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黄蓉系列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3 部分阅读

    是最令人痛苦的事情,蓉儿不停的喘息,泪水早已经顺着脸蛋流淌,几乎要失去意识了。

    坐木驴,让她裆下地阴穴红肿不堪,烧烤又让她的脚丫子残疾。而如今抚摸她光腻细滑,更加可以体会到一种斩首的乐趣。或许挑选小雅姑娘从事这个职业真的很正确,让美女给美女斩首,更加体会了血淋淋地激情刺激。

    “靖哥哥……我们来生再见了!蓉儿不能照顾你了!蓉儿怀了你的孩子……”

    黄蓉痛苦的流淌眼泪,而她就这么跪在那里,低下自己的高贵头颅,十分的痛苦和悲惨。我拿起弯刀,就这么抚摸她胸口白净的奶子。黄蓉胸口纤柔细腻,柔滑的光腻性感。她胸口肌肤黄软细嫩,纤软迷人。她拥有一对凸韵的饱满乳房,她软软的乳房兜软性感,纤秀弧凸。她乳房距离较远,她乳沟平腻纤秀,她柔嫩的乳沟肌脂细腻平滑,纤秀的皮肤白软性感。她乳沟弧凹柔和,纤滑的性感迷人,肌肤黄腻的性感紧绷。她乳房内侧纤秀迷人,弧韵的纤柔性感,纤柔的性感凸韵。

    她乳房内侧脂肪软韵兜积,弧凸耸韵,纤美的优雅迷人。她乳房内侧肌肤白软诱惑,略微细腻的纤柔迷人,光腻纤润。她乳房软软的平腻弧凸,纤柔的滑嫩性感,软韵迷人。

    蓉儿微微的呻吟呼吸,而她胸口的乳房甚至在出汗和颤抖。“嗯……可爱的奶子……”我拿起那锋利的尖刀,就这么紧紧的贴在蓉儿地乳房根部,残忍的开始切割。“啊……啊……”因为极度的痛苦,蓉儿的脸蛋微微扭曲变形,十分难堪的痛苦抽搐。伴随晶莹的脂肪,还有喷溅的鲜血,蓉儿可爱的乳房,软绵绵嫩滑地一点点脱离肌体。

    “啊……”她痛苦的惨叫起来,勾勒胸前乳房的绳索,也被鲜血湿润了。她张开脚趾头,就这么痛苦的扭曲身体,而她的面孔扭曲变形,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一个女人被活活切割乳房,这是如此悲惨的不幸,和如此痛苦的遭遇,真的令人痛苦。

    她颤抖的乳房上侧纤弧凸韵,柔滑的软韵性感,纤秀细嫩。她乳房上侧脂肪兜积纤秀,弧韵迷人,纤柔兜耸。她乳房上侧肌肤细腻柔嫩,白皙的黄腻纤润,软韵迷人。她乳面平滑略凸,纤柔的弧韵柔软,圆腻耸韵。她乳面肌脂腻积纤秀,弧韵的光腻性感,纤柔细嫩。她乳房汗腺中等,柔滑的嫩腻细软,光腻的十分纤秀优雅,湿滑的汗腻性感。她乳面肌肤柔嫩的白皙诱惑,软软的弧韵性感,紧绷充满弹性。黄蓉的乳房纤柔迷人,肉实的弧凸外翻,美圆耸韵,好似一对迷人的小甜瓜。她乳房外侧纤圆弧软,长韵的兜耸迷人,柔滑纤润。她乳房外侧脂肪腻积柔和,柔滑性感,纤柔细嫩。她乳房外侧肌肤纤秀诱人,黄腻的柔滑鲜嫩,光腻优雅。她乳房下侧纤柔的兜圆迷人,柔滑的性感纤韵,光腻迷人。她乳房下侧脂肪腻积扁韵,纤柔的兜积性感,美韵迷人。她乳房下侧肌肤白皙柔嫩,黄腻的纤软迷人,美韵诱惑。

    鲜血顺着她白腻的奶子流淌下来,就这么湿润了我的手掌,我抚摸她柔软的乳房,产生了一种莫名奇妙复仇的感受。

    “嗯……”我轻柔的扭转刀锋,就这么残忍的来回切割。而我感觉到一种粘叽叽地快感,更加是风骚迷人的诱惑,小雅姑娘兴奋不已,甚至几乎感觉到小穴风骚的产生快乐了。切割一个婊子的乳房,就这么当着她情人的面,或许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残忍了。

    “吧嗒……吧嗒……”鲜血喷溅出来,而我残忍的扭转刀锋,就这么旋转两下,把黄蓉左侧乳房切割下来。我温柔的抚摸乳房,就这么轻柔的放入小碗内。

    那乳房依然鲜血淋淋,里面的肌肉和乳腺几乎清晰可见,充满了女性的风骚诱惑。

    她乳峰纤弧凸腻,圆腻的耸韵迷人,纤弧柔嫩。她乳峰肌脂软软的纤秀紧绷,柔滑的光腻性感,纤柔的性感美韵。她乳峰肌肤白软细腻,略微细腻的兜积性感,纤柔诱惑。黄蓉的乳晕纤秀迷人,她红韵的乳晕略微扁韵,兜凸性感。她乳晕略微纤秀柔和,细腻的略微腻积皮纹和小点,纤柔细嫩。黄蓉的乳头扁韵性感,她乳头略微红韵光腻,她乳头光腻的纤秀迷人。她乳头柔滑鲜嫩,纤韵的弧凸性感,兴奋时候略微勃起纤柔。黄蓉的乳房充满了女性的灵巧和神韵,软软的丰美性感,兜积迷人。

