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黄蓉系列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6 部分阅读

    黄蓉嗯了一声,用平淡而又愉悦的声调地说:“敦儒不必多礼,坐下吧。”

    大武在拜了一下说:“谢师娘。”然后就很快地走到耶律燕的身边坐下。整个过程十分流畅,丝毫没有任何不自然。大武在努力掩饰自己的同时也不禁佩服黄蓉的演技,从她脸上更本看不出任何不自在。师娘对自己还真像久别从逢般的亲切,大武也放开了,开始对大家侃侃而谈起来。席间的气氛在两人带动下顿时活跃了起来,众女听他讲述了招兵的情况,为襄阳的兵源危机松了口气。

    但又听说自己的丈夫还要一个多月才回来,不由得又涌起无限的愁思。好在郭芙和大武从小一块长大,完颜萍也是自家人,彼此之间都很熟悉。所以众女很快就开始打趣他和耶律燕,搞得两人都很不好意思。耶律燕是真的脸皮薄,大武则是知道黄蓉在一旁观察而故意装作个傻小子似的憨笑。席间欢声笑语不少,但这顿饭却吃的大武好不辛苦。

    吃完饭后,黄蓉叫大武留下。诸女以为她有事和大武商量,也就都知趣地离开了。大武却隐隐约约的觉得好像并不是这么简单。不出所料,黄蓉劈头一句话就问他:“敦儒,你刚进屋的时候鬼鬼祟祟地不敢正眼看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大武暗想这俏黄蓉果然厉害,她在饭桌上装作没事,其实心里还是担心自己发现了她偷窥的事情,所以干脆用反客为主的手法来诈他的话。要是自己事先没有准备,搞不好还要着她的道。于是他将计就计,照昨晚想好的话说:“哎,师娘,我本以为可以瞒过你,却不想师傅还是告诉了你。”他一面说,一面观察黄蓉的表情,只见她听见前一段话时,脸色一沉,但听了他后来的话又是一付不知所云的样子。大武心头不由得一笑,也不待黄蓉发话,就又装作一付可怜的样子说:“师娘啊,徒弟我上个月一晚因贪杯而差点误了军事,后来师傅大骂了我一顿,说如果我不改,就要告诉师娘,让您老人家来处罚我,其实这次师傅派我回来除了要我帮你处理城内的事务外,也有让您好好管教我的意思。但师娘啊!徒弟我真的知错了,我发誓以后不会再贪杯了,您老人家千万别为了我气坏了身子。”他这翻话一讲完,黄蓉心中顿时疑虑全消,自己原来错怪了敦儒。其实大武这个谎真是很绝,因为贪杯误事这是确时有的事,但郭靖却从没说过要告诉黄蓉,派他回来更没有要黄蓉管教他的意思。但大武心知黄蓉断然不好意思用这事去和师傅对口供,加之黄蓉在管教徒弟的方法上确实比郭靖在行。所以从小到大教育徒弟的事都是黄蓉在作。大武因为跟了黄蓉十多年,所以对她的心思抓得极准,他知道自己在师娘心中一向是老实听话的孩子,因此对他如此真情表露的话,黄蓉断然不会怀疑。可这翻话要是出自杨过之口,黄蓉是说什么也不会相信的。所以有时人太过聪明自信了反而会被很拙劣的东西骗过。

    黄蓉在心中把大武的话又前后推敲了一便,觉得大体上没有什么问题。看着大武的表情也不像是在说谎,于是心里不由得对错怪了徒弟而感到歉意。又想到大武着急时一个劲地说“你老人家,你老人家”的样子,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大武看着眼前秋波流盼,明目皓齿的美丽师娘突然的一笑,只觉得那一笑之中包涵了万种风情,有成熟女性的妩媚,又有少女怀春的羞涩。象温柔的春雨,又似热情的夏日。那种惊为天人的感觉竟让他一时间看呆了。待他回过神来发现黄蓉还沉浸在她的思维之中,不由得松了口气。心中却暗骂自己不忍小节,差点坏了大事。他脑筋一转,装出一付十分尴尬的样子看着俏黄蓉。

    黄蓉笑完后才想到徒弟还在面前,自己怎么能这么失态。旋即又收起了笑容,在看看大武,只见他眼里更多的是尴尬,却无几分色欲,不由得心头一宽,但又隐约感到一种莫名的失落感。在惆怅之间竟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还好大武就像浑然不知她心情似的又开了口:“师娘啊,徒弟嘴苯,有什么得罪您清听的地方还望您多多包涵。”黄蓉摇了摇头说:“敦儒,我待你就像自家亲人一样,你若总是这么多礼,那倒还见外了。”顿了顿,又道:“你贪恋杯中之物,我也是略有所知的。酒是可以喝的,但喝酒误事却是不该的,所以今后值事时绝不可再饮酒,你要记住这点。当然你也大了,我和你师傅也是不会总记着这事的,你能改的话就好,今天的事嘛,我也不会在小燕她们面前提起,就当它没发生过。”黄蓉不愧是女中诸葛,她这番话表面上是教训大武,其实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她既没有否认郭靖告诉了自己大武的过失,同时又堵住了大武的嘴,让他今后不会再向任何人讲,真是绝。

