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最原始的欲望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羞怯娇媚的情人

    1986年我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里,在我这一辈中只有我一个男孩,所以倍受宠爱,我爸爸是个铁路工程师,妈妈是个药剂师,我出生时妈妈刚刚二十岁。

    时光飞逝,转眼间到2002年了,我十六岁上了高中一年级。也许是从小就受到家里人的宠爱,我懂事很晚,到了高中我才开始向往男女间的事情。对女人的身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开始租一些淫秽的书刊和VCD,偷偷的翻看。

    我暗恋上了我班上的漂亮女生,她对我也好像有些好感,虽然我们经常在一起,却连手都没有拉过,一天夜里,我梦到和她一起**着身体,做着那件事,最后全身一阵酥痒,惊醒过来,才发现内裤湿漉漉粘粘的,我知道这是生理书所写的梦遗,但那种从没有过的快感,真是太舒服了。

    我学会了**,但**后的那种孤独和寂寞、罪恶感,使我感到很不舒服,只有在实在忍不住时,才会那样做,可是对女性身体的渴望,又让不断的找来各种**,来给自己的自慰增添色彩。

    一天,我在书摊买来一本描写母子**的小说,当看到那对母子**的情节时,我再也忍不住把手伸进内裤里,握住坚挺的**自慰起来。

    晚上,妈妈冲完凉出来,我还想着书里面所描写的母子**的情节,呆呆地看着妈妈浴后娇美的脸蛋儿,和包裹在睡裙下苗条的身体,幻想着和妈妈躺在床上的情景。

    妈妈虽然36岁了,但因为在医院药房发药,工作清闲而又保养得好,就像只有30岁左右,加上那苏州美女特有的细腻白嫩的肌肤和1米68的修长体态,性感极了!

    “看什么呢?还不快去写作业。”妈妈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脸蛋儿飞起两酡醉人的红晕。

    “妈妈你好漂亮哟,要是和我一起出去,别人准以为你是我姐姐呢。”我惊醒过来,努力用开玩笑的口气说道。

    “傻小子,和妈妈说这些疯话,快去写作业。”由于爸爸总出差,家中大部分时间只有我们母子,所以我和妈妈说话很随便,但这样的话,我还第一次对妈妈说。

    妈妈也许从我眼中看出了不同往常的情感,有些害羞拉紧了衣襟,“快去学习吧,不要在这里瞎胡闹了。”

    躺在床上,我回忆着书上所描写的母子**,想着妈妈娇艳动人的脸蛋,幻想着和妈妈躺在床上,痛快地射出浓浓的jīng液。从此以后,我对班上女生再也没任何兴趣了。只是每天幻想着和妈妈在一起。没想到机会很快就来到我身边。

    这天,妈妈在家里举行了同学会,她的好几位朋友来到家中,见到我时,我努力做出一个乖顺的样子,都赞叹妈妈竟然有我这样一个英俊高大的儿子,羡慕妈妈的好运气,有一位好老公,儿子又这么懂事。最后她们都有些喝得醉了,没办法只让她们都睡在家里了。

    我和妈妈只好挤到我的单人床上,开始时我和妈妈是脚对脚睡的,但我却怎么能睡的着,听到她们都睡熟了,我悄悄挤到妈妈的身后,轻轻搂住妈妈柔软的身体,妈妈在睡梦中向我怀里挪动了一下,浑圆的大屁股恰好紧紧贴在我勃起的**上。

    搂着我日思夜想的妈妈,闻着她身体散发出的迷人的香气,我的**涨得发痛,忍不住隔着衣服轻轻抚摸妈妈丰润的身体,最后竟失去理智撩起了妈妈的睡裙,抚摸她丰满柔软的屁股。我把**顶在妈妈的大屁股上磨擦着,一不小心竟滑进妈妈的腿缝间,直接顶到了她热哄哄软软的阴部上。

