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黄蓉系列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8 部分阅读

    “这两个小鬼,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做这种事,太不知羞了。”

    “要不要告诉靖哥哥,还是不要了,他那个榆木疙瘩……”

    “我去说说芙儿吗,到时怎么开口啊!”

    黄蓉胡思乱想了一会,脑海里又浮现出两人激烈交合的场景,脸不仅微微发烫,身体也漫漫有点热了。

    “齐儿,好强壮啊!平时那么沉稳,没想到,做这种事,这么放肆。”

    想到这,黄蓉又深深自责,“我怎么可以看自己的女婿和女儿做这种事,我不能再想。”

    “刚才齐儿是不是看见我了?”黄蓉想起最后自己离开的时候,耶律齐往自己这边瞟了一眼,心里不仅又有点担心。

    “自从怀上了虏儿,也很久没有和靖哥哥亲热了。”黄蓉轻叹了口气。

    寂静的夜,闷热的天,“呱……呱……”的蛙鸣,黄蓉一夜胡思乱想没有睡好。

    江南六月,郭靖府邸练武场黄蓉正教导耶律齐、郭芙习武。

    “齐儿,你这招‘棒打双犬’,阴柔不足,阳刚有余,你再试一次。”

    “是,岳母大人。”耶律齐答道,又开始重练。

    “妈,你别光指导齐哥,你看我这套落英剑法如何?”

    黄蓉笑着,“你才刚开始练,火候还差的远,不练个一年半载,是看不出东西来的。”

    “我不信,我三个月就要练好。”郭芙赌气跑到一边,自个练了起来。

    黄蓉笑着摇了摇了头,“这小丫头,嫁了人还是这样浮躁。”

    转而继续指导耶律齐,过了一会,黄蓉道:“齐儿,你这套打狗棒法,还是中气不足,你先休息一下,看娘为你演示一遍。”

    耶律齐依言坐在树阴下,观看黄蓉操练。

    黄蓉虽然怀孕在身,但身体还是很灵活,而成熟女人特有的韵味都体现在美妙的身姿上。最后黄蓉一招“天下无犬”,落地时踩在一块石头上,“哎呀!”

    黄蓉脚踝一拐,站立不稳,身子侧倒下去。

    耶律齐赶紧扑身过来,“岳母大人,您没事吧。”

    耶律齐扶住黄蓉的腰,一股温暖柔软的触觉从手中传来,鼻间传来阵幽幽的发丝的清香。耶律齐目不转睛的盯着黄蓉绝美的脸,第一次和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挨的这么近,耶律齐心“扑通扑通”跳的厉害,扶着腰的手也颤抖起来。

    黄蓉喘了口气,回过神来,感觉耶律齐扶着自己的腰,脸也紧贴着自己,黄蓉妙目一转,见耶律齐正痴痴的盯着自己,不仅大羞。“快扶我起来。”黄蓉羞红着脸,挣扎着。

    “哦,是,岳母大人。”耶律齐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扶住黄蓉站起,自己连忙站到一边。

    黄蓉羞红着脸,整了整身上的衣服,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窘困的耶律齐,见耶律齐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脸不禁更红了,“齐儿,今天先到这吧,我累了,你自个练。”说完赶紧扭头离去。

    耶律齐看着黄蓉离去的背影,心中久久无法平静,还在回味着刚才美妙的感觉。

    六月的夜,一轮满月挂在空中,郭靖卧房。

    “靖哥哥,今天又要去将军府吗?”

    “嗯,最近军情很紧急,金国鞑子又蠢蠢欲动,我要去将军府,商量襄阳布防之事。”

    “靖哥哥,你早去早回。”

    “你洗个澡,也早点歇息吧。”郭靖说罢,匆匆离去。

    “你先下去吧。”黄蓉命人打好了热水,缓缓的除去外衣。

    窗外一个角落,一双热烈紧张的眼睛正往里面偷窥。

    黄蓉站在大水桶前缓缓的解开外衣,慢慢的露出一身白肌玉肤。外面偷窥的人开始喘起了粗气,“脱,快脱!”那人心中高喊着,眼睛紧紧的盯着,害怕错过任何一次机会。

    终于,黄蓉露出了上身红色的肚兜,小小的肚兜已无法遮住怀孕而高隆的肚腹。黄蓉缓缓的解开肚兜,一对因为怀孕而硕大无比的乳房展现在那双淫秽的眼睛里,褐色的乳头,怀孕后乳晕很大,在灯光下散发着诱人的白色的光晕,高高隆起的肚腹,充满了孕妇独有的韵味。

    第一次看见心目中女神神秘的裸体,偷窥人咽了口口水,湿润一下焦渴的喉咙,手也慢慢伸到了裤裆里,找寻着自己的鸡巴。

    黄蓉弯下了腰,把裙裤解开,然后缓缓退下裙裤,一双雪白修长的玉腿慢慢的展现在眼前,因为怀孕黄蓉的一双美腿也粗大了不少。黄蓉转过身,臀部显得格外丰满,肉嘟嘟的让人爱不释手。

    在黄蓉弯腰的瞬间,下身的神秘小穴和黑色的阴毛从后面转瞬即逝,那双偷窥的眼睛几乎要从眼眶里蹦了出来,手在裤裆里急速的套动着自己的阳具,口也焦躁无比。

    黄蓉在水桶里闭着眼,享受着水给自己带来的凉爽舒适,手在身上慢慢的揉洗,脑海里浮现出白天的情景。

    “今天太不小心了,差点摔倒。”想起了今天练武场上耶律齐扶自己时尴尬的情景,又想起耶律齐看自己的眼神,黄蓉脸上不禁火辣辣的,“难道齐儿对自己竟有非份之想吗?”