    大武心中为也黄蓉这番话叫绝,但表面上又装作感激的样子说:“多谢师娘的教诲,徒弟今后定不会再犯了。”顿了顿后,又说:“其实今天即使师娘不找我讲这事,我也有其它的事要找师娘商量。”

    “哦?什么事,你说吧!”黄蓉看着大武和蔼地说。

    大武以一种坚定的目光盯着黄蓉说:“师娘,徒弟我想今晚就搬到城防衙门去住。徒弟我愚笨不能在大事上帮您,但好在我还算机警,所以保卫城内的安全我还是应付得来的。”黄蓉听完他这番话后很是感动地说:“好徒弟,你在外面跟你师傅辛苦了那么久,好容易回家来,应该多陪陪小燕才是。”说到这里,她不禁想到了昨晚澡堂那一幕,看着现在正站在自己跟前的大武,又想到了他那大得吓人的家伙,粉脸一红,竟忘记了下面要说什么。

    大武看见黄蓉突然脸红,心中立即知道了原委。但表面上他却不动声色地说:“谢师娘美意,但却恕徒弟不能领情。现在虽无战事,但城内尚有不少奸细,如果他们趁城里人过年之机而做乱,那后果将不堪设想。况且,城里人多手杂,也难保有人不想浑水摸鱼。所以在新年前后,正是我们应该加强防御的时候。徒弟我作为现在府中唯一的男丁是义不容辞的,所以恳请师娘恩准徒弟的要求。至于小燕嘛,我想只要我晓以大义,她应该不会以儿女私情来留我。”黄蓉看着表情坚毅的大武,心中为有这么一个识大体的徒弟而深为欣慰。虽然他的理由有些牵强但那赤子之心却是让人敬佩的。再说他的想法也不是没道理,心中当下决定答应他的要求。又想起他最后那句话中儿女私情的含义,不由得脸又是一红。但她很快便平静下来,对大武说:“敦儒啊,难得你一片真心,我也就不阻拦你了。城防虽然重要,但是你也不需太苦了自己,还是可以常回家来看看小燕,她是很想你的。”说完最后这句话,黄蓉的脸不禁又是一红。

    大武将黄蓉的表情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嘴上却说:“多谢师娘成全,徒弟这就去准备。”于是他向黄蓉告了辞,便回房去了。

    黄蓉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心中颇有种不舍的感觉。又想到刚才他说话时充满男子气概的表情,不由得竟痴了,她想:以往总把敦儒当小孩子,没想到他早就是个男子汉了。

    大武在离开了大堂后,不由得得意地笑了出来。自己计划的第一步已经得手了。只要搬出去后,暂时就不用应付妻子的欲求,自己可以集中精力把师娘搞到手了。郭府是他一手装修的,所以他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他要想从外面潜入府中简直是易如反掌,纵使是师傅在也发现不了自己。更绝的是在师娘的卧房和澡堂里都有以前主人留下的密室,自己就算住在里边也不会有人发现。一想到自己很快就要得手时,大武就亢奋了起来,又记起刚才师娘和自己讲话时那百媚千娇的害羞样子,大武顿时感到自己的大鸡巴涨得发痛。他心里寻思着赶快回房去找老婆泄泄火,于是就加快了脚步向自家院子走去……

    当天下午大武就搬了出去,耶律燕虽然心中有一千个不愿意但却经不住丈夫大义凛然的说词,在和大武欢好数次后还是依依不舍地送走了他。黄蓉心中也是很不情愿大武的离开,但又不好意思开口留他,所以也是强言欢笑地去送了他。

    大武搬走之后的头几天也确实把心思都花在了城防上,一来他不想立足未稳就操之过急地夜探郭府,二来他也的确需要做出个样子来让师娘看看。所以几日以来倒也无事发生。

    大武毕竟是黄蓉的高徒,不过五日就把城防打理得井井有条,他的手下们对这位新城防官颇为敬佩,黄蓉也不时下人口中听到大武的手段,对他也是刮目相看,晚上在床上时也是更多地想到了自己这个徒弟,手淫的次数也更多了。而大武在肯定自己已经站稳了脚跟,今后的称防任务无非都是走过场了后决定正式开始他的下一步行动。

