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最原始的欲望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情人滑滑嫩嫩的直肠

    我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里,在我这一辈中只有我一个男孩,所以倍受宠爱,我爸爸是个铁路工程师,妈妈是个护士,我出生时妈妈刚刚二十岁。

    时光飞逝,转眼间到1992年了,我十六岁上了高中一年级。也许是从小就受到家里人的宠爱,我懂事很晚,到了高中我才开始向往男女间的事情。对女人的身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开始逛录像厅和租一些淫秽的书刊,偷偷的翻看。

    我暗恋上了我班上的漂亮女生,她对我也好像有些好感,虽然我们经常在一起,却连手都没有拉过,一天夜里,我梦到和她一起**着身体,做着那件事,最后全身一阵酥痒,惊醒过来,才发现内裤湿漉漉粘粘的,我知道这是生理书所写的梦遗,但那种从没有过的快感,真是太舒服了。

    我学会了**,但**后的那种孤独和寂寞、罪恶感,使我感到很不舒服,只有在实在忍不住时,才会那样做,可是对女性身体的渴望,又让不断的找来各种**,来给自己的自慰增添色彩。

    一天,我在书摊买来一本描写母子**的小说,当看到那对母子**的情节时,我再也忍不住把手伸进内裤里,握住坚挺的**自慰起来。

    晚上,妈妈冲完凉出来,我还想着书里面所描写的母子**的情节,呆呆地看着妈妈浴后娇美的脸蛋儿,和包裹在睡裙下苗条的身体,幻想着和妈妈躺在床上的情景。

    妈妈虽然36岁了,但因为在医院药房发药,工作清闲而又保养得好,就像只有30岁左右,有着苏州美女特有的细腻白嫩的肌肤,娇小玲珑的体态,“看什么呢?还不快去写作业。”妈妈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脸蛋儿飞起两酡醉人的红晕。

    “妈妈你好漂亮哟,要是和我一起出去,别人准以为你是我姐姐呢。”我惊醒过来,努力用开玩笑的口气说道。

    “傻小子,和妈妈说这些疯话,快去写作业。”由于爸爸总出差,家中大部分时间只有我们母子,所以我和妈妈说话很随便,但这样的话,我还第一次对妈妈说。

    妈妈也许从我眼中看出了不同往常的情感,有些害羞拉紧了衣襟,“快去学习吧,不要在这里瞎胡闹了。”

    躺在床上,我回忆着书上所描写的母子**,想着妈妈娇艳动人的脸蛋,幻想着和妈妈躺在床上,痛快地射出浓浓的jīng液。从此以后,我对班上女生再也没任何兴趣了。只是每天幻想着和妈妈在一起。没想到机会很快就来到我身边。

    这天,妈妈在家里举行了同学会,她的好几位朋友来到家中,见到我时,我努力做出一个乖顺的样子,都赞叹妈妈竟然有我这样一个英俊高大的儿子,羡慕妈妈的好运气,有一位好老公,儿子又这么懂事。最后她们都有些喝得醉了,没办法只让她们都睡在家里了。

    我和妈妈只好挤到我的单人床上,开始时我和妈妈是脚对脚睡的,但我却怎么能睡的着,听到她们都睡熟了,我悄悄挤到妈妈的身后,轻轻搂住妈妈柔软的身体,妈妈在睡梦中向我怀里挪动了一下,柔软的屁股恰好紧紧贴在我勃起的**上。

    搂着我日思夜想的妈妈,闻着她身体散发出的迷人的香气,我的**涨得发痛,忍不住隔着衣服轻轻抚摸妈妈丰润的身体,最后竟失去理智撩起了妈妈的睡裙,抚摸她丰满柔软的屁股。我把**顶在妈妈的屁股上磨擦着,一不小心竟滑进妈妈的腿缝间,直接顶到了她热哄哄软软的阴部上。

    妈妈柔软的身体一下子变得僵硬,呼吸也停止了,绷紧的双腿紧紧夹着我的**,我的手还握着妈妈沉甸甸的**,吓得我心脏都停止了跳动了。

    妈妈默不作声向前移动身体,嫩嫩光滑的肌肤给我的**带来极度的快感,我忍不住向前一插,还顶在她的阴部上。

    我失去理智了,握紧妈妈的**,下体紧紧贴在妈妈的屁股上,快速抽动**,妈妈扭动着丰满的屁股,想摆脱我,却给我带来了更大的刺激,背部一阵酸麻,我把大量的jīng液射在妈妈的腿间。

    妈妈一下停住了挣扎,任我跳动抽搐的**在她的腿间喷射着jīng液。到我平静下来,妈妈轻轻推开我握着她**的手,悄悄去了卫生间,回来时又和我脚对脚睡下了。

    早上醒来,她的朋友都已经走了,我担心地看着妈妈的脸色,发现妈妈和往常一样,就像昨晚没发生任何事一样,我几乎怀疑我是在梦中,但我看到洗衣机脏衣服中,妈妈那条涂满乳白色粘液的内裤,知道昨晚我确实和妈妈做了那件事。

