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都市灵宝大亨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九章 表弟被连累

    从酒吧出来,同学们也没了继续玩闹的心思,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张强和彭军一起走的,说不打扰王林和表弟叙旧,但是王林猜测这俩玩意估计是找地方泡妞去了。

    刘超是王林的亲表弟,由于两人的年龄只差了两个月,小的时候经常在一起玩,后来一起在一个退伍的特种兵开的散打班练散打,中学的时候王林、刘超、雷军三人经常一起出去打架,在所在中学称雄称霸,当时刘超很羡慕古惑仔里的陈浩南,一直把他作为偶像。

    高中毕业后这铁三角就各奔东西了,刘超和雷军两人都出来打工没有上大学,雷军去了南方投奔亲属,刘超和王林来到了松江。王林上了一个三流大学,刘超在一家商务会所做服务生,只是两人所在的区域距离有些远,偶尔才能见一次面。

    后来有一次刘超偷偷地和王林说,他跟了一个老大,他的老大是四海帮的一个堂主,这个四海帮王林也曾听人说过,帮主洪阔海是松江的传奇人物,松江道上首屈一指的大哥,由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退伍兵白手起家,创立了一个称霸松江市近二十年的大帮派。

    从那以后,刘超一天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两人见面的机会更少,只是偶尔通个电话。前段时间在电话里也听刘超说过,自己现在很受大哥的器重,只是让王林没想到已经也已经是独自打理场子的头目了,俩人来到了酒吧不远的夜市大排档,点了点串,要了一打啤酒,坐了下来。

    “有仨月没见了吧,怎么跑这来了?”刚坐下的王林问道。

    “这是我们公司新开的会所,老大让我来这里当经理。”刘超指了指足有八层的商务会所说道。

    “呵呵,恭喜、恭喜这是产房传喜讯,得偿所愿荣升扛把子!”王林嘻笑着打趣道,开始以为表弟只是管理酒吧,没想到管理的是这么大的一个生意,很是替他开心。

    “拉倒吧!你可别埋汰我了,就是给老大跑腿管事儿的。”虽然说着谦虚,但难掩那一脸得色。

    “哈哈!总之是件高兴的事儿,来走一个。”说完王林端起了手中的斟满啤酒的杯子。

    刘超也是拿起酒杯,两人碰了一下后一饮而尽,王林拿起酒杯给刘超倒满了酒,关切的说道:“怎么样?现在能安稳多了吧!以前总听你说打打杀杀的,怪担心的,但那是你选的路,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恩,安稳多了,有日子没动过手了,骨头都快生锈了,天天就是陪这个喝酒陪那个喝酒的,你看这啤酒肚都出来了,堕落啊!”刘超感叹完,跟王林又碰了一下,两人又都是一饮而尽。

    “说说你吧!怎么样啊?还天天宅着没出去泡泡妞?”刘超放下酒杯,又打听起王林来。

    “呵呵,别提了,像我这典型的四无人员,一没房,二没车,三没票子、四没发展,还泡妞?泡方便面差不多!”王林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

    “那些都是浮云,都会有的,我们的会所有都是年轻漂亮的姑娘,今晚叫过来陪陪你?”刘超冲王林挤挤眼,一脸坏笑的问道。

    “别扯了,说出来都不怕你笑话,我都没钱给她们小费,前两天刚失业,下个月找不到工作生活都成问题啦!等我什么时候吃饱穿暖了在思**吧!”王林有些落寞的说道。

    “你这不是埋汰我呢吗?陪我刘超的表哥还能要钱,没事都指着我吃饭呢,等我一会给你安排。”刘超牛哄哄的说道。

    “算了,你别启封我邪恶的灵魂啦,她不要,我也不好意思白上啊!都为了赚钱。”王林赶紧拉住要打电话的刘超。

    “工作也好说,夜总会这头你不能乐意来,我跟我老大说一声,让你上我们集团的地产公司去,这点面子他还能给我。”刘超豪气的说道。

    “这个比较靠谱,我就先谢谢你啦!”听到这个消息王林还真挺高兴。刘超所说的集团便是四海集团,是四海帮的白道生意,在整个松江也是前十的大集团,涉足很多行业,包括房地产开发、物业公司、连锁酒店、百货商场、娱乐会所等等。

    两人边喝边聊,不一会一打啤酒进肚,王林刚想要酒,侧着灯光忽然看见刘超头上的气旋突然夹杂了一丝青色,如果按照出租车那时候的理论,应该是要挨打的节奏。

    “这段时间工作顺利吗,和谁结过仇吗?”王林试探着问道。

    “啊?”刘超被王林突然的一问整的有些发愣。反应了一下说道:“没有啊!就是没完没了的喝酒了,再说了在咱们自己的地界,哪来的仇人啊!”

    “那就好,太晚了咱俩回我家继续喝吧,一会就不好打车了。”王林站起身说道。

    “打什么车啊!一会咱俩去我那在玩一会,找两个妹子陪着,有客房就直接住下了。”刘超把起来的王林又按回了座位。

    “算了,还是去我家吧,不喜欢太闹了,咱俩在家里喝点酒,聊聊天也挺好。”王林又劝说道。王林让刘超跟其回家,如果推算的没错,刘超肯定要出现是非,而夜总会可是从来不缺是非的地方。

    被王林突然的转变,弄得有些莫名奇妙,说了两句后,看王林一直坚持也就不再说了,两人叫老板结帐离开了大排档,本来刘超要去结账,但还是被王林抢着付了,对刘超说道:“哥大馆子现在请不起,这大排档还没问题,你就别和我争了。”刘超看王林这么说也就没再拉扯。

    两人晃晃荡荡步行回到了小区大门口口,走到近处看见小区的门口停了两辆面包车,把小区的门堵得死死的,王林看了一眼咒骂了一句“哪个没长心的这么缺德,把车横大门口。”刘超依照他的职业经验,暗道了声不好,车里面有人,这么晚了还在这肯定有问题。

    “慢,咱俩先不要进去,有点不对劲。”刘超警觉的一把拽住王林。听刘超这么一说,王林也感觉出来氛围有些不对,尤其他看到刘超今天的气旋有问题,说不好真是堵刘超的,可是他们怎么能堵到自己小区的门口呢?

