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黄蓉系列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23 部分阅读

    芷嫣兀谑牵迫靥岢鋈谜员夭宀遄约旱钠ㄑ郏纯锤芯跞绾巍U员厮荡永疵挥胁骞说钠ㄑ郏挥芯椤;迫赜治柿礁雠胶凸宥妓得挥腥萌瞬骞ㄑ邸2还灯鹦碌耐娣ǎ蠹叶己芨行巳ぃ荚驹居浴S谑牵谌丝佳芯坎倨ㄑ鄣淖耸疲苫迫睾驼员叵瘸⑹裕胰愕茉谂员呖醋拧;迫厮プ诺兀仙砼吭诘厣希ü上蛏细吒撸庋ü晒捣值帽冉峡冒哑ㄑ勐冻隼础U员叵蚧迫氐钠ü煽缌松先ィ任⒍祝址鲎抛约旱募Π停宰蓟迫氐钠ㄑ郏咕⑼乱淮粒Π投偈毕蚱ü缮戏交斯ィ荒茏耆肫ㄑ劾铩U员刂匦略倮矗治占Π停压晖反钤谄ㄑ凵希逶俾镨疲墒牵Π兔环ǔ牌破ㄑ郏员匾蛔偶保咕⒁煌保Π腿匆幌伦映禄斯ィ谌肆鞍パ健?br />

    觉得惋惜。

    郭芙见试了几次都不成功,赵必被累得满头大汗,说到:“赵公子,你别着急,我们姐弟三人一起来帮忙。”

    郭芙吩咐郭襄从后面把妈妈的屁股掰开,叫郭破虏站在赵必的后面准备推他屁股,好让有足够的力量突破妈妈紧闭的屁眼,她自己则握着赵必的鸡巴,对准妈妈的屁眼。郭芙见一切准备妥当,说道:“襄儿,你别松手。三弟,你慢慢推赵公子的屁股。”

    可是,鸡巴还是没能突破黄蓉屁眼的封锁。郭芙拍了拍黄蓉的屁股,说道:“娘,你别绷的那么紧,全身放松。”

    看着妈妈稍微调整了一下之后,郭芙喊到:“三弟,用力快推”。只听“扑哧”

    一声,龟头又朝上滑了出去。郭芙很是懊恼,埋怨她娘:“娘,叫你放松,你干嘛把屁眼夹得这么紧呀?”

    黄蓉说道:“我已经很放松了,怎么能怪我?你们去取一点油来,抹到屁眼里,这样比较润滑。”

    赵必大声笑道:“还是郭夫人聪明。”

    郭破虏很快取来了一壶油。郭芙把右手中指伸入油里,蘸上油后,搭在妈妈的屁眼上,然后左右旋转,把手指往屁眼里钻。黄蓉屁眼被手指钻入,微微胀痛,说道:“芙儿,你轻点,屁眼钻得好痛呀。”

    郭芙笑道:“娘,这样你也喊痛呀?我的手指这么细,待会儿赵公子的鸡巴钻进去,才够你受的呢。二妹三弟,准备开工。”

    在各人准备就绪后,郭芙一声令下,郭襄把她娘的两块屁股大力往外掰开,郭芙握着龟头对准屁眼,郭破虏发力猛推赵必的屁股,嗤地一声,鸡巴钻进去了!郭氏姐弟齐声喝彩。可黄蓉却啊的一声惨叫,屁眼里猛然被杵入一根巨棒,觉得又痛又痒,肛门几乎都被撑裂了!赵必觉得鸡巴好像是从一个很窄的圆箍钻过,被夹得隐隐作痛。突然,黄蓉的身体往地上倒下去,屁眼里面的鸡巴已经滑出了半截。赵必赶紧贴着黄蓉的身体扑倒下去,生怕鸡巴全部滑出来后,又很难再插入。原来,黄蓉在地上趴了半天,手脚都发麻了,支撑不住了。

    郭氏姐弟赶紧把妈妈从地上扶了起来,把妈妈的双膝稍微分开,这样就站得稳了。

    赵必快速地抽插起来。郭芙问道:“赵公子,舒服吗?和操屄有什么不同?”

    赵必气喘吁吁地答道:“屁眼比较紧,比较干燥,摩擦比较大,不过也很爽。”

    小郭襄则蹲下去问黄蓉:“娘,你觉得爽吗?有操屄快活吗?”

    黄蓉答道:“刚开始很痛,后来适应了就好多了。有点胀,有点痒,酥酥麻麻的,有种不同于操屄的快活感觉。”

    郭襄站了起来,喊了一声“三弟”。就在这时,只听郭芙也喊到:“三弟,过来大姐这里。”

    郭襄嘟囔到:“大姐,你干什么呀?是我先叫三弟的。”

    郭芙说道:“襄儿,你一点规矩都没有,你就不会让着点大姐?”