    当夜,他在入夜后悄悄地潜入了郭府背后的一间破屋,那间屋中其实有一个通往郭府的地道。当年在装修郭府时他发现了这个秘密,当即下令郭府后的一条小街都划入府中,说是为了方便防御,其实心中想的是万一哪日师傅师娘遇险,自己还可以带他们从秘道逃生,但他又素知郭靖为人光明磊落决不会同意他的想法,所以就借防御为名说服师傅,说来这竟是大武对他师傅师娘的一片孝心。没想到日后此道竟成了奸污师娘的通道,真是世事难料。郭靖和黄蓉虽不喜乱占民宅,但一来那条街早就无人居住了。二来,街上的破屋紧靠着院墙也的确是个隐患。所以两人商量后觉得既然没有伤害到百姓那么纳进那条街也无妨。黄蓉虽早有意要推倒破屋,重修小街。但一来襄阳城战事不断,她无暇去顾及此事。二来重建此街要劳民伤财,她也知郭靖断然不会答应,所以这条街上的破屋也就幸存了下来。十几年过去了,破屋伴随郭府历经了风风雨雨,如今要有人再提出要把它们推倒,郭府中诸人还倒真舍不得了。

    回到正题,大武在确定无人发现他的行动后便运起他得意的龟息功,潜入了地道。大武在龟息功上造化极高,连黄蓉都比不上。说来好笑,当初他苦练此功的目地是为了有一日可以夜探敌营为师傅出把力。没想到如今竟用在了夜探自家上了。他小心翼翼地潜入地道后,便凭着记忆向通往黄蓉卧室的那条地道走去。

    不一会儿功夫,他就到了黄蓉卧室后的那间密室。这密室设计极为巧妙,整个密室的空间是被埋在卧室外靠墙的地下,只有一条一人高的小通道把它和窝室的一个对角墙相连。其隔音效果奇好,即使用手敲击出口也不会有“空,空,空”的声音。是以郭靖黄蓉夫妻在此居住多年竟没发现这个秘密。

    大武捏手捏脚地走上和卧室相连的小通道,然后极小心地通过一个隐蔽在墙上的一个小孔向屋中看去,同时又运起龟息功生怕被师娘发现了。一看之下,只见师娘正坐在房里盯着桌上的一张地图思考着什么。大武心知师娘又在为如何抵御蒙古人而泛愁了,一阵感动的同时却发现师娘柳眉微皱,神情专著的样子竟是说不出的性感。他感到自己下面的大家伙已经蠢蠢欲动了。但他强作镇定,生怕呼吸乱了后被师娘发现了自己的偷窥,所以他尽力压下于念好让龟息功发挥作用。

    黄蓉看了一个多时辰的地图后,见天色以很晚了,便起身活动了一下,然后拿出换洗的衣服准备洗澡去。大武本来快无聊到要死,单一看师娘的行动便知道好戏来了,不由得又兴奋起来。等师娘出门后,他便飞快地寻着通相澡堂的地道跑去。

    等他走到和澡堂一墙之隔的密室后,便迫不及待地打开藏在墙上油灯灯座下的窥视孔向屋里看去。

    这一看真叫他魂都快飞了,只见此时黄蓉身上只剩下一件浅红色的兜肚和一条可爱的小裹裤。肚兜的布料很少,使得这美丽的师娘几乎就是半裸的样子。大武使劲吞了吞口水,然后贪婪地向眼前这难得一见的雪白肌肤看去:只见她裸露着白晰的肩头,平坦的腹部比未生育的女子还光滑,纤细的蛮腰不赢一握。在昏暗的灯光的照耀下,黄蓉晶莹的胸部肌肤几乎半裸着,一对高耸的巨乳紧紧地顶在薄薄的肚兜上,彷佛就要爆出来一般,大武甚至看见了她胸前的两点突出。眼前的一切让他感叹道:师娘的身体真是比处女还美,她肌肤的洁白和细腻不输给正直青春年华的佳丽们,而师娘身上散发出的成熟女人的味道又是那些年轻女子远远赶不上的。

    正想得出神时就见黄蓉伸手解开了系在肚兜背后的两根红绳,缓缓脱下了肚兜。终于等到了,大武激动地想。只见黄蓉那两个高耸而又丰满的巨乳从肚兜的束缩中解放了出来,那对让大武魂牵梦萦的雪白美乳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般地呈现在大武眼前。他只觉得自己脑中一阵旋晕,半天才回过神来。他就像几日没吃饭的人突然看到了丰盛的大餐似得,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两团雪白,双眼里射出阵阵的淫光。黄蓉胸前那一对傲然坚挺的半球型巨乳时不时地随着她的动作而上下颤动,就好比两个灌满水的皮球被上下拍动时一样,看得大武当场就有要射出来的感觉。黄蓉的那对大豪乳不但弹性十足,而且最为难得的是她已是年过四旬之人,可那双雪白的大奶子竟一点也没有下垂的样子。师娘不愧是习武之人,大武心想,若换了她这年纪的普通妇人,那奶子还不得像两个吊在胸前的皮囊一般。

