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黄蓉系列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4 部分阅读

    “那……蓉儿,怎么你的头发像有点乱?”不仅头发有点乱,眉宇间还残留着一丝春意,是那种得到满足后的春意,只不过郭靖没有发现罢了。

    “哦,可能是我起的早了没收拾好。”

    “蓉儿,你以后就别操心了,这些事应该由我们男子来担当,你们女流之辈就不必太操心了”

    “那我以后可就偷懒了哦”黄蓉心中一喜,娇嗔道。

    “蓉儿,你真美,怎么好像这五年来越来越美了”郭靖看着黄蓉宜嗔宜喜的撒娇神态不由竟痴了。

    “靖哥哥……”黄蓉脸微微一红,因为想到这越来越美的功劳是几乎天天和武三通在做那见不得人的事的滋润下形成的。夫妇俩又商讨关于排布士兵问题一阵子,到了午饭的时间。

    吃罢午饭,郭靖去了军营查看军队的训练情况,黄蓉也跟着郭靖去视察情况。

    众人一见觉得眼前一亮,心中都想:黄帮主真不愧是中原第一美女,这十年竟然没有衰老,反而容光焕发,越活越美,尤其近五年来怎么觉得越来越诱惑人,好像媚骨天成,又好像……一种从骨子里的淫荡呢……哎呀,怎么这么想,不能这么对郭夫人不敬啊。

    黄蓉视察一阵,又和丈夫指点一会就回去了,郭靖也不想女儿家的多染指这些打打杀杀。

    武三通的房间中。一具丑陋的身子和一具白皙美艳又风骚淫荡的身子纠缠在一起。

    “武哥哥……别舔了……啊……人家……人家……小穴……痒……哦……来了……”

    黄蓉赤裸裸的躺在床上,双腿大开,完美的淫穴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两只娇柔细腻的小手正在搓揉着两只大奶子,两只小手根本包不住两只巨乳。武三通的头埋在黄蓉双腿之间用着功,一只手按着黄蓉的阴蒂并弄的黄蓉淫水直流,另一只手在黄蓉白皙细腻又丰满又翘的香臀粗鲁的抚摸着。

    “啊……”黄蓉一阵颤抖,脚趾紧绷,身体直直的,一股淫水从阴道流出来,湿了身下的床单。

    “骚货,你咋这么敏感,弄弄就泄身了……”

    “你太会弄了嘛……啊……”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因为武三通粗长的阴茎直直地挺入美穴中。

    “啊……啊……”

    正在舒服中的黄蓉觉得武三通停了下来,黄蓉不依地扭动着香臀,想他的阴茎挺动起来。

    “干嘛……干人家淫穴想要嘛……”黄蓉娇嗔道,这时的声音饱含春意,足以让人不顾一切地想干死她,这声音就连郭靖也没听到过,这声音太性感淫荡又媚意横生了,黄蓉是不敢在郭靖面前发出这种声音的,只有武三通才可享用这声音。

    “骚货,告诉我你怎么这么敏感了”

    “叫的多难听,叫人家蓉儿嘛……人家本来是没有这么敏感的,可是被你占有了五年就慢慢的变成这样了啊……都是你给弄成这样的,搞得人家现在常常想要……”黄蓉娇嗔不已。

    “哈哈哈……我就是要把你弄得经常想男人,让堂堂丐帮帮主堂堂第一美女变成第一荡妇……到时候看看郭靖那傻小子发现后是什么表情,肯定很精彩,哈哈哈……”

    黄蓉一听就慌了神:“不要,求你了,你要怎么都由你”开玩笑,若让人知道了,不仅自己身败名裂,连丈夫,爹爹也要遭殃。

    “那你怎么这么骚啊,大白天就来我房间找我做”

    “蓉儿不也是在吃饭的时候看到你在给人家打眼色嘛,况且今天大小武都不在……”

    “那你怎么不怕我会射你里面了,昨晚不是很怕吗?”

    “人家从房间又找到三颗避孕丹了嘛,从现在以后你只能射里面三次了哦”

    “那就好,只要你经常和我做,我的要求最好别拒绝”武三通心中却冷笑道:把你这骚货干得舒服的时候我射里面你就只有承受的份了。却不会说出口来,因为说出来就不好玩了。

    “蓉儿都听你的……啊……”武三通又疯狂的抽插起来……

    郭靖训练了一会儿,觉得在排布士兵方面好像可以改变一下就增加作战威力,但他脑子生性愚钝,不知从何处下手,一时之间楞在那里。忽然一拍额头:“蓉儿这么聪明应该知道怎么更改”说着又看了一眼正在训练的热火朝天士兵,心想:反正现在也用不到我,不如趁着现在去和容儿商讨看怎么更改,说不定一会就成了。