    妈妈柔软的身体一下子变得僵硬,呼吸也停止了,绷紧的双腿紧紧夹着我的**,我的手还握着妈妈鼓涨的**,吓得我心脏都停止了跳动了。妈妈默不作声向前移动身体,嫩嫩光滑的肌肤给我的**带来极度的快感,我忍不住向前一插,还顶在她的阴部上。

    我失去理智了,握紧妈妈的**,下体紧紧贴在妈妈的大屁股上,快速抽动**,妈妈扭动着浑圆丰满的屁股,想摆脱我,却给我带来了更大的刺激,背部一阵酸麻,我把大量的jīng液射在妈妈的腿间。

    妈妈一下停住了挣扎,任我跳动抽搐的**在她的腿间喷射着jīng液。到我平静下来,妈妈轻轻推开我握着她**的手,悄悄去了卫生间,回来时又和我脚对脚睡下了。

    早上醒来,她的朋友都已经走了,我担心地看着妈妈的脸色,发现妈妈和往常一样,就像昨晚没发生任何事一样,我几乎怀疑我是在梦中,但我看到洗衣机脏衣服中,妈妈那条涂满乳白色粘液的内裤,知道昨晚我确实和妈妈做了那件事。

    我小心翼翼地和妈妈相处着,但妈妈的表现却让我迷惑不解,和从前一点没有改变,渐渐我也澹忘了那夜的事情,但对妈妈身体渴望,却随着时间的推移,却越来越强烈。

    本来学习成绩在班级前几名的我,期中考试时,竟然倒退到了二十名以外,这是我从未有过的最坏成绩,爸爸大发雷霆,我也想努力学习,可是我就是做不到,每天脑海中总是浮现妈妈那娇好的脸蛋儿,甜甜的笑容以及那丰满的身体。

    到期末时,我的成绩又倒退了十几名。爸爸和妈妈每天督促我学习,妈妈的目光中出现了焦虑,脾气也愈来愈坏,我痛苦得几乎要发疯了。

    暑假开始了,父母为了找了好几班补习功课,这天,到考试时,我还是倒退了……妈妈终于忍不住对我发脾气了,我对自己绝望了,“妈妈,我也很想学习,但我就是静不心来,我……”我哭泣着对妈妈喊道,妈妈一下子怔住了……我转身跑回自己的房间。

    晚饭后,妈妈呆坐在客厅里,“妈妈,对不起,我不应该对您发脾气,我会好好学习的。”

    “噢,你也不小,是应该懂事了。”妈妈漫声回答我。虽然妈妈的脸色有些苍白,但看上去还是那么秀美,优美修长的颈,白嫩的肌肤,使我刚刚下定的决心,又变成了泡影。

    “随便你吧,能学什么样就学什么样吧。”妈妈站起来,慢慢走回她和爸爸的房间。

    躺在床上,我翻出那本让我变得颓废的小说,愤恨地撕扯,但撕到一半,忍不住又翻看了几页,对妈妈身体的渴望,压倒了一切理智,冲到妈妈房间门口,想妈妈对我的宠爱,我又胆怯了。回到自己房间里,拿起书本温习功课,但脑海中总出现那对母子**的情景。

    这样下去,我真的会疯的,我再一次来妈妈的房间外,轻轻推开房间的门,看到妈妈背对躺在床上,那优美的曲线,那怕只躺一会儿也好,我悄悄来到妈妈的床边,妈妈似乎睡熟了,我躺到她的身后,就像那晚一样。

    过了一会儿,我伸出颤抖的手,轻轻抚摸妈妈柔软的身体,妈妈的身体抖动了一下,我不顾一切的抱紧了她,“妈妈,我太爱你了,我知道这样不对,可是我就是忘不了你,我受不了,我要疯了。”妈妈默默地躺着。

