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黄蓉系列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21 部分阅读

    宓囊趸А?br />

    娇嫩的阴阜被粗糙的手指侵入,不由紧抽了一下,黄蓉想要夹紧腿裆,却苦于双腿被牢牢拉展,只能胆战心惊地感觉着那根手指从后到前沿着她的花瓣慢慢滑向蜜穴的泉眼,她的身子渐渐绷紧,然而就在她即将绷到顶点的时候,那根手指却在泉眼的边上停住了。贾似道把手从她的腿间抽出来,舔了舔手指,又看了看她的下身,脸上露出不快的表情。

    “美中不足啊!”贾似道轻叹了一声,从黄蓉身前走开。黄蓉诧异地睁开眼睛,见贾似道走到架子旁陈列的刑具前,在刑具中挑选了一会儿后,拿起了一把三角烙铁,然后把烙铁头用力插进了八仙桌上烧旺的火盆深处。

    接下来会出什么事,傻子也能想到一两分,饶是黄蓉胆量不小也不禁脸上变了色。贾似道放开烙铁,看见黄蓉脸上的表情,不由失笑道:“郭夫人不必害怕,老夫还没与你合欢,怎会舍得伤你?”顺手在黄蓉脸上摸了一把,大笑几声后到一边将黄蓉刚刚用夜行衣打的包袱拎了过来扔在架前的地上。他蹲下身去,解开包袱,露出里面堆积如山的阳具。

    “老夫放这些东西在柜中,本来是想看郭夫人喜欢哪一支,没想到郭夫人居然要全部一口吞下。”贾似道拿起黄蓉查看过的那支黑铁阳具,端详着说道:“郭夫人对余者均不在意,独独对这支情有独钟,多摸了几下。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果然不假,想必郭夫人刚才看春宫图的时候,若不是拼力克制,只怕已经脱了衣裤用此物杀痒了吧。”

    黄蓉这才知道他在上面必定以暗孔偷窥自己丑态,想到自己手执阳具思春的样子被这老贼全都看在眼里,顿时羞得无地自容,面红耳赤,此前贾似道被百般侮辱,黄蓉虽亦有羞意,但自知身不由己,因此是恨意远多过羞耻,惟有此时被贾似道揭穿自己思春,无可辩驳,顿时只觉一阵热潮涌上脸颊,扭过头去再不敢看地上阳具。

    贾似道见黄蓉满面桃红,更增娇美,不由淫兴大发,起身抓着铁阳具顶到黄蓉脸上,笑嘻嘻道:“郭夫人,老夫知道你一直想舔舔这支物件,此时除你我再无旁人,郭夫人大可一吞为快。”黄蓉紧闭双眼,咬紧牙关侧过脸去不理贾似道,贾似道只得再使力捏开黄蓉的嘴,把铁阳具塞进黄蓉口中,然后松开捏嘴的手,黄蓉立刻想向外吐出阳具,贾似道另一只手握住阳具,向她口中大力推进,把她口中塞得满满当当,黄蓉满嘴冰凉坚硬的熟铁,被噎得喘不过气来。

    铁阳具被贾似道掌握着在黄蓉口中不断吞吐,黄蓉无法闭口,很快口水便顺着嘴角流了下来。贾似道见状,扔掉阳具,双手捧住黄蓉的脸,把嘴唇按在黄蓉的嘴角上用力吸吮了一口黄蓉的香津,黄蓉的体香和唾香同时冲上他的脑顶,胯下龙头不由又抬了起来。他再不想细细玩赏,伸手便去摸黄蓉的桃花幽谷,手刚刚触到谷口,忽然想起一事,于是嘿嘿一笑,放开黄蓉。

    黄蓉本以为这次再无幸免,哪知贾似道却又弯弓不发,不禁睁开双眼,却立时被吓得心惊肉跳:只见贾似道从火盆中拔出了那把三角烙铁,长长的柄端上,三角形的一块熟铁已被烧得与火盆中的红炭无异,似乎随时都会流下铁汁来。

    贾似道手持烙铁,一脸淫笑地走向黄蓉,黄蓉盯着那红炽的烙铁头,只是颤抖不已,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贾似道来到黄蓉面前,举起烙铁,黄蓉惊恐地看着烙铁在贾似道的淫笑中慢慢压向自己的左脸,再也忍不住,大喊起来:“贾似道!你杀了我吧!”

    “杀了你?为什么要杀了你?”贾似道把烙铁从黄蓉左脸旁拿开,又慢慢压向她的右脸。“你让我杀我就杀?我堂堂大宋宰相贾似道岂是能受你这一介草民支使的么?”烙铁在离黄蓉脸颊只有半寸的地方停住了,黄蓉已经能感到逼人的热气正在把她的头发烤焦,但接着贾似道又一次把烙铁从她右脸旁拿开。

    黄蓉连受两次惊吓,惊魂未定,正在不住喘气,却看贾似道忽然诡异地一笑,手中烙铁慢慢向下伸去,黄蓉不知他又要耍什么花样,目光紧盯着那烙铁头,随着贾似道手上的动作一寸一寸下移,移过了乳房,移过了肚脐,却见烙铁头在她阴户前面停住,再也不动。