    武三通的床上,两句肉体缠绵在一起,功夫巫山云雨,正在干得热火朝天。

    “骚货,郭靖那傻子会回来吗?”武三通喘着粗气说道。

    “应该不……不会吧……啊……用力点……啊……”黄蓉在武三通身下淫荡的叫着。

    “说不定,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安……不妥,不妥,咱到你书房干去,也好及时应对”武三通阴茎一下从黄蓉下体抽出来,带出大量的淫水。黄蓉不舍的坐起来,又拿起外衣套上,沾满淫水的内裤和红肚兜直接丢在武三通床上。

    就这样,黄蓉下身就只着紧身裙,这裙只及膝盖,是武三通到来后给她出主意而做成的情趣裙子,也方便做爱时容易脱下;上身只着睡衣。这伸穿着把她整个人衬托的性感风骚妖艳。

    两人避开仆人来到黄蓉的书房,一进书房关好门后,黄蓉就投入武三通怀抱,扭动着身子,风骚的身子扭动时散发着诱人的淫荡。

    “骚货,看我不干死你……”武三通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起黄蓉做在椅子上,双手伸进睡衣里大力搓揉起诱人的巨乳来,黄蓉则自己把短裙褪到腰上,然后又脱下武三通的裤子,握着硬得发紫的巨根对准已经湿的一塌糊涂的小穴坐了下去,“扑哧”一声巨根深深的进入到子宫深处。两人“啊”的一声发出欢愉的叫声,黄蓉用力的扭动着香臀,武三通则大力搓揉着黄蓉的巨乳,同时下身用力的一挺一挺,交合出已经泛滥成灾。

    郭靖直接去黄蓉的书房,到房间门口时,门一下打开,黄蓉娇笑道“靖哥哥,你来了,我和武大哥在聊天呢”眉宇间尽是散不尽的骚荡春意,郭靖只觉得现在的蓉儿特别的美丽,不由一呆。

    “靖哥哥……”黄蓉撒娇的娇嗔道。

    “蓉儿你好美啊……”郭靖这才回过神来,忽然闻到像是从蓉儿身上散发出来的一种什么熟悉气味,就像是行房后的那种气味,只不过这时的气味浓些且怪怪的,很像蓉儿和自己赤裸在床上共赴巫山云雨后的体香又好像有点恶心,郭靖觉得奇怪,但又想不通,也不多想。

    “进来吧靖哥哥,我们刚聊到你呢?”

    “蓉儿,你这是……”郭靖一指黄蓉这身打扮疑惑道。

    “靖哥哥……蓉儿刚才本来是在睡午觉,刚刚醒来,没事和武大哥聊天呢,这不,来不及穿好外衣就遇到武大哥了,而且武大哥又大了我十几岁,我把他当成是长辈也没什么好避嫌的,当年蓉儿还在一灯大师面前裸着呢”黄蓉说到后来几乎像是想诱惑人似的,声音虽然没有在武三通面前淫荡但也媚惑的郭靖骨头像是轻了几斤。

    郭靖被黄蓉的这媚意痴得一阵发呆,黄蓉又好奇地道:“靖哥哥,怎么今天中途就回来了呀,以前不是都到晚上才回吗?”

    郭靖这才醒来:“啊……哦,我,我想问蓉儿一个问题呢?”

    黄蓉:“什么问题呀?”

    郭靖:“是兵阵排布的问题”说着就将自己发现的问题说出来。黄蓉看了一会儿,将兵阵排布更改好。

    “蓉儿,我走了,你和武大哥聊吧”

    “哦,不多留一会儿陪蓉儿了吗”黄蓉心中一喜,又克制住的说到。

    “不了,还得会去监督他们呢”说着又向武三通抱拳一礼。

    “那慢走啊老弟”武三通也抱拳道。

    郭靖走在长廊上,脑海中浮现蓉儿那性感风骚的打扮,不由为自己有此娇妻而感到自豪。“有妻如此夫复何求”郭靖嘴里忽然冒出这句话。随即又想起了什么:“不对啊,蓉儿何时有那么诱惑人的衣服了?唉……也怪自己对蓉儿的关心少了,连蓉儿何时有这衣服都不知道了”随即又自嘲道:“我何时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蓉儿何时有这衣服都都关心起来了,蓉儿爱美且又古灵精怪的,有这衣服也是理所应当的,有这精力还是应该放在为国家大事上吧”

    “不能再做了,武哥哥……今晚……咯咯……”黄蓉用只有武三通才能享受的淫荡声音说道,同时抛了个媚眼给武三通,一阵又媚又骚又浪的娇笑,使得武三通心痒难耐。

    “好吧……”武三通不舍地慢慢撤回在黄蓉巨乳上粗鲁搓揉的双手,又在挺翘的巨香臀上一记响亮的拍打。

    “啊……”黄蓉又发出荡人的尖叫。

    “出去吧”武三通道。

    晚上大小武回来,郭府一家人其乐融融。

    晚饭餐桌上,黄蓉温柔的给郭靖夹菜,郭靖也相当的高兴,只看的武三通眼都红了。黄蓉只好不时的暗送一记秋波给武三通,用只有两个人之间才明白的眼神相视一望,两人会意微微一笑。

