识杨家将後代杨铁心,成为莫逆之交,两人正日混在一起,空有一身本领,却报国无门,於是每日里喝酒闲逛打发日子。

    一天,郭啸天邀请杨铁心到他家中喝酒,妻子李萍做了几个菜,两人喝到微醉之时,那杨铁心色咪咪地看着李萍,对郭啸天说∶“大哥,想不到嫂嫂如此美貌,大哥真是好福气。”

    原来那李萍虽是农家出身,但却生的细嫩白皙,美貌过人,虽然常做粗活,但并没有使她粗糙不堪,反而比一般女子更有健壮的身体,看起来更加性感。

    郭啸天听了杨铁心的话,不由哈哈大笑∶“不瞒兄弟,这娘们生得可以,床上工夫也不错,兄弟喜欢,今天就让你嫂嫂伺候你一回如何?”

    杨铁心大喜∶“如此就多谢大哥了!”

    郭啸天对李萍说∶“老婆,快脱衣服,和我的杨兄弟快活一回。”

    李萍为难地说∶“官人,妾身已有身孕,恐怕……”

    郭啸天眼睛一瞪∶“恐怕什麽!昨夜你还让老子操得要死要活的,今天就推三推四,莫要惹我生气。”

    李萍无奈,只好将衣服一件件脱下。杨铁心仔细打量,见李萍年纪只有二十岁,虽已怀孕,但还未显出形状,她的裸体依然那麽美丽,皮肤白的像雪,光滑的像缎子。而少妇的成熟使她的屁股看起来更加浑圆,那对倒钟般悬挂在胸前的玉乳既白又挺,峰顶那两粒淡紫色的乳头令他瞧得很想吸吮捻捏一番,那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配上那个浑圆的臀部,更显得经不起一握,令他更想搂她入怀。

    平坦光滑的腹部下方生长着一片茂盛黝黑的“草木”,它们直延伸到“桃源洞”上方,更添增撩人的气氛。“桃源洞”口那两扇门又白又鼓,好似两瓣“水蜜桃”,配合那两片殷紫色的嫩肉,不由令他想好好的舔弄一番。两条腿结实有力,略显粗些,但并不影响整体的美丽。

    杨铁心看得忍不住咽下一口口水,想上前,但又有些犹豫。郭啸天说∶“兄弟,我的老婆就是你的老婆,咱们兄弟不要客气,尽管上吧!”又吩咐李萍主动上前为杨铁心脱衣。

    李萍上前为杨铁心脱去衣服,露出他古铜色的强壮身体,怯怯的看了杨铁心一眼,拿起肉棒,张开红艳的小嘴,小心翼翼的把它含在嘴里。她前後移动着脑袋,小巧的舌头翻卷着,把龟头舔在嘴里,吞了下去。忙碌中,她还不忘温柔的抚摩着杨铁心的睾丸,让杨铁心感到更舒服。

    接着,她发现杨铁心的肉棒变的粗大无比,足有七寸多。她抬起头,望了郭啸天一眼,“好好的伺候杨兄弟!”郭啸天命令道。

    李萍张大嘴巴,让肉棒可以进入得更深,这样前後移动着,然後把肉棒吐出来,像啃玉米一样,从龟头开始,一直亲吻到肉棒的底部,再把龟头含进去,舌头更加卖力的在龟头上、马眼上打着转,两颊因为大力的吸气凹陷了下去。她左右摇晃着脑袋,粗大的肉棒把脸颊撑得凸起一个包。

    调弄了一会儿後,她的手托握着杨铁心的整个阴囊,玉臀向下移压,耸动阴户,将杨铁心的龟头逼进她的紧狭小入口。杨铁心听到在她大口呼吸,她的湿滑阴肉紧紧裹住杨铁心的龟头,那感觉美得不可形容!杨铁心立刻挺动腰臀,将铁硬的鸡巴向花心挺进,轻易突破瓶颈阻碍,半根鸡巴已插进李萍阴道里。

