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最原始的欲望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亲亲老婆情人的菊花蕾

    最原始的欲望在线阅读跟TXT下载!

    那年的暑假,我去了东北最著名的海滨城市,去看望我的姨妈--妈妈的亲妹妹,在那里,我又与我的美艳性感的亲姨妈发生了一场奸情。在姨妈的身上,我发现了与妈妈不同的快感。

    转眼间两个月过去了,我带着对姨妈**的无限眷恋回到了省城。那天当我从火车下来时,第一眼就看到了楚楚动人的妈妈,我惊讶地发现穿着长裙的妈妈更加美丽迷人了。

    在站台上,我只是轻轻拥抱了妈妈一下,等上了妈妈的车后,我和妈妈热切地吻到了一起。妈妈把我的舌头用力吮着,我则用舌头在妈妈的嘴里搅动着。过了一会,我们才从意乱情迷中回过神来。

    回到了家中,洗澡水准备,妈妈洗完后,我洗了洗,等我出来,妈妈说要为准备晚饭。我搂住妈妈说:“妈妈,我现在就饿了,我现在就想吃。”

    妈妈小鸟依人般温柔地偎在我怀中,吃吃地轻声笑着,脸上飞起一片羞红说:“浚浚,妈妈也饿了,妈妈也想吃。”

    我把妈妈丰腴的身体抱起来,妈妈圆润的双臂搂着我的脖子,我抱着妈妈走进了妈妈的卧室,在宽大的双人床上,我和妈妈搂作一团生吞活剥起来。

    神迷意乱中,我们俩已脱得赤条条的,妈妈骑趴在我的身上,头埋在我的双腿间,红润的小嘴把我已经勃涨得**的**噙住,裹吮着;肥美的丰臀撅起在我的脸前,那如盛开的花朵般美艳、成熟、迷人的**口和小巧美丽如菊花蕾般的肛门就在我的眼前。

    我捧着妈妈肥美、白嫩、光洁、圆润的丰臀,向上仰起头吻舔着妈妈的**口,用舌头舔舐着**、yīn蒂,舔舐着屁股沟、屁眼。

    妈妈扭动着身体,摇摆着丰臀,**里流溢出阵阵淫液。不知过了多久,我翻起身来把妈妈压在身下,妈妈把两条修长、浑圆的大腿分成M型,一支手用大拇指、食指和中指夹着我**的**对准她的湿漉漉的**口,我慢慢地向下压去,**渐渐的插进了妈妈滑润的**里。

    俗话说:小别胜新婚!我和妈妈有近三个多月没有见面了。

    “妈妈,听阿姨说,你作了一次手术,是真的吗?”我轻轻抽动着**问妈妈。

    “小色鬼,还不是因为你,没想到就那么几次就被你……”妈妈的脸上一红,双腿用力一夹说:“妈妈差点让你弄得丢了大人。”

    “妈妈,你究竟怎么了?”

    “小坏蛋,你还问呢?都怪你。”妈妈满面娇羞地轻嗔着,妈妈看我还是一脸的疑惑,含羞说:“傻孩子,你把妈妈**怀孕了。”说着羞涩地微闭上秀目。

    我吓了一跳,原来就那么几次竟把妈妈干怀孕了。我和妈妈作**从来不带避孕套什么的,因为妈妈和我都觉得那样我和妈妈间就隔了一层。

    过了一会妈妈睁开眼睛,看着我吃惊的样子,柔声说道:“我也没想到你一个小孩子竟有这本事,也真吓了我一跳呢,多亏了你姨妈呢。幸亏处理得及时,要不,要不……”妈妈款款说着,含羞说道:“要不,等孩子生下来可怎么办呢,叫你哥哥呢,还是叫你爸爸呢。”

    我一边**着**,一边心里想着:原来我在妈妈的肚子里撒下的种子也曾发芽,差一点就结了果呢。

    妈妈哼哼唧唧地接着说:“你爸爸不在家,如果妈妈的怀孕的事传出去,就会满城风雨,人们都知道妈妈红杏出墙了,那样妈妈就没脸见人了。可是谁也不会想到把妈妈干怀孕的竟会是自己的亲儿子。有时我也感到奇怪,你的精子和妈妈的卵子怎么一下子就结合了呢?生了你后这多年,你爸爸没出国时我们也经常干,怎么就没有效果呢?”

