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黄蓉系列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32 部分阅读

    煸谕猓迫卦缇拖肽腥讼敕枇耍敬蛩忝魈炀透匣爻抢铮吐牢牡禄蚨系姹闼伎梢裕煤玫姆⑿挂幌隆6衷冢陀幸桓霰人嵌记孔车哪腥嗽谏肀撸遥人悄昵帷⑶孔车亩啵裁床弧?br />

    欲望战胜了理智,黄蓉的小手不禁抚上了鲁有脚隆起的裤裆,温柔的抚弄裤子下粗壮的棒体。鲁有脚被黄蓉的举动惊吓到了,圆睁双目,惊愕的看着黄蓉。

    黄蓉满面羞红,娇羞的低下头,但小手并没有停止抚弄,鲁有脚就觉一股快感,源源不断的从下体传来,是那么的强烈与刺激。

    强忍着激动,鲁有脚颤抖着说:“帮主……”黄蓉娇羞的低声道:“不要叫我帮主,叫我蓉儿。”说着,竟然动手去解鲁有脚的裤带。

    鲁有脚惊惶的道:“不可,帮主……我……”想要阻止黄蓉的动作,黄蓉抬头妩媚的道:“不要把我当成帮主,我只是个女人,我有需要,你也一样需要的。”

    说话间,已将鲁有脚的裤带解开,熟练的一阵拉扯,就将早已极度兴奋的阳具解放了出来。

    黑暗中无法看清楚它的模样,但握在手中,黄蓉能清楚地感受到它的强壮与活力,先是轻轻的亲吻,然后伸出舌头,温柔的舔弄,由于几天没有洗澡,那里的气味非常的难闻,腥臭与尿骚的味道,而且,舔在上面全是污垢。

    但黄蓉已经不去理会那么多了,她兴奋的舔着,好似这个肉棒是那么地可口美味。然后一口将它硕大的龟头含入口中,开始激烈的吮吸,再不断的将剩余的部分继续深入,直到龟头顶到喉咙深处,再慢慢吐出然后再吞入,速度时快时慢,节奏时缓时急,如此高超的技巧,爽的鲁有脚魂飞九天。

    他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受人敬仰的帮主,竟然如此放荡大胆,而且口技之高,连妓院里的妓女们都难分高下,低头看着黑暗中在自己跨间起伏的脑袋,听着肉棒出入口腔的声音以及黄蓉淫荡的吮吸的声音,鲁有脚仿若置身梦中。

    外面的雨停了,乌云慢慢散开,月光透过破损的屋顶洒落在破庙里。墙角,一个身着乞丐服的乞丐,敞胸露怀的坐在一堆稻草上,裤子已经被脱掉扔在了一边,一个也已经衣着不整的妙龄女子,脑袋趴在乞丐的下体,上下起伏,发出吮吸舔弄得声音,乞丐的一只手按在女子的头上,随着她的头的起伏不住的按动,另一只手顺着松垮的衣服伸入女子的前襟,抓捏着女子的乳房。

    正是黄蓉与鲁有脚。黄蓉吐出粗大的肉棒,长时间的吮吸,也是很费力的,需要休息喘息一下,借助月光,现在可以比较清楚地看到这个庞然大物。硕大的龟头,狰狞着微张着它的马眼,好似鸡蛋大小的“头颅”,让人感到它无坚不摧的威力,粗大的棒体,青筋怒张,肌肉膨胀,无形中的杀气,让人不寒而栗,握住它的根部,激烈的脉动,展示着它无限的动力。黄蓉面对如此巨物,激动不已,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让它充实自己早已饥渴的肉体,兴奋的再次伸出舌头在龟头上买力的舔弄。

    鲁有脚酥爽的看着美丽青春的黄蓉,像荡妇一样伸着舌头舔弄自己的阳具,哪里还有往日的威严与神圣,生理与心理的极大满足,让他变成一头发情的雄狮,怒吼着,将自己平日尊敬的帮主,按在了草堆上。黄蓉装作无助的眼神,仿若勾魂般的闪动着,口中若隐若闻的呼吸与呻吟,刺激着鲁有脚每一处神经。

    粗鲁而且野蛮的拉扯着黄蓉的衣服,已经松垮的衣服在黄蓉的配合下,很快的被扔在了一边,黄蓉娇小丰满匀称的身体,完全的展现在鲁有脚的眼前。高耸坚挺的乳房,又大又圆,粉红色的乳头,引诱着每一个看到它的人都恨不得咬上一口,平坦的小腹,纤细的蛮腰,圆润挺翘的臀部,修长匀称的双腿,配上黄蓉白皙水嫩的肌肤,简直就是人间极品盖世无双啊。

    鲁有脚觉得一阵眼晕,何时见过如此完美的身体啊,而且,这又是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丐帮帮主,郭靖之妻,东邪之女,北丐之徒,能得到她的身体,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而如今,这黄蓉不但赤裸裸的躺在自己面前,而且是主动引诱奉献,怎能不让鲁有脚激动的快要晕过去了。