    郭破虏见两个姐姐争得不可开交,好生为难,突然灵机一动,凑到二姐的耳边,轻声说:“二姐,今晚你到阳台等我,我给你操屁眼。”

    郭襄开颜一笑,拍了郭破虏一下,说道:“那你去吧。”

    郭破虏过去时,看见大姐已经脱光了衣服,像妈妈一样翘着屁股,等着自己去操她的屁眼。

    在芙蓉阁里,郭家四口成天无所事事,又长年吃着鹿茸熊掌等大补之物,因此淫欲都十分强烈,其中,黄蓉精力尤为充沛。赵必疲于应付郭家三母女强烈的欲火,经常拉着郭破虏一起操他的妈妈和姐姐。在操黄蓉时,经常要和郭破虏接力。赵必站在地上,让黄蓉俯着身子给自己口交,郭破虏则从黄蓉屁股后面操他娘,等郭破虏泄了,赵必再自己上阵,把郭破虏替下来。

    有一天,郭氏一家闲聊时,郭芙吹嘘丈夫如何神勇,说有一晚夫妻俩足足干了三个时辰。郭襄当场笑了出来。郭芙眉毛一竖,问道:“襄儿,你不相信吗?你觉得我在吹牛吗?”

    郭襄反唇相讥:“大姐,就你这样,干半个时辰你就不行了,还说什么三个时辰,谁信呀?”

    郭芙转向黄蓉:“娘,你看襄儿,总要和我吵架。娘,你也不信我吗?”

    黄蓉笑了笑,说道:“襄儿不信,你做一次给她看,她不就相信了吗?”

    郭芙道:“好呀,那就来比一比,看到底是谁不耐干?娘,你也一起来。我去把赵公子叫来。”

    郭襄不甘示弱:“来就来,谁怕谁呀”。郭家姐妹这么一吵,可把赵必害惨了。只见郭氏三母女并排站在床前,双手扶着床沿,屁股朝外撅着。郭芙站中间,郭襄在左边,黄蓉在右边。郭芙看见赵必来了,吩咐郭破虏:“三弟,你去取些油来,给赵公子的鸡巴上抹些。”

    赵必看见三块并排着的雪白的屁股,鸡巴倒一下子就硬了起来。郭芙问郭襄:“二妹,怎么个操法?你来决定,不要说大姐欺负你。”

    郭襄说:“还是让娘说吧。”

    黄蓉说道:“公平起见,先从左往右,每人操十下,然后从右往左回去,再各操十下,依次类推。赵公子,你觉得怎样?”

    赵必笑了笑说:“这样挺好,那我就开始了。”

    这样,赵必就劈劈啪啪地操起屄来了。这姐妹俩一边挨着操,一边还在拌嘴,郭芙嘲讽郭襄:“哼,你这小样,我怕你挨不了两个来回,就会喊爹喊娘说要死了。”

    原来,每次小郭襄被操到高潮时,嘴里总会大声地喊爹喊娘。郭襄驳道:“我才不会呢,就算娘被操翻了,我也不会死。”

    一旁的黄蓉听见郭襄的话,立即说:“你们姐妹俩吵架,不要带到我,现在已经害得我平白无故地挨了一顿操。”

    郭芙笑道:“娘,你不挨操又能做什么呢?再说,娘你这么骚,心里一定很喜欢被操。”

    黄蓉当即伸手往郭芙脸颊上拧了一把,笑骂道:“死芙儿,竟然敢取笑娘。”

    郭芙笑道:“娘,我说错了吗?我和襄儿操屄的时间,加起来也没有你多,不但把赵公子累得半死,连我三弟你也不放过,真不知道以前我爹爹是怎么熬过来的。”

    听女儿提起丈夫,黄蓉叹了口气,说:“芙儿,我可没有你那么好福气,每晚齐儿都把你操得死去活来,你爹爹成天不是练武功,就是忙守城,晚上睡觉时,经常整夜连衣服都不脱。”

    提到耶律齐,郭芙甚是自豪:“嗯,齐哥当然是百里挑一的好男人,操屄时他的快抽慢插,几下我就受不了。”

    黄蓉接口说道:“是呀,他的两浅一深也很厉害。”

    话一出口,黄蓉就后悔了。郭芙答道:“是呀,每次他两浅一深时,我很快就会丢。”

    话音刚落,郭芙发觉事情有点不对劲。

    突然之间,郭芙大叫:“娘,你怎么知道齐哥喜欢两浅一深?”

    这时,听见旁边的小郭襄哈哈大笑起来。郭芙怒问:“娘,你是不是和齐哥通过奸?一定是你勾引齐哥!”

    黄蓉知道隐瞒不住了,说道:“芙儿,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我就都和你说了吧。那时,齐儿新当上丐帮帮主,鲁有脚又死了,只能由我亲自教齐儿打狗棒法。”

    郭芙说道:“我记得,那时齐哥说,打狗棒法是不传之秘,要到偏僻的地方传授,叫我不要去找他。”

    黄蓉接着说道:“对呀,后来我找到襄阳郊外的一片石林,就在那里教他。有一天,我站在前面教他”

    棒打双犬“,这个动作是双手挥棒击在地上,上身往前倾,屁股自然朝后翘。突然,我觉得屁股一凉,屄里被一根硬棒飞快插了进来,当时我还以为是齐儿不小心将手中的竹棒戳到了我,因为那天我嫌天气炎热就没有穿内裤。正要回头时,从后面伸过一双手来抓我的奶子,我顿时明白了一切。我大骂齐儿放肆,他却双手抱住我的腰,在后面快速抽插。我被他操了几下后,全身酸软,根本没有力气反抗。你要知道,那段时间,你爹爹至少有一个月没有碰过我了。后来,齐儿见我不反抗了,就把我抱到一块大石头前面,让我趴在石头上,他从后面操我。完事之后,他跪在我面前,说他喜欢我,叫我别声张。芙儿,你想,这种事我怎么敢说出去呢?”