    黄蓉顿时花容失色,尖叫一声,本能地拼命扭动身体,带动手脚上的铁链哗哗乱响,架子也晃动起来。贾似道欣赏着黄蓉的挣扎,手中的烙铁并没有动,直到黄蓉挣扎得没了力气,才冷冷道:“郭夫人,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那个笑话,木兰从军,中箭坠马,醒时军中大夫道:启禀将军,将军的家伙,在下未能寻见,惟有先缝住将军下体之伤口止血。”

    “你想说什么?”黄蓉娇喘道。

    “老夫刚才已经说过,在未与郭夫人合欢前,老夫决不会伤到郭夫人。但是郭夫人若是胡乱动弹,晃倒了架子,老夫可就不知道能不能把烙铁抽开了。”贾似道冷冷道。

    “此话怎讲?”

    “怎讲?”贾似道冷笑一声,手中烙铁猛然压向黄蓉下体,黄蓉惊叫一声,闭目待死,只闻耳边嗤嗤轻响,鼻中嗅到一股焦臭味道,下体却并不疼痛,只是感到一阵发热。她忍不住睁开眼睛,向下望去,却苦于视线被胸前一双肉球所挡,又无法弯腰,看不见下体,只看见贾似道脸上邪笑。

    约摸一盏茶工夫,贾似道将烙铁从她下体拿开,扔到一边,然后伸手在她下体上摸了摸,黄蓉只觉下体一阵风凉,那手在她下体抚摸时也格外光滑,似乎与往日大不相同,猛然醒悟这老贼刚刚竟是以烙铁烫净了自己下身的阴毛,便如同乡下人杀猪时褪猪毛的手法一般无二,只是烫毛时不伤皮肤,却不是寻常乡下人所能为之。

    黄蓉下体体毛生来便十分茂盛,原本少女时并不以为意,婚后与三姑六婆之流的人物来往颇多,难免听得一些世俗之事。其时《女儿经》中以女子下体毛多为美,无毛者被视为不会生育且妨害丈夫,黄蓉听这些人说得多了,也渐渐以自己下体毛多为傲,视之甚至胜过自己一头秀发,如今竟被贾似道烫个干净,便如被人剪光了一头秀发一般,虽然脸上没有被烫上疤痕,但想着自己下体有如和尚光头一般,似乎比起脸上被烫疤来也并不好到哪里。

    这番羞辱甚至胜过刚刚被人看到自己把弄阳具,黄蓉宁愿贾似道的烙铁直接烫在下体,也不愿受他这样的羞辱,不觉满眼含泪,正欲痛哭,想到贾似道几番羞辱,不过是为了赏玩自己的耻态,若是落泪,岂不遂了他的愿,于是硬生生又忍了回去,只是仍有几滴泪水未及收住,漫出眼眶,在她粉脸上划出长长泪痕。

    没有了阴毛的遮掩,黄蓉丰满如馍的阴丘一览无余,从上到下浑然一尊白玉造像,贾似道满意地欣赏着自己的作品,说道:“郭夫人这么干净的身子,却被这丛乱草弄坏了景致,如今老夫将之除去,郭夫人的玉体才真的算是无疵无暇了。”忍不住蹲下身去,扒开那条被肥厚的阴阜挤得几乎看不见的肉缝,露出里面嫩红的花瓣,伸出舌头,在花瓣上湿漉漉地舔了一口。

    黄蓉闷哼一声,腿根抽动了几下,一半是出于害怕,一半则是由于舌头摩擦而导致的快感,这是郭靖从未为她做过的事情,她也从未想过一个男人会舔女人的那个地方,那个虽然长在自己身上却仍觉肮脏的地方,贾似道的舌头这一舔的给她的恶心感甚至超过了贾似道刚刚把自己的阳物放在她的嘴里的时候,然而这一瞬间她得到的快感却也超过了以往郭靖和她的房事时的任何一次。

    还没等她再多想什么,贾似道已经又在她肉缝中间舔了起来,他的舌头像是当年杨铁心的枪头,灵活地钻进肉缝内,刮擦着黄蓉敏感的嫩肉,让黄蓉防不胜防。她还没来得及做好准备,快感已像是桃花岛边的海潮,一波一波从阴户涌上小腹,接着迅速扩展到整个下半身,没过多久,腹腔渐渐抵挡不了这潮水的冲击,忽然一阵抽搐,像是堤防决了口一般,一股热流从体内顺着肉缝泄了出来,紧接着从未有过的快感从脊柱升上后脑,“停下。”她心里喊道。

    但她的身体却失控地向后弯去,把肥美的阴户挺向贾似道的嘴,喉咙中毫无意识地挤出一丝难耐的呻吟:“嗯……啊……”油腻的汁水从黄蓉阴户里溢得她满大腿根都是一片滑腻,喷涌出来的时候,险些把贾似道呛死,连他也没想到黄蓉会对口交这样敏感。“郭夫人的汁水真是比蜜还甜哪。”贾似道好不容易才把黄蓉刚刚泄出的爱液全都吞到嘴里,用手指挑了粘乎乎一条细丝,站起身来,看着满面潮红,刚刚从快感中恢复过来的黄蓉,把手指塞到她的嘴里,然后抽出手指,又用刚刚舔了黄蓉阴户的舌头舔了舔黄蓉的嘴唇。“郭夫人,你不是嫌那里脏吗?怎么居然还丢了身子?”