    晚上又是黄蓉和郭靖在郭靖的书房聊了一阵,然后郭靖黄蓉各自离去。

    大武今年才满十二岁,而小武也就十岁半多。

    三更将来时,小武突然感到一阵尿意,大武正在熟睡中呢,小武悄悄的起床不敢影响到大武,不然以大武的起床气又会大骂一顿。小武悄悄的来到茅厕方便,完后长嘘一口气,然后准备回房睡个舒服觉。就在这时听到一阵轻盈脚步声,小武奇怪的探头望去,只见一个白色的人影向父亲房间走去。等人走近了,小武楞了一下:“咦,是师母哇,师母到父亲房间来干什么呀,这么晚了……”随即目瞪口呆:“师母好……好美哦”只见黄蓉只穿着透明的睡衣,下身只用毛巾包裹着诱人的白皙香臀,修长性感的美腿尽显无疑。小武现在身高只能到达黄蓉的胸部以下,而现在小武是蹲在茅厕门口,所以看到师娘毛巾里面有一团模糊的倒三角形黑色,中间好像有一条缝,而师母的胸部高高的挺起,好像里面没有红肚兜,直接就以透明睡衣包裹罢了,高耸的胸前两颗豆豆凸起,小武虽然还没有进入青春期,可还是觉得有一丝异样涌上心头,而且有一种冲过去把师母抱在怀里好好爱抚的冲动。

    直到黄蓉打开门进去又把门带上后,小武才醒过来。忙轻手轻脚的走到父亲房间的门前听里面发生什么事情。

    由于人小个子矮不能通过捅破窗户来观看里面,只能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不一会从里面传来怪怪的声音:“死相,那么急干嘛?”小武一听是师母的声音,怎么怪怪的,这声音媚惑中带着荡人的心神,小武觉得好听极了。

    “嘿嘿……不知是谁急了,连内衣裤都不穿了”是爹的声音,小武只觉得一阵恶寒。一会边是些不着边际的话,小武虽听不懂,但人的原始性还是让他觉得心跳加快。

    “别吸……人……人家……那里……了嘛……啊……死……死了……”是师母的声音,小武只觉得又一阵心跳。一会儿师母声音又传来:“冤家……好大啊……啊……人家……小穴……破……破了……啊……”小武觉得好想进入里面看看到底怎么会事。

    “骚货,干死你,干死你”随后传来一阵阵“啪啪啪”的声音以及师母不着边际又很好听的叫声和娇喘嘘嘘声。

    小武一直等到里面的声音消失后才昏昏沉沉的回房间,可是脑海中总是挥之不去的师母那娇柔婉转的呻吟和姣好的身子。

    第二天郭靖早早的把大小武叫起来练武,郭靖发现今天小武总是心不在焉且昏昏欲睡,绕是像郭靖这样有耐心的人也不经不耐烦。终于练完后,小武觉得快解脱了。

    今天晚上小武等到将近三更时又悄悄的溜到父亲房间门口,可是好像今夜来迟了,只听见房里传来“蓉儿,蓉儿,丢……丢了……”

    “干死你,干死你……”伴随着“啪啪啪”的声响和媚入骨头的淫荡女声,只听得小武心中好奇难耐,不知里面是什么的情景。

    不久就只听见“啊……死……死了……”的媚入骨头的声音,然后是自己父亲的大哼声,不一会里面平静下来。要是小武够的着窗户且捅破往里看的话就会看到一具像是农夫般的肉身压在一具令人血脉愤张诱人的雪白胴体上,身下的雪白胴体香汗淋淋,一双雪白柔腻纤纤玉手紧紧抱住同样是大汗淋淋的农夫肉身上,就像八爪鱼一样缠着农夫的身子,而下体的蜜穴还填充着一根超大号的肉棒。两个人就这样紧紧的缠着,然后满足的睡去。而若小武看到会认出两人分别是自己的师母和爹爹。

    这是小武在父亲房间外偷听的第三的夜晚。小武如往常一样趴在集中精力听从房间里传来的声音,还是依旧娇柔婉转,柔腻荡人。

    小武的心像被猫爪子抓了一样,第三个夜晚了,还没什么收获。终于小武忍不住了,小心翼翼的用手扒着门,他以为这可能把门扒开些,至少可以露出一丝缝隙也是好的。

    武三通的床上,两条肉虫痴缠着,都是赤条条的,两人拥吻着战得正酣,武三通紧紧地捧着黄蓉白皙细腻挺翘诱人的香臀,但那条大肉棒就是不进去,在黄蓉性感的大腿根处摩擦着,每次龟头顶到黄蓉的阴唇及阴蒂上,把黄蓉撞得如心被鹿撞,私处都黏糊得一塌糊涂。黄蓉口里想叫出声来,可却被武三通腥臭的大嘴盖住,奋力的吸吮着香舌。