    “不可能,芙儿比我年轻漂亮,齐儿怎么可能喜欢自己。”

    “我现在是一个女人最成熟、最有魅力的年龄,齐儿迷恋自己也不是没可能的。”

    “我是他的岳母,我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

    黄蓉躺在水里,心中一会自责,一会又有点自得。

    黄蓉把头靠在水桶边,轻轻的抚摩着自己的身子,脑海中慢慢的浮现出那晚窥见的女婿和女儿激烈交合的情景。

    黄蓉正处于女人的虎狼之年,性欲也是非常强烈,白天有事还好过,到了晚上,总是孤单一人,真是寂寞难耐,虽然与靖哥哥感情甚笃,但郭靖不善了解女人心,黄蓉心中自有难以言说的欲望。

    黄蓉一边用手揉搓着自己的乳房,一手在下身轻轻的抠弄,一会只觉浑身燥热,一股淡淡的情欲从心里慢慢升腾。黄蓉雪白的贝牙紧紧的咬着自己下嘴唇,娇翘的瑶鼻急促的呼吸,俏丽的脸庞也因为情欲而桃红满面。

    看着黄蓉情欲难忍的诱人情景,窗外人已经十双眼赤红,一边紧紧的盯着黄蓉,一边用手在下面激烈的套动。再也无法忍受了,豁出去了。

    “吱呀”一声,窗户被人推开,黄蓉从自慰的快感中惊醒,睁眼望去,一看竟是耶律齐。“齐……齐儿,你要干什么?”黄蓉没有想到竟然是自己的女婿耶律齐。耶律齐站在水桶边,贪婪的盯着自己雪白的胸部,黄蓉连忙双手护住前胸。

    “岳母大人,今天早晨,你我已经心有灵犀,我是特来相会的。”耶律齐一边快速的脱着衣裤,一边答道。

    “你竟敢对我如此说话,我……我可是你的岳母!”黄蓉浑身赤裸,站也不是,蹲也不是。

    “岳母大人,您也很寂寞,就让小婿来好好的爱你。”耶律齐说着,人已经爬进了桶里。

    “你,你这个畜生,你出去!”

    耶律齐也不说话,一手抱住黄蓉,一手颤抖着使劲的揉搓着黄蓉滑不溜手的胸部,一边贪婪的吮舔着硕大的乳房。

    “你这个畜生,快停下来!”被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抱住还是第一次,以前欧阳克对自己轻薄,也从没有与自己这样赤裸相对,黄蓉心中十分慌乱,抓着耶律齐的头往外拉。

    “岳母大人,我知道那晚是你在偷窥我和芙妹,你就不用再装了。”耶律齐狡诈的在黄蓉耳边倾诉,“我才知道你也很需要。”

    黄蓉浑身一震,心理已经开始松动。耶律齐开始寻找着黄蓉的樱唇,黄蓉扭动着,躲避着,但终于被耶律齐吻住香甜的小嘴。耶律齐用舌头想伸进黄蓉的嘴里,黄蓉紧紧的咬紧牙关,不让他得逞。两人在窄小的水桶,激烈的纠缠着,溅起阵阵水花。

    耶律齐见上面一时难以攻克,一只手转而开始抚摩黄蓉肥大的乳房,一只手悄悄伸到下面,去探索黄蓉神秘的小穴。

    “啊……”黄蓉惊觉耶律齐正用手指挑逗下身敏感部位。耶律齐趁黄蓉惊呼之际,把舌头伸进了黄蓉的嘴里,贪婪的吮吸着黄蓉的香舌。黄蓉香舌与耶律齐激烈的纠缠在一起,开始舌头还退避着,不一会,黄蓉已经浑身滚烫,男女的情欲不由她控制,已经开始从身体深出蔓延开来,不觉也开始吸吮耶律齐的舌头,回应耶律齐的激吻。

    耶律齐一阵大喜,两人拼命的吸吮,轻咬着对方的舌头,交换着唾液,感受相互的激情。

    耶律齐一边狂吻,一边得意的看着自己的岳母被自己的激情所燃烧。过了一会,耶律齐感觉鸡巴已经肿胀难忍,岳母也已经是气喘吁吁。“蓉儿,让我进来吧。”耶律齐在黄蓉耳边低语着。

