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都市灵宝大亨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章 买一送一的灵宝

    “唉!又来了”在睡梦中依然清醒的王林心里叹气道,身体被束缚的很紧,似乎血液都停止了流动。

    虽然习以为常,但王林依旧有些紧张的看着天花板,天花板上面一个淡淡的人影慢慢浮现出来。她穿着民国时候的学生装,蓝布上衣黑色百褶裙,齐眉的刘海儿梳着两个又黑又粗的辫子,模糊的五官,虚飘的裙子下看不到脚,缓缓的向下飘着。

    王林紧握着拳头,努力的想大喊、想翻身、想赶紧醒过来,早点结束这恐怖的一幕。梦魇的时候人是清醒的,周围的环境一如清醒时一样的清晰,有过梦魇经历的人都曾体验过这种感觉。

    人影越来越近,王林明显的感觉到每次见到她都要比以前清晰凝实不少,不像最初的那个几乎透明的虚影,“今天梦魇的时间要比往常要长,怎么还不醒过来?”王林在心理焦急的想到。

    “啊!”在心里最紧张的那一时刻,王林终于呐喊出了声音,手脚也不再有束缚感只是还有些酸麻,费力的抬起右手,擦了擦额头上面冒出的汗珠。呼!长长的出了口气,场景也还是自己的屋子,只是那个缓缓飘下的女鬼已经消失,王林自己醒了过来。

    经这一折腾王林已经睡意全无,打开了灯拿起手机看起了小说,冲淡下恐怖的情绪,然后挨到天光放亮,用那初升的阳光扫去心里恐怖的余悸。每个月都会有这么几天做着这个梦,无论怎么改变居住的地方都没有作用,不时的梦魇已经困扰他将近八年,期间父母也领他尝试过各种办法,中医、西医、江湖术士都毫无作用,慢慢的也就习惯了这样的状态。

    梦魇已经严重的影响了他的生活,因为经常性的休息不好,头脑总是晕晕的不清醒,浑浑噩噩的渡过了八年,上学时成绩一落千丈,工作后做事拿东忘西总出差错,而且运气也是一落千丈,好事儿赶不上,走到卡跟头、骑车掉链子......等一些小麻烦不断。

    “昨晚合住的好哥们雷军没回来,已经连续三个月没有出现的梦魇就又出现了,这是怎么回事?”王林心里有些狐疑,说起来也奇怪,和雷军合住的这三个月是王林睡的最安稳的,三个月来都没出现这个噩梦,王林甚至都暗自揣测过是不是雷军长的辟邪?

    “这小子不知道跑哪去了,害的我连个安稳觉都睡不成”王林心理嘀咕道。

    天光放亮,在晨光照射下,恐怖的余温已然驱散。没有多少困意,王林索性也不睡了,打算起床去跑跑步然后去早市转转,买点早餐然后走着去上班,也能省下一块钱的公交钱。

    王林在小区里面跑了三圈,也许今天出来的早些,没有碰到那个每隔一天就会出来晨跑的漂亮美眉,失去了在跑下去的兴致,放缓了步伐向早市走去。

    早市离王林租住的房子隔了一条街,凌晨五点多这里已经很热闹了,早起的大爷大妈们汇聚而来,不时的传来小商贩的吆喝声。顺着熙熙攘攘的人流,看着热闹的景象心情也能愉悦一些,驱散一下心里烦躁的情绪。

    王林买了一个“煎饼果子”准备边吃边欣赏早市的喧嚣,这时早点摊旁边一个摆地摊算挂的老头叫住了他,说道:“小伙子,我看你印堂有黑气缭绕,是不是遇到不顺的事了?过来我给你瞧瞧!”

    “江湖骗子!”这是王林的第一反应。这种人也碰到了不少,先拿话吓唬你一通,然后吹嘘一番自己的厉害,在说怎么帮你过了这道坎,最后就开始提钱了。王林转身欲走。但紧接着老头的三句话直接让王林收住了脚步。

    “小伙子,你心里肯定是在骂我骗子吧,老头的声音从后方传来,被老头猜中了心思,王林有些不好意思的收住脚步。“算了,这老头看起来都得八十了,这么早起来摆摊也不容易,花五块钱给他开个张吧”。

    看着王林转身回来,蹲在了摊前,老头双眼凝视了王林一会说道:“看你双眼无神,印堂发暗,眉宇间夹杂着一丝青黑之气,做恶梦了吧?”

    “嘿,还真让他蒙对了,有点道行!”王林心里这样想着,转过身王林看着老头,“还真让您老说对了,有什么问题吗?”王林问道。索性上班的时间还早,王林摸摸兜里的买完煎饼果子还剩的八十大钞,总不会吃多大亏,且看他怎么忽悠。

    “如果老夫没猜错的话,你经常会被噩梦侵袭,小伙子,实话说吧,你这是中邪了!”