    两人战得正酣,忽然听见门处有轻微的响动,两人暗呼扫兴,都停了下来。

    黄蓉靠在武三通的胸上,双手也放在武三通胸上,吐气如兰,一副小鸟依人状。

    “武哥哥,谁呀?”黄蓉吐气如兰的在武三通耳边轻声问道,使武三通心中一荡,在白皙细腻的香臀上狠捏一把,黄蓉轻轻地发出一声呻吟忍住了大声浪叫。

    “是小家伙呢,嘿嘿”

    “小家伙?”黄蓉疑问道。

    “小武这小子,嘿嘿”

    “啊,那要是泄露出去怎么办?我,这小家伙怎么会这样啊”黄蓉心中先是一慌,然后又隐隐有些兴奋,想到自己徒弟居然偷看师娘和自己父亲做成人才能做的事便有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兴奋。

    “放心吧,小家伙是看不到的,只能听得到,不过他不知这是何事”

    “那咱们明天换个地方吧,就去我房里……嗯……”黄蓉吐气如兰在武三通耳边轻声道,就像情人打情骂俏般,被武三通捏了一把又只能轻声呻吟。

    “嗯,不过……嘿嘿……”

    “笑什么?”黄蓉不依的娇嗔。“嘿嘿,如果小家伙发现自己美丽的师娘这么骚荡的话,你说他怎么想……会不会也想尝尝他师娘的身子的滋味吧?”

    “死相……就会胡说……人家……人家好歹也是他师娘呀……哎呀……你要死啊”黄蓉忽然觉得很兴奋,如果被师侄干了自己的小穴,那……天啊,父子共用自己的肉身,那也太乱了吧,那是不是自己会被他们父子乱流的奸淫着呢?

    “黄荡妇,蓉儿荡妇,是否动心了,嘿嘿,不如你给小武修文开开苞吧,嘿嘿让他也享用这香喷喷的胴体”武三通看到黄蓉竟然陷入沉思,显然是动了心,不由调笑道。“哎呀……你死啊……不和你说了……如果那样那还不是被你们操死我了……”黄蓉听到这么说忽然兴奋了起来,扭动着白皙的香臀不断地摩擦着武三通的肉棒,呻吟着道。

    “小贱货,就是骚,才说一说就流了这么水,那如果我父子同时干你还不是骚死了”武三通又捏了一把香臀,同时把巨臀抱紧了。

    “哎呀……你还说……你还说……哼……嗯……哦……”黄蓉一被抱紧就呻吟着扭动更卖力了起来。

    “老子受不了了,干死你这骚逼……”武三通说着把黄蓉压在身下,一只手抱紧丰满的骚臀,另一只手大力搓揉着黄蓉的左乳,然后用嘴又吸又咬另一只巨乳,下身硬的难受的巨棒狠狠地对准蜜穴插了进去,使劲地挺动着巨棒,龟头已经深深顶在子宫的最深处。

    黄蓉忽然大声地叫了出来,声音比起以前还要大,好像是有师侄在门外偷听就额外的兴奋。

    门外的小武不知为什么师娘突然叫得额外的大声,只觉得这时心中扑扑直跳,面红耳赤,虽然他不知为什么会这样,只是一种异样的感觉异样的冲动。

    床上黄蓉疯狂地扭动着身子,像水蛇一样的扭动又像八爪鱼一样的缠着武三通。因为门外偷窥这第三观战者地存在,两人达到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攀上一次又一次的高峰,最终两人瘫在一起,用着对方而眠。

    小武察觉到里面的声音已停下来,只有依依不舍的离开,而下身的肉棒还硬邦邦的,小武只觉得很难受。虽然还未到青春期,可是遗传自父亲的身体,肉棒已经比郭靖的肉棒还要长上三公分粗上一公分。

    早晨郭府练武场上,郭靖演示一遍武功后叫两人自己练习下,这时郭靖已经忍不住小武的马虎,他根本就在打瞌睡。

    “修文”

    “啊……哦,师父,什么事?”小武睁开朦胧的双眼。

    “你跟我来一下”说着郭靖向自己书房走去。

    “哦”小武不知师父找他干什么,不由有些忐忑。

    “敦儒自己练,把刚才的招式练熟了”郭靖又回过头来叮嘱道。

    “是,师父”大武应道。

    郭靖待小武进来后,郭靖关上门。

    “修文”

    “哎,师父您找我有什么事?”