    如野兽般扑到了黄蓉的身体上,黄蓉看似躲闪,实际上非常配合,扭腰摆臀,伸臂展腿,将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美妙之处统统的奉献给鲁有脚,鲁有脚简直忙的不知所措了,摸这里也不是,捏那里也不好,嘴刚亲过这边,马上又咬到另一边,忙的不亦乐乎。

    黄蓉不但配合着鲁有脚的爱抚亲吻,还主动的将他身上其余的衣服除掉,两具赤裸的肉体终于紧紧的贴在了一起。鲁有脚感受这身下美女的体温,是火热的,美女的动作,是饥渴的。当他的嘴吻上黄蓉甜美的红唇,黄蓉给予了他激烈的回应,两个人的舌头如蛇般,疯狂的交锋,互相吞咽着对方的口水,吮吸着对方的舌头。

    鲁有脚强壮的身体也给黄蓉带来非常大的刺激,结实的肌肉,棱角分明的躯体,强而有力的臂膀,宽厚的胸膛上满是胸毛,刺激着黄蓉娇嫩的肌肤。鲁有脚的大手抓捏着黄蓉坚挺的乳房,柔软富有弹性,随你用力的揉搓,它始终保持着完美的曲线,小巧的乳头,因兴奋已经挺立起来,轻轻的一碰,黄蓉就发出性感的呻吟,当你吮吸它的时候,黄蓉就会激动的扭动身体浪叫着回应你的攻击。

    当黄蓉的乳房上布满了鲁有脚的口水,当她全身被鲁有脚无情的大手抓捏出一道道淤痕,鲁有脚的鸡巴也终于插入了黄蓉的小穴。

    当粗大的肉棒陷入早已湿淋淋的小穴中,火热而柔软的肉壁包裹住粗大的棒体,一阵阵紧凑的压迫感,刺激的鲁有脚快感连连,不禁兴奋的哼叫起来:“嗯……好紧……哦……好棒的穴啊……帮主……你的穴太爽了……夹的我好爽……”说着,不禁开始激烈的抽插起来。

    粗大而有力的抽插,每一下都深深的定在黄蓉身体最深处,刺激着她的快感如潮水般的涌动。看着自己的鸡巴实实在在地出入着黄蓉的小穴,带动着淫水四溅,鲁有脚近似疯狂的耸动着身体。黄蓉被他插的充实而激动,一波波的快感如潮水般涌来,不禁叫道:“啊……啊……哦……好棒……你插的我好爽……啊……不要叫我帮主……啊……用力……我是婊子……干我吧……用力干我……哦……啊啊啊啊……哦哦……嗯啊……”

    听到黄蓉竟然说出如此下流的话来,鲁有脚又惊又喜,惊的是,平日里温柔清纯的黄蓉竟能叫出如此淫荡的话来,喜的是,既然黄蓉都已变得如此淫荡,自己更无所谓了。于是,好一个鲁有脚,把几十多年来,在所有女人身上用过的招数姿势,或是听说过没试过的,今儿晚上,全都用在了黄蓉身上,他要征服这个女人。

    破庙里,鲁有脚挥汗如雨,卖力的奸淫着黄蓉,黄蓉也积极的配合着鲁有脚,二人形成了默契,一次次的高潮,不但席卷着黄蓉的身体,也让鲁有脚一射再射,一晚上竟然连干五次,次次都把黄蓉带上无尽的高潮之巅。黄蓉的呻吟声,浪叫声,鲁有脚的污言秽语声,肌肤碰撞的声音,充斥着整个破庙,直到天渐渐变亮,才慢慢地平息下来。

    太阳已升到了空中,估计已到晌午了,阳光从破庙的残破的屋顶照进屋里,照在还在沉睡中的男女。

    鲁有脚慢慢转醒,感觉精力依然充沛,回想起昨晚的经历,他有些不信的看了一眼趴在自己怀里熟睡得黄蓉,秀发散漫的伏在黄蓉的脸上,睡梦中的她显得好甜美好清纯,哪里还有昨晚淫荡的样子。掀开盖在他们身上的衣服,露出依然赤裸的黄蓉,白嫩的身体上尽是昨晚激情的痕迹。在日光下,黄蓉的身体更加显得迷人,让人无法自拔。

    看着看着,鲁有脚觉得一股欲望直冲脑门,这时黄蓉因为身上的衣服被拿走,一阵小风吹过,把她弄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鲁有脚充满欲望的眼睛,不禁娇羞低头。那一霎那的风情,惹得鲁有脚闷哼一声,翻身将赤裸的黄蓉压在身下,黄蓉自觉得叉腿一分,盘住鲁有脚的腰,媚笑道:“你还不够啊?”

    看着她如此淫荡的表情,鲁有脚无法克制的怒吼一声:“干你一辈子也不够!”

