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御妖纪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068章 对峙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对峙

    “楚公子,”一个白发的老人跟着楚皓一行,正骑着马向着前方追去,“这密林如此之深,只怕……”

    “若是你不愿意继续前往,就请你先返回吧,”楚皓一路上一言不发,心中思绪万千,自然是不想听这样的话,他眉头紧蹙,左手抓着缰绳,右手抓起马鞭,狠狠的挥下,一声清脆的响声回转开来,那马儿嘶叫一声,更加快速的迈开脚步向着前方飞奔而去。

    “楚公子可要想清楚了,”那老者在马背上,却是身形稳重,丝毫没有颠簸虚弱的模样,“看那来人,应该不是凡人才是,为了一个女子,何必要以身犯险?天下美貌的女子何止千万……”

    “是啊,天下美貌的女子何止千万,”楚皓嘴角微微上翘,“可是……”楚皓左手下意识的抓紧了缰绳,一路上兜兜转转,丝毫没有犹豫。

    美貌女子自然是不乏,可是,有几个女子有这般气度?而且,这个女子,身上不知道带着什么样的灵物,居然连同自己的法器也是无法察觉,更有甚者,她所谓的父亲,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只不过先行一步,靠着脚力,却也是快过自己的快马。

    越来越近了,楚皓不再鞭打马儿,只是任着它自由向着前方奔跑。是的,迷草的味道越来越浓,她应该就在不远处才是。这一位迷草可是自己私藏许久之物,只要在无意之间洒落在某人身上,便可以持续十年之久,让自己在方圆百里之内都可以发现她。而她自身确实无法察觉这本无色无味的草药粉末。

    不管她是什么人,先占为己有,再言不迟。

    “吁……”楚皓拉住缰绳,那马儿终于是送了一口气,站在原地等待着主人发布命令。

    楚皓看着前方,明明是晴朗天气,却迎面吹来一阵巨风,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地动山摇,连通着又是一阵巨风吹来,一行人下意识的举起手来护住头部,许久,才停顿下来。

    “这风中,有腥味……”那白发老者自言自语的说道,“估计乃是神兽相斗,才会有这样的威力。”

    楚皓听着,不由得转头看着那位白发老者,“先生如此推断,可以有根据的么,再者,楚某不曾记得见过先生,为何一路跟着楚某……”

    “楚公子一生行医数十年,不记得也是常事,”那老者眼神明亮,嘴角带笑,“老朽前来,自然是来助你一臂之力以报曾经救命之恩。”

    楚皓此时也没有那么多心思想这个老人,在自己婚礼现场也是第一次见到他,一路上只是跟着,也没有露出什么马脚,却是不知道是何身份,不过,自己救过的人,自己却是一个也不可能忘记的。

    来路不明的老人,先放着不管再说吧。

    “谁?”楚皓正在继续观望着前方的情况,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前进,却突然,怀里的物件在向自己发出危险讯号。

    密林之中,虽然是白日,而阳光却是被密林遮住,透下来的不过是星星点点的细碎光点,而就在这样的密林之中,却是走出了一个全身雪白黑发齐腰的女子。(——怎么搞得和恐怖悬疑一样一样的,伦家这里是玄幻仙侠好不好?——)

    她看着前方数人,高头大马,自己弱小的身体原本就是孱弱,现在看着,更加显得自己不堪一击,可是,她的眼神却是高昂着,如水般的长发,在肩头流过,她一手扶着树干,对着最前方的楚皓说着,“不要再前进了,前方危险。”

    “嘶!”楚皓看着这白衣女子,二话没说,却是拔出了自己腰间的佩剑,“何方妖孽?”

    月窈看着他手中的宝剑,剑柄上镶着一颗宝石,此时正在闪烁着,传说中的龙涎石,遇到妖孽变会有这样的反应,而且,更加是斩杀妖孽的利刃,她看着楚皓,不由得捂着自己的右肩,“公子何须如此,我不过,不过,是受人所托,不让你们免于神兽斗法的灵力波动伤害罢了。”

    “……”楚皓看着眼前的女子,只见她眼神柔美,柔情似水,盈盈般似乎要垂泪一般,看得自己心都软了下来,再一看,只觉得她整个人都柔弱无比,只想要将她放在手心,抱在怀里好好宠爱一番。

    “滚!”楚皓对着月窈大喊着,用手压制住自己的心脉,喘着粗气看着月窈,果然,妖孽就是妖孽,天下所有的妖孽都是如此这般蛊惑人心,吞取人的精血而修炼自身。

    “滴答……”两滴泪水从月窈的眼睛滑落,她眼球转动,看了看楚皓身后那个白发老者,一个转身,便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阿嚏!”萧小虞一个喷嚏将自己从卧榻之上打了起来,一个坐正了,她下意识的首先要观察下自己现在身在何方。

    雪白的软软的卧榻,雪白的柔软的世界,雪白的柔软的一切……丫丫的,这个时候若是自己转过头,是不是会看到蛋蛋那个绝美的脸庞,该死的,为什么又到了他的梦里面?

    “呀?”萧小虞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转头看的时候,却是一阵震动,犹如撞车一样,向着前方飞去,重重的向着前方的墙壁撞去,萧小虞心中大叫惨了,这么撞过去不要说自己的脸蛋了,估计胸都要撞没了。

    停,给我停住!

    “咦?”萧小虞一个惊奇,却发现自己碰到的墙面十分柔软,正庆幸着自己的胸还在,却是又一个回转,又向着相反的方向飞去。

    “啊?啊?丫丫的,到底怎么回事……”萧小虞尖叫着,“特么的,这里到底是哪里啊?”

    “啪叽!”“啪叽!”

    萧小虞就这么在婴如的耳朵里面的结界里面撞来撞去,虽然都是柔软的墙壁,但是,特么的这么撞来撞去的,到底是为什么啊?

    谁可以告诉我,我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啊?

    不过,看这个造型,就和蛋蛋每次出现的时候一模一样的背景设定,肯定和他脱不了干系!!

    喵了个咪的,蛋蛋,你这个该死的,到底死哪里去了。

    “碰!”婴如的四只脚将一根巨石粉碎,银尊虽然躲闪得快,却也少不了被乱石飞溅,惊魂未定。

    正想逃离出安全地带,却是又见婴如的尾巴横扫而来,他立刻运用灵力向着身后略去,还未停稳,婴如却是已经逼近眼前,好快!银尊来不及躲闪,只得硬接下婴如一击,却依旧是因为没有准备好,向着后方退去数十丈,口中一阵猛痛,忍不住胸口热气上涌。

    “哼!”婴如将他的长尾巴收回,看着银尊被自己刚刚一击中的,却似乎依旧面不改色,虽然自己一路以攻为守,但是,也少不了两兽相战,必有损伤,再者,银狼族,原本,也是神兽族类,只不过,被放逐了。

    “呵呵,看来,神兽婴如也不过如此嘛……”银尊故意挑衅道,两相对峙,在明白双方的灵力之后,更加是不敢轻举妄动。

    “银尊,你北原银狼族,原本被放逐于冰原,永世不得踏入炎嶷国一步,到底,你倒是到底为何要到北原,犯下如此大罪孽?”婴如心知银尊现在也不是自己的对手,刚刚受了一击,更加是强忍着。

    “呵呵,放逐?!”银尊一阵冷笑,“若只是放逐我也认了,可惜啊,这个世界偏偏没有这么简单!”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