    我把手伸入妈妈的怀里,抚摸着妈妈滑腻饱满的**,柔软的身体一下子绷紧了,我疯狂地脱下自己的内裤,又褪下妈妈的小内裤,挺着涨痛的**在妈妈的腿间乱顶乱撞,妈妈向前蜷起身子,双腿略略分开,我的**滑入一个温暖湿润的肉腔内,几乎抽动不到十几秒钟,我就呻吟着射在妈妈的**里。

    我没抽**,还持续抽送着**,又是很快喷射出第二次,妈妈向前挺身,我疲软的**滑出妈妈的体外,妈妈拉起薄被,盖住自己裸露的屁股。我烦躁不安的情绪一下风消云散了,偎在妈妈的怀里,马上就进入了甜甜的睡梦中。

    早晨醒来时,妈妈已经不在我身边,当看到**上的白色污垢,我才知道昨晚确实和妈妈做了那件事,心惊胆战地熘回到自己的房间,穿好衣服出来,见妈妈仍像以往一样,没有任何改变,神态也和往常一样正常,才放下心来。

    晚上,我再来妈妈房间时,门已经在里面反锁上了,我只好沮丧地回到自己的房间。由于我的**得到了稍稍的缓解,学习成绩也很快跟上来了。我几乎每天都要去推妈妈的门,但都没有如意,我就要放弃了。

    但是在半个月后的一天,妈妈在洗浴后,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裙,出现在我的面前,那胸前跳动着的硕乳,白嫩的小腿,真是让我垂涎如滴,晚上再来妈妈的房间时,果然房门没有反锁上。

    轻轻推开门,妈妈仍和以前一样,背对着房门侧卧着,我并没有像从前那样一下就直接爬上床,先是尽情欣赏妈妈优美的背影,才慢慢来到妈妈的身后。虽然和妈妈**已经半年多了,我还从没这样仔细观看过妈妈的身体呢。

    我轻轻亲吻着妈妈白晰的颈,小巧的耳垂,瘦削的肩,抚摸她细腻温软的肌肤,慢慢脱去她的睡裙,妈妈从我的动作中,好像也觉察出不同从前,修长苗条的身子也轻轻颤抖着。

    我搬过妈妈的脸,亲吻她紧闭温润湿濡的双唇,贪婪地爱抚着丰满的**,捻揉两颗软软的**,渐渐妈妈的呼吸急促起来,我趴到妈妈的身上,勃起的**顶在她湿热的阴部,当我的**深深锄进我的出生禁地时,妈妈轻轻嗯了一声,两颗清亮的泪珠儿,从粉红的脸庞悄然滑落。

    我和妈妈紧紧在搂抱着对方,下体紧密地连结在一起,我再一次享受了那令人晕眩的快感,和甜蜜的醉人的情爱。

    早上醒来,我感到生活是如此的美好,好像一切都变得更加美好,让人心动,我来到正在做早饭妈妈的身后,轻轻环住纤细的腰,“妈妈,这真好……”妈妈轻轻拉开我的手臂,转过身正对着我,俊俏的脸蛋儿,带着一抹醉人的红霞,躲避着我的目光,走出了厨房。

    当我们坐到餐桌边准备吃早点时,妈妈又恢复了往常的神情,我走过去要亲吻她诱人的红唇时,她用目光阻止了我,那目光中有着不容轻辱的坚决,我胆怯地缩了回来。

    妈妈的目光中露出一丝赞许,略带一点娇羞,“吃饭吧,不然会迟到了。”

    晚上我再次来到妈妈的房间时,不出我的所料门又反锁上了。我敲了敲门,“妈妈明天是我的生日,你给我准备什么礼物了?能不能让我看看。”我不死心地问道。”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妈妈在屋子里回答道。

