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唐朝小官人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百六十七章: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因为秦少游与王琚的会面机会少,所以往往谈话都是开门见山。

    于是渐渐的,双方也就有了默契。

    王琚笑了笑,今日却似乎是一改常态,并不急于透底,而是先叹口气,道:“如今上尉敕封国公,实在是可喜可贺。此番救驾之功,足以保证上尉在这大周朝能够稳当立足了。”

    秦少游讪讪一笑,才道:“王先生的功劳也是不小,若非王先生谋划,秦某人只怕还不敢下定决心。”

    这是老实话,那一夜的事,带兵入洛阳是有风险的,即便秦少游和王琚分析得出武懿宗和李隆基有勾结,可是未必就有十足的把握,而一旦贸然入城,可能最后不是救驾,一旦被有心人利用,可说不准是什么罪名了。

    天下的事,大抵都是如此,大家只看结果,而过程如何,却是自由心证,结果不好,过程就有一万个让人诟病的理由,而有了一个好的结果,就算你把则天门拆了,也自会有人跳出来,说你事急从权,毅然决然。

    当时的时候,秦少游确实有犹豫,因为按兵不动,即便无功,但是也没有过失,可是一旦动了手,后果就难以预料了。

    反是王琚当机立断,直接一句:乱则杀之,又何疑也上尉宜速入城,否则天策军上下必死。

    连个书生都如此,秦少游自然再无疑虑,索性拼了。

    因此现在秦少游将这功劳揽到王琚的身上,却也不是客套。

    王琚却只是淡淡一笑,突然奇怪地道:“魏国公,你看我这宅院如何”

    秦少游微楞一下,道:“怎么,王先生对这处宅子不满意若是如此,那么秦某再”

    王琚摇头道:“学生想要换,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国公是否觉得我的要求过分了。”

    秦少游正色道:“这是什么话,先生乃是我的左右臂。莫说是一处宅院,便是十座百座,也无过分之理。”

    王琚的脸色一变,正色道:“问题就出在这里”他眼眸里掠过了一丝精芒。将音量提高了一些,掷地有声地道:“人有了价值,才可索取到更多的东西,诚如学生一样,若是向国公索要宅院。在国公看来,非但不觉得过分,反而是理所应当,可若是寻常人,贸然地寻到国公的头上,国公会如何呢”

    秦少游不禁道:“自是笑此人不知天高地厚。”

    王琚淡淡一笑道:“正是此理,学生与别人,其实于国公来说,并无亲疏之别,只在于价值而已。其实这世上的芸芸众生。固然各有不同,却都似庄子里的买卖一样,都有价值。只是价值不一罢了。国公,你若是嫌学生的话难听,学生大可以不说,却不知现在,国公还想继续听下去吗”

    秦少游哂然笑道:“王先生但说无妨。”

    王琚道:“现在国公也是此理,天策军于则天门一战,已是证明了自己的价值,此番救驾。也教人认识到天策军的厉害之处,天策军如今也就有了价值,有了这个,敢问国公。接下来,会有人开价吗”

    “啊”秦少游竟是没有想到这一层,他细细一思量,似乎想到什么,踟蹰道:“王先生的意思是”

    王琚老神在在地道:“李隆基已经伏诛,可是李氏内部。怕是未必就是铁板一块,太子地位也未必就稳当,况且此番李氏元气重伤,怕又让武家的一些心思死灰复燃。除此之外,李氏内部,各地藩王的心思也各不相同。这就是大势,这个大势便是人各有所需,诚如这买卖一样,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既定的目标,这个目标可以是洛阳宫的宝座,也可以是自己家族的兴旺,可以是自己的荣华富贵,可以是权势,可以是钱财,李隆基一死,朝廷的格局就要大变,这个变化,却不知国公可有所准备”

    秦少游不由道:“这和我有什么相干”

    王琚抿嘴一笑,道:“世间的事,岂是和殿下的茶叶买卖都是同理,任何一个环节都是息息相关,有人种茶,就得有人收茶,有人收茶,就得有人对其进行加工,还得有人分售,最后才会有人品茶。假若种茶的人说,那些吃茶、收茶的与我全无相干,岂不是笑话国公现在的处境也是如此。学生要问,现在殿下有虎狼之师,环伺于洛阳一侧,又有救驾之功,深受宫中信重,那些有心之人,难道会对国公视而不见吗不,不,不,国公,大势已成,国公断然不可能隔岸观火了。我自然知道国公的心思,庙堂上是刀光剑影,你只想在这孟津坐看风起潮落,可是一旦起了风,岸边的渔夫,岂有稳坐如磐石的道理。接下来,只怕会有人上门来,少不得要对国公进行拉拢了,国公要做好准备。”