    说着,早已怒挺的阳具,破门而入,直插黄蓉身体深处,疯狂的抽插顶动起来。

    黄蓉立刻扭腰摆臀配合着他,淫荡的呻吟浪叫。

    黄蓉与鲁有脚第五天晚上才回到襄阳城,两个人在破庙里放荡了两天,再黄蓉一再保证回去还会继续跟鲁有脚好的情况下,鲁有脚才不舍的跟着黄蓉回到城里。众人急切的关心二人的情况,黄蓉早就编好的假话,天衣无缝的把事情遮掩了过去。众人遗憾没能探出敌军的粮草重地,黄蓉毕竟心虚,脸上表情不定。郭靖以为她因为没能完成任务才心情不好,忙好言劝慰,黄蓉心中又是惭愧又是紧张,敷衍说太累,就回屋睡了。

    傍晚,郭靖黄蓉在聚艺堂开会,众人汇聚一堂,商讨对策。席间,鲁有脚不时的偷瞟着黄蓉,只见她一脸严肃,灵动的眼睛忽闪忽闪着智慧的光芒,一个个计策脱口而出,说得众人不住点头称是。鲁有脚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昨天还在自己身下淫叫浪呼的黄蓉。

    感受到鲁有脚炙热的眼光,黄蓉其实早就兴奋了,终于开口道:“鲁长老,咱俩再商量一下,下次行动的计划。靖哥哥,你们先在这里商量着,我和鲁长老计划一下,一会儿就回来。”鲁有脚没想到黄蓉竟然这么胆大的单独约自己,又惊又兴奋。郭靖跟众人还在商量着对策,黄蓉已和鲁有脚来到自己的书房。刚一进屋,鲁有脚将门关好,黄蓉已经迫不及待的投入他的怀抱,两个人热吻着,好似许久未见的情人。激烈的吮吸着对方的舌头,互相吞咽着彼此的唾液。

    饥渴的俏黄蓉,利索的解开鲁有脚的裤腰带,一把将鲁有脚的裤子扒掉,在他惊楞的刹那,黄蓉已经将他粗大的鸡巴含入了口中,温柔的吮吸舔弄起来。

    鲁有脚享受着黄蓉的服务,也不闲着,连拉带扯的将黄蓉扒光,黄蓉娇小美丽的身体再次展现在他的面前。就在郭靖和黄蓉的书房里,鲁有脚享受着俏帮主黄蓉温柔的服务,粗大的阳具在黄蓉口中灵活的舔弄着,黄蓉的口水将鲁有脚的鸡巴和睾丸弄的湿乎乎的,好不淫荡。

    鲁有脚靠在书桌上,下体尽力的向前挺着,黄蓉赤裸的跪在他面前,皓首摆动,努力的吞吐着男人的阳具,发出“滋滋……”的声响。鲁有脚猛然一个激灵,不禁闷叫起来,一只大手按住黄蓉的头,将鸡巴用力的顶入黄蓉咽喉深处,一手猛力的抓捏住黄蓉丰满的乳房,浑身颤抖“哦……啊……太爽了……啊……哦哦啊……”

    一股浓烈的精液直射入黄蓉的嘴里,都溢出了嘴外。黄蓉双手推拒着鲁有脚的身体,因为阳具插得过于猛烈太深,插的她好难受,但鲁有脚的力量太大了,下体向前顶,大手向里按,整个将大鸡巴卡在了黄蓉的嘴里,黄蓉只能无奈的发出痛苦的呻吟,扭动自己的身体,直到鲁有脚将最后一滴精液送入她的口中。

    射完精的鲁有脚松开黄蓉的头,黄蓉立刻伏在地上一阵猛咳,险些呕吐出来,忙运气压住,幽怨的看着,一脸满足淫笑的鲁有脚:“你好讨厌,干什么这么用力,都快插到胃里了。”

    鲁有脚将黄蓉拉起来,揽在怀里,爱抚着她柔嫩的肌肤:“这么点刺激就受不了了?不会吧,前两天咱们可比这个还疯呢吧。”

    黄蓉娇羞的捶了他一下:“讨厌,又来说我。你是不是觉得我特淫荡啊。”

    鲁有脚大手揉捏着她挺翘的屁股:“哪有,我觉得你还不够淫荡,所以我要把你变的更淫荡,我可爱的帮主。”说着,抱着她一转身,将她按倒在郭靖宽大的书桌上,先是一阵狂热的深吻,直到黄蓉喘不过气来,才转移到她的乳房,然后,恢复活力的阳具,用力的顶入黄蓉身体深处,激起黄蓉一阵淫荡的浪叫。

    当黄蓉和鲁有脚回到大厅,众人还在讨论着,见黄蓉神采奕奕的,鲁有脚倒是略现疲惫。黄蓉小鸟依人的跑到郭靖身边,说着悄悄话,那可爱调皮的样子,惹得众人喜爱。鲁有脚看在眼里,心中苦笑:“刚刚还赤裸着身体和自己淫乱的样子,一转脸就跟没事人一样。真是不简单啊。”

    由于战事紧张,黄蓉成天跟着郭靖忙这忙那的,倒是少了吕文德和董老爹的骚扰,只是鲁有脚正当壮年,又时常跟随左右,经常乘着没人的间隙,二人就交媾一下,有时一天里,二人能来个五六次。惊叹鲁有脚的精力的同时,更惊叹黄蓉的淫荡。