    黄蓉此时已经意乱情迷,紧闭着双眼。耶律齐将黄蓉双腿端起,让黄蓉背靠水桶,下身一挺。“啊……”两人都是一阵畅快。

    耶律齐开始疯狂抽动,掀起阵阵水花。

    “啊……你轻点,别伤着孩子。”黄蓉靠着水桶,头也昂了起来。

    耶律齐一边畅快的抽插着,一边欣赏着黄蓉欲忍还羞的绝美场景,“可以和自己心中的女神如此,虽死无撼。”耶律齐怜惜的吻着黄蓉的唇和紧闭的双眼,下身卖命的抽动着。

    抽插了好一会,耶律齐感觉快泻了,赶紧放下将黄蓉转身,让黄蓉背对着自己,黄蓉紧紧的抓着桶沿,耶律齐后面抱着黄蓉的隆起的肚腹,来回的抚弄,感受怀孕女人的韵味。

    耶律齐从后面吻着黄蓉雪白的脖颈,轻咬着黄蓉的耳垂,舌头伸进黄蓉的耳洞轻舔着,耶律齐用双手轻轻掰开黄蓉的肥大白嫩的屁股,欣赏着黄蓉神秘的黑褐色菊花蕾,并用手指轻轻的触碰,黄蓉紧张地收缩屁眼,“齐儿,你,你别动那里。”

    耶律齐看得是血脉贲张,忍不住又将鸡巴缓缓的从后面插入黄蓉的桃花洞,双手从后面爱抚着黄蓉高耸的肚腹。黄蓉在前面紧紧的抓着桶沿,享受着少年的滋味,下身的快感连连,开始还有对不起靖哥哥的内疚心情,但此时已经被无限的肉体的快感所征服。

    在这静静的夜里,小小的浴室间,却春意盎然,一个少年正和一个可以做他母亲的妇人激烈的交合着,水桶中不时泛阵阵水花,“扑哧扑哧”的抽插的声音和肉体相互撞击的声音组成了美丽的旋律,浴室里漂浮着一阵淡淡的男女分泌物的气味,令人更加沉醉。

    “蓉儿,我们的孩子什么时候出来?”

    “你真是个傻瓜,从我怀上,已经六个月了,你说还有多久。”

    “现在襄阳城军情吃紧,我是担心你到时临盘,唉!”郭靖叹息着。

    “靖哥哥,不要太担心了,顺其自然吧。”黄蓉平躺着,温柔的抚摩着郭靖粗犷的脸庞,“你看你,最近瘦得厉害。”

    “这孩子战乱的时候来到这人间,也不知是福是祸。”郭靖轻轻的抚摩着黄蓉隆起的肚子。

    “好了,别多想了,你明早还要教大小武兄弟习武,早点休息吧。”

    “你也早点歇息。”

    黄蓉转了个身,吹了灯,屋子一下黑了下来。过了一会儿,郭靖就打起了呼噜,黄蓉不由得笑了,“靖哥哥真是太累了。”

    六月的夜晚,屋外偶尔传来一两声蛙鸣,四周静悄悄的。黄蓉躺在床上,微闭着双眼,双手轻轻的抚摩着肚腹,看着洒落在屋里的一片茭白的月光,脑海里不由得思绪难平。

    那次与耶律齐激情交合,自己内心的欲望好象一下子被点燃了,靖哥哥是个很传统的人,又爱惜自己,怀孕之后就没有碰过自己的身子,而与女婿发生这种不伦的关系,黄蓉内心也充满了自责,但那晚自己与耶律齐的激情场面又不时从脑海里涌现。黄蓉一会自责,一会情动,心情难以平静。

    突然黄蓉眼角感觉窗前一个黑影闪过,黄蓉顿时紧张起来,转身正要叫醒郭靖,但转念一想,身影很熟悉,“难道是耶律齐?”

    黄蓉不由得浑身颤抖,心里一阵害怕。上次,在半推半就之下,与耶律齐在浴室发生了乱伦关系,黄蓉一直处于深深的自责和内疚之中,对不起靖哥哥,也对不起女儿郭芙。“如果他们知道了自己和女婿之间的乱伦关系,自己还怎么有脸面对他们。”

    “他这么晚了来干什么,千万不能惊醒靖哥哥。”

    想到这,黄蓉连忙坐了起来,正要下床,只听吱呀一声,门已经开了。黄蓉借着月光看去,来者身材魁梧,浓眉大眼,正是耶律齐。

    耶律齐蹑手蹑脚,快步走到床前。“你,你来干什么?”黄蓉压低嗓音,紧张的看了一眼睡梦中的郭靖。

    “岳母大人,我好想你。”耶律齐看着黄蓉露在外面雪白的胸脯,下身一下子就硬了,一把抱住黄蓉。

    黄蓉推拒着,因为怀了孩子,行动也不便利,挣扎了几下,也没挣脱。“你快出去,你岳父就在这里,你胆子太大了。”黄蓉低声斥道。

    看着黄色肚兜下高高隆起的乳房和肚腹,耶律齐兴奋不已,此时色欲包天,早已顾不得害怕,手忙脚乱的上下其手,到处摸着黄蓉柔嫩的胴体。

    “蓉姐,自从上次别过,我对您是日思夜想,这两天岳父大人也跟得紧,我一直没逮着个机会,今晚我实在难以忍耐,蓉姐,你就让我来一次吧。”耶律齐边说着边除下了自己的衣裤。此时他色欲冲心,什么伦理道德、什么岳父岳母、什么担心害怕,都被耶律齐扔到爪哇国去了。

