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最原始的欲望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屌情人娇嫩滑爽的直肠

    最原始的欲望在线阅读跟TXT下载!

    我父亲做生意,长年在海外,我的姐姐又在外读书,在家里就只有我和母亲两人,这似乎为我们母子**创造了条件。那年我上国中一年级,刚满十五岁,**十分强烈,常常边看色情电影边**。

    我的母亲三十六岁,看上去却只有二十、四五岁左右,美丽得让我流口水。她有着苗条而丰腴的身段,两颗丰满诱人的雪白**,以及男人的**插入就会欲仙欲死的雪白丰嫩的大屁股。

    想起美丽的妈妈,我就会**胀得难受。我幻想像对待淫秽电影的女主角一样,把美貌的妈妈剥光,压在桌子上任我强奸……

    一天,我终于耐不住了。晚上,我冲进妈妈的卧室,妈妈已经睡下了,见到我起来,吃了一惊。她只戴乳罩,穿着内裤,雪白美艳的身体几乎全裸。

    我嗫嚅着说:“妈妈,你太美了。”

    妈妈掩着自己丰满的**说:“阿志,你是想要和我**吧?”

    “是的,妈妈,我是真心爱你的。”

    “可是,阿志,你年纪还这么小,怎么会玩女人呢?”妈妈嫣然一笑,美极了,我更耐不住了。

    我冲到妈妈身前,掏出我巨大的**,妈妈惊奇地抓住我的**:“天哪,想不到我的小儿子长大了,这样大的**真是女人的克星。”

    我把妈妈的美丽玉体搂住,捏她丰满雪白的**,对她说:“妈妈,我要和你**,我要痛快的奸淫你……”

    妈妈咯咯娇笑:“你也知道和自己的妈妈**是**啊,怎么还有这样的胆子要淫我呢?”

    “因为妈妈你太美了,您的身体这样白嫩诱人……”

    “嘴巴真甜呢!”妈妈娇媚地说,同时自己脱下半透明的粉红色内裤,分开了两条雪白粉嫩的大腿,露出她娇嫩诱人的女性生殖器:“来吧,儿子,来插我吧!妈妈今天让你痛痛快快地玩。”

    我压在妈妈白嫩性感的娇躯上,大**插进她的嫩穴便开始奸淫她。一边奸淫妈妈,一边欣赏妈妈的美貌!大**在妈妈的嫩洞内只**了十多下,她便爽到极点,一边耸着嫩白大屁股配合着我奸她,一边娇声地**。

    “啊,儿子,好志志,插我……奸死妈妈吧……我好爽啊……好儿子……妈妈爱你……”

    妈妈荡人的**声,使我的**更加胀大,在妈妈滑嫩的**内进进出出地干着,欲仙欲死!妈妈不仅年轻美丽如少女,她的**也像少女一样紧。

    妈妈被我干着,白嫩的身子不停地剧烈扭动,两颗雪白高隆的柔嫩**房颤动着,诱人极了……我边玩妈妈的美丽**房边奸她,足足奸淫了她半个钟头,才在她娇嫩的子宫内射出浓白的jīng液。妈妈爽得紧紧地搂住了我。

    “妈妈,含住我的**!”我把很快又胀起来的大**搭在妈妈秀挺白嫩的鼻子上。

    “哇,这么大的**,怪不得刚才几乎把我的**都要插烂了!”妈妈说着,张开了美丽的小嘴,我的大**立即深深插入,巨大的**顶到了妈妈娇嫩的喉咙。

    “妈妈,我的美人儿,好好的舔,好好的吃。”我淫笑着对正在含着我的**给我**的美貌动人的妈妈说。

    我像插**一样用大**在妈妈小嘴中**奸淫着,由于嘴里塞着我巨大的**,妈妈说不出话来,只是发出“唔,唔”的声音,却十分娇媚动人。我边干着妈妈的小嘴,边玩弄她美丽的秀发和白嫩的**房。

    **了十多分钟后,我便在妈妈的嘴中射出了jīng液,并以命令妈妈:“吃下去。”妈妈顺从地喝下了满嘴的白白的jīng液。

    我把妈妈的雪白娇躯搂在怀里,边捏揉她的白嫩丰腻的**边对她说:“妈妈,你真美,我真想把整个身子都化在你身上。”

    妈妈轻轻地喘着气,软软地说:“儿子,你好厉害,插得妈妈都快要死过去了!”

    “妈,你还叫我‘儿子’啊?”