    我听得心动,把妈妈的白嫩、修长、浑圆的双腿扛在肩上,用力插抽着**,使出老汉推车的技法,身体在妈妈的身上猛烈地撞击着,**在妈妈的**里**着,妈妈的**里流溢出的淫液把我俩的阴部弄得润腻腻的,随着我**的**从妈妈的**里传出“噗叽噗叽”的声音。

    妈妈在我的身下,放浪的淫叫着,被我这一阵**得骨酥筋软,秀面潮红,星目迷离,香汗淋漓,娇喘吁吁,白嫩身体泛起一阵阵桃红,尖挺、圆翘的**随着我**有力的**有节奏地颤动着,如飞跃着的一对白鸽。

    妈妈的**有力的夹迫着我的**,**如同妈妈的小嘴紧紧套撸着我**的**,**一下一下触在妈妈**深处那团软软的、暖暖的、若有若无的肉上,每触一下,妈妈就快意的**一声,浑身就颤栗一下,从**内壁到**就有力地收缩一下。

    “啊……啊……乖孩子,亲宝宝……啊……啊……宝宝**得妈妈太舒服了……啊……啊……妈妈的美骚Bī快让乖儿子的大****漏了……啊……啊……乖宝宝……啊……啊……孩子……啊……啊……妈妈被你**得太爽了……啊……啊……”

    我头上汗珠滴落在妈妈的胸前,妈妈张开双腿,把我搂在胸前,双腿缠绕在我的腰间,把我胸膛紧紧贴在她丰满的胸前,尖挺、圆翘的**紧紧在我的胸前,红润、甜美的小嘴吻住我的嘴舌头伸进我的嘴里,和我舌头搅在了一起。下面,我的**插在姨妈妈的**里;上面妈妈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我和妈妈真是她中有我,我中有她。

    **禁忌刺激着我和妈妈;年龄的差异也增添了**的魅力,妈妈那中年美妇成熟、迷人的**被一个刚刚进入青年期的十六岁少年的**、粗、长、大的,童稚的**插得满满的。有人说三十岁到四十五岁之间的女人是最有魅力的。

    多少年后,当我已年过而立,妈妈已五十多岁左右时,半老徐娘的妈妈依然风采如昔,皮肤仍然白嫩、光洁、富有弹性,**依然窄紧、滑润,在我的身下和怀中时依然温柔如水,当我的**插在她的**里时,她依然亢奋异常,生龙活虎,淫媚之声依然令人消魂。此是后话,下文还要详写。

    妈妈把我搂在她的怀中,我的**插在她的内壁带有褶皱的窄窄的紧紧的**里,抖动着屁股,埋在妈妈的**里的**研磨着妈妈**尽头那团软软的、暖暖的、若有若无的肉。

    妈妈被研磨得淫声浪语地叫着,肥美的丰臀用力向挺着,迎合着我****的**。俗话说:“久别胜新婚”。我和妈妈已有近三个时间没有见面了,今天久别重逢要把这三个月空白找回来,填补上。

    过了一会,我和妈妈从床上起来,我的**的**从她的**里滑了出来。妈妈趴在床,撅起肥美的丰臀,露出成熟、美艳的阴部,她的大**已充血分开,小**变成了深粉色,yīn蒂已经勃起,**口湿漉漉的那暗紫色的、如菊花蕾般的肛门在白嫩的丰臀的映衬下分外迷人。

    “乖宝宝,来。”妈妈一支手拄在床上,一手摸着湿漉漉的阴部,娇声说:“把宝宝的大**从后面插进妈妈的Bī里。”我用手扶住妈妈雪白、丰腴、光洁、圆润的大屁股,硬挺的**在她的阴部碰触着,惹得妈妈一阵阵娇笑。

    妈妈扭动着身躯,摇摆着丰臀,一只手握住我的**,用**在她勃起的小巧如豆蔻般的yīn蒂上研磨着,嘴里传出诱人的呻吟声:“哦……乖宝宝……你的大**真……哦……快把宝宝的大**插进去……用力……哦……用力插……宝宝的大**把妈妈**得快晕了……哦……”

    我趴在妈妈的身后,把**的**从妈妈的屁股后插进她的**里。这种姿式就象狗交配一样,趴在妈妈的身后,扶着妈妈白嫩、光洁、肥美的屁股,身体一下下撞击着她丰腴的肥臀,**在她紧紧凑凑滑滑润润的**里**着。