    我小心翼翼地和妈妈相处着,但妈妈的表现却让我迷惑不解,和从前一点没有改变,渐渐我也淡忘了那夜的事情,但对妈妈身体渴望,却随着时间的推移,却越来越强烈。

    本来学习成绩在班级前几名的我,期中考试时,竟然倒退到了二十名以外,这是我从未有过的最坏成绩,爸爸大发雷霆,我也想努力学习,可是我就是做不到,每天脑海中总是浮现妈妈那娇好的脸蛋儿,甜甜的笑容以及那丰满的身体。

    到期末时,我的成绩又倒退了十几名。爸爸和妈妈每天督促我学习,妈妈的目光中出现了焦虑,脾气也愈来愈坏,我痛苦得几乎要发疯了。

    暑假开始了,父母为了找了好几班补习功课,这天,到考试时,我还是倒退了……

    妈妈终于忍不住对我发脾气了,我对自己绝望了,“妈妈,我也很想学习,但我就是静不心来,我……”我哭泣着对妈妈喊道,妈妈一下子怔住了……我转身跑回自己的房间。

    晚饭后,妈妈呆坐在客厅里,“妈妈,对不起,我不应该对您发脾气,我会好好学习的。”

    “噢,你也不小,是应该懂事了。”妈妈漫声回答我。虽然妈妈的脸色有些苍白,但看上去还是那么秀美,优美修长的颈,白嫩的肌肤,使我刚刚下定的决心,又变成了泡影。

    “随便你吧,能学什么样就学什么样吧。”妈妈站起来,慢慢走回她和爸爸的房间。

    躺在床上,我翻出那本让我变得颓废的小说,愤恨地撕扯,但撕到一半,忍不住又翻看了几页,对妈妈身体的渴望,压倒了一切理智,冲到妈妈房间门口,想到妈妈对我的宠爱,我又胆怯了。

    回到自己房间里,拿起书本温习功课,但脑海中总出现那对母子**的情景。这样下去,我真的会疯的,我再一次来妈妈的房间外,轻轻推开房间的门,看到妈妈背对躺在床上,那优美的曲线,那怕只躺一会儿也好,我悄悄来到妈妈的床边,妈妈似乎睡熟了,我躺到她的身后,就像那晚一样。

    过了一会儿,我伸出颤抖的手,轻轻抚摸妈妈柔软的身体,妈妈的身体抖动了一下,我不顾一切的抱紧了她,“妈妈,我太爱你了,我知道这样不对,可是我就是忘不了你,我受不了,我要疯了。”妈妈默默地躺着。

    我把手伸入妈妈的怀里,抚摸着妈妈滑腻饱满的**,柔软的身体一下子绷紧了,我疯狂地脱下自己的内裤,又褪下妈妈的小内裤,挺着涨痛的**在妈妈的腿间乱顶乱撞。

    妈妈向前蜷起身子,双腿略略分开,我的**滑入一个温暖湿润的肉腔内,几乎抽动不到十几秒钟,我就呻吟着射在妈妈的**里。

    我没抽**,还持续抽送着**,又是很快喷射出第二次,妈妈向前挺身,我疲软的**滑出妈妈的体外,妈妈拉起薄被,盖住自己裸露的屁股。我烦躁不安的情绪一下风消云散了,偎在妈妈的怀里,马上就进入了甜甜的睡梦中。

    早晨醒来时,妈妈已经不在我身边,当看到**上的白色污垢,我才知道昨晚确实和妈妈做了那件事,心惊胆战地溜回到自己的房间,穿好衣服出来,见妈妈仍像以往一样,没有任何改变,神态也和往常一样正常,才放下心来。

    晚上,我再来妈妈房间时,门已经在里面反锁上了,我只好沮丧地回到自己的房间。由于我的**得到了稍稍的缓解,学习成绩也很快跟上来了。我几乎每天都要去推妈妈的门,但都没有如意,我就要放弃了。

    在半个月后的一天,妈妈在洗浴后,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裙,出现在我的面前,那胸前跳动着的硕乳,白嫩的小腿,真是让我垂涎如滴,晚上再来妈妈的房间时,果然房门没有反锁上。

    当我躺到妈妈的身后时,妈妈假装睡熟了,几乎是上一次的翻版,前后没到两分钟,我就结束了,但这次妈妈没有让我睡在她身边,轻轻推开我,我想赖在她身上的企图被她识破了,妈妈的动作虽然轻但却有着不容反抗的坚决,我只好回到自己的房间,不由得悔恨交加。

    虽和妈妈前后共做了四次,可我却从没看清妈妈的身体,也没体味出那不同寻常的快感,只不过是把积蓄已久的热情发泄出罢了。

    我暗暗下定决心,下一次一定要看清妈妈的身体,也要慢慢体味那种欲仙如死的快感,可是到了当我再一次得到妈妈的恩赐时,又手忙脚乱的、不知所措地射了,然后被妈妈赶出她的房间。

