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御妖纪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053章 夺舍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夺舍

    “不过,打归打,你哪位啊?”银弥对着满脸不爽的蛋蛋,然后,一掌,毫无症状的将林笑语扇了出去,蛋蛋只看着一个华丽丽的抛物线,林笑语已经化作一个华丽丽的黑点,消失在了天际。

    等一等,这个不是一般都是耳耳大爷的设定么?

    “啊啊啊啊……”

    婴如正在结界外面,砍了一棵树,正在用灵力打造一个座椅,准备放在自己的身上,然后,却看到结界里面飞出来一个人,“啪叽”一声,落在地面上,卡到了地板上面,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是,却是怎么扣也扣不出来。

    “你?!”蛋蛋大惊,正当自己看着林笑语飞出去的时候,银弥却转瞬之间,回到了施术台,双腿盘膝而坐,而且,双手做决,空气之中已经浮现出了若隐若现的白色阴影,“卧槽,特么的,居然转移我的视线,我去……”

    蛋蛋正想要上前去的时候,却不由得停住了脚步,虽然自己现在神智不清,而且紧张要去救人,但是,这么拙劣的陷阱还是看得出来的,蛋蛋看着地面那个银色的丝线,连接着的乃是一个幻术结界,呵,的确,这个时候要是中了这个结界的话,想要出来也不难,但是,却也需要一些时间,这样的话,他的阵法咒术就可以成功了,而且,这个银色的丝线,是自己的头发么,还真是舍得啊。

    这个银狼,到底和笑林堂有什么渊源,居然可以做到如此。

    “破!”蛋蛋左手做决,冷呵一声,陷阱被他解开,正当他想要前去的时候,却是见前方冷光一现,他立刻运用灵力闪躲,身形刚刚落定,却是又一阵冷光袭来,如此反复,他不得不连连躲闪,被封锁在了洞外。

    丫丫的,居然是双重陷阱,即便是破解了第一层,也会在第二层陷阱中困死,花雨银针阵法,喵的,居然中了这么低级的阵法,我特么的真的是被定风珠给侵蚀到大脑都没有了么?表酱紫啊!

    “哼!”银弥倒是看着门口那个身姿飞快,动作虽然有些凌乱,但是丝毫没有破绽,数千支自己精炼的银针都伤不了他一丝一毫,不由得惊叹,只怕着阵法也只能困得住他一时,现在来说必须要加快夺舍阵法的速度,深思闪过,现在来说正是往事具备,不顾一切,也要完成这个阵法,一旦完成,便永世不可逆转,“起!”

    “咳咳……”萧小虞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抬了起来,自己的双手悬空,加上,刚刚自己的胸口似乎受到了什么冲击一样,依旧有些微痛,而一直压在自己身上的灵压,终于是释放了。

    “叮叮叮……”数十支银针从蛋蛋的脚边飞过,虽然闪躲的快,却也依旧是刺破了他的衣衫,一连千万支银针闪过,虽然是全数躲过,却也依旧免不了身形步伐混乱,额头上也少不了汗珠落下。

    最重要的是,这个银针全身上下都有毒,而且,刚刚一个循环来说,整个洞门口都被银行覆盖,只怕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这样一来,要进去洞口,也是苦难之极。这个该死的,果然是老奸巨猾,老谋深算,姜还是老的辣,喵的,我该怎么进去。

    “嗖……”蛋蛋一个神思闪过,一个身姿陡转,不再往前而去,而是向着后方滑去,手脚并用,掏出了花雨银针阵法,稳住身形。

    “小虞?”一个抬头,他终于是有了时机看清楚里面的情况,她,此时,轻咳出声,绣眼微睁,身上的易容幻术已经被解开,乃是本来面目,丫丫的,这个还是小虞么,卧槽,这才半天不见,怎么就出落得如此秀色可餐,清新可口,温婉可亲,了啊?(千夏:特么的蛋蛋兄,你这个都是些什么形容词?)

    而此时萧小虞也正好是用尽全身力气,抬头微微看了看前方,洞口处,一袭白衣袂袂,倾国倾城,气宇轩昂,灵气逼人的男子,正在看着自己,他的眼神之中,也是无尽的关切,却又不可上前一步,是他,自己是在做梦么?“蛋……蛋蛋……咳咳……”

    “!”声音虽然微弱,但是,他依旧是听到了,她看到自己了么?

    “啊……”萧小虞刚刚才抚平自己心口的疼痛,却不料,一股全身袭来的痛楚,却让她不由得喊叫出声,从脚趾,到头皮,自己的每一寸皮肤都忍不住的痛楚,一股无形的力量,正在将自己的身体,剥开!

    而,于此同时,在自己的身边,也是一阵叫声传来,萧小虞一股转头,看到,在自己右边的石台上方,也是一个身形漂浮空中,粉衣娇美,长发如丝垂至石台,像是一幅泼墨画一般,她,不正是珏儿么?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珏儿,额,”萧小虞强忍住身体的疼痛,看着珏儿,“你,没事……吓?”

    “这个时候,还担心别人?”蛋蛋看着萧小虞担忧的神情,“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大白痴呢,呵呵。”蛋蛋一笑,然后,身形一晃,却消失在了洞口。

    萧小虞正想起身去查看珏儿的情况时,却不料,身子却又被一阵莫名其妙的压力给重重的压制住,无法动弹,但是,眼前看到的一幕,却是让她再也无法动弹。

    她,亲眼看着自己的双手,慢慢的浮现出一个浅白色的虚无缥缈的幻影,然后,慢慢的,从双手,到身体,到自己的头,全身,都被抽离出来。

    就好像是,自己的身体和灵魂被分离了一般?

    而且,伴随着,这一切的,乃是,身体无尽的痛楚,这,不是梦,因为这个感觉,如此的真实,真实的,让萧小虞不由得心都快要跳出自己的体外一般。

    “不要,不管是什么事情,不要。”萧小虞心中想着,却是害怕得无法动弹。

    “呵……”银弥冷笑一声,他自然是知道,蛋蛋此来,不可能如此轻易的放弃,但是,却不知道他现在该如何做,现在来说,只差一步,就大功告成了。

    “天地万物,借汝精气,还之吾血,”正当银弥高兴的时候,却是听到了洞顶之上,传来一阵天崩地裂的声音,蛋蛋此时已然移山毁地,站在阵法的正上方,口中念着真诀,灵力汇聚成为一个焦点,然后,重重的向着阵法而去,“破!”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