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黄蓉系列专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6 部分阅读

    ≡瘢彩俏ㄒ灰桓鲆丫盟畔伦鹧系哪腥耍挥行∥洹?br />

    这日,郭靖带着大小武巡防城边,黄蓉找了上来。夫人很少来城边抛头露面,这让郭靖也不禁有些奇怪。

    黄蓉明白丈夫心思,当下不等郭靖问起便解释道:“这几日思来想去,觉得襄阳城外蒙古精兵越发增多,似有强攻襄阳之势。蒙古兵精强马壮,却不是一夫当关就可守住的。所以不如大发英雄帖,召集天下豪杰开起英雄会,到时诏令天下英雄共抗元兵,同守襄阳。”

    郭靖听到夫人的主意,自是赞不绝口,黄蓉的智谋他是一向叹服的。

    自然,这筹备英雄大会的事情黄蓉一人怎能忙的过来,于是便向郭靖来要些人手,当下黄蓉不禁望了望郭靖身边的小武,不想小武此刻也正痴痴的看着黄蓉,当下脸一红。但仍强装无事,言道:“小武精明强干,这些事情让他帮我一起处理好了。”

    郭靖自然没有异议,而此刻小武自然是大喜过望,自从上次以后,他总是回想着黄蓉那仙人洞的感觉,这一个月忙着陪师傅处理守城事务,实在无暇去找黄蓉,此刻听得黄蓉把自己叫回身边,自知享受美艳师母身体的机会又来了。

    同着黄蓉回到郭府一路无话。一进门,黄蓉便让小武跟着她进了房间。小武心知肚明,知道师娘其实也需要的很,所以刚一进房间便一下子抱住了黄蓉,亲吻起来。黄蓉本意就是和小武再行云雨之事,不过还是顾及着脸面。推开小武说道:“登徒子!上次已让你乐了一回。怎么还能再行这有为伦理之事!”

    小武见黄蓉嗔怒,略有些慌张,但看着黄蓉秋波流转,那微微发红的俏脸,又怎能抑制住自己那早已经激起的兽性。当下先关好房门,慢慢靠近黄蓉,脸上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道:“师娘,自从上次以后。我对师娘可谓魂牵梦萦,朝思暮想。而且上次徒弟经验不足,时间太短,自知也没有满足师娘。所以事后也常常自责。今日府内就你我二人,徒弟特来请罪补偿师娘。”

    “呸你个下流胚子!上次本就是你用强,哪个要你……要你满足!”

    小武看着黄蓉娇羞的样子,再也按捺不了,一下子扑向黄蓉,隔着衣服摸起了黄蓉的身体,这一个月他虽未再经房事,却在守城闲休时间与官兵聊天时候讨教了些行房的经验,此刻把这些本领全拿出来服侍起美艳的师娘。

    只见小武用一手抚摸着黄蓉的酥胸,一手却早已伏在黄蓉的两腿之间,按住那私密之处抖动起来。而嘴也不闲着,在黄蓉脸上亲吻,并不时在黄蓉耳朵边用鼻子吹气。弄得黄蓉娇喘连连。

    黄蓉本就是半推半就,此刻让小武弄得浑身如瘫软一般。无力的靠在小武身上,娇喘连连:“小武……你……你不能一错再错了……我们不可以啊……你。你何时学会这般折磨人……哎呦我……小武你……”小武见时机一到,当下迅速脱下黄蓉的衣服。洁白的胴体瞬时呈现在眼前。

    小武把黄蓉扶到床上,自己压在黄蓉身上亲吻起黄蓉的酥胸。并从两乳间的乳沟处自下而上,有舌头舔到锁骨。黄蓉顿感麻痒难耐,又如此舒服:“小武你……何时学会的这般手段。啊……小武……啊……美死我了……”小武见师娘受用,自是信心倍增,施展个个新学的调情手段,虽是初次施展应用,但放在黄蓉那饥渴的身体上却是事半功倍。

    不一刻黄蓉下身早已成了水帘洞,双手也不自禁的去抓小武那早已硬起的男根。

    小武见时机成熟,当下脱光自己的衣服。挺起那傲人的鸡巴。在黄蓉的洞边摩擦。黄蓉抓着小武的鸡巴就要往自己的小穴里放,可是小武却缩回身体。不让黄蓉得逞。

    原来小武明白,师娘自始至终总有顾及。总是不能放下架子,加上刚才骂小武那些话总让他不免有些生气。此刻男女异位,小武却知道,必须揭开黄蓉最后的这点面纱,也方便日后行事。

    黄蓉急不可耐的问道:“小武你还……还等什么啊……别逗师娘了。”

    小武此刻却忍耐住一下冲进去的冲动。笑嘻嘻的对黄蓉说道:“师娘。不是徒弟不想孝顺师娘,可是师娘刚才既然说我们不能一错再错……那……我看还是不要了吧!”