    硬、粗、长、大的**每插一下,**都会撞击着她**深处那团软软的、暖暖的、若有若无的肉。她的小**如同艳丽的花瓣随着我**的插进抽出而翻动。

    我的双臂环抱着她柔韧的腰肢,一支手去抚摸那已然勃起的小巧如豆蔻的yīn蒂,手指沾着她**里流泻出来的淫液轻轻按揉着。

    妈妈的手也摸到我的阴囊,用手指轻轻揉捏着。她扭动着身躯,摇摆着丰臀,忘情地呻吟着:“哦……妈妈的骚Bī被儿子的大****得舒服呀……哦……心肝宝贝……大****骚Bī**得太美了……哦……哦……使劲……哦……哦……哦……哦……”

    我和妈妈不时变换着姿式,整个楼房都成了我们**的战场,床上、地板上、沙发上、楼梯上。我和妈妈充分发挥了想象力。

    谁能想象得到,久别重逢后的我和妈妈的这一次竟干了几个小时,最后当我俩双达到**时,在我俩的叫声中,强劲的jīng液从我的**里奔涌而出,有力的喷射在妈妈的**深处,shè精时间持续了几分钟。

    我们俩筋疲力尽地双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互相搂抱着,我的刚射过精的、还没有软下来的**插在妈妈的**,感受着妈妈**不时的抽动,妈妈把我搂在她的怀中,我俩幸福地互望着。

    妈妈给我讲起她新婚之夜的第一次,讲到爸爸的**插进她的**里时候的她感受,讲爸爸出国后几年里她独守春闺的寂寞无奈。

    我搂着妈妈,亲吻着她,丰腴、艳美、成熟的妈妈在我的心目中是美的化身。妈妈的手轻轻握着我的**,我的手在妈妈的阴部游走着、撩拔着。

    过了一会,妈妈起身背对着我,趴在我的身上,头里埋在我的双腿之间又去吻裹我的**,雪白、肥美的大屁股撅起在我的脸前,妈妈的小嘴把我的刚射完精的还软软的**噙住,裹吮着,手轻轻揉捏着我的阴囊。

    我捧着妈妈那白白嫩嫩的丰美的大屁股,去吻舔她的阴部,舌尖分开她的大小**,探进**里,舔舐着**内壁,伸长舌头在妈妈的**里**着。用唇裹住小巧的yīn蒂裹吮着。

    我的**被妈妈裹舔得硬了起来,妈妈把它整个噙在嘴里,我感觉**的**已触在妈妈的喉头,妈妈的小嘴,红润的樱唇套裹着我**的**;我捧着妈妈雪白、光洁、肥美的丰臀,舌头伸进她的**里**着、搅动着,鼻尖在她那淡紫色的如菊花花蕾般小巧、美丽的肛门上。

    妈妈的**里流出**,流淌在我的嘴里,脸上,我的舌头舔过妈妈的会阴,舔舐着她的屁股沟,妈妈扭动着屁股,咯咯笑着,她的屁股沟被我舔得湿湿漉漉的,后来我用舌头去舔她舔她小巧美丽暗红的菊花蕾,她那淡紫色的、小巧美丽,如菊花花蕾般的肛门是那样的迷人美丽。

    妈妈被我吻舔得一陈陈娇笑,任凭我的舌尖在她的菊花蕾内外吻来舔去,她紧紧凑凑的屁眼很是小巧美丽,姨妈的两股用力分开,我的舌尖舔着她的屁眼,唾液把她的屁眼弄得湿呼呼的,她哼着,叫着。

    我用舌尖着她的屁眼,试图探进她的屁眼里去。妈妈这时用嘴套撸着我的**,舌尖舔着**,有时还把我的阴囊含进嘴里,吮裹着。

    “小坏蛋,妈妈的的屁眼让你舔得痒痒的,啊,乖宝宝,啊。”

    后来,我和妈妈想起在在电视上看到的肛交,都想尝试一下,于是,妈妈跪趴在床上,把肥美的屁股高高地撅起,双腿分得很开,露出被我吻舔得湿漉漉的菊花蕾,在雪白、光洁的丰臀的映衬下,那淡紫色的肛门显得分外的美丽、迷人。我忍不住又趴在妈妈的丰腴的肥臀上,去吻舔那小巧玲珑的菊花蕾。

    妈妈娇笑着说:“乖宝宝,妈妈被你舔得心尖都颤了。”

