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御妖纪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056章 起点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起点

    “走吧……”蛋蛋一个闪身,来到了婴如的背上,看着眼前的一切,“趁着其他人还没有来得及赶来之前,离开……这里……”

    “蛋蛋!”萧小虞一个紧张,事到如今,也不好再让他去救珏儿姐姐,可是,正在她想说着怎么解释自己还记得他如此面貌的时候,蛋蛋却是一个踉跄,差点从婴如背上倒下来,在萧小虞一个大叫之后,蛋蛋的灵力已经之撑不住人形,又变成了一个蛋蛋的模样,掉落在萧小虞的怀里。

    “你没事吧,蛋蛋?”萧小虞双手拖着他,着急万分,传说中的身受重伤被打回原形是不是就是这个状态。

    “呵呵……”蛋蛋虚弱的笑着,“你,原来,一直没有忘记呢……”

    “我,”萧小虞正踌躇着,事到如今还说这些做什么,你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啊,“蛋蛋?”

    蛋蛋没有回应。

    “蛋蛋,蛋蛋?”萧小虞开启上下左右东西南北古今中外摇晃蛋蛋模式。“怎么没有回应,难道?莫非?不要的啊,蛋蛋……”

    “不要担心他,”婴如看着萧小虞紧张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吃惊,女人果然可怕,特么的以前听说的时候还不信,现在看来果然是酱紫的,“他不过是灵力用的太多,所以昏迷过去了罢了,这个时候只要……”婴如说着,不由得恍然大悟,他刚刚一直让自己吸收灵气,原来是已经想到了这个时候啊,“小虞,你将他抱在怀里放好,我们立刻离开这里,一路上,我会用灵气为他疗伤。”

    “真的么?”萧小虞破涕而笑,欣喜的看着怀里的蛋蛋,想着自己还在石台上那匆匆一眼时看到他那着急的模样,想着他刚刚为了保护自己奋不顾身而身受重伤的样子,以及,他为自己做的一切一切,不由得眼眸之中,清泪盈盈,再也拦不住,一滴接着一滴的滴落,既有欣喜,也有感动。

    特么么的,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只要自己在这个世界一天,他就会莫名其妙的为了保护自己而受伤,上次在婴如肚子里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丫丫的,再这样下去,我迟早会爱上你的,呜呜,到时候,就离不开这里了。

    婴如看着萧小虞如此温柔的抱着蛋蛋为他哭泣的模样,却不由得又震惊了,原本萧小虞此时正是生的楚楚动人之际,现在更加是双眼着泪,凄楚可人,语气动作不由得温暖婉约,似乎在用尽一切疼爱蛋蛋一般,想来,世间无论何人,看到她这副模样,都恨不得踢掉她怀里的蛋蛋,然后自己躺上去吧?

    啊,女人果然还是好啊……婴如由衷的感叹道,一个转身,尾巴一甩,不知道为什么,刚刚想到这句话之后,就想到了刚刚在自己头顶上吵来吵去的几个恶女人,果然,还是很烦,哎,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管他的,先离开这里再说。

    “等一等,”萧小虞知道婴如准备出发,而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只怕,这么一走,便是后会无期之时了,“蛋蛋,”她温柔的对着怀里的蛋蛋说着,“我只想,去和珏儿姐姐,道个别,毕竟,她乃是我在这里的第一个,朋友。”

    自从自己吃了枥木,不仅仅是记忆力特别的好,而且,连同分析能力也提升了一个档次,这一切简而言之,就是银弥与林珏儿和林笑语的母亲乃是旧相识,但是因为门派之分或者种族之别(哭,果然,跨越种族的爱恋是没有结果的)所以没有能够在一起,但是,由于某种原因,在他们父母过世的时候,他为了完成她的心愿,而幻化为林梦痴,替她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养育成人,然后叫他们本事之类之类的吧,在这期间,林梦痴一直低调做人,连同林笑痴欺负到自己头上也是隐忍,一直想着要如何将笑林堂这块金字招牌擦亮,本来一副其乐融融皆大欢喜的样子,却因为自己的出现,而让他们乱了阵脚。

    萧小虞到现在才知道,在这个世界,灵根太好而修为太差的人,相当危险的。

    银弥,不过是被思念给懵了心了吧,他早就做好牺牲自己的准备,一直想着自己要是死了,就可以完成对她的承诺,所以,才会下决心,用夺舍这个方法。

    “珏儿姐姐……”萧小虞蹲下身子,握着她的手,一旁的银弥此时再也没有动过其他的心思,而是幻化为了林梦痴的模样,站在远处,让他们两个女子好好道别。此时的他,看着北原的方向,心头,痛苦万分。

    “你走吧……”珏儿看着萧小虞,心中虽然也是不舍,“你若再不走,待会其他弟子来了,你们就百口莫辩了。”

    “可是,你的伤势。”

    “这点伤不算是什么,”珏儿看了一眼林梦痴所在地方,“你就放心吧。那个人是不会让我出什么事情的。”

    “小虞,走了,”婴如看着远方那飞来的火凤和地上奔来的猼诒,然后尾巴一卷,将萧小虞放回了自己的背上,然后,向着南方而去。

    萧小虞坐在婴如背上,却是心头万般愁绪,这个世界果然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不,这才是这个世界,从未改变过,从古至今,无论何时何地,都是如此的残酷。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如此淡薄,所以有人可以为了财物而谋财害命。

    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又如此深邃,所以有人可以为了另外一个人而不惜自己的一切,像是银弥,像是蛋蛋。

    到底该如何说才好呢?萧小虞摸了摸在自己怀里的蛋蛋,不由得安心了,不过,她知道,自己若是再这么下去的话,就不知道,要再让蛋蛋受伤多少次才算完了,自己,必须要成长起来才行啊。

    不管是自己生存的年代,还是现在这个年代,这个世界的残酷,自己都是知道的,只不过,在自己生存的年代,自己有母亲和莫凡哥哥的保护,所以,可以不用去搭理这个世界的残酷面罢了,不过,现在来说,绝对不可以再这么下去了。

    “婴如?”萧小虞看着头顶清冷的月,在婴如背上轻声说道。

    “怎么?”婴如依旧是一路狂奔,此时微微的减缓了速度,想来以自己的飞速,笑林堂的人一时半会也是追不上来的,“一路上你都不讲话,我还以为你累极了呢。”

    “不,我很好,”萧小虞抬手将眼前的青丝拨到耳后,“我想和你结为血迹契约,你愿意么?”

    “呵,”婴如听着,忍不住笑了,“没有想到居然被这么直接邀请呢……”

    “不仅仅如此,”萧小虞看着前方的天空,此时已经是微红,新的一天就要来了,“我还请你,将你这一生的所见所闻都告知我,另外,如果附近如果有什么地方,可以让我迅速提高修为的地方,请你带我到那里去。”

    “呵呵……”婴如一声大笑,这么说来,是终于想要提升自己的修为了么。

    “对了,有几个注意事项,那就是,”萧小虞握着婴如的四只角,“你这个模样太过显眼,所以,一路上尽量避开行人,然后,找个山清水秀的又有事物的地方,我们先好好休整休整再说……”

    “好哒!”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