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御妖纪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049章 人心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人心

    “爹?”林笑语看着那个密室石台上的两个女子,对着那个正在祭台上面忙碌的林梦痴笑道,“如此违背天命,只怕……”

    “男子汉这么婆婆妈妈作甚?!”林梦痴一反平日里那笑面佛的样子,此刻的他双目如鹰,阴冷恐怖,“我早就和你说过做人的道理,像你这般心慈手软,只怕笑林堂百年基业将毁在你的手里,而且,你们两姐弟的性命不保。”

    “我知道,可是,爹……”林笑语毕竟是年少,怎知道这其中的厉害。

    “怕什么,不过是个清源村的遗孤罢了,”林梦痴看着躺在左边石台上的萧小虞,慢慢走到她的身边,然后从萧小虞腰间取下她的乾坤袋,“终于是找到这个袋子的主人,没有想到居然是她,早想那徐萱儿向我索要的时候,虽然看着她手里的枥木薰草,但我从未相信过她是主人,呵,看见了吧,人心,就是如此叵测。”

    林笑语听着林梦痴的话,关于这个乾坤袋的来龙去脉,自己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哎……人心,果然是最难测的。那个叫做徐萱儿的女子果然不是好人,用这样的手段骗取,但是,这个女子,到底是用什么手段,又将它取回来的呢?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这个世界,果然,最难相信的,是人,是人心。

    “啊……”萧小虞轻吟一声,只觉得手指传来剧痛,却身体不得动弹,而且,周围的一切都是漆黑,听不到,也看不到,连同记忆的最后,却也是怎么样也想不起来了。

    “解!”林梦痴一声喝下,乾坤袋自己便解开了。

    林梦痴一看到里面的物品,先是一惊,然后将其放到了鼻下闻了闻,却又是一阵冷笑,“看来,却是晚了一步,都怪徐萱儿那边一直都没有传来消息,倒是疏忽了一两日,里面的药草……”

    林笑语结果乾坤袋一看,里面尽是些金珠和灵石,这些灵石虽然也是成色极好,但是,和那些药草比起来,这些,也就显得逊色,不过,对于修真的人来说,也是难得的物件了。不过,一个孤女,为何会有这样的物品在身。

    “怎么?现在才怀疑么?”林梦痴笑到:“自称自己是清源村的孤女,可是,我去查看清源村的名谱时,上面却是找不到这么个女子,而且,你看她的双手,皮肤,如何像是一个边远村落的皮糙肉厚村姑?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身怀如此的财富与灵石,再怎么看,也不是什么好人。”

    “……”林笑语语塞。虽然她如今的模样来看,是个极其普通的女子。

    “解!”正在林笑语怀疑时,林梦痴却是左手做决,然后对着萧小虞的额头一个术法,便将夫夫设在萧小虞身上的幻形术解开了。

    幻术一解,林笑语才看到萧小虞真实的面貌,皮肤水嫩光滑,柳叶眉引勾魂思,樱桃觜牵落魄念,身姿窈窕,皎兮俏兮,长发流苏,直泄至石台之下,美的不可方物,倾国倾城不过如此,沉鱼落雁尚且不足。

    “笑语!”林梦痴一把拦在那个就将要扑倒萧小虞身上的林笑语抓住,然后扔到了石室的边上,看着自己的儿子只是被这么一眼便迷得神魂颠倒,林梦痴看着躺在石台上的萧小虞,“如此容颜,只怕是修习媚术的妖邪女子。”特么的,再看,再看一眼,丫丫的,林梦痴在不觉之中也是看得入神,果然是倾国倾城,危害人间的妖孽。

    (千夏:这个都是薰草的功效好不好……特么的,把几百年产量的薰草全吃下去了,效果就是来的这么好,此等药草,千夏我也好想要啊……)

    “爹,你没事吧?”林笑语醒悟过来之后,看着林梦痴正在运用真气来定住自己的心神,真是没有想到,林梦痴如此境界,心神还会被如此打乱,这还是只是看了一眼,若是她活灵活现,再施用媚术,那么天下不知道有多少男子,会丧身在她的手下。

    “哈……”林梦痴缓了一口气,定了定心神,然后再看了看石台上的萧小虞,“只怕,如此女子,和媚术邪魅幽幽谷,有莫大的关系。”

    “幽幽谷?”一听到这个名字,林笑语不由得心驰神往起来,那个就是天下男子向往的地方,就是实现“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十字真言的地方不是么?

    原本还不太相信幽幽谷的女子有多么的绝色,外面传的太夸张,本以为不足为信,如今一见,果然是,亮瞎了林笑痴的24k铝合金狗眼,自己山头的芽儿茉儿琰儿瑾儿的,早就被自己忘记到天边去了。

    好吧,话题就这样到了天边。

    四个女子正斗得补课开交,琰儿的灵兽火凤,和茉儿的猼诒也正是难舍难分,此时此刻,蛋蛋正在静悄悄的,贼眉鼠眼的,一步一步的靠近那个正在水里的婴如。还好一路上陆地上有草丛,水里面有水草可以帮自己隐藏身形,加上那几个女子打架打得就差你扯我头发,我撕你衣服的状态,哪里还顾得上这边的情况。

    加上,婴如那么大个块头,估计没有人会怕他,突然间溜走吧。

    “呀!你居然敢拆我发髻?”芽儿朝着和琰儿大声嚎叫。

    琰儿正郁闷着,为什么,这个事情明明和自己没有关系,自己和那个高冷的瑾儿感情又不是很好,为什么,和她打就是了,为什么还要缠着我?丫丫的,拆你发髻算是小事,你特么的还不是撕了我的衣袖。

    “芽儿妹妹,用师傅最近教的那招,倒是看看谁更厉害。”茉儿在一边支招,完全无视和自己正打的火热的瑾儿。

    “切!”琰儿一个冷哼,看你要怎么样,不过,我可不会傻得等你先来,先下手为强,就算是同门师姐妹,但是,我可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嗷嗷……”正在琰儿准备要上前的时候,火凤却是对着天长啸,回到了琰儿身边,紧接着,猼诒也是回到了茉儿身边。

    “怎么了?”琰儿手中依旧是术法戒备着,看着火凤。

    “婴如……”火凤缩小身形,“似乎有什么不对劲一样,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猛吸灵气,只怕……”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