    “那叫你什么?”

    “妈妈已经跟我上了床,已经是我的人了,你应该叫我‘老公’才对啊!”我贴在妈妈娇嫩的耳畔说。

    “不害羞,我可是你亲妈妈呢!”妈妈娇嗔地轻轻打了我一下。

    妈妈雪白的两腿间,有我射进的乳白的jīng液在滴下,但我的**很快又在胀起。我让妈妈像狗一样趴在床上,雪白粉嫩的大屁股高高地蹶起,我玩弄着妈妈娇嫩的肛门,用手指抚玩着肛门口,把舌头伸进妈妈的肛门内舔着,妈妈的嫩屁眼分泌出了褐色的透明肠液,我连忙用嘴吸吃下去。

    我把妈妈的白嫩屁股抬高,使嫩嫩的肛门更加暴露,彷佛在召唤我去插她。我将大**顶在妈妈的嫩肛门上,让妈妈双手扶床,回过头来,我吻她的娇艳小嘴,同时下身一耸,大**已塞进妈妈娇嫩的直肠内!

    妈妈秀眉微蹇,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她的屁眼很嫩、很紧,被我如此粗大的**插进确实是很痛的,但妈妈为了让我充分发泄**,苦捱着我对她进行肛交。

    干妈妈的嫩屁眼我觉得比插她的**还爽,与妈妈这样的美丽女人肛交确实是人间的最大享受,但看着妈妈被我奸屁眼搞得很痛,又有些不忍心。

    “妈妈,是不是很痛,要不我把**抽出来吧?”

    “啊,不,不是很痛。只是宏志你的……你的……那个太粗大了……”

    “妈妈把肛门括约肌放松,就不会痛了。”我边**妈妈的娇嫩直肠边说。妈妈拼命的放松括约肌,这使我的**奸起肛门来爽极了!我感到我要升天了。

    我的大**狠狠地一顶,妈妈惨叫了一声:“志志,你的好大啊,插到妈妈的大肠中去了!啊!”

    我的大**在妈妈滑嫩的大肠壁上摩擦着,妈妈在肛交中开始有了强烈的性快感,被**插到连来了几次**。我的**在嫩肛门中越插越快,在干了妈妈的屁眼有二十多分钟后,我shè精了,**的大股乳白jīng液喷直了妈妈的娇嫩直肠内!

    我揉着妈妈雪白粉嫩的大**,边在妈妈屁眼内shè精边叫:“妈妈,你太美了,您的屁眼真好干,想不到妈妈排出大便的地方奸污起来都这么舒服!”

    妈妈让我抽出大**,再插进她的小嘴,好贪婪的舔着刚从她肛门中插过的**,连上面沾着的残渣都舔吃干净!这晚上,一丝不挂的美丽白嫩的妈妈用各种淫荡的体位任由我奸淫,我干了妈妈十多次,妈妈喝下了我许多的浓精。

    从此,我和美貌雪白的妈妈几乎天天脱得一丝不挂地疯狂**,过着母子伦乱的幸福日子。妈妈和我的**都越来越强烈,我们在****之余,还常出去找乐子。

    这天,我领着妈妈到一个刚开张的色情夜总会去淫乐。妈妈穿着一条漂亮的白色连衣裙和一双白色的高跟鞋,显得分外的美丽和性感。我搂着漂亮的妈妈舒服地坐在双人沙发上,边把手伸进妈妈衣服里摸捏她白嫩的**房,边欣赏台上的色情表演。

    台上出来一个二十一、二岁的美貌少妇,她一丝不挂,雪白美丽的肌肤在强烈的灯光下显得份外诱人。两个四十多岁的壮汉走出来,让美貌少妇弯下腰,一个把大**插进她的**,一个插进她的口里让她**,一前一后地奸污她。

    干了十多分钟后,两男人同时在美丽女人小口中和**里shè精,少妇把口中的精子都喝下去,男人还让她的白屁股对着观众,掰开她的两瓣嫩臀,乳白色的jīng液便从她的**内流出。

    接着是变态的****表演,一个只十四、五岁的美貌少女被三个大汉**。少女雪白娇嫩的玉体被三条巨大的**疯狂插着,可怜的少女被奸淫得昏死过去。

    下面是好看的浣肠表演,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美貌的女人,被当场扒光了衣服和内衣裤,然后被逼着像条母狗一样手足趴在台上,高高地抬起她白瓷般的鲜嫩大屁股,观众们可以清楚地欣赏到她的肛门和诱人的**。

    一个男人用一支大号的灌肠器插进她的娇嫩的肛门,把五百㏄左右的灌肠液全部注入她的直肠中。可怜的漂亮小姐发出痛苦的叫声和求饶,男人哪会理会?