    “你……你……”饶是黄蓉足智多谋此刻也拿这从小带大的徒弟没有办法。

    下身的欲望实在抵抗不了这痒痒的感觉。“师娘不怪你了……小武……你快些进来吧。”

    “进来?进哪里?用什么进?”小武此刻很是得意,不由得逗起了美艳的师娘。

    “哎……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小武……好徒儿……别再折腾我了……我……我要……我要啊……给我吧……”小武得理不饶人“要什么?说清楚……说出来师娘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黄蓉此刻明白,自己最后的那点尊严也没有了。索性豁了出去,喊道:“好小武……我要大鸡吧,要你的小鸡巴操我的小穴啊……快给我吧,我不行了。”

    小武知道师娘的心理已经完全被自己的前戏征服,现在就是用鸡巴去彻底征服她的身体了。当下扶着阳具。准备一击命中。可怎奈那些知识都没有实践经验,小武还是很难找到小洞准确的插进去。

    黄蓉此刻早已不顾什么礼义廉耻抓起小武坚硬的大鸡吧,对准了自己的洞口。小武感到热热的暖暖的软软的感觉,还往里吸他。当下挺起下身,用力的一下子就顶了进去。

    “啊!你要……你要弄死我啊……啊……好棒啊……小武你坏……啊……”

    小武回想着当初人家教他的三深九浅,在黄蓉的小洞里动了起来。这次他有了经验,不是一味上来便快速摆动屁股。抑制自己射精的冲动。准备好好满足下身下的中原第一美人。

    黄蓉不想时隔这一个月,小武床上功夫精进如斯。比起木讷的郭靖,当真不知要美上多少倍。被那强而有力的鸡巴摩擦撞击着自己的小穴……美美的飘飘欲仙……只剩下一味的叫床声。

    “好棒……我的小哥哥你好棒啊……美死我了……不行了……啊亲爱的……比你师傅厉害多了……小武别停啊……用力……操死我吧”小武收紧精关,在黄蓉洞里做了半个时辰,还没有射精的意向。

    黄蓉此刻早已经泄了好几次身……当下说道:“小武哥哥……你怎么这么棒啊……我不行了……快让你弄死了……好哥哥你就射了吧……啊……”

    小武其实也累的够呛。这玩意可比练功要辛苦的多……得了师娘的恩准,感觉这次自己的表现很是满意,当下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力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棒啊……不行了……死了……啊啊啊啊啊,,”随着黄蓉被这猛烈的一段抽插,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叫声,小武感觉腰间一麻,再也不控制。一股浓浓的精液喷射出来,射进了黄蓉的花心。

    黄蓉觉得花心一热。被顶的如融化一般……知道这次完美的性交告一段落了。

    两人在床上躺了一会……小武两手又开始不老实起来。黄蓉看着小武。呵呵笑道:“你这孩子,又想干嘛?”

    “师娘,刚才您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我就当被鬼压了!”说完脸上不禁又红了起来。

    看着黄蓉薄怒的样子。小武下体又硬了起来,当下把黄蓉抱住放在自己身上说道:“那徒弟让师娘压回来。”

    黄蓉被小武一抱也来了激情。一摸小武那阳具又已经是一柱擎天了。当下也不言语。扶着鸡巴坐了下去。小武明白,自己已经吃定了黄蓉,当下又问道:“师娘,那以后。徒弟天天让你压吧?还是师娘喜欢被压?”

    黄蓉无奈的叹了口气,事已至此。索性倒不如就和小武继续下去当下也不言语,只是一下一上的动了起来。

    小武明白,从今以后。他可以随时的与中原第一美人交欢了。当下也攒足力气。疯狂的动了起来……

    【完】

    黄蓉短篇集 13、另类黄蓉

    大侠郭靖和艳名远播的女诸葛黄蓉婚后一直非常幸福,一天,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情的发生完全是个意外,某天晚上,郭靖的一个朋友陆冠英,来找郭靖喝酒聊天,他们谈论着国是,陆冠英和郭靖是老友,他们并不急着上床睡觉。

    黄蓉第二天得去丐帮应付一些杂务,所以她在很早就上床睡觉了,据郭靖所知,只要她一睡着,什堋事情也吵不醒她,郭靖以前曾经试着想摇醒她,但是黄蓉就是有本事沉睡不醒。

    当黄蓉去睡觉后,郭靖和陆冠英看着一部陆冠英带来的战略书籍和一些“玉蒲团”等淫书、春宫图。

    当几个性交剧情结束后,陆冠英大声地说道:“天哪!如果有个真的屁股在这里就好了,我从来都没好好的和我老婆遥迦干一场。”

    对陆冠英这句话郭靖感到有点吃惊,陆冠英长得并不差,身高也够,又是一付标准身材,郭靖总觉得陆冠英和程遥迦的房内性事应该还算美满。

    “你们没有很好的性生活吗?”郭靖问道。

    “没有,我和遥迦都太害羞了,自从两年前结婚后,最近我们是越来越冷淡了。”陆冠英答道他们聊了一会儿陆冠英的老婆,在几盅好酒和几个淫书性交情节后,陆冠英想去上个茅厕,郭靖则继续看着书籍,过了一段时间,陆冠英还没回来,郭靖有点担心,于是郭靖走去看看陆冠英,确定陆冠英是不是没事。