    两人刚转身打算离开,可是结果明显晚了,面包车的大灯直接照射过来,车门骤开,从里面窜出十多个人,手里都拿着搞把、铁棍、砍刀等武器,看到这个阵势俩人第一反应转身开跑,这是胡同口又出现了几个人挡在了路口。

    无奈下两人停了下来,“哥们,有啥梁子得挑明白了吧!”刘超上前问道。

    “没你事,滚一边凉快去,我们找他。”为首的一个秃头壮汉,用手里的砍刀指了指王林。他那锃亮的秃头在车灯的照射下很耀眼,这是王林的第一想法,然后才是“找自己的?”靠!表弟被自己连累了。

    “我没得罪过你们吧?”王林的表情很诧异,这还真让他有点纳闷,他一个小公司小职员,一天单位家里两点一线,不招谁,不惹谁的,一年到头出去娱乐的时候都有限,一个巴掌绝对能数的过来。

    “有人出钱,我们出力,哪tm那么多废话。”说完光头将砍刀抗在肩膀上,用手一指二人下了命令:“兄弟们上,打不死就行。”

    “等等,我是...”没等刘超报出字号,秃头的小弟们的家伙已经迎头砸来。

    两人以前都是打架好手,现在的刘超更是职业玩家,如今的王林更不可同日而语,看着挥舞刀棍冲上来的众人,直接用手护着头部冲了上去,冲到近前拿着棒子的人反而不好出力,一个照面两人都特利索的放到了最先接触的人,抢下了他们手中的镐把。

    有了家伙的两人算是如鱼得水,瞬间放翻了好几个,打出了个缺口,准备冲出包围圈,拉开战线,打斗中王林看到刘超挨了好几下,但都不怎么严重,反倒越战越勇。

    王林自己倒是一下都没挨着,此刻意识到了自己修炼的妙用,速度和力量与之前不可同日而语,眼力明显加强,对方挥出的棍子在他的眼里变慢的很缓慢,攻击来的棍棒都被他后发先至敌给化解了,而且身随意动非常迅捷。

    埋伏王林的一共来了十七个人,打斗片刻被兄弟二人撂倒了十一个,王林打倒了七个,刘超打到了四个,见到二人的凶悍,这些来围攻的人也都产生了怯懦之心,有些后退的架势。

    “呸!一群废物!”秃头大汉看着小弟片刻就被放倒了十来个,呸了一口,提着砍刀冲入了战团。砍刀迅猛的像王林劈来,秃头的加入让王林略微感到一些压力,这家伙出手便知道是个练家子,刀法迅猛,出刀很迅速,角度也很刁钻,一看就是战阵老手。

    但是王林把棒子轮的大开大和,秃头也近不的身,不是王林实力大有提升,今天肯定是个重伤住院的结局,边打心理边疑惑,到底是谁能和自己有这么大怨恨,找这么多人打自己。

    刘超那头又放倒了他们两三个,两人压力骤轻,对方被放倒了十来个,合围之势早已瓦解,王林和刘超打出了凶性,并肩猛冲了上去,全都往头上招呼,秃头的小弟又被放倒了好几个。

    只剩下秃头一个人在苦苦支撑,一寸长一寸强,他的砍刀反而没有优势,被两人劈头盖脸的一顿猛削。

    嘭!咣当!秃头的刀被刘超一棒子打落到了地上,王林紧随着一棒子抡圆了横削在秃头的脸上,这棒子王林卯足了力气,秃头被打的牙齿伴随鲜血齐飞,脸颊瞬间高高肿起,倒在地上,鲜血顺着嘴角不住的流淌下来。

    “说吧,谁叫你来的?”王林用棒子捅了秃头的胸口一下。秃头用怨毒的眼神盯着王林没有吭声,吐了一口血沫。

    “哥们,报个号吧,我是四海帮的大超,说着一拉衣袖,露出手臂上纹着一条出海青龙。我给你机会再问你一便,谁让你来的。”刘超语气低沉问道。

    秃头听到刘超报了名号,看见这四海帮专用纹身,脸色瞬间一变,眼神里透着恐慌,心里也懊悔起来,“自己这是踢铁板上了”......。

    三辆面包车装着十几个伤病员奔向了医院,二秃子现在很郁闷,捂着断掉的小拇指坐在车里。他是这一带的小地痞,平时就干点帮人打架、要账的活,今天收了杨鹏的一万块钱,让他教训一下他的同学。

    同学背景就是一个普通的小职员,没钱、没权、没背景,但是听说挺能打的。对于吃这碗饭的二秃子来说,这是件轻松加愉快的事,动这种小人物一点负担都没有,但是为了顺利完成任务还是带了十几个小弟。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一脚踢铁板上了,不但小弟个个都被打的头破血流,还得罪了最近在松江圈子里很火的四海帮大超,四海帮的正式小弟,都不是他这种小人物能得罪的起的,何况像刘超这种正红的小头目,只付出了一根手指的代价,和刘超揭过这道梁子,二秃子觉得自己也算赚到了。

    “妈的,回去得找杨鹏要医药费,害的老子断了根手指,怎么也得要他个二三十万。”二秃子恨恨的想到。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