    灌完嫩肠后,男人们又用肛门塞紧紧地塞住肛门,使浣肠液不会泄出,然后她的**和小嘴分别被两条大**插入,一前一后地被奸。我和妈妈看得**大炽,妈妈软在我怀里,自动地扯脱乳罩,两只雪白高耸的大**蹦了出来。

    “儿子,玩玩妈妈的**吧!”妈妈对我说。

    我摸捏着妈妈白嫩丰满的**和雪白的大腿,三十三岁的妈妈肌肤仍像少女一样白嫩滑腻,我边摸边赞不绝口。妈妈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她的雪白**房在我的玩弄下渐渐膨胀起来。

    我看着妈妈白里透红、美丽绝伦的脸蛋儿,忍不住掏出我的大**,用巨大的**在她白嫩的双颊上戳,不时的去戳她雪白的脖子、娇嫩的耳朵和秀挺的小瑶鼻,故意逗妈妈:“妈,这根东西叫什么?”

    妈妈美丽的脸红了一下,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说:“叫大**。这是我乖儿子的大**。”

    这时,台上那位漂亮小姐正被几个男人轮番奸淫着,肛门上的塞子还没拔出来,灌肠液还在肚子里,可怜的小姐苦不堪言,边被奸污边嘤嘤哭泣。

    我于是又把硬胀的**插进妈妈雪白的两腿间奸她,插了一阵,妈妈说想去卫生间,我也想去,于是就抱着妈妈的玉体,**仍插在她的**中,边走路边干她。到了卫生间门口,刚好shè精,妈妈就进了女卫生间,我进了男卫生间。

    男厕所里,竟然有几个一丝不挂的漂亮女人在**,有一个二十多岁的穿凉鞋的少妇不但人长的十分漂亮,而且一双小脚又白又嫩,美极了,我就脱了她的鞋,捉住她的小嫩脚放进口中就吃起来。

    美少妇就分开她两条雪白诱人的大腿,露出**和肛门,要我奸污她,我就压在她的玉体上,大**插进她的嫩Bī里,奸淫了她。

    我出来时,妈妈刚好从女厕所笑着跑出来,对我说:“女厕所里居然有三、四个男人正在**两名漂亮的女学生,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见我长得美貌,非要吃我的大便不可。

    其实我知道他就是想看我的屁股,没法,只好蹲在他头上解手,大便直接屙进他的口里,他竟然把我的大便全都吃下去了,还说真好吃。

    他双手摸捏我的屁股,直夸我的屁股又白又嫩。后来他想把**插进我口里shè精,说给我吃牛奶,我有点想吃,但又怕你等不及,就说我丈夫在外面等我,跑出来了。”

    我听得**大发,便要妈妈用背对着我,双手扶在浴盆边上,我捋起她的裙子,妈妈竟然没穿任何内裤!一颗白艳的香臀呈现在我的眼前,妈妈的肛门已经洗净了。

    我玩着妈妈娇嫩的小**,但她鲜嫩诱人的肛门口令我流口水,我舔着妈妈白嫩的臀肉和雪白的大腿,两根手指分别插入她的**和屁眼,妈妈发出娇媚的呻吟……

    **暴胀得我想和美貌的妈妈肛交了,就向妈妈说:“好妈妈,用**开你的后庭花可以吗?”

    妈妈点点头同意了,我就把**顶在妈妈娇嫩的肛门上,一使劲,我那二十多公分的大**缓缓挤入妈妈的直肠……我的大**插进屁眼时,发出“哜哜咯咯”的声音,妈妈痛得叫了起来。

    如此巨大的**戳进妈妈的直肠,任何一个女人都会痛的,但我知道妈妈一会儿之后就会有性快感,所以大**在她的直肠内进进出出地**着。被我奸着屁眼的妈妈转过头来看我,艳丽的脸上充满了满足的表情。

    我连连在妈妈的肛门内奸插了五百多下,妈妈连泄了好几次**。而我也知道我快shè精了,就对沉浸在性娱悦中的妈妈问道:“美人儿,要我把jīng液射在你的肛门里还是射在嘴里?”

    妈妈的娇艳玉体被我的**插得如弱柳扶风,回过头娇声对我说:“志志,射在妈妈的直肠里好吗?”