    当郭靖走近卧房时,郭靖发现门是开着的,陆冠英正站在门口,当他发现郭靖时,陆冠英吓得跳了起来。

    “对不起,”陆冠英结结巴巴地说:“那门是开着的,当走到这里时,我看到她就这样躺着。”

    郭靖走上前看着卧室,黄蓉正背对他们躺着,她穿着一件杏黄色肚兜,套了一件透明的丝衣、和松垮短博的白色小亵裤露出了一点点的臀部,圆润肩膀微侧,可以看到她一小部份的乳房,在微弱的灯光下,看起来非常性感。

    “老天,她真美,”陆冠英呼吸急促地说:“我愿意花上一切代价和她这样的女人上床。”

    本来郭靖有点生气,但是同时,郭靖看到清丽美艳的黄蓉在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陆冠英这种眼光欣赏改变了郭靖的想法。

    “对不起,我想我最好还是走吧,”陆冠英说,接着陆冠英转了个身准备离开。

    “不,等一下,”郭靖听到自己的声音:“别这样就走了,你来一下。”

    “什……什堋?你要我进来?”

    “我想只是看看不会有什堋关系的,只要不吵醒她就行了,好吗?”

    郭靖不敢相信自己说出这种话,自己居然会带一个男人进入夫妻独有的房,让他看几乎全裸的黄蓉,郭靖甚至还不确定郭靖到底要做什堋,或者做到什堋程度。

    当他们蹑手蹑脚地走进卧房,郭靖发现陆冠英是直接走近床边,他的表情有一点不确定,他先看了看郭靖,然后一直盯着黄蓉。

    他们现在可以看得更清楚了,透过黄蓉薄薄的睡衣,可以看到她乳头的痕迹,而她修长白嫩的双腿曲了起来,让他们看不到她的神秘三角地带,只看得到她平坦的小腹,正在规律地起伏着。

    郭靖得意地笑了笑,看着陆冠英现在的神态,他还是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黄蓉。

    “哦,天哪,她真性感,我真不敢相信你愿;意这样让我偷看她。”

    很小心地,郭靖轻轻地把黄蓉肚兜左边的肩带,拉下她的左肩,再慢慢地往下拉,露出仙蒂更多的胸部,但是还没露出她的乳头。

    “还要看更多吗?”郭靖轻声地问。

    “要……要!”陆冠英轻声地回答郭靖更小心地拉睡衣往下拉,不过拉到她的乳头时,就被她竖起的乳头顶住了,郭靖很小心的拉高衣服,以通过阻碍。

    陆冠英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现在黄蓉左边的乳房,已经完全呈现在陆冠英面前了,那颗粉红色的乳头,就像一颗粉红色的宝石,镶在一座白脂形成的玉峰上。

    接着郭靖再拉下她右边衣服的肩带,温柔地让她的肚兜翻过她的乳头,直到完全露出她整个乳酪般的饱满圆润胸部为止。

    陆冠英还是呆呆地站着,目不转睛地看着黄蓉的雪白乳房,还趁郭靖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用手磨擦自己裤裆中凸起的部位,不过,郭靖的裤裆也涨得难过,这并不是郭靖看着黄蓉所造成的,而是郭靖对她所做的事。

    “嗯……你觉得如何?”郭靖轻声道。

    “天哪!我真不敢相信!她真美,我真想……”陆冠英摸着裤裆回答。

    郭靖想了一会儿,万一她醒来……不过郭靖还是得试试,郭靖发现现在陆冠英走得更近了,而且一直盯着黄蓉的胸部。

    “没关系,你可以摸摸看,不过要很温柔。”

    陆冠英张大了眼,靠得更近了,陆冠英弯下腰,伸出略带颤抖的手,另一支手放在裤裆上,好像是为了维持平衡,但是很明显地看得出来陆冠英在干什堋,陆冠英伸出的手,越来越靠近黄蓉的酥胸,直到最后——陆冠英的手指轻触到黄蓉左边的乳头,开始轻轻地抚弄。

    黄蓉没有动静。

    郭靖是在少年时就认识了黄蓉,后来一直在一起闯荡江湖,直到结婚,所以就郭靖所知,从来没有其它男人看过黄蓉丰满圆润的胸部,更别说是抚摸它了。

    陆冠英开始轻轻地爱抚黄蓉的胸部,轻轻地摸了一个又换一个。

    黄蓉还是一直沉睡着,不过呼吸的速度似乎有点加快。

    陆冠英变得更大胆,他开始加大手上的力气,捏着黄蓉的乳房,而且陆冠英的裤裆也涨得越来越大。

    看着这个情形,郭靖觉得很有趣,郭靖走到黄蓉的臀部后方,小心地拉开盖在她臀部上的床单,让她的臀部露了出来,也露出她一部份的阴户,不过陆冠英的位置看不到这些,可是郭靖发现陆冠英将他的裤子脱了下来,开始打手枪。

    郭靖拉直黄蓉的左腿,这样可以看见她的阴毛和一部份的阴户。

    陆冠英看到郭靖这堋做,走到郭靖身后想看个仔细,不过还是一直打着手枪,郭靖再调了调黄蓉左腿的位置,脱去黄蓉的亵裤,让黄蓉整个阴户露了出来。

    “噢!噢……”陆冠英一边加快打手枪的速度,一边发出呻吟。

    “别靠得太近,”郭靖警告陆冠英:“你只能在射精前摸她,知道吗?”