    “你放开我,靖哥哥就在旁边,你快放开我。”黄蓉挣扎着。

    “蓉姐姐,你、你不想岳父大人知道,就安静点,我、我会很快的。”

    害怕靖哥哥发现,黄蓉一下子软了下来。耶律齐慌忙解开黄蓉的肚兜,一对豪乳马上展现在自己眼前,褐色乳晕,白嫩的乳房,耶律齐又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乳房,激动万分,左手抓住一个,嘴也吻上了另一个乳房。

    开始黄蓉还挣扎着,但在耶律齐的亲吻下,黄蓉心中的情欲也蔓延开来。耶律齐的嘴慢慢上移,亲吻黄蓉雪白的脖颈,舔戏着耳垂,然后慢慢移到了黄蓉的嘴唇,一阵激吻。

    耶律齐抓着黄蓉的手去抚摩自己已经坚硬的鸡巴,黄蓉刚开始拒绝,但在耶律齐的坚持下,黄蓉慢慢套动着耶律齐的大鸡巴,耶律齐一阵舒爽,下身也感觉涨得难受,“蓉姐,我要进去了。”

    “别,别在这。”黄蓉痴痴迷迷的应道。

    耶律齐没有说话,把黄蓉平放好,手握着鸡巴缓缓的插入。一阵难以言语的快感从下身传来,黄蓉也是一阵舒爽,嘴巴也张开了,“啊,齐儿,别……别在这里。”

    看着岳母大人紧皱的双眉,拼命忍耐的俊俏的脸庞,耶律齐兴奋不已,双手揉搓着黄蓉因为怀孕变得硕大的双乳,太舒服太爽了,柔软的触感,细白的嫩肉从自己的指间滑出,好象是不满被压迫。

    耶律齐轻轻的耸动着自己的下身,让自己的鸡巴在黄蓉温暖的阴道里慢慢的享受着摩擦的快感。过了一会耶律齐动作开始大了起来,大起大落的干着黄蓉。

    “齐儿,你,你轻点。”黄蓉转头看了一眼丈夫,紧张的捏了一把耶律齐。

    耶律齐一看,郭靖头歪在一旁,打着呼噜,睡得正香,一阵莫名的兴奋,在岳父大人的身边享受他的老婆——岳母大人,耶律齐下面的鸡巴又大了许多。低头看着非常紧张的黄蓉,耶律齐俯下身子,在黄蓉耳边轻语:“岳母大人,小婿伺候得您还舒服吗?”

    没想到耶律齐竟用如此调情的话逗弄自己,黄蓉一阵娇羞,用手遮住自己的双眼,呼吸也急促起来。

    耶律齐慢慢的掰开黄蓉的双手,黄蓉睁眼一看,耶律齐正盯着自己,脸上似笑非笑,黄蓉不由大羞,赶紧闭上眼睛。耶律齐不由一阵怜惜,一口吻住黄蓉。

    黄蓉紧咬银牙,不许耶律齐进来,但禁不住耶律齐的再三攻门,玉门大开,两人的舌头在相互的缠绕,交换对方的唾液。

    耶律齐把黄蓉的香舌引诱进自己嘴里,贪婪的吮吸着,屋里顿时响起象鱼儿喝水一样的声音。耶律齐一边享受着美人的香甜的津液,下身也慢慢的耸动着,摩擦着黄蓉细嫩的阴道肉壁。

    就在丈夫的身边,和自己的女婿干这种事,黄蓉无比羞愧,但心底又有一股莫名的兴奋。因为害怕靖哥哥突然醒来,黄蓉紧张万分,身体也是极度敏感,在耶律齐的上下玩弄之下,黄蓉已经是香汗淋漓,下身也源源不断的渗出爱液。

    正在黄蓉舒爽情迷之际,突然感觉下身一空,黄蓉睁眼一看,原来耶律齐拔出了鸡巴,和自己并排躺下。耶律齐把黄蓉转了个身,黄蓉此时变成了侧身,面对酣睡中的靖哥哥。黄蓉看着靖哥哥,这是为什么,我竟然会在自己丈夫面前做这种事,我的本性难道是如此淫荡吗?

    耶律齐露出一阵不怀好意的笑,他就是要羞辱黄蓉,让她面对自己的丈夫,自己就是要在岳父大人面前和黄蓉进行不伦的交配。耶律齐把黄蓉的肥腿往前一压,让黄蓉的阴门从后面露出,然后将自己的鸡巴从后面缓缓的插入。

    耶律齐右手抓住黄蓉的美乳,挺动着下身,撞击着黄蓉硕大的肥臀。黄蓉看着靖哥哥,害怕靖哥哥突然醒来,心里极度紧张,下身的快感又伴随着紧张一波一波传来。

    皎白的月光下,床上三人,一个中年男子在酣睡,而他的老婆,一个艳丽无比的妇人正与一个可以做他儿子的少年赤条条的交合着,这是怎样的一副淫秽的画面啊。

    屋子里,郭靖的酣声、黄蓉与耶律齐交合的喘息声,抽插时“啪啪”的撞击声,交叉在一起,还有那屋外的蛙鸣,构成了这淫荡的六月夏夜曲。

    两人在乱伦的紧张中,身体也是非常的敏感,渐渐的两人都感觉高潮即将来临。耶律齐紧紧的抓住黄蓉的腰部,下身一阵激动,年轻的精液激射进黄蓉的子宫。被滚烫的精液一烫,黄蓉昂着头,紧捏着双手,感觉自己也要尿了。