    她“嘤”了一声,张口吸气,但没有阻止杨铁心的行动。杨铁心觉得十分快感,再继续耸动腰臀,很快的杨铁心整条阳具全根尽入,深插在李萍又紧又热的嫩穴中,龟头顶在花心的一团嫩肉上,杨铁心顿时起了要射精的强烈感觉,杨铁心便让鸡巴停止不动。

    在这插入的过程中,杨铁心的手却是一直在动着,不停的拨弄她的油滑肉缝中的阴蒂,李萍断续的在低声呻吟。她见杨铁心不动,便用坐莲的姿势抱着杨铁心,屁股坐在的阳具上,她的脸部可以看得出她很害羞,因为她觉得丈夫在看着她淫荡的样子,但下半身却又不知羞耻的慢慢地一起一落,本能的扭着屁股享受快感。她的上半身紧紧地抱着杨铁心,屁股却起起落落地越扭越快,这时的她彷佛已经变成一只不顾廉耻、只知追求快感的母狗了。

    在到她疯狂似地扭着屁股时,杨铁心支持不住,将上半身躺了下去,她本来紧紧贴着的奶子也就这样完完全全地现了出来,在她摇晃着身体的时候随之一晃一晃的。她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两个奶子毫不保留的暴露了出来,只知道让阳具是更深入她的阴部了,屁股更疯狂似的抖动,任由胸前的两个大奶子在丈夫面前上下左右的摇晃着。

    杨铁心随着她扭动屁股的速率向上顶了几下,她已经有点进入失神状态,口水竟然从嘴角流了下来,看到她这副淫荡的模样,杨铁心已经忍到极限,马上就要山洪暴发了,上半身慌忙坐起,要把她的屁股抱离开的阳具。谁知道双手才刚用力要把她的屁股抬起,她又用力的坐了下来,用她的阴部紧紧地卡着肉棒,屁股却仍不断地扭动着,嘴里喊着∶“啊啊啊……不要……不要……”但杨铁心已经忍不住将精液射入她的阴道内。

    杨铁心整个人瘫软下去,李萍却还在不住地抖动,不满足的扭动着。郭啸天见了也忍不住亮出鸡巴,冲上去,将李萍的穴又操了一回,李萍才浪叫着达到高潮。

    杨铁心从郭啸天家中出来,心中不住在想着大哥对自己的真情,回到家中,妻子包惜弱出来迎接,杨铁心不由心中一动,产生了一个念头,回到房内便与妻子说起了刚才的事情,包惜弱也深感郭啸天义薄云天,便依了丈夫的要求要报答郭啸天。

    这天,杨铁心请郭啸天来家喝酒,酒席之间,包惜弱从内房走出,只见她全身一丝不挂,秀发如瀑,雪白的玉肌晶莹滑润,带着婴儿一般的嫣红,弯弯的娥眉,美眸含情,翘翘的瑶鼻,小巧的樱唇,身材高挑,少妇的胸部因怀孕而鼓鼓的,但柳腰依然细细的,翘翘的丰臀,修长的玉腿,构成了完美的曲线,真是绝代佳人!可把郭啸天看呆了。

    包惜弱注意到郭啸天的眼神老在自己的身体上下打量,玉面不由飞起一片红云,娇嗔道∶“郭大哥,不要这样看人家嘛!”那娇羞的样子简直美死了。

    郭啸天心底的欲火腾一下点燃,他看着杨铁心,装做不解地问∶“兄弟,这是何意,这位美人是……?”

    杨铁心笑着说∶“此乃贱内,今天特地回报大哥的盛情。”

    原来那包惜弱乃是文人家庭出身,文弱纤细,比起李萍自然是要更美,且更有女人味。郭啸天出身寒门,哪见过如此美人,且是一丝不挂地在面前,他早已忍不住了,脱去衣服,便与包惜弱抱在一起,将包惜弱操了一回。但郭杨都是粗人,不解风情,包惜弱并不像李萍那样粗俗,因而也就是敷衍一番,让郭啸天将精液射在体内,不提。