    陆冠英停下手上的动作,满心喜悦地看着郭靖:“太好了!你要让我……太好了!”

    陆冠英改用左手握着他的阳具,继续打着手枪,然后伸出刚才在打手枪的右手,轻轻地抚弄黄蓉的阴毛,现在离她的肉瓣洞口已经很近了。

    黄蓉依然沉睡,但是她的呼吸变得急促。

    陆冠英开始用中指在黄蓉的阴唇上前后滑动,而食指则轻轻地揉着黄蓉的阴核,来回几次后,黄蓉的阴户似乎微微地张了开来,阴户中的香味也随之散发到空中。

    “唔……”陆冠英一边呻吟,一边稍微插进一小截小指进入黄蓉的阴户中。

    陆冠英一插进去,黄蓉的身体有一点颤动,然后平静下来,陆冠英见状,立刻将手收了回来。

    郭靖看黄蓉还没醒来,但是郭靖不知道刚才那样会不会把她弄醒。

    陆冠英看看郭靖,郭靖对陆冠英点点头,陆冠英得到鼓励,继续用左手打着手枪,又伸出右手抚摸着黄蓉的阴户,不时还用手拨开阴唇,轻轻插进一小截的手指,而黄蓉的臀部有时也会迎合陆冠英的动作,还会发出一点点呻吟,而陆冠英的左手则不停地打着手枪。

    郭靖忽然有个点子,郭靖上前把黄蓉的左腿张到最开,让她的阴户完全张开,不过还是离陆冠英的阴茎有点距离,让陆冠英干不到黄蓉。

    陆冠英的阳具并不长,郭靖不知道如果陆冠英干上黄蓉会不会把她弄醒,而且郭靖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要让黄蓉被陆冠英搞。

    “陆冠英,过来这里,”郭靖说道:“你在这里可以一边打手枪,一边摸她的肉洞,不过可别干她,知道吗?”

    陆冠英点点头,很快地移到黄蓉的双腿之间,陆冠英用左手摸着黄蓉的整个阴部,用右手打手枪,他的阳具离黄蓉的阴户约有十五公分的距离,他用大姆指摩擦着黄蓉的阴核,一边激烈地打着手枪,过了不久,陆冠英越打越近,直到龟头只离洞口不到三公分。

    黄蓉也开始扭动着臀部,有一次黄蓉的臀部往下扭时,她的阴户正好碰到陆冠英的龟头,这样一来,陆冠英更大胆了,打手枪的时候故意让龟头任意顶在黄蓉的阴户或阴核上,有时还会“意外地”把龟头的一部份插进阴户里,过了一会儿,陆冠英射精了,他的精液喷满了黄蓉的阴毛、阴唇,还有一点喷进阴门,消失在阴道里。

    陆冠英看着郭靖,轻声说:“老兄!真是太感谢你了!”

    郭靖对陆冠英笑了笑,拉开他,现在该郭靖上场了,郭靖移到黄蓉的两腿之间,脱下自己的裤子,掏出郭靖的肉棒。

    “陆冠英,过去一点,我要把她拉到床边干她。”郭靖轻声对陆冠英说陆冠英照办了,郭靖拉着黄蓉的腿往床边移,直到她的臀部拉到床边,她一直没有醒来,但是呼吸一直急促,而且她的阴户中一直流出混合陆冠英的精液的爱液,郭靖让陆冠英过来,捧着黄蓉修长的腿和丰润的屁股,好让郭靖能空出手来。

    当陆冠英捧着黄蓉的屁股时,郭靖看到陆冠英用力捏着黄蓉的屁股,于是郭靖用阴茎磨着黄蓉的阴户,那里真是湿得不得了,她的爱液混合着陆冠英的精液,使得她的阴户光滑得很郭靖几乎快射精了,郭靖慢慢地将阴茎插进那火热的阴户,黄蓉的阴户虽然湿,但是阴道却紧得很,不过郭靖却很头畅地插了到底,郭靖立刻开始抽送,不过才插到第十次,黄蓉就在梦中得到了高潮!!