    高二时,我的学习成绩追赶到了班级的前几名,父母显得非常高兴,当爸爸夸奖我时,妈妈的脸蛋儿有些发红,我也非常高兴,我没有辜负妈妈对我期望。

    好不容易等到爸爸出差,妈妈从我望着她的目光中,读出了我的渴望,脸红红把自己洗干净,早早地就睡了。我按奈着强烈的渴望,在自己的房间先自慰了一次,才来到妈妈的房间里。

    轻轻推开门,妈妈仍和以前一样,背对着房门侧卧着,我并没有像从前那样一下就直接爬上床,先是尽情欣赏妈妈优美的背影,才慢慢来到妈妈的身后。虽然和妈妈**已经半年多了,我还从没这样仔细观看过妈妈的身体呢。

    我轻轻亲吻着妈妈白晰的颈,小巧的耳垂,瘦削的肩,抚摸她细腻温软的肌肤,慢慢脱去她的睡裙,妈妈从我的动作中,好像也觉察出不同从前,娇小的身子也轻轻颤抖着。

    我搬过妈妈的脸,亲吻她紧闭温润湿濡的双唇,贪婪地爱抚着丰满的**,捻揉两颗软软的**,渐渐妈妈的呼吸急促起来。

    我趴到妈妈的身上,勃起的**顶在她湿热的阴部,当我的坚挺深深犁进出生之地,妈妈轻轻“嗯”了一声,两颗清亮的泪珠儿,从粉红的脸庞悄然滑落。

    我含着妈妈渐渐变硬的**,腰部的动作也由慢渐快,妈妈发出细细低低的喘息,湿润温暖的腔肉紧紧包裹着我的**,双臂也不由自主地搂住了我的腰,当我姿意在出生通道做着最后的冲刺时,妈妈的身体也绷紧了,阴部向上挺起。

    随着我奋力一击,一股热流喷射入妈妈的体内,我们的下体紧紧贴在一起,无力地跌落到床上,妈妈长长叹息一声,火热的气息喷到我的耳边,弄得我好痒痒的。

    我捧起妈妈汗湿的脸蛋儿,亲吻她软软的双唇,并把舌头挤入妈妈的小嘴儿里,妈妈放开齿关,和我甜蜜地深吻在一处,我津津有味地品尝着妈妈唾液,深深插在妈妈体内的**,被她痉挛的嫩肉紧紧吸住了,再度昂然勃起。我和妈妈紧紧在搂抱着对方,下体紧密地连结在一起,我再一次享受了那令人晕眩的快感,和甜蜜的醉人的情爱。

    早上醒来,我感到生活是如此的美好,好像一切都变得更加美好,让人心动,我来到正在做早饭妈妈的身后,轻轻环住纤细的腰,“妈妈,这真好……”

    妈妈轻轻拉开我的手臂,转过身正对着我,俊俏的脸蛋儿,带着一抹醉人的红霞,躲避着我的目光,走出了厨房。当我们坐到餐桌边准备吃早点时,妈妈又恢复了往常的神情,我走过去要亲吻她诱人的红唇时,她用目光阻止了我,那目光中有着不容轻辱的坚决,我胆怯地缩了回来,妈妈的目光中露出一丝赞许,略带一点娇羞。

    “吃饭吧,不然会迟到了。”

    晚上我再次来到妈妈的房间时,不出我的所料门又反锁上了。我敲了敲门,“妈妈明天是我的生日,你给我准备什么礼物了?能不能让我看看。”我不死心地问道。”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妈妈在屋子里回答道。

    晚上,我回到家中,只见我的床上摆着一双我朝父母要了很久的运动鞋,心中大失所望,吃饭时,我和妈妈都喝了些葡萄酒,我望着妈妈绯红的脸蛋儿,“妈妈,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再一次提醒她。

    “不是给你运动鞋了吗?那可是你要了很久的呀。”妈妈装作听不懂我要什么,将目光转向一边,转移到别的话题上。

    我悄悄来到妈妈的房间外,惊喜地发现房门应手而开,妈妈裸露着的**在淡淡的月光下,妈妈的身体散发出牛奶般的光泽,我来到妈妈的身前,捧起她娇滑的脸蛋儿,妈妈的手臂环上我的脖子,和我甜蜜蜜地吻在一处。

    我欣喜若狂地亲吻着妈妈迷人的**,最后来到我的出生之地,分开她浓密的阴毛,将舌尖顶入她湿润温暖的肉腔里吮吸、舔弄、抽动……

    妈妈不安地扭动着身子,小嘴儿里吐出细细的呻吟,略带酸味的粘滑的液体流入我的嘴里,我跪到妈妈的双腿中间,把粗大的**顶着妈妈毛茸茸的阴部,连顶几下都没插入进去。

    “妈妈……”我不禁着急地叫道。虽然以前和妈妈做过,但都是妈妈挪动身子凑到我的**上,到我自己主动,竟然找不到洞口。

    “嗯”妈妈显然也被我撞痛了,抬高双腿,一只温暖滑腻的小手轻轻握住了我的**,先用我的**在她的阴部上摩擦了几下,才对准湿湿的**口。

    我借着妈妈淫液的润滑,轻易地滑进十七年前出生的通道。妈妈幽幽地叹息一声,一只手搂住我的腰,一只手把我的头按在她的**上……随着我抽动节奏愈来愈快,妈妈也发出我熟悉的低低细细的呻吟和呜咽。

    “妈妈呀,这样真好……真带劲……好妈妈!”