    定了定神他又看到那玉乳的中心,有一对娇小玲珑的粉红色乳头正高高地挺着,配合着周围的一圈大小适中的淡红色乳晕,让人看了心生爱意。大武心里觉得奇怪:为什么师娘结婚了怎么多年后乳头还是像处女那般的颜色?虽然颇为不解,但心中却又不禁暗暗为自己有如此眼福而得意。

    接着只见黄蓉又轻轻的弯下腰,把穿在下身的裹裤也脱去,终于除去了她最后的一点遮掩,一丝不挂地站在了大武的眼前。多美的身体啊!大武由衷地感叹道:黄蓉瀑布般的长发乌黑发亮,从头上直批到后腰;她的肌肤就如同三九天的大雪那般洁白,两个坚挺的巨乳上镶嵌着两个粉红色的小樱桃;她的小腹比平静的湖面还要光滑,小小的肚脐眼灵巧地点缀在白晰的小腹上,美不胜收;她丰满的阴阜微微的隆起,神秘的幽谷在墨黑色阴毛的重重掩饰下让人不自觉得浮想连篇;她那对比纯玉还细腻的修长双腿极为健美,加上一双小巧精致的美足简直就是造物主的奇迹。大武不由得竟看痴了。

    黄蓉脱光了衣服后就拿起地上装满温水的木盆往身上淋去,瀑布般下落的水花顺着她美丽的长发流过她动人的身躯,一直流到了脚底。她那美白的皮肤在水珠的滋润下泛起点点光泽,她那对巨大的乳房在水花的飞溅中更显高耸,而那黑色的三角地带也因为温水的喝护而显得更加神秘迷人。

    黄蓉把身体打湿后便用她那支纤细的右手在全身上下撮动起来,那青葱一般的手指在她身上不断游走,时而再双乳上揉动,时而又在大腿之间徘徊。黄蓉的肌肤在双手的抚摸下逐渐的泛出微红。渐渐地她的脸也开始红了起来,双手揉撮的力道也逐渐加大,她的呼吸变得粗糙起来。大武看到这一幕立即感到自己的大肉棒已经硬得不能再硬了,终于他忍不住把它从裤子里轻轻掏出,开始用手上下套动起这猛兽来。

    澡堂里的黄蓉大概这时也经受不住肉欲的纠缠了,她索性放下了手中的木盆往小板凳上一坐,手淫了起来。只见她一手在那诱人的阴户上不断按摩,另一支手则在那对巨乳上来回撮动,那张湿湿的樱桃般大小的嘴还微微地张开,时不时地发出淫荡的呻吟。这幅景象可让躲在密室里大武开了眼界,看着黄蓉如此下流的表演,大武真是不能把眼前这个骚浪的娇躯和自己平时所知,克守妇道的师娘联系在一起。没想到师娘这么大胆!他心说。吃惊归吃惊,眼前的春光却的确让大武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他觉得自己的大家伙痛得彷佛就像要炸开了似的,于是他手上暗暗加劲,飞快地套动起大鸡巴来。

    黄蓉在自己双手的攻势下,也亢奋了起来,她的左手开始大力的捏动那两个巨乳,可无奈她那乳房实在是太大,她的玉手还控制不了乳球的四分之一。大武看到了那乳房在她左手捏动下变形的样子,眼里立即喷出了熊熊的欲火来,套动鸡巴的手更加用力了,他的大肉棒在强烈的撮动下已经开始渐渐发麻,他知道自己已到了关键时刻。再看黄蓉,她也好不到哪去,她右手的中指此时已经深深的插进了那淫水泉涌的阴道,开始抽动了起来。渐渐地她手指的动作越来越快,左手捏动奶子的力量越来越大,口中的淫声浪语也越来越响:“……喔……喔……呜……呜……喔……喔……,敦儒……敦儒……用力……用力……”大武这时候已经到了极限,听到师娘在淫叫中喊出了自己的名字的那一瞬间,只觉得腰眼一酸,他在心中大喊了一声:“师娘,我来啦!”接着乳白色的精液就从马眼里射了出去。黄蓉这时也到了高潮,只见她的贝齿紧咬下唇,双目紧闭,从喉咙里发出一阵低呼:“好爽……好爽啊……”接着就见她全身紧绷,阴精从小穴里一股一股的射出。直射了九次后,才见她身子一软,有气无力地爬在了地上。她的脸蛋通红,嘴角浮现出满足的笑容,美目却仍然紧闭着,全身还沉浸在高潮的余晕之中。