    自此以後,两家人常聚到一起互换妻子或群交,做一些荒唐风浪事。

    一天,巧遇丘处机杀了几个金国奸细,并与杨铁心等结义,为两家腹中的孩子分别取名杨康、郭靖。丘处机走後,杨铁心继续豪饮。天色已晚,包惜弱见杨铁心喝得大醉,昏昏睡去,便到後院去收鸡入笼,待要去关後门时,只见雪地里点点血迹,横过後门。她吃了一惊。那血迹直通到屋後林中,雪地上留着有人爬动的痕迹,包惜弱愈加起疑,跟着血迹走进松林,转到一座古坟之後,只见地下有黑黝黝的一团物事。

    包惜弱走近一看,赫然是具尸首,身穿黑衣,就是刚才来捉拿丘处机的众人之一,她鼓起勇气,过去拉那尸首,想拉入草丛之中藏起,再去叫丈夫。不料她伸手一拉,那尸首忽然扭动,跟着一声呻吟。包惜弱这一下吓得魂飞天外,只道是僵尸作怪,转身要逃,可是双脚就如钉在地上一般,再也动弹不得。

    隔了半晌,那尸首并不再动,她拿扫帚去轻轻巾触一下,那尸首又呻吟了一下,声音甚是微弱,她才知此人未死。定睛看时,见他背後肩头中了一枝狼牙利箭,深入肉里,箭枝上泄满了血污。天空雪花兀自不断飘下,那人全身已罩上了薄薄一层白雪,只须过得半夜,便冻也冻死了。

    她自幼便心地仁慈,今见这人命在旦夕,虽知他不是好人,但也不忍让他死去,於是便欲救他,又不知如何去救。回到家中,想找杨铁心帮忙,但杨铁心昏睡不起,无奈又回到那人身旁,想来想去,只得将那人拉到自己怀中,解开两人的衣服,赤裸裸地贴在一起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那人。好不容易才将那人暖醒,便搀扶他到厢房为他疗伤,又狠心杀了只鸡,熬了鸡汤。

    那人睁开眼来,蓦见面前一张芙蓉秀脸,双颊晕红,星眼如波,眼光中又是怜惜、又是羞涩,当前光景,宛在梦中,不禁看得呆了。

    包惜弱回头见那人在盯着自己看,吃了一惊,举起烛台一瞧,烛光下只见这人眉清目秀,鼻梁高耸,竟是个相貌俊美的青年男子。她脸上一红,左手微颤,幌动了烛台,几滴烛油滴在那人脸上。

    那人喝完鸡汤後,眼中渐渐现出光采,凝望着她,显是不胜感激。突然,他一把将包惜弱拉到怀中,两人的胸膛再次贴在一起,那人温柔地亲吻着。包惜弱看着他英俊的面孔,依稀觉得自己的梦中曾无数次梦见的就是这样的男人,本想拒绝,却又不知怎的,嘴唇好像被吸住一样,不由自主的迎上去,两人的唇紧紧的贴在一起。包惜弱很自然地将那人所伸出的舌头含在口里,接着再以自己的舌头缠绕着,那人非常有技巧地回应包惜弱舌头的动作,两人的欲火很快被燃起。

    那人行动不便,包惜弱便将那人扶到草堆上,脱去衣服,让他躺在草上,自己趴在那人身旁,用舌头仔细的将那人身体上的血迹舔去。见那人身体细白,保养得很好,包惜弱闻到他的身体上有淡淡的香味,显然是富家出身。包惜弱越来越觉得这是天意,使她有能与自己与梦中之人相会的机会,她忘记了一切,疯狂的含住那人的大阴茎吞吐着,终於使那人的阴茎粗壮起来。

    包惜弱开始用手刺激着自己的身体,双手慢慢从腰扫在胸前,手心贴着乳头慢慢的搓磨,在双手不断的刺激下,乳头巳经凸起变硬,她把手从胸前移到浓密的草丛中,肉缝巳经慢慢渗出淫水,那人也伸手将她的乳房握在手中揉搓着。包惜弱终於忍不住了,将自己流淌着淫水的阴户对准那粗壮的阴茎坐了下去,略略弯腰,把手掌撑压在他的大腿上,蹲起双腿,让娇巧的圆臀悬空,就这样上下抛动,套摇得既深入又结实,从屁股到大腿的姿态曲线简直要迷死人,疯狂的抽动起来。

