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御妖纪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054章 重伤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重伤

    顷刻间,天崩地裂,只见笑林堂正殿万物全数崩塌,高耸入云的山脉,犹如被一把利刃劈开一般,飞鸟顿时逃夭,巨石蹿蹿落于万丈深渊,山石崩頽,万物瞬间毁于一旦。

    乱石坠落,犹如地崩,浓烟弥漫,却似天塌。

    不过幸得银弥在今夜之前,就将正殿所有的弟子都遣走,蛋蛋自然也是知道这一点,才会在这里施展破坏力如此之大的,御龙真诀。

    决计不是蛋蛋一时冲动,而是,若是再不及时阻止的话,夺舍阵法一旦启动,就算是自己用尽全身灵力,也是无法将她们两个再换回来。

    即便是自己有这样的灵力,也是无法完成的,因为,一个人,一世只能这么一次,也就是说,就算是自己可以将他们两个的灵魂换回来,她的身体也承受不了,会筋脉尽段,血气全损而亡。

    这一招,也可以说得上是,不顾一切了吧。

    直至半响,那山脉崩頽而形成的粉尘,才渐渐平息下来,婴如在结界之外,看着结界里面的发生的一切,也是忧愁万分,也亏得这个结界,不然的话,这个破坏力将会更加强大,只怕遭殃的就不仅仅是笑林堂正殿,而是整个北原了。

    而虽然冲击被结界给拦了下来,萧小虞却依旧是受了巨大的伤害,毕竟,就算是蛋蛋如何控制好自己的灵力,也免不了对结界造成一些伤害,这样的话,她自身也会受到反噬,不过,这一切和夺舍的结果比起来,也是好得多了。

    “咳咳……”萧小虞不由得咳嗽起来,又是一阵血腥味充斥着整个口腔和神经,让她不由得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捂着胸口微微的颤抖着,眼角也忍不住泪水开始滴落,“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小虞?”蛋蛋隔着弥漫不散的粉尘,听着她的声音,立刻扭转身形,向着她的方向而去,加之萧小虞嘴角的血迹,倒是刚刚好让蛋蛋知道她的位置,“你没事吧?”

    “我……”萧小虞正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半空中漂浮,惊奇万分之时(特么的,为什么我会在半空中,而且,一般动漫里面都是这样的,在你没有意识到的时候,你还可以在空中游走,但是,你一旦发现自己在半空中,就会……摔成肉饼?!雅蠛蝶啊啊啊……),正当萧小虞准备大叫救命的时候,却是被人一手揽住了自己的腰肢,然后,下一刻,自己的双腿也被人托起,她一个回头,却撞上了一个坚实的胸膛,她的双手,顺势攀住了他的肩膀,在他的脖颈处扣住。

    好近……

    离他好近,虽然他亲吻过自己,但是,这样被他打横抱起的姿势,果然,还是冲接力太大,让我冷静一下,不然我热血沸腾头脑不清晰作出什么无可挽回的事情的话,可就麻烦了,“蛋……啊,那个,帅哥,你谁啊?”

    幸好,幸好,萧小虞收住嘴,喵了个咪的,他不是用忘字决让自己忘了他幻化成人形的样子了么,差点就露馅了。

    “……”蛋蛋此时也不知道对着她说些什么的好,他一个转身,将萧小虞放在地上,然后一手抓住她的手腕,然后另一只手扶上她的额头,片刻,才放开。

    还好,及时赶到,将她的魂魄扯回了身体,不过,她的神智居然没有受损,倒是出乎自己的意料,全身上下,也就只有结界受到冲击而形成的内伤罢了,倒是比自己预计的还要好一点,蛋蛋微微一笑,看了她一样,然后右手飞快的在她的手指上,一个划过。

    这一动作凌厉犹如风刮过一般,看似什么也没有做,却是在萧小虞的手指指上,划出一个伤口,殷红的鲜血,冉冉而流出。

    “呀?!”萧小虞手指吃痛,不由得大叫起来,“丫丫的,你干什么啊,人身攻击啊!”

    “不要吵,解!”蛋蛋一个厉声,做决,将这个保护着正殿的结界用她的血迹破解了,然后一个转身,“啾,”将她被自己所伤的手指温柔的放到了自己的嘴里,为她吮吸着伤口。

    “……”萧小虞万万没有想到他会如此做,从手指传来的温柔湿润的感觉,让自己不由得从脸红到了脖子,他,的眼睛,正看着自己,正看着自己,他,正在为自己……

    神啊,饶了我吧。

    这么一个妖孽美男,嘴里咬着我是手指,我都可以感觉到他的舌头在我的手指上游动的触觉,而且,比这个更要命的,是他的眼神,特么的,这么深情这么忧郁这么迷人这么意犹未尽的感觉到底是要闹哪样啊,我的小心脏怎么承受得起啊。

    “啊!啊……”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喊从不远处的烟雾弥漫之处传来,萧小虞一个转身,也刚刚好逃脱了蛋蛋,将手收了回来,那个声音,是,“珏儿姐姐?!”

    “不要过去!”蛋蛋一把拉住她,“那个乃是林梦痴自食其果,夺舍不成倒是伤了林珏儿的神智,只怕从此之后即便是不变成呆傻就是上天庇佑了,更不要说以后修为上有何成果了。”

    “什么?”萧小虞大惊,眼神失落,“为什么会这样,她,她明明也是被他父亲逼迫的啊,她自己也是不愿意的啊。”

    “那又与你何关?”蛋蛋冰冷从嘴里吐出这一字一句,“此等违背天伦之事,只受到这样的惩戒,已然是福泽深厚了,我们还是赶快走……你,这是?”

    “……”萧小虞一把抓住蛋蛋的手,将他从离开的路上拉回来,“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救救珏儿姐姐,好么?”

    “为什么?”蛋蛋已然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气来问她才好,这个时候,她,居然还想着,要去救她?

    “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因为照你所说,我的神智也可能受到伤害,而你,绝对不会如此冒险,所以你一定知道怎么样治好神智受损的人的方法,是吧?”萧小虞依旧不想承认他是蛋蛋,“所以,救谁都是救,你……”

    “呵,若是你对自己也可以这么聪明的话,”蛋蛋笑了笑,然后,忍不住将她深深的拥入怀抱,“再者,我可以为你做到伤害自己来救你,但是,其他人,我做不到。”

    “……”萧小虞不由得低下头,“你已经知道了么?”

    “我知道什么,”蛋蛋一笑,然后推开她,“我什么也不知道,确实,要救林珏儿也并非不是没有办法,不过,就看他愿不愿意罢了。”

    用尽自己一生的修为,去为她修复受损的神智,若是那个银弥可以做到这一点的话,自己也该对他另眼相看了。

    蛋蛋听着林珏儿的惨叫声,神智受损,想来现在是头痛难忍,痛不欲生了吧,虽然自己也是于心不忍,但是……

    “小心!”蛋蛋一把拉住萧小虞,急急地向着后方退去,瞬间,银弥已经还原的利爪,已经攻到了身前,蛋蛋一面扶住萧小虞,却是听得一阵衣衫破裂的声音,然后,便是蛋蛋一声闷哼,倒在了萧小虞的怀里。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