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御妖纪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026章 梦醒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梦醒

    “怎么,刚刚答应我就要反悔?”蛋蛋撅着嘴不满意的看着萧小虞,双手却一直将她揽在怀中,不肯放手。

    “没有,我哪里敢啊,”我从三岁开始做梦都想找一个长你这样逆天的男票啊,走在路上多显摆啊,“只是,你刚刚说的那个什么,节奏太快有些接受不鸟。”

    “喜欢的女孩子就让她做自己的女人,在我们族类,是很正常的。”蛋蛋秀眉微蹙,萧小虞看得就快要昏阙过去,迷死人不偿命就是你酱紫的,很正常,拜托,你什么族类的啊,食人族么?不是,抢人族么?

    “额,可是,这个事情,一般我们这边来说,那个啥,两个人要在一起,不是应该从告白,交往,约会,牵手,拥抱,接吻什么的开始么?”对的,这个才是正常的节奏,一下子全垒打谁受得了啊,妈妈咪呀,总算意志还算清醒。

    “告白是什么?”蛋蛋及其认真的问道。

    “告白就是,度娘一下:#¥¥%……一般来说,就是告诉喜欢的人说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之类的,懂了么?”萧小虞不敢看他的脸,只怕自己真的会神魂颠倒。

    “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义正言辞。

    “……”萧小虞欲哭无泪啊,丫丫的,这个家伙一点也不按常理出牌啊,不带这样的啊,只有花知道,我对美男子一点抗拒力都没有啊。

    “可以了么?”蛋蛋有些微微害羞,“那个表白……”

    “额,表白很完美,”萧小虞生平第一次居然感觉自己语屈词穷,“可是,”萧小虞认真的看进蛋蛋的眼睛,“你为什么要喜欢我呢?”

    “因为你亲过我啊,而且还有了肌肤之亲,你都被我看光了,刚刚我也吻了你,我自然也是要负责任的。”蛋蛋丝毫不加思索。

    “……”萧小虞开启跪地猛锤模式,丫的,这个家伙,整一个被封建思想洗脑的顽固分子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有了肌肤之亲便是终身相许之类的封建思想占据了他大脑的全部脑细胞,然后正在全身无限扩散啊。

    对于这种人,萧小虞只想说三个字:丫的,我喜欢。

    神啊,我纯粹是为了天下苍生着想在,这么个妖孽放出去不得危害人间啊,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了他然后圈养起来以免天下女子为她倾倒决斗血流成河天下大乱什么的就不好了是么,看我这么舍己为人的份上,你就饶恕我的罪孽吧。

    “咳咳,那个啥,”萧小虞看着帅呆萌腻的蛋蛋,“要和我在一起也可以,但是,你要听我的话,不准惹我生气,还要三从四德。”

    “哈哈哈,”蛋蛋一把揽住她的腰肢,“这么说你是同意了,你的三从四德是什么,我只听说过凡间女子要对男子三从四德的,没有听说过还要男子三从四德的,你倒是说说给我听听看。”

    “三从,就是跟从,服从,听从,四德就是,女票不高兴打你两拳,要忍得,女票上街买东西花钱,要舍得,女票心情不好撒娇耍赖,要哄得,女票贪吃长肥了要你背,你要背得。”萧小虞将自己的一通歪理全数摆出来,倒是看看你受不受得鸟。

    “没问题啊,”蛋蛋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将她楼得更紧,“那么现在,你可以做我的女人了么?”

    喵了个咪的,这个家伙,脑袋到底是什么构造啊,为什么结果会是酱紫的啊,我特么的不仅仅连结局没有猜到,连开头都没有猜到啊。

    我再也不要乱做梦了,做梦太危险,这个世界,在梦里发生的事情,会不会成为事实啊?不会做个梦就怀~孕了吧,这个玩笑开大了。

    “等……”萧小虞大叫道,看蛋蛋的架势,是又要俯身吻自己了特么的,要不要这么直接,要不要这么着急,给不给自由空间啊,知不知道半糖主义是什么东西啊。

    “等什么?”蛋蛋有些不耐烦。

    “那个,这个,那个,妈妈咪呀……”萧小虞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却一个失重,整个人向着身后倒去,然后不停的,不停的往下坠。

    而蛋蛋看着萧小虞,微微一笑,“这么快就醒了,真是,我还什么都没有做嘛,哎,既然她醒了,我也离开她的梦境再说吧。”说罢,蛋蛋左手做决,“破!”然后,回到现实世界,依旧是躺在萧小虞的怀里。

    “咕噜咕噜……”林笑语端起水,将一把培元丹给萧小虞塞到嘴里,然后端起水咕噜咕噜的灌了下去,刚刚自己在门口打望三十六个师弟抬着婴如洗澡的盛况的时候还被老爹给批了一顿,为了节约时间,直接把全部都给她倒进了嘴里,萧小虞就是这么醒来的。

    “耳耳,你干什么?”林笑语看着耳耳大爷肥嘟嘟的身躯,一路披荆斩棘,翻山越岭,克服万千苦难爬到萧小虞的身上,然后,钻进了她的领口,“丫的,你这个色~老鼠,人家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女,你要做什么?”

    “小林子,”耳耳被林笑语一把提起来,“你要造反了么,胆敢这样对你耳耳大爷,丫的,不要啊……”还没有说完,就被林笑语捏成一个球,丢到地上,滚滚滚滚滚而去啊。

    漫天的金星在耳耳的头上乱飞啊,“丫丫的,我耳耳大爷早就遁入空门六根清净相当淡定了,怎么会对这么个小丫头片子感兴趣,我只是想看看她胸口有什么……”

    “丫的,你还说!”林笑语大惊,提起二百八十厘米的大脚,对准门口一个曲线射门,呀,球进了,这一脚力度恰到,角度刁钻,加上守门员不知所踪,喵的,跑题了,林笑语这一脚将耳耳整个一肉球踢得老远,“非礼无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听,善哉善哉。”他回头看了看萧小虞,呼吸平静,脉搏安稳,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才是。

    特么的,回去好好料理下那只肥老鼠,莫不然笑林堂的师姐师妹们都要发疯了不是,到时候还说是我**出来的,那么我可就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艾玛,吓死我了,”蛋蛋捂着自己的心口,丫的,碰上谁不好,偏偏碰上这个肥老鼠,要是自己孵化成龙,还用怕这个家伙,但是,偏偏现在自己还是个蛋,这次是运气好,下次可就没有这么走运了。“嘿,你这么一直装死你觉得好么,赖床是不对的,赶快起来,呀呀呀,你干嘛哭啊,又是闹什么啊?”

    萧小虞看了看自己怀里的蛋蛋,不由得闭上眼睛,却怎么样也回不到刚刚的梦,丫的,梦想和现实的差距怎么这么大,梦想很动感,现实,很有蛋蛋的桑感啊。

    萧小虞正想爬起来的时候,却不料手脚都无法动弹,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头顶一阵青光,又昏厥了过去。

    “爹……”林笑语看着自己爹爹突然出现,正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林堂主一个怒瞪,不敢言语。

    “去,将她送到翠竹山去。”林堂主默默的的吩咐,“对其他的弟子说,她,失救而亡。”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