    “你要用功啊,只有用功才能练到家啊”

    “是,师父说的是”

    “那这几天你干什么了,总是打瞌睡”

    “师父我,我……”小武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还是生病了?”

    “不是的,不是的……”小武连忙反驳。

    “那是怎么了?”

    “我这几天睡的不好,我……”

    “那还不是病了,待会叫大夫来”

    “不要,不是这样的”小武最怕大夫了,那是从小被吓怕,因为第一次看到大夫救治伤者时那伤者身上被插满了银针,看着就害怕,自从那次后就怕上了大夫。

    “那是怎么回事?”

    “我……我……”小武不知怎么说。

    “男子汉大丈夫说话别婆婆妈妈的”

    “哦,我这几天晚上都到父亲的房间外面去了,睡不下”

    “为什么缘由去呢?”

    “我,好像看到师娘这几天夜晚三更时分都去我爹爹房间,不知做什么,我,我很好奇……就到房外听”

    “哦?那你听到什么?”郭靖也很好奇。

    “我也听不懂,他们说的不着边际”

    “怎么不着边际了?”郭靖更加好奇了。

    “很奇怪的言句,还有声音也好奇怪”

    “怎么说?”郭靖像是被猫爪子挠了心一样。

    “我也记不太清楚了,好像什么‘骚货’什么‘逼’呀什么什么‘骚’啊,还有什么‘丢了’”忽然小武一拍额头:“对了师父”

    “什么?”

    “师娘好像说一句‘丢了……蓉儿要丢了……蓉儿要死了……’这句我记得最清楚了,后面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记不清了”

    “嗯,你先去吧”郭靖边思索着边摆摆手。

    小武出去后,郭靖一直想不通,他在想:什么‘少货’什么‘逼’什么‘丢了’‘死了’。由于小武发音不标准‘骚’说成了‘少’,郭靖心思单纯也不疑有他。

    郭靖心想:难道蓉儿在和武大哥谈论关于大宋粮草,逼着什么人押运货物,难道那人不愿意押运搞丢了,蓉儿遇到难题了吗,怎么说逼人押运,丢了货就死了。

    又心想到:以蓉儿的古灵精怪逼人押运货是会发生的,至于丢了就死了,这么个难题蓉儿都头疼,我更帮不是忙,还是不去打扰蓉儿了。想到这儿郭靖就想开了。

    忙了一天的练兵,郭靖也累了,回到郭府,餐桌上黄蓉已经做了一桌好饭菜,桌上只有武三通和黄蓉,大小武都不在,郭靖一回来就看到自己的蓉儿和武三通神情有点慌乱,黄蓉身上有散发出一种像是刚行房后的体味,头发有点乱,郭靖以为这是蓉儿刚才忙做饭后形成的,也不疑有他。

    “咦,蓉儿,敦儒和修文呢,怎么只有你俩?”郭靖发现大小武都不在不由问道。

    “他俩不用功,我看见了罚他俩练到有人去叫他们吃饭为止”黄蓉娇笑道。

    “这俩孩子,就是贪玩”武三通道。

    “毕竟还是孩子”郭靖也道。

    一会儿仆人叫回两人,一家人其乐融融的进行晚餐,饭罢各自散去。

    晚上郭靖在床上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一直浮现的都是蓉儿的身影,这几天只有晚上才能见着,也不知道蓉儿白天在做什么。“蓉儿一个人白天也很无聊吧,我这丈夫当得不合格啊”郭靖如是想到。蓉儿现在不知睡了没,听小武的话好像她也睡不着,晚上还商量着充军饷,也够累的,哎……很久没和蓉儿在一起了,不如现在看看蓉儿,和她聊聊或许有帮上忙的地方。

    郭靖下床拼上外衣,又想:蓉儿说不定现在在武大哥的房间商量怎么押运货物呢。于是向武三通的厢房走去,还没到就看到小武头贴在武三通房间的门上,正在听什么。郭靖走过去,拍拍小武的肩膀。小武转过身来,看到是师父。小武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又贴在门上。郭靖也好奇地贴在门上,想听下里面是什么交谈。

    郭靖耳朵贴在门上半响也听不出什么来,于是转向小武。小武也疑惑的说道:“明明昨天晚上有声音呀”

    “别听了,回去睡吧,别明天要打瞌睡”小武听了也乖乖地回房睡觉。

    郭靖于是又向黄蓉的房间走去。

    郭府黄蓉的房间内。

    “啊……啊……蓉儿……要……死了……快……啊……武哥哥……你……你……真……好……干的……蓉儿的……小穴……好痒……啊……”

    “骚货……干死你……”武三通卖力的挺着巨大的肉棒,肉棒沾满了光滑黏糊的淫液,每一次撞击都发出“啪啪啪”的声响,像是两团肉在撞击一般,两人的私处交合处已经泛滥成灾了。