    我只觉马眼一松,紧紧抱住妈妈雪白的香臀,大**狠插几下,全根戳入嫩屁股内,“叭、叭”,一大股热热的jīng液喷进妈妈那娇嫩滑爽的直肠里……

    我从妈妈肛门内拔出**后,妈妈摸了摸自己的嫩屁眼,笑道:“阿志,你的**越来越粗大了,插得妈妈的肛门好痛,我想我的肠子都已经叫你的**给戳破了……”

    我搂着妈妈的玉体信步走出去。在一间屋子里,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正在奸淫一位二十多岁的美貌少妇,少妇的乳罩、内裤和衣服扔在地上,雪白美丽的**一丝不挂。那男人把美少妇雪白的两条大腿扛在肩上,**插在她的两腿之间飞快地奸淫她……

    被奸着的少妇苦苦哀求:“老板,求求你不要再奸我了,今天你已经足足干了我五次了,我恐怕站都站不起来了。”

    老板边插着玉体,边淫笑着说:“李小姐,谁叫你这么美丽性感,我一见你**就胀,就想脱下你的裤子奸污你。小美人,我的**大,还是你丈夫的**大?”

    少妇哭泣着说:“是……是老板你的……你的**更大。老板,如果我丈夫知道我在外面这样让别的男人干,他会杀了我的!”

    “你丈夫怎么这样?你长得这么美,不多和几个男人干干太浪费了。放心,明天我就给你加薪……”

    “我来求职当女秘书时,你又没说要给你当xìng奴隶!”

    “当女秘书,除了脱光衣服让老板的**干,还要干什么?要不然怎么现在的女秘书一个比一个漂亮风骚?”

    “我不是**,我是有丈夫的女人!”

    “你还不是**?怎么让我的大**插你的**?!”老板淫邪地说:“对了,昨天来的那个王老板看上你了,要你陪他上床,我已经答应了。明天陪他吃饭时,你衣服要穿少一点,裙子越短越好,大腿要露出来,内裤不准穿!王老板玩女人时喜欢把酒灌进漂亮女人的**里喝,他还喜欢把**插进女人的口里,在漂亮女人的嘴里shè精,让她们喝下去。你明天多吃一些他的jīng液,这笔生意成了,我让你提成百分之四十……”

    回到大厅,色情表演已经结束了,灯火通明,地上一大群男男女女在**,有的一男一女**、有的两三个男人**一个女人、有的一个男人同时干两个女人。女人们全部都长得十分漂亮,赤条条的裸着雪白的**,两腿间插着一根或几根男人的大**。

    我的**强烈,一天之内可以**十多次,shè精也可以在十次以上,像妈妈这样对男人有极大吸引力的美貌女人,更加刺激我的淫欲,美丽的妈妈**也十分旺盛。

    和妈妈在一起,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妈妈**的雪白**,硬胀的**插在她的生殖器内、肛门内、小口里**、淫虐、shè精。

    母子**的巨大快感,使我每次射给妈妈的jīng液都是数量惊人。妈妈特别爱喝我的jīng液,在我shè精在她口中后,都把满口的jīng液全部咽下肚去。

    这天,放学回家,妈妈高兴的迎接我。妈妈穿着一条只遮得住半个臀部的超短裙,雪白粉嫩的两条大腿裸露在外,十分漂亮而性感,脚上是一双时髦的高跟凉鞋,一双白嫩美丽的小脚……

    妈妈抱着我高兴的说:“志志,你回来了!”

    “妈妈,你好漂亮。”我手伸进妈妈的乳罩中,捏着妈妈雪白丰满的**房说:“好妈妈,你的**真嫩。”眼睛盯上了妈妈修长雪白的两条粉嫩大腿。

    妈妈娇笑着,自己解开奶罩,把她那对白生生、圆鼓鼓的**房塞进我的口中让我吃。我当然是大吃特吃,恨不得将妈妈整座白嫩的乳峰都咬进嘴里。

    淫玩一阵后,妈妈仰躺在桌子上,屈举起雪白的大腿,褪下自己的内裤到腿弯处,微笑着看着我,她两腿间诱人的牝户,**流溢……

    我怎会让这些宝贵的琼浆浪费掉?于是伸头进妈妈的**间,舔食起她的淫液,舔着妈妈的**,使妈妈**大发!急切地要求我:“志志,用你的大**……快,快插我……插妈妈的**……”

    见美丽的妈妈忍不住了,我便脱下自己的裤子,又脱掉妈妈的内裤,压在妈妈雪白娇嫩的玉体上,巨大的**对准妈妈的嫩穴,狠狠一顶,妈妈“啊”的一声呻吟,大**已全根戳入妈妈的两腿间!