    妈妈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双臂也紧紧搂着我的腰,用力把我拉向她的身体,“噢……”妈妈突然轻轻叫了一声,湿热的下体紧紧贴在我的阴部,嫩嫩的湿肉紧紧吸住我的**,一阵阵的痉挛抽搐。

    “我射啊……”我忍不住叫着在妈妈的体内喷射出浓浓的jīng液。

    我趴在妈妈柔软的**上,急促在喘息着,妈妈无力地推着我,当我们的目光相对时,妈妈羞怯娇媚地瞟了一眼,“你好重。”

    我醒悟过来,恋恋不舍地拔出**,躺倒在妈妈的身边。我撩开妈妈汗湿的贴在额头的几绺发丝,吻上她娇喘吁吁的小嘴儿,妈妈柔顺地吐出滑嫩的小舌头让我咂吮,还主动地吮舔我的舌尖……

    我拉她的小手握着粘湿的**,揉搓她肥硕的**,“太美了,妈妈我好爱你。”

    当我舔她小手心时,妈妈怕痒地想缩回去,看着妈妈羞怯娇媚的小女孩神情,我再度趴到妈妈的身上。妈妈马上高举起双腿,握着我的**,把我引导进她的体内。

    在我持续不断的奸淫下,妈妈也连续不断地达到兴奋的顶点,阴部分泌了液体也由初始时的粘液变得淡薄,当我第五次射在妈妈的体内时,妈妈承受不住强烈快感的冲击,竟晕厥过去。

    我喘息着看到妈妈的阴部和我的**都是粘粘的乳白色分泌物,轻轻爱抚亲吻妈妈身子上的每一处,妈妈醒转过来,感到我在和她下面的小嘴儿接吻,不禁又羞又急,“嗯、脏呀。”

    “不脏啊,我就是从这里出生的,我喜欢妈妈的味道。”受到妈妈阴部成熟女性气味的刺激,我的**又昂然勃起,拉过的妈妈的小手放到**上。

    “噢……”妈妈低低惊叫了一声。看到妈妈有些红肿的大**,缓缓流出我射入jīng液的粉红色的肉眼儿,欲火更加高涨。

    但看到妈妈汗湿的身子,娇柔无力地平躺在床上,“妈妈,你太累了,我们睡吧。”

    妈妈的脸蛋儿在朦胧的月光下都能看出红通通的了,眼睛中涌现一些亮晶晶的东西,显然是被我的关爱所感动了。竟挣扎着翻身将头埋在我胯下。用小手捧起我的**,慢慢张开小嘴儿,含住我硕大的**,轻舔细吮起来。

    和**完全不同的感受的,温润的小嘴儿、湿滑灵活的舌头,强有力的吸吮,使我很快泄在妈妈的小嘴儿里,我看到妈妈竟然津津有味地吃了下去,见我瞪大眼睛看着她,羞赧地把头转向另一边。我扳过她的脸,亲吻她甜蜜的小嘴儿,口腔中散发出淡淡的桦树汁的jīng液味。太过疲劳了,我和妈妈很快就进入了睡梦中。

    从那天以后,妈妈把半月一次改成了一星期一次了,而且每次只能射三回,月经来潮时,就用她的小手和小嘴儿满足我,和从前想比我很知足,但在白天严格禁止我对她做任何亲热的举动。

    爸爸还是不定期的出差,他并没看出来我和妈妈之间发生的事情,这得归功于妈妈对我的训练,因为我在白天不能对妈妈做出任何轻浮的亲热。爸爸这次在家里待的时间很长,这天,我实在按奈不住自己的**,悄悄来到父母房间外从门缝向里张望。

    “对,用力吸,宝宝真乖……乖女儿,真好啊!”是爸爸的声音。里面爸爸背对着我,妈妈的脸埋在他的胯间,发出啾啾的吮吸声。

    过了一会儿,爸爸把妈妈来放在床上,“宝宝,乖女儿,爸爸来了!”爸爸跪在妈妈的双腿,慢慢趴了上去。

    “嗯,小爸爸……噢……”妈妈叫了一声,从我的角度可清楚地看到父母交合的部位,爸爸粗大壮硕的**深深插在我曾经插入的腔孔里抽动着。

    看到这情景,听着父母的淫声浪语,我掏出**撸动起来,妈妈似乎发觉到什么,睁开紧闭的眼睛,恰好看到我站在门口**,“啊!”妈妈紧张得叫出声来。

    “哈哈,舒服吧,没想到宝宝越老越骚了。”爸爸得意地说道。

    妈妈把爸爸的头按在自己的**上,用目光示意我走开。我装作没看到,把目光从她的脸上转移到他们紧紧连结在一起的部位。

    也许是紧张也许是有我在一边观看,妈妈很快在爸爸的插弄下,连续几次达到**,随着**的抽动,妈妈的乳白色的分泌物像泉涌似的把床单打湿了一大片。

    “啊……操死你这……骚宝宝……爸爸要射了……啊!”爸爸嘶吼着,在妈妈的身上做着最后冲刺,壮硕的屁股突然停住了,抽搐着……我知道爸爸shè精了,连忙闪到一边。

    “宝宝今天可真热情,真带劲,我去洗洗。”

