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御妖纪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065章 绑架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绑架

    “喂,你丫的放开我!”萧小虞被一个人抗在肩膀上,一路飞奔,而自己刚刚怎么走下楼来的都忘记了,更不要说怎么被这个人抗在肩膀上在这个密林之中飞奔。

    “你丫的,够了没有……我,都快吐了……”萧小虞一路嚎叫着,估计一般人早就受不了了,而且,自己早上不过喝了点清粥,任谁被这么倒挂着飞奔也忍受不了胃里的翻腾吧,再者,自己在大婚当日被拐走了,居然没有看到一个人追过来。

    喵了个咪的,这个世界,真的是没有爱的么。

    “啊!”萧小虞真当捂着嘴巴想要吐出来的时候,却被人一个猛摔,重重的落到了地上,屁股摔成了四四二十六瓣,“好痛啊,你丫的到底是谁啊,特么的懂不懂怜香惜玉啊。”

    “呵呵,”那黑衣人一个转身,看着坐在地面上捂着自己屁股的萧小虞,不由得笑出声,然后一个欺身向前,落在了萧小虞的前方,额头离她的脸颊不过几厘米,吓得萧小虞练练后退。

    “你,到底是谁?”萧小虞捂着自己的胸口,大红色的喜袍恰好合身,这个还是楚皓专门找人定制的嫁衣,不过,自己的胸口少了一个圆圆的鼓鼓的东西(蛋蛋),总觉得很不习惯。她动了动自己的眼睛,睫毛自然而然的上翘,“为什么要将我抓到这里来?”

    “呵呵,怎么,短短一个多月时间没有见,难道姑娘就不记得了我么?”来人语气轻佻,还不断的向着萧小虞的方向而来,伸出的手直直的向着萧小虞的脸颊。

    “你?”丫丫的,我怎么不记得见过这个家伙啊,特么的这个手指这么纤细这么美腻,怎么看起来像个女人啊,可是听声音又是男人的啊,特么的来了这个世界我快要连男女都无法分辨了。

    等一等,啥?我现在男女不分?!

    “或者说,这样呢?”见萧小虞一直是一脸茫然,他举起手,优雅的掀开了自己的黑色头罩,一袭银色的长发,犹如直瀑一般垂下,那隽美的脸庞,动人的双眼,微翘的嘴角,萧小虞不由得看得傻了眼。

    “你……”

    “看来姑娘还记得我呢,呵呵……也不枉我一路上追着姑娘的足迹……”

    “你够了,杀生丸大哥,哦,不好意思,你好银尊大哥,我们两个远日无冤,今日无仇,我更加没有挖你墙角,刨你祖坟,偷你彩票,你为什么一定要追着我不放啊,”萧小虞看着这幅绝美的脸庞却不由得觉得可怖,现在自己只身一人,蛋蛋和婴如都不在,定风珠也在蛋蛋手上。

    一想到蛋蛋,萧小虞不由得汗毛一立,蛋蛋啊,我的蛋蛋啊,你不是真的被我摔碎了吧,我只记得你那支离碎裂惨不忍睹的身体在我的眼前……

    “姑娘此话怎讲,小生追着你不放,自然是,”银尊脚步微微移动,趁着萧小虞眼神失神的那一瞬间,双手搂住她的腰肢,将她从地上扶起来,然后右手拖着她的下巴,“自然是喜爱姑娘,啊……”

    “纳尼?”萧小虞看着银尊的唇侵略过来,一个下蹲,躲开了致命一击,然后飞快的逃到了林间一个水池边上,“银尊大哥你开玩笑吧,虽然你长得英俊潇洒**倜傥一朵梨花压海棠,而且还是你们一族的族长什么的来着,追求你的母狼,啊不是,是红太狼,也不是,额,是追求你的银狼族的姑娘,应该不少吧,为什么非要看上我这么一个凡人啊,小女子身份卑微,怕是高攀不起,呀哈哈……”

    “姑娘,还真是风趣,”银尊看着萧小虞窘迫的模样,突然间停止了嬉笑的模样,极其认真的看着萧小虞的眼睛,“喜爱既是喜爱,又何必在乎其他那么多。”

    “……”萧小虞一时语塞,丫丫的,这个家伙是不是看了史上最不容易被拒绝之表白攻略啊,这么个回答还真是特么的无法反驳啊。

    “怎么,姑娘,你不说话,是同意了么?”银尊看着萧小虞不反驳,便加大了攻势,“姑娘今日刚刚好穿了喜服,那么,我们就直接回去拜堂成亲送入洞房好吧。”

    “虾米?”萧小虞眼睛一下子吓得大大的,“表酱紫,这个节奏太快我接受不来!”