    妈妈的肛门是块处女地,从来没有人开发过,我的舌尖用力向里都不去,把妈妈的屁眼弄得湿漉漉的,妈妈也被我舔舐得骨酥筋软,娇喘吁吁,上身趴在了床上,哼哼唧唧地淫浪地叫着。

    又过了一会,我起身跪在妈妈的身后,一手扶着她的圆润、丰腴的肥臀,一手扶着坚挺的、**的**,**对准妈妈那小巧玲珑、美丽如菊花花蕾的肛门,慢慢地去。

    妈妈的屁眼上沾满了我的唾液,起到了润滑的作用,尽管妈妈的屁眼很紧,但是我的**不算太费力气就进了她窄窄的、紧紧的肛门。

    当我硕大的**进妈妈的屁眼时,妈妈叫出声来:“啊……啊……乖孩子……啊……啊……妈妈从……啊……从没被**……啊……啊……**过屁眼……啊……轻……轻……点……啊……啊……”

    我也第一次**屁眼,我把**硕大的**在妈妈的屁眼里慢慢抽动着说:“妈妈,我也是第一次**屁眼,一会就会了,妈妈,亲亲老婆,一会大**就全都插进去了。”

    我**的**在妈妈的肛门里**着,渐渐地,妈妈的屁眼里滑润了,我的**也慢慢地往里插去,渐渐地完全都插进了妈妈的屁眼里,妈妈用力张开着屁股,肛门的扩约肌有紧紧地夹裹着我粗大的**。

    我趴在妈妈的身上,双臂环抱着她的腰腹,一支手去摸她的**,两根手指伸进她的**里插抽着,我的手指感觉到我的硬**的**在妈妈屁眼里**着。妈妈哼叫着,扭动着身体。

    我慢慢地**着**,粗长硬的**在她的屁眼里**着,妈妈叫出声来:“啊……啊……妈妈的屁眼……啊……啊……被乖宝宝……啊……啊……**……**得……啊……啊……太……啊…太舒服了……啊……啊……亲亲老公……啊……啊……”

    肛门与**里不太一样,扩约肌有力的夹迫着我的**,妈妈扭摆着丰臀,任我把粗硬的**在她的肛门里**着,我的身体撞着她的肥白、喧软、圆润的大屁股,啪啪作响。

    妈妈的一支手摸着我的阴囊,快活地**着。我的**在妈妈的屁眼里**着,她肛门的扩约肌紧紧地套撸着我的**。

    我粗长、**的**在她的屁眼里用力向前挺着、**着;妈妈扭摆着屁股,用力向后着,妈妈把手指伸进自己的**里,隔了那层肉壁感受着我**的大**在她的屁眼里**着。

    妈妈和我淫浪地、肉麻地叫着,什么心肝宝贝哥哥妹妹老公老婆妈妈儿子胡乱地叫着,在妈妈的屁眼里,我的**被她屁眼的扩约肌套撸着,被她的手指在**里隔着那层肉壁摸着。在妈妈的屁眼里,我的****了许久,在妈妈淫浪的**声中我把jīng液强劲地射注在妈妈的屁眼里。

    妈妈趴在了床上,我趴在妈妈的身上,不知过了多久,我的**已经软了下来,但妈妈的屁眼实在是太紧紧,我的**还插在她的屁眼里。

    我从妈妈的身上爬下来,**也从妈妈的屁眼里抽了出来。我和妈妈搂在一起,嘴吻在了一起。过了一会,我们俩又搂抱着一起来到了洗浴间,坐在宽大浴盆里,我把妈妈抱在怀里,妈妈坐在我身上。

    妈妈丰腴、喧软的丰臀紧紧压着我的**,我亲吻着妈妈尖挺、圆翘的**,裹吮着熟透了葡萄似的**手不老实地在妈妈的双股间游走着、撩拨着。妈妈咯咯地娇笑着,扭摆着身体,任我爱抚着她。

    “浚浚,这几个月想没想妈妈?”

    “妈妈,你说呢?我天天都想早一点回到你身边。”

    “小坏蛋,就会花言巧语,哄妈妈开心。”

    “才不是呢,妈妈,有这样一个又美、又浪、又骚、又甜的妈妈在等着我,我怎能不想呢。”

    妈妈的红了一下,娇巧地一笑,略带羞涩地说:“那,那你想什么呢?”

    “我想妈妈丰腴的身姿、白嫩的皮肉、浑圆的大腿、尖挺的乳峰、迷人的美Bī。我最想的就是和我的心肝妈妈搂抱在一起**我的心肝妈妈。”

    妈妈把羞红的脸贴在我的脸上,吃吃娇笑着:“小色鬼,就只想着**妈妈吗?老实交待,上你姨妈家,是不是把姨妈也给**了?”

