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都市灵宝大亨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二章 前往沪海

    凌晨三点,四海大厦顶楼会议室,黄婉婷、王林、刘超、武宏光、钱万里,几人刚去医院的停尸房看过周东回来,气氛有些压抑。

    坐在主位上的黄婉婷收住了手中转动的签字笔,扔在了会议桌上,传出啪的一声,打破了会议室的沉寂,随即说道:“今天的事儿,大家发表意见吧!”

    “咣!”钱万里用拳头重重的敲了一下桌面,过于用力抻到了他的伤口,痛的一咧嘴,但疼痛更增添了他的愤怒:“还有什么发表意见的,灭了他狗娘养的。”此时的他正是心头怒火冲烧,一改往日和气生财的笑容。

    “对,以血还血,以牙还牙,还有什么好说的,灭了他们。”刘超也是恼怒出声附和,自己刚才差点被杀,一直照顾自己的大哥钱万里受伤,这让刘超怒火中烧。

    “帮主,我老武是个粗人,没啥意见,只知道别人打我一棍子,我还他一刀,他们杀了东子,必须让他们血债血偿。”武宏光表态道。这里面武宏光和周东接触的最多,感情也最为深厚,对于周东的死最为伤怀。

    “一堆废话!”黄婉婷不悦的说了一句,凤眼流动扫视着三人,训斥道:“仇当然得报,只不过我们用什么方式报,现在警察和天青帮肯定都等着我们的动作。”

    三人面面相觑神色尴尬,黄婉婷说的他们都知道,只是一时冲动忽略了天青帮这个庞然大物,现在不只是和野狼帮一家争斗,可以让他们随时踩,狼的身后还有着过江猛龙等着随时将他们吞掉!

    看到因想不出对策而默不作声的三人,黄婉婷的眼里略有失望之色,虽然她心中早已定论,只是想作为对他们的一个考验,结果明显是失望的,还是验证了以前对三人的评定,钱万里只适合守城,而刘超和武宏光则只能做杀伐猛将。

    失望的摇了摇头,黄婉婷把目光投向了一副看热闹神态的王林,王林微微一笑说道:“简单啊!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野狼帮不足虑,我们有能力让他一夜除名,只是天青帮是最大的顾虑,动天青帮之时必须连根拔起,否则后患无穷。”黄婉婷忧虑的说道。

    “天青帮,连根拔起我不见得能做到,但是敲山震虎还是没问题的。”王林随意的说道。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黄婉婷眉头舒展露出了笑容。

    ******

    下午一点钟,王林登上了去往沪海的飞机,这是王林第一次坐头等舱,但这种国内短途的头等舱也没见得多豪华,只是三座变两座,座椅比后面宽敞了一些。

    这种短途也很少会有人选择头等舱,八个位置只做了三个人,王林的身旁没人,隔着过道的坐位也只是坐着一个瘦弱的青年,其中一个神态举止很是随意,直接横躺在了坐位上。

    一个长相甜美的空姐,礼貌的让其做好,但是这个青年却很是不满意,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怪空姐管的太宽。

    一阵推背感爬升之后,飞机开始平稳的飞行,王林开始看起了手中的资料,这是上飞机前黄婉婷交给他的,关于天青帮的详细资料。

    天青帮的历史起源,帮主的个人资料,总堂所在,分堂所在,标注的都很详细,包括最近十几天来天青帮帮主杜威的日常行为都历历在目,可见黄婉婷对其监控已久。

    天青帮是华夏的老牌帮会,传承了大约有三百年的时间了,现在门生遍布各地,世界上有华夏人的地方,就有他们活跃的身影。

    而沪海一直是他们的根据地,在此盘踞了多年,已经被经营的铁板一块,凡是在这里生存的团体,都必须经过他们的认可,否则结果就是一夜消失。

    杜威,65岁,从照片看起来像是一个和蔼的老者,但这个和蔼老者却是华夏江湖中的传奇人物,以其冷血残暴,震聂着整个江湖。

    飞快的看完了资料,王林开始计划起到沪海怎么能达成自己的目的,震慑天青帮。是直接杀上总堂,还是先从分堂口开挑。

    可是对于野狼帮王林也隐隐有些担忧,青衣鬼王是凑巧的出现吗?为何见到自己起初恨不得大卸八块,可是随即就仓皇逃走。

    最近发生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弄的王林有些头大,以王林随遇而安的性格,不太喜欢陷入这种无休止的杀戮争斗,可是也正印证了那句话,一入江湖,身不由己,被命运这双大手,拨楞着向左走向右走。

    一个柔美的声音,打断了王林的思绪,一位美貌的空姐侧蹲在王林的座椅旁,轻声说道:“王先生,请问您想喝些什么?”空姐已经记住了几名头等舱客人的姓名。

    王林还没做回答,旁边的年轻人语气不善的说道:“我要一杯咖啡,先给我倒。”似乎对这美貌空姐先咨询王林的意愿表示很不满意。

    美貌空姐回身微笑着回应道:“不好意思田先生,请您稍等。”

    这时候那个年轻人还是重复道:“我说我要喝咖啡,你没听到吗?”