    “啊……啊……”黄蓉发出一阵高亢的尖叫,第三次高潮来临了,双腿挺直,脚趾紧绷,身体一下一下地抽搐着,子宫深处一吸一吸,淫液浇灌着武三通的大龟头,武三通被浇灌的腰间一麻,精关快控制不住了,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插越深。黄蓉已经感觉到武三通要射精了,这是做多了的到的经验,想推开武三通,却无力气推开。只能无助的求道:“求求你拿出来,这几天避孕丹用完了,啊……快……拔出来……快……啊……”武三通却不为所动,更加紧用力地捧起这风骚香艳的美臀,使得自己的巨棒插入的更深。

    “求求你了……啊……啊……今天……是受孕期……啊……”黄蓉边求不要射里面边承受着从子宫深处传来的强烈快感。

    突然武三通一阵颤抖,捧着白皙美臀的双手更是大了两倍力气,好像要把子宫插烂,然后一声大吼,捧着美臀的手像是要陷入丰满白皙的肉里,下身紧紧地顶住骚穴,像是要紧贴在一起,然后不在抽动,下身只是一抖一抖的,精关大开,有力地冲击着蜜穴的最深处,注了满满的一子宫。

    黄蓉也在滚烫的精液浇灌下,达到第四次高潮。

    郭靖已来到离黄蓉房间门前只有二十步左右了,他听到从黄蓉房间传来的黄蓉传出的高亢尖叫声,不知发生了什么,只能够加紧步伐,在离十步时,就听到黄蓉的求饶声:“求求你了……啊……啊……今天……是受孕期……啊……”听得郭靖糊里糊涂,不知蓉儿在喊什么,奇怪的很。

    本来郭靖就没有使娇妻满足过,更别提使娇妻叫出声来了,根本就没听过这饱含媚意又淫荡风骚的声音,所以不知娇妻为什么会这么叫,在这么深的夜晚叫出这声音,意味着什么根本不知道。

    郭靖心想是不是妻子病了,不由一慌,急忙施展轻功飞去。门也不敲,直接推门而去,而这门也没费力气就推进去了。

    “靖哥哥,你来啦”郭靖一进去就见娇妻一个人躺在床上,穿着睡衣,香汗淋淋,裤衩像是被水浇灌过了一样,头发四处拼散,散乱不堪,满脸春意,透明睡衣上的两巨乳像是被大汗淋了一样,整个人看起来,与平时丐帮帮主相差十万八千里,因为现在的娇妻就像淫荡到骨子里,眉宇间浓的散不开的春意,要是换了别的男人见了会不顾一切地扑上去把她扒光然后共赴云雨巫山。郭靖也是心中一荡,随后强压下来,问道:“发生了什么事蓉儿,怎么叫那么大声?”

    黄蓉一惊,然后娇笑道:“我想练一门奇功,不过这内功入定深时会大喊大叫,全身出汗,你看,蓉儿现在全身都湿透了,汗水还流到床单了。”

    郭靖奇道:“这是什么内功这么奇怪?”

    “哎呀……就是……就是……哦……就是我让丐帮子弟收集而来的啦,这奇功修练时很羞人的啦,就是要自己不着片屡,全身赤裸的修炼,入定深时会感觉像我和靖哥哥行房很舒服的感觉,靖哥哥怎么也关心起这个妇女的事来啦?”说着还俏皮地冲郭靖眨了眨眼。

    郭靖脸红了下,也不疑有他。

    这时郭靖又想起了什么,问道:“蓉儿,这奇功修炼时打扰要不要紧?”

    黄蓉娇嗔道:“你刚才打扰我差点走岔筋脉了,不过下次若要找蓉儿有事的话可以敲敲门,然后蓉儿就有收功的时间了,就不会怕走火入魔了啦”

    “哦,那下次我找蓉儿有事我就先敲门吧”郭靖不疑有他地道。

    “蓉儿,你好美啊……”郭靖这时也忍不住了,突然搂住娇妻,能闻到娇妻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味,和前几次一样,又是催情又有点像男人体味,充满了荷尔蒙的气味,让郭靖一阵激动。

    郭靖不会什么前奏,直接把两人扒精光后就挺入娇妻的蜜穴中,抽动起来。

    一进入就觉得里面已经湿的不像样了。郭靖吃了一惊,问道:“蓉儿,怎么里面……”

    “哦……是我练功是排出了的”

    “哦”郭靖也不疑有他就挺动起来,里面太湿了,以至于觉得刺激无比。

    郭靖的阴茎就这样混合着别的男人的精液和娇妻的淫液抽插了起来,突然有一次退得有点过了,竟然退到外阴唇了。郭靖准备再进人娇妻的蜜穴,忽然一插却偏向屁眼下。郭靖一惊,要重新再插进蜜穴时又是一惊,而且这下更惊,因为阴茎已经进入了屁眼里,这一惊非同小可。以前和娇妻做时也多次插偏过,但无论怎样都进不了屁眼里,而这次居然轻轻地就插了进去,好像比起前面的蜜穴还要松。但又觉得挺新鲜的,于是在后面的洞做了起来。不到十五分钟就射进了屁眼中,然后喘着粗气趴在妻子的肚皮上。