    我边用大**在妈妈玉体内狠狠地**,边吮吃着妈妈胸前那两只丰硕白嫩的**……被我干着的妈妈表现得淫秽极了,她往上耸着她的雪白肥臀,扭动着她纤嫩的腰肢,口中大声的**。

    和妈妈**时,我也常会有母子**的罪恶感,但这种罪恶感却让我的**加倍的粗硬,**加倍的旺盛,花样翻新地在妈妈白玉般的身体上获得变态**的满足。

    在妈妈体内插了两百多下,妈妈媚眼如丝:“志志,我要丢了……我要你的精子……射在妈妈里面吧……”

    我大吼一声,狠狠一挺,大**直插进了妈妈的子宫,在里面喷射出浓白的jīng液……妈妈快活欲死……我拔出**,粘白的jīng液从妈妈**中流了出来……

    **再次胀起时,我插进妈妈的小嘴里弄**,几分钟后,在妈妈的小口内shè精……妈妈把jīng液全喝了下去……

    我抱起妈妈软软的美丽娇躯放在床上,**得到极大满足的妈妈甜甜地睡去了。我却还十分兴奋,便一个人上街走走,到了一家《白臀内衣酒吧》,老板在门口招呼我:“小哥,起来玩一玩吧。我这里各种类型的小姐都有,女中学生,女大学生,美貌少妇,从十几岁到三十多岁,应有尽有,一个比一个漂亮迷人,而且服务一流……”

    我信步进去,对老板说:“给我来一个最漂亮的女大学生。”

    老板说:“先生请稍候,马上就到。”

    果然一会儿,一名美貌女郎便站在我面前,十八、九岁年纪,身材一流,肌肤白嫩,只穿着半透明的三点式,重要部位都彷佛时隐时现。

    她微笑着对我说:“先生,我叫阿采,是A大二年级的学生,在这里兼职,希望我的服务能让您满意。”

    “真是好货。”我心里说,伸手进她的内裤里摸她的阴部,发现大、小**都还很鲜嫩,便搂着她到房间里,同时吩咐老板再叫一个小姐来,只玩一个怎么过瘾?

    我脱下裤子,巨大的**弹出来,阿采小姐吓了一跳:“先生,你的**好……好大啊!”

    我搂着她跳**舞,边跳边把**插进她的**,后来干脆站着干她,硕大的**在阿采娇小的**中进出**,漂亮的阿采小姐被我奸得**不断流出,娇喘连连……很快我就在她的子宫中射了精。

    shè精后,另一名小姐阿晴也来了,长得和阿采一样雪白漂亮,年龄也是十八岁上下。我把她们剥得一丝不挂,白嫩玉体跪在我面前,我轮流把大**插进她们的小嘴里,在她们的口中各射了一次精,逼着她们把我的浓白的jīng液喝下去。

    **得到满足,我把两位漂亮小姐的玉体搂在怀里玩弄,她们的**都比一般的东方女子大很多,而且高隆白嫩,我边揉边问她们:“你们的**怎么都这么大呢?”

    阿晴小姐微笑着回答:“被男人揉多了,自然就大了。”

    我又问:“你们都是这么漂亮的女大学生,怎么会愿意出来让男人搞呢?”

    阿采小姐说:“就因为我和阿晴长得漂亮,在学校里常常遭到男学生们的**,男教师也常来强奸我们。有一个体育教师特别变态,一上体育课,就进体操室,让女学生们脱得精光,他拉出长得美貌的当众就奸淫。他奸完后,还让男学生们**这些可怜的女学生,他在一边欣赏。我和晴子几乎每次都要被七、八个男人**,一节课下来,全身都沾满了男人的jīng液,肛门、阴部和嘴巴都痛得要命。后来我们干脆出来接客,虽然一样是被男人奸淫,收入却很丰厚。有一次我们雇了几个打手打了那个体育教师一顿,他就再也不敢来缠我们了。”

