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御妖纪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063章 月窈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月窈

    “中毒?!”萧小虞一听婴如这么说,不由得想跳起来的冲动都有了,特么的,你刚刚明明说了没事的,我这才吃了几口,就这么悲催?

    果然男人的话都不能信的!!这个是多么痛的领悟。

    而且,为什么,我会说不出来话呢?莫非是哑药?

    表酱紫啊,虽然我不会唱歌而且平日里么说话大大咧咧口无遮拦,但是伦家的声音真的是萌萌哒有木有?!

    “不要慌,”蛋蛋听着萧小虞的心跳,“静一下,让我听一听……”

    “听一听?”婴如有些惊奇,这个是听什么?

    萧小虞不由得停止了慌张,让蛋蛋在自己的怀里仔细的听着,心中甚是着急,而且,喉咙上的感觉越来越是难受,连同脑袋也开始昏昏沉沉的了,天啦,莫不是真的是哑药么?难道自己真的没有办法说话了么?怎么办怎么办?

    婴如,我告诉你,你要负全部责任你造么?

    “什么?”蛋蛋一个大惊,“居然是……”

    “啪!”还没有来得及听清楚蛋蛋说的是什么,萧小虞身子重重的,向着身后倒去,幸得婴如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她。

    “你刚刚说,是什么?”婴如看着萧小虞不由得担心起来,“我明明没有发现有毒,也没有其他的药物才对啊。”

    “这个也不怪你,”蛋蛋用灵力看着她体内被她吞下去的物体,“就连我也没有想到,现在居然还会有人用这样的术法,若是下毒还好办,一路上查过去也就知道了,但是,现在这个状况,就算是查到了,也没有用。”

    “这么说来,莫非是?”婴如揽着怀里的萧小虞,为什么,她总是会遇到这样的千百年难得一遇的事情。

    “没错。”蛋蛋从她的怀里出来,认真的审视着那个昏迷过去的萧小虞,婴如也将她放到床榻之上躺好。

    果然不出所料,不过一会儿,她原本昏迷过去毫无表情的脸上,却是,突然间嘴角有了一丝狡黠的笑意。

    “说吧,何方妖孽,居然敢用缩元术法来占用她人身体?”蛋蛋一面说着,一面用自己的灵压去压制她体内的妖孽,却又害怕太重,伤了她的身体,所以也是小心翼翼,拿捏好分寸,不敢下手太重。

    “小女子月窈,”萧小虞张开嘴巴慢慢的说着,虽然是她的身体,但是,声音却是另外一个浑然不同的女子,但是,只听其声音,温柔似水,软若无骨,怯怯生涩,让人只觉得心情突然间舒畅许多,“如今之举,乃是迫不得已,还请两位见谅。”

    “月窈?”蛋蛋看着萧小虞的身体,听着这么不习惯的声音,心情甚是不爽快,“识趣的立刻自己离开,不然,我有的是方法,让你出来。”

    “请你住手,”月窈连连向着后退,“小女子无意伤害萧姑娘,只要我心愿达成自然离开,也请你不要担心,如此迫我出来容易,伤了她的身子,小女子已然承受不起如此罪孽。”

    “好你个兔妖,占了别人身体,还威胁我,”蛋蛋语间,蛋蛋浑身上下光芒大盛,直直将婴如也刺得眼睛睁不开,更不要说凡人之体的萧小虞。

    “啊……”月窈连连用袖子遮住眼睛,“小女子灵力浅薄,虽不知两位到底何方神圣,但是,想来两位想要进入楚府也是有什么目的,而且,楚皓虽然是凡人,没有灵根,不曾修为,但是,想必如此,这位萧大哥已经是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了。”

    “……”蛋蛋原本想要尽快将这个该死的兔妖赶出来,因为缩元术法不仅仅会对施术着本身造成伤害,自然,也会对被施术着造成伤害,亏得这个兔妖现在还没有乱来,不然的话,立马让你魂飞魄散,妖灵粉碎,“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楚府上下虽然没有修行之人,但是,”月窈双手习惯性的在胸口相握,“他也借着这么多年来的行医,收集了不少灵物法器,所以,你们一踏进楚府大门,身形自然会暴露在他的面前,无所遁形。”

    “噢,你说的不就是他们家门口的那个石屏么?”蛋蛋轻描淡写得说着,灵力仍旧是时刻戒备着,“还有他手里的那个铜镜是吧,倒是比起那个石屏要清晰准确一点,这种程度的东西,我怎么会放在眼里。”

    “你已然知道?”月窈一时间哑口无言,一脸惊愕状。

    “不过呢,我倒是很有兴趣知道,楚府之内的阵法是何人所设,”蛋蛋慢慢逼近被月窈侵占了身体的萧小虞的脸庞,“又有何法可解?”

    “这个……”月窈面露难色。

    蛋蛋却是一个微笑,立刻欺身到了萧小虞的眼前,“这么说来,你是知道的?”

    “我……”月窈不禁用牙齿轻咬着下嘴唇,却不言语,眼神闪烁着。

    “既然如此,速度告诉我。”蛋蛋灵力已然将月窈压迫得几乎痛苦,但蛋蛋却顾及着萧小虞的身体不敢太过火,“蛋蛋大爷我饶你不死。”

    “蛋蛋?”月窈一个失神,心里想着果然很形象很适合啊,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是只感觉被对面那灵力的压迫,不由得避让,“啊……”

    “住手!”婴如一把将蛋蛋捏在手里,然后向着后面退了几步,来到了房间中央,将喘着粗气的月窈留在原地,“莫再施展压力了,她的身体才恢复不久,如何承受的了,我知道你是担心她,但是,若是再如此只怕她也要神形俱灭了。”

    “……”蛋蛋看了一眼萧小虞,忍不住心中一阵悲痛,却不料,自己一个着急,心头的戾气更加是沉重,他知道,那个是定风珠的戾气一直侵蚀自己,所以自己的脾气变得急躁,失去思考能力,再加上,被银弥所伤的寒毒,虽然对自己来说并不是什么大碍,但是,时不时发作起来,还是挺要命的。

    “事到如今,倒不如听听她到底有何目的再作打算,”婴如语罢,转身看着萧小虞,此时月窈一听婴如松了口,不由得欣喜,“但是,你留在她身上的时间最多不超过三天,如若不然,便是伤她的身体,我也要亲自捏碎你的妖灵。”

    “小女子岂敢,”月窈一听,立刻双膝落地,“只要,能再让我见他一面,我便知足,期间,我都会老实的呆着,绝对不占用她的身体,小女子毕生所求,仅仅于此。”

    婴如和蛋蛋对视一眼,不由得心中开始犯嘀咕,特么的,这么美丽的身体,就是要配这么温柔的内心才正常啊,为什么,她偏偏是个行为举止超级另类的奇行种呢?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