    郭芙道:“难怪那段时间,晚上我想要,齐哥总是推说白天学棒法太累,原来他学的是操岳母的棒法呀。那以后你们再通过奸吗?”

    黄蓉答道:“有一天我在厨房做饭,齐儿突然进来,撩起我的裙子,便操了起来,就用两浅一深,把我操得死去活来,因为怕被人发现,我虽然很爽,却也不敢叫出声音来。”

    郭芙越想越生气,突然伸手推开正在身后操自己的赵必,转身对他说道:“赵公子,你快去操死这个勾引女婿的骚货!”

    郭襄听大姐说得这么咬牙切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郭芙骂道:“襄儿,你笑什么呀,你看看咱们这个淫荡的娘!还郭大侠的妻子、桃花岛的女侠呢,整个一淫妇!”

    黄蓉丝毫不介意女儿叫骂,闭上眼睛,享受那淫荡的快感!一会儿后,赵必终于忍不住了,将精液射在黄蓉子宫里。黄蓉一看赵必不行了,赶紧吩咐郭襄:“襄儿,快去把你三弟叫来,给娘补一下。”

    不久郭破虏过来,掏出自己的鸡巴,对准自己出生的那个肉洞便戳了进去。

    黄蓉甚是满意,扭头夸儿子:“虏儿,你比你爹爹强多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话说伯颜率军连克湖南、广西等地之后,俘虏了无数南宋女人,其中不乏美女佳人,奸淫了几个之后,觉得索然无味,心中念念不忘郭家母女。趁着军队忙于安抚占领区的空子,快马加鞭回到了襄阳。

    伯颜刚进芙蓉阁,便看见郭芙和一个文秀少女正在院子里玩耍。在郭芙介绍后,才知道这个秀气水嫩的女娃子竟然也是黄蓉的女儿。伯颜就地扒光小郭襄的衣服,右手抓住小郭襄的左腿脚踝,把整条左腿高高提起,这样,小郭襄单独一个右脚站在地上,整个外阴暴露无遗,伯颜左手握住鸡巴,对准小郭襄的嫩屄便戳了进去。伯颜的鸡巴何等粗长,顿时把小郭襄痛得“嗷嗷”

    大叫。伯颜很喜欢这个清纯水嫩的小女孩。这样操了几下后,伯颜双手托着郭襄的两个大腿,将郭襄整个人抱了起来。郭襄双手环抱伯颜的脖子,双腿缠在伯颜的腰间。伯颜扶着向上翘起的鸡巴,对准郭襄的嫩屄,然后让郭襄坐下去。伯颜将郭襄不停地上下抛动,这样郭襄的嫩屄在不停地套弄自己的鸡巴。不一会儿,小郭襄被操得喊爹喊娘,淫水狂喷。

    伯颜放下郭襄,光着身子进房间寻找黄蓉去了。他刚跨进雨露坊的房门,只见床前的一张太师椅上,一个光身的女人双脚蹲在椅上,屁股坐在一个男人的跨间。那个女人背对门口,看背影应该是自己日夜思念的黄蓉。伯颜轻轻地朝二人靠过去,只见那女人雪白的屁股正上下抬动,正在套弄男人竖起的鸡巴。伯颜把头伸过去,看见那女人双手撑在椅把上,躺在椅子里的男人正是自己儿子赵必。就在这时,赵必也看见了父亲,正要起身和父亲打招呼,只见父亲摇摇手示意别动。黄蓉正闭着眼睛专心致志地套弄鸡巴,对眼前的一切浑然不觉。

    伯颜看着黄蓉的两块屁股上下一张一合,中间黑褐色的屁眼一展一缩,屁眼周围的肉有点往外翻出,且略带红肿。根据经验,伯颜知道黄蓉的屁眼被人操过了,心想,必儿也太不够意思了,趁我不在家,竟然把黄蓉的屁眼开了苞。他可不知道,操屁眼是黄蓉自己提出来的,并且是在她三个儿女的协助下,才操成功。

    伯颜向黄蓉的屁股跨了上去,左手一把按住屁股,右手握着鸡巴,对准屁眼就猛戳进去。龟头顺利撑开了屁眼,引领鸡巴往黄蓉的直肠戳进了半截。黄蓉一声惨叫,觉得屁眼几乎都被撑裂了,加上赵必的鸡巴还插自己的屄里,整个下身都觉得被挤得很胀。虽然横生巨变,黄蓉却心神不乱,从插进屁眼的鸡巴的粗长程度来判断,身后之人必定是伯颜。黄蓉猛地回头,看见身后一个大汉正躬着身子、下身向前挺,正是自己的真命天子伯颜。伯颜叫到:“郭夫人,你想死我了。”