    “不要!”房间里妈妈的叫声。

    “怎么,这么粘粘怎么睡呀。”

    “我给你舔干净。”我明白妈妈怕的是爸爸出来发现我。

    “你不是最不喜欢jīng液的味道吗?今天怎么啦?”爸爸狐疑在问。

    “人家想嘛,再说你今天太棒了,女儿奖赏你一下。”

    “呵呵,那太好了,乖宝宝好好给爹地舔干净啊。”

    房间里传来吸吮棒棒冰的声音,我心中涌现一股暖流,妈妈每次**都喝下我的jīng液,却从不为爸爸吃精,证明她心里还是爱我的。又传来亲嘴声。

    “我去洗一下,你先睡吧。”妈妈说。

    “嗯,是有点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嘿嘿,看来男人都有些**的想法,爸爸和妈妈**时,竟然叫妈妈为女儿,妈妈还叫他爸爸呢。」

    我悄悄回到自己的房间,等听到妈妈打开卫生间,我连忙跟了进去。妈妈正在小便,激射的尿流打的马桶哗哗做响,见我进来,一下惊呆了,晕红的脸蛋,雪白**上淡淡的吻痕,阴毛上的水珠,大腿上缓缓流下一条晶莹的丝线,都使我失去了理智。

    我扶持她站起来,搬过她丰满的大屁股,借着爸爸jīng液的润滑,一下子把涨痛的**狠狠插进妈妈的**里。很快我和妈妈几乎同时达到了兴奋的顶点,妈妈还没尿完的小便奔涌而出,把我们的下体弄得**的。

    我扶着全身发软的妈妈坐到马桶上,粘湿的**顶到她唇边,“象给爸爸舔那样舔干净。”妈妈羞怯地张开红唇,让我在她温暖的小嘴里又发射了一回,妈妈把爸爸的jīng液、她自己的尿液和我的jīng液舔干净,我才满足地回到自己房间。

    妈妈似乎也从这种紧张刺激的交欢中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因为他们每次**时,我都能看到他们的房间打开一要细缝。而且每每和爸爸交欢后,当我在卫生间奸淫妈妈时,妈妈都会很快达到**,我一想到爸爸刚刚在妈妈体内shè精,也会特别兴奋。

    爸爸明早要出差,早上三点的火车,在我的注视下,妈妈和爸爸激烈地**,我克制着**的强烈冲动,刚听到接爸爸汽车驶走,就冲进妈妈的房间,钻进还留有爸爸体温的被窝。

    我拉开台灯,第一次清楚地看到妈妈的**,妈妈仍然象刚和我**时那样羞怯,当我扒开妈妈肥厚的**,才发现那里避孕套堵着,**中饱含着爸爸射进去jīng液。妈妈知道我喜欢和爸爸分享她的感觉,爱清洁的妈妈才没有洗去爸爸的体液,我兴奋地把**插进去。

    “宝宝好乖,我和爸爸一起让我们宝宝快乐,妈妈我们这样多好啊!”我学着爸爸的语气说着。

    妈妈的娇艳的脸蛋儿红的发烫,和我深深吻在一处,香甜地咽下我吐入她嘴中的津液。很快我在妈妈体内发射了第一回,“宝宝,舔小情人的**,上面有爸爸的jīng液呢,就像给我和爸爸一起舔一样吧。”我喃喃说着又把疲软的**塞进妈妈的嘴里。

    我捧着妈妈的头,像**一样**着她的小嘴,妈妈尽可能张大小嘴,让我深入她的喉咙,“啊,宝宝……噢……宝宝啊!乖女儿啊!啊!”我射出的jīng液被妈妈津津有味地吃了下去。我不断变换着角色,一会儿叫她妈妈,一会儿像爸爸叫她宝宝或女儿,妈妈显得异常的敏感和兴奋,连续不断地达到快感的顶点。

    瞧着被病魔折磨得日益消瘦的妈妈,我的心中像被刀割一般的痛苦,妈妈从昏睡中被疼痛惊醒过来,见我和妹妹坐在她的床边,勉强整理了一下自己,强笑着说:“不行了,妈妈快不行了。”

    我心如刀绞地望着妈妈清秀的脸,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不、不会的,你一定能好起来的,你还没看到孙子呢。”