    黄蓉倒是满足了,但吕文德可忍不住了。已经快一个月了,没干黄蓉了,吕文德天天面对那些姨太太,真是提不起性趣,但又不敢直接去找她。

    这天吕文德,正在屋里,让四姨太用嘴为自己解火,忽听报:“郭夫人回府了。”吕文德一听,插在四姨太嘴里的阳具立刻又硬了几分,粗了几分。四姨太一看,酸溜溜的道:“一听人家回来了,你兴奋什么啊?又吃不到摸不着的。”

    吕文德高兴的忘形:“妈的,谁说老子吃不到,老子现在就去吃了她。”边说边起身穿好衣服,边向外走边嘟囔:“让老子憋了这么久,看我今天不干死你个小婊子。”看着吕文德兴奋的走出房间,四姨太已经被他的话吓傻了。

    黄蓉前脚刚一进屋子,吕文德后脚就跟了进来。黄蓉一惊:“大白天的,你过来干什么?”吕文德看着眼前这年轻漂亮的少妇,欲火燃烧到了顶点。“我来找你,能干什么,当然是干你了。”说着,吕文德饿虎般扑向黄蓉。

    黄蓉巧妙的一闪身,吕文德重重的撞到了墙上,黄蓉“噗哧”笑了出来。吕文德揉了揉撞痛的鼻子,气道:“你敢躲我?今天非让你领教老子的厉害。”边说边脱光衣服,一身肥嘟嘟的囔肉颤抖登场,倒是把根鸡巴确实显得粗壮有力。

    “跟鲁有脚的有一拼哦”黄蓉想着:“别看他胖的跟猪似的,但这男根确实厉害,也不知他怎么长的。”

    吕文德一看黄蓉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的鸡巴,洋洋得意的抖了抖硕大的阳具:“小淫妇,想要了吧。来,让老子满足一下你。”挺着大鸡巴冲着黄蓉走去。

    看着那颤颤巍巍的阳具,黄蓉的欲望渐渐升起,想着它充斥身体的快感。

    乖乖的被吕文德拥入怀里,任他疯狂的在身体上探索揉搓,任他急不可待的将衣服扒光,野蛮的将赤裸的黄蓉推倒在床上,恶狠狠的扑了上去。

    黄蓉“咯咯咯”娇笑着,半推半就的躲闪着男人雨点般的亲吻,凶狠的抓捏,惹得她时而发出呻吟。当吕文德粗大的鸡巴插入淫水泛滥的小穴的时候,嘻笑声渐渐的变成了惹人的呻吟,醉人的浪叫。

    吕文德将一个月的渴望尽数发泄出来,可爽了黄蓉。高潮不断,花样翻新。

    心中不禁想:“姜还是老的辣,虽然,鲁长老的力量与耐力比他强,但技巧与方法还真的不如他。”心里暗暗比较,身体更是疯狂的扭动配合。

    屋里二人干的是天翻地覆,屋外一个人影偷偷的靠近。正是吕文德的四姨太,原来,她听了吕文德的话,感到蹊跷,就偷偷来到了黄蓉的院子。这个院子,平时是不准人进入的,有卫兵在院外把守。四姨太用计将卫兵支走,溜了进去。

    屋里二人根本没想到会有人敢偷窥,当四姨太透过窗缝看到,黄蓉赤裸的被吕文德压在身下,任意奸淫蹂躏,吓得她四肢发软。她知道这事可大可小,一旦被别人发现,尤其是那帮武林人士,就是黄蓉的丈夫郭靖,自己全家的性命肯定不保啊。

    心中责备起吕文德:“这老不死的,干谁不好,非干这么个烫手的山芋。也不想想后果。”随即,看到黄蓉淫荡的样子,心中又想:“平日里,看上去不怒而威,高人一等似的,表面是个淑女,其实却是个婊子。哼,什么侠女什么女诸葛。还不是随便让男人干。”但终归还是害怕,四姨太轻轻的溜里出去。

    黄蓉的床上,吕文德一身囊肉躺在中间,赤裸的黄蓉,温柔的趴在他的怀里,任他的手四下爱抚。一口气干了三回,黄蓉觉得小穴都有些麻木了,真没想到快五十的人了,还这么能干,但又转念一想,董老爹都五十多了,还不是一样把自己干的死去活来的。一想到董老爹,黄蓉又有些兴奋了,她发现自己真的已经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荡妇淫娃,一天不被男人干几回,就浑身不舒服。

    又有感觉的黄蓉,小手又开始爱抚吕文德的大肉棒了,虽然它现在是软啪啪的,但黄蓉有信心让它立刻恢复状态。也许是干的太猛了,吕文德的鸡巴在黄蓉的爱抚搓动下,只是稍微的硬了一些,并达不到状态,黄蓉撇了吕文德一眼,吕文德淫笑道:“小浪蹄子,又想要了。想要就得多下点功夫。”说着,大手狠狠的捏了黄蓉丰满的乳房一下。