    就在这高潮来临的瞬间,黄蓉隐约察觉窗前有两个黑影在激烈的抖动。电光石火间,黄蓉也不及细想,高潮已经来了,黄蓉感觉下身深处一阵舒爽。黄蓉转身缓缓的躺倒,闭上了双眼,享受着泄身后的快感。

    今晚师母与耶律齐的放浪形骸,使大小武极为震惊,同时也激发了二人潜意识里强烈的乱伦的情欲。这也许是每个人内心深处,深深被压抑的欲望。

    ‘朋友的老婆、父母姐弟、师母师姐,在心中也许早已有占有的欲望,但社会的伦理纲常,让我们无法纵情所欲,这是不是一种悲哀和无奈呢?人应该真正随心所欲,获得真正的自由,开心做什么就去做。就象杨大哥和自己的师傅小龙女,他们的勇敢确实让人敬佩。’大小武当晚回到各自卧室,心中欲火久久难以抚平,刚才师母和耶律齐在师傅旁无耻乱伦的淫秽情景在脑海里一再重现,想不到平时尊严高贵的师母竟然和耶律大哥做这种事。自从师从黄蓉夫妇,和师傅师母也生活了多年,在二人的心中早已把黄蓉视为亦师亦母,对黄蓉,心中只有尊敬,从没有把黄蓉当作一个普通女人看待,但今晚彻底改变了。

    此时的大小武均已成婚,早已通晓了男女之间的床第间的快乐,如果能抱着师母黄蓉娇嫩的身体,抚摩她高高隆起的肚腹,亲吻她香甜的嘴唇,揉捏她硕大的双乳,再把她压在身下,享受师母那神秘高贵的秘处,真是死也值得了。大小武越想心中越是高涨,各自唤醒了娇妻,心中想着黄蓉,把欲火使劲的发泄了一通。

    第二天早晨,大小武均起了个大早,两人在园子里相遇。

    “大哥,你这么早。”

    “弟弟,你也很早嘛。”

    两人相视一笑,兄弟俩相处这么久了,早已心意相通,两人径直朝师姐卧房走去。两人敲门而入,耶律齐还睡在床上。

    “耶律大哥,还在睡呢,师姐呢?”

    “你们两兄弟怎么这么早啊,她啊,一早和师傅练功去了。”耶律齐坐了起来,穿着衣服。

    “哦,耶律大哥昨晚睡得可好啊。”大小武笑中带着一点嘲讽。

    “哦,我、我还好。”耶律齐心中暗自想道:“他们难道知道什么了吗?”

    “耶律大哥,你就别装了,你昨晚在师傅房干的好事!你竟敢当着师傅的面强奸师母!”大武冷笑着。

    “你们,别、别瞎说,别让你师姐听到了。”

    “好啊,我们去告诉师傅,让师傅来裁夺。”小武微笑着,转身就欲出门。

    耶律齐紧张之极,一把拽住小武,“你们别去,我,我,我没有强奸师母,是……”

    “你别胡说,不是你强奸师母,师母如此尊贵之人,岂肯屈尊于你,你老实说清楚。”

    耶律齐将黄蓉如何偷窥自己和郭芙,以及自己如何在浴室与黄蓉半推半就之事,合盘倒出。

    “好你个耶律齐,你竟敢和师母做出如此乱伦之事,你说该怎么办,是告诉师傅让师傅来处理,还是……”

    “求求两位武家兄弟了,你们千万别、别告诉师傅,我什么都愿意干。”情急之下,耶律齐跪倒在大小武面前,“你们不是一直很喜欢你们师姐吗,我、我可以……”耶律齐急得汗如雨下。

    大小武相视一笑,一把拽起耶律齐,“好了,耶律大哥,我们也不是要为难你,大家有乐一块乐。”

    两人附过耶律齐耳旁,嘀咕了好一阵,耶律齐脸色发白,刚开始拒绝,但禁不住大小武的威胁,只能答应下来。

    三人走到师傅卧房门前,耶律齐推门时还有些犹豫,大小武一边抓住一个胳膊,推门直入。黄蓉正在梳妆台前梳理,看见三人直闯进来,连忙站起,大惊失色。

    “师母,您早。”大小武笑着鞠了一躬。

    “你们,你们……”黄蓉看了一眼旁边有些惴惴不安的耶律齐。今天黄蓉一袭白色轻纱长裙,乌黑头发高高盘起,斜插一只金色发簪,优雅雪白的脖颈,成熟而俊俏的五官,显得高贵,虽然怀孕,但还是难以掩饰修长高挑的身躯。

    黄蓉见两人竟敢如此打量自己,心中已预感不妙,“齐儿,你带他们来干什么?”