    一边伸手到黄蓉的胸前,挤捏黄蓉的奶波。黄蓉喜出望外,身子微微坐起,双手从头顶向后伸去搂着伯颜的脖子,扭过头去,激动地说道:“亲哥哥,我也想你。”

    说完主动亲吻伯颜的嘴巴。伯颜嘴巴和黄蓉舌吻,鸡巴却大力抽插起来。伯颜觉得鸡巴被黄蓉的屁眼夹得很紧,由于屁眼干燥,抽插起来摩擦很大,拔出时总把直肠内壁的肌肉带得往外翻出。伯颜操了几下,发现儿子的鸡巴躲在屄眼里一动不动,对儿子说道:“必儿,一起来操呀。”

    赵必应了一声,腰板开始上下拱动,鸡巴上下抽动,进出黄蓉的淫穴。伯颜说道:“必儿,我感觉到你的鸡巴了。”

    黄蓉第一次屄眼和屁眼同时被操,感觉这对父子的鸡巴在自己肚子里打架。

    她主动抬动屁股迎合他们父子俩,向上抬则有伯颜的鸡巴操屁眼,往下坐则有赵必的鸡巴操屄眼,两个洞里的快感叠加起来,真是暴爽万分。正所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在他父子的前后夹攻下,黄蓉很快就高潮了,淫水流到地上,弄湿了一大块地。

    伯颜回来后,芙蓉阁更加热闹了。有时候,众人会玩一些游戏。

    中秋节那天早上,小郭襄说想到一个很好玩的游戏,要大家一起玩。众人知道小东邪有很多古灵精怪的招数,为了不扫她的兴致,就都答应听从她的安排。

    郭襄让众人走到阳台上,拿笔在栏杆上画了两只巴掌印,在垂直巴掌印一个身子远的地上画了一对小脚印,挨着在小脚印往外两三寸的地方又画了一对大脚印。

    准备妥当之后,郭襄笑嘻嘻地对郭芙说:“大姐,游戏从你开始吧,你脱光衣服,站到地上那两个小脚印上,手扶在栏杆的巴掌印上,俯下身子,把屁股翘起来,闭上眼睛,不许往后看,一会儿有男人上去操你,你要猜出操你的男人是谁。”

    众人这才明白郭襄画手印脚印的用意。郭襄对三个男人说道:“待会儿操屄时,站在那两个大脚印上,不能用手摸我大姐的身体,不许发出声音,只能用鸡巴抽插屄眼。”

    众人齐声笑着答应了,郭襄严肃地嘱咐大家保持肃静。郭襄随手指着赵必,示意他上去操郭芙。众人看见这情形都忍不住好笑,却不敢笑出声来。

    郭襄对郭芙说道:“大姐,有人来操你了,你要辨认出来哦。”

    郭襄陪着赵必靠近郭芙的屁股,右手分开郭芙的樱唇,露出屄眼的洞口,左手拉着赵必的鸡巴对准洞口,叫他开始操吧。郭襄笑着问道:“大姐,感觉出来是谁了吗?”

    郭芙闭上眼睛细细品味,说道:“这根鸡巴差不多和齐哥的一样粗,用力时能顶到我的子宫,应该是赵公子!”

    众人齐声喝彩。接下来,郭襄指定了伯颜,伯颜鸡巴刚插入郭芙的淫穴,郭芙就大叫起来:“别操了,快拔出来,这么粗大的鸡巴,除了是伯父还能是谁!”

    伯颜笑道:“阳物太雄壮也有不好的时候呀,想多操两下都不行。”

    郭芙说道:“二妹,两次都猜对了,就不用再试了吧。”

    郭襄说不行不行,要善始善终。这次郭襄又指定了赵必,众人都很是诧异。郭襄凑到赵必耳朵边去轻声说了几句话,接着大声对郭芙说:“大姐,又来了。”。赵必刚抽插了几下,郭芙就叫道:“不用操了,就是三弟嘛。”

    郭襄拍掌哈哈大笑:“哦,大姐猜错了。”

    原来,郭襄对赵必说,这次你不要把鸡巴全插进去,插到一半就往外抽,果然骗倒了郭芙。

    郭襄说下一个由妈妈去做游戏,黄蓉说这个太简单,不如考考那三个男人吧,让男人去辨认女人,众人齐声赞同这个提议。游戏的玩法和前面的差不多,只不过要蒙住男人的眼睛。这次由伯颜打头阵了,郭襄拿布蒙住伯颜的双眼,让他站在大脚印上别动,自己和妈妈、姐姐站在栏杆附近。郭襄对着伯颜说道:“做好准备,屁股就要来了哦。”

    说完郭襄脚踏小脚印,手扶栏杆,翘起屁股,原来这次她自己亲自上阵。郭襄脸上露出顽皮的笑容,向娘亲示意去帮伯颜把鸡巴对准自己的穴口。郭襄感觉到鸡巴搭在了自己屄眼上,就说道:“开始吧。”

    伯颜的巨棒撞进了郭襄的小小桃花洞。郭襄控制住自己的快感,用平静的声音问道:“大将军,猜出是谁了吗?”