    好半天以后,黄蓉才从甜蜜的高潮中回过神来。她想到自己刚才的淫荡表现时俏脸不禁一红,但高潮给她代来的那销魂逝骨的快感又是她所不能忘怀的。心中却又为自己一天天地在肉欲中沉腻下去而烦恼。最让黄蓉有罪恶感的是,她竟然把自己的徒弟当成手淫的对象,这是礼法所不耻的。可偏偏就是这种偷情般的行为在生理上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巨大快感。一想到大武,黄蓉不由得又挂念起这个乖徒弟来,“也不知道敦儒这傻小子在外面可还好?”她自言自语的讲,心中一动,又道:“早就想去看看他了,就明天吧。反正师傅关心徒弟是天经地义的事。”于是就此下了决心,想到明天就要见他时,黄蓉心里竟没由来的紧张起来。

    又回忆起那天在澡堂外看到的景象,大武那黑红色的粗长的大肉棒又彷佛出现在了她的眼前。黄蓉心头一阵狂跳,只觉得下身又湿了起来。“不行,不能再自慰了”她摇摇头说到。于是她赶忙把浴盆里倒满水,放入香液,然后坐在里面泡起澡来。

    但是黄蓉却没想到,刚才自己的那番话被藏在密室里大武听得一清二楚,在知道了黄蓉明天要来看他后,他的心里立即又产生了一个新的想法。看看坐在澡盆里的黄蓉,他知道今晚的好戏就到此为止了,于是他轻轻地退回秘道中,往出口走去,边走边淫笑着想:师娘啊,徒弟明天要让你看一场好戏。他似乎已经可以嗅到成功的气味了。很快,他告诉自己,很快就可以把师娘搞到手啦。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的下身又开始不安了。“妈的。”他骂道:“这回可没法找老婆泄火了。算了,还是留着孝敬师娘吧!”说完又是一阵淫笑,然后他那高大的身影便逐渐消失在了茫茫的黑夜里……

    第二天早上大武一大早就爬起了床,他知道黄蓉要来看他就事先告诉下人说他在审阅城防的文件,无论有什么事都不能打搅他。然后又把箱子里的文件铺得满桌都是,装作熬夜用功的样子。七手八脚地摆弄好后,大武就靠着窗子静静地听起外面的动静来。他的这间屋子是临着街的三楼,所以如果黄蓉骑着马到楼下的话,他立马就能听到。大武本以为师娘一早就会来,因为她素有早起的习惯,所以满心欢喜地等了半天。可没想到迟迟位未闻伊人的芳驾,大武料想师娘到底还是脸皮薄,不好意思来看自己。想到这里他先前的欢喜立即就九霄云散了,自己好容易布下的局就这么给搅黄了,气得他差点就把桌子给踹翻。事到如今,只好重新计划了,正要寻思着怎么样时,突然感到腹中一阵噪动,再回过神来才发现时间竟已快是午夜了。于是心中笑自己色心一起连晚饭都忘记吃了,正要叫人送饭来的时候却听见楼下传来一阵马蹄声。大武心中一喜,便凝神运功仔细听了起来。皇天不负有心人,来人正是俏黄蓉,大武知道手下告诉她自己吩咐不让人打扰后,她肯定会自己上楼来看这用功的徒儿。

    因为大武可不敢怪罪自己的师娘打扰他的公事。果然不出他所料,黄蓉在问明了他的房间后便进了城防衙门。

    大武虽计划了多时,可临到事头上还是不免又几分紧张。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狂跳的心减速下来,吞了口口水,然后就背对着房门趟在了床上。

    不一会儿,就听见窗外传来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他看了看自己那已经硬得像铁一样的大肉棒说:“好戏开始了”然后双眼一闭,发出了鼾声。

    那俏黄蓉不一会便走到了大武的门边,想到就要看到他了,心中竟有几分害羞。那感觉居然与当年恋上郭靖,和他见面时的感觉有一些相似。黄蓉这一犹豫之间竟鼓不起勇气来敲门,可是既然已经来了,又被那么多门卫看见了,总不能不看他一眼吧。想到这里,她心一横便硬着头皮敲了几下门,但是屋里却没人答应。她又敲了几下后,发现门并没有锁。于是她一推门就进了屋。

    大武在床上听见开门的声音接着又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后,便知道师娘已经进了屋,他在心里不禁笑黄蓉:师娘在心慌意乱之间竟忘了先运功听听屋内的动静。待会等她看到我这个大活人躺在床上时才会吓她一跳呢。于是他强忍住心中的欢喜,继续打鼾装睡。