    黄蓉拍了一下吕文德肥大的肚皮:“讨厌。”然后,很熟练的爬到他的下体,张口将他的鸡巴含入口中,吮吸舔弄起来。在黄蓉高超的口交技巧下,吕文德一败涂地,鸡巴被温柔的小嘴一含,立刻进入战斗状态。俏黄蓉立刻翻身“上马”,跨坐在吕文德的身上,小穴一口将粗大的鸡巴吞入肚中,激烈的扭动起来。

    吕文德惊愕兴奋的看着黄蓉淫荡的表演,感到她近似疯狂的扭动摆动,鸡巴被她用力的套弄挤压,温热柔软的小穴的肉壁时紧时松的好似吮吸着肉棒,强烈的快感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的。双手抓捏着黄蓉挺翘的屁股,配合着她疯狂的动作,上下抛动黄蓉娇小的身体,胸前丰满尖挺的乳房就似两个装满水的水袋上下抖动着,让人看的眼花缭乱口干舌燥。

    天已经黑下来的时候,吕文德才从黄蓉的屋里出来,虽然看上去有点疲惫,但神采奕奕,一脸的满足,哼着小曲,慢悠悠的向自己的院落走去。当然没人敢去问他到底在黄蓉的屋里干什么了?也没人能想到他们二人能干什么。

    送走了吕文德,黄蓉命人放好水,她要好好清洗一下,全身又被吕文德蹂躏的不成样子了。躺在温暖的木桶里,让清水洗净身体上的污垢,舒缓一下身体的疲惫,虽然是练武的,但这样没天没夜的应付这么多的男人,身体还是有点吃不消啊。黄蓉心想:“真不知道,那些妓院的妓女是怎么应付的,她们又不会武功,但每天接待的男人肯定比我多多了,怎能抗的住呢。嘻嘻嘻,有机会向她们请教一下吧。”被自己的念头下了一跳的黄蓉,不禁娇羞的笑了。

    换上宽松舒服的衣服,黄蓉从浴室走回卧房,就在要进屋的一刹那,黄蓉惊出了一身冷汗,就在自己卧室的窗台下,明显的一些细碎的脚印,映入黄蓉的眼睛。要不是黄蓉武功高强,洞察能力强,根本不会注意到的。

    因为黄蓉今天上午突然回来,所以这院子还没仔细打扫,而且自己一回来,吕文德就过来了,他肯定不会让人靠近这个院子的,所以,窗台下的土很平整,所以脚印就很清楚的显现出来了。

    黄蓉仔细看了一下,可以肯定这些脚印就是下午刚刚有人留下的,而且就在自己跟吕文德放肆的交欢的时候。

    黄蓉心乱如麻:“这个人是谁呢?自己跟吕文德的奸情被发现了,如果传出去,自己怎能再活在这世上,而且会连累到郭靖、父亲、师父,甚至丐帮的名誉。”

    黄蓉头一次感到这么的无助,都是自己一时对性爱的贪婪,现在竟然出现了这个状况。好个黄蓉,惊慌之下连忙气沈丹田,运气一个周天,已经冷静下来。

    再次仔细的查看那些脚印,黄蓉已经大概知道来人的底细:首先,是个女人,脚印很小,男人不可能有这么小的脚,而且不会武功,脚印清晰,一看就知道不会轻功。“如果不是自己当时跟吕文德正在激烈的交欢,来人的行踪肯定能被自己发现。”黄蓉暗暗的想道。其二,来人对这个院子很熟悉,而且应该是主子级的人物,要不不可能骗走卫兵进得院子,而且对屋内的布置很清楚,知道从这个窗子能清晰的看到屋里的床上发生的一切。

    正在黄蓉猜测偷窥者的身份的时候,吕文德四姨太正在床上,赤裸着身体承受身上男人疯狂的索取,而这个男人并不是吕文德,吕文德把体力全用在了黄蓉身上,哪里还有力气去应付他的这些太太们,他给郭靖戴了顶超级大绿帽子,别人也给他戴了一顶,而这个人正是他的儿子吕谦。吕谦是吕文德大太太生的儿子,今年已经二十八了,吕文德的四姨太才刚二十四岁,于是吕谦没费多大力气就把她搞到手了。

    吕谦一直被父亲安排在京城里,不让他到前线,而这次听说战事平稳了,吕谦自然也想念他的小情人了,于是,借着探父的名义,来到襄阳,实际却是来会小情人的。

    吕谦兴奋的在四姨太身上耕耘着,这种刺激不是他老婆所能带给他的,偷情的刺激是每个男人都无法抗拒的。

    四姨太淫荡的呻吟浪叫着,扭动着身体:“啊……用力……好爽啊……哦……”

    吕谦一手大抓四姨太丰满的乳房,一手紧握她纤细的脚踝,下体死命的在她小穴里顶动,将四姨太带入一个又一个高潮。

    激情过后,四姨太趴伏在吕谦的怀里,温柔的爱抚这“儿子”的身体,这是年轻人的身体,四姨太其实才二十出头,去年刚被吕文德娶了过来,才两个月,就红杏出墙,跟这个比自己还大的“儿子”通奸。

    吕谦满意的抚弄这年轻的小妈的身体。深深体会到“家花哪有野花香”的道理。

    “今天老头子,怎么没找你啊?前两天就想找你了,可老家伙老霸着你,都没机会。”吕谦边捏着四姨太的乳房边问。

    四姨太冷笑道:“他?!哼!当然有更好的目标了呗。”气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

    果然,吕谦眼睛放光:“哦?你是说他又搞到别的女人了?谁?那里人?”