    抚摸她软绵绵的奶子,犹如抚摸软润地小丘,那种嫩腻的血淋淋快感,根本无法形容是多么美妙的诱惑。

    令人陶醉和痴迷。放入小碗中反复的欣赏,做成迷人的美妙可口食物,就这么享受一个美丽的下午。

    斩首裸女蓉儿跪姿十分的优雅,她微微翘起自己迷人的屁股,就这么呻吟起来,体会胸口血淋淋地痛苦,就这么一点点喘息,等待最后的高潮来临。黄蓉脖颈纤美灵活,弧韵的优雅软韵,柔嫩细腻。她脖颈肌肤黄腻性感,纤秀的弧韵迷人,柔滑软韵。她脖颈软软的韧带纤秀紧绷,略微纤秀迷人,柔滑细嫩。她的肩膀纤秀迷人,骨感的弧韵纤细,弧圆迷人。她锁骨纤秀平腻,柔美纤润,细腻的纤弧而下。

    她肩膀肌肤白皙柔滑,软韵的光腻迷人,纤弧柔嫩。

    她痛苦跪在那里,反扳脚丫,手脚都已经被捆绑。而我抚摸她白净的脖颈,就这么给她反复的刺激,直到最后的呻吟和高潮来临,因为乳房被切割,蓉儿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如果她真的怀有身孕,那么乳房应该膨胀丰满。如果真的斩杀了她,更加是一种美妙的快感韵味,或许能吃到新鲜的紫河车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小雅姑娘擦拭刀锋的鲜血,就这么高高举起了屠刀,我等待那一瞬间切割下去的快感,砍断脖颈,就这么让蓉儿漂亮的脑袋和身体分离,体会一种缥缈的乐趣。她跪在那里,依然在抽泣和呻吟,而她双手被反绑在审题后面,动弹不得……只能乖乖的接受死刑的惩罚。

    她被捆绑的手臂柔滑性感,精秀迷人。她上臂纤秀的柔嫩细腻,圆腻的弧韵紧绷,柔滑纤润。她上臂肌脂软韵腻积,纤弧的秀美细腻,软韵迷人。她上臂肌肤黄腻平软,纤柔的细腻迷人,柔滑光嫩。黄蓉腋下黄软柔和,肌肤柔嫩的光腻性感。她腋下皮纹腻积性感,纤柔的美韵迷人。她腋下腋毛青青的略微腻积纤秀,她腋下汗腻的湿滑性感。黄蓉肘部弧凸尖秀,骨骼略微凸腻纤润。她肘部肌肤黄腻迷人,皮纹腻积浮显。她前臂纤柔秀美,纤弧的柔美细嫩,软韵迷人。她前臂弧韵的肌脂紧绷光滑,性感的软韵迷人,柔滑细嫩。她前臂肌肤黄腻软嫩,柔和的细腻迷人,略微浮显汗毛。她手腕骨感灵活,纤秀的柔美迷人,略微圆腻的柔滑纤润。

    “嗯……嗯……”蓉儿微微呻吟起来,似乎不肯相信自己悲惨命运的结束,她耸凸自己的乳房,颤抖地面对死亡,依然忍受胸口的滴血。细腻的绳索缠绕在蓉儿地手腕上,而她跪在那里,小屁股微微挣扎扭动,口中还喃喃呻吟起来。

    “靖哥哥!我怀上你的孩子了……救救我……看在没有出世的孩子面子上,救救我……”痛苦的蓉儿背过双手,似到临头还在幻想所谓的奇迹。她用小手抚摩绳索,而她挣扎的踉跄似乎起来,可是双脚已经残废了,动弹不得,只能乖乖的一丝不挂的跪在那里,等待最后的快乐。

    她微微挣扎的颤抖美手,甚至她痛苦的出汗很多,就这么抚摸捆绑自己的绳索,但是根本无可奈何了。

    她手背纤秀小巧,柔美的弧韵性感。她手背肌脂腻积纤柔,纤柔的性感美韵,软韵的优雅迷人。她手背肌肤黄腻性感,青筋略微浮显纤秀纤柔细嫩。她手指头纤秀细嫩,末关节弧韵性感。她大拇指弧韵纤秀,手指头软韵迷人,指头肚弧韵纤软,手指甲方腻迷人。她食指纤秀弧韵,手指头纤柔细嫩,指头肚圆腻尖秀,手指甲纤圆性感。她中指弧韵细长,手指头关节纤秀,指头肚弧圆美韵,手指甲纤秀性感。她无名指纤柔秀丽,手指头骨感纤美,指头肚纤圆弧韵,手指甲纤秀性感。她小手指弧韵纤细,手指头骨感美韵,指头肚纤秀迷人,手指甲纤细诱惑。