    晚上,我回到家中,只见我的床上摆着一双我朝父母要了很久的运动鞋,心中大失所望,吃饭时,我和妈咪都喝了些葡萄酒,我望着妈妈绯红的脸蛋儿。

    “妈妈,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再一次提醒她。

    “不是给你运动鞋了吗?那可是你要了很久的呀。”妈妈装作听不懂我要什么,将目光转向一边,转移到别的话题上。

    我悄悄来到妈妈的房间外,惊喜地发现房门应手而开,妈妈裸露着的**在澹澹的月光下,妈妈的身体散发出牛奶般的光泽,我来到妈咪的身前,捧起她娇滑的脸蛋儿,妈妈的手臂环上我的脖子,和我甜蜜蜜地吻在一处。

    我欣喜若狂地亲吻着妈妈迷人的**,最后又来到我的出生之地,分开她浓密的阴毛,将舌尖顶入她湿润温暖的肉腔里吮吸、舔弄、抽动……

    妈咪不安地扭动着身子,小嘴儿里吐出细细的呻吟,略带酸味的黏滑的液体流入我的嘴里,我跪到妈妈的双腿中间,把粗大的**顶着妈咪毛茸茸的阴部,连顶几下都没插入进去。

    “妈妈……”我不禁着急地叫道。虽然以前和妈妈做过,但都是妈妈挪动身子凑到我的**上,到我自己主动,竟然找不到洞口。

    “嗯”妈妈显然也被我撞痛了,抬高双腿,一只温暖滑腻的小手轻轻握住了我的**,先用我的**在她的阴部上摩擦了几下,才对准湿湿的**口。我借着妈妈淫液的润滑,轻易地滑进十六年前出生的通道。

    妈妈幽幽地叹息一声,一只手搂住我的腰,一只手把我的头按在她的**上……随着我抽动节奏愈来愈快,妈妈也发出我熟悉的低低细细的呻吟和呜咽,“妈妈呀,这样真好……真带劲……好妈妈!”

    妈妈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双臂也紧紧搂着我的腰,用力把我拉向她的身体,“噢……”妈妈突然轻轻叫了一声,湿热的下体紧紧贴在我的阴部,嫩嫩的湿肉紧紧吸住我的**,一阵阵的痉挛抽搐。

    “我射啊……”我忍不住叫着在妈妈的体内喷射出浓浓的jīng液。

    我趴在妈妈柔软的**上,急促在喘息着,妈妈无力地推着我,当我们的目光相对时,妈妈羞怯娇媚地瞟了一眼,“你好重。”

    我醒悟过来,恋恋不舍地拔出**,躺倒在妈妈的身边。我撩开妈妈汗湿的贴在额头的几绺发丝,吻上她娇喘吁吁的小嘴儿,妈妈柔顺地吐出滑嫩的小舌头让我咂吮,还主动地吮舔我的舌尖……

    我拉她的小手握着粘湿的**,揉搓她仍然坚挺的**,“太美了,妈妈我好爱你。”当我舔她小手心时,妈妈怕痒地想缩回去,看着妈妈羞怯娇媚的小女孩神情,我再度趴到妈妈的身上。

    妈妈马上高举起双腿,握着我的**,把我引导进她的体内。在我持续不断的奸淫下,妈妈也连续不断地达到兴奋的顶点,阴部分泌了液体也由初始时的黏液变得澹薄,当我第五次射在妈妈的体内时,妈咪承受不住强烈快感的冲击,竟晕厥过去。

    我喘息着看到妈妈的阴部和我的**都是粘粘的乳白色分泌物,轻轻爱抚亲吻妈妈身子上的每一处,妈咪醒转过来,感到我在和她下面的小嘴儿接吻,不禁又羞又急,“嗯、脏呀。”

    “不脏啊,我就是从这里出生的,我喜欢妈妈的味道。”受到妈妈阴部成熟女性气味的刺激,我的**又昂然勃起,拉过的妈妈的小手放到**上。

    “噢……”妈妈低低惊叫了一声。

    看到妈妈有些红肿的大**,缓缓流出我射入jīng液的粉红色的**口,欲火更加高涨。但看到妈妈汗湿的身子,娇柔无力地平躺在床上,“妈妈,你太累了,我们睡吧。”

