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都市灵宝大亨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九章 隐龙遇挫

    当晚,就在王林刘超两兄弟把酒谈天的时候,由前后各两辆别克君威轿车护卫,中间夹着一台限量款的宾利.慕尚豪车,五辆车组成的车队从松江市中心的东海龙宫会所驶出,经常出入东海龙宫的人都知道这是杨元奎的座驾,车上一个看着有五十多岁,剔着平头一脸横肉,脸上还有一个明显刀疤的男人,正是四海帮海龙堂的堂主——杨元奎,他也是四海帮的二号人物,跟着帮主洪阔海,一起打天下的开山元老。

    东海龙宫是四海帮的产业,一直由杨元奎再打里,也是四海帮海龙堂的堂口所在,这里可以算是整个松江首屈一指的销金窟,吃喝玩乐应有尽有,经常有豪客在此一掷万金,而且这里还有着松江最大的地下赌场和钱庄,生意异常火爆,可谓是日进斗金。

    但就是这样,每到总公司收份子钱的时候,这里的账面都显示持平或者盈余很少,问到杨元奎那里,则解释说需要打点的太多,或者又碰到了什么、什么高手,赢走了多少钱,总之都是用各种连小学生都能拆穿的借口敷衍,对于这种情况洪阔海不是不知道,只是念着旧情不愿深究,其它三个个堂口也都有着这种现象,就是没这里他做的名目仗胆。

    车队刚刚离开,门口一个服务生打扮的人,看着车队离开,拿出手机,按了一下发送键,发出早已编好的短信“目标离开”。

    时间已至午夜,马路上的车已经很稀少,车队在快速行驶了半小时后,拐入了一个稍僻静的街道,这是他回别墅的必经之路。突然车上的杨元奎的心头一紧,神情没来由的紧张起来,纵横江湖多年,他明白这是一种危险即将到来的直觉。

    月亮散发的微弱光芒被云彩遮住,稀疏的路灯光亮在无力的驱散这无垠的黑暗,这场景,正应了那句话“月黑风高杀人夜”。

    车子上的两个分别身着黑白中山装的人,同时张开了眯着的双眼,感觉到了危险的到来。“停车”坐在宾利副驾驶的冷漠白衣男子一声疾喝,司机惯性的一脚刹车焖住了车,后面的司机见到前方的车急停,也急忙踩刹车险些撞到,纳闷的看着前方的车为什么突然停下。

    接下来的爆炸声解释了他们的疑惑,轰隆、轰隆的两声巨响,伴随着一团火光,前方的两辆别克车都掀飞起来,如果不是宾利车停的的及时,也将迎来同样的命运,“冲过去”副驾驶的男子又向司机命令道,司机也似乎经历过这种阵仗,没有慌乱,一脚油门探底,车子轰的一声如离玄之箭窜出,打算从炸翻的两辆车中间的空隙冲出去。

    但是随着三声枪响,风挡玻璃的碎裂,第三颗子弹击碎了防弹玻璃打中了他的前胸,车子失去了动了,撞到了前方燃烧的两辆车,横向的偏移在路中间。致死司机都没有明白,为什么防弹玻璃这么轻易的被打穿了。后方的两辆车子里面的十个人都急忙的停好了车子,拿出了枪,围住了宾利车,警戒的搜寻攻击的人。

    “嘭,嘭”又是两声枪响,两个保镖同时眉心中弹,应声倒地,众多保镖从倒地两人的子弹方位一顿猛射,打得路边的树木花草翻飞,但是却没有触动目标,随后又是两声枪响,又有两个人,眉心中弹倒在了地上,宾利周边的护卫的忙慌张的向开枪的方位射击,他们确实有些慌张,夜里能枪枪打中目标的眉心,来人的枪法非常的厉害。

    又是接连的枪响,每一个响声,都代表这一个保镖眉心中弹倒地,宾利车没有选择逃离,依旧静静的停在那里,车身倒映着熊熊的火光。

    “嘭、嘭”又是两声枪响,两颗子弹一前一后的打在里后座的玻璃上,防弹的玻璃质量还是过关的,抗住了大口径狙击步枪的子弹,但也出现了弹坑,弹坑的周围出现了细小的龟裂纹。

    前两枪没有奏效,第三枪随后而至,一举击破了玻璃,子弹飞了进去,可是诡异的一幕出现在了车里,子弹被车子后座的中年人用两个手指夹住,旁边的杨元奎吃惊的目瞪口呆。这简直不是人力所能为,人,用手抓住了子弹,而且还是狙击枪的子弹,作为玩弄枪械的行家,他可是了解的,狙击枪的子弹速度在八百米每秒,想看到都难,何况抓住,他这才知道,当初天青帮接头人所说的话:“这两人足以保你无忧”不是吹牛大话。

    抓住子弹的中年男子,手腕一甩,子弹飞离,同是坐在副驾驶的中年人,打开车门,身影一闪消失;在他再次出现的时候,一只脚,踏在一个拿着火箭筒准备发射的人后背上,这人口吐鲜血,有出气无进气,痛苦与不甘的没有闭上双眼,而隔着不远处的狙击手,已然卧地不起。

    林准,四海帮隐龙堂的枪神,在吃惊与不可思议下趴在了那里,同样是眉心位置,出现了一个血洞,干杀手这一职业,他早就设想过自己的种种结局,可是从来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死在自己射出去的子弹上。

    他没有对不起自己名字,枪打的非常之准,刚才的三连击,是他的拿手绝技,这一手,也取走了很多防卫森严的大佬的脑袋,可是今天他开出最后一枪的时候,他心理慌乱了,子弹没有像自己预期的击中目标,在红外线瞄准器中看到,对方的手抓住了它的子弹,这准备向对讲机中喊话告诉同班撤退的时候,返回来的子弹已经进入了他的眉心。

    罗宾,被中年男子用脚踩吐血之人,此时心理同样是吃惊与不甘,没想到作为隐龙堂的刀王,一把快刀了却了无数豪杰的生命,可是现在连出刀的机会都没有,根本就没有看到对方的身形,对方已经来到了身边,给予自己致命的一击。

    副驾驶的中年男子一闪身又回到了宾利车上,只不过这次做的是驾驶位置,向后座的杨元奎扔过去了一个云朵状的铁片,上面雕刻着一个狰狞的龙头,然后将车子缓缓到了回来,又转换方向缓缓驶去,不急不躁,仿佛刚才的事情没发生一般。

    而在距离这里千米外,一个拿着高倍望远镜的人匆忙的收起望远镜离开,上车后拿起电话打了出去:“堂主,行动失败,刀王、枪王全都死了。”

    “什么?他们都死了,怎么回事?”电话对面响起一个吃惊的女性声音。

    “对方身边有两个武林高手,那两人非常的厉害,一个能徒手抓住狙击枪的子弹,又把子弹甩了回来杀了枪王;另一个几十米的距离一个闪身就到,刀王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一招毙命。”负责监控的人心有余悸的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随时注意情况。”电话里的女声又恢复了平静。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