    我吓了一跳,看着妈妈。妈妈看着我害怕的样子,亲吻着我说:“宝贝儿子,你可真是风流种子,妈妈和你姨妈不知是哪辈子欠你的,我们姐妹俩都被你诱奸了。”

    妈妈无限娇羞地问我:“乖儿子,你说,妈妈和姨妈比,你更喜欢谁?”

    我把妈妈搂在怀中,手不老实地揉捏着妈妈肥美喧软的大屁股,笑嘻嘻地说:“我当然是喜欢妈妈了,我的宝贝妈妈又美、又浪、又骚、又甜,我恨不能天天把妈妈搂在怀中,天天**妈妈。”

    妈妈秀面羞得绯红,把脸埋进我的怀中,吃吃娇笑着说:“小色鬼,你就会甜言蜜语,姨妈长得比妈妈年轻,在姨妈的身上时是不是就把妈妈忘了。”

    “怎么会呢?”我亲吻着妈妈,柔声细语地说:“我就是太爱妈妈了,才抑制不住自己,把姨妈给强奸了,妈妈,你和姨妈长得太像了,在姨妈的身上**姨妈的Bī时,我就想着是在**妈妈的Bī。”

    “乖儿子,妈妈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是说你姨妈,长得美艳丰腴,又风流娇艳,正是你喜欢的那种成熟的女人,再加上你英俊风流,我早就料到姨妈会成为你的情人的。”

    我的**又硬了起来,我把妈妈搂在怀里,亲吻着妈妈秀面,问:“妈妈,你想我吗?这几个月你把我忘了吧。”

    “这个小没良心,”妈妈娇嗔地轻轻用小手打了一下:“我天天都想着你,盼着你回来**妈妈。浚浚,每次你趴在妈妈身上**妈妈的时候,妈妈都有一种**禁忌的快感,每次都能被你**得欲仙欲死。每次妈妈都觉得你在妈妈身上,把**插进我的**里时,我的**就是为你准备的,你的**插在里面严丝合缝的。”

    我把光溜溜的妈妈的搂在怀中,**的**压在妈妈的丰腴、暄软的屁股下。过了一会,我们俩心醉神迷地从浴盆里出来,紧紧抱在一起,我亲吻着妈妈,妈妈丁香条般小巧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搅动着。

    我的勃起的**的**在她的柔软、平坦的小腹上。妈妈抬起一条腿盘在我的腰间,让她的润滑的、美丽的**口正对着我勃起的**的**,我抱着她肥硕的丰臀,身体向前一挺,妈妈的身体也向前挺着,只听“卟滋”一声,随着妈妈的娇叫,我的**插进了妈妈那美艳、成熟、迷人的**里。

    妈妈紧紧搂着我的肩膀,用力向前挺送着身体,我一手搂着妈妈丰腴的腰肢,一手抱着妈妈暄软、光润、肥美的丰臀,**用力在她的**里**,妈妈那紧紧的带有褶皱的**内壁套撸着我的**,小**紧紧裹住我的**。

    我们俩的舌头碰撞着、纠缠着。我用力搂抱起妈妈,妈妈用她那丰腴的双臂搂着我的脖子,把她健美的双腿缠绕在我的腰间,**紧紧包裹着我的**,满头的乌发随着我**的冲击在脑后飘扬。

    妈妈满面酡红,娇喘吁吁,断断续续地说:“哦……小老公,亲亲宝贝,我爱你,大**操小骚Bī……哦……”

    我搂抱着妈妈的丰臀,妈妈修长的双腿紧紧缠绕在我的腰间,我的**紧插在妈妈的**里,妈妈的**口紧紧包裹着我的**。

    我把妈妈抱在怀中,**插在她的**里,走出卫生间,来到客厅,把她放到沙发上,我站在沙发旁把妈妈的双腿架在肩上,身子压在她的身上,**深深地插进她的**里,摇摆着屁股,**在妈妈的**里研磨着,**触着**尽头那团软软的、暖暖的肉。妈妈被我**得星目迷离,满面酡红,娇喘吁吁,呻吟阵阵。