    黄蓉一进屋就立即发现了大武正在床上鼾睡,想要离开,却又好像舍不得。

    正在不知如何是好时才想起房门还没关,要是被外人看见了,那就糟了。于是她随手就关上了门,心想先把他叫醒再说。

    但她又不敢高声喧哗,于是走到他的床前轻声地唤起背朝她睡的大武的名字来:“敦儒,敦儒,你醒醒?”大武躺在床上,假装没听见,但却翻了个身,换成了仰天大睡的姿势。

    黄蓉见他翻身以为他醒了,心中一喜。于是背过身去,以免尴尬。但过了一会,不见他起来,倒是鼾声更响了。黄蓉心头不由得一阵苦笑,笑自己用那么低的声音想要叫醒大武真是痴心妄想。原来大武从小就有睡死觉的习惯,哪怕外面天打雷劈,地动山摇,他也不会被吵醒,除非在很近的距离冲他大嚷,否则谁也奈他莫何,以前郭靖和她还经常和大武开玩笑,说他在梦里被敌人抓到牢里还会以为自己尚在家中呢。

    黄蓉叹了口气想,看来只好另想办法了。于是转过身去正要想点别的办法时,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得花容失色。

    原来,他这一翻身,盖在身上的背子就掀被了下来。黄蓉清楚地看见大武赤裸裸地躺在床上,胯下之物十分明显地直挺向天。黄蓉不由得转过脸嗔道:“都这么大了还这个样子,真不害羞。”原来大小武兄弟因为从小练家传的一阳指,阳气一直很盛,所以他们都习惯裸睡,并且盖很少的被子。黄蓉亲手把他们两照顾大也素知他们这个毛病。但是当年在桃花岛时因为他们小,又的确需要照顾,所以黄蓉经常晚上给他们两盖被子时都会看到他们的身子。开始时还会脸红,但后来也就习惯了。待他们开始发育,能照顾自己后,黄蓉便再没有起夜去给他们盖被子了。可没想到这么多年来,他这修人的习惯竟丝毫未改。

    黄蓉一时之间又是好笑又好气。但一想当年那毛毛虫大小的小鸡鸡竟会变成如今这条大蛇般的猛兽,黄蓉心里又泛起波波的春潮。但犹豫了一会儿后她想到了什么,心头一横,便下了决心。

    接着出乎大武意料的事发生了,黄蓉在转过身看了一下他的大鸡巴后竟头也不回地立即走出门去,就此离开。大武在床上躺着不动,盘算着师娘这葫芦里买什么的药。直到听见楼下黄蓉和门卫到别后的马蹄声。这才知道师娘已经走了。

    于是他焦急地从床上坐起来,跑到窗口一看,果然看到一个熟悉身影正骑着马离去。

    看到这里大武垂头丧气地走回床边坐下,心想:她究竟还是走了,看来我的确是操之过急了。大武啊大武,你这自作聪明的苯蛋!师娘乃是女中诸葛,你这么名目张胆地诱惑她,当然会让她一下子就看穿啦。看来自己还是太低估了师娘。

    但是他心中却又奇怪为什么那淫药竟没有发挥作用?

    原来大武从发现黄蓉偷窥的那天起,就一直在她的饮水里下无色无味的淫药:淑女欢。后来搬出来后,他也借着黄蓉不在家时借回府看耶律燕为由,趁机在师娘饮水中下药。因为怕她发觉,所以大武每次只敢下一点,但这么多天以来药量也该累计够了。最近黄蓉手淫次数的增加也彷佛说明了这个。

    但没想到自己还是算漏了一些细节。正在他不知所措时,只听天窗上传来一阵响动,接着有人轻轻地打开了窗子。大武心头一紧,就往床上一躺继续装睡,也顾不得穿衣服。心想我且按兵不动,看来人意欲和为,再作打算。

    但接下来的事很快就让大武放下了心,因为从天窗流过的空气里他又闻到了那阵熟悉的香味,师娘回来了。一想到这里他那刚倒下的大肉棒又硬挺了起来。

    他突然明白了师娘的意图,她想给外人一个已经离开的印象,另一方面可能也是为了检验一下自己是真睡还是假睡。猜透师娘的心思后大武又隐约地想到师娘这个回马枪不会光是为了要看看我是否装睡,必定还有别的目的。一想到这点,他几乎立即就想到了那个目的是什么。想到自己那么多天的苦心经营就快的手时,大武差点笑了出来。又想到自己可能马上就能和在江湖上艳名远播的美丽师娘共效于飞了,那种强烈的冲动让他的大鸡巴硬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大武听到来人从天窗跳到了梁上,关好天窗后就轻轻地落到了地上。

    那呼吸声,那高明的轻功,让大武更加断定来人就是师娘。他压下兴奋的心情,继续发出均匀地鼾声。他下定决心这次千万不能轻举妄动,让煮熟的鸭子再飞了。

    大武的判断一点也没错,来人的确是他那艳冠群芳的娇美师娘:黄蓉。黄蓉刚才看到他的大鸡巴以后,在体内淫药的作用下几乎立即就投降了。但好在她灵台尚有一丝清醒,知道自己再待下去很可能会和徒弟作出违背伦理的下流勾当来。