    伯颜说道:“这个屄洞又紧又窄,洞壁十分滑嫩,富有弹性。郭夫人的屄洞虽然也窄,但似乎没有这么嫩滑,而郭大小姐屄洞比较肥厚,水比较多。所以应该是郭二小姐才对,可刚才明明听到你在说话,到底会是谁呢?”

    黄蓉三母女对视了一眼,佩服伯颜的敏锐。突然,伯颜把鸡巴大幅度抽出,然后狠狠地弓腰猛顶了进去。郭襄吃痛,忍不住“啊”

    的叫出声来。伯颜哈哈大笑道:“果然是郭二小姐。”

    郭襄不服道:“你耍诈!”

    伯颜笑道:“你刚才只是说不准偷看、不准摸屁股,也没有说不准用力操呀。”

    郭襄说道:“好了,这回算你赢了。看你下一个还能不能猜对吧。”

    郭襄走了下来,手指指着黄蓉,示意让她上去。黄蓉将头靠在栏杆,双手伸到屁股后面去主动掰开自己的淫穴。郭襄扶着伯颜的鸡巴对准妈妈的浪穴,告诉伯颜可以插进去了。伯颜挺着腰板顶送鸡巴,看鸡巴没入洞中八九分长了还没有顶到底,心中雪亮,说道:“肯定是郭夫人!屄眼能这么深邃的,只有郭夫人了!你们姐妹俩的屄洞都吞不下我的鸡巴,只有你们娘亲能!”

    这么快就猜出来了,郭襄觉得没意思,对黄蓉说道:“娘,那你下来吧。”

    谁知黄蓉竟然一动不动,郭襄大声喊到:“娘,快下来。”

    黄蓉慢慢睁开眼睛,对郭襄说:“襄儿,不做游戏了吧,我好想专心操会儿屄。”

    说完嘤嘤哼哼地呻吟起来。旁边的郭芙气鼓鼓地骂道:“娘,我还没有玩呢,你就会自己爽!淫妇!”

    这时,只听伯颜说道:“郭大小姐,我也很想多操你娘一会儿呢,你就听你娘的吧。”

    黄蓉呻吟道:“啊……,嗯……,好爽呀。芙儿、襄儿、虏儿,你们都听好了,以后伯颜将军就是你们亲爹,你们以后要喊他爹爹。”

    伯颜笑道:“谢谢郭夫人,让我多了三个儿女。芙儿、襄儿,以后爹爹会好好疼你们的。”

    郭芙气鼓鼓的和众人离开了,阳台上就剩下伯颜和黄蓉在“劈劈啪啪”

    地操屄。

    当黄蓉操屄庆祝中秋节的时候,她可曾想起那情深义重的靖哥哥呢?话说郭靖等一行人自从被押到了襄阳近郊的养马场,便在那里当起了马夫。

    郭靖白天养马,晚上悄悄地回忆《武穆遗书》和《九阴真经》,然后偷偷地写在自己的长袍上。只因两部书字数繁多,条件又十分恶劣,所以进展很慢,幸好郭靖耐心十足,倒也不着急。一段时间后,有一个蒙古军官过来传话,要求养马场改善郭靖等人的待遇,并且给郭靖等人发了一个襄阳城的令牌,允许他们每月进城去看望妻子儿女一次。郭靖心想,鞑子倒也不是灭绝人性。郭靖哪里知道,这是他妻子和女儿牺牲色相换来的。一晚闲暇时,郭靖想起妻子儿女,心里郁郁的,唉,不知蓉儿现在怎样了,看当日她被带出牢房的情形,只怕难保清白之身了,蓉儿向来端庄高傲,如今要她受此侮辱,真是难为她了。想到妻子要被敌军首领奸污,郭靖义愤填膺,说也奇怪,想到奸污床第之事,郭靖发现自己的阳具竟然立即勃了起来。郭靖心想,以前蓉儿要行鱼水之欢,自己总是拒绝她,现在想要她了,她却成了别人的胯下之物,唉,真是造化弄人。

    自从得到探亲令牌,郭靖对妻子的思念越来越强烈,终于决定中秋节时去探望妻子,一来以慰相思之苦,二来让妻子为这两部书出谋划策。中秋节那天早上,郭靖提出要去探亲,马场当即派人随行。且说郭靖来到芙蓉阁,婢女将其带进雨露坊后,折了回去。郭靖自己往房间里面走,不见妻子的踪影,就朝里屋走去,刚迈过门槛,就听见女人交欢时“嘤嘤哼哼”

    的呻吟声,郭靖顿时面红耳热,心想,是哪家女子这么不要脸,竟然在大白天行苟且之事?!郭靖觉得不应该往里去了,就在屏风后面停住了脚步。那呻吟声似乎渐渐清晰起来,越听越觉得耳熟,怎么那么像蓉儿行房时的声音呢?郭靖终于按捺不住,从屏风转了出去。霎时间,郭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娇妻,正扶着阳台上的栏杆,翘起屁股,让身后那个浑身长毛的蒙古大汗抽插阴户!郭靖悲愤交加,热血上涌,险些晕了过去。良久之后,郭靖才醒过神来,心想,早在意料中的事情,自己为什么还要难于释怀呢?于是,郭靖回到屏风后面,等着见妻子。只听见那呻吟声越来越大声、越来越急促,声声都清晰地钻进郭靖的耳朵。郭靖想起妻子行房时的模样,阳具陡然勃起,在裤裆里支起了帐篷。