    “蓉儿,你的……你的……后面的洞怎么比前面还松啊?”郭靖不好意思地说的。

    “说得多难听,什么洞啊洞的……哦……那是我练功导致的……”黄蓉有点心虚地说道,要靠娇嗔来掩饰心虚。确实是练功导致的,不过这“练功”却指的是和武三通在床上搞得死去活来的那种见不得人的“练功”了。

    “哦,那你别为练功累坏了”郭靖关心道。

    “靖哥哥,好了回去休息吧,你明天还要累一天呢”黄蓉扭动娇躯要把郭靖赶回去。

    “蓉儿,你太美了,我,我想今晚和你睡一块”郭靖道。

    黄蓉一听心中一慌,今晚是不能让丈夫睡这儿的,于是撒娇道:“靖哥哥还是回去吧,在这要让你徒弟看到了会笑话的,而且和蓉儿睡明天你也起不早啊,乖……”黄蓉在丈夫耳朵上呵着气,这招撒娇神功最管用了。

    果然郭靖听着娇妻撒娇的声音和感受着吐气如兰的香气,就像个得了棒棒糖的孩子高兴的回自己房间去了。

    就在郭靖离去不久,黄蓉翻身下床,一翻床单,露出床底,然后按了个按钮,一阵“咔嚓”声,床板从两边分开,露出一个可以装下一个人的床下空间,这空间是黄蓉最近几天构思出来的。只见从中露出一个人头,然后整个人从中爬了出来,正是武三通,且还赤条条的抱着自己的一堆衣服,正是之前没有来得及穿的衣服。两人铺好床,又依偎在一起。

    “刚才真刺激……”武三通边把弄着两只巨乳边说道。

    “幸好我早准备好……哼……嗯……”黄蓉小鸟依人状地依偎在武三通怀里,被弄的又有感觉了“蓉儿,想不到你的淫骨被发掘出来了,真是可喜可贺啊”武三通加大力气起来。

    黄蓉觉得有点对不住丈夫,但丈夫却从来没有使自己这么舒服过。“为节省靖哥哥的精液,只能牺牲自己了”黄蓉如是想,心里好受了点。

    床上的两人又纠缠在一起,度过一个高潮迭起的夜晚。

    两个人在不论之恋中又一个月过去。

    这天晚上,黄蓉房间床上。黄蓉一脸惊恐:“武三通你这混蛋……”说完又哽咽着地抽泣起来。

    “怎么了,你这骚货……”武三通被劈头盖脸的骂也怒了。

    “你……你……”黄蓉勃然大怒。眼看着就要闹大,武三通只有服软,把黄蓉搂住,温柔的道:“怎么了?”

    “我,我……怀上孩子了……呜”黄蓉哽咽道。

    “啊……什么时候的事情……”武三通也吃一惊。

    “这个月有反应了,应该是上个月你在受孕期的时候射进我里里面怀上的”

    “郭靖知道了吗?”

    “这傻瓜当然不知了,他妻子在被别人占有之时本来是可以抓到的了,咯咯,竟然被我以练奇功这么荒唐的缘由给骗过,咯咯……”黄蓉想到丈夫居然这么好搪塞,不由又好笑,风情妩媚而淫荡。

    “嘿嘿,你这个缘由可以使你以后放心地偷汉子了”

    “人家……人家是这么不要脸的人么”

    “嘿嘿,当然不是了,只不过这小嘴要吃肉而已”武三通说着摸了一下黄蓉的淫穴。

    “哎呀……”黄蓉假装打了一下武三通。

    “既然你丈夫不知,那就好办了,这几天勾引他上你”

    “人家早就想到了”这几天郭靖发现一件事,就是自己的娇妻经常跑来房间,说是想再要孩子,而且娇妻各种姿势都是都让自己无法拒绝,忍不住娇妻的诱惑。不由感叹妻子越来越美越来越诱惑。

    一年后,黄蓉在襄阳城产下异性双胞胎,取名郭襄郭破虏。郭靖高兴坏了,而其中秘密的知情者,也就黄蓉和武三通而已,而半年前,武三通在战场中阵亡,所以这也就成了不为人知的秘密。

    而郭靖的这位风骚诱人的娇妻在她的情哥哥死后难道就结束偷腥了吗?回答是否的。

    武三通死后两个月的一天晚上。黄蓉的房间的门吱呀的一声打开,吕文德走了进去,然后回身关好门。吕文德看了一眼床上,黄蓉像往常一样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勾人异常。