    于是她强压下了心中的欲火,离开了大武的房间。所以她其实倒没有真的计划过要杀回马枪,当时她确实是想离开这里,赶快回家洗冷水澡。但是那“淑女乐”乃是霸道无比的淫药之王,她的肉欲在看到大鸡巴时已经被点燃,体内积累的药性一下子就如山洪爆发般的发作了。那种万蚁蚀骨的难受劲连未尝雨露的处女都受不了,又岂是她这样一个正值虎狼之年的深闺怨妇所能消受得了的?是以她骑着马走了一大节路后,实在是抵御不了欲望的侵蚀,眼前浮现的尽是大武那硕大的肉棒。

    她当时觉得如果不再看看那鸡巴自己一定会崩溃的,所以黄蓉只好下了马,运起她过人的轻功,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到了大武卧房的屋顶上。

    这大武躺在床上努力表现得像真睡熟了一般均匀地打着鼾。很快他就听见师娘压低着脚步身又走到了自己跟前。然后他就听见黄蓉呼吸突然变得急促了起来,心知她准是又在看自己的大鸡巴了,刚才那阵功亏一篑的心痛立即被强烈的兴奋感清除得一乾二净。他一面继续用均匀的声调打着鼾,让黄蓉不疑他在装睡;一面又在脑海里不断想象师娘裸体的样子,好让大家伙能继续昂首挺立,也好让自己美丽的师娘看个清楚。

    且说那俏黄蓉轻轻走到大武跟前,定睛往大武的胯下一看后,便再也无法把目光移开了。她看到大武那肿胀得夸张的大鸡巴青筋毕露,昂然竖立。其粗大的程度让她吃惊。她心说:没想到近看起来这东西比那天在澡堂外看到时还要大!

    也不知这大武是什么做的,怎么鸡巴那么大?随即就想到了那天在澡堂外毕竟是隔着层层雾气,况且灯光也很昏暗,所以当然看不很分明。今天因为自己和它是近在咫尺,加之这屋里的灯光也远远强过澡堂那盏暗灯,所以当然能看得很清楚了。

    看着大武睡得那么熟,黄蓉不由得大着胆子把头凑到离鸡巴不到一尺的距离,仔细地看了起来。

    好家伙,这回她真的看清楚了:只见那大鸡巴足足有九寸长,竟比郭靖的那话儿长一倍!那鸡巴不但长,而且还很粗,加上那个鹅蛋般大的紫红色的龟头,简直比刚出生的婴儿的手臂还要长,粗。那勃起的鸡巴就像一个愤怒的人抬起了头似的,肿大的龟头直指大武下巴,整个硬挺的棒身和他的小腹形成了一个三十度的角。肉棒根布长满了密密麻麻的黑亮阴毛,那深黑色的大阴囊里,装着两个鸽子蛋般大小的睪丸,彷佛就要爆出一般。那鸡巴上有许多青筋爆出,因为距离太近,黄蓉甚至能看到那条条青筋脉动时的样子。从马眼里流出的透明液体散发出一股刺鼻的异味,黄蓉素来不喜异味,但今天面对这男人特有的味道,她竟一点也不觉得它难闻。

    相反,体内的肉欲在这催情般的异味刺激下汹涌澎湃了起来。黄蓉感到自己的阴道已经湿透了,那暖暖的淫水彷佛马上要从小穴里流出来了似的。那淫穴里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动似地,痒得她难受得要命。她不由自主的用右手向自己的下身摸去,开始用手自慰。同时又看了看正在鼾睡的大武,胆子一大竟用左手一把握住了大武那大鸡巴。一握之下黄蓉才感到这徒弟的鸡巴实在太大,自己那纤细的左手居然不能合拢。

    在惊叹那鸡巴的雄伟的同时黄蓉感到自己的淫水流得更厉害了,于是她右手一加力便捅入了小穴里,开始抽动起来。左手也开始在那大鸡巴上套动起来。

    大武在黄蓉凑近他的鸡巴时就立刻感到了师娘从鼻孔里喷出的温柔湿润气息,那温暖的感觉真是让大武爽极了。

    正在感叹师娘的大胆时,又感到自己的大鸡巴被黄蓉那温柔的小手一把握住,他先是一惊,随后脑中便感觉到从肉棒上传来的巨大的快感。师娘在摸我鸡巴的念头,让他当时就想射了出来。然后他那欲火中烧的师娘竟然开始帮他手淫了起来,那巨浪般的快感简直让大武快飞天了。

