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御妖纪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064章 新婚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新婚

    “哇塞,这个可真的是白云朵朵,彩旗飘飘,迎风摇摇,绵延千里,万里空巷,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啊~~~”萧小虞看着楼下那人头攒动,人山人海而导致整个大街都水泄不通的人群,眼睛都直了,丫丫的,这个时候终于是明白了一个事情,

    那就是,人流,是可怕的!

    “请姑娘好好准备,马上就到了吉时了。”门外传来了小二的声音,萧小虞看了看自己怀里的蛋蛋,这个家伙,这两日一直没有说话,更加没有任何的动静,连自己的梦里也不去骚扰了,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连带着婴如也眼神不对劲,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

    “哦,我知道了。”萧小虞朝着门口回应了一声,然后将楚皓送来的礼服穿好,至于那些金光闪闪的头饰什么的,全部都没有动过,特么的那么大一块的黄金打造的凤冠,不要说戴在头上了,光是看着,都觉得重死。

    “蛋蛋,那天我吃了东西后来晕倒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总觉得你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萧小虞将那个躺在自己怀里蛋蛋拿出来,放到手心里,盯着他问着,而蛋蛋却是丝毫没有反应。

    “蛋蛋?”萧小虞摸不着头脑,继续看着他。

    好吧,还是不理我??

    上下前后摇晃蛋蛋模式……

    依旧没有反应?

    特么的,该死的臭蛋蛋,赶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萧小虞将蛋蛋放在手里使劲的摇晃,沉溺其中久久不可自拔,以至于刚刚走进来的媒婆看着萧小虞拿着蛋使劲摇晃的模样不由得站在门口傻了眼。

    “姑娘……哦,不是,是楚夫人?你拿着一个蛋做什么?”媒婆的声音有些惊讶。

    “啊,这个乃是我们家乡那边的习俗,要结婚的女子要带着个蛋蛋在手里嫁过去,以求多子多福,嘿嘿嘿……”萧小虞一时间也只有想到这么一个烂借口。

    “啪叽……”一声清脆的响声,萧小虞一时没有回过神来,只是偏着头看了媒婆一眼,却不料手一滑,然后……

    “啊啊啊啊,我的蛋蛋!”整个凄厉的声音在客栈中,穿透墙壁,越过围墙,直直的飞到了大街上,让在座的客人都不由得停下嘴里的话。

    那蛋清清澈犹如深泉,蛋黄由于冲击力太大,已经散开了,而且,蛋壳的模样尤其凄惨,整整的一个,蛋碎了一地。

    萧小虞看着那凄惨的场景,久久不能言语,不可能啊,这个不科学啊,以前那么弄他他都完好无缺,没有理由这么一下子就碎了啊?难道是自己突然间灵力飞涨,没有道理啊,这几日虽然自己也是潜心修行,但是,也没有什么突飞猛进啊,没有理由这样就把他给打碎了啊。

    “楚夫人……呀呀!”媒婆本想去扶起萧小虞看看情况,却不料,她一个抬头,却是将媒婆吓了一跳。

    就在刚刚,她明明看到,这个未来楚夫人的眼睛,不是正常人的黑色眸子,而是,红色的,透明的。

    “呀,媒婆你没事吧?”萧小虞缓缓起身,声音温柔如水的对着那个惊吓过度的媒婆笑着,“是来催我的么,是吉时快要到了么?”

    “那个……”媒婆惊魂未定,再这么仔细一看,眼前的人,正是唇红齿白,笑颜如花,美艳动人的未来楚夫人,刚刚那个红眼眸,果然是看错了吧,“你刚刚说的习俗的蛋蛋?”