    我听了哈哈大笑,说:“谁让你们长得这么白嫩漂亮呢?女人被男人搞也很舒服嘛!”接着,我在这两具雪白美丽的**上发泄我的**……

    从内衣酒巴出来,已是深夜十一点。回家的路上,我还在回味着刚才和两个美丽的女大学生疯狂造爱的情景。

    美妙的周末又结束了,我又回到学校。大约是两天没日没夜的和妈妈**产生的惯性,上课难捱极了。早上还行,下午上课时我的**胀得要命。

    我拿出随身带的从妈妈嫩脚上脱下的丝袜,揉在手里闻妈妈玉足特有的香味,脑子里尽是妈妈雪白娇嫩的**,真恨不得现在就回去按倒妈妈把大**戳进她的**内操个够。

    好容易下课了,我看着窗外女学生短裙下的一条条美腿,联想到的却是妈妈的两条雪白丰满的大腿。正看的出神,听到旁边的男同学悄悄的私语。

    “看,美少妇!”

    “是,真漂亮呀!”

    我一看,只见妈妈正娇羞的站在教室门口看着我呢。我又惊又喜,把妈妈拉到走道里。妈妈穿着一套白色连衣裙,脚上是一双很时髦的高底凉鞋,十分美艳动人。

    我趁没人在妈妈的粉脸上吻了一下,问:“妈妈,你怎么到学校来了?”

    妈妈握着我的手,有点害羞的说:“妈一个人在家,好想你……”

    我心内大荡,拉着妈妈就走。不一会来到一个废弃的锅炉房后面,这里杂草丛生,平时极少有人会来。美貌的妈妈站在杂草丛中,显得更加的娇艳无比。我搂住妈妈,手伸进妈裙子里玩她嫩**。

    “妈妈,我要在这里干你。”

    “志志,这会被人看见的,我们还是到外面开个房间吧?”妈妈有些担心。

    “没事,不会有人来的,”我的手伸进了妈妈的内裤中:“哇,妈,你流了很多水呀!”

    我让妈妈双手扶在一块木头上,撅起臀部,我撩起妈妈的裙子,脱下她的内裤,一颗让我如痴如醉的雪白粉嫩的大屁股暴露无遗。

    “妈妈,你的屁股真嫩呀!”

    “是吗?妈妈给你吃吧。”妈妈开始淫荡了。

    “遵命!”我一边舔着妈妈的屁股肉,一边摸着妈妈的yīn蒂,妈妈**流出了更多的**。

    “志志,快干进去吧,妈妈要你……”

    我站起来,把巨大的**顶在妈妈嫩穴口上,狠狠一推,便全根没入妈妈体内,妈妈“啊”的叫出声来……我飞快地干着妈妈,边把手抄下去玩弄妈妈的两个大**。

    “妈妈,你美吗?儿子搞得你好不好?”

    “啊……儿子……你好厉害,妈妈好爽……”

    “妈妈,你这**,我要干死你!”

    “好……妈妈是**,妈妈要儿子干我……妈妈让你干死了……”

    连在妈妈嫩穴里干了三百多下,妈妈达到了几次**,我也精关大开,精水狂射进妈妈玉体内……得到**的发泄,我坐在草地上,让半裸的妈妈坐在我怀里,我亲吻着妈妈娇艳的脸颊,把玩着妈妈雪白的**,和妈妈开着淫秽的玩笑。妈妈的红唇吻向我,我们亲吻在一起……

    我把手伸向妈妈下面,摸着妈妈的肛门,对妈说:“妈,我想搞你的这里,可以吗?”

    妈妈又吻了我一下,轻轻的说:“好,妈给你。”

    然后妈妈主动的趴在杂草丛上,把那颗美丽性感的大屁股呈献给我。我舔着妈妈的肛门,等它开始张开时,我伏在妈妈身上,把大**缓缓顶入妈妈娇嫩的肛门。

    妈的肛门被我用了那么多次,依然那么紧,包着我粗大的**。妈妈真是极品呀!我在极度的快感中和美丽的妈妈肛交,直到在她直肠内射出我的jīng液……

    铃声响起。我逃了一节课,在学校里和妈妈干了三次,好爽啊!虽然还舍不得妈妈,妈妈也舍不得我,但作为一个好学生,是不能连逃两节课的,于是我对妈妈说,我一放学就回家,接着“孝敬”亲爱的妈妈。最后,我没收我妈妈被**沾得湿透的内裤,让妈妈不穿内裤的回家去。

    放学后,我一回到家,妈妈就娇嗔地轻轻打了我一下:“小色狼,都怪你,不让我穿内裤,害得我好惨。在出租车上,我水一流出来就把裙子弄湿了,那个司机老是在后视镜里看我……”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