    大小武推了一把耶律齐,耶律齐窘迫的应道:“岳母大人,我们昨晚的事,他们俩全知道了。”

    “师母,没想到啊,您身为我们的长辈,居然和自己的女婿做出这种事,真是太让我们失望了。”

    “我,我……”黄蓉惊愣当场,手足无措。

    “我看我们还是叫师傅来处理吧。”小武与大武一唱一和。

    “你们别去。”黄蓉一把抓住小武的手。

    小武大喜,师母主动握住了自己的手,小武一把拽过黄蓉,漏在怀里,“师母,只要让我们哥俩和耶律大哥一样,和你好一次,我们就不会告诉师傅。”

    黄蓉使劲的挣扎着,眼中含着泪,“齐儿,你快帮我啊。”

    一旁的耶律齐羞愧的低着头。黄蓉此时怀孕在身,武功也无法使出,更因为把柄被他们抓住,心里担心被靖哥哥知道自己与耶律齐的丑事,挣扎显得如此无力。

    此时大武也已扑了过来,将黄蓉转过来,嘴也马上凑了过去,亲吻着黄蓉脸上流着的屈辱的泪水。一边舔着,手也摸上了黄蓉巨大的硕乳。虽然隔着衣服,但柔软的触感,还是那么强烈,大武的鸡巴一下就坚挺起来,能这样抚弄自己尊敬无比的师母,真是象做梦一样。

    小武在黄蓉后面,双手轻轻的抱着黄蓉高高隆起的肚腹,嘴也没歇着,亲舔着黄蓉修长雪白的脖颈。

    黄蓉无力的低垂着头,心中凄苦,被自己一手带大的两个徒儿如此轻薄,黄蓉后悔当初自己一时情欲冲动,酿成今日的苦果。

    不一会,大小武已将黄蓉全身衣服褪了个精光,两人贪婪的窥看着赤裸的黄蓉。日光下,黄蓉的胴体发着刺眼的白光,怀孕隆起的肚腹,修长雪白的大腿,高高盘起的黑色的秀发,散发着伟大的母性的光辉,显得如此成熟和高贵。哀怨的眼神,无助的神情,让人想好好的爱她。一旁一直低着头的耶律齐此时也抬头看呆了,之前一直在晚上,从没在白天欣赏过岳母的成熟妩媚的身体。

    黄蓉感觉身边几个男人正死命的盯着自己赤裸的玉体,心中羞愧害臊,全身也滚烫的发着热。

    大小武低吼一声,象野兽一样扑了过去,大武一把抱住黄蓉,嘴寻找着黄蓉娇嫩的嘴唇,一手抓着黄蓉的乳房,使劲的揉搓着。

    “啊,痛,你、你轻点。”黄蓉紧皱着眉头。

    小武此时已钻到了黄蓉的背后胯下,双手爱怜的抚弄着黄蓉因怀孕而丰满的雪臀,嘴则来回的亲吻着黄蓉的臀瓣。顺着修长的大腿,小武贪婪的感受着黄蓉的皮肤的光滑和强烈的肉感。“这就是师母的屁股,这就是我朝思暮想的师母的身体。”小武一边狂吻,一边痴迷的低语着。下身的鸡巴也早已充血高高翘起,小武到底年轻点,一只手已开始难以忍耐的套动起自己的鸡巴。

    大武在上面吻着黄蓉的嘴唇,舌头抵着黄蓉的牙齿,想伸进去,一亲芳泽,黄蓉紧紧的咬牙,不让他得逞。大武也不急,左手揉捏着硕乳,嫩白的乳房细肉从自己手指间滑出,右手则抚摩着黄蓉高高隆起的肚腹,真是滑不溜手啊,能这样享受高高在上的师母,夫复何求。

    突然黄蓉一声惊呼,屁眼处有一个柔软的东西伸了进去,屁眼传来一阵酸涨的感觉,原来是下面的小武双手掰开了黄蓉的雪臀,伸着舌头在黄蓉的屁眼里伸缩亲舔着。大武趁黄蓉张口惊呼之际,连忙将舌头伸进黄蓉香甜的小口,擒住黄蓉的香舌,贪婪的吮吸着。

    黄蓉下身被小武玩弄,上面的香舌又被大武吮吸,心里虽然不愿意,但生理还是不由她控制的产生了反应,浑身滚烫,下身也渐渐的渗出了爱液。黄蓉已敏感的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反应,心中羞愧无比,我难道就是这样淫荡的女人吗?