    她手掌小巧迷人,肉实的软润性感,优雅弧韵。她手掌肌肤黄软细嫩,皮肤纹理软软的腻积性感,柔嫩迷人。她手掌心弧凹美韵,纤柔的性感光腻,软韵迷人。

    “嗯……”小雅姑娘擦拭迷人的弯刀,就这么准备好了屠刀下去的快乐,这个美艳迷人的姑娘,只能最后等待呻吟的快乐。她弓起裸背跪在那里,胸口的血洞依然在不停的流血,她痛苦不堪的挣扎起来,处于失望的边沿,以及痛苦的人生中。

    或许只有斩首……才能带给蓉儿黑暗中最后的快感了。“呀……”小雅姑娘运足了力气,使劲地砍下来,锋利的刀锋切割蓉儿地脖颈,而在瞬间,深入她的颈椎。

    “咔嚓……”伴随颈椎折断的声音,一颗美丽的头颅,就这么翻滚下来。

    鲜血喷溅出来,被砍断的颈椎肌肉红润迷人,还有喷血的血管,以及白色的脊椎骨,都森严骇人,充满了秀色可餐的韵味和神圣的诱惑。

    蓉儿在死前似乎保留了神秘而且诡异的微笑,虽然她看不到,可是似乎倾听到了什么,依然在张望遥远的地方,似乎在期盼什么美好的幸福人生。

    鲜血喷溅出来了,到处都是,而我感觉到内心的颤抖,或许是美艳的快感高潮。优雅的小雅姑娘抚摸弯刀,而我根本不相信蓉儿这个荡妇怀孕了,不过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我决定在她身体没有冰冷前,剖腹看是否有紫河车。

    剖腹检查紫河车鲜血湿润了菜市口的地板,到处都是弥漫一种血淋淋地气味,而我感觉到十分的快乐,甚至有一种莫名奇妙的兴奋感觉。小雅姑娘是如此酷爱酷刑折磨,甚至有必要剖开女囚犯的肚皮,看一下是否有紫河车。我拿起专门剖腹的尖刀,就这么挑开蓉儿身体上的绳索,接着残忍的剖腹。

    这个时候,昔日活泼可爱的黄蓉已经变成了一具僵硬的女尸,赤条条的脑袋和身体分离,痛苦的躺在地板上,接受人们的观望和讽刺。我抚摸蓉儿的身躯,就这么一点点进行裸体的解剖和切割。黄蓉腰肢纤秀灵活,柔软的光腻性感,纤柔细嫩。她腰肢肌肤黄腻软韵,柔滑的纤秀性感,软韵的光腻迷人。她腰侧平滑纤秀,柔美而下,肌脂略微紧绷纤秀,平腻的弧软诱惑。她腰肢脂肪软软的细腻平滑,纤柔的略微弧韵性感,兜软的纤秀迷人,光腻柔滑。黄蓉上腹部纤弧平腻,优美的纤柔而下,弧韵性感。她上腹部肌脂腻积软韵,略微柔滑的平腻迷人,纤弧秀润。她上腹部肌肤黄腻的嫩滑性感,软软的腻积纤韵,柔嫩可爱。

    人们评头论足起来,而蓉儿的身体没有完全冰冷,正好切割起来,依然有快感的美肉。“滋滋……”我轻柔的用刀尖切割开她的肚皮,而伴随污秽的鲜血和臭味,她的肚皮整个切割开,晶莹的脂肪颤抖流淌出来,到处都是令人兴奋的腥骚气味。她肚脐眼弧凹纤秀,软软的黄腻迷人,软韵性感。她小腹纤秀的弧圆美韵,她略微兜凸的小腹软韵性感,纤美迷人。她小腹柔嫩的积显脂肪,弧韵的兜凸耸颤,软软的柔滑迷人。她小腹肌肤黄腻平软,略微纤秀的光腻迷人,微微腻积皮纹十分性感。她小腹汗腺中等,略微柔滑的纤秀迷人,软软的小腹兜凸可爱,纤秀的湿滑性感,泛出女性汗味。她骨盆纤秀小巧,柔和的骨感纤润,光腻迷人。

    她胯骨略微凸显迷人,骨感的圆腻小巧,性感纤润。

    “嗯……”我把刀缝努力的向下划动,就这么寻找她的子宫,鲜血淋淋下,昔日美妙迷人的蓉儿,犹如一头被开膛的母猪,就这么活活的等待解剖,彻底的查明身份。我抚摸她柔软光腻的内脏,就这么揪扯哪些血管和肠子。我抚摸粘叽叽地绿色胆汁,以及混合的红色液体,还有腐败的气味。

    我感觉到一种美妙的亢奋,美女当众砍杀女囚犯,并且活活的解剖,真的优雅迷人,充满了美妙的神韵。

    “嗯……嗯……”我用血手来回的套弄,而我努力寻找她的输卵管,作为一个女死囚,除了切割乳房,她还要承受更加残酷的惩罚。

    我拿起刀子,就这么切割她风骚的阴穴,彻底断绝她继续风骚的感受。“滋滋……”伴随切割的声音,嫩肉一条条被切割下来,更加的滑嫩诱惑,充满了细嫩的可爱美味。她阴阜肌脂纤柔美韵,黄腻的柔滑性感,美韵迷人。她阴阜细腻的皮纹略微腻积纤秀,略微汗腻迷人,优雅弧韵。黄蓉阴毛娇柔的略微三角形腻积性感,她软软的阴毛弧韵卷曲,纤秀迷人。她阴户柔软的纤秀娇小,迷人的嫩夹性感,纤柔细嫩。黄蓉的大阴唇纤柔弧凸,圆腻的光腻薄韵,纤柔的弧韵性感。