    包惜弱飘散着飞瀑般的缎发,扭动她标致成熟的躯体,夹紧阴道里的肉棒,赤裸裸地在肉棒上抽插,疯狂的发泄性欲。“啊……”只见一阵一阵的淫水顺着阴茎流下,那人突然得龟头一阵刺激,肉棒一阵颤动,就把狂射的精液一滴不漏的全挤入包惜弱的体内。

    而包惜弱也“嗯……啊……啊……啊……啊……嗯……快……嗯……哼……嗯……啊……亲哥哥……情哥哥,妹子要升天了!啊……”猛的身子一阵颤抖,牙齿咬得吱吱作响,一股热流,从子宫口激流而出,全身直抖擞颤动,在阵阵的高潮中达到最高峰,瞬间一声娇叫全身发软的趴在那人身上。

    第二天,包惜弱醒来到厢房去看,那人已不见了,包惜弱怅然若失,几天默默无语。她不知那人是谁,也不知他将给她的生活带来什麽变化。

    数月之後,金国四太子完颜洪烈勾结官府杀了郭啸天,杨铁心下落不明,包惜弱则嫁给了四太子,便是当日她救的那人。

    李萍被段天德挟持,丘处机闻讯赶来,一路追赶,并与江南七怪发生误会,约定了十八年之约。

    李萍被段天德一路淫辱,强奸无数次,终於逃脱,来到蒙古,生下郭靖。因不熟悉大漠生活,只得仗着姿色,卖淫为生,每日里被蒙古大汉操得昏天黑地。

    而郭靖自小就迟钝,李萍心知是在怀他期间被操得太多,伤了郭靖的元气。

    好在是傻人有傻福,後来郭靖为救哲别,成吉思汗感其仗义,将其收留,才改变了一家的生活。那李萍沾儿子的光,再也不用每日被粗野的男人奸污,但却作了哲别的情妇,偶尔成吉思汗的几员大将赤老温、木花梨等也到郭家与李萍作乐。

    郭靖的生活周围也有了几个朋友,特别是与成吉思汗的四子拖雷、女儿华筝感情深厚。那华筝虽生活在大漠中,但因父亲极为宠爱,因而自小就受到良好教育,特别是养成了汉人的生活习惯,所以显得气质高雅,如名门淑媛。再加上脸蛋很漂亮,一双凤眼,眼角微翘,水汪汪的眼珠子,虽然只有十二岁,但有说不出的妩媚动人,轻轻送个秋波,慑人心魂。尤其那凸凹分明的身段,有着坚挺饱满的趐胸、奇细的纤腰,衬托出那高翘的玉臀更为诱人。那股诱惑力,不论走路时腰肢扭摆,粉臀波动的姿势,或看人时秋波迎送的风骚样,样样都十分妩媚。

    但毕竟在大漠长大,有蒙古姑娘的野性,使她更有一种风韵,不知迷倒多少年轻人。但华筝不知为什麽,就是喜欢郭靖。

    一天,几个人玩成亲游戏,郭靖与华筝扮做新郎新娘,被众人吹吹打打送入一个蒙古包,拖雷说∶“你们今天就玩真夫妻游戏吧!”

    郭靖迷惑地问∶“真夫妻怎做?”

    拖雷说∶“脱衣服在一起睡觉。”说完,众人一哄而上,将二人脱光衣服,塞入被子里。

    郭靖第一次与女孩子赤裸裸贴在一起,心脏几乎跳到了喉咙。华筝羞涩地平躺在那里,在众人的注视下含情脉脉地看着郭靖。拖雷将其他人赶出蒙古包,回来对华筝说∶“妹子,我知道你喜欢郭靖,今天就成就你们的好事,你想怎麽就去做。”说完就坐到门外去站岗。

    郭靖不知如何是好,两人谁也不敢看对方,也不敢动。郭靖本来就愚钝,这时就更不知该做什麽了。良久,华筝开口说道∶“傻子,你还不快点!”

    郭靖一楞∶“快点作什麽?”