    大小武玩弄了好一会后,让黄蓉跪在地上。看着黄蓉象狗一样的趴在地上,高高翘起的雪白的臀部,小武咽了口水,终于要操自己仰慕已久的师母了。

    小武把早已坚硬的鸡巴从后面缓缓的插入,感觉被一个温暖的棉花包住的感觉,小武兴奋的抽送起来,摩擦着师母柔嫩的阴道,享受美妙的感觉。

    大武也不甘示弱,将鸡巴送进了黄蓉的嘴里,开始享受嫩滑的小嘴。黄蓉的舌头无法回避,来回的刷刮着大武的马眼,湿滑的口腔嫩壁被鸡巴摩擦着。大武一边享受着黄蓉美妙的小嘴,一边欣赏着黄蓉涨大着腮帮子艰难的为自己口交。

    黄蓉从没有与两个男人做过这种事,和靖哥哥、和耶律齐,都是很正常的男女交合,被大小武这样凌辱,黄蓉心中羞愧难当,但是又有一种奇妙的性欲在慢慢蔓延。

    “啊,齐儿,竟然在看我和大小武交合,还,还在套动自己的……”黄蓉眼角扫到了一旁的正在手淫的耶律齐,心里有种莫名的兴奋。

    小武扶住黄蓉的大肚子,疯狂的抽插着,一边欣赏着黄蓉为大哥口交,下面又坚硬了许多。心想:这就是我的师母,以前是高高在上,经常的呵斥我们,现在却在我的胯下婉转承欢。

    卧房里,两个少年正一前一后和一个中年美妇激烈的交合,而另一个少年一边看着,一边手淫,这是怎样的一副淫秽的画卷啊。“劈啪、劈啪、”的肉体撞击声、粗重的喘息声,交和在一起,卧房里一副春光四溢的淫荡景象。

    大武看着自己的鸡巴进出师母的小嘴,感觉到黄蓉越来越粗的鼻息喷在自己的鸡巴上,看来师母也兴奋了。

    “小武,我们换换。”

    “好啊,我正想操师母的小嘴。”

    大武抽出自己的鸡巴,黄蓉的小嘴和鸡巴间连着一丝发光的唾液,显得如此的淫荡。两人换了个,大武迫不及待的从后面用力一捅,黄蓉一声:“啊!痛!你、你轻点,嗯。”话还没说完小武已经将鸡巴插进了小嘴。

    耶律齐看着这淫荡的3P,手也更快的套动着鸡巴,真想一把推开大小武,把成熟美艳的黄蓉漏在怀里让自己一个人操。

    “啊……,你们快点,你们师傅就快回来了。”说到这黄蓉脸不禁红了,自己怎么对得起靖哥哥。

    大小武听到这,不由得更加兴奋,操着自己的师母,真是莫大的幸福。三人交合了许久,大武感觉黄蓉下身的爱液源源不断的湿润着自己的鸡巴,抽插得越来越激烈,下身的快感越来越强烈。

    “啊……啊……”

    大武紧紧的握住黄蓉的腰部,下身激烈的挺动着,黄蓉感觉一股滚烫的精液喷洒在自己的子宫深处,一阵哆嗦,黄蓉感觉自己的高潮已经到了,高高的翘起自己的雪臀,手紧紧的握着小武的进出小嘴的鸡巴,眼睛也痴迷的闭上了。小武被黄蓉紧握,一阵热烈的精液也随之喷洒而出,喷得黄蓉一脸白色的精液,小武慢慢的坐到了地上,享受着射精后的快感余韵。

    “啊……啊……”黄蓉在大小武先后射出之间,也泄了身。

    大武躺在黄蓉的后面,喘息着,看着一股的乳白色精液从黄蓉的下面缓缓渗出,大武心中油然一股身为男人的骄傲。

    “啊……”

    大武转头一看,原来是那边的耶律齐也手淫达到了高潮,“哼,便宜这小子了。”

    大武突然转念一想,如果能把师姐和师母放在一起玩,不知道会怎样啊,想到这,大武不禁笑了起来。

    【完】

    黄蓉短篇集 16、凌辱黄蓉

    金轮法王与霍都、达尔巴擒住黄蓉母女及武家兄弟,雇了几辆马车将他们藏於其上,赶赴蒙古大营。

    法王以独门手法点住他们四人穴道,又逼他们服食软骨散,使其内力全失,以免他们自行运力冲穴。

    这日行到一处僻静山谷,金轮法王决定在此停留几日疗伤。於是法王将车夫杀净,找了一个山洞,在里闭关七日七夜、盘膝练功治疗,由达尔巴在洞口护法。

    黄蓉母女及武家兄弟被押在附近另一山洞中,由霍都看管。

    看守俘虏的霍都,利用机会细看黄蓉母女容颜。黄蓉今年原已叁十四岁,但她桃花岛名门家传、内力深湛,又兼天生丽质,因此看来约莫只有二十五、六岁。

    丰满美丽的身体充满成熟女子的气息,但脸庞依然是年轻白嫩、清丽绝俗,岁月似乎并未在她身上留下一点痕迹。

    霍都再看看郭芙,只觉她虽亦可称为一流美女,比起乃母来却是气质、姿色均稍逊一筹。他心道:“这俏黄蓉名远播,今日一见,果不愧称为中原第一美人;委实可称沈鱼落雁、闭月羞花。只不知床上功夫如何!”想到此处,淫心顿起,抱起黄蓉就往洞外走去。黄蓉心知不妙,欲待挣扎,但穴道被点,一筹莫展。

    霍都选了一块平坦之地,解下外袍铺在地上,将黄蓉发髻解开放於其上,然後除光她身上衣衫鞋袜,将她衣袖撕成几条布条,把黄蓉双手双脚拉开绑在几棵树上;再解开黄蓉周身大穴,只留下颚一个穴道不解。黄蓉隐隐想到其中原由,不禁冷汗直冒,心乱如麻。

