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御妖纪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052章 银弥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银弥

    那个是?

    林梦痴和林笑语一面加快手里的进度,一面注意着那个即将要出现在门口的人?神?兽?还是其他什么……当他出现时,两个人却是大跌眼镜,简直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密室里面呆久了导致视线模糊,神志不清,精神不正常。

    而,当两个人都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几十遍之后,终于是确定了,站在门口那个刚刚把密室门突破的,乃是,“一个,蛋?蛋蛋?”

    一种强烈的冲击感,在两个人的脑袋里面久久不绝,神啊,让我的人生读档从来吧!

    “哼哼,好你个笑林堂,丫丫的,居然敢打我女人的主意!!”蛋蛋双手叉腰,一脚踩在他们家石室门上面,一副挑衅的模样,特么的,要动我的女人,先打过我再说。

    林家父子两个目瞪口呆,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如何刷新也接受不了这个状态啊,丫的,果然神啊,还是让我的人生读档从来吧。

    为什么,这个蛋可以有这样强的灵力啊?

    为什么,这个女孩子是这个蛋蛋的女人啊?

    为什么,为什么?人类已经发展到可以和蛋蛋结婚生子繁育后代的境界了么?

    卧槽,这个不科学啊!

    等一等?这个莫非是?林梦痴的眼神晃过蛋蛋,而是看着他的身后,照这个情况来看,说不定是真正有人来了,却是发现了自己在门口一路设下的结界和陷阱,所以,派个蛋来探探情况,恩恩,这么说来,就说得通了。

    可以,特么的,有哪路神仙道人,会用一个蛋来探路啊。天啊,你就饶了我吧,天谴什么的,要不要来的这么快,来得快就算了,还来得这么奇葩。

    “林老头子,”蛋蛋十分不爽他无视自己而看着身后的空气的样子,喵的,就让你看看爷爷我的真身。

    “幻!”蛋蛋一声喝下,身形瞬间幻化,墨带系白衫,黑发盘高髻,身姿飘然犹如仙人,灵气幽然扶摇九天,嘴角带笑,眼眸情深,背手而立,神姿凛然。他警戒的看着眼前这对父子,眼神却最后落在他们两人背后的石台上的萧小虞,她此时脸色苍白,而且嘴角还有血迹,全身正在瑟瑟的发抖,只怕,是痛苦万分。

    “这个?!”蛋蛋看着地面上,刚刚林笑语才完成的阵法,加上,摆放在萧小虞和林珏儿身边的器具,一个女子身边,从头到尾十二个器具,五脏六腑再加灵根,这个古老的禁忌的阵法,不过,就算是蛋蛋看着,也是冷汗直冒,头皮发麻,“好你个林梦痴,居然敢动用夺舍阵,我看你笑林堂是活腻了吧?”

    “喝,”林梦痴冷笑一声,“不知道阁下是哪路高人,居然一样可以看得出这夺舍阵法,若是不嫌弃,还请告知高姓大名。”

    “呵呵,”蛋蛋一笑,却不由得又想到了什么,的确,若是世人,敢施用这样的阵法,立刻就会被天理运行施行五雷轰顶,但是,如今,天下命数已经乱掉,星辰运转毫无轨迹章法可循,看了,林梦痴是想要赌一把是么?“林梦痴,我愿以为你只不过是个贪生怕死之人,现在看来,也是视死如归呢,这夺舍阵法一旦实施,不仅仅连同你自身会遭到天谴,而且连同你世世代代也将会收到惩戒,怎么,你连你最心爱的儿子女儿都不管不顾了么?”

    “什么?”一听到这话,林梦痴倒是低头不语,倒是林笑语大惊失色,“爹,为什么会这样,你……”

    “笑语,不必惊慌,”林梦痴捋了捋自己的胡子,“我早知有天谴,不过,就算有,也之会对我一个人,对你和珏儿,不会有任何的影响,届时,我若身亡,你便接任堂主,加上珏儿的辅佐,必定可以……”

    “爹?”林笑语打断了他的话,“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我们是父子啊,就算不会牵连到我和姐姐,我也决计不可以让你以身犯险啊,爹,收手吧,这一切,都不值得爹你用百年的修为去换取啊,只要我和姐姐常伴你的膝下,不就足够了么。”

    “哈哈哈……”林梦痴看着林笑语如此,倒是开口大笑,“笑语,你能如此敬重我,这么多年,将我视为亲爹,我已经很知足了,但是,事到如今,我不能再继续瞒着你了,的确,我是早就知道这个阵法会有这样的惩罚,但是,若是可以让你们姐弟两个安生,我也足够了,对得起你们娘亲的一片痴情。”

    “……”蛋蛋在一旁,看着两父子,一个慈爱,一个孝顺,特么的心里面很不是滋味,丫丫的,这个时候了,你们两个直接把动作片换成了亲情片啊,还要不要我出场啊。

    “爹,你这么说……”林笑语一时间大惑不解。

    “是的,你猜对了,”林梦痴左手做决,“解!”瞬间,他的身形幻化,成为了一个银发男子,身姿颀长,胸膛宽阔而坚实,俊朗而豪迈,看起来不过三十岁的成熟男人一枚,哪里还是那个胡子老长老长的林梦痴啊,而且,连同他的语调都换了,“我不是你的亲爹。”

    晴天霹雳的,我那个去!

    林笑语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子,不由得傻了眼,他的容貌,神情,所有的一切,都那么陌生,不过,就算如此,他那一头的银发,他还是见到过的,“你,你是,银狼?”

    “呵,”他一挽自己修长的银发,莞尔一笑,“不错,我是银狼,而且,还是上一届银狼的首领,银弥。”

    “是你?!”林笑语大惊,看着眼前这个男子,不由得恨意陡升,“就是你害死我的娘亲的?你不是我爹,那么我爹呢?”

    “你爹……”银弥正想说些什么,却是听到了这边一声巨响。

    “特么的,你们两个到底要干什么,”蛋蛋心中极具不爽,“现在是我们这边的事情比较重要,还要不要打,你们两个的过去,让千夏去写个番外就可以了,丫丫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我要阻止你们的阵法,听清楚了没有,等你们两个说完话,天都亮了,你们还搞个屁的阵法啊,怎么样,打还是不打。”

    “打,当然打……”

    (喵了个咪的,蛋蛋大爷,我没有得罪你吧,不带这样给我增加工作量的啦啦啦……)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