    抓过四姨太的肩膀,盯着她眼睛问道。

    四姨太慌张的四下看看,然后小声道:“你可别跟别人说,这可关系到咱们一家老小的命啊。”

    吕谦更加好奇:“有这么严重?难不成,他把皇上的妃子给上了?”

    四姨太冷哼道:“他有那本事?也就玩玩那些跑江湖的。”

    吕谦心中一动:“是跑江湖的?武林中人?嘿,这老家伙还真会玩。那女的叫甚么?名气大吗?”

    四姨太道:“名气大吗?!哼,大的不得了。说了你可能都不信。”

    这下吕谦更兴奋了:“快告诉我是谁?”

    四姨太看了看他,然后下床,走到门边,开门看了看,再次确认没人,然后上床,贴在吕谦的耳边轻声细语起来。

    “什么……”四姨太的房里传出男人的惊叫声。

    由于战事轻松了些,襄阳城里的人们的生活,渐渐恢复了点正常,当然,危机还是存在的。

    吕谦让人备了酒菜送到吕文德的院子,说是陪老爹喝两口。吕文德正在高兴,下午又去找黄蓉干了一炮,操的好爽,舒舒服服的回来洗了个澡,心想:“这仗最好就这么持久下去,我就可以天天玩这武林第一美女了,嘿嘿嘿,没想到,战争还是有好处的啊。”儿子又送来酒菜,更是高兴,父子俩,兴高采烈的吃喝起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吕谦见父亲喝的已经有点醉醺醺了,于是笑道:“父亲,今日好是高兴啊。有什么喜事吗?”吕文德开心道:“哪有哪有,呵呵呵,你看出我很开心?哈哈哈。”

    吕谦忙又敬了杯酒:“当然。我看父亲当年娶小妈的时候,都没这么开心呢。难道有比小妈更让父亲大人开心的事吗?”

    吕文德干了杯中酒,吕谦忙又给斟满,吕文德得意的道:“你小妈?嘿嘿,比你小妈强百倍啊。”心里想着黄蓉一丝不挂在身下呻吟扭动的样子,吕文德更加得意,又干了一杯。

    吕谦这次干脆问的更直接:“难道父亲又搞了个大美女?”

    吕文德醉醺醺的笑道:“美女,绝对是美女,是最美最美的女人。哈哈哈。”

    吕谦装作不屑的样子:“不就是个女人吗,父亲何必这么激动。像您这样的地位,这方圆几百里的女人,都是您的,至于这么得意吗?”

    吕文德放下杯子,看着儿子:“你小子懂个屁。那些个庸脂俗粉怎么能跟她比呢。能把她搞上床,才是真正的本事啊。哈哈哈。”说完,得意的大笑。

    吕谦惊讶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能让父亲如此兴奋。”

    吕文德淫笑道:“这个,可不能讲。传出去,咱家就完了。”低头干了杯中酒。

    吕谦心中恨道:“老狐狸,还不说。看来只能豁出去了。”于是,也喝杯酒,漫不经心的道:“难不成,你把郭夫人黄蓉给搞了?”

    此话一出,吕文德一杯酒全撒了,惊恐的看着儿子:“你……你……你怎么……你怎么知道的……?”

    吕谦悠然的喝着酒:“爹呀,这就是您老的不对了。搞谁不好,非去招惹这些武林中人,你也知道,他们成天的打打杀杀的,一群粗鲁人。你把人家老婆给睡了,人家还不得杀了咱们全家啊。”

    吕文德急的:“嘘嘘……,小声点,你知道还说这么大声。”忙起身去看。

    吕谦冷笑道:“不用看了,我早就把人支走了。”

    吕文德一看,果然,四下一个人都没有,忙关好门,回到餐桌上:“我说你小子怎么好心来陪我喝酒呢,原来早就想着算计我呢吧。”

    吕谦笑道:“瞧你说的,儿子哪敢啊。来喝杯酒,压压惊。”给吕文德斟满酒。

    吕文德看着儿子,干了酒道:“说吧,你小子要怎么着?”