    一时间黄蓉只觉无地自容,只想一死了之。在这之前她只在和郭靖欢好时才会有些许的快感,而泄身更是闻所未闻,尤其是被一个她恨得咬牙切齿的淫棍这样用嘴舔出来,贾似道的话就像针一样在她心里猛地扎了一下,让她耳边轰轰作响。

    她下意识地拼命摇头,然而这并没能逃过贾似道的眼光,他看见黄蓉咬着嘴唇摇头,便趁热打铁,把嘴凑到了黄蓉的耳朵边上:“郭夫人,你可是大侠郭靖的女人啊,要是郭大侠知道你居然会被我舔出来,真不知道他会怎么想呢。还有你的的孩子,郭大小姐,听说刁蛮得很,只怕也接受不了这么淫荡的母亲呢。”

    这些话如同一个又一个霹雳,打在黄蓉的头上,震得她头脑一片空白,贾似道继续说道:“郭夫人,别再自欺欺人了,其实你根本就是个风流淫妇,老夫玩过的女人里,没有比你更快泄身的了。老夫闻听人言,这般的女人乃是天生的淫妇,想必这些年郭大侠没有怎么和你欢好,你也……”忽听黄蓉小声道:“不要说了。”

    “什么?”贾似道假装没听清。

    “不要说了。”

    “老夫偏要说。”贾似道嬉笑着说道,“你不要脸,被人抓住铐起来还会泄身子……”

    “求求你不要说了!”黄蓉终于控制不住地大喊起来,疯狂地摇晃着架子,铁链发出哗哗的声响。

    看着精神就要崩溃的黄蓉,贾似道哈哈大笑,他一把搂住黄蓉的脖子,对着黄蓉的耳朵低声道:“不说可以,不过郭夫人,君子动口不动手,你若不让老夫动口,老夫可就要动手了。你自己说,是要老夫动口呢,还是动手呢。”

    黄蓉已经说不出话,只是下意识地不停闭着眼睛摇头,贾似道狞笑道:“什么都不说,那就是什么都要了?那老夫就既动口,又动手了。”

    “不要!”黄蓉猛然睁开眼,小声哀求道:“相爷,求你放了我吧!”

    这是黄蓉生平第一次开口求人。

    “晚了。”贾似道一阵狂笑,胯下巨阳砰然跃起,左手绕到黄蓉身后搂住她的腰段,右手扶起自己的阳物向前顶去,鸡蛋大小的龟头费力地挤开两边滑腻的阴户肥肉,顶在黄蓉两腿间早已一塌糊涂的蜜壶口上。

    “相爷,别进来。”黄蓉哀求着,曾经的丐帮帮主女中诸葛这时只剩下了不停哆嗦的力气,眼泪不知什么时候已毫无节制地流了满脸。贾似道淫笑着握住棒身,忽然龟头前顶,佯作要进入,黄蓉只觉下身一紧,吓得大叫一声。

    贾似道哈哈一笑,龟头向后略退,冷不防又顶了一下,黄蓉吓得又是一声尖叫,如此几次,黄蓉连受惊吓,终于支持不住,正要开口再行哀求,却见贾似道脸色骤然一变,眼中凶光突现,搭在黄蓉臀上的左手用力按下,同时自己腰身向前猛挺。

    立刻黄蓉只觉下身一阵撕心裂腑的疼痛,惨叫一声,手脚绷直,脑海里一片空白。恍惚中,阴门已被一个硕大的圆球头硬生生向两边扯开,连着后面粗长的棒身一齐闯入狭窄的穴道。虽然刚刚流出的大量爱液还未干涸,但贾似道的阳物实在巨大,入得又猛,黄蓉细小的穴道根本无法容纳,疼得浑身颤抖,连声惨叫。

    贾似道目送自己的肉棒一寸一寸没入黄蓉的体内,直到全部没尽至根,整个棒身几乎被黄蓉热乎乎的穴肉紧紧包裹,连动弹一下也是十分困难,龟头顶端则已顶住了一个软乎乎的肉芽,正是黄蓉的穴底花心。

    贾似道看看黄蓉,只见她脸色苍白,额头上已沁出汗珠,两颗贝齿咬着下唇,苦痛不堪,于是略一拧腰,肉棒在穴中轻轻搅了一下,黄蓉身体一颤,两座乳峰在胸前不住抖动。贾似道抓起一只乳峰,慢慢揉搓着,悠然道:“郭夫人,你的身体里可紧得很哪。”

    “退出去……”黄蓉翕动着嘴唇,艰难地说道,见贾似道摇了摇头,她又拼出一丝力气,用微弱的声音说道:“相爷,求你了,退出去吧,民女实在受不了了。”

    贾似道眯着眼看了她一会儿,才说道:“好吧,郭夫人既然如此难受,那老夫也就不忍辣手摧花了,这就放郭夫人离开。”说着,双手握住黄蓉的腰身,将肉棒徐徐向外拉出。黄蓉本是下意识的哀求,没想到他竟然会同意放过自己,因此虽然拉出时的痛楚并不比进来时轻多少,还是喘着气忍痛勉强说出四个字:“多谢相爷。”

    这时贾似道已将肉棒拉至穴口,只留一个龟头在黄蓉体内,听到黄蓉的话,微微一笑,道:“不必谢我,老夫怜香惜玉,自当怜惜郭夫人,不过这么一来么,襄阳的援兵可就……”黄蓉此时已有些神志昏乱,陡然听到“襄阳”

    “援兵”,忙道:“相爷说襄阳援兵怎样?”