    这名空姐对王林抱歉的笑了一下,然后先去给这个姓田的年轻人倒了一杯咖啡送来,对其说道:“先生您请慢用。”哪料到却一把被抓住了手,美貌空姐尴尬的想把手抽回来,那个年青人却是攥的很紧,美貌空姐一时情急下用了些力,咖啡一下子漾了出来,洒在了那年青人的手和衣袖上。

    本来就是故意找茬的年青人更是小题大做:“啊,烫死我了,弄我衣服上了,你是怎么服务的,把你们乘务长叫来,我要投诉。”

    “对不起、对不起。”那美貌空姐急忙给这名年轻人道歉,并拿出纸巾去给他擦拭一下。

    这名年青人不依不饶的说道:“擦有用吗?我的衣服可是versace的新款,两万多块呢,说别的没用,赶紧赔我衣服!

    这美貌的空姐已经委屈的眼角含泪,占自己便宜还反过来倒打一耙,但碍于她的职业要求,只能给对方赔礼道歉,商量着可不可以赔他干洗的费用,可是那青年故意刁难,怎么可能同意。

    见头等舱区域起了争执,乘务长也走了过来,看见乘务长走来,那年轻人抢先说道:“你们的乘务员都什么素质,看把我烫的,把我的衣服都给弄脏了。”

    乘务长为了息事宁人,忙让这个美貌空姐给其道歉,这个小姑娘也是个倔强的说道:“是她握着我手不松开,我才弄洒的。”

    “哼!谁看见了,明明是你自己拿的不小心。这名年轻人嚣张的说道。其它乘客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或者看向窗外,或者都低头看起了杂志。

    “不好意思,这件事我看见了,确实不怪这位小姐。”一直都鄙视这种刁难服务人员的人,看不过去的王林说起了公道话。

    “你tm是哪根葱,少tmd管闲事。”这年青人恶狠狠的瞪向王林。

    “只不过是把看到的事情说出来罢了。”王林无视他的眼神说道。

    一有人出来指证,其它的乘客有几个开始起来指指点点,那名年轻男子见众人开始议论,也不在对那名空姐纠缠不休,而是把矛头对准了王林:“小子我记住你了,乱说话是要付出代价的,我表哥可是天青帮的,在沪海你给我小心着点。”

    这空姐怕给王林带来麻烦,常飞沪海线路的她当然知道天青帮的厉害,忙对那个年轻人说道:“先生我赔您的衣服钱,请不要难为这位先生好吗?”

    “哼!晚了,老子不用。”见起到震慑效果,那年轻男子表情又开始嚣张起来。

    看着一脸歉意焦急的空姐,王林笑了笑说道:“没事,小姐,咬人的狗不叫。”

    这青年见王林敢骂他是狗,顿时站起来要指着王林开骂,王林可不想和他多费口舌,一下周上了他张开的下巴,闪电般的一脚将他踹坐在椅子上,对其说道:“如果你再敢张嘴,我不介意让你躺着下飞机。”

    那张狂的年青人看着魁梧的王林,在看了看自己那浑身没有三两肉的身材,聪明的选择默不作声,只是时不时偷偷的用眼神狠瞪着王林。

    两个小时很快,飞机降落停稳后,这年青人拿出手机打起电话,让其带人来机场,意思很明确要堵王林,并且用挑衅的目光看着王林。

    王林对他的举动并没有在意,如果青年不过分还好,过分的话,他不介意在没敲打杜威之前,先拿这个小青年热热身。

    当王林走出飞机舱门,摆渡车的旁边三辆高档轿车,停着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和两辆奔驰轿车,两边站着几个黑西装大汉,这让下飞机的人都震惊了一下,难道飞机上有什么牛b人物不成,怎么摆出了如此的阵仗?

    王林走下了悬梯,为首的一个黑衣中年男子,看见王林迎了上来,伸出手道:“你好王先生,我是天青集团的厉良,我们老板请王先生过府一叙。”

    本来就是过来砸场子的,也没必要客气“哼!你们老板的消息够灵通的,不错,还省着我自己去了。”王林很随意的说道,心里确实也吃惊了一下,自己是飞机要起飞的前一小时买的票,一共三个小时的时间,对方已经在这里等待接他了,可见天青对东南一代的掌控之力。

    开始还趾高气扬的厉良,此时恭敬的给王林打开车门,然后自己转身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此时厉良身体内气血翻涌,胸口沉闷,一口血涌上喉头,不过被他强自咽了回去。

    刚一接触王林的时候,厉良释放出自己的气机锁定王林,打算对王林进行试探,可是没想到对方只是一个冷哼,便让他后天巅峰的自己受伤吐血,深知自己和王林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心中也肯定了天鹰门的几个长老失踪可能真与这股神秘出现的年青人有关。

    厉良惊讶的同时,此时与王林发生矛盾的年轻男子,更是惊讶的嘴都已经合不上了,当看到王林进了那辆豪华的劳斯莱斯,心中已经为之一颤,当在仔细看清车牌,和给他开车门的人的时候,小青年的头上惊出了一层冷汗,顿时觉得腿脚发软。

    他...怎么上了天青帮帮主杜威的专车?而且杜威的左右手厉良对他是那么的恭敬,那可是他一直依仗的表哥都仰望的存在。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