    吕谦嘿嘿笑道:“爹啊,我知道,你最疼我了,打小就惯着我。什么好东西都给我。这次这事,你不能不让儿子沾点光吧。”

    吕文德正色道:“不行。这黄蓉,虽然年纪轻轻,但地位举足轻重。我也是费了很长时间才把她搞定的。现在虽然对我百依百顺的,但是一旦被她发现,这事被第三者知道了,那还了得。”

    吕谦笑道:“第三者?我都是第四者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再说了,您都说了,她现在对你百依百顺,你就让她伺候伺候我,让我也尝尝这武林大美女的味道。”

    吕文德看着儿子的坏笑,脑中浮现自己父子两个把黄蓉夹在中间奸淫的场面,好像更加刺激。心中一直想着找个人一起奸淫黄蓉,现在,吕谦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但这如何下手呢?

    看着老爹犹豫不决,吕谦道:“只要父亲同意,我有办法,让这黄蓉,甘心成为咱父子俩专用妓女。”伏在吕文德耳边,小声嘀咕起来,听着吕文德不住点头,淫笑起来。

    黄蓉正在巡查城防,途中遇到鲁有脚。鲁有脚看到黄蓉两眼放光,黄蓉装作没事人似得:“鲁长老,这两天蒙古人虽然没有正面进攻,但你要告诉弟兄们,不能放松警惕,防止他们暗中搞破坏。”鲁有脚恭敬道:“是,帮主。我正有要事禀告帮主。”

    黄蓉当然知道他是什么“要事”,脸色微红,对随身弟子道:“我跟鲁长老有话说,你们在外面警戒。”说着,带着鲁有脚进了边上的茶馆,让小二带到二楼的包间。

    等茶点放好,黄蓉对小二说:“我们有机密事情,没有吩咐,不要过来打扰。”小二恭敬道:“黄帮主,您放心,我在楼梯口守着去,没您的话,谁也上不来。您为了咱襄阳城可以费心费力了。您的吩咐就是圣旨啊。”高兴地离开。

    小二刚一走,鲁有脚已经迫不及待的搂住黄蓉,二人热烈的亲吻起来。最后一次亲热应该是半个月前了,黄蓉回了守备府后,二人就没再见过。一来,鲁有脚要替黄蓉打理城防的事情,二来,黄蓉要随时满足吕文德的需要,没时间出来。

    鲁有脚的大手粗鲁的伸入黄蓉的衣襟,大力的揉捏着黄蓉的乳房,另一只手更是用力的揉搓着她丰满的屁股。黄蓉也激情的爱抚着鲁有脚结识的身体,比吕文德的身材强百倍,可就是找不到吕文德带给她的那种刺激。

    很快,黄蓉就衣襟大开,一对坚挺圆滚滚的乳房展现在鲁有脚面前,惹得鲁有脚一通亲咬舔吮抓捏,腰带也松开了,裤子自然滑落在地,鲁有脚的粗大的手指快速的扣弄着黄蓉饥渴的小穴。黄蓉享受着男人带来的粗鲁的抚弄,也帮鲁有脚宽衣解带。

    粗大的阳具再次被黄蓉含入口中,激烈的吮吸舔弄,抓揉着巨大的蛋丸,爱抚着结实的屁股,刺激着鲁有脚的身体。大口大口的喘息,抑制着激情,不让自己过早的将精液射入黄蓉的嘴里。

    在这小小的茶室包间里,丐帮帮主黄蓉赤裸着身体,给丐帮的长老热情的口交着,而丐帮的弟子以及茶馆的伙计们都恭敬地在楼下守候着。

    当鲁有脚的鸡巴,狂热的插入黄蓉的小穴,黄蓉险些叫出声来,忙咬住自己的肚兜,忍受着如潮般的快感,鲁有脚也是屏气凝神,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同时,也不想太早的结束这场激情的游戏。

    但由于多日积攒的欲望,加上偷情的快感,光天化日下的交欢,不到半柱香的时间,鲁有脚就将浓郁的阳精,射入黄蓉子宫深处。二人又缠绵了很久,才穿戴好衣物,走了出来。

    离开茶馆,二人分道而行,外人还真没看出什么不妥,但黄蓉心里却有些紧张,原来,刚才穿衣的时候,鲁有脚非要把黄蓉的肚兜及内裤要走,说要随时都能嗅到她身体的味道,所以现在的黄蓉,里面是中空的,没有贴身的衣物,空气流通,使得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光着身体一样,又害羞又兴奋。

    好不容易回到守备府,已经是晌午了,黄蓉命人备水洗澡,将鲁有脚留下的痕迹清洗掉,因为她知道,下午吕文德肯定会来找她的,这半个月,他都很守时,每天下午,二人都会一直交欢到傍晚,郭靖回来之前。黄蓉已经很习惯这样的生活了,被吕文德奸淫,已经成了她生活中一部分了。

    遣走所有人,换上丝质的肚兜内裤,披上粉色的纱,这是吕文德吩咐的,她每次都要穿成这样等待他的宠幸。黄蓉觉得她就像是吕文德专属妓女,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等待着嫖客的到来。

    果然,吕文德准时驾到,他每次都是从侧门溜进来。

    看着黄蓉香艳的侧卧在床上,吕文德满意的笑了,这个人人敬仰的侠女,竟然被自己调教的如此听话,也真让吕文德自己感到吃惊,只能说明,这个女人天生淫荡。

    吕文德走到床边:“小美人,让你等急了吧。来,给我宽衣,让老夫好好喂饱你这个小骚货。”