    “老夫早已说过,襄阳援兵何时发出,就要看郭夫人的了。”贾似道不慌不忙地说道,“郭夫人聪明绝顶,自然能够想到怎么样才能让援兵发得更早一点。”

    黄蓉身体陡然僵住,她意识到这老贼根本不是突然大发善心,不过是又在玩猫捉老鼠的把戏,靠襄阳和援兵来要挟她,自己傲气一世,难道就这样听凭这老贼戏耍,但眼下却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什么破局的好法子。

    正踌躇间却听贾似道又说道:“老夫虽可掌控大宋兵马,不过蒙古兵么,可就不是老夫所能掌控的了,只怕现在蒙古兵正在准备再攻襄阳,早一时发兵,就早一时解危。”黄蓉本就心如乱麻,这一说更是火上浇油,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是不断喃喃重复着:“早一时发兵……早一时解危……早一时发兵……早一时解危……”贾似道见黄蓉乱了方寸,心中暗笑,口中却道:“老夫先从郭夫人身体里退出来,郭夫人自己好好想想。”正要退出,却听黄蓉急喝一声:“慢着。”

    贾似道佯作一惊:“何事?”

    黄蓉道:“民女求相爷发兵襄阳。”

    贾似道冷然道:“那你知道该如何让援兵早日出发么。”

    黄蓉小声道:“民女知道。”

    贾似道点点头:“如何?”

    黄蓉已经涨红了脸,咬着嘴唇,胸前一对乳峰不住起伏,半响才用细如蚊蚋的声音说道:“求相爷进来。”

    “进哪里来?”贾似道故意提高了声调。

    “进……进民女的身体里来。”黄蓉扭过脸去说道。

    “老夫上了年纪,耳朵不好,还请郭夫人再说一遍。”贾似道淫笑道。

    “求相爷进民女的身体里来。”这一次黄蓉的声音比上次还要小一些,眼泪却又流了下来。

    “什么?还是听不清,看来人老喽。”贾似道摇摇头,“老夫还是……”

    “求相爷进民女的身体里来。”黄蓉终于用尽全身力气哽咽着说道,“哦。”贾似道这才装作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不过,老夫看你的身体可是不愿意得很哪。”他看了看两人的接合部。

    黄蓉没想到这老贼竟然如此卑鄙,然而事已至此,再无退路,只得抽动下身穴肉,将贾似道的龟头向里吸动了一下。贾似道这才大笑道:“既如此,老夫便不客气了。”扶住黄蓉腰身,向里徐徐挺进,黄蓉咬牙忍痛,一声不吭,不一会儿那龟头又已结结实实地顶在了黄蓉的花心上。

    这是女人最耻辱的一刻,然而对于黄蓉来说心里反而一块石头落了地,因为她知道:这老贼不会再戏耍自己了,比起刚才老贼几次要进未进,欲擒故纵的数度惊吓,现在反而是最好应付的……只要忍着就行,不用再担心他会耍什么花样了。

    其实贾似道也早已快要按捺不住欲火,只是他一定要将猎物彻底制服才会慢慢享用,所以一直坚持到了这时,才开始专心致志地享受起来。他并不急于狂抽猛送,而是先让肉棒在黄蓉体内搅动了几下,把黄蓉的肉穴撑开一些,否则一直这么紧紧包着的话他干起来就费力得多,这几下只痛得黄蓉两只手紧紧抓住铐上的铁链,脸上的肌肉差点没拧到一起。

    贾似道却笑着拍了拍她的粉脸,道:“别怕疼,心肝儿,一会儿有你好受的。”说着,将肉棒向后退出一半,然后向前大力一冲,龟头立刻重重撞在黄蓉的花心上。黄蓉还没从抽动带来的剧痛中缓过来,下半身已经被花心上蔓延开的快感传遍,幸亏刚才已经耗尽了力气,否则必定又要惨叫出来,饶是如此,还是禁不住张了张嘴。

    这副不胜雨露的娇柔之态被贾似道全看在眼里,不由心中一荡,低下头啧地在黄蓉嘴上亲了一口,道:“心肝儿,让你尝尝亲哥的手段。”说罢,抖擞肉棒,尽情在黄蓉体内抽动起来。

    虽然已经被撑开了一些,但黄蓉的阴道委实太紧,此时蜜汁也早已干涸,贾似道的进出还是有些费力,生肉与生肉间的磨擦带来的火辣辣的刺痛让黄蓉几乎咬破了嘴唇,幸好每阵刺痛过后都有一股酥麻从穴底升起,多少减轻了一点痛楚。

    她闭着眼睛,双手攥紧铁链,身不由己地被贾似道的冲击颠得上下起伏,耳边只听得手脚上的铁链哗哗作响,伴着肉体啪啪的撞击声。就在下半身就要麻木的时候,忽然贾似道停止了动作,黄蓉还没来得及喘息一下,贾似道淫猥的声音已经又响了起来:“郭夫人,我比你那靖哥哥如何?”