    郭靖忍不住想看妻子的模样,于是在屏风上撕开一个小口,向阳台看了过去。

    只见妻子妙目微闭,娇脸潮红,头发蓬松,额头渗出汗珠,樱唇微微抖动,口中不停发出有韵律的“嗯嘤”

    声,粉项下面那雪白光滑的肌肤上铺满了汗珠。

    郭靖看见妻子那一对晃荡着的奶子,竟然好像比以前更大了,她不停地扭动腰肢,显然是在配合后面的那根阳具。郭靖心想,蓉儿的屁股还是这么白呀,以前她就很喜欢叫我从屁股后面插入,从后面伸手去抓她的奶子。现在正从后面奸淫着蓉儿的那个男人,显然很了解蓉儿,他蒲扇般的大手正挤捏蓉儿的嫩乳呢,这鞑子的阳具好粗壮呀,每次都把蓉儿顶得全身震动。只听见黄蓉“嗷嗷”

    地叫得非常急促,突然,黄蓉大声叫道:“靖哥哥,啊……,靖哥哥,用力操。”

    郭靖吓了一跳,难道蓉儿看见我了吗?只听那个男人咬牙说道:“郭夫人,我操屄的本事和郭大侠比如何?”

    说完弓腰快速猛戳起来。原来,伯颜听到黄蓉爽到深处时,还忘不了她丈夫,心中有点不快,所以有此一问。黄蓉似乎感觉到了伯颜的不快,赶紧娇声答道:“亲哥哥,你当然比我丈夫强多了。”

    郭靖听到这里,恨不得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一阵快速的劈劈啪啪声之后,只听见黄蓉“啊”

    的一声长吭。

    郭靖赶紧去看怎么回事,只见那个男人猛戳几下后,将阳具拔了出来,霎那间,一股明亮的水柱从妻子的阴门激射而出,喷得一地都湿了。郭靖心想,自己这几十年,也就只有两三次操到蓉儿喷水,这个鞑子好厉害呀。“天哪”,郭靖突然一声惊叹。原来,郭靖看见伯颜拔出的鸡巴,大吃了一惊,刚才插在蓉儿阴户里,也看不出来,那根阳物原来那么长呀。郭靖情不自禁把手伸进裤裆,握着自己的阳具,心想,那根阳物足足有自己的两倍长呀,难怪能把蓉儿奸成这样。

    黄蓉和伯颜的说话声,打断了郭靖的怔怔沉思。郭靖只听见妻子对那鞑子说道:“亲哥哥,你还没射吧,我替你弄。”

    说完妻子张开樱桃小嘴,一口含住鞑子那还滴着水的龟头。看到这里,郭靖忍不住勃然大怒:“以前我叫你给我舔,你就嫌我脏,现在怎么就不怕脏了吗?”

    可接着发生的事情,更让郭靖生气。郭靖只听见黄蓉对鞑子说:“亲哥哥,你还是操我屁眼吧。”

    鞑子笑着答道:“这样就谢谢郭夫人了。”

    原来,黄蓉见吸吮了鸡巴一会儿后,伯颜精液也没出来,因此提出用屁眼来替他泄火。郭靖只见妻子趴在地上,屁股向上高高拱起。那鞑子左手撑开妻子两块屁股,右手握着鸡巴对准妻子的菊门,猛地戳了进去。妻子还不停地扭动屁股,套夹屁眼中的鸡巴。郭靖心中骂道:“蓉儿变得太淫荡了,几十年来也没有让我操过屁眼呀,现在却主动叫人插。”

    一会儿后,只听见鞑子大叫一声,然后趴在妻子身上,就一动不动了。伯颜将精液射在黄蓉屁眼里面后,趴在黄蓉身上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告诉她外面有点事要办,就走出了房间。

    郭靖看见鞑子走了,就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走到黄蓉的身边,咳嗽了一声。黄蓉正闭着眼睛躺在地上休息,听见这声熟悉的咳嗽声后,猛地站了起来。猛然看见郭靖,黄蓉是又惊又喜,向郭靖的怀抱猛地扑了过去,却被郭靖轻轻地避开。黄蓉想起自己光着身子,羞得满脸通红。良久,黄蓉问郭靖:“靖哥哥,你都看见了吧?”

    郭靖冷冷地道:“是呀,看见了我日思夜想的好蓉儿。”

    黄蓉知道郭靖是怪自己刚才淫荡无耻,心里一转,有了计较。黄蓉说道:“靖哥哥,我知道你怪我不守妇道,可我这也是为了完成你的心愿呀。靖哥哥你想,倘若我能缠住这鞑子大将,他就没有时间去攻打大宋;倘若我能吸尽他的阳精,淘空他的身子,不也是为国杀敌吗?”