    黄蓉妩媚的瞥了一眼吕文德,娇羞的站起来,为吕文德宽衣解带,露出一身的肥肉,想起上午鲁有脚那身结实的肌肉,心中悲哀:“同样的男人,怎么身材差这么多。可这个男人的床上功夫又比别的男人强那么多,真是奇怪。”不让自己想那么多奇怪的事情,专心的抓起男人的鸡巴,舔弄吮吸起来。

    吕文德站在床前,黄蓉温柔的跪在他的面前,认真的舔舐着男人的阳具,她知道,男人就喜欢看她这样屈服的口交,这样他才有征服感。

    吕文德真的很有征服感,挺着个大肚子,看着平日高高在上、古灵精怪的黄蓉如此淫荡的表演,这种征服的满足感,只有他才能真正的体会到。

    躺在床上的黄蓉,把腿劈开,双手拦住自己的腿弯,下体成M型,方便吕文德的舔弄,肥大的舌头将黄蓉的小穴舔的湿漉漉的,淫水四溅,手指在小穴里用力的搅动,弄的黄蓉兴奋地呻吟着,努力地摆动屁股,迎合着男人的蹂躏。她没注意吕文德偷偷的将一粒药丸塞入她的小穴里。

    捧着黄蓉的大屁股,吕文德轻车熟路的将鸡巴插入淫水泛滥的小穴,他就喜欢用这种姿势干黄蓉,他就要把她当成母狗来干,他要羞辱她玩弄她,这样才够刺激。黄蓉随着男人疯狂的顶动,扭动着身体,乳房猛烈地激荡着,大声的呻吟浪叫,她感觉今天比往日不同,体内的火越来越旺,淫水更是哗哗的流,肉棒出入小穴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扑哧扑哧……”,吕文德的肚子撞击着自己白嫩的屁股“啪啪啪……”狂响,每一种感官上的动静,都深深地刺激着她的身体和精神,她感到自己的意识有些模糊,只能随着男人的动作机械的迎合着。

    突然,男人拔出了阳具,黄蓉顿时觉得身体的空虚,马上就要到达顶峰的时候,怎么能退呢:“不要……怎么……停了……不要拔出来……啊……”在她迷迷糊糊的哀求下,男人再次将大鸡巴插入了她的体内,重新的插入,换来黄蓉减负般的叹息,同时男人也兴奋地哼叫:“哦……真他妈的爽……”

    “声音有些不对”不及黄蓉细想,男人开始疯狂的进攻了,比刚才还要猛烈,黄蓉仿若感到自己的意识离开了身体,身体离开了地面,完全在天上飞啊飞啊,再一阵歇斯底里的浪叫后:“啊……啊……要死了……啊……你好强……啊……哦……啊……受不了了……啊……啊……啊……”身体猛的从天上冲向地面,而灵魂却急速的冲向天空,高潮使得黄蓉全身如触电般的痉挛抖动,小穴激烈的蠕动着,淫水像决堤般从紧密贴实的性器间喷洒出来。

    看着黄蓉疯子般的反应,男人好像也被震撼了,直到她慢慢静了下来,才又开始抽插起来:“妈的,这婊子刚才的样子好吓人,小穴竟然会动,搞的我差点就射了。”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没想到,用点药,就能让她爽成这样,以后这药得常用啊。呵呵呵”黄蓉意识还没恢复,迷迷糊糊中,一根肉棒插入她的嘴里,她下意识的舔吮起来,配合着身后的抽插,摆动着身体。

    “怎么我嘴里有个鸡巴,身后怎么还有个鸡巴在插我?”黄蓉疑惑的抬眼,发现吕文德正享受的顶动鸡巴,在她小嘴里抽插,黄蓉努力地吮吸着嘴里的阳具,歪头向后看,一个年轻的男人,赤裸着身体,捧着自己的屁股努力地抽插着小穴。猛的醒过味来,吐出吕文德的阳具:“啊……他是谁……你……啊……哦……啊……你怎么能……”娇喘着质问着吕文德。

    吕文德抓住黄蓉的头发,将阳具重新插入她的嘴里:“你好好舔,不要惊慌。他是我儿子,你不是见过吗。我一直想找人一起干你,找别人太危险了。肥水不流外人田,都是自家人,干一下没事。你刚才不是很享受吗。你就享受你的吧。”黄蓉含着粗大的阳具,屈辱的泪水流了下来,含混的骂道:“你……混蛋……”但紧接着如潮的快感,再次夺走了她的意识。

    当黄蓉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她被两个男人夹在了中间,吕谦躺在床上,肉棒狠狠地在黄蓉小穴里冲杀,吕文德压在黄蓉的身上,鸡巴正在黄蓉的屁眼里抽插着。黄蓉不记得有过多少次的高潮了,她的身体已经融化在男人的包围里,任由男人索取。

    吕谦看着黄蓉美如天仙的面孔,想着她平日里古灵精怪、聪明伶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