    特么的,这个世界的男人到底都是什么想法,直接上全垒打那个乃是欧美豪放派女侠的节奏啊,伦家乃是受中国传统儒家保守思想森森腐蚀的三从四德的一天到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家里绣绣鸳鸯荡荡秋千放放纸鸢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什么的。

    “表酱紫?”银尊不解。

    “额,真是对不起,我真的不可以答应你,”萧小虞捋了捋自己刚刚被他倒掉过来乱的想一个鸡窝的头发,“而且那个啥,你看我今天穿的乃是喜服,我已经要结婚的人了,怎么可以另嫁他人,现在我突然间失踪,我的爹爹和未来夫君一定着急得要死,还请你……”

    “嗖嗖!”两个人影落在地面之上,对着银尊呈跪拜姿势。

    “什么事?”银尊看着两个手下来到这里,顿时间又恢复到了无比威严的样子,背手而立,气质不凡。

    “……”一个黑黑衣人看着萧小虞在场,便起身到了银尊的耳边悄悄的汇报着情况,“后面有人追来了,是楚府的人,以及……”

    “以及什么?”银尊一面听着,一面看着萧小虞的情况,以防她趁机溜走,虽然她只是在笑林堂呆了不久,灵力修为可能没有多大的精进,但是,切不可让她溜走。

    “以及……”那黑衣人不由得压低了声音。

    “是他?”银尊不由得眉头微蹙,忽而却又喜笑颜开,眉眼却是一直盯着萧小虞,丝毫不给她溜走的机会。

    “属下告退。”两个黑衣人汇报完毕之后,便又消失在了林间。

    萧小虞一直在旁边看着银尊,用尽全身灵力想去偷听两人的对话,却依旧没有听清楚那个以及后面的话,不过呢,还算你们有良心,还是追来了,婴如和楚府的家伙,以及一些自告奋勇的宾客,哇哇的,好感动,无亲无故的都要过来救我,比起那个该死的蛋蛋好多了。

    额,蛋蛋?

    萧小虞心里嘀咕起来,虽然蛋蛋一直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自己一直无法得知他到底是什么物种,但是,一定是非常厉害的吧,不然的话,按照《神魔兽经》的说法,灵兽为蛋的时候,灵力乃是孵化之后的千分之一不到,这么说来,他要是孵化了,应该是个很厉害的家伙。

    不过,他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这个时候,他不见了,而楚皓带着一大家子人,到这里来追踪自己?咦?萧小虞顿时恍然大悟。

    特么的,这个家伙是让我做诱饵,引开楚皓,自己想要偷偷的溜进去啊,可是,他怎么和这个家伙勾搭上了。

    萧小虞看着银尊,下一秒,却是突然间明白了怎么回事。好吧,既然蛋蛋你打着这样的算盘,那么,我就尽量的将银尊和楚皓引得越远,拖得越久越好了。

    而且,自己和这个银狼,还有一笔账没有算呢!

    “哎呀,好累,”萧小虞看着银狼的两个属下刚刚离开,便一屁股坐到了池边的一个石头上,一把抓住头上的那个重达两公斤的纯度高达9999的黄金打造的凤冠,从自己的头上扯了下来,“噗通”一声,扔到了水里,真的不知道怎么弄的,这么一路颠簸,自己都快要吐出来了,这个凤冠居然丝毫没有要掉下来的迹象?

    真是佩服给自己戴上这个东西的人啊,高人啊!

    “怎么,姑娘不走了?”银尊看着那个水花荡开的层层涟漪,对这个女子不由得心生佩服,这样的贵重物品,放到炎嶷国哪里都够得她花上一年半载,她居然这样就扔到水里弃之不顾,这样既不贪财又不好美男的女子,该是怎么样应付才好呢?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