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复仇祭典之曼陀罗的假面天使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八.安凌星碎:疑心

    “好了,你,可以出来了。”祭雪狡黠到地一笑。

    草丛边站出一个羞涩的身影:“呵呵呵……姐姐……呵呵……我……那个……看ufo!”说完拔腿就跑。“站住。”祭雪懒洋洋的喊到。

    “干嘛?哎我一直把你当姐姐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讲理,我不就路过吗你看什么看啊你。”小帅哥虽然底气不是很足,但还是勉强说完了。

    “哈?”祭雪一副窘迫不安的小清新样子,“哦,对不起啊,真的,那再见了,咦?jan呢?他怎么不说一声就走了?”

    小帅哥立马中计:“卧槽?大姐不是你让他走的吗?”“哦……对了,小朋友,你不是路过吗?”祭雪一脸奸邪的笑,跟我耍花招,不多,再修炼那么七八千年吧。“想再在人间玩玩儿就给我说实话,小帅哥你是谁啊。” 祭雪双手环胸,清纯无害好学生地看着他。

    “我……我叫……我不告诉你!”小帅哥一见祭雪松了手,就妄想着逃之夭夭。“想跑?”祭雪优雅地一笑,反手钳住,手中射出一根银针,刚好落在他的腿穴道上,突然,祭雪清晰地看到他的手里东西闪过,眼里越过稍纵即逝的杀气,这本该是没有的。

    小帅哥的手腕还是被祭雪钳住了,定定神,哭丧着脸说:“姐姐你饶命啊,好吧,算了,我叫洛易殃,行了吧,我走了再见不送啊。”

    “哟,你的穴已经被我封住了,试试看啊,走啊?”祭雪一眼看破了小帅哥的小心思,一条坠子隐约在他精致的锁骨闪着“**星碎”的字样,这还不足以难住视力5。2和5。2的祭雪。

    “不说,就死。”祭雪霎时冷了下了声音,周围的空气似乎顿时降到了冰点,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朵黑色曼陀罗,优雅的抛起。曼陀罗在空中旋转,渐渐逼近洛易殃的头。“我叫安凌星碎!”“刷!”最后一个字落下的瞬间,祭雪抬手接住了它。

    “哟,终于说真话了呀星碎,好久不见啊,连你祭雪姐姐都敢骗?”祭雪露出倾城的笑靥,可是在安凌星碎看来,却是标准的35°角式恶魔微笑。“谁叫你老是认不出我,记得你最后一次看见我是在六年前……”星碎委屈地嘟起嘴,尤是可爱。

    真的六年了呢,一切都似乎变了。祭雪想着,突然太阳穴又开始剧烈的痛,发色渐渐的变成幽紫,双目殷红而空洞无神,“啊……”撕心裂肺的痛吟越来越低,双脚变得沉重,好想……好想就这样睡下去……

    “祭雪姐姐,你怎么了,你醒醒!”星碎明显被吓得六神无主。“不要!”祭雪猛地一颤,为什么,为什么一想到从前就会这样的痛苦……隐约听见耳畔凄厉的声音,杀,杀,杀。

    曼陀罗在身上肆意的盛开,极其美艳,极其妖娆,极其诡异。匍匐着,蔓延着,大有着逼近安凌星碎的架势。

    “你……祭雪姐姐……曼陀罗……救命啊!!!”星碎脸色惨白的叫着。

    “走!”草丛里顿时响起一个冷厉的女声,一丝红光闪过,刚才的星碎霎时间消失了,空气中只漂浮着刚刚那个声音:“碎儿,演得不错……”

    凌乱的草丛里,祭雪悠悠转醒,曼陀罗已消失殆尽,只有这阴沉的血湖和凄厉的风声似乎还诉说这刚刚发生的一切。

    “星碎?”祭雪疑惑的望了一圈,没有。她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刚才的事,真的太过蹊跷。但还远不足以达到到祭雪害怕的地步。

    虽然祭雪看出他明显是在说谎,但是,她还真没想到他竟是她阔别六年的九樱的弟弟,还有,星碎举手投足间流露的不会武功的惊慌表情让她难以想象那一丝杀气是从何而来,料想他应该是会的。更重要的一点,星碎,现在去哪儿了。

    六年,也许不仅能改变一个人的外表,还能改变一个人的心。当初……

    太阳穴的疼愈来愈烈,算了,不想了。

    祭雪缓缓往家走。

    这一切,依旧被“她”看在眼里。

    ——————————————————————

    写得好烂四不四……各路英雄好汉手下留情啊!!!斐儿跪求大家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