    黄蓉没想到这时他还要出言戏弄自己,她知道这老贼不得满足不会罢休,但她刚刚开始时便已打定主意再也不说一个字,反正到了这一步,谅这老贼也不能再把自己怎么样了。贾似道见她低着头一言不发,料想还不到火候,便也不再强逼,冷冷一笑,又开始在黄蓉体内大力抽动,边抽边将左手食指按进黄蓉阴丘肉缝上端,剥开肉膜,按到了那粒黄豆大小的肉粒上,随着黄蓉身体在他冲击下的运动,肉粒也在他的手指下弹动。

    渐渐黄蓉只觉下身的痛楚开始消散,一股无名的快感从小腹压下,和穴底花心处的快感交织在一起,随着贾似道的每一次冲击而增强,残存的一点意识让她惊慌不已,她知道她即将失去对身体的控制,然而这快感是如此强烈,很快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只能感觉到两腿间的热度在不断上升,小腹开始抑住不住地起伏着,一股股油腻腻的液体流进了肉穴,被那根杵进来的棒槌涂满了穴腔,而那根棒槌则每次进来都要重重在她花心上敲上一记,花心中荡漾开的快感便像一根弓弦一样扯得她的大腿抖动一阵。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急促地喘息起来。这时贾似道又抓住了她的一只乳房,狠命地揉搓着,如果是在一柱香时间之前,这样的揉搓黄蓉只会感觉到痛楚,但是现在,由于下身快感已经在全身蔓延,使她的乳房也在不知什么时候充血膨大了一圈,胀得难受,贾似道的揉搓让她的乳房的胀痛感不仅得以缓解,而且还与下身遥相呼应,畅快感直冲上她的喉咙,只想让贾似道揉搓得更用力些。她现在全身都已经流动着淫欲了。

    与此同时,贾似道并没有放松对她蜜穴的冲击,下身的热力和快感越聚越多,左冲右突,被堵在封闭的空间内无处释放,而那根肉棒还在不停地把快感塞进她的下身,使她的下身鼓胀欲爆,肉穴中分泌的蜜汁越来越多,已经开始从肉缝中溢出来,顺着大腿流下。黄蓉承受着越来越猛烈的冲击,脑海中忘记了一切,心无旁骛地等待着冲上顶点,然而就在爆发的那一瞬间即将来临之时,一切却戛然而止。

    这突如其来的停止让黄蓉全身立刻陷入了慌乱,如同落水者失去了救命稻草,“别停!”她不由自主地喊道。

    “老夫的功力如何?”是贾似道在说话。

    “相爷好强。”黄蓉几乎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比起你那靖哥哥呢?”

    “还是相爷厉害,求相爷给个痛快吧。”她几乎要哭出来了。

    “好,那你就大声喊:“郭靖狗屁不如不是男人,相爷的大鸡巴才是真舒服。”喊得越大声老夫就越用力。”

    立刻黄蓉的呼喊声在地下室里响了起来:“郭靖狗屁不如不是男人,相爷的大鸡巴才是真舒服……啊……啊……郭靖狗屁不如不是男人,相爷的大鸡巴才是真舒服……啊……啊……”欲望的洪水终于在这一刻冲垮了她最后的堤坝,忘记了一切的黄蓉在狂呼乱喊声中夹杂着她生平第一次疯狂的叫床。

    贾似道并没有食言,他的阳物在得到了淫水的润滑后,以更快的速度撞击着黄蓉的花心,而黄蓉的蜜穴也在不停地咬噬着他的龟头,刚刚他的情况并不比黄蓉好多少,勉强才压住了继续冲进的念头,现在重新开始,更是一往无前,而黄蓉的叫床声则加快了他登顶的速度。

    没过多久,随着肉棒中积蓄的力量越来越大,贾似道再也闭不住精关,狂吼一声,猛地把整条肉棒都压进黄蓉的体内,紧紧抱住她的腰,让大股大股浓浊的白精恣意喷射在她的娇嫩的花心之上。

    这一击也完全击垮了黄蓉,滚烫的精液像是一颗火星,引爆了她体内积蓄的所有能量。“死了!”她只来得及叫出这一声,就僵直地在架子上绷紧了身体,头向后拗去,喉咙中咯咯作响,下身蜜穴猛然收缩,死死咬住了贾似道的大龟头,把自己的阴精毫无保留地洒在上面,于是受到刺激的贾似道便把龟头更用力地向前挺进,死死压在黄蓉的花心上,两人的下身结合部此时紧紧贴在一起,连最锋利的刀也别想插进去。

