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御妖纪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037章 灵犀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灵犀

    南山偏殿

    “师傅!”曾傲竹和徐萱儿双手拱立,双膝跪地,对着殿上的林笑痴恭敬的行礼,“不知师傅召徒儿来,有何要事。”

    “也无甚大事,”林笑痴虽然已然是中年,但是,依旧是神气凛然,一副老奸巨猾的样子,他一语既出,殿下的两人自然是知道他要问何事,加入组织,这点思想觉悟还是有的。

    “秉师傅,昨夜长琴太子携金龙囚牛到了我们两人居住的灵犀山,弟子等着实在没有想到,原本以为长琴太子有要事想问,却不料长琴太子却只是看了我们两人一眼,什么也没有问,便乘龙而去。”曾傲竹恭敬的回答到,徐萱儿在一旁,自然是默不作声。

    “如此?”林笑痴一只手撑着自己的头,心中暗自揣测,这个长琴太子到底找他们两人作甚,说是不要让三人陪同,原以为他们两个人会太着急所以说漏嘴,但是,他居然只是看了一眼就走了,这个葫芦里面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回师傅,确实如此。”曾傲竹也却是是如实说。

    “哈哈,”林笑痴突然间开口大笑,然后款款走到了殿中,“今日原本是找你们两个查看你们两人的修为进度,怎么又扯到这些琐事上去了,对了,听门下弟子说,你们两人在灵犀山不过短短几日,就已经赶上了其他师兄弟数年的修行,果然是灵根深种啊,回去之后要继续好好练习,不要辜负师傅的期望噢。”

    两人眼角对视一眼,自然是知道林笑痴今日传召两人的目的,是要知道长琴昨日来灵犀山的所为才是,不过,“这全依靠师傅的提点,弟子两人从今以后必定更加努力追随众师兄师姐好好修行,多谢师傅关心。”

    “如此甚好,”林笑痴又是一个转念,“为师不耽误你们两个人修行,回去吧。”

    “是……”两人对视一眼,恭敬的行礼,然后便退了出去。果然,过问修行是假,询问长琴之事才是真,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两人还不会御剑飞行,只有步行向着灵犀山而去。

    “小妹,怎么今日见你,又觉得漂亮了不少?”曾傲竹一路上都在盯着徐萱儿看,果然是每一日都在变化,每一日她的相貌都不断的精致,以前虽然她也是在清源村数一数二的美丽女子,但是,在这里之后,却看到了更多惊为天人的师姐师妹,让曾傲竹傻了眼。如此想必只下,徐萱儿只是一般姿色,但是,没有想到,这几日她的相貌却是变化如此之大。

    “是么?”徐萱儿笑了笑,“傲竹哥哥你喜欢么?”

    “自然是喜欢的……”曾傲竹看着许萱儿对着自己微微一笑,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小小的鼻梁下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虽然现在还依稀看起来和当初的徐小妹是一个人,但是,现在的她,却是顾盼生辉,身姿婀娜,妖娆动人。

    “呵呵……”徐萱儿对着曾傲竹一个媚笑,然后伸手探了探怀里那颗所剩无几的荀草,灵草不愧为灵草,功效日趋显著,不过,越是容貌变得美丽,越是身姿变得窈窕,徐萱儿对自己的外貌就更加的不满足,要更加的美艳动人,更加的身姿妖娆,才可以牢牢的拴住眼前这个男人的心,“只要你喜欢就好。”

    徐萱儿走在曾傲竹的前方,一路上,曾傲竹的眼神完全离不开她。

    她嘴角一直露着笑,心里却在打着算盘,到底,要如何才可以将那个乾坤袋打开呢,虽然自己撒了个弥天大谎,但是,就算乾坤袋在自己手里,自己打不开,也是毫无用处,自己身上的荀草已经所剩无几,要是吃完了可如何是好,天下之大,就在笑林堂已经有这么多绝色女子,不要说正殿的瑾儿,琰儿师姐了,就连南山偏殿的芽儿和茉儿两位师姐,以自己现在的相貌也是无法比拟的。

    而,今日发现,曾傲竹虽然平日里么笨笨傻傻的,也并没有灵根,但是,却不知道为何,经过清源村被毁一事之后,他却在修行上大有所为,突然间出现了灵根,只怕假以时日,他必定在天下名声大噪,到时候他身边的女子必定多得是,自己,必须要早点,把他拴在自己身边才行,而且,要栓得死死的。

    哪怕,用美~色,也在所不辞,毕竟,他和自己乃是从小一起长大又是清源村唯独两个幸存的人,而且,两人早就是有婚约的人了,想必如今向他提出结合双修的事情,他也不会反对才是,看他现在看自己的眼神就知道,呵呵呵……徐萱儿不由得心中暗自得意。

    其实这个想法在徐萱儿的脑海里,也是想了数日,既然有了这样的想法,那么,就尽快将其实施的好,毕竟,整个灵犀山,都只有两个人不是么?

    是夜,晚饭过后,两人依旧是按照林笑痴的吩咐,在山中打坐领悟心法,慢慢的掌握练气的要诀,多亏了枥木的作用,两个人现在几乎可以做到一目十行而且过目不忘,领悟能力也是直接番了好几十番,直接从学渣上升到学霸等级,对修行真是有了大大的帮助。

    (千夏:可怜的萧小虞,明明有直接满血升级的道具在手,却居然这样落到了他人之手,哎,累觉不爱……)

    “哎呀……”徐萱儿坐在曾傲竹的身后,见四下清净如此,又无人会在这个时候来灵犀山,于是乎,却捂着自己的胸口,倒在了地上,故作**,“好痛,傲竹哥哥……”

    曾傲竹原本也是心猿意马,孤男寡女在一个山头呆着修行,若是平日也算了,却不知为何,萱儿今日却是极尽妖娆,身穿一袭淡色的纱衣,将如今玲珑有致的身躯包裹的恰到好处,高耸的部位将领口撑得透出雪白的肌肤,曾傲竹早就是做耐不住,不知道如何是好,听到她这么一**,离开起身前去查看。

    “这么了?萱儿?”他扶起她的身子,“可是,被银狼攻击时的旧伤复发了……”

    “……”徐萱儿故作娇羞,瑟瑟是摇了摇头,“不是……”

    “那么你是怎么了?”曾傲竹看着徐萱儿,她捂着自己的心口,双颊绯红,此时正娇美万千,躺在自己的怀里。

    “萱儿,今日也不知道咋的……”她说着,软弱无骨的手,扶上了曾傲竹那双结实的大手,然后附在自己的心口,“就觉得,心口好痛……”

    “……”

    “傲竹哥哥……嗬嗬嗬嗬……”徐萱儿一个娇嗔,“你轻一点,不要在这里……”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