    华筝将被子踢到一旁∶“快点摸我。”

    郭靖壮起胆子向华筝身体看去,只见华筝白嫩颈长的脖子下瘦削,但不失圆润的肩膀,在几丝黑发的衬托下显得特别性感。脱下了衣服後呈现在眼前的是毫无暇疵曲线,优美的背部让人简直不敢正视。

    一张成熟艳丽的脸蛋,在乌黑的秀发半遮半掩下,妩媚动人。白里透红的肌肤,骨肉均匀,光滑细腻的小腹,凹凸玲珑的曲线,乳峰饱满、圆润、挺拔,两只又坚又挺的肉峰,圆鼓鼓的,像两个雪白白的小馒头,虽不太大,仅一把抓,但是顶上两粒鲜红的乳头,是如此诱人。那是一种使任何男人都起淫心的曲线,使人不相信那是一个少女的趐胸,雪白的两座山峰上两点鲜红的突起物像要吸光男人的精液。

    裸露的臀部更使人喷血,光滑的屁股充满弹性不但结实而且柔软、光滑,在适当的地方膨大,一双腿又白又直,浑圆修长的玉腿,延到大腿的根部。稍凸的阴阜上乌黑一片,细柔的阴毛,在明亮的光线下,亮而微透着光泽,可惜大腿紧合着,无法见到迷人的桃源洞口。

    郭靖偷看了她一下,她的双唇薄薄,十分湿润,让人看了就想吻上去。两颊泛着微微的红色,好美呀!郭靖试探着摸她胸部一下,华筝浑身颤了一下,并没有拒绝,於是将整个手掌放到她乳房上,哇!真大,一个手还抓不完。

    郭靖体内的原始本能被调动起来,他的鸡巴弹了起来,挺得像一根肉杵,青筋毕露。他爬到华筝身上,胸膛紧压华筝白嫩尖梃的奶子,下面紧贴她的小腹,粗硬的鸡巴伸入华筝的大腿间,压在她的阴毛丛生的丰隆阴阜上。郭靖将嘴凑到华筝的红唇边,伸出舌头轻轻舔了几下,华筝热烈地回应,紧紧吸住他的舌头,并将自己的舌头深入郭靖的口中搅动起来。

    亲了好久,郭靖才将嘴从华筝的唇上移开,轻轻亲吻她的细长的脖颈,又移到白嫩的乳房,平坦的肚皮,然後轻轻的把她两腿搬开,再小心的跪在她两腿中间,俯下身来,把脸整个贴到她露出了整个阴户,好看个仔细。

    只见华筝的大阴唇微微的张开,里面还有两片粉红色的小阴唇,郭靖小心的分开它,看到了阴蒂,再往两边分开一些,只看到一个粗细的小洞,周围环绕着肉色的组织,那是她的处女膜。郭靖把鼻子伸过去闻了一下,鼻子触到华筝的嫩肉,华筝忍不住嘻嘻的笑出声来,直喊痒。郭靖忍不住想舔它一下,所以轻轻的舔她的阴蒂,绕着它转呀转的。不一会儿,穴中淫水也流出来,於是郭靖就趁着她淫水四流的时候伸手仔细的摸她的大小阴唇,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热热的、软软的、滑滑的。

    渐渐的,她的淫水竟然流到肛门上,郭靖伸出舌头,轻舔华筝的菊花洞,华筝大叫∶“不要!”郭靖赶紧停下,继续用舌头拨弄华筝未经人事的两片阴唇,再用舌头深深地、深深地进入华筝的阴道探索。

    华筝全身蹦紧,头和身体使劲向上挺起,突然,她的手握住郭靖的阴茎,一次又一次的在两片阴唇中磨擦着。郭靖受到鼓励,磨得更凶,滑爽的感觉使他忍不住往前重重一顶,华筝大叫一声,郭靖觉的好像有东西被撕裂,鸡巴竟然进去了!华筝显然十分痛苦,眼泪随之流下,双手扣着郭靖的手臂。