    妈妈艰难地转过头,看着妹妹微微凸出的小腹:“雪儿还小,你要答应我,要像爱我一样照顾她一生,我真想能多活几年啊,可是我真不行了,但能和你渡过那么多美好的日子,妈妈很很知足了,我爱你们……”没等说完就又痛得昏迷过去了。

    坐在医院长椅上,房间里医生们正在尽量挽回妈妈的生命,我的思绪万千,想到妈妈的一生,和妈妈那些美妙幸福的日子,真是恨老天的不公平。

    妈妈在十四岁被继父强奸生下了我,外婆怕家丑外扬,对外人谎称我是她的孩子,和那个男人离婚后才来东北的,妈妈二十岁时,不幸再次降临到她身上,外婆去世了,她接了外婆的班当了护士,带着只有六岁的相依为命。

    我和妈妈的故事发生在我十六岁那年,那时,我刚刚上高中,青春期的我开始对女性的身体产生了浓厚爱好,而妈妈才三十岁,肤如凝脂、杏眼桃腮,真是容光照人,端丽难言。有许多男人垂涎妈妈的美貌,经常找各种借口接近她,但都被妈妈一一回绝了。

    那年的夏天很热,妈妈在家中经常穿着轻薄的睡衣,更加让我欲火中烧,对妈妈的渴望渐渐让我失去了理智。偷偷拿来妈妈内裤自慰,但是一天我在卫生间里正嗅着妈妈身上刚脱下的内裤自慰,忘记了锁上门。

    妈妈忽然推门走了进来,一眼看到我,手中拿着她内裤,另一支手握着勃起的**,我和妈妈难堪地对视了片刻,都羞红了脸,妈妈羞赧地转身出去了。

    我忐忑不安地回到自己的房间,直到晚饭时,才不得不走出来面对妈妈。妈妈似乎什么事也发生过一样,只不过见我在观察她,微笑着嗔怪地瞪了我一眼,吓得我连忙把目光转向别的地方。见妈妈没有生气,我的胆子大了起来,经常借故给妈妈按摩,抚摩她的身体,但还是不敢爱抚她的敏感的部位。

    我生日这天,妈妈没有给我礼物,我感到很失望,因为每年妈妈总会给我一个惊喜。吃晚饭时,妈妈拿出一瓶葡萄酒,让我也喝了几杯。

    看着妈妈红红的脸蛋儿,我冲动地说道:“妈妈,你好漂亮啊,要是我们走到大街上,人们准以为我们是对情侣呢。”

    妈妈微微一笑:“傻孩子,妈妈都老了。”

    我厚着脸皮,偎到她的怀里:“妈妈你一点也不老啊,还是这么年轻漂亮,就像我的大姐姐一样。”

    像小时候一样撒起娇来。妈妈也不推开我,用嫩葱似的手指,点点我的鼻子:“都这么大了,比妈妈还高,还像小孩子一样,也不害羞。”

    “妈妈呀,我出生那天就吃到你的奶水了吧,现在真想尝尝那种滋味。”说着伸手去解妈妈的扣子。

    妈妈轻轻拍打我的手:“快别胡闹,成什么样子了。”我怕妈妈真的生气,只好恋恋不舍地离开她柔软暖和的怀抱。

    “妈妈,我今晚能和你睡在一起吗?”我满怀期盼地问道。

    从十四岁时起,妈妈就不让我和她睡在一起了,我想重温那往日的暖和。妈妈的脸蛋儿变得通红,当看到我满怀渴望的目光时,轻轻叹了口气:“好吧,只有今晚啊。”

    我兴奋得跳起来:“妈妈,你真好。”飞快地在妈妈的脸蛋儿上亲了一下。

    “真拿你没办法,都这么大了,还和小孩子一样。”妈妈摇摇头,开始收拾餐桌。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躺在妈妈的身边,怎么也睡不着,妈妈也似乎睡不着了。

    “妈妈,我真的想尝尝吃奶的味道。”妈妈没有出声,我慢慢把手伸向她的**,轻轻地爱抚着。

    妈妈翻过身面对着我,嘴角挂着一丝微笑:“小坏蛋,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看着妈妈甜甜的笑脸,漂亮的杏眼里飘浮起一层浓浓的雨雾,我忍不住凑过去,亲吻她红润的嘴唇。妈妈柔软甜蜜的唇瓣微微张开,吐出滑滑嫩嫩的舌尖,和我吻在一处。

    我感到她的小手滑进我的内裤,轻轻握住我坚挺的**。我明白了妈妈的心思,欣喜若狂地脱光了我和妈妈的衣服,跪到妈妈的双腿中间,挺着**,在她的阴部乱顶乱撞。

    妈妈轻笑一声,扶着**引导着我进入了她湿濡温热的肉腔。我疯狂地抽送了几下,就在妈妈的**里一泄千里了。我沮丧地翻身躺下,妈妈的小手再度握住我的**,轻轻柔柔地爱抚起来。