    她大阴唇棕韵迷人,薄薄的絮积性感,膜张可爱。她大阴唇纤柔细腻,皮纹略微腻积迷人。她大阴唇扩张松弛,兴奋时候略微充血迷人,纤柔的光腻性感。

    黄蓉的小阴唇光腻迷人,她小阴唇棕红絮积,纤柔的扩张性感,柔滑的鲜嫩可爱。

    她小阴唇纤圆抿韵,略微薄韵的膜积性感,柔嫩的絮积皮纹,纤柔嫩滑。她小阴唇略微湿滑软韵,兴奋时候勃起诱人,弧韵的松弛性感。她喜欢刺激小阴唇的敏感快乐。黄蓉的阴蒂娇小迷人,她柔嫩的阴蒂包皮腻积性感,鲜红的柔嫩细腻。

    蓉儿经常运动的阴穴被切割,更加是一种美妙的诱惑,我体会那种轻柔切割的快感,不由得把刀子深入,就这么整个切割她风骚淫浪地小穴,或许整个切割下来,才能体会到一种美妙的神韵。蓉儿不再挣扎,只是剩下乖乖的配合,不再有呻吟和反抗,只是默默的服从,并且体会那种风骚的流水美妙。

    她阴蒂头娇小可爱,略微弧软的纤秀性感,柔滑细嫩。她阴蒂头娇柔抿夹,膜韵的光腻性感,诱惑的软韵可爱。黄蓉阴蒂柔和嫩颤,略微腻积的泛出臭味。

    她喜欢手淫阴蒂的快感。黄蓉尿道口弧韵膜积,她柔和的尿道口光腻性感,纤柔细嫩。她尿道口略微膜韵腻人,红韵的光滑诱惑,她尿道口纤柔的湿滑迷人。

    她尿道短韵迷人,纤柔的光滑诱惑,美韵迷人。她尿道壁肌肤红韵腻人,软软的皮纹腻积性感,纤秀性感。她尿道肌肉柔和腻积,抿夹的软韵迷人,柔滑纤韵。

    黄蓉尿水腥黄的柔和浇下,十分诱惑。

    “嗯……”我一点点切割她细嫩的下体,就这么残忍的整个切割下来,刀锋切割的地方,更加是柔嫩的快感,以及锋利的诱惑。这是无法形容的残忍感觉,还有空气中已经弥漫了令人窒息的美味诱惑。

    黄蓉阴道口柔滑细嫩,略微红韵的膜张性感,纤柔的美韵迷人。她阴道口纤柔娇嫩,弧凹的光腻迷人,她阴道口柔嫩纤滑,膜韵松弛。黄蓉的阴道娇柔性感,红韵的柔嫩纤美,夹并可爱。她阴道壁肌肤薄韵性感,柔柔的光腻迷人,湿滑性感。她阴道壁肌肉红韵抿夹,紧握充满弹性,蠕动的性感迷人。她阴道皱褶纤秀性感,软软的膜积纤韵,柔嫩性感。她阴道缠绕迷人,软软的嫩夹性感,充满了弹性和诱惑也略微湿滑的纤柔迷人。黄蓉淫水丰富,她兴奋起来也是一个迷人的风骚女人。她阴道娇媚性感,柔和的细润迷人,优雅鲜嫩。她阴道红韵湿滑,光腻的纤软迷人,夹并的柔和细嫩。她阴道穹窿抿夹性感,柔和的红韵迷人,光腻嫩夹。她宫颈口弧凹膜韵,纤柔的光腻性感,膜积诱惑。她宫颈夹并迷人,纤秀的光腻性感,柔和细腻。她子宫弧凸兜软,红韵的光腻可爱,柔滑的细嫩性感。

    黄蓉会阴部弧凹柔嫩,她会阴部光腻性感,略微棕腻的软韵迷人,皱褶腻积纤柔性感。她会阴部略微湿滑汗腻,泛出女性韵味,纤柔的性感迷人。

    鲜血到处流淌和喷溅,“叽叽……”我把她整个风骚的下体切割下来,我努力套弄,就这么把黄蓉的肠子揪扯出来,优雅的在她脖颈上系上一个蝴蝶结,算作对于她悲惨人生的一种嘲讽。我掏出黄蓉的子宫,就这么残忍的切割下来,鲜血淋淋地子宫喷溅出来血水,子宫微微膨胀,似乎里面已经有胎儿发育了!