    “没这么恐怖吧!”王林没少听到这个说法,心理想着“还真有点本事,曾经父母给他找过一个据说很厉害的算命先生也这么说过。”

    “是与不是,冷暖自知啊!你怀揣宝山而不明,正是这些魑魅魍魉所喜欢依附的所在,你身俱元阳之体,寻常鬼物避之不及,但却是鬼修所中意的鼎炉”老头看着王林怀疑的眼神,鄙视的看了王林一眼,一脸高深的给他解释说道。

    王林顿时心里敲起了边鼓,自己难道是遇到高人了?还是头一次被人说出这么细致的原因,马上问道:“那您老人家说说,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驱鬼捉妖的小术,老朽虽略知一二,寻常的麻烦老朽也可以解决,但你这个恕老朽也解决不了,道行不够,还想多活几年呢!”老头捋着那银白的山羊胡,眯着眼睛思索般的说道。

    “我的问题很严重?”王林觉得自己绝对掉到老头的坑里了,但是自己心中的无奈自己知道,总想找办法解决。

    “孰重孰轻自有定数,我这里有一法器,应可助你一助,至于是否能让你渡过难关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老头掐指算了算,对着王林说道。

    “合着您老是职业推销镇宅法器的”王林看着老头地摊上的一些风水镇宅摆件,桃木剑、宝塔、公鸡、八卦罗盘、铜葫芦、五帝钱等。

    老头瞪了王林一眼哼道:“我这可都是祖传下来的宝贝,老夫我无儿无女,不忍埋没了这些宝贝,打算宝赠有缘人,要不然纵使拿金山银山也休想换得老夫这些宝贝”,老头很生气,连珠炮的说了一堆。

    看着老头不悦的表情,王林也觉得自己说的有些直白了,而且听说老人无儿无女怪可怜的,反正自己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就试试看吧!

    “算我说错了,老爷子。那您说哪个宝物和我有缘?”王林问道。

    老头捋着银白的胡子低垂眼睑思索了一番说道:“你为邪魅所侵,你将这面八卦镜挂于胸前,希望对你能起到作用。”说完算算命老头又重重的叹了口气道:“哎!我好人做到底,将这个也一并送你了。”

    说完算命老头在随身的包裹里又掏出了一个铜葫芦,看上去比摊位上的破旧许多,已经长满了铜绿。王林见老头颤抖着将葫芦拿在手里,仿佛要给王林的是稀世珍宝一样,满脸全是眷恋不舍,对王林叮嘱道:“还有这铜葫芦,你将它摆在卧室高处,这可是我家先祖传下来的,我家先祖说这葫芦里有莫大的玄机,如若道破将有莫大福缘,也一并送与你了。”

    “老爷子,您先别说买一送一的事儿,我得先问问多少钱,我怕兜里的钱不够?”王林有些心虚的问道,兜里的钱可是不多。

    “这两样东西都是老朽祖上传下来的,这八卦寻龙镜是我爷爷做的,这葫芦的来历更久远,在我们家最少传承五代了”老头一脸的留恋的说着两个物件的来历,像舍弃了自己最心爱的东西一般,若果不是有影帝的演技,明眼人都能感觉到老头的不舍。

    “老爷子,您这都是都能算古董了,我事先声明我没带多少钱,可能买不起”王林一脸不好意思的说。

    “这镜子我就收你八十,至于这这葫芦我爷爷说过,灵宝无价,宝赠有缘人,就送给你了”老头缓缓的说道,语气中还带着怀念和不舍。

    “八十?倒是不贵!”王林略有吃惊的说道。之前他以为老头一直在渲染两样东西的年代久远,肯定会漫天要价。工艺店里面也都有这些东西,王林做装饰设计工作的多少了解一些,而且还买一送一,单单一些地摊卖的做旧的仿古董葫芦,都不只八十块钱了。

    “还嫌便宜了?不是老头子我刺激你,我要八十一你都买不起。”说完老头不屑的一撇嘴。

    王林被老头闹了个大红脸,有些不好意思,看到王林的窘态,算命的老头似乎有些过意不去的出言安慰道:“观你面相天庭饱满、眉目细长清秀、鼻梁挺直山根高隆,本是富贵之人,但是常年被阴气缠绕,富贵之气受阻,如若安然度过这一劫,定当大富大贵。”

    算命老头说的话王林只当是好话宽心了,也没在意,给完老头钱后,直接把八卦镜挂在脖子上,把葫芦随手放进了单间包里,边走边吃着有些凉了的煎饼果子来到了公司。

    “早啊,曲叔。早,王姐”。来到公司门口,王林和值更老头和打扫卫生的中年妇女打了声招呼。

    “小王你过来”,王姐叫王林到跟前来。这个王姐是公司的百事通,什么家长里短大事小情都打听的门清,这是又有什么新闻了,王林猜测着来到她近前,“怎么了王姐?”

    “小王,你是不是把客户的合同报价弄错了,我看昨天客户来的时候和韩总争持了起来,还说要按合同办事。不按时交工就去法院起诉我们。”

    啊?不能吧王林的心里也有些不托底,自己的平时粗心大意的,设计部的经理张经理平时很关照自己,审合同的时候没少帮自己改正小错误;这段时间张经理家里有事情请假,合同是自己做的,难道这一次就出问题啦?。

    “王林,韩总叫你去办公室一趟,小心点我看他脸色有些不好”。一进公司,同事叫住了王林并提醒他一句。

    “好的,谢了卢哥”。

    王林站在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口,向上吹了口气,整理了一下衣襟,敲了敲总经理的门......。

    “你给我滚出去,明天不用来上班了”,几分钟后经理办公室里传来了一通爆吼。

    哗啦!碰!里面又传来一阵摔东西和纸张四散的声音。

    员工甲:“老板怒了,这回迷糊哥又遭殃了”。

    员工乙:“我听说他这回算错了报价,报价差了六万呐”。

    员工丙:“我看这回老板是铁定开除他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整的?总是迷迷糊糊的”。

    王林低着头从经理办公室里面走了出来,来到座位上默默的开始收拾东西。这已经是毕业一年多以来的第六份工作了。轻车熟路的收拾好东西,王林绷着箱子像外面走去,跟公司其它几个同事点头示意了一下算是告别,留了一个无奈的微笑。

    抱着箱子,王林本打算奢侈的打了一回车,可是想起兜里的钱都救济那算命老头了。

    悲催的捧着箱子走回自己租的房子,已经是累的双手麻木了。这是他和好朋友雷军一起合租的一个一居室。雷军是他的高中同学,也算是王林的师兄,当年王林、雷军还有表弟刘超一起在当地跟随一个退伍的侦察兵学习了几年功夫。三人的关系非常铁,上学的时候总是一起逃学,一起锻炼,一起出去打架。

    但是到高考时雷军和刘超都没有参加高考而是去外地打工了,本想一起闯荡的王林在父母的胁迫下上了一所三流大学,稀里糊涂的混到了毕业。

    三个月前,不知怎的雷军也跑来松江市发展,铁三角又能重聚在了一起。雷军没出去找房子,挤在了王林的这个小出租屋里,但是值得一提的是,自从雷军回来的这三个月梦魇一次也没出现,直到昨天雷军没在家里住,才出现一回。

    “哈哈,我说小林子这是又没伺候好皇上被踢出来了”雷军正在家里看电视,看见王林回来打趣道。

    “滚蛋,没看见手都麻了赶紧来搭把手”。见到雷军嘲笑他,王林没好气的回道。

    雷军笑嘻嘻的接过箱子,还在一旁打趣到,“没事小林子,在家安心呆着,哥养你。”

    “谢您大恩了,雷总管,在下有手有脚,得自食其力啊!”王林阴阳怪气的回道。不过说起来,雷军这两年出去打工好像赚了不少钱,全身上下都是名牌,值不少银子。平时花钱也很大方,也不着急出去找工作,总是出去闲逛。

    看着在一旁笑的雷军,王林只好无视他回到卧室,拿出葫芦把包往地上一扔,琢磨着摆在哪?

    看了一圈觉得衣柜的顶上最合适,王林努力的伸手想把葫芦放上去,可是还是差一点才能够到,“他妈的”王林咒骂了一句,心理有些不顺的王林觉得什么都在和他作对,一生气把葫芦撇了上去,准备躺在床上休息一会,可是刚一转身,葫芦却从上面滚了下来,直接砸在了他的头顶百会穴处。

    “靠!”王林只发出了这一个字的感叹词就被直接撂倒,葫芦上的八卦图上沾了些头上流出的血液,发出了一阵黄色的光晕,紧接着葫芦上燃起一团若隐隐现的火焰,火焰闪动了几下之后化作一团雾气融入了王林的双眼,王林顿觉双目刺痛忙闭上眼睛,火苗消失后一个黄色的小光球缓缓从葫芦中飘出,钻入了王林的百会穴之处,王林只觉得一股庞大的能量进入脑袋,一幅幅画面在头脑中闪过,头疼欲裂昏死过去。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