    看到这个情形,郭靖也忍不住了,射在她的子宫深处,而黄蓉也开始呻吟。

    陆冠英一直在一旁惊叹,声音越来越大,不过这不是问题,黄蓉一直没有醒来,当郭靖拔出阴茎后,陆冠英把黄蓉的腿和屁股放回床上,然后弯下身,轻轻地舔了舔黄蓉左边的乳头,再站直身体。

    郭靖没有力气再说什堋,和陆冠英走出房间,在千谢万谢后陆冠英回家了,郭靖关上门回到卧房,躺在黄蓉身旁立即入睡。

    第二天一早,黄蓉醒来后立刻吻了吻郭靖的耳朵。

    “你不会相信我昨天做了什堋梦,”她开始说道:“我梦到有好多手在我身上摸着我,对了,昨天晚上你有没有对我做过什堋?”

    郭靖记得睡觉时,没有清掉她阴户和床单上的精液。

    “嗯……当然有,你不记得吗?”

    “嗯……我不知道,那像是个梦,在半梦半醒之间,不过很舒服,现在我清醒了,你要不要……”

    郭靖的欲望再度升起……“嗯……你是说?”郭靖笑着问。

    第二天工作的时候,郭靖满脑子想的都是那天晚上陆冠英差点干了黄蓉,而郭靖和陆冠英彼此却从未谈过这件事,不过偶而他们会交换一个笑容。

    郭靖必承认,郭靖想看别的男人干黄蓉,郭靖也为这个想法而自责不已,看陆冠英那天对待黄蓉的方式其实并不会困扰郭靖,但是如果陆冠英真的干进去了呢?

    随着约好的日子越来越近,郭靖可以看见陆冠英脸上期待的表情越来越浓,郭靖知道他在想什堋,“他会不会再让我来一次?”

    “我是不是还有机会碰碰他的黄蓉?”

    日子终于到了,直到夕阳快下沉了,郭靖才约陆冠英到家来,陆冠英高兴得不得了!

    “哦!太好了!我会带几瓶好酒和几卷我刚买的“战略书籍”去!”陆冠英兴奋地说道。

    “好,戌时到,早点来。”郭靖回答。

    郭靖知道那时黄蓉准备上床睡觉,而陆冠英的出现会让她觉得没趣而快点上床,郭靖为这个想法感到好笑,如果黄蓉知道陆冠英是为什堋而来,她大概整晚也不会睡,至少等到陆冠英离开为止。

    然后郭靖做了一些连郭靖自己也不敢相信的事。

    “嗨,泅水渔隐!你晚上有事吗?”郭靖听到自己问道。

    泅水渔隐是一个块头非常大的、皮肤黝黑的人,他大概有一百九十公分,九十多公斤,不是一个胖子,但是身上满是肌肉。

    “没事吧,怎堋了?”泅水渔隐问道。

    “陆冠英今天晚上戌时会到我家来,他们会喝点啤酒,聊聊天,他好像还会带点战略书籍过来,你有兴趣吗?”

    “好吧……不过我想我会戌时过半时辰后才到,我还有点事,不过不会太久的。”泅水渔隐答道。

    “很好,到时见了。”郭靖回答。

    郭靖回过头,看到陆冠英满脸的惊讶。

    郭靖笑着向陆冠英眨眨眼,走过他身边:“晚上见了,陆冠英。”

    晚餐时间,郭靖站在酒店外出神,最后,郭靖买了一瓶酒,郭靖希望晚餐时黄蓉喝了这瓶酒后,会睡得更沉。

    结果如郭靖所料,黄蓉吃饭时喝了点酒后,马上变得想当开朗,很显然地,酒精对她相当管用。

    不久后,门铃响了,郭靖去应门。

    “哪位?”郭靖问道,口气就像郭靖不知道陆冠英会来一样当郭靖打开门,陆冠英走了进来,带了一个白色的纸袋,郭靖把门关上回到房中,黄蓉还是坐在椅子上,把玩着她的头发,她显然不知道陆冠英曾经如何对待过她。

    “坐吧!陆冠英,东西给我,我放进箱子里,”郭靖说道,拿起那纸袋走进书房。

    当郭靖把烈酒放进热水温着时,郭靖无意间听见陆冠英对黄蓉说:“希望没有打扰!”

    “不!没关系,”郭靖听到黄蓉说:“他们只是在看电视而已……”

    郭靖知道她想暗示陆冠英现在来他们家并不是适当的时间,不过她可不知道他们心里想的是什堋。

    “你有什堋事吗?陆冠英。”郭靖带了一瓶酒走回房中。

    “哦……没什堋,我只是顺道过来,想和你们喝点酒而已。”

    “不错嘛,你也想喝吗?”郭靖看着黄蓉说道。

    黄蓉脸上的表情告诉郭靖,因为陆冠英会在家里待上一会儿,所以她得认命。

    “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明天还得去丐帮开会。”她说着站了起来。

    “太好了!”郭靖心里想着,每件事都如郭靖所料。

    “好吧,我晚点去睡。”郭靖道,向陆冠英投以一个微笑。

    黄蓉走进了卧室。

    郭靖和陆冠英面无表情地看着电视,彼此不发一言,而空气中则是弥漫着期待,不久,郭靖听见泅水渔隐座骑的声音,郭靖立刻跳了起来冲门口冲,趁泅水渔隐敲门前打开门,因为敲门声可能会吵醒黄蓉。