    她的阴道由於疼痛的缘故,紧紧的收缩,郭靖慢慢将鸡巴推进,终於充满了她整个阴道。他觉得阴道内热热滑滑的,好像被很多很热、很滑的温水紧紧的包着,慢慢的抽动一下,每次移动的时後,都觉得有许多的小点在刺激他的阴茎,她的淫水又一阵一阵的涌出,沾湿了整个阴茎,甚至流到郭靖的蛋蛋上……

    华筝紧紧的抱着郭靖,眼睛闭的紧紧的,鼻子呼出一阵一阵的热气,她喃喃的说∶“我要……我要……怎麽办……我要我要……抱紧我……我要……”她的眼睛也许是闭的太紧,连眼泪都挤出来了。

    她的屁股不断的扭动,她的手不断的在不断的摇着郭靖,郭靖大力的往她阴道深处死命的抵进去,激起她一阵一阵的尖叫,她修长的手指抓的郭靖的背好像撕裂般的痛,使郭靖更死命的抽动,华筝整个乳房随着郭靖的冲击上下的跳动。

    忽然她的双腿紧紧的夹着郭靖的屁股∶“快呀……求求你……快呀……”她开使剧烈的颤抖,她的肚子也开始急速收缩剧烈起伏,郭靖每次抽动都大力的刺到她阴道的底部,终於郭靖射出一道一道的精液,射进她的子宫……郭靖抽出鸡巴,见上边粘着几丝血迹,华筝软软的躺在一旁,娇羞地看着他,手伸过来轻轻握住他的已经软了的鸡巴,对郭靖说∶“我去找爹爹,让他封你做金刀驸马。”

    成吉思汗的义父王罕势力极大,成吉思汗为了自己的发展不得不依附於他。

    但王罕的儿子桑昆却屡屡羞辱成吉思汗及其手下,成吉思汗都忍让了。桑昆的儿子都史看中了华筝,向成吉思汗求亲,成吉思汗虽知道华筝不愿意,但还是答应了,华筝气急了,便经常找郭靖去偷情,都史知道了後,便想报复。

    一天,华筝正在独自骑马游玩,忽然几个壮汉将她围住,拉下马来,捆绑成肉棕般扛起来就跑。华筝拼命挣扎,但无济於事,被带进一个蒙古包中,一进去才看到,都史坐在里面。壮汉将华筝扔在地上便退出去了。

    华筝怒骂道∶“都使,你这混蛋,想干什麽?”

    都史阴笑着说∶“想干你呗!”

    华筝骂道∶“你敢动我,我爹爹饶不了你。”

    都史笑道∶“你爹爹已经将你许配给我,你却和那汉狗每天鬼混,我不找他算帐就便宜他了,他敢把我怎样?再说,你爹爹见了我爷爷就像老鼠一样,他敢动我一根寒毛吗?”

    说完,将华筝四肢分开捆在一个方桌子上,将她全身衣服剥光,那贲起的胸肌完全裸裎在都史的眼前∶只见她全身裸露着,圆润的肩头、纤细的腰、平坦的腹部都一览无馀。晶莹的胸部肌肤半裸着,由於双手被捆绑住,所以胸肌更为贲起,尖挺的乳峰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两晕雪白的馒丘加上两点红色的胸尖,显得美丽无比。

    都史将早已准备好的春药灌入华筝的嘴里,然後开始用手捏住华筝红色的乳蒂,不停地捏弄揉动。华筝无助地扭动身体,御女无数的都史却是清楚女子身上何处敏感,他伸出舌头,轻轻舔吸他的俘虏敏感的肚脐眼;两只手亦握着她水般柔软的纤细腰间,十指不轻不重的用着巧劲又捏又抓。

    他脱去衣服,赤裸裸的仰身一翻压在华筝身上,华筝感受到都史全身健壮的肌肉紧紧的压住她,不禁心头一震∶“你……你……你想做什麽?”