    “哦,习俗就是说要在出发之前将它摔碎,走吧,不要误了时辰,”说着,萧小虞拿起放在梳妆台的红盖头就往自己头上盖,却发现凤冠却还在桌上没有动过,她一笑,转身看着媒婆,“姑姑,我一个女儿家打扮着实费力,爹爹又多有不便,还劳烦你帮我打扮。”

    媒婆听着萧小虞如此甜蜜的请求,心中突然间被触动,“姑娘哪里的话,早听说姑娘你心肠好,这么些年在这里的病人都是托你的福,这几日全都得到了楚公子的救治,都在楼底下等着给您贺喜呢。”媒婆一面说着,一面将那个精致的凤冠戴在了她的头上。

    “是么?”萧小虞微微一笑,下一瞬,鲜红的盖头便落在了她的头上,“对了,姑姑,你可看到我爹爹了?”

    “哎呀,姑娘可真是远方人家啊,”媒婆笑着,看了看盖头上的绣工精细的鸳鸯戏水,“按照林口镇的规矩,这个时候,你爹爹早就坐在楚府大厅之中,等你们拜堂啦,原本楚公子的意思是在客栈宴请客人,但是,谁知道这里原是小了,整条街,不是,是整个林口镇的人都来给你们贺喜,所以啊,主场还是设在了楚府大厅之中,整个一条街啊,都是宴请的喜桌啊。”

    “楚府大厅么?”萧小虞点了点头,再也没有说什么。

    “新娘子来了。”媒婆对着门口喊叫一声,然后,便扶着萧小虞的手,缓缓的走向了门外。

    楚府大门口,一身大红喜服的楚皓,手中拿着鲜红的花球,站在门口,看着萧小虞的身形缓缓的走出了客栈,不由得嘴角露出微笑。

    整个林口镇的人都来了,而且,还有很多连他自己都不熟悉的人的脸,估计是从外面来的人吧,这么些年,自己行医也算是遍布天下吧,在外云游也是几十年,加上自己和普通人不同,已经是六十好几的人了,所以,有些没有见过的人存在也是正常的。

    一时间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的,热闹非凡。

    突然间,楚皓在人群中发现了一个十分可疑的人物,那个人一身黑色衣服,头戴着斗笠,手中拿着佩剑,就算是隐藏在人群之中,躲在墙角,也是很过显眼。

    虽然自己从未想过这个婚礼会有多么顺利,不过,这个人,给自己的感觉,却是无法言喻,若是妖孽,那么自己身上的物器会立刻有反应,而对着他,却是太过奇怪。

    不过,不管是谁,想要破坏这个婚礼的话,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他威武一个示意,一个人,便向着那个黑衣人而去。

    一条红色的地毯,从醉仙楼直接铺到了楚府的大门口,萧小虞站在客栈门口,只要走过这条红毯,到了楚府,这么就算是礼成。她站在门口,从盖头的缝隙之中,看着那个站在自己门口一脸笑意的男人,心中忍不住心潮澎湃,楚皓,只要,再可以见你一面,哪怕,是用别人的身体,也是足够了,只要,可以再见你一面。

    “噼里啪啦……”萧小虞踏出第一步,身后的鞭炮声,便响起来,媒婆扶着她,一步一步的向着前方走去。

    鞭炮的硝烟味道,在周围弥漫,耳边全是周围的人的欢笑声,贺喜声音,以及匆匆来去的人的声音,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是大喜的鲜红,萧小虞不由得嘴角微微上翘,双手紧握,激动万分,只想快一点走到他的身边,触摸他的体温,看着他的眼睛,这样的话,或许他,就可以记起来自己了吧,我的皓。

    “哟吼吼吼……”一阵吵闹的马鸣声,将这一切都突然打断,只见一个脱缰的野马,全身黝黑,体态健硕,正朝着人群这边飞奔而来。

    “闪开,”不知道哪里有人惊魂未定的嚎叫了一声,然后周围的人一阵兵荒马乱的逃之夭夭。

    “哟吼吼吼……”那马却是一直没有停下来,直直的朝着人群之中,那鲜红地毯上,呆傻的新娘子而去,呀?!虾米,等一等,新娘子呢?哪里去了?

    就在所有人转头看着那匹野马的时候,新娘子,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