    “不要紧的,男孩子第一次都是这样的。”小嘴儿贴在我耳边低声说道,喷出的热气弄得我耳朵痒痒的。刚刚shè精的**在妈妈的手中又渐渐勃起。

    “啊!你真是大人了,噢……”伴随着妈妈的感叹,坚挺的**再次插入十六年前我出生的通道里。

    这一次我先是缓慢地抽动**,品尝着**被妈妈肉腔嫩紧紧包裹吸吮的快感,逐渐加快**的节奏,妈妈娇喘着呻吟着扭动着丰润的身子,在我的身下婉转承欢,最后和我一起沉醉在快感的**里。

    早上醒来睁开眼睛,发现正静静地注视着我,目光中布满了浓浓的爱恋,见我醒来,顿时羞得脸蛋儿通红,慌乱地翻过身去。我握住她沉甸甸肉感十足的**:“妈妈小情人,我还想要。”另一只手从她的屁股后摸索着粘粘的浆糊般的**。

    “嗯,不要,要迟到了。”妈妈扭动下身子轻声说。

    “呵呵,今天是星期天啊,来嘛妈妈。”我笑起来,粗硬的大**顶磨着妈妈的阴部。妈妈不再说话,躺在哪任我爱抚她的全身每一处,慢慢把**插入她粘糊糊的**里。我轻抽慢送,仔细品味着和妈妈交欢,那种打破禁忌和**的快感。

    “妈妈,我要你在上面,我要看着你。”我轻声恳求道。

    妈妈嘤咛一声:“啊!你坏死了,让人家做这么羞耻的事。”妈妈嘴上这么说,但看出她并没有真的生气,因为她翻身骑到了我身上。

    我半靠在床头,看着她羞涩地闭着眼睛,扶着我的**对准自己的**,慢慢坐进体内,两只饱满硕大的**就在我的眼前晃动着。

    “我要吃奶奶,妈妈。”我的双手爱不释手地把玩着妈妈勃起的**,妈妈捧起左乳凑到我的嘴让我吮吸。

    妈妈坐在我的**上,时而前后上下套动,时而转动屁股和腰部,时而抽紧**中的肌肉,让我尽享妈妈的柔情蜜意。

    当妈妈的节奏明显加快呼吸愈来愈急促时,我也要暴发了,翻身把她紧紧压在床上,快速有力做着最后的冲刺,妈妈动情地呻吟扭动着,双腿尽量分得开开的,让我们的阴部能紧密地连结在一起。爆炸般的快感冲击着我的每一根神经,我大声呻吟着在妈妈的**喷射出年轻的火热激情。

    从那以后,我和妈妈变成了夫妻,妈妈仍然像母亲一样照顾我,但我需要时,她又变成我的妻子和小情人,妈妈虽然三十岁了,但其实并没有什么性经验,我便找来一些录像带和**和她一起看。

    最初妈妈还有些羞涩,但最后还是经不住我的恳求,照着那面的姿势或描写,做出种种**,在月经时,也能张开小嘴为我吮吸**,还经常吃下我的jīng液。

    半年以后的一天,妈妈脸带羞怯,娇媚地对我说,我们要搬家到沈阳去了,我问她为什么时,妈妈把头埋进我的怀里,原来她怀了我孩子,并预备生下来,所以只好和别人对换工作了。我听了又兴奋又是担心,兴奋妈妈这么爱我,肯为我生孩子,担忧的是孩子有可能出问题。

    妈妈看懂了我的心事,告诉我说她看过很多书了,近亲所育的子女不全是有问题的,只有百分之十的机会是问题婴儿,她预备怀孕五六个月时做检查,若真有问题就做流产。我听了放下心来,妈妈为了给孩子一正确的身份,花了一千元钱找了个农民结婚又离婚后,我们就搬到沈阳。

    我十七的生日又到了,为了婴儿的安全,我和妈妈已经一星期没**了,让妈妈给我吸,她又不肯。

    “妈妈,今天是我的生日呀,也是我们结婚纪念日,我想要你嘛。”

    晚上我缠着妈妈,妈妈对我神秘地一笑,拿出一小瓶凡士林,先在我的**上均匀地涂抹了一层,又把瓶子递给我,趴到床上翘起园润雪白的屁股,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妈妈那里的处女今天就给我的好丈夫了,你可要小心点呀,人家那里是第一次。”

    我胯下的**兴奋得一跳一跳的涨痛,我早就想要妈妈的肛门了,可是她总是不肯让我弄,没想到妈妈等到今天才把肛门的处女地交给我。

    我用激动得发抖的手指扒开她的屁股,露出肌肤雪白女性所特有的粉红色肛门,妈妈似乎特意清洗过了,菊花状的褶皱紧缩着,我用舌尖轻轻舔了几下,妈妈身子抖动着,接受了我亲吻。我把凡士林涂在妈妈的肛门上。

    “里面也要……”妈妈低声说道。

    我用手指按摩着紧凑的肛门,插入妈妈的直肠里,激动得我的头皮都发麻了。我一手搂着妈妈的臀胯,一手扶着自己那根表面血管暴突,粗大火热的**,对准妈妈的肛门,妈妈深深吸了口气,尽可能放松那里,我一点一点试着身里面插着,没想到妈妈用力向后一坐。