    “郭夫人,等不及了吧,嘿嘿”

    “不许取笑蓉儿……”黄蓉娇嗔道。

    “郭夫人,你看我今个儿给你带什么来了?”吕文德拿着一块巴掌大小的像狗皮膏药的东西。

    “那是什么东西啊?我又没受伤,给我这个干嘛”

    “嘿嘿,这可是我费了好大力气从青楼弄了的,是秘制的呢”

    “这干什么用的?”黄蓉好奇。

    “这是要贴在你后腰部,至于有什么效果一会你就知道了,嘿嘿……”吕文德一阵淫笑。

    黄蓉翻身趴在床上,吕文德赶忙把贴膏贴在白皙细腻光滑的后腰上。刚贴上不久,黄蓉只觉得从子宫深处传来一阵异样的感觉,全身柔软无力,又想被人狠狠地蹂躏一番。

    吕文德快速地除去衣服,黄蓉翻身过来,然后两人拥抱在在一起。吕文德一只手揉捏这巨乳,另一只手粗鲁地在丰满着而富有弹性的雪臀和美穴上下其手。

    黄蓉只觉得这感觉变得清晰异常,是以前的十倍左右,身体也敏感十倍,吕文德才弄了两下,黄蓉就觉得小穴非常的痒,人已经娇喘吁吁,非常想要了。

    “进……进来……吧”黄蓉哀求道。

    “什么进来啊,嘿嘿”吕文德也感到了黄蓉的激动,因为自己的手每感觉到娇躯一颤一颤的,可还想逗逗她。

    “人家……人家小穴想要大人的大棒嘛”吕文德也不再逗了,双手捧起丰满弹性的大香臀,嘴吧吻起了小香唇,然后熟悉地进入黄蓉的体内。

    “啊……”才一进入黄蓉进觉得感觉是以前的十倍有余,身体一抖,一股淫水从子宫深处喷涌而出,竟然就达到了第一次高高潮。

    吕文德粗长的阴茎顶在子宫深处的花蕊时只觉得柔软滑腻,像烂掉了一样,不像以前还有一点软中带硬,虽然美穴已经很舒服了,但和现在的比起来却是小巫见大巫了。吕文德只觉得这极品美穴是这世上最美好的事物了,全身心无一处不舒服,小穴太美了。于是吕文德大力抽插了起来。

    “我……要死……死……了……这是……什么……事物……啊啊啊……”黄蓉现在终于知道这贴膏的妙处了,每一次顶在子宫口时,全身好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似的,快感从子宫口传扁全身。

    “现在终于知道这事物的妙处了吧?”

    “好……好……啊……蓉儿……都丢了……两次……次……了……啊……又……来了……”黄蓉浑身又是一抖,子宫一阵收缩。

    “你这骚妇……干死你……”两人整整做了差不多两个时辰,终于累的拥抱在一起。

    “我们这是第几次了,郭夫人”吕文德双手紧抱着白皙的丰臀问道。

    “差不多两个月了吧”黄蓉听到“郭夫人”三字有些不自然,又有一丝兴奋。

    “要不是我看到你在自己弄的辛苦,我还不知何时才能尝到郭夫人这美妙的身体啊”吕文德感叹道。原来在武三通死后两天的晚上黄蓉忍不住在浴室自慰时被来找郭靖的吕文德发现,于是两人在半推半就下发生了见不得人的关系,通奸就维持了下来。

    “再说蓉儿就不理你了”黄蓉娇嗔道。

    “看来郭大侠是满足不了你”吕文德道。

    “别提他了,他一天就什么国家大事,对这方面不感兴趣的”

    “郭大侠也是辛苦,我也没什么本事,就来帮他满足他的娇妻吧”吕文德冠冕堂皇的说道。

    “得了便宜还卖乖……”

    “嘿嘿”

    “对了,刚才这贴在我身上的药膏是什么东西啊?”

    “嘿嘿,舒服吧,这是襄阳城最有名的青楼秘制的贴膏,只要女子帖上,就会全身发软,敦伦起来会敏感而快乐,交合的感觉会放大,不过每块的效果只有一天。不过还一法可以使你这辈子身体都处在贴膏药的效果下。”

    “那我不是无时无刻不在想要交合,那不是淫荡死了,哎呀……”黄蓉既想要那种感觉又怕。

    “那也不是,只是在做的时候或是……别人摸你的身体上的敏感部位,嘿嘿……那才处在那种效果的”

    “哎呀……那……那是什么方法呢?”

    “终于说实话了吧,嘿嘿……”

    “哎呀……再不说我就不理你了”

    “好好……这方法就是:连续用上三贴,并且每天至少要和人交合三次,也就是连续三天贴着那膏药并且……”

    “那……那你有足够的膏药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