    果见霍都奸笑道∶“解开你全身穴道,是因为我不喜欢我的女人一动不动像体一样;但我又怕郭夫人你这贞节烈女会咬舌自尽,所以留一个穴道没解,让你下颚无力。不过,虽说不能言语不能自尽,你的哑穴我可没点;所以黄帮主你到时快活了,想嗯啊几声倒还是行的。总之,小王在此先陪个不是啦。”

    夕阳的馀晖在女神般的黄蓉赤裸的胴体上。艳丽无双的脸庞,坚挺柔嫩的双峰,晶莹剔透的皮肤,浑圆雪白的臀部,以至浓黑神秘的叁角花园,均在斜阳之下一览无遗,直是娇美端丽不可方物。但霍都特意要羞辱他的战利品,故意一处一处从头到脚的品评她的身体各部;有时真心赞个两声啧啧叫好,有时偏偏故意摇头表示惋惜,随意嫌嫌各处大小、形状、颜色、软硬。

    黄蓉觉得万分屈辱,自己贞洁美丽的身体正被一个陌生男子一寸一寸的欣赏、一处一处的品评,这是一生贵的她从没遇过的事。黄蓉眼中如要喷出火来,恨不得将眼前的淫虫碎万段,偏生被了软骨散,一口真气硬是提不上来,一身武功派不上用场,区区几条布条便让一代女侠无法动弹。

    霍都的双手不再客气,从黄蓉玉葱般美丽的足趾摸向白瓷似的小腿,拂过雪嫩的大腿,顺着软滑的臀部滑向苗条的腰腹,最後双手由粉颈向下游动,停留在一对坚挺的玉峰上。黄蓉只觉得身体一阵阵的酥麻,传来跟丈夫郭靖的抚摸完全不同的感觉。贞洁的她不觉欢愉、只觉恶心,但苦於无力张嘴呕吐。霍都王子只做不知,使用着他从蒙古後宫佳丽身上练就的高超前戏指技,抚摸黄蓉上身每一个敏感带。

    霍都摸了一会,见黄蓉双眼紧闭、毫无反应,渐觉有些没趣,故意道∶“郭夫人,小王不客气了!中原大侠郭靖要戴顶蒙古绿帽子啦。”除去自己的衣衫,将火热的肉体压在黄蓉赤裸裸的美艳胴体上。

    黄蓉眼看即将受辱,眼角不禁淌下泪来。霍都童心忽起,道∶“可人的俏黄蓉,别哭,我来安慰你,让你笑笑。”说罢,伸出右手,在黄蓉完全暴露的左腋下搔了一搔。

    手才接触到黄蓉细细软软的腋毛,只见黄蓉杏眼圆睁,死命的拉扯绑住她四肢的布条。霍都无意中的动作却让黄蓉反应如此激烈,玩心大起,又伸出另一只手搔她微微冒汗的右胁。黄蓉更加难受,紧闭双眼,却终於忍受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黄蓉心中叫苦不迭,只愿霍都刚刚那一摸是意外碰巧,望他快快去碰别处,却没心思去想那样是否更加糟糕了。

    要知黄蓉从小就是黄药师唯一掌上明珠,桃花岛上从无旁人胆敢靠她稍近,遑论呵她的痒。出嫁之後,夫妻之间亦自相敬如宾;敦厚老实的郭靖十馀年来待她以礼,除了例行敦伦之事外别不多碰她一碰。

    故黄蓉空知呵痒难受之医理,却从无机会知道自己身体何等脆弱敏感。今日黄蓉第一次遭人呵痒,偏又动弹不得,直是要她的命。

    霍都本只是随意摸摸,没想到会使黄蓉如此难受,惊叹道:“嘿嘿,真有趣,堂堂的中原第一女侠,叁十多岁人了,却也像普通小姑娘一样怕痒啊。嗯,这儿跟下面一样恁多可爱黑毛,也难怪怕痒了。”

    口中惊叹,手下一点不停。黄蓉耳中听见霍都轻浮的折辱,脑中却乱成一团无法思考。咯咯轻笑随即转为哈哈大笑,越笑呼吸越是困难;只觉眼前天旋地转,目中事物时远时近,四肢百骸说不出的难受;尽想开口恳求,自尊却又不愿,只能祈求霍都快些生厌罢手。

    御女无数的霍都却是清楚女子身上何处敏感,碰到他的玩物如此有反应,怎会轻易放过。再呵了黄蓉腋下一会痒,他转换目标,伸出舌头,轻轻舔吸他的俘虏敏感的肚脐眼;两只手亦握着她水般柔软的纤细腰间,十指不轻不重的用着巧劲又捏又抓。可怜黄蓉当场被他弄的死去活来,心中只盼自己能够昏厥过去,免得受此地狱般的折磨;偏生是清醒万分,霍都手指在她敏感肚皮上的每一次收缩与爬搔、舌头在她肚脐上每一下无法忍受的轻点,却是感觉的清清楚楚。不由自主的笑声中,不禁眼泪又流了下来。

    霍都见黄蓉委实怕痒,冷笑道:“黄大帮主别哭,现在好玩的才开始呢。”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