    “啊……呀!”细小的肛门,一下子插进一根粗大的**,妈妈痛得叫喊呻吟着。我不忍心地想拔出来。

    “不要……噢……”妈妈叫着,我只好停下,我们就那样连结着,过了好一会儿。

    “好孩子,慢慢动动。”

    我缓慢的抽动**,一环环的肌肉紧勒着**,和****截然不同的快感,让很快就射在妈妈的直肠里。我紧贴在妈妈的屁股后,过了一会儿,**再度勃起。

    我用手指拔弄妈妈的yīn蒂,**插肛门里,能感受到**中活动的手指,妈妈发出既苦闷又快乐的呻吟,由于射过一次,也因为直肠里有刚刚射入的jīng液,这一次我持续了将近四十分钟,妈妈也许是因为被亲生儿子鸡奸的刺激,也许是为了缓解肛门的疼痛,和我一起用手刺激着她自己的**。

    当我射出第二次时,妈妈也同时达到了**,阴部大量涌出的**,把我俩的手弄的**的,拔出**,细小的肛门中缓缓流出乳白色的jīng液,从还没合拢的开口处,可以清楚地看见里面粉红色的嫩肉和白色的脂肪,妈妈用力抽紧肛门,那里渐渐变回原状,但有些红肿。

    从那以后妈妈更是放开身心,尽情地和我尝试着各种各种的**游戏,经具体的检查,我和妈妈的孩子并没有毛病,但妈妈还是早产了,七个月就生了妹妹女儿小雪儿,小雪儿只有些先天性的贫血,其他的一切正常,我和妈妈都松了一口气。

    小雪儿降生后,我们一家三口过着甜蜜幸福的生活。考大学时,我报了沈阳的大学,雪儿懂事后,我和妈妈都没告诉她的身世,尽量让她像正常的孩子一样生活,虽然不能正大光明地的睡在一起,但那偷情的刺激,增添了我和妈妈**时的快感。

    转眼我二十九岁了,自己创办的公司也形成了规模。这天,激情过后,妈妈躺在我怀里:“雪儿初经来潮了,真快呀,你也应该有自己的家了,总不能一辈子就这样吧。”

    抚摩着妈妈汗湿的身子:“是呀,幸福的日子过得快呀,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吗?我愿意和妈妈共渡一生。”

    “那怎么能行,你总得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呀。”

    “不嘛,我爱你妈妈,只爱你和雪儿,我不会再爱任何女人了,你们是我一生幸福所地,离开你们我都不知道生命还有什么快乐了。”妈妈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再说下去了。

    以后的一个多月里,我感到妈妈和雪儿都有些怪怪的,雪儿看我的眼神也有些异样,问她们时,都不肯告诉为什么,只是说到生日时就知道,我也就不再问了。

    生日这天,雪儿躲在房间里,只有我和妈妈吹过蜡烛,递给我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着一枚婚介,然后妈妈领着身穿婚纱的雪儿出现在我面前,十四岁的雪儿已经完全长大成人了,比妈妈还高些,雪白的脸蛋儿上带着迷人的娇红,娇羞地垂着头,透过轻薄的婚纱清楚看见她的小巧玲珑的**,红红的**,下体还是雪白的呢。

    “傻看什么呢,还不把介指给你的新娘带上。”妈妈在一边娇嗔地推了我一把。

    “这、这怎么能行。”我被突如其来的惊喜弄得呆住了。

    “怎么不行,你不是说过,要一生陪着我和雪儿吗?难怪你不爱雪儿?”

    “当然爱,非常的爱。”我脱口而出。

    “那雪儿你告诉我,你爱他吗?”

    雪儿缓缓抬起头,目光坚定的望着我:“我爱哥哥,更爱爸爸,我愿意一生一世和哥哥爸爸生活在一起,永不分离。”

    见我吃惊地睁大眼睛,雪儿扑进我怀里:“妈妈什么告诉我了,娶我吧爸爸,我要嫁给哥哥,雪儿真的好幸福,能有你这样一个爸爸哥哥疼爱我。”

    当晚在妈妈的住持下,我雪儿举行了婚礼,妈妈和我先在雪儿的面前**,然后我给妹妹女儿破身,惊喜交集地发现,雪儿的体质异常的敏感,虽然在破处时痛得落泪,但很快就连续几次达到**,当我在她的体内喷射浓浓的jīng液时,雪儿竟兴奋得晕厥过去,失禁的小便把床单尿湿了一大片。

    我左拥右抱着两个漂亮娇娃:「真好啊,上帝对我太宠爱了,我太幸福了。」妈妈和雪儿动情凑过香唇,我们三人甜蜜蜜地亲吻在一起……

    我预备娶既是女儿又是妹妹的雪儿为妻,办理了美国投资移民,雪儿也顺利地怀上了我的孩子,当一切都预备好了,没想到妈妈却到生命的尽头……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