    地下室里的空气在这一刻凝固了,贾似道和黄蓉裸抱在一起一动不动。不知过了多久,直到火盆中木炭的红光渐渐开始黯淡,贾似道才恋恋不舍地松开黄蓉的身体,把自己已经变软的肉棒拔了出来,随着出来的,还有两人混在一起的体液,在地上洒了一大滩。

    贾似道长出了一口气,看见黄蓉脸上仍是一片通红,低头不敢看他,便扳起黄蓉的下巴,笑着亲了个嘴,道:“我的心肝儿,郭夫人,只要你好好伺候老夫,包你想要的都由你。”黄蓉甩了一下头,从他手中挣脱出来,把脸扭向一边。贾似道也不生气,哈哈大笑着到地上捡起睡袍披在身上,走出密室踏着台阶扬长而去。不多时,只听上面啪地一声,地下室中复归一片死寂。

    黄蓉放声痛哭。

    【完】

    黄蓉短篇集 24、淫到骨髓里的黄蓉母女

    华山论剑之后,郭靖黄蓉夫妇率领武林群豪,继续镇守襄阳。南宋度宗咸淳四年,蒙古大将伯颜率二十万大军围困襄阳,三月之后,城中弹尽粮绝,只能靠啃树皮、喝污水度日。不久,郭靖等人中了蒙古武士设下的计谋,吃了事先喂过十香软筋散的白鼠,导致内力全失。之后,襄阳很快被攻陷。郭靖、黄蓉、郭芙、耶律齐、郭襄、郭破虏等一家人,武修文、完颜萍一家,武敦儒、耶律燕一家,以及朱子柳、武三通等人,通通被生擒,一起关押在襄阳城的牢房中。

    蒙古大将伯颜年过五十,身高七尺,粗犷豪放,好酒好色。他有一个儿子,汉名赵必,年方三十,军中人称少将军,骁勇善战,俊朗潇洒,风流成性。赵必听蒙古武士汇报说,中原武林第一大美人黄蓉被俘获,顿时按捺不住,亲往牢房中察看,等看见黄蓉、郭芙母女的姿色,不由得魂飞天外,但脸上不动声色,淡淡的对郭靖说:“郭大侠,只要你弃暗投明,效忠蒙古,父帅与我一定待你以上宾之礼。”

    郭靖义正词严地说:“我们既然被俘,早抱必死之心,只求速死。”

    赵必冷笑一声说:“枉你人称大侠,战败便求死,与凡夫俗子何异?我听说中原有两大奇书:《武穆遗书》、《九阴真经》,天下只有你郭大侠通晓,倘若你现在就死了,两大奇书必然失传,郭大侠你心中就不觉得有愧于前辈的心血吗?望郭大侠三思,失陪了。”

    说完转身出了大牢。

    赵必的一席话,让郭靖背冒冷汗,暗骂自己蠢材,只会呈匹夫之勇,差点毁了前辈英雄的毕生心血。郭靖转身对黄蓉说:“蓉儿,这个鞑子的话真让我醍醐灌顶,咱们宋人将军若学得《武穆遗书》,用兵如神,则可驱除鞑虏;侠士学得《九阴真经》,前去刺杀蒙古的王公大将,也能扰乱敌军。这两部宝书,若因我失传,我岂不是成了千古罪人吗?只是我有一事不明,这个鞑子为何反而提醒咱们?”

    黄蓉想起刚才赵必瞧自己的眼神,俏脸一红,说:“我也搞不懂。”

    其实,黄蓉心中隐约猜到,赵必看上了牢中女眷的美色,倘若强来的话,牢中之人必然会自尽成仁,因此要激起郭靖等人的求生之念。果然,只听见郭靖说:“不管怎样,咱们必须活下去,直到把这两部书写出来,传出去。在这之前,就算受尽天大的屈辱,也要忍辱负重。”

    众人齐声道“谨听吩咐”。郭靖又对黄蓉说:“蓉儿,这两部书你也知之甚多,你的文采智慧,胜我百倍,你一定要帮我完成。”

    黄蓉应道:“是,靖哥哥。”

    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赵必的一个卫士跑来牢中喊话:“少将军请郭夫人和郭大小姐沐浴更衣,其他人原地待命。”

    耶律齐大叫道:“狗鞑子,你们想干什么?”

    其实到了此时,众人心中都明白鞑子想干什么。那个士兵又说:“少将军说了,倘若你们今天不答应,我们就斩杀一千名襄阳百姓,明天若还不遵从,再杀一千名襄阳百姓,以后每天杀一千名百姓,直到你们答应为止。”

    众人齐骂鞑子狠毒,一起望着郭靖。郭靖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缓缓地说:“国家为重,百姓为重。”

    黄蓉和郭芙擦干脸上的泪水,跟着那个士兵出了牢房。门口一群婢女把黄蓉带到一个浴房,郭芙则被带去了另外一间浴室。

    沐浴过后的黄蓉,雪肤凝脂,风姿绰约。婢女将黄蓉带到一个房间,关上房门,退了出去。黄蓉信步往里走去,突然从身后伸出一双手,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双乳。黄蓉自从15岁和郭靖在一起,哪和其他人有过肌肤之亲?黄蓉顿时羞得俏脸通红,吓得赶紧转过身,倒退了几步,却见赵必一身亵衣,贼忒嘻嘻地说:“郭夫人,你想煞小人了。”