    黄蓉见郭靖将信将疑,便受尽委屈似的哭了起来:“靖哥哥,蓉儿受了多少苦,你知道吗?当日被俘后我就说自尽殉国,你偏要说为了两部书,受再大的屈辱也忍辱偷生,现在却又来怪我,早知这样还不如当时死了干净。”

    郭靖见妻子哭得梨花带雨,再说从根子上讲还是自己理亏,于是一把将妻子拉到怀里,百般疼惜。和解之后,郭靖提到两部书的进展,黄蓉说全书抄录下来固然重要,但旷日持久,为了应付时局的瞬息万变,最好缩写一份可以速成的秘诀,藏于物体之内,及早送出去。郭靖觉得很有道理,便采用了这个办法。这就是倚天剑和屠龙刀的由来。

    黄蓉看见丈夫两鬓泛白,知道他受了不少苦,心中怜惜万分。想到丈夫孤零零地寂寞难熬,也难得来见自己一次,就想尽尽做妻子的责任。黄蓉使出手段,很快挑逗起了郭靖的性欲。郭靖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加上刚才看见妻子交欢的淫荡模样,阳具早已忍不住硬了起来。郭靖提出要用刚才伯颜那个姿势操屄,黄蓉自然满口答应。于是黄蓉手扶栏杆,屁股后翘,等着丈夫来插自己的屄眼。郭靖掏出鸡巴,对准娇妻的穴口戳了进去,然后抽插起来。开始时,黄蓉甚感奇怪:“为什么靖哥哥不把鸡巴完全插进来,就开始往外抽呢?”

    几个回合后,黄蓉明白了其中道理,心中不觉哑然:“原来并不是靖哥哥的鸡巴没有完全插入,而是因为自己最近习惯了伯颜粗长的大鸡巴,而靖哥哥的鸡巴几乎只有他一半的长度,因此感觉好像没有完全插入一样。”

    黄蓉为了讨好丈夫,主动扭动屁股配合丈夫抽插,故意“嘤嘤哼哼”

    叫个不停。郭靖见自己把妻子操得嗷嗷直叫,兴奋异常,忍不住精关一松,将一包浓精射入妻子的阴道里。黄蓉见丈夫这么快就泄了,心中甚感失望,觉得丈夫还是没有长进,就像喝白开水一样淡然无味。(且说伯颜性欲强烈,火力旺盛,大部分时间几乎都霸占着郭家三母女。赵必见芙蓉阁里没有自己的空间,便将目光转向了另外两个女人——完颜萍和耶律燕妯娌。自从赵必把完颜萍和耶律燕从牢房里解救出来,就把她们安排在征占的原襄阳首富的院宅内。赵必将这栋宅子取名为萍燕楼,完颜萍住左厢,取名为萍坊;耶律燕住右厢,取名为燕坊。应萍燕二女要求,赵必把她们的儿女也接到萍燕楼来了。完颜萍与武修文生有一子,名叫武小文,已经5 岁。耶律燕与武敦儒生有一女,名叫武小燕,已经4 岁。两个小孩原本随着父亲被押去了养马场,后来终于在萍燕楼和母亲团聚了。

    一天早上,赵必进得萍燕楼的大院,见院里没人,径直左转往完颜萍房间走去。刚进房门,看见完颜萍正坐在梳妆台前化妆。赵必蹑手蹑脚走到完颜萍背后,一把抱住她的胸部。完颜萍“嘘”

    了一声,轻声说道:“小文还在床上睡觉呢,咱们出去吧。”

    原来完颜萍早从镜子里看见了赵必。赵必却不理她的话,伸嘴去亲吻她,双手隔着衣服揉捏她的奶子。赵必把完颜萍从凳子上抱了起来,轻轻地放在地上,要她弯下身子将双手撑在地上,把腿站直。赵必撩起她的裙子,双手抓住白色的亵衣,用力往外一拉,“嗤”

    的一声,亵衣裂开了,露出完颜萍两块白嫩的屁股。赵必站在完颜萍后面,掏出自己的鸡巴,双腿微蹲,对准屁股中间的那个肉洞戳了进去。完颜萍挨操,却不敢叫出声来,生怕吵醒儿子。赵必轻声说道:“武二嫂,咱们就这样出去吧。”

    赵必每戳一下,完颜萍的手脚便往前爬一步。就这样,完颜萍屁股里夹着赵必的鸡巴,一步一步爬出了房门。赵必带上房门后,把完颜萍顶到大厅的墙壁处,让完颜萍双手撑在墙上,自己从后面抽插她的粉穴。赵必伸手扒掉完颜萍的衣服,露出她那苗条柔软的身段,忍不住俯下头去亲了一下她背脊,说道:“武二嫂,你的身子好柔软呀,好像没有骨头一样,这一点比郭家三母女都强。”

    完颜萍笑道:“那你意思是我其他方面都不如她们三母女呗。”

    赵必赶紧说道:“当然不是,当然不是。”

    完颜萍问道:“说真的,你觉得我和郭芙比,怎么样?”