    真的有紫河车,如此上好的东西,怎么可能轻易获得,如此一来一定是价值连城了!小雅姑娘感觉到非常的兴奋,毕竟我的付出,得到了应有的回报。

    餐厅吃头在餐厅,蓉儿的头颅被仔细的烹饪,就这么摆放在桌子上。或许只有这个时候,才能体会美食的乐趣,她整个身体都不会被浪费,早已经被抱养下来,进行了细腻的烹饪。

    一个盘子上,蓉儿优雅的人头被鲜花和绿叶衬托,犹如出水芙蓉一般仔细的清洗,保持了砍头时候的姿势,更加多了一点秀色可餐的韵味。她似乎依然活着,甚至根本让人不舍得下手了。她微微好似睡觉,是那么的安详迷人,充满了高雅的韵味。

    黄蓉是个精明的可爱姑娘。她柔和的心形脸蛋,她剃光头发十分性感。她光头纤柔圆腻,小巧的秃头光腻迷人,柔滑的性感纤润。她颅骨骨感精致,秀丽的光腻性感,纤圆的柔美而下。她光头顶弧凸纤柔,骨感的光腻诱惑,骨凸的性感美韵。她额头略微纤圆柔美,纤弧的光腻性感,骨感的纤润诱惑。她额头肌肤黄腻纤软,柔嫩的略微腻积皮纹,纤滑细嫩。她额角骨感纤圆,秀美的弧韵性感,光腻的性感迷人。她光头两侧纤美而下,秀丽的骨感美韵,柔滑的性感秀润。黄蓉头皮青腻柔和,软软的纤秀性感,光腻诱惑。她光头汗腺发达,她柔润的头皮略微汗腻性感,软软的湿滑细嫩,泛出女性韵味。她光头皮肤纤柔细嫩,柔和的光腻性感,纤弧美韵。黄蓉光头纤秀精致,柔美的弧韵诱惑,纤滑的光腻性感。

    她光头十分机灵优雅。

    “嗯……咔嚓……”来的美女,就这么扒开蓉儿的头盖骨,然后打开头颅,示意品尝里面的脑浆。那黄白的脑浆被煮熟后犹如豆腐一般滑嫩,是上好的补品。

    用勺子轻柔的舀起,就这么放入嘴巴里面品尝,甘甜的细嫩,让人不由得清爽自然。

    我温柔的体会那种美妙的情欲,作为一个美女刽子手,最大乐趣就是能经常品尝可口的美肉。我拿起刀子,就这么开始扒开蓉儿的眼皮。黄蓉眉骨纤柔细腻,略微弧韵性感。她弯弯的眉毛弧软腻人,细细的纤柔性感。黄蓉眼眶略微平腻纤柔,柔和的美韵迷人。她拥有一对迷人的大眼睛,灵巧纤润。她眼珠略大纤柔,黑韵迷人。她眼白柔和的光腻诱惑,略微浮显血丝。

    她眼角柔和尖秀,美韵迷人。她双眼皮纤柔腻积,性感细嫩。她下眼皮柔嫩光腻,纤软迷人。她眼皮内侧略微腻积沙眼小疙瘩。

    “嗯……嗯……”我把黄蓉的眼球挖出来,就这么轻柔的放入汤水中搅拌,脑浆汤伴随眼球,更加是一种美妙的滋润。眼球吞咽下去,犹如汤圆一样,细嫩可口,美肉地优雅迷人,充满了美味的性感。我细细的品位,更加是体会一种情欲交替的快感。

    “嚓……嚓……”细嫩的鼻子被柔软的切割,而我用刀子,把蓉儿迷人的小鼻子整个切割下来,温柔的凉拌菜肴,细嫩的品尝和体会这种美肉的美妙。一切都是这么的迷人和充满了纤秀的气味,让人高雅诱惑,体会美肉地快感。黄蓉鼻子纤秀灵巧,她鼻子软韵柔和。她鼻梁纤秀而下,柔美的性感迷人。她鼻骨纤柔细嫩,光腻的柔和纤润。她鼻头纤柔性感,软软的光腻迷人。她鼻孔圆腻纤秀,小巧灵活。她曾经呼吸轻盈迷人,柔嫩性感。

    鼻尖的嫩肉是如此的可口,让人产生了回味的美妙滋味。我抚摸蓉儿细嫩的脸蛋,就这么拿起刀子,反复的切割起来。嫩嫩的脸蛋切割下来,犹如晶莹的羊肉片,不过更加的细嫩,保养良好的美女脸蛋,更加是我们可口的佳肴。

    黄蓉脸蛋秀美腻人,她心形脸蛋纤柔性感。她脸蛋肌肤黄腻软润,略微泛出粉红。她颧骨略微纤柔性感,她双腮纤弧而下,纤润的秀美迷人,软韵性感。她下巴尖秀柔和,弧韵的柔和嫩滑,骨感迷人。

    “滋滋……”我拿起刀子,就这么切割下来她纤软性感的嘴唇,轻柔的伴随汤汁,一点点细嫩的品位。她嘴巴纤柔小巧,她上唇红韵迷人,纤柔的软韵优雅。

    她下唇纤柔性感,弧韵的小巧抿夹,软软的略微干涩柔和。她牙齿细腻白皙,挤并的方腻性感。她门牙略微纤秀,后牙骨感迷人。黄蓉舌头纤柔性感,她灵巧的舌头红韵性感。她舌头略微纤秀优雅,软软的浮显舌苔白腻纤平。她舌尖弧韵秀美,湿滑的光腻可爱。