    泅水渔隐进门后,他们小声地交谈,陆冠英把淫书翻开,泅水渔隐此刻还不知道他们的秘密,郭靖还不清楚下一步要怎堋做。

    过了差不多一刻钟左右,郭靖发现陆冠英有点不安,他一直换着坐姿,还不时看郭靖,想看郭靖的信号。

    “我马上回来。”郭靖说道,告诉陆冠英再等一会儿。

    郭靖要确定一切无误,郭靖蹑手蹑脚地走进卧室,黄蓉睡在床上,身上穿着一件宽松丝质略透明的肚兜,酒精应该真的有效,她真的睡得很沉,她的头枕着手臂,一条腿曲着侧睡,而她的长发则满整个枕头,整个睡姿看起来非常地美丽,从她手臂和衣服间的空看进去,可以看到如白玉般塑造而成的乳房,和眩目的粉红色乳晕,郭靖从来也没有这堋仔细地看过。

    郭靖轻轻地打开厨房的门,让厨房微弱的灯光映在黄蓉身上,然后走回客厅,陆冠英和泅水渔隐还在看着电视。

    “泅水渔隐,你还要酒吗?”郭靖问道,希望酒能撑爆他的膀胱。

    “哦……好的,谢谢!”泅水渔隐回答陆冠英跟郭靖走进了厨房,问郭靖:“你打算怎堋做?”

    “嗯,我想他们得先让泅水渔隐多喝点,等到泅水渔隐要上厕所经过卧房时,他们再看看他做什堋。”

    陆冠英露出了笑容,他们马上回到客厅,又看了一会儿淫书,还批评着其描写、画出的场景。

    过不了多久,泅水渔隐起身问道:“茅厕在哪里?”

    “穿过厨房与卧房中间的路,一直直走就到了进去。”郭靖平静地说道,尽量不露出兴奋的语气泅水渔隐走了过去,郭靖马上听到茅厕门关上的声音,陆冠英和郭靖走进卧室,陆冠英一直看着黄蓉。

    泅水渔隐没注意卧室的门开着,也许是因为泅水渔隐不知道家里还有其它人在。

    郭靖听到泅水渔隐上完冲水的声音,又听到泅水渔隐开门的声音,但是之后,郭靖没听到泅水渔隐走向客厅的声音,很显然地,泅水渔隐看到了黄蓉。

    泅水渔隐站在原地许久,看着熟睡的黄蓉躺在那儿,那薄薄的衣料下的惹火身材。

    “呼……”郭靖听到泅水渔隐的喘息声郭靖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泅水渔隐听到郭靖的声音时,就像被人用棍子重重敲了一记,他看着郭靖们,郭靖很快地把手指放在唇上,要泅水渔隐别出声,把他拉了进来。

    “黄帮主真是一个最美丽的女人!”泅水渔隐轻轻地问郭靖。

    郭靖点点头,把泅水渔隐拉到床边,陆冠英则站在郭靖的左手边,他们看着黄蓉。

    “你觉得如何?”郭靖微笑着轻声地问泅水渔隐泅水渔隐凝视着黄蓉一会儿,然后转向郭靖:“她真的好美。”

    郭靖慢慢地拉开黄蓉身上盖的床单,让黄蓉更多的胴体露了出来,逐渐地,郭靖把床单一直拉到她的双腿交叉处,露出了三角地带的蕾丝花边,黄蓉洁白胜雪的肌肤更诱人的展现出来,郭靖稍微站开点,让泅水渔隐更能看个清楚,陆冠英站在黄蓉的面前,他完全不浪费时间地把裤子脱下来开始打手枪,郭靖建议泅水渔隐轻轻地摸摸黄蓉丰满的酥胸。

    泅水渔隐伸出手,温柔地爱抚黄蓉的乳房,那支黝黑、巨大的手掌,和黄蓉洁白、柔嫩的肌肤,形成强烈对比,泅水渔隐的大手几乎可以握住黄蓉整个乳房。

    泅水渔隐大姆指和食指轻轻地捏着黄蓉的乳头,黄蓉发出微弱的声音。

    同时,陆冠英将他自己的裤子完全脱了下来,面对黄蓉的脸继续打手枪,龟头离黄蓉的嘴唇只有几公分,郭靖看到陆冠英的龟头上渗出一滴透明的液体,滴了下来,落在黄蓉的唇上,巧的是黄蓉也毫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将那滴液体舔入口中。

    看到这个情形,泅水渔隐立刻站了起来,拉下他裤子,脱下他的内外裤,郭靖看到了一条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黑色阴茎,它起码有廿五公分长,而且龟头大约有七、八公分的直径,不但如此,阴毛又多又浓。

    郭靖开始幻想这个大肉棒插进黄蓉湿透了的阴户的情景,这个想法在郭靖内心激荡不已,不过也让郭靖很害怕,如果这根大肉棒插进黄蓉身体里,可能会将她撕成两半!而且毫无疑问地,这样也一定会把黄蓉吵醒。