    秦少游又是愣了一下。

    他猛地想到了什么,武则天给自己卖了一个人情,那就是让自己去劝告烧毁那些书信,自此之后,朝廷的百官就会对自己友善许多,比如这一次敕封国公,崔詧起了头,大家一呼百应,难得朝中能达成如此的共识,秦少游只当是他们欠了自己的人情,所谓一报还一报而已。

    可是现在一琢磨,却发现这只怕并不是主要的原因,至少王琚口里的意思是,大家有和你改善关系的意愿,而这个意愿来自于天策军的不同凡响,以及眼下自己实力的增长。

    王琚意味深长地看了秦少游一眼,继续道:“这世上颠扑不破的道理只有一个,庙堂之内,即是实力,有人给国公抬轿,只因为国公的火候到了,这才只是个开始,用不了多久,这里的门槛就要被人踏破,国公做好准备了吗”

    秦少游认真地看着王琚道:“你的意思是,会有人来拉拢于我”

    秦少游托着下巴,眼眸扑簌,显然他清楚,一旦有人拉拢,肯定会许诺很多好处,能给自己带来直接的利益,可是话又说回来,自己有今日,无非是因为武则天对自己放心而已,自己和他们厮混一起,好处固然是有,可是

    想到这些,秦少游不由道:“只恐宫中见疑。”

    王琚却是笑了:“世上确实没有两全其美的事,不过国公要做的,就是尽力地尽善尽美,国公知道走绳索吗街上的艺人,手持一根棍子,行走在绳索上,一旦失去了平衡,则摔得鼻青脸肿,可若是走得好,则少不得获得满堂喝彩。”

    王琚说到这里,脸上渐渐变得肃然:“问题就出在这里,若是有人寻上门,国公不妨与他们尽力亲近,只要不是什么大是大非,都可与他们打好关系,天策军这儿,有什么难处,也大可以去向他们求告,其实有些事,天策军这边办不成,可是在别人手里就轻而易举了。国公怎么可能永远孤立于庙堂之外唯一的麻烦,其实就是宫中不过这没有妨碍。殿下大可以修书”

    “修书”秦少游微微一愣。

    王琚正色道:“每日一书,将这孟津的所见所闻都报知宫中,若是有人给国公什么好处,国公爷一并收下,可是在书信之中,却要说个清楚。”

    这一手真让秦少游目瞪口呆,这是做小人啊,得了别人的好处,转手就密告给武则天,既做了忠臣,又趁此大收好处。

    王琚抿嘴笑道:“国公莫非觉得这样不好国公既然知道这些来与国公亲近之人都是有所图,既然是有所图之人,国公与他们不过是利益之交罢了。而陛下得了这些书信,非但不会怀疑你,反而想要看看,这些人送你好处,到底想做什么,而会让你按兵不动,教你好生与他们亲近,如此一来,国公就有了转圜的余地,长袖善舞,而两全其美。”

    王琚叹了口气,接着道:“学生为国公谋此计,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他深深地看了秦少游一眼,加重语气道:“陛下已经老了。”

    这一番话,却是说到了秦少游的心坎里,陛下已经老了,人有生老病死,这就意味着,很快,秦少游就必须要独当一面,而独当一面,就必须要积攒足够的本钱。有帝宠是假的,手握天策军也是假的,寥寥千人的天策军,固然再如何虎狼,那也不过假象,要立足,就必须用尽一切办法。

    秦少游目光幽幽,道:“那么以先生之见”

    王琚似乎猜透了秦少游要问什么,他淡淡道:“来的人不会是什么大人物,不过这些人必定都是有些人的至亲,若我猜得不错,过不了多久,韦玄贞会来,殿下对此人可要小心了。至于武家那边料来会托人来,来的人是谁,却是说不准,到时候,国公再计较就是,此事最紧要之处就是,决不可外泄,所知者越少越好,国公,你要做好取信宫中和许多人的准备。”未完待续。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