    原来,武修文和完颜萍在一起之后,还常常会提到郭芙的好处,完颜萍因此很不服气。赵必答道:“郭芙蛮横泼辣、风骚淫荡,哪及你那般楚楚动人、风情万种。”

    完颜萍开心地笑道:“谢谢赵公子抬爱。”

    说完屁股摆动,用力套夹赵必的鸡巴。赵必从伸手到前面去揉捏完颜萍的奶波,笑道:“二嫂,你的奶子好胀呀,待会儿让我喝口奶水吧。”

    原来,完颜萍产子后,奶水一直很充足,只是到了近期奶水才渐渐少了。完颜萍笑道:“那要看你能否把我弄爽,弄爽了奶水自然就出来了,没弄爽的话你吸也吸不出来。”

    赵必笑道:“那我还得加把劲。”

    说完挺起腰杆狠狠地抽插,操得完颜萍忍不住“嗯嗯哼哼”

    大声呻吟起来。

    “妈,妈妈,你们在干什么呢?”

    正当完颜萍闭上眼睛享受淫乐时,儿子的叫声打断了她。完颜萍睁开眼睛,看见儿子睡眼惺惺站在房门口。完颜萍对儿子说道:“小文,是不是妈妈吵醒你了?这位是赵叔叔,快叫叔叔好。”

    小文叫道:“赵叔叔好!妈妈,你们在干什么呢?为什么你屁股里面别着一根棍子呢?”

    小文歪着小脑瓜好奇地问。赵必抢着答道:“你妈妈这个洞里痒,叔叔正在给你妈妈挠痒痒呢。”

    小文天真地说道:“我也会挠痒痒,赵叔叔让我来。”

    赵必说道:“那可不行,你妈妈的洞很深,你挠不到,只有叔叔能挠到。”

    赵必怕他纠缠不放,赶紧说道:“小文,你喜欢吃奶吗?你去摸摸妈妈的奶波,有奶水可以喝。”

    小文立即说道:“不行,妈妈说过,奶波里面没有奶水了,不能吃了。妈妈,真的有奶水可以喝吗?”

    完颜萍听见赵必和儿子的对话,觉得好笑,说道:“妈妈也不知道,你过来看看吧。”

    武小文兴高采烈地跑到他妈妈身边,两只小手抱着他妈妈的一只奶波,仰起头伸长脖子,使劲吸吮奶波。喝到奶水后,小文赶紧说道:“赵叔叔,真的有奶水喝,谢谢赵叔叔!妈妈,你不要总晃动呀。”

    原来完颜萍被身后的鸡巴撞得奶波不停晃荡。赵必说道:“小文,你别喝光了呀,你要留一个给叔叔喝呀。”

    赵必快速抽插了几下,终于忍不住精闸大开,射在完颜萍洞里。完颜萍气喘吁吁地瘫软在地上,武小文趴在母亲的左侧,啃着妈妈左边的奶波,赵必也趴在完颜萍的右侧,吸吮完颜萍右边的奶波。

    且说那天早上耶律燕梳妆时,发现自己的发簪不见了,便想去完颜萍那里借一个。耶律燕刚进大厅,就看见完颜萍赤裸裸地仰躺在地上,胸脯上趴着小文和一个男人在吃奶。耶律燕看见这怪异的景象,忍不住笑出声来。这时完颜萍也看见了耶律燕,说道:“燕妹,你看谁来了?你来找我有事吗?”

    原来完颜萍和耶律燕少女时代相识,婚后妯娌俩还是以“萍姐燕妹”

    相称。完颜萍又拍拍趴在自己胸脯上的赵必,说道:“赵公子,你喜欢吃奶是吧?快去吃她的吧,她的奶水多得小燕根本吃不完。”

    赵必一跃而起,冲到耶律燕的跟前,使出抓奶龙爪手,隔着衣服揉挤耶律燕高耸的乳房,笑嘻嘻问道:“武大嫂,真的吗?”

    耶律燕答道:“吃两口不就知道了吗?”

    原来,当日在牢房里,耶律燕为了感谢赵必的救命之恩,主动提出让赵必操一顿,完颜萍不好意思反对,只好跟随耶律燕。二女并排站着,手扶着牢门木栏杆,屁股往后翘起。赵必提起鸡巴就猛干二女的屁股,心想本来是来看小郭襄的,没想到还有意外的收获。因此,萍燕二女与赵必并不生分。赵必当即剥开耶律燕的上衣,顿时弹出一对雪白肥大的奶子。

    赵必伸嘴欲咬,只见耶律燕伸手捂住自己的双乳。耶律燕笑道:“不能光让你喝我的水,我也要喝你的水。”

    赵必骂了一声荡妇,说道:“那我躺下,你过来把我的鸡巴弄硬。”

    耶律燕也不管完颜萍正在看着,就蹲下趴在赵必胯间,伸嘴叼住赵必蔫蔫的鸡巴便吸吮起来。赵必站着无所事事,招手叫完颜萍过来。完颜萍叫儿子去陪燕妹妹,自己起身走到赵必的跟前,坐在他旁边。完颜萍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眼神中说不尽的温柔婉转,一幅天生楚楚可怜的神情让赵必心旌摇动,忍不住搂住她一顿狂吻。也不知道是完颜萍的樱唇香舌、还是耶律燕的吸吮,让赵必的鸡巴迅速雄壮起来了。耶律燕一看鸡巴已经一柱擎天,立即抬腿跨过赵必的跨间,撩起裙摆,让自己的屄眼对准鸡巴,“扑哧”

    一声坐了下去,随即上下抬动屁股,套弄起鸡巴来。且说那耶律燕自幼在男人堆中长大,?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