    妈妈的脸蛋儿在朦胧的月光下都能看出红晕晕的了,眼睛中涌现一些亮晶晶的东西,显然是被我的关爱所感动了。竟挣扎着翻身将头埋在我胯下。

    用小手捧起我的**,慢慢张开小嘴儿,含住我硕大的**,轻舔细吮起来。和**完全不同的感受的,温润的小嘴儿、湿滑灵活的舌头,强有力的吸吮,使我很快shè精在妈妈的小嘴里。

    我看到妈妈竟然津津有味地吃了下去,见我瞪大眼睛看着她,羞赧地把头转向另一边。我搬过她的脸,亲吻她甜蜜的小嘴儿,口腔中散发出澹澹的桦树汁的jīng液味。太过疲劳了,我和妈咪很快就进入了睡梦中。

    从那天以后,妈妈把半月一次改成了一星期一次了,而且每次只能射三回,月经来潮时,就用她的小手和小嘴满足我,和从前想比我很知足,但在白天严格禁止我对她做任何亲热的举动。

    爸爸还是不定期的出差,他并没看出来我和妈妈之间发生的事情,这得归功于妈妈对我的训练,因为我在白天或是晚上爸爸在家时不能对妈妈做出任何轻浮的亲热。

    这种生活一直持续到我到外地上大学才告一段落。

    记得那还是上高中的时候,我就开始与我妈**,那时妈妈还四十多一点,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

    那是有一天夏天的下午,天很热,爸爸出差上上海了,家里没人,我经常乘着爸爸出去的时候到妈妈的卧室里撒娇,这天也不例外,妈妈正在午睡,当家里没人的时候,妈妈总喜欢把上衣脱光只穿着短裤睡。

    于是我经常可以趁着她睡着的时候透过她的短裤和大腿肉的缝隙大饱眼福,有时候遇到妈妈翻身就能看到他那成熟肥美的淫肉穴,碰巧了还能看到妈妈的穴肉向外翻着,说实在话,我当时真想扑上去用我那大**好好安慰一下妈妈的**。

    当我进屋的时候,妈妈还没有睡着,躺在床上眯着眼,我轻轻爬上床,使劲一嚷,吓得妈妈一跳,妈妈嗔怪地说:“死孩子,吓我一跳,你不睡觉下午好上学,又上我这跟我腻味来,快走快走!”

    “不嘛,妈……我要吃奶。”说完我伸嘴就叼住了妈妈的一个**,把整个脸贴在妈妈的胸脯上,同时另一只手捏住妈的另一只**,用力的揉搓。

    妈妈轻拍着我的头,笑着说:“这么大了,还跟小时侯似的。”

    我不理会妈妈,嘴里叼着她的**继续用力地吸、吮、咬,有时候弄疼了,妈妈就拍我一下并骂道:“这孩子,干吗使那么大的劲。”

    过了一会儿,就见妈妈的**渐渐由耷拉着变成了耸立状,每到这时,我总是紧抱着她的腰,把嘴在她深深的乳沟里狂吻,而这时妈妈经常把我轰下床,可能她也受不了了吧,然而这次妈妈却没这样做,任由我亲吻。

    我看妈妈没反应,心里胆更大了,索性把嘴向下移动至小腹,在妈妈的肚脐眼四周狂吻起来,我感到妈妈呼吸渐渐有点加速,于是我把上面摸着她**的手伸到她大腿上,在她大腿内侧摸起来。

    这时妈妈有些受不了了,一揪我的头说:“别闹了,怪热的,起来,我去洗洗澡。”说完,妈妈起身走出门拿了条毛巾向澡堂走去。

    屋里只留下我一个人,心里好憋的慌,刚才就差一点就得手了,我现在就像钓得很高,又摔不下来,真想找个没人地方打手枪泄泄欲。

    忽然这时,听见妈妈叫我,我走进浴室问妈妈要什么,妈妈说叫我给她撮撮背,我欣喜若狂,拿起一块手巾就开始为妈妈撮,妈妈的背真光滑,摸着真舒服。

    我一边擦一边偷窥妈妈,只见妈妈只穿着一件半透明的镂空内裤,乳白色的,随着我不断的用力撮,水不断地流下来把妈妈的内裤都打湿了,紧紧地贴在肉上,妈妈的两片雪白的肥臀的轮廓逐渐看的清晰了,只见两片又肥又嫩的屁股蛋中间有一条暗色的沟,那是妈妈的屁股沟吧!

