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都市灵宝大亨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章 惆怅与祸乱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为你做了嫁衣”每当想起方静,王林不自觉的就会哼起这首歌。方静是王林的大学同桌,大学的很多美好时光,都充斥的她的影子,即便有时候王林只是一个观众。

    王林是带着不情愿的情绪来到大学的,没有考上一个理想的大学,已经很失落了,可是看到这个刚刚从一片荒地上开始建设的校园,王林的心中就更加不情愿。

    这与他想象的大学生活完全不一样了,到处是绿布围着的半成品建筑,杂乱的土堆,满地的砖头瓦块,一眼望不到边的荒乱草地。

    这哪里像上大学,犹如进入了建筑工地。还怎么花前月下的领着女朋友散步,一起感受杨柳依依,晚风习习。看着那茂密的杂草,只能联想到,“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了。”

    当王林走到班级看见方静的那一霎那,正印证了那句话“生活总是在绝望的时候给你带来希望”,有这一抹风景,可以忽略其它。那一个浅浅的笑容,还有那俏皮的酒窝,至今难忘。

    方静有种邻家妹妹的那种自然美,不施粉黛。梳着一个马尾辫,头发很柔顺,眉毛似一弯新月,眼睛不是很大但清澈明亮炯炯有神,白皙的皮肤,小巧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嘴挂着甜甜的微笑。

    想到那印象深刻的笑容,一脸失落的王林嘴角也微微扬起,露出了一丝苦涩无奈的微笑。

    一直运气不怎么好的王林,当时却得到了老天的眷顾,成了方静的同桌,所谓近水楼台,在经过两年的不懈努力下,终于让方静成为了自己的女友,一起渡过了一年的美好时光,王林天真的认为自己找到了真爱,可以幸福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可惜好景不长,很多时候是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到了毕业季,面对种种的现实问题,爱情最终被现实所击倒,方静离开了王林,选择了条件优越的郭涛,只是因为郭涛可以给方静在松江安排一个正式的工作。

    方静现在的老公郭涛也是王林的同班同学,绝对的花花公子一枚。家境很不错,据说有上千万的家产,长相勉强称上一般。刚上学时也开始追求方静,但他没有王林近水楼台的优势,也没有王林帅气,最后没有竞争过王林。

    当然追方静的期间郭涛也没闲着,追方静的同时和其它女生也都**不清,按他的想法就是不会因为一棵树而放弃整片森林。

    毕业实习的时候王林被分配到了外地,方静留在了松江当地,可是让王林至今想不通的是,短短的三个月的社会实践期间,方静竟移情别恋,反而投入了郭涛的怀抱。

    当他返校时在校园里撞见携手而行的两人,看到方静那闪烁躲避的眼神,还有郭涛那傲然的神情;王林觉得自己的心,如被极寒冰封后又遭了重重一锤,冰冷然后寸寸碎裂。似乎正应了那句“从此不再相信爱情了”。

    带着有些落寞的心情回到了家,王林把挎包摘下,撇到了沙发上后走进了卧室,王林想去蜷在床上静静的看一本喜欢的小说。只有进入小说的世界,才能让他短暂的忘却所有的烦恼与不开心,他喜欢这种宁静。

    梆啷一声,王林看向脚下踢到的东西,这正是砸伤自己后赋予自己传承的葫芦,葫芦成功的激起了王林的好奇心,王林立刻捡了起来仔细的研究着。

    从外表上根本就看不到它是一个宝贝,尽是岁月侵蚀的痕迹。葫芦的底座刻着一个八卦图形,一条神龙盘旋缠绕在葫芦之上,龙首在葫芦的口处做喷火吐珠之状,葫芦的盖子做成的形状也似一团火焰。

    葫芦的盖子看上去快与葫芦的嘴锈到了一起,王林却觉得很轻易的就拔了出来,这一下在王林看似随意,但是算命老头的家族却几百年来都未能做到,灵宝择有缘人,有时就是如此的弄人,该是谁的就是谁的,不是你的在你的手里,你也只是代为保管罢了。

    盖子一打开葫芦陡然变大,再也不是那破旧的麽样,已经变得如同三岁孩童般大小,赤红的本身,如红玛瑙一样剔透,上面的盘旋的神龙闪着金色的光芒,王林知道这才是灵宝的本来面目。

    在火光的照应下,他的双眼忽然黑白变得不再分明,而是形成了一片灰蒙蒙的状态,似有两团火焰在眼睛中燃烧跳动,紧接着王林觉得自己眼前呈献出了另一番天地,这里是一片混沌的世界。

    这片广阔的天地中一燃烧着团忽隐忽现的火焰,火焰的周围散落着巨量大小不一的乳白色晶石,晶石上面霞光流转。

    一条身上冒着熊熊火焰,身长有几十丈的巨龙在火焰上空肆意的遨游,舒展身躯之际喷吐着炽烈的火舌。

    随着巨龙在火焰上的盘旋,这里形成了一个风暴中心,葫芦之外空气中晶莹的亮点,都飞蛾扑火般的疯狂向火焰中汇聚;风助火势,火借风威,刚才还忽隐忽现的火焰的变得卓越起来,火焰虽然还是透明,却有了熊熊之势,这情形就像是一个即将熄灭的火苗上,浇了一桶汽油般剧烈。

    葫芦中的龙卷风暴持续了大约两分钟的后归于平静,此时的葫芦中仿佛是一片金色的海洋,广阔的空间中漫天的金雨向火焰中散落,巨龙欢快的翱翔在这金雨之中,时不时的还兴奋的吐出一串火舌。

    王林沉浸在这玄妙的场景之时,却不知道此时方圆千里的修真者都处在极度震惊当中,就在大约两分钟之前,天地间元气极具波动,平时虽然稀少但却能真切感到存在元气,此时仿佛被什么东西抽空了一般,瞬息间变的无影无踪,紧紧短暂的两分钟,天地间的元气已经稀薄到了稀之若无的地步。

    于此同时,松江市最著名的寺庙长乐寺中,一慈眉善目,正在入定的老和尚,常年古井不波的脸上露出了惊奇的神色。起身匆匆的走向了寺院对面的一处几个小楼合围的小院之中,此时这个小院子中一个正在吸收天地元气的中年男子,也不得已的停止了打坐修炼,一脸震惊的揣测这忽然出现的异常。

    松江市医院,之前给王林看过病的那位张主任,此时也是一脸的疑惑,忽然感觉身边灵力比以往要充盈几十倍,但只是过眼烟云,指间流沙,瞬间离去,最后导致这里一点元气也无。

    ......

    此时位于松江市南面八百里,太白山脉的茫茫原始森林之中,原本宁静祥和的道观此时更是纷乱异常,这个道观外表看上去很是平常,实则是当今世俗修真界的三大宗门之一乾玄宗的所在之地。

    就在刚刚天地元气为之一空之时,位于宗门后山的封魔洞封印薄弱之际,洞里封印了千年的鬼王抓住了此次机会,在封魔阵运转滞涩之际,抽离出自己大部分的灵体能量自爆,直接将封魔阵的封印冲开了一个空隙,一举冲出了封魔洞,血腥的杀死了守阵的弟子二人,并吸收了两人的精血和魂魄,怨毒的看了一眼半山腰的道观后化作一阵阴风逃遁。

    当闭关的乾玄宗的护宗大长老,金丹中期修士玄清真人赶到之时,鬼王以逃得无影无踪。

    看着一路上被吸收阳魄而死的十二个守山弟子,已经多年未动火气的玄清真人,一掌打倒了身旁一人粗的大杨树狂怒的喊道:“不诛此魔,誓不为人。”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