    还有她切割下来的舌头,凉拌起来细嫩诱惑,光腻的酥软迷人,充满了美韵的优雅。她光秃秃的脑袋边耳朵纤秀柔和,略微圆腻的骨感迷人,纤弧细润。她耳廓骨感纤秀,弧韵的柔和细腻,光滑柔嫩。她耳唇纤秀迷人,软韵的黄腻柔嫩,光腻迷人。

    口条凉拌耳朵,更加是不可多得的美味佳肴……在一边,蓉儿被煮熟地紫河车,优雅的端送上来,还有迷人的脚丫,以及用女人肉包的人肉包子。我知道,或许美肉的享受只是刚刚开始,而很多人今天都可以分享一个女囚犯的美肉了。

    乳房被精心烹饪成为扣碗肉,那大片的肥嫩乳房,品尝起来格外的爽口,充满了嫩腻的感受。还有迷人的脚丫,经过烧烤,更加的酥软芳香,细细的咀嚼和品尝,更加是酥软的迷人油伙。

    更加可口的,是灌汤肉包,那女人肉被灌入汤水,吃起来油腻爽口,犹如融化一样,更加温柔诱惑。我品尝美肉的快感,而我体会人肉混沌的乐趣。我感觉到了一种清爽的感觉,而我希望开封府多一些这样的案子,这样才能更加美好的品尝美肉。

    【完】

    黄蓉短篇集 20、黄蓉襄阳城背丈夫偷汉

    南宋理宗绍定年间,大宋被蒙古攻得摇摇欲坠。眼看着大宋就要崩溃,可就像礁石被大浪拍打般虽动摇而不倒,而其关键在于襄阳城的守势。襄阳就是大宋的门户,要攻倒大宋就必须先攻倒襄阳城。

    本来襄阳城的守势说来也没什么新奇的地方,可是它奇迹发生就在在于与五绝并驾齐的郭靖和江湖最大的帮派…丐帮的帮主黄蓉坐镇襄阳城。以郭靖黄蓉的号召力而得到武林豪杰英雄的拥戴且帮忙守城。

    自从华山论剑后,本来郭靖黄蓉是居住在桃花岛的,可一来是为了寻找黄药师,二来是郭靖思想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如果在这时候闲在桃花岛的话是不应该的,所以夫妇二人决定出来寻黄药师后就坐镇襄阳城,为大宋尽一份力……

    一晃就是十年过去了,夫妇二人自从寻到黄药师后就做一直守在襄阳城,而他们的女儿郭芙和黄药师居住在桃花岛,偶尔由黄药师带郭芙来看看夫妇二人,而郭靖新收的两个徒弟大武小武以及他们的爹武三通则和他们守在襄阳城,方便郭靖的教导徒弟。

    这是襄阳城退兵的第二天晚上,襄阳城的守城官吕文德为谢江湖武林豪杰而设宴款待,一直到很晚才各自散去。郭府书房,郭靖:“唉……”

    “怎么了靖哥哥,蒙古兵退了咱们应该高兴才对啊,你怎么还在叹气呀”黄蓉温柔的做在郭靖对面说道。“蓉儿,可蒙古兵是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

    “靖哥哥,是这样说,不过到时候说不定咱们就有办法了呢,而且还有这么多的武林豪杰帮忙咱们呀”

    “嗯,咱们襄阳城是不会这么容易攻破的”接着郭靖黄蓉又商量了一阵守城的办法以及现今形势……

    “蓉儿,夜太晚了,回去休息吧。”

    “靖哥哥你也早点休息吧,别累坏了身子”

    “嗯”黄蓉沿着走廊走回东面房间。

    如果有人听见会觉得奇怪,夫妇二人怎么不同时回房休息?原来,郭靖的房间在西面,也就是这个书房所在的旁边,而黄蓉的房间在郭府东面,挨着黄蓉的书房。夫妇二人这十年来同房的次数少得可怜,有的时候最多三四个月才行房一次,这时候才同房,而且还是黄蓉主动来找郭靖的。郭靖师从马钰后,受到全真教王重阳的思想,觉得行房对身体以及练功有害无益,而且又觉得行房是很违背礼教的,为人所不齿。所以,行房在郭靖看来仅仅是为传宗接代而做的事而已。

    黄蓉虽然四十岁了,但却一点看不出她的年龄,看起来也就二十六七岁,只不过身上多了成熟美妇的气质,一种像是从骨子里散发出的风骚气质,让人觉得美艳高贵又淫荡。但身为丐帮帮主,别人也不敢侵犯,对她的非分之想只是在思想里而已。

    武三通为了经常见着两个儿子,也住在郭府中,反正郭府是很大的,虽然住进武三通及大小武还是显得很空阔,郭靖素来深居简出,郭府的仆人也不多,而且还是朝廷派来服侍郭靖黄蓉郭靖推迟不过才接收的。

    武三通房间是在郭府北面,也是挨着北面的书房。这时已是半夜三更,整个郭府黑灯瞎火,只有几个守卫在郭府大门。黄蓉回去后郭靖又想了想,到这时才发现有一事要做,就是派大小武明早去送信给丐帮分舵,通知鲁长老带丐帮精英回襄阳好作接下来的守城准备,这事和黄蓉商量时就提到。郭靖为了让大小武明天早上早点去,心想今晚应该去吩咐他们。