    他此时再也忍不住了,于是他一翻身坐了起来,一把抓住黄蓉那套动他鸡巴的左手,苦笑着说到:“师娘,别在逗徒儿了,您再套下去,徒弟就要射了!”黄蓉看到他坐起身来,竟也不吃惊。反而噗呲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像个怀春少女那般百媚千娇地说道:“知道起来了,坏东西!养了个那么吓人的家伙还故意不穿衣服装睡,搞得人家心烦意乱的。”说罢她又把手从大武那双大手里挣脱,继续在那大鸡巴上套动起来。

    大武一听便知自己那三角猫般拙劣的诡计早就被这冰雪聪明的师娘给看穿了。

    但好歹自己的计划总算是瞎猫撞上死耗子一样凑了效,从师娘这淫荡的表现来看,自己今晚纵是想放过她,她也不会放过自己,想到这他顿时觉得颇为满意。于是他壮着胆子,对眼前这自己从不敢亵渎的美丽师娘淫笑着说:“师娘呀,停手吧,要真让大鸡巴泄气了,待会徒弟拿什么来孝敬您老人家?”黄蓉听他这么一讲,脸色不由得一沉道:“你这个登徒子,怎么讲出这么下流的话?我教你的礼义廉耻都忘干净了?”说罢,手中一用劲,便在大鸡巴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大武被她这一掐痛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却又不敢叫出声来。一时间他脸上露出了十分滑稽的表情,黄蓉见状忍不住又是一声娇笑。然后又板起脸说道:“痛死活该,你这下流胚子!”大武本以为她真的生气了,但一见她并没有把手抽回去,反而还紧紧地握着自己的鸡巴。顿时心里明白了过来:这骚货想大鸡巴想得要命,却偏偏又放不下脸子。哼!你要装淑女,老子就偏要逗逗你,让你待会求着我把鸡巴捅到你的淫穴里去,好好治治你这身贱骨头!

    打定主意后,他便更加过份地说:“师娘呀,徒弟我又不是外人。你就不用再忍了。徒弟我知道师傅太忙,没功夫好好照顾您。做徒弟的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徒弟刚才那么讲也确实是一片真心,我知道师娘您的小穴痒的厉害,徒弟正好可以用这大鸡巴帮您止痒。师娘,您这就躺下,待徒弟用大鸡巴插进去肏一肏,到时候只怕师娘光顾着叫床,早忘了小穴里的痒啦!”黄蓉这辈子哪听过如次下流的话?她几次想捂着耳朵不听,但不知怎么的双手竟是不听使唤。大武这番话虽然太过露骨,但也确是道出了她的实情。仔细想想,这些话居然十分受用。想着想着她就觉得下身更湿了,再看看左手里握着的大鸡巴,心想这么大的东西能得放进自己的小穴吗?正要放开左手,又记起了耶律燕在这大家伙的抽插下欲死欲仙的样子,刚刚松开的手却又舍不得似的握紧了那不断脉动的大鸡巴。她真想依大武之言和他苟且了之,但又害怕在这里交欢会被人发现,若果真那样自己今后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世上,这一犹豫之间竟不知该怎么回答大武下流的言语。

    大武见黄蓉思前想后的闷了半天,手却始终握在自己的大鸡巴上舍不得放手。

    心中一笑,更加得意起来。又见这美人几次浮现出豁出去的表情但又几次都忍住了。心中一动,明白了这俏佳人既想尝尝这大鸡巴肏穴的滋味,却又怕被别人发现。真不愧是女诸葛,他想,欲火攻心到了这个份上还能如此细心。他看着黄蓉尴尬的样子又想:好,老子去掉你最后这层顾虑,看你还能忍到什么时候!

    于是他便站起身来,黄蓉见他突然一动,不知他想干什么,有点茫然地看着他,左手却还紧紧地握着那九寸长的大鸡巴。大武见她这付样子,不禁有些好笑:这个样了你还舍不得松手,等会看你怎么撑下去。嘴上却还是淫淫的说:“师娘啊,你的手握着我的鸡巴我怎么能行动呢?再说这鸡巴光是握着哪有放进小穴里爽?只要您开口徒弟马上就用它来给您止痒。”黄蓉听他这么一讲才发现自己的手还紧握着大武的鸡巴,于是脸一红便松开了手。

    大武见黄蓉那副害羞的样子,心中一动,只觉得肉棒更挺了。他深吸了口气。

    然后下了床,在床头的一个机括上一按。那床身竟移开了,黄蓉惊奇之下,仔细一看,原来床后竟是一个楼梯通道。大武也不待她发话,便抄起桌上的油灯,一手拉着黄蓉沿着那楼梯走了下去。黄蓉在好奇心的作用下竟一点也没有为自己被一个裸体男子牵着进入一个秘道而不好意思。那楼梯道很短,两人很快就下到了楼梯底。大武把油灯一放,黄蓉才看清这原来是一个小密室。

    大约一人高,两人长,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