    都史将嘴唇粗野地吻上华筝的樱唇,双唇一接,再不能控制,在都史娴熟的技巧和春药的作用下华筝双手自然的搂着都史的後颈,热烈的吻着,舌尖和舌尖不断交流,华筝已经不能自己。都史的手慢慢摸向华筝的一双椒乳,一面热烈的吻着她的小嘴,一面,在嫩滑的身体上四处游移,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和敏感带。

    “啊……啊……啊……轻一……点。”华筝给摸得全身发滚,鼻息沉重的在娇喘着,都史一只手已接触到华筝的下半身,抚摸着大腿内侧的柔滑肌肤。

    “啊一啊……快……快……停……唔……我……唔……”华筝的身体已经开始产生快感了,不由自主的两腿分得开开的,美丽的面容也因为强烈的快感而微微扭曲,微隆的阴户已经被淫液完全湿透,腰部不停的扭动……

    都史反身用手撑开华筝的大腿,埋首在她两腿之间,热烈的用舌头在舔着她的阴蒂,上面沾满了淫水。

    “啊呦……我实……在……受不……了……”华筝兴奋得张嘴大声呻吟,都史用紫色的舌头绕着华筝的耳垂,华筝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拼命的叫喊“啊……啊……不要……我……不要……啊……停呀!”

    都史见时机成熟问道∶“小淫妇,想不想要我的大鸡巴?”

    华筝此时已近乎失神状态,却抵死不说,只是不断的呻吟着摇头求饶∶“啊……唉呦……别……别……吸吮……了……好……好……不好……”

    都史便低头用舌尖填着华筝的鲜艳花瓣和膨涨的阴核,华筝的身体不自主的摆动起来,快感涌上心,却仍不断的提醒自己千万不能说出淫荡的话来,只有从鼻子中发出急促的喘气声∶“哈……哈……嗯……啊……”

    都史的舌头不断前进,一面吸吮着如潮水般涌出的淫水,一面用牙齿轻轻噬哎着阴核。华筝只觉全身充斥着前所未有的快感,终於忍不住,高声的号叫着∶“我……我……不能……受不了了……快干我吧……啊……啊……”

    都史将巨大的紫色阳具举起对正犹在流着淫水、不停颤抖着的美丽阴户狠狠的插入,再缓缓的抽出,停一停再深深插入,再缓缓抽出。华筝的情欲早已被挑逗的高涨到极点,在这样的挑逗下早已忍不住了,终於她娇喘的扭动腰部哭噎着叫着∶“求……求……你……给……我吧……我不行了……”

    都史并不理她,只是不停的在小穴前欲进还退。华筝终於彻底崩溃了,顾不得女儿家的娇羞,大声地叫道∶“亲哥哥……亲丈夫……快操我吧……你让我做什麽我都答应你。”

    “你以後不准跟那汉狗在一起。”

    “是,不跟他在一……一起。”

    “你若反悔,你就变成一条母狗,让天下的男人操。”

    “是,我是母狗……让天下所有男人操……操烂我的小洞洞。”

    都使满意的笑了,他当然知道此时华筝说的话算不得数,但他喜欢这样凌辱华筝。他挺起粗大的阴茎,拼命的抽插着这蒙古大漠上最美丽的姑娘。华筝被抽得浑身僵直,肌肉突突的跳动着,一次一次地达到高潮,最後她昏死在桌子上。

    等她醒来,她发现自己被一丝不挂地扔在草丛的深处,衣服散乱地丢散在一旁,自己身上到处是精液的痕迹,阴道内还被塞满了乾草。

    江南七怪历尽艰难,终於找到了郭靖,他们欣喜若狂。与李萍见面後,约好每日教郭靖练武,拖雷和华筝也跟着一起学。七位师傅各自将自己的绝技教於郭靖,郭靖资质太差,若得几位师傅常责骂他,甚至动手打。郭靖最喜欢和七师傅°°越女剑韩小莹一起学,因为七师傅从不打骂他,而且温柔体贴,常关心他。

    和七师傅一起时,还可以闻到其他几位师傅身上没有的淡淡的香味,每次闻到这香味,都让郭靖浑身舒服。有时,七师傅手把手的教他练剑,那香味更是使他心神不定,胯下的东西不由挺起。