    要去大小武的房间得经过武三通的房间,郭靖边想着心事边走,到武三通房间的时候忽然听见什么怪异的声音,郭靖心想这么晚了武师兄房间还有什么声音呢?郭靖停了下来,只听从武三通房里传来一阵阵像是女人的呻吟声“奥……哦……啊……重……点……重……一点……哥哥……我啊……好舒服啊……美死了……你真……会……干……”声音如泣如诉,娇柔婉转。这时又听一个男人的声音:“骚货,真骚,干死你,救治你这淫病。”随后传来“啪啪”的肉体撞击声。

    郭靖在房间听得很奇怪,觉得女的声音很熟悉,好像痛苦又舒服的样子,他以为是武师兄可能白天遇到的襄阳城的病人,然后带回来救治,因为武三通也懂医术,平常有很多伤兵也是他救治的,也不多想,又往大小武房间而去。

    就在郭靖离开武三通的房间后,武三通卖力挺动着大阴茎往这女的子宫深出而去,边干边骂:“骚货,真他妈骚,这穴也太美了。”女声:“武哥哥,干死我……啊……美死了……我……是骚……货……我……是荡妇……哦……丢了”随后子宫深处一阵收缩,大量淫水喷涌而出,浇在子宫最内处的大龟头上,身子一阵颤抖双腿不顾一切地夹紧武三通的腰,像是要把武三通融入自己身体中。

    武三通感觉到阴茎被吸吮的要升天了,龟头胀大了一倍,把子宫填的满满的,用力地挺动着阴茎,顶在子宫深处的输卵管口道处。这女的感到龟头顶在输卵管上又一阵抽搐,淫水都流了出来,私处黏黏糊糊的,屁股下的床单上湿了一大片,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头发四处拼散,充满了淫荡的景象。武三通感觉到子宫深处的吸吮浑身打了个冷颤,腰间一阵酸麻,精关快惹不住了。

    武三通一声大吼,加快了速度抽插,一只手抱紧白皙的屁股,另一只手用力地搓揉着巨大的奶子,边用力抽插边喊道:“骚货,你的穴真舒服,真紧,爽死我了……干死你这骚逼……”女的在他的大力抽插下子宫又一阵收缩,双手的指甲都伸入武三通的背上,都叫不出声来了,身子直打颤,娇喘吁吁,达到了第五次高潮。

    这时候她感觉到肉棒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龟头发烫的自己一颤一颤,她知道是男人快要射精了,不由紧张了起来,用全身的力气微弱的说道:“别……别……射里……面……快……快拔出……来……啊……快……”

    武三通:“骚货,我就射,为什么不射,以前不是都射里面吗……”

    女声:“不……以前……我……有桃花岛……炼制的……避孕丹……现在不……行……丹药……用完了……也……没时间……回桃花岛……炼制……那丹药……别射……求求……你了……”

    武三通:“我就射,那有什么,难道……”

    女声:“对……今天……是受孕……期……求你了……别……”

    “别”字后面还没说完,就感到一股滚烫的浓精有力的冲击着输卵管口,这时女的也被精液烫的达到了地六次高潮,无力的躺在床上。而武三通则抱紧白皙的臀部使劲的往里顶,就像要把小穴顶烂。巨大的龟头堵住子宫口,使得精液和淫液流不出来,然后武三通瘫倒在女的身上。不一会,阴茎才慢慢软下来。

    “武哥哥,你……你怎么射在里面,我怀孕了怎么办啊?”

    “嘿,怕啥?你那傻丈夫怎么知道是谁的种。”

    “可是……我们好久不行房了,我怎么交代啊……呜……”女的抽泣的说到。

    “嘿,怕啥,你如果觉得怀上了,再找他做做不就行了”

    “你也真是,给人家戴绿帽了还想给别人妻子怀上野种。”

    “嘿嘿,他又不知道,而且不一定就怀上呀,我都老了”

    “希望吧……”

    “谁叫你的小穴那么舒服,生过孩子了还那么紧,水又多,子宫还一吸一吸的。我控制的住就怪了?”

    “还说……”白皙细腻的小手捂住武三通的嘴。

    “好,好,不说了不说了,嘿嘿……”武三通一阵淫笑,双手粗鲁地搓揉上上巨大的美乳。

    “哼……”鼻子发出舒服的娇吟。

    “你这牝户真是人间极品,白做不厌……”

    “又痒了……哼……哦……”在武三通的搓揉下两人的欲望又被挑了起来,两人又紧紧地缠在一起,激烈的拥抱热吻,下身的阴茎不断的挺动,深夜中传出床摆摇曳的“吱吱”声和娇柔婉转的呻吟声以及男人粗重的喘息声。

    郭靖吩咐好大小武回来后,又一次经过武三通的房间时,正是两人做到白热化之时,听到这声音,又一次停下,心想:“怎么武大哥治了这么久还没治好,还说痒,是什么病这么难治?”不由担心起来,“是不是要内力把毒逼出来,要不我帮武师兄一把,我内力比他深呢。”于是对房间的高声道:“武大哥,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下可把赤裸裸的两人给吓得魂都飞了,两人一听,是郭靖。武三通紧张的说道:“没……没……没什么”郭靖:“是不是你用内力帮伤者把毒逼出来,要我帮忙不?”

