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御妖纪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055章 离开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离开

    “哈哈哈……”银弥刺耳的笑声不断的传来,蛋蛋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却是倒在萧小虞的怀里,一时半会儿没有缓过来。

    他的利爪上面有毒!银狼生于冰天雪地,利爪踏遍冰原,天生带着寒毒。

    幸得自己乃是龙身,不然的话,只怕不仅仅是身体,连同神智,都要被这寒毒冰封殆尽。

    “蛋蛋,你没事吧?”萧小虞紧紧搂住蛋蛋,焦急万分,却不料,伸手到他背后想要扶他,一股冰冷的触感,却是从手心,传到了自己的心尖。

    他受伤了么?若是自己刚刚不要那么任性非要留在这里跟着他走了的话,他刚刚就不会因为要保护自己,而受了伤,而且,这个冰冷的血液?!都是我的错,萧小虞摇晃着手,拿起来,一看,却是,湛蓝湛蓝的,水?

    特么的,这个是什么东西?

    一般来说,不是应该是血么?这个到底是什么东西?等一等,莫非这是蛋蛋的血?恩恩,这个十分有可能,他本身就是个蛋,一个蛋会走会说话本来就是很神奇的事情,现在只不过是知道他的血液乃是蓝色的,这个个小事。

    喵了个咪的,上帝啊,还是把我的认知读档重来吧……等一等,突然有一个很邪恶的想法,不过,为什么会联想到一个女生用品的广告。

    “你,居然……”银弥原本见伤了蛋蛋,正兴奋不已,却是没有想到,自己的爪子上,他的背后,却是着湛蓝色的血迹,而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物种的血液,是这个颜色,那就是,“是……”

    “婴如!”蛋蛋对着萧小虞身后一声令下,婴如早就准备好,一阵风驰电掣般,冲过废墟,直直的向着银弥而去。

    “碰!”一阵巨响,婴如四个坚硬的角,直直的撞上了毫无准备的银弥,银弥来不及闪躲,只得用利爪扶住自己的胸前,同时用灵力扶住心脉,却也被婴如这一幢,向着后方退了几十丈,好不容易定住身形,然后顺势一个反力,推开了婴如,向着想反的方向而去。

    “想逃?!”蛋蛋一声冷喝,一个拂袖,将萧小虞留在原地,追着银弥而去。

    “蛋蛋,等一等,”萧小虞一个着急,他的伤口,还在流血,为什么却这么不注意呢?你若是为了我有个什么,我……

    “喝!”“铿!”

    萧小虞一路小跑,任凭自己品日里面乃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著称,但是,在这废墟之上,断壁残垣之中,也是寸步难行,一路上听得半空之中一阵阵打斗之声,灵力相接之时,波动不断的向着周围扩散而去,想来是蛋蛋和银弥都得不可开交。

    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啊,蛋蛋……只要你不出事,什么都好说。

    “呀!”萧小虞一个着急,脚下不稳,身子向着下方跌去,而下面,刚刚好,是布了一地的银针,密密麻麻的看着就渗人,那个正是刚刚花雨银针阵法的残留的银针,不过,就算是现在,若是碰到的话,也是不死也要残废的。

    “小心……”一个浑重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萧小虞一个转身,以为是蛋蛋又来救自己来了,却不料,哪里有他的蛋影,倒是,自己的腰部,传来一股奇怪的感觉。

    这个是?!萧小虞大喜,这个白色的长长的尾巴,不正是,“婴如?”萧小虞喜笑颜开,却因为粉尘还没有散尽,看不清楚婴如所处之地,正当她惊喜的时候,婴如一个用力,将她提到了半空,然后收回了自己的尾巴。

    蛋蛋这边与银弥斗法斗得不可开交,刚刚听到萧小虞的声音倒是差点分神,却又听到了婴如的声音之后,便也了却后顾之忧。

    “你个臭狼,事到如今,还不肯罢休么?”又是一个灵力相接,银弥已然支撑不住,蛋蛋一脸不屑,“任凭你如何修为,只怕,也不是我的对手,若是你现在收手,那个女子,或许还有得救……”

    “哈哈哈……”银弥仰天大笑,一副目中无人,猖狂豪迈,“事到如今,还说什么收不收手,本以为一切都已经完了,可是,哈哈哈,是上天将你送来助我笑林堂的啊,哈……哈……”

    蛋蛋看着眼前这个家伙,特么的还真是视死如归啊,行,你龙爷爷我就成全你,不过这个御龙真诀还真是的,本来就是一个自残型的术法,不过,特么的,自己也没有学会几招啊,没有想到这么快,“天地万物,借汝精气,还之吾血”就灵验了,不过,男子汉,不流点血,身上没有两个伤疤,都不好意思出来混。

    不过,更可恨的,是眼前这个臭狼,居然敢打自己的主意,不过,特么的,这个世界上的哪个人没有在打自己族类的主意呢?只怕刚刚自己在用御龙真诀的时候,龙气也在这里周围扩散,到时候想要过来御龙的家伙,可就真的拦不住了。

    好吧,那么赶快收拾掉你这个家伙,再骑着婴如逃命就完了。

    “爹……”一个微弱的声音,从废墟之中传来,“不,你不是我爹,”林珏儿微弱但是坚决的声音,“不过,不管你是谁,都住手吧!”

    “珏儿姐姐?”萧小虞在婴如背上,坐着婴如自己放好的座椅,惬意得很,“婴如,可以送我过去么?”

    “珏儿?”这一边,倒是银弥听着珏儿的声音,眼神一下子温柔下来,然后向着林珏儿的而去,将虚脱的她扶起来,“你不要说话,你现在太虚弱,等我用他的龙血……”

    “够了!”珏儿一声呵斥!

    不仅仅是银弥,站在不远处的蛋蛋也不由得停住了追过来的脚步,然后,婴如带着萧小虞,来到了蛋蛋身边。

    “……”银弥看着珏儿,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够了,”珏儿不由得泪水夺眶而出,“你为我做的一切,都足够了,不管你是谁,这十数年来,你待我如亲生女儿,万般保护,千般照顾,已经够了,够了……”

    “可是,你……”银弥此时一改刚才的模样,完全一副慈父俯身的赶脚,“我答应过你母亲,要保护好你们两姐弟。”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珏儿笑了笑,“到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之前,不仅仅是我,相信笑语也是,从未觉得自己失去了父亲,不过,从现在开始,请你离开!”

    “我……”银弥不由得悲伤万千。

    “除了我和笑语,请你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天下五大门派之一的掌门,居然是银狼幻化而成,如若不然,笑林堂,才是真正无法在天下立足。”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