    一想到这里,我下面的**开始发涨,真憋得慌啊,我真想扒下妈妈的内裤把我的大**插进她**里,忽然,我灵机一动,对妈妈说:“呦,妈,你的内裤都打湿了,向下拉一拉吧!”

    “哎!”妈妈没反对,我低下头用手指把妈妈的内裤向下拉了一下,只见内裤和大腿之间露出了一个可以伸进手指的小缝。

    我低下身装作投手巾,用眼睛瞟了一眼她的内裤里,这一眼不要紧,借着浴室里明亮的灯光,我第一次这么近的看到了妈妈的小**,只见妈妈那两片白白肥嫩的**中间向外翻着两片粉红色的嫩肉,那不是妈妈的**吗?

    当时妈妈是双腿叉开站在地上的,她双手支在一条长凳上,正好让她的**敞开,我不禁想到了许多毛片上不是有许多在浴室中干的镜头都是女人这样的姿势吗?我顿起邪念,我何不……?

    “小明你干吗呢,投个手巾还用这么长时间。”

    我立刻回过神来,答道:“呵,马上就好。”说完,我赶紧把手巾拧了拧,起身又为她撮了起来,我望着她光滑的后背,心一横,管她呢,我先操了她再说。

    想到这里,我轻轻地拉下了我的短裤,只见我的小弟弟一下跳了出来,它早已经受不住了,我一手一边为妈妈撮背一边对妈妈说着话,以放松她的警惕性,另一只手提着我的大**靠近了妈妈的**,“一定要一下就全插进去,别让她反抗。”我心里想。

    当我的**离妈妈的**只有一指远的时候,我暗下决心,突然,好像我的**碰到了妈妈的阴毛,妈妈说:“什么东西在我裤衩里,这么热!”

    说完,她伸手向她裆部摸过来,我知道不能再等了,我勐地一甩手巾,一只手一搂妈的腰另一只手握住我的大**,腰用力一挺,手指摸索到妈的****的肉冠就塞了进去,只听“噗嗤”一声,**就进去了半截,又一用劲,整个**全根没入。

    妈妈“哎呀”一声,本来很平静,突然**中插进了这么一根又粗又长又热的大东西,但立刻她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她转过头,对我说:“小明,你……你……怎敢,不要……不要……啊……我是你妈,我们这样做是在**呀,快停下来,哦,别……我……哦……我不要……”

    我下身开始用力的**,我喘着粗气对妈妈说:“妈妈,我爱你,你太美了,啊……你的穴太紧了,好爽,妈别怕,其实我们已经开始**了,再说,我和你不说出去,谁知道,妈你不是也很想要吗?”

    或许是我这句话打动了妈妈的心,妈妈沉默了,的确爸爸已经出差一个多月了,妈妈其实早想要找个男人来安慰安慰她那小**了。

    我见妈妈不说话,知道她动摇了,接着说:“妈,其实我也不想干,但我实在受不了了,每次我摸着您的**我都想和您来这个,您太迷人了,妈,让我操你一次吧!”