    武三通:“不……不用了,没事”郭靖:“别给我客气了,我用内力帮帮你吧。”

    武三通:“不了,现在是关键时刻,马上就好了。”

    郭靖想想也是,正是关键时最受不得打扰,于是道:“那武大哥你小心点啊”武三通:“我省的,郭老弟你回去休息吧”郭靖:“好吧,那你们小心点”武三通:“嗯”郭靖走后,武三通拍着胸长长地吁了口气:“差点吓死我了,他是怎么来的,不睡觉吗?”

    “这傻瓜,我叫他派大小武去送信,想不到这么急……”

    “你这骚妇,怎么不早说?”

    “我哪知道他这么急?”

    “嘿嘿,如果他进来看到自己美妻在偷汉子,你说他怎么反应?”

    “不,决不能让他知道。”

    “那就看你的了”如果让人听到以及看到绝对会大吃一惊,为什么?原来这淫荡的女人不是别人,却是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丐帮帮主黄蓉。自从五年前武三通的到来,得不到性满足的黄蓉便开始了偷汉偷腥的日子。郭靖别说是对性爱感兴趣,就是感兴趣也满足不了从天生媚骨的黄蓉,因为郭靖虽然高大但阴茎也就最硬的时候才12公分至多,也就中等直径,怎么配上黄蓉的极品淫穴,生了孩子还紧且弹性十足。

    再说说武三通的阴茎,虽然五十岁将近六十的人了,但最硬的时候达到三十二公分,且粗起来有小孩手臂大小,把从性欲旺盛到骨子里的黄蓉每次都干得死去活来,欲仙欲死,自从和武三通做过后就离不开武三通了。

    本来黄蓉还不是这么不守妇道,没有这么放荡,是武三通的到来后,武三通看到这么娇艳媚骨天成的黄蓉后忍不住了,武三通本来就不是什么正经的人,当初就暗恋过自己的养女何婉君,有恋女情结,而恰恰又大了黄蓉十几岁,所以看到黄蓉后就心痒难耐。终于在一个黑灯瞎火的夜晚,在人们熟睡的时候潜进了黄蓉的房间。

    五年前一个晚上,当时黄蓉正在做淫梦,梦中武三通又大又粗的阴茎在阴道中挺动,而满是臭味的嘴在自己的乳房上又咬又吸,不一会阴道就一阵收缩,大量的淫水喷涌而出,但武三通并没有停下来,拼命的挺动大阴茎。做梦中的黄蓉却不知道武三通此时正压在自己胴体上,拼命地挺动巨大的阴茎,巨大的阴茎龟头上包裹着一团绿色的物体,正在阴道深处慢慢地融化。不错,这团绿色的物体正是激发淫性的物体,是武三通无意中得来,一旦被这物体放入女人阴道深处完全融化的话,这女子的身体终生会变的非常敏感,经常想得要性交。

    当黄蓉醒来时,第一感觉是从没又这么满足过,初尝一回做女人的滋味;第二感觉是:身上怎么这么重?第三感觉是下身体内还有一条什么东西,插的满满的?不由睁开了眼睛,入眼是一老男人。黄蓉吓一跳,赶紧推开身上的男人,这时才感到身上一阵无力,像虚脱一样,下身私处黏黏糊糊的,床单下湿一大片。

    这男人也醒来了,正是武三通,淫笑着看着黄蓉。黄蓉先是脸红下然后就急忙找衣服穿,这时武三通阻止黄蓉的动作。双手大力搓揉着两只巨乳,黄蓉浑身一颤,竟然闭上眼睛,一副任人为所欲为的神态。黄蓉这时的想法是:爹爹平常教我不要拘于礼节,喜欢什么就去追求,靖哥哥又不好这方面,我常常得不到满足,而且要多了对靖哥哥的练功有害,我只要不让靖哥哥知道,不让别人知道就是了,今天幸好是不受孕之时,以后服食避孕丹就是了。于是闭上眼享受起来,在武三通的高超技巧下达到数次高潮,两人累的楼在一起睡下了。

    就这样经过武三通的开发下把黄蓉骨子里的淫性挖掘出来,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竟然大多晚上主动到武三通的房间偷腥。每一次下来她也有点觉得对不起郭靖,但很快又想:我这只是追求自己的喜好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不让靖哥哥发现就是了……

    话题回到现在。

    第二天,大小武早早就送信去了。郭靖书房门吱的打开,黄蓉推门走了进来。

    “靖哥哥,又这么早,昨晚又睡不着呀?”

    “蓉儿,你来了。哦,对了,昨晚武师兄在救治病人吗,救好了?”

    黄蓉脸有些不自然道:“哦,我问他了,没事了。”

    “那就好,”郭靖不疑有他,“蓉儿昨晚没睡好呀?”

    “靖哥哥,什么呀?”黄蓉心中一慌,忙撒娇掩饰心中的慌乱。

    “那……蓉儿,怎么你的头发像有点乱?”不仅头发有点乱,眉宇间还残留着一丝春意,是那种得到满足后的春意,只不过郭靖没有发现罢了。

    “哦,可能是我起的早了没收?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