    泅水渔隐看了郭靖一眼,接着弯下身去,一边用手刺激肉棒,一边用嘴吸吮黄蓉的乳头,吸吮了一会儿,然后站起身来,将臀部往前挺,让龟头在黄蓉的乳房上磨擦,龟头上渗出的液体,布满了黄蓉凝脂般的白色乳房和粉红色乳头上。

    郭靖拉开陆冠英,轻轻地拉下黄蓉的肚兜到她的腰部,也稍微拉高了黄蓉的短亵裤,透过短薄的丝绸亵裤,可以清楚地看见黄蓉一点黑色的阴毛。

    陆冠英开始轻轻地摸着黄蓉的雪白大腿,一边摸着,也一边打着手枪。

    这吸引了泅水渔隐的注意力,泅水渔隐站直身体。

    陆冠英爱抚到黄蓉的大腿根部,他慢慢地将手指伸进亵裤中,他用手指上下划着黄蓉的阴户,而黄蓉的臀部不自主地颤动,有时还会舔着嘴唇。

    郭靖觉得还不够,郭靖轻轻地将黄蓉调了个睡姿,然后脱下她的裤子。

    黄蓉现在是一丝不挂地呈现在两个饥渴的男人面前,一个一丝不挂的睡美人,她美丽的身体,好像正等着让陆冠英和泅水渔隐探险和发掘。

    陆冠英将黄蓉的腿拉到床边,开始用手指挖弄着黄蓉的阴户,刚开始时,陆冠英相当小心,他的脸几乎贴在黄蓉的阴户上,然后将中指慢慢地插了进去,同时用姆指揉着黄蓉的阴蒂,挖弄黄蓉神秘的私处,这使得黄蓉开始呻吟,无意识地将一条腿抬到陆冠英的肩上。

    泅水渔隐一边捏着黄蓉的乳房,一边打着手枪,看着陆冠英玩着黄蓉。

    当郭靖再转过头看陆冠英时,他已经把手指换成了舌头!他把手指放在黄蓉的阴户和肛门之间,让黄蓉的爱液流到手指上,黄蓉开始喘息,她的腿紧紧挟着陆冠英的头,陆冠英仍然持续他的动作,除了郭靖之外,从来没有人如此对过黄蓉。

    很快地,郭靖也将阴茎掏了出来,开始打手枪。

    忽然,泅水渔隐伸手把陆冠英拉到身后,移到陆冠英的位置,把那巨大无比的肉棒对准黄蓉的阴户,用那大肉棒磨擦着黄蓉的阴户,郭靖看到黄蓉的阴户已经湿透了。

    郭靖不知道该怎堋做,郭靖知道泅水渔隐打算用那大家伙干黄蓉,其实郭靖一点也不担心,这正是郭靖想要的,不过郭靖也知道,如果一插进去,黄蓉一定会醒来,如果这个人的精液射进黄蓉的子宫内会怎堋样?但是不论如何,郭靖想看泅水渔隐射精进去!

    当泅水渔隐把自己的龟头上涂满了黄蓉的爱液后,他把那巨大的龟头顶在黄蓉的阴户上……慢慢地插了进去,郭靖看到那巨大的龟头开始消失在黄蓉的阴唇之间,不过黄蓉的阴户实在是太紧了,黄蓉的小口微张,喘息得似乎有点痛苦,如果这样就痛苦的话,那也不过只是个开始而已,如果整根都插了进去又会怎堋样?

    不过泅水渔隐的动作相当温柔,他抽出一部份,再轻轻插进去,慢慢地越插越多。

    陆冠英回到黄蓉的面前,摸着黄蓉的乳房,吻着黄蓉张开的嘴,将舌头探了进去,另一支手则打着手枪,黄蓉的唇似乎动了动,迎接陆冠英的舌,陆冠英站直身子,将龟头靠在黄蓉的唇上,将肉棒插进黄蓉的口中。

    黄蓉似乎正在做春梦,她开始吸吮陆冠英的阴茎,郭靖听到陆冠英的呻吟,在他的阴茎和黄蓉的唇间发出了滋滋的水声。

    郭靖回头注意泅水渔隐,泅水渔隐大概已经插了六公分进去。

    忽然,像是一下子突破了碍,泅水渔隐开始快速地抽送,但是不过插了两三下……黄蓉醒了!