    有一次,七师傅教他一个招式,身体紧紧贴在他身体上,郭靖感到她的一对尖挺的乳房摩擦在自己的身上,令他差点忍不住射出来。

    韩小莹是江南七怪中最小的一个。因为与张阿生感情甚笃,形影相随,故成为七怪中唯一的女性。七怪个个相貌怪异,只韩小莹一个貌若天仙,娇小玲珑,皮肤嫩白,确实是一个江南美女。郭靖久居大漠,自是没见过如此美女,连拖雷也被他迷住,天天缠着她教武功,好乘机亲近她。

    几年过去,郭靖和拖雷都是十五岁了,生得高大魁梧,越来越像大男人了,他们心中的情欲也日益高涨。

    一天,拖雷找郭靖,问他想不想操七师傅,郭靖当然想极了,於是两人商量了一个办法。黄昏时,他们又缠着七师傅去练功,七怪一直为郭靖武功长进太慢而烦恼,见他们主动要学,当然高兴。韩小莹便跟他们走到一个僻静的草丛中,这里到处是一人高的蒿草,他们走到草丛深处,踩倒一片草,便开始练功。

    韩小莹细心地教着郭靖,有一招式郭靖半天做不好,韩小莹又上前手把手地教,突然,她觉得穴道一麻,顿时瘫倒在草丛上,原来是拖雷趁她不备,将她点倒。

    韩小莹惊叫一声,“你要干什麽?”

    拖雷笑嘻嘻地说道∶“七师傅,我们早就想你想得要发疯了,今天要遂了心愿,你就成全我们吧!”说完两人动手脱韩小莹的衣服。

    韩小莹吓得尖叫着∶“不、不。靖儿,你不能这样。”

    郭靖还有些犹豫,但拖雷却说∶“郭靖,不要怕,脱光她的衣服,她就听话了。”说完将韩小莹的衣服剥光。

    只见韩小莹赤裸的胴体上,艳丽无双的姿色,坚挺柔嫩的双峰,晶莹剔透的皮肤,浑圆雪白的臀部,无不散发着迷人的气息,虽然已是近三十的人了,但因为从未与男人接触过,依然是少女搬的细嫩,只不过比少女多了些成熟与丰满。

    那涨挺的趐胸半露,凹平的小腹下桃溪隐约一个圆圆白白的粉臀翘起在黄昏的微光下。

    郭靖和拖雷不禁伸手去抚摸,粗大的手掌吻和她的曲线,顺着那圆弧活动,到那鸿沟夹缝时,再当中一划,韩小莹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睁开细眸,幽怨地看着两人,那神态更使得她显露出一种少有的美丽。两人又被她的表情所迷,拖雷一手搂住她的细腰,一手托起她的下巴,朝着那醉人的容颜、火热的红唇吻过去,只吻得“咂咂”作响。

    韩小莹是江湖侠女,从不施粉黛,但她唇红齿白,天生丽质,那清秀的俏脸惹人爱怜,此刻她羞眸微闭,无奈地任由两个徒弟玩弄自己纯洁的身体。两人的两双手从韩小莹的脚踝摸向小腿,再停留在雪白柔嫩的大腿上,顺着臀部滑向腰腹,最後双手摸着粉颈向下游动停留在一对坚挺饱满的玉峰上,韩小莹只觉身体一阵阵的趐麻,由身体传来的连续的快感两人不断的抚摸着韩小莹每一处敏感地带。

    拖雷让她的光屁股坐在郭靖的怀里,健硕的躯体支撑着韩小莹赤裸裸的美艳胴体,特别是当郭靖那粗大坚挺的阴茎触到她的身体时,她更是紧张的浑身发抖。

    郭靖两手分别抱起韩小莹的两条腿,像把小孩子尿尿一样,使她的阴部完全暴露在拖雷眼前,在韩小莹均匀修长的双腿之间,只见整齐的阴毛覆盖在浅紫色阴唇上,下面画着一道让人心醉神迷的裂线。拖雷用手抚摸她的小腹,感到一阵一阵的抽动,於是他用舌头一路舔下去,先是大腿、再是小腿,不愿放过每一个地方。拖雷开始亲她的脚,不断的舔着她的脚趾,她的脚又细致又修长。拖雷又舔?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