    这副嘴脸,与狱中道貌岸然的样子有天壤之别。赵必见黄蓉一副小儿女羞答答的样子,顿时冲了上去,一把抱住黄蓉,瞧准黄蓉的樱唇,亲了下去。黄蓉扭头避开,可赵必双手捧住黄蓉的头,让她动弹不得,终于深深的吻了下去。黄蓉身中十香软筋散,无力与其抗争,再说早料到有此一出,反抗也是徒劳的,于是闭上眼睛,慢慢放松自己,感受面前这个男人带来的强烈的男子气息。

    赵必用舌尖撬开了黄蓉紧闭的双唇,将舌头伸入黄蓉口中,舔搅黄蓉的香舌,用力吸吮。赵必右手抱着黄蓉的头,左手慢慢除去了黄蓉的衣服。赵必的嘴巴往下移动,亲吻黄蓉的脖子,再往下,看见一对雪白丰满、圆滚挺拔的奶子!天哪,这哪是生过三个孩子的妈妈?简直胜过自己开苞的任何一个处女!中原第一美女,果然名不虚传!赵必一个咬住左边的奶子,用力吸吮。当然,赵必的手也没有闲着,沿着光滑的纤腰往下,摸到两块硕大圆滚的肥臀。赵必的嘴巴从黄蓉的肚子滑了下来,蹲下来,直接用舌头拨弄黄蓉两块肥厚的阴唇!浓密乌黑的阴毛下面,藏着一只大鲍鱼!在赵必的舌尖触及黄蓉阴唇的一刹那,黄蓉全身颤抖了一下。

    原来,郭靖和黄蓉行房时,从来不主动给黄蓉舔阴部,只有极少几次,黄蓉一气之下,坐在郭靖脸上,将阴部扣在郭靖的嘴上,郭靖才伸出舌头舔几下,敷衍了事。

    黄蓉阴道里渗出的淫水,滴在赵必的口中、脸上。赵必再也忍耐不住,起身一把抱起黄蓉柔软的身躯,快步靠近一张齐腰高的桌子,将黄蓉仰天放下。黄蓉上身仰躺在桌子上,双腿弯曲并拢,屁股伸出桌子的边沿。赵必站在桌子前面,褪下自己的裤子,露出早已暴硬的鸡巴,双手分开黄蓉的双腿,然后右手将向上翘的鸡巴按下,对准黄蓉下身裂缝的最底端,猛地向前戳了过去,可惜鸡巴没能破门而入,而是向上滑了过去。原来黄蓉心里紧张,双唇紧闭,咬紧牙关,阴道括约肌也收缩得异常紧张。赵必玩女无数,明白此理。他俯身下去亲黄蓉的香唇,双手轻抚黄蓉雪白肥硕的双峰,对黄蓉说:“郭夫人,别紧张,放松点。”

    果然,黄蓉慢慢松开了咬紧的牙关,全身肌肉慢慢放松了。赵必抓住这个机会,扶着鸡巴,对准洞口,腰板一挺,龟头撑开阴道口,鸡巴顺利地捅进了半截。这一戳让黄蓉出其不意,“啊”

    了一声,双眉紧蹙,本能地又收缩阴道的肌肉。赵必明显感觉到龟头被黄蓉的阴道夹得紧紧的,尽管还有半截鸡巴露在黄蓉身体外边,也不强行插入。他双手慢慢抚摸黄蓉光滑的肌肤,黄蓉渐渐放松了阴道肌肉,赵必挺身将整个鸡巴连根插入黄蓉阴道。黄蓉美目紧闭,摒住呼吸,面颊潮红,鼻梁渗出汗珠,双眉微蹙,一幅痛苦的表情。赵必鸡巴均匀地在黄蓉体内抽插,由于黄蓉阴道早已春水涟涟,润滑了鸡巴,因此抽插起来非常顺畅。渐渐的,黄蓉摈弃了杂念,心灵空明,只感受着下体抽插带来的快感。黄蓉心想,这根肉棒真长呀,每次进出时,它的龟头总会摩擦到子宫口,而且还有很长一段会伸入到子宫里面,靖哥哥的阳具很少能伸进子宫口,显然现在自己下体中夹着的这根长矛,比靖哥哥的阳具长多了。黄蓉想到此,悄悄地收紧阴道,微挺屁股,迎合长矛的杵入。赵必本来就诧异于黄蓉阴道的紧括,此时感觉到自己的肉棒被越夹越紧,自然明白黄蓉的心意,因此心中大喜,当即提肛吸气,两浅一深,快速抽插。黄蓉呼吸急促,快感强烈,无法自抑,口中“嘤嗯”

    的呻吟声又响又急。突然,赵必感觉黄蓉的阴道猛地收紧随即又松开,立即意识到这是女人要喷阴精的前兆,于是快速一插一抽,再次快速插入,然后猛地把鸡巴从阴道中拔了出来,刹那间,黄蓉身体颤抖,打了个冷战,只听见黄蓉一声“啊哦”