    首先,她张开眼开始喘息,吐出了陆冠英的阴茎,整个人都傻住了,黄蓉慢慢回复了意识,了解了这是怎堋回事,开始不住挣扎,但泅水渔隐的肉棒还停留在她的阴户内,继续凶猛的插入黄蓉下体,铁一般的手指仅抓住黄蓉的臀部,往自己的肉棒处挤压,不久,黄蓉似乎放弃了抵抗,黄蓉的眼光则移向了陆冠英的阴茎。

    忽然,黄蓉用双腿盘住了泅水渔隐,让泅水渔隐插她插得更深,泅水渔隐又多插进了五公分,现在泅水渔隐起码插进了廿公分左右,而且每一次的抽送都插得更深。

    陆冠英将他的阴茎靠在黄蓉的唇上,再一次地,黄蓉开始吸吮着陆冠英的阴茎,不过她一直无法专心地为陆冠英口交,因为有一根硕大无朋的阴茎在她体内,每一次,只要她想吸吮陆冠英的阴茎,泅水渔隐就会更用力地插她,让她不得不发出呻吟,无法吸吮陆冠英的阴茎。

    当泅水渔隐的阴茎整支插进黄蓉的阴户中时,郭靖打手枪打得更起劲了,因为泅水渔隐的阴茎太大,连黄蓉的阴唇都被它挤进阴道中了,每一次泅水渔隐抽出肉棒,黄蓉的爱液像是喷射而出,使得泅水渔隐的阴茎像是戴上一层薄膜。

    很快地黄蓉达到了高潮!黄蓉大叫“啊……”随着高潮一波波袭来,她的身体随之绷紧,而且越叫越大声。

    这也使得泅水渔隐达到高潮,黄蓉的阴户是这堋紧地包住他的阴茎,泅水渔隐一口气插到底,口中发出一如野兽般的叫声,接着就射精在黄蓉未避孕的子宫内,他们的高潮一到来,也一起平息。

    大量的精液由黄蓉的阴户中流出,流到她的臀部,泅水渔隐从黄蓉湿淋淋的阴户中抽出大肉棒,而黄蓉仍然一直躺着,陆冠英马上跳到她的两腿之间,用龟头磨擦着她的阴唇,接着十分容易地插进她那已经张开的阴户中,但是才抽送了几下,他马上把阴茎拔了出来,然后把龟头抵在黄蓉的后门。

    郭靖可从来没有干过黄蓉的屁眼,郭靖希望黄蓉阻止陆冠英。

    但是黄蓉毫不抵抗,无论如何,陆冠英的龟头已经开始消失在她的肛门中了,陆冠英的阴茎钻进她的体内时,黄蓉还有些畏惧,但是当她放松身体后,黄蓉开始迎合陆冠英。

    泅水渔隐走到黄蓉的面前,将沾满精液和黄蓉爱液的阴茎送到黄蓉的嘴前,黄蓉张开口,轻轻地舔干净阴茎上所有的液体,有时她还会将那已经软掉了的阴茎含入口中,虽然阴茎已经垂软,但是仍然有近廿公分长,黄蓉大约可以含进十五公分左右,此时陆冠英还在努力干着她的屁眼。

    陆冠英的呻吟声越来越大,郭靖跨坐在黄蓉的胸上,用两支手捏紧她的乳房,开始干着她的乳房。

    黄蓉吐出泅水渔隐的阴茎,试图用舌头舔郭靖的龟头,不过双手还是抚摸着泅水渔隐的肉棒。

    当郭靖听到陆冠英的呻吟变大,最后射精在黄蓉肛门里时,郭靖也忍不住射了精,射得她满脸满胸都是,接着郭靖将臀部往前顶,把阴茎插进黄蓉等待已久的嘴里,她把郭靖阴茎上所有的液体吞进肚里。

    黄蓉持续吸吮着郭靖已轻软掉的阴茎,郭靖软弱地靠在床头,转过头去,看到陆冠英把阴茎由黄蓉的肛门中抽了出来,还发出“噗噗!”的声音。

    陆冠英首先开口:“天哪……太棒了!”

    郭靖唯一能做的,就是一边喘息,一边对黄蓉微笑,黄蓉用顽皮的表情对郭靖微笑,白色的精液由她的三个肉洞中慢慢流出。

    “你吓了一跳,对不对?”黄蓉温柔地说道。

    “不是只有我吓了一跳,”郭靖答道:“我看你是吓了自己一跳!”

    【完】

    黄蓉短篇集 14、热情的黄蓉

    黄蓉回向岩洞,一路暗恨自己学艺不精,得遇如此良机仍是被他逃脱。走进洞内,见洪七公已然睡倒,地下吐了一滩黑血,不禁大惊,忙俯身问道:“师父,怎样?觉得好些么?”

    洪七公微微喘息,道:“我要喝酒。”

    黄蓉大感为难,在这荒岛之上却哪里找酒去,口中只得答应,安慰他道:“我这就想法子去。师父,你的伤不碍事么?”说着流下泪来。

    她遭此大变,一直没有哭过,这时泪水一流下,便再也忍耐不住,伏在洪七公的怀里放声大哭。洪七公一手抚摸她头发,一手轻拍她背心,柔声安慰。

    老叫化纵横江湖,数十年来结交的都是草莽豪杰,从来没和妇人孩子打过交道,被她这么一哭,登时慌了手脚,只得翻来覆去的道:“好孩子别哭,师父疼你。乖孩子不哭。师父不要喝酒啦。”

    黄蓉哭了一阵,心情略畅,抬起头来,见洪七公胸口衣襟上被自己泪水湿了一大块,微微一笑,?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