    说完,我扑到她背上,一只手伸到她的胸前在她雪白的**上用力揉了起来,另一只手伸向她的小腹,忽然,妈妈转过脸说:“那……那……只准你一次,……以后不许再来了。”

    我一听说,像得了军令状,笑眯眯的满口答应,女人这东西就是这样,一旦被勾起了**就再也别想把它平息下去,而且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我更加用力的**起来,好像要把妈的**干豁了似的。

    妈妈这时已经兴奋得直喘粗气,忽然转头对我说:“小明……等一会,啊……等……等……你……先把**拔出来,我们这样干谁也不爽,……快……别动了。”

    我怕她跑了,继续的干着,妈妈着急的说:“小明,我不骗你,你的**都已经插进我的穴了,你害怕我跑吗?”

    我一听有理,赶紧扒开妈妈的两片大屁股把**拔了出来,妈妈直起身,迅速搂着我,和我接吻,四片嘴唇相合在一起,两个人的舌头相互缠绕在一起。

    妈妈牵着我的手,放到她的阴部,然后身体向后一躺,有点羞涩地对我说:“你还等什么,快脱衣服呀,快点,我要。”

    我愣了,第一次看到妈妈这么主动.我回过神来,三下五除二把衣服脱光,就要骑上去,妈妈说:“来,替我将内裤脱下来。”

    我马上去上前一手抬起妈妈的肥臀,一手拉着内裤边缘向下一扯,妈妈的内裤就滑落在脚下了,她终于**的展现在我面前了。

    妈妈又对我说:“把你的衣服拿过来,垫在我的屁股下,这样你好操作也插得更深。”

    我按她说的做了,一切准备就绪,妈妈迫不及待的说:“快骑上来吧,恩……”说完,妈妈把两腿高高的分开,让我把红红的肉缝看得看得清清楚楚,我忍不住了。”

    “妈,来吧,让我使劲的操你吧!”说完,我跪到妈妈叉开的双腿之间手握**顶在妈的阴门上,这时妈的阴门里早已是**泛滥,我屁股一沉没用多大力气就把六寸多长的大**插了进去,我只感到这次妈的**里热热的,不停的有水冒出来。

    我开始抽送,每次都把**跋得只剩**了才狠狠的一下插到底,妈妈乐得浑身直颤,**里也不像开始那样干涩的感觉,开始变得越来越润滑,我的大**像活塞一样进进出出,和妈妈的肉壁相碰发出了“噗嗤、噗嗤”肉击声。

    妈妈也越来越兴奋,嘴里不停地**着,整个浴室被我们**的的叫声充满了;“欧,妈……你的**真小,真舒服,啊……妈……妈……我……操死你,妈让我亲亲,来,妈……你看……你的**……流了这么多水,啊,耶……哦……妈……我要干死你,妈把穴扒大点儿……对……啊……我……啊……来吧……!”

    “小明……哦……你**这么大,操死妈了……用力……啊……太舒服了……什么……啊……我的穴让你操烂……烂了,你操死我吧,恩……啊……我要受不了了,啊,我把穴扒大点儿,啊……好来吧,用力操吧.操死妈妈吧……啊……哦……快……小明……啊……用力……我要来了,啊……用力……啊快……啊……来了……”

    我只感到妈妈**中一阵强烈的收缩,紧接着一股火热的阴精只冲我的**,我感到一股强烈的快感直冲我的脑门,同时妈的**中有一种强烈的吸取之势。

    我忍不住了,我抽送得越来越快,呼吸向发情的牛一样粗重,我嘴里嚷着:“啊……啊……啊……妈呀……妈……我操……死……我……啊……妈……我啊……妈……妈……啊……我……啊……射了……”

    我紧紧抱着妈的屁股,用尽全身的力气使劲向下一插,只感到我的**冲破一层肉壁,进入了另一个更深的地方,只听妈妈叫着:“啊……快……啊……进子宫了,妈的穴让你插穿了,啊……太舒服了,妈一辈子都忘不了,啊……上天了……”

    随着妈妈一声娇嗔,妈的双腿紧紧缠住了我的腰,身子向后一仰,我的jīng液如泉涌一般深深地射入了妈的子宫里,我们兴奋地搂在了一起!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