    我的高中生活就是在妈妈美艳、丰腴、成熟、淫浪的**上度过的。放学后回到家中,只要妈妈在家,不管她在做什么,我都要抱住她和她亲热一番,只要妈妈一个在家,每天傍晚,当我快放学时,妈妈就会脱得光溜溜的,准备洗澡水,在客厅里等我,当我走进家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妈妈那雪白、光润、丰腴的**,这时,我就会猛扑过去和妈妈搂抱在一起,手在她的周身任何一个部分抚摸着,嘴在她身上任意的部位吻舔着,妈妈娇媚地轻笑着,和我推揉着,把身上的衣服脱得一干二净。这时,妈妈的**里早已流出滑润的淫液,**口早已湿漉漉的了,而我的**也被妈妈玩弄得**、粗壮壮的了。

    有时,是我把妈妈压在身下,把**深深插进她的**里,不管三七二十一猛烈地插抽一阵,只把妈妈**得欲仙欲死、秀发披散、娇喘吁吁、媚眼如丝、粉面含春、**连连、香汗淋淋、**横溢、全身舒畅无比。

    有时是妈妈骑跨在我的身上,**紧紧的包裹着我的**,肥美的丰臀耸动着,内壁带有褶皱的、紧紧的**套撸着我的**。每当这时妈妈都会款摆柳腰、乱抖酥乳,发出令人**的、忘情的、无所顾忌的**之声:“啊……啊……浚浚……宝贝……啊乖儿子……情哥哥……小色鬼……啊……妈妈让你**得浑身上下通体舒泰……啊……啊……”

    随着身体的扭摆,妈妈那对丰满、尖挺、圆润的**也上下跃动着,晃得我神魂颠倒,目醉神迷,总是忍不住伸出双手握住妈妈的丰乳尽情地揉搓抚捏,使她原本丰满的**更显得坚挺而且**被揉捏更加艳丽。妈妈这时也愈套愈快,**时常不自禁的收缩着,把粗硬的**紧紧套裹着。直到把jīng液一次次射注到妈妈的**里。然后,我再把妈妈抱在怀里,一起卫生间一同沐浴、嬉戏。

    三年的高中生活,我是在妈妈的美艳、成熟、丰腴的**上度过的。这三年中每一天,我都和妈妈在一起妈妈一如既往地年轻着、美丽着、迷人着,每个人都说只有充分享受着**的女人才会如此娇艳、如此滋润。

    我发现妈妈的**特别强,没有满足的时候,即使她已经精疲力竭、瘫在床上不能动了,**里仍然**的,那泉源似乎永远不会枯竭!

    后来,在我十七岁的那年,爸爸回国述职,爸爸在家住了一个多月,那一段时间,我和妈妈又恢复了正常的母子关系,把妈妈让给了爸爸。

    那天,我和妈妈把爸爸送上飞机,从机场回到家里,就迫不急待地搂抱在一起生吞活剥起来。我把妈妈压在身下,**插在妈妈的**里,一边**着,一边问妈妈我和爸爸谁干得,妈妈羞得一个劲地掐我的屁股。成熟的,这些天来被爸爸几乎天天干着的**紧紧夹迫、套撸着我的**,那天我和妈妈干得天昏地暗,我的**几乎一刻也没从妈妈的**里拨出来,jīng液把妈妈的**都灌满了。

    从妈妈那次怀孕之后,我一直害怕妈妈再次怀上我的孩子,所以每次和妈妈淫爱时,都要提醒妈妈,在上床前吃药。可这一天妈妈刚从爸爸的身下解放出来,我和妈妈被旷日已久的**燃烧得忘记了一切。

    一个月后,在妈妈宽大的双人床上,当我把jīng液倾注在妈妈的子宫里,依然粗壮、**的**还插在妈妈滑润、湿漉漉的**里时,妈妈的赤条条的**偎在我的怀中,秀面绯红,娇羞答答地说:“乖儿子,妈妈又怀孕了。”我又惊又喜,把妈妈紧紧搂在怀中,目不转睛地看着妈妈,眼中满是疑问。

    妈妈仿佛看懂了我的眼神,纤柔的小手握成小拳轻轻在的我胸膛上捶打了一下,说:“傻孩子,楞什么,是你的种啊。还不是你这个小坏蛋把妈妈又**怀孕了。”说着满面娇羞地把头埋进我的怀中。

    啊,我又把我亲爱的妈妈**怀孕了,妈妈的肚子里有了我的种子,我的精子和妈妈的卵子又一次结合在一起了。

    “哦!妈妈,太好了!我要做爸爸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