    长吭之后,一股淫水从她阴道口急速喷出,溅在两尺开外的赵必身上。赵必快步俯身向黄蓉的阴道口亲去,用舌尖拨动阴蒂,黄蓉又是“啊”

    叫一声,又一股阴精飞奔而出,喷得赵必满脸汁水涟涟。黄蓉消停了,转身侧卧在桌上。

    赵必万万没有料到,黄蓉会这么快就被自己干得直登仙境。他哪里知道,郭靖长年专注于襄阳防务,经常彻夜和衣而眠,哪里能顾得上妻子的情绪?有时候,就算行起房来,也没有调情前奏,匆匆抽插几下,射精之后呼噜大睡,把寂寞失落的娇妻晾在一旁。而作为黄蓉,聪变机智,日常事务很少消耗她的精力,因此,她精力充沛,又当虎狼之年,性欲自然强过常人百倍,今天,她遇到赵必这样一个身高体壮、阳物雄伟、久经风月的男人,自然是久旱逢甘雨、枯柴遇烈火,爆发起来自然异常猛烈。赵必擦干黄蓉喷在自己脸上的淫水,看着白条条地躺在桌子上的黄蓉,手握着自己依然硬邦邦的鸡巴,心想,郭夫人你是升天了,本小爷还没爽呢。

    赵必上前抚摸黄蓉白皙的肥臀,双手轻轻掰开黄蓉的屁股沟,露出一个黑褐色的屁眼,赵必忍不住用舌尖去舔那个可爱的菊门。也许是屁眼受到了刺激,黄蓉从熟睡中醒来,不过她依然闭着眼睛。黄蓉心想,这鞑子真不怕脏,竟然用舌头去舔屁眼!靖哥哥就从来没舔过我的屁眼,不过话说回来,屁眼被舔感觉酥酥麻麻的,还真的没有体验过。赵必极尽挑逗之能事,轻抚、亲吻黄蓉的每一寸肌肤。渐渐地,黄蓉的情欲又被挑逗起来了。当赵必看见黄蓉的阴道口一张一合,像一张小嘴一样,又忍不住血管赍张,鸡巴暴硬。赵必一把把黄蓉抱下地来,让黄蓉双手趴在桌子上,双脚站在地上,大腿和身子几乎弯成一个直角,这样,黄蓉的屁股向外高高翘起。看着黄蓉向外凸起的两片肥厚的大阴唇,赵必忍不住低下头去狠狠地吸吮了一口,鸡巴涨的实在受不了,赵必起身站在黄蓉屁股的后面,往下轻轻按了按黄蓉的纤腰,让黄蓉沉下腰,好把屁股翘起来;将黄蓉站在地上的双腿稍微分开一点,这样好让阴道口微微张开。瞄准屁股中间那个鲜红的洞口,赵必把自己的鸡巴猛然顶了进去。黄蓉觉得下身的空虚被填得满满的,那根阳具简直戳到了自己的喉咙!须知后经过上一个回合,黄蓉的羞怯之心渐祛,情欲之心暗生。当赵必鸡巴往里插入时,黄蓉主动往后挺屁股,以捉住那个大肉棒;鸡巴往外抽出时,黄蓉则往前拉屁股,把鸡巴套弄得严严实实。爽到深处,黄蓉“嘤嘤哼哼”

    有韵律的大声呻吟,全不像上次压着自己的嗓子。鸡巴抽插的同时,赵必伸手握住黄蓉那对晃荡的奶子,使劲地抓挤。

    就在赵必和黄蓉干得魂游天外之时,婢女带着沐浴后的郭芙朝着这个房间走来。还在走廊中,郭芙就听见女人交欢的呻吟声,而且这个声音似乎有点耳熟。

    思索间,婢女打开了房门,请郭芙进去。霎时间,郭芙惊得目瞪口呆:一个赤条条的女人,双手趴在桌子上,雪白的屁股往后高高翘起,屁股后面站着那个被称为“少将军”

    的男人,男根在前面的屁股中间一进一出。销魂的呻吟声正是从那个女人口中发出,只见她美目紧闭,脸泛红霞,满身细细的汗珠,这个女人,正是自己敬爱的娘亲!交战中的那两个人,谁也没有注意到郭芙的到来。于是郭芙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一切:还是十一二岁时,看过娘亲的胴体,这么多年了,娘的皮肤还是这么光滑,一点都没有变老呀,娘的奶波真是又大又挺呀,那可是咱们姐弟三人都吃过奶的乳房呀。郭芙情不自禁地伸手握住自己的乳房,觉得自己的奶子要小得多。郭芙看着她娘的屁股前拉后挺的配合那根鸡巴的抽插,嘤嘤哼哼叫个不停,心想,娘平时端庄高贵,现在却真淫荡呀,爹爹还在牢中受苦,她却在这里和别的男人通奸。又想,原来这个男人也喜欢从后面插女人,以前齐哥总喜欢从屁股后面插自己,自己还骂他淫魔呢。突然传来男人“啊啊”

    大叫的声音,把怔怔出神的郭芙惊醒。只见男人快速抽插,她娘的叫声也变得非常急促,男人和她娘几乎同时一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