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御妖纪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069章 凉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凉介

    “麻麻,麻麻,”小芝看着那个躺在自己床上的蛋蛋,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醒了,说到底,到底怎么样判断一个蛋蛋昏迷和苏醒,乃是全人类的大问题,“他好像醒了……”

    而此时正站在一旁的捣药的芝麻麻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小芝,你到边上去,让麻麻好好看看他。”

    “你们是?”蛋蛋虽然醒了过来,但是,依旧是头晕脑胀,全身冰冷,想来是寒狼族的寒毒发作,眼前这个地方,简单干净,简朴却温馨,周围的一切都是树木,连一个小小的窗口都被树叶遮盖,传闻中灵芝乃是住在树洞里面,原来是真的。

    “呀?”正当蛋蛋看着迷迷糊糊看着这个陌生的地方,心里正担心自己晕太久了萧小虞他们会有危险的时候,却一个天旋地转,身体突然一下子被倒立起来,蛋蛋不由得大叫,“丫丫的,你干嘛?不带这么调皮倒蛋的哈……”

    “呵……”芝麻麻一笑,然后放开了自己的手,蛋蛋一下子失重,整个蛋落到床上足足转了几个大圈才稳住身形。

    “果然是天下第一灵物,”芝麻麻这么说着,手里拿去刚刚捣好的药,右手用木片抹了一些,然后一脚豪迈的踩住蛋蛋,对着他背后的那个裂口就涂了上去,“居然还是个蛋就可以到处乱跑,不过,就算是灵物也并非无懈可击,要是你这个伤口再大一点,就不只只是蛋壳裂了一个小缝隙,只怕蛋内膜破裂,寒毒侵蚀到了你体内,就性命堪忧了。”

    蛋蛋正欲反驳什么,却被芝麻麻这一番话弄得哑口无言,的确,自己的身体自己乃是最清楚的,不过,是一直没有让婴如和萧小虞知道罢了,不过被芝麻麻这么一上药,原本疼痛欲裂的伤口,却是一下子冰冰凉凉舒服惬意之极,他也不由得长长的嘘了一口气,不过,嘴上依旧是不服输,“你丫的,就算你要救我,也不用踩着我吧,脚这么臭,估计从来没有洗过吧,啊,你丫的居然不穿鞋?!再者说了,你不怕救好了我我吃了你们两个么?啊!!!~~~”

    “来啊,我倒是想看看你的嘴长哪里……”芝麻麻一脚踹了蛋蛋的屁股,他不由得原地打转。

    “!#¥¥%%~!”蛋蛋不由得眼花缭乱,满眼冒金星,虽然伤口舒服之极,但是,自己依旧是无法动弹,想来是药物里面加了些让病人昏睡的药物,“臭,臭灵芝,等我醒……了,炖了你们……”

    “咕噜咕噜……”

    小芝看着这个原地打转的蛋蛋,不由得一双小眼睛也跟着咕噜咕噜的转折,“麻麻,这个蛋蛋到底是什么蛋啊?”

    “蠢蛋!”芝麻麻干净利落。

    “麻麻,蠢蛋又是什么的蛋蛋啊?”小芝天真无邪。

    “呵呵,”芝麻麻不由得笑了,怎么今日会在自己的儿子面前说这样的话,还真是失常,她温柔的蹲下来,看着小芝,“小芝,记得么,两百多年前,不是见过一个羊身虎齿人爪的怪兽哥哥么?”

    “啊……怪兽哥哥?”小芝记忆力不好,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头,在他的芝伞上,刚刚好有一个小缺口,也正是这个缺口的缘故,小芝虽然身为神物,也是智商发育不全,“哦~!我想起来了,是……”

    “对啊,”芝麻麻摸了摸自己儿子的芝伞,“他就是那个哥哥的弟弟,所以,也是小芝的和麻麻的恩人,造了么?”

    “造了,麻麻……嘿嘿。”小芝痴痴的笑着。

    “恩,想起来就好了,麻麻去做晚饭,你乖乖的去把“我再也不说谎”这几个字抄写一百遍……”

    “诶,为什么?”!!!麻麻,冤枉啊。

    再说婴如这边,与银尊对战多时,已从正午对战到了傍晚,而楚皓一行人更是赶到之后,看着两兽相争,不敢插手,毕竟,战斗力不是一个等级的。

    再者,神兽全身都是宝,两兽相争必有一死,另外一个也有损伤,若是在这时候找到神兽身上的血肉或者其他的角或者毛,都是无价之宝。

    是故,楚皓一行均在安全距离之外看着这场百年难得一见的争斗,完全已经忘了来到这里的初衷。

    “怎么的?”婴如一连几次都用自己的长尾鞭打银尊,银尊不由得节节败退,此时已经褪到了对面的山崖上面,“还不认输,想来是狼皮太厚太耐打?!哼!”

    婴如哪里肯给银尊喘息的机会,又立刻攻了上去,自己的后腿微曲,前掌发力,瞬时飞出百米之远,对着银尊的命门而去。

    这银尊从对战开始就一直只守不攻,做拖延时间之势,狼族乃是群居动物,只怕这不过多时,狼群便要赶到,届时可就是不好对付了,比较双拳难敌四手,加上银狼族长期生活在冰原中,其坚毅的品行和非凡的忍耐力,也是一般兽族难以睥睨的。

    “呵……”等待多时,终于是等到了,银尊站在山崖上,看着那个朝着自己飞身而来的婴如,“说好了,这婴如的兽灵归你,不过,他耳朵里面的那个女子,是我的。”

    “恩。”一个黑色的身影正躲在崖边树丛之中,黑色的斗篷笼罩着全身,从一开始便在这里等待的他,看着这个千年神兽自投罗网,虽然按耐不住自己内中沸腾的热血,但也是用尽全身修为掩饰住自己的气息,成败在此一举。

    婴如看着银尊的身形在崖山,正背对着夕阳,此时的阳光角度,却是让自己无法看清楚崖上的情况,此时银尊身形泰然,丝毫没有避让或者对峙之意,正当婴如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却已经是欺身银尊身前,来不及回转身形了。

    “神兽小心!”身后却是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呼呼……”

    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此时正落在婴如背后,手中拿着一把铁扇,而他面前,乃是一片黄色茫茫的烟雾,朦朦胧胧的雾中,隐约站着一个黑袍人。

    “谁,居然敢坏我大事?”银尊错失如此好机会,心中愤慨,原本已经诱敌深入再偷袭,已经是万全之策,居然在此节骨眼上被坏了大事,他看了看那黄色烟雾中的黑袍人,显然这毒烟对他没有什么伤害,但是这样一来,他也暴露,再想拿下婴如就不是简单的事情了。

    “你是?”婴如见逃过一劫,也是心有余悸,这个白发老者,正是刚刚在婚礼现场跟着楚皓一路赶来的老人。

    此时站在远处的楚皓更加是惊奇,刚刚还站在自己身边的人,此时居然远在百丈之外,想来也不是泛泛之辈,他不由得握了握自己的拳头,深情更加紧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呵呵,神兽多礼,”那老者只是微微一笑,“在下凉介,见过神兽。”

    “凉介?”倒是从来没有听说过。

    “神兽想来是没有听过我等小名,”他微微的一鞠躬,“其他的不多说,还请神兽先